NFT 與 DeFi 如何逐步融合、互相成全?

BlockPulse
BlockPulse
發佈於
NFT 與 DeFi 如何逐步融合、互相成全?

前不久,NFT 貸款平台 NFTfi 完成了 1 筆以 101 個 CryptoPunk 系列 NFT 為抵押品的貸款,貸款額約 800 萬美元。截至目前,該平台累計已完成 212 筆 CryptoPunk 類業務,貸款總額近 1400 萬美元,平均年利率為 17%,由 MetaStreet 提供資金。

 

 

如今談及 NFT ,似乎映入人們腦海的更多是 JPG 圖片、數字藏品等主流表現形式,其實作為如今最出圈的區塊鏈概念,NFT 絕不僅僅是 JPG 等這麼簡單。

那投機熱潮背後,NFT 實際的應用場景和落地嘗試有哪些,未來可能會怎麼發展?

 

NFT,遠不止 JPG 那麼簡單

 

最直接的,NFT 遠不止大家常規印象中的想象地只有 JPG 那樣,相反,除了 Cryptopunks、無聊猿這樣的圖片性質的收藏品/藝術品類別外,NFT 在諸多領域的應用實踐都可圈可點且充滿想象空間:

 

  • 元宇宙虛擬世界。主要是虛擬地塊(The Sandbox 等);
  • GameFi。譬如遊戲項目的經濟代幣(AXS 等);
  • 社交 NFT。粉絲經濟(Only1、Lens、Mirror 等);
  • 憑證 NFT。工具類屬性明顯(POAP、Project Galaxy 等);

 

當下在 NFT 收藏品、卡牌、遊戲之外,「社交代幣」、「虛擬服飾」甚至於「時尚」對應的 NFT 場景,就不斷提供新的令人訝異的應用思路。

譬如之前歐足聯推出的 2 萬張 NFT 形式歐洲足球錦標賽 VIP 門票,以及耐克利用「CryptoKick ID」來驗證球鞋真偽的 NFT 嘗試等。包括最近逐步投融資事件增多的音樂版權 NFT 平台,以及充滿想象空間的現實資產交易平台等等。

前不久 ETHGlobal NFT 黑客松「NFTHack2022」在上周經過為期三天的的激烈角逐,有 16 個項目成功入圍決賽圈,其中就包含與 DAO 的融合、助推 Web 3.0 、NFT 基礎設施以及以創作者為核心的特點等維度的探索嘗試。

個別項目也確實令人耳目一新,包括 NFT 發票收據協議 NFTpay、「Web3 版Discord」ZeusDAO 等,雖然目前大多數獲勝項目處於 MVP(最小化可實行產品)階段或測試階段,但能夠為我們提供很多有價值的思路。

 

 

在此僅舉一個簡單的創新例子:利用元宇宙地塊打廣告 的「Metaverse Ad DAO」。作為一個致力於促進元宇宙商業廣告模式創新的去中心化自治組織它旨在通過 NFT 最大限度地利用社區擁有的虛擬房地產資產進行商業廣告運營,並與土地所有者和建築商等元宇宙參與者分享廣告利潤收入。

該項目可以分為三個關鍵部分:

 

  1. 土地委託。Metaverse Ad DAO 從社區收集元宇宙地塊,土地所有者仍然擁有土地的所有權,但可將土地通過委託獲得利潤;
  2. 安裝廣告牌。Metaverse Ad DAO 從社區中召集建築商,與內部建築商一起建造 NFT 畫廊、公共活動場所等,並在畫廊和建築物周圍安裝廣告牌;
  3. 拍賣。隨着從社區獲得更多的地塊,外部企業可以將所有地塊的廣告權作為捆綁包進行競標,並在對應地塊上顯示其廣告內容;

 

簡言之,從現有的一些 NFT 應用場景中進行延伸,就可以探索 NFT 下半場可以實現的商業模式,想象空間幾乎涵蓋加密世界各條戰線。

 

NFTFi:NFT 與 DeFi 的互相成全

 

不過綜合來看,目前 NFT 和 DeFi 結合算是一個主流的探索方向,也即傳統所言的「NFTFi」概念,已經有相當的項目在做探索嘗試了,最直接的結合邏輯就是抵押借貸層面的場景拓展:

借款人可以抵押任何 ERC-721 代幣(NFT 資產),其他用戶則可以按需提供貸款。若該借款人接受此筆貸款,則將收到貸款人的 ETH 或 DAI 等貸款。

一般而言,對應 NFT 資產被鎖定至 NFTFi 智能合約中,直至借款人還清貸款。如果借款人沒有在到期日之前還清貸款,該 NFT 資產將轉給貸款人。對於貸款人而言,可以為其喜歡的任何 NFT 資產提供貸款,以及自行設置貸款額、貸款期限以及希望在到期借款人歸還的總金額。

