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夏過後被遺忘的「DeFi 敘事」,在2022 年會迎來屬於自己的救贖與突圍麼?

BlockPulse
BlockPulse
發佈於
盛夏過後被遺忘的「DeFi 敘事」,在2022 年會迎來屬於自己的救贖與突圍麼?

2 月 28 日,鏈上結構化產品 Ribbon Finance 宣布推出 veRBN 與新治理門戶,用戶可通過質押 RBN 獲得 veRBN 並參與投票治理,最長可鎖倉兩年,鎖倉時間越長,獲得的 veRBN 則越多。

 

 

Ribbon Finance 此舉其實也在意料之中,早在此前的社區提案中就明確表明,旨在參考 CRV 被鎖定到 veCRV 中的機制設計,推出 veRBN 代幣經濟學。

這其實也是目前眾多 DeFi  協議從代幣經濟學等諸多渠道入手,開展自我救贖的一個縮影。

 

「冰火兩重天」之下,DeFi 怎麼了?

自 2020年「DeFi 盛夏」 以來,整個 DeFi 賽道獲得了長足發展,市場衍生出了去中心化交易、借貸、衍生品、固定收益、算法穩定幣、資產合成、聚合器等諸多細分領域。

其中最能直接印證 DeFi 長足發展的總鎖倉量更是一路水漲船高,截至 3 月 3 日 DeBank 最新數據,DeFi 市場的總鎖倉量已達到 2097 億美元水平,在過去一年整個 DeFi 二級市場表現低迷的大背景之下,更可謂是逆勢穩健增長。

 

 

不過伴隨着 2021 年以來古典 DeFi 協議的日漸傾頹與所謂「DeFi 2.0」的異軍突起,原先基於鏈上存量用戶和資產的各式創新卻趨於同質化,傳統 DeFi 產品的實現邏輯也都大同小異。

尤其自從 2021 年 5·19  達到歷史峰值以來,日漸消沉的 UNI、LINK、SUSHI、SNX 等傳統 DeFi 藍籌幣種的頹勢已經持續了大半年。

 

 

而在 DeFi 藍籌幣種一跌再跌的半年時間裡,DeFi 2.0 在資金效率和收益上的全新敘事,一度憑藉獨有的經濟模型和玩法機制設計,提高了鏈上資產的資金效率,從而為 DeFi 用戶提供了更靈活地組合用例和收入可能,一度扛起了 DeFi 2.0 的熱度大旗。

不過伴隨着動輒幾百上千的高 APY 的不可持續,DeFi 2.0 也逐步提前消耗掉了其中的想象空間,歸根結底,還是無法給用戶提供相對長期且穩定的收益。

所以整個市場就出現了一種頗為弔詭的情形:DeFi 的總鎖倉量穩步抬升,但絕大部分DeFi 項目卻相對顯得十分落寞,無論是 SushiSwap、Synthetix 這樣老牌 DeFi 龍頭,還是 OHM 等「DeFi 2.0」新秀,似乎都逃脫不了被市場逐漸冷淡厭棄的命運。

尤其是在過去一年加密世界的發展中,經歷 NFTDAO、元宇宙、Web3 等敘事的輪番繁榮,DeFi 已經被絕大部分市場參與者遺忘,成為失寵的市場敘事。

 

Uniswap 與 Curve 的「雙龍頭」格局漸顯

不過,暫時拋開縱向的 DeFi 協議代幣在二級市場上的低迷表現,僅從 DeFi 賽道內部觀察,還是有一些頗為有趣的變量正在發生,其中最突出的,無疑就是 Uniswap 與 Curve 的「雙龍頭」格局漸顯:

在 2020 年「DeFi 之夏」開始的爆炸式增長中,Uniswap、Cruve 等歷經時間和市場考驗、體量和受眾龐大的底層協議,已經成為 DeFi 後續進化歷程中不可或缺的核心基礎設施,幾乎所有的 DeFi 項目都主要建立在這些基礎設施類的加密資產之上。

與此同時,除了扮演底層組件的角色外,以這些協議層的 DeFi 龍頭為圓心,圍繞着它們的工具類和應用層的 DeFi 項目也開始不斷衍生,更豐富的高級功能不斷強化。

明眼可見的是,越來越多的 DeFi「工具式應用」,圍繞單個底層的「超級 DeFi 協議」,輔助其完善更為豐富的高級衍生功能,依託底層的「超級 DeFi 協議」發展壯大,並最終反哺底層的「超級 DeFi 協議」實現更大賦能,從而逐步生髮出一個個獨具特色而又自成體系的「小生態」。

正如 Uniswap+ dextoolsUnitradeYin 等之於流動性管理,Curve+Convex 之於穩定幣兌換等等,更有趣的是這些一個個小生態之間又正在發生着更進一步的「合縱連橫」。

以 Curve 為例,眾所周知,在穩定幣兌換尤其是大額穩定幣兌換賽道,Curve 手續費、交易滑點和無常損失均遠低於諸如 Uniswap 或 Sushiswap 等一眾 AMM DEX,是當之無愧的行業龍頭。