本質上這都等於賦予了原先收藏價值明顯但流動性極低的 NF 以等同其它數字貨幣一樣的高流動性,不過這個設計的流程無疑會很複雜且漫長,因為目前還沒有相對公允的市場定價機制,作抵押物還要考慮風險控制等。

譬如在 NFTfi 和 Arcade 等 P2P 借貸市場中,貸方和借方以點對點的方式就貸款條款(期限、貸款價值比和 APR)達成協議。由於匹配過程是手動的(各方需要就條款達成一致,借款人需要批准貸款提議),所以獲取流動性的時間可能會很慢。

不過儘管前路依舊如此坎坷和充滿着不確定性,但至少這方面的嘗試很有創造性,NFT 與 DeFi 之間的界限會愈發地模糊。

包括像 NIFTEX、Fractional.art 這樣的 NFT 碎片化工具,創建相應的 NFT 項目代幣,提供流動性池子,在某種程度上既解決了流動性問題:

NFT 持有人能通過出售NFT碎片代幣來回本,不至於在流動性枯竭的熊市虧得太慘;也可以從看好該 NFT 項目卻買不起整個的用戶提供參與機會。

不過這也格外需要注意風險,除了常見的池子跑路等炒作風險,3 月 3 日據彭博社援引知情人士報道,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也正在調查某些 NFT 是否應被視為證券,其中調查的一個重點就是碎片化 NFT——把其中一個 NFT 碎片化成許多單獨出售的單元。

 

 

NFT 「DeFi 化」 or 引入現實世界資產

 

其實在 DeFi 發展早期,通過原生資產之間的抵押、借貸等鏈上形式實現循環信用擴張,一方面解決了早期發展的種子資金需求,同時也極大刺激了 DeFi 生態內自發提升資金使用效率的種種無邊界創新。

這也為早期的 DeFi 的發展立下了汗馬功勞,但同樣地,伴隨着 DeFi 的進一步發展,鏈上原生資產的瓶頸也逐步顯露,最直接的就是鏈上優質資產的規模直接為 DeFi 預設了體量的天花板,而在借貸協議中要想解決這個問題,抵押品又是關鍵。

目前的借貸抵押模式以超額抵押為主,也即為確保無信任貸款能夠發生,借款人將需要存入價值大於借款金額的抵押品,所以歸根結底取決於各種 DeFi 借貸協議上抵押品種類抵押比率

其中在抵押品種類上,DeFi 借貸目前仍主要受限於數字資產領域,與現實資產的聯繫很少,基本上都是鏈上原生資產,這也導致了選擇極為有限——基本局限在比特幣、以太坊等極少數主流加密資產,畢竟長尾資產的流動性和交易深度都極差,一不小心就會重蹈 Venus 的覆轍。

總之,NFT 「DeFi 化」其實就是打通 DeFi 與 NFT,因為正好一方給玩法,一方給資金。

不過其中最為關鍵的,便是 NFT 資產的公允價值尚需市場消化。比如 Cryptopunks、Doodles 這樣的所謂「NFT 藍籌」還好說,但其他眾多不知名或沒有知名 IP 和市場熱度保障的 NFT 系列,該怎麼定價?

又該怎麼保障抵押價值的相對恆定?這既是藍海機遇,也算是未知風險。

 

 

而最近將現實世界的資產在鏈上通過 NFT 表示,從而以 NFT 抵押的形式模仿傳統的抵押貸款的「引入現實資產路徑」,則也頗值得關注。

「引入現實資產路徑」通過 DeFi 的形式解鎖任何類型資產的融資方式,為實體經濟進入 DeFi 流動性的打開大門,既從傳統金融中吸引萬億美元級別的價值以滿足自身發展的需求,同時也盤活了現實世界資產的應用範式。

這樣的 NFT 其實就是現實世界資產的代幣化,且代幣化后的實物資產也可以實現零碎或共享的所有權,同時也賦予了其極佳流動性(對現實世界資產而言,流動性的好壞無疑是估值的重要影響因素之一)。

因此綜合來看,藉助於 NFT 自身的非同質化特性,如果能夠接入圈外的實體資產,通過 NFT 解決資產確權與標的分割、流轉的核心問題,那整個去中心化世界的資產規模以指數級的速度暴增。

不過目前面臨的挑戰主要也有兩方面:現實世界資產的潛在流動性相比鏈上原生資產極差、監管態度仍晦暗不明。

當然一切都只是剛剛開始,這是 NFT 創新最難實現,同時也是最令人心潮澎湃的方向之一。

快訊


從馬斯克收購推特談起,Web3 的「C2E」創作者經濟是怎樣的?
從馬斯克收購推特談起,Web3 的「C2E」創作者經濟是怎樣的?

NFT 與 DeFi 如何逐步融合、互相成全?
NFT 與 DeFi 如何逐步融合、互相成全?

比特幣現貨 ETF 前路未知,鏈上 ETF 賽道能否填補空位?
比特幣現貨 ETF 前路未知,鏈上 ETF 賽道能否填補空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