而近半年來,Convex Finance 作為專門針對 Curve 的「垂直資產管理協議」,圍繞對 Curve 的「控制」,在整個加密市場發揮越來越重要的影響力。

 

 

截至 2022 年 3 月 3 日,Convex 中質押的 veCRV 目前已達到 1.36 億枚,目前 Convex 已經成功地積累了足夠多的 CRV,控制了約 37% 的 veCRV,從而能有效地決定 Curve 上礦池的激勵分配。

同樣的,從 2021 年 1 月 18 日,Curve 宣布與合成資產協議 Synthetix 合作推出跨資產兌換交易服務,而 2021 年 6 月 10 日,Curve Finance V2 已正式上線,該最新版本利用新算法提供通用資產(如 ETH/WBTC 交易對)的交易功能,新的資金池依靠由指數移動平均線(EMA)並結合聯合曲線等模塊實現的內部預言機來進行通用資產間兌換。

這意味着原先 Uniswap、Curve 等 DeFi 世界的龍頭們,也已然成為一個個生機勃勃、不設邊界的新世界了。

 

「Ve 模式」等的救贖與突圍

絕大部分 DeFi 項目在 2020 年的繁榮和 2021 年開始遇到的困局,其實是從一開始就註定了的。

一方面,流動性挖礦作為去年 DeFi 最基礎的創新基石,一直都是 DeFi 協議的核心模塊所在,但弊端也很明顯——這樣的機制設計本質都是 IOU(I OWE YOU),也即用戶存入資產後相當於和 DeFi 協議打了白條,不僅可以獲取對應的DeFi代幣分發獎勵,並且用戶可以隨時撤走存入的資產。

雖然這是可行的規模增長方案——確實帶來了TVL的激增,但也造成了投機性資本的悖論:當有豐厚的流動性激勵時,DeFi平台的資產規模(TVL)確實會快速膨脹,但這是不可持續的,因為資金本身不是真正意義上的「鎖定」,一旦新的高收益率機會出現,或者原先協議的激勵在一定TVL規模之後無法維持,那資金就會很快靈活地轉移。

簡言之,流通性提供者(LP)持續「挖提賣」,當協議的價值被榨乾,LP便紛紛撤出另尋他處,導致協議的流動性漸漸枯竭。

也正因如此,當下伴隨着困局的逐步加深,其它 DeFi 協議們也開始逐步開展自己的救贖嘗試,尤其是偏向於開始向著經過時間和市場檢驗後備受讚譽的 Curve 經濟機制進行模仿。

所以也不只是只有 Ribbon 在做 Ve 代幣經濟學模型方面的嘗試,Balancer 甚至更早之前就開始了類似提案:2 月 14 日,去中心化交易所 Balancer 在 SnapShot 開啟的 veBAL 代幣經濟學的提案投票獲得通過,參與投票數為 36.1 萬枚 BAL,贊成率 99.96%。

Balancer 核心思想也是一樣——計劃參考 veCRV 機制設計,推出 veBAL 代幣經濟學。其中 80/20 BAL/ETH 池的 BPT(Balancer 資金池的流動性代幣憑證)將被鎖定到 veBAL 中,任何人都可以將 80/20 BAL/ETH池的 BPT 鎖定 1 周到 1 年之間的任何時間段而獲得對應的 veBAL。

當然,除了模仿 Curve 的 Ve 經濟模型,也有一些其他的創新方案,譬如前兩天去中心化交易平台 DODO 發起改進 vDODO 代幣經濟學的社區提案,計劃引入會員(Membership Points,MP)獎勵系統和投票委託功能。

其中 MP 可以用於交易費用補貼、滑點保護、部分報銷 Gas 費、最低 IDO 和眾籌啟動資金的一部分、無常損失保護、項目空投資金等場景,投票委託則促使項目方協議激勵 vDODO 持有者獲得額外的代幣獎勵,以換取 vDODO 持有者將其投票權委託給協議所有者。

 

小結

大風起於青萍之末,在經歷了 2020 年的寒武紀大爆發和 2021 年的觸頂下跌之後,目前 DeFi 世界的場景創新基本已經達到飽和,如何進一步提高代幣經濟學在整個協議機制中的作用,像 Convex 之於 Curve 那樣平衡好用戶收益和協議發展之間的平衡,極可能是打開下半場 DeFi 更大圖景的關鍵所在。 

因此 Balancer、Ribbon、DODO 等代幣經濟學等機制創新能帶來怎樣波瀾,頗值得我們拭目以待。

快訊


從馬斯克收購推特談起,Web3 的「C2E」創作者經濟是怎樣的?
從馬斯克收購推特談起,Web3 的「C2E」創作者經濟是怎樣的?

NFT 與 DeFi 如何逐步融合、互相成全?
NFT 與 DeFi 如何逐步融合、互相成全?

比特幣現貨 ETF 前路未知,鏈上 ETF 賽道能否填補空位?
比特幣現貨 ETF 前路未知,鏈上 ETF 賽道能否填補空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