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塊鏈世界的「龐氏輪迴」,回顧項目方們的「治理遊戲」

區塊鏈世界的「龐氏輪迴」,回顧項目方們的「治理遊戲」

4 2 日,Terra 創始人發推表示,Terra 社區已發起提案,計劃在 Curve 上推出 USTFRAXUSDCUSDT 4池(4pool),以推動 UST 在以太坊和其他 EVM 鏈上的使用。

 

 

這與此前 Curve 上使用最廣泛的 USDTUSDCDAI 組成的 3 池(3pool)構成鮮明對比,一直行風穩健的 DAI,慢慢被 UST 完成徹底趕超,「LUNA-UST 的旁氏設計」似乎已經被證偽。

 

WAVES USDN 「穩定幣套娃」遊戲?

與此同時,就在最近,借助「俄羅斯以太坊」敘事而異軍突起的 Waves Protocol,由於自身 WAVES-USDN 的穩定幣機制設計,也開始遭遇類似「LUNA-UST」起初的類似龐氏質疑,只是它相比 Luna 似乎硬幣的另一個反面。

其中 WAVES 的主要應用場景是用來鑄造其原生穩定幣 USDN,可以將 WAVE LUNAMKR 進行比較,而 USDN 就是對應的 USTDAIUSDN WAVES 提供支持,而 WAVES 的原生質押率為 3.13%。所以 USDN 收益率= WAVES 原生質押率 x 支持率(WAVES USDN 目前的市值比),也即目前 USDN 收益率為 3.31% × 6.60 = 21.8%

但隨著發行更多的 USDN,收益率將下降,為了保持發展勢頭,WAVES 的市值需要持續增長,一旦支持率開始下降,USDN 的收益率就會下降。6.60 倍條件下的收益率為 21.8%,而在 2.5 倍下,收益率就會降為為 5.4%,在這種收益率較低的情況下,資本外逃的風險就開始凸顯。

我們來具體了解一下 WAVES 團隊是如何利用槓桿來製造大規模供應短缺的,詳細流程為:

1. Vires 上存入 USDN

2. Vires 上借出 USDC

3. USDC 轉移到 Binance

4. 使用 USDC 購買 WAVE

5. WAVE 交易轉換為 USDN

如此操作,周而復始,這在鏈上是可以跟蹤的。

 

 

簡言之,Waves 一直在藉入 USDC USDT,並兌換為 USDNWaves 團隊先發送 USDCUSDT Binance,併購買 WAVE,然後將 WAVE 轉移到他們的錢包中,鑄造更多的 USDN,然後再在 vires 上抵押 USDN,從而能夠借到更多 USDCUSDT,循環重複。

在整個過程中,Waves 必須吸引 USDCUSDT Vires,從而藉入新鑄造的 USDN

沒有人會把錢借給用 USDN 抵押的人,因此 Waves 必須提供高於市場的價格來激勵 USDCUSDT 存入該平台沒有硬通貨存入 = 沒有槓桿效應。 WAVES 代幣有 1 億枚的供應總量,其中 85% WAVES 被抵押,只留下了約 1600 萬枚的「可交易」WAVES 代幣。交易所需要營運資金、一些持有人不會出售等等因素都需要考慮,我們假設這些在 1600 萬枚的「可交易」WAVES 代幣中佔去了 30%,那就又降為 1050 萬枚,而當可交易供應只有 10.5% 時,就會很容易操縱市場的價格上限。

 

似曾相識的 USDM 「治理攻擊」

這種類似龐氏的套娃遊戲,其實在去年的「Curve War」中便上演過。首先我們需要回顧下 Convex-Curve 的機制設計。CVX Convex 的原生代幣,持有 CVX 便相當於擁有了對 Convex 的控制權——CVX 作為 Convex 平台的治理代幣,通過鎖定 CVX 便可以讓 LP Convex veCRV 治理決策進行投票:

  • Convex 利用更具吸引力的 cvxCRV 激勵,換取了用戶的 CRV

  • Convex 把這部分 CRV 統統進行四年鎖定,換取最大的 Curve 投票權(veCRV);

  • Convex 在獲得大量 veCRV 後,就等同於控制了 Curve

一言以蔽之,控制了 CVX,就是控制了 Convex,而控制了 Convex,就等同於控制了 Curve。這時它可以為具體的某個穩定幣池子增加激勵權重,這就導致很多有意思的事情——譬如穩定幣項目方的賄選行為等。

而去年 11 月份,Mochi 穩定幣 USDM 團隊便利用 Convex Curve 發起了一場「劣幣兌換良幣」的「治理攻擊」:

  • 首先,Mochi 推出了治理代幣 MOCHI,並在 Curve 推出 USDM 穩定幣(抵押鑄造,MOCHI 就為抵押品之一)的流動性池激勵;

  • 然後,Mochi 項目方利用持有的大量 MOCHI 印了大量的 USDM,然後去 Curve 上換為 DAI

  • 接著,Mochi 項目方使用換來的 DAI 購買大量的 CVX (約 6000 ETH),然後進行投票,並成功提高了 Curve USDM 流動性挖礦池子的收益率(CRV 獎勵的分配);

  • 最後,在高收益率的吸引下更多的流動性提供者參與其中,直至USDM 穩定幣的流動性池內達到 1 億美元的流動性,項目方將 MOCHI 鑄造成 USDM 並在池子中兌換成 DAI ,直接套現跑路,造成高達 3000 萬美元的損失;

整個過程堪稱圍繞劣質穩定幣、CurveConvex 治理邏輯的教科書級案例,這也從側面表明了 Convex 通過對 Curve 的「控制」,在整個加密市場發揮越來越重要的影響力。

 

波場基金會與Steemit社區之間的「治理」齟齬

而在更早的 2020 3 2 日,採用 DPOS 共識機制的區塊鏈內容平台 Steemit,也曾上演了一場精彩的「紙牌屋」劇情:個別頭部交易所熱錢包STEEM 代幣突然介入 Steemit 見證人(類似 EOS 中的超級節點,負責網絡出塊與動議治理)的鎖倉投票(Power Up),數千萬權重直接血洗了原先的見證人格局,使得原有的 20 名見證人瞬間全部被換。

而這次「閃電奪權」背後的主導者,則是和 Steemit 聯姻的波場基金會,而 20 名新晉見證人大換血後,隨即主導網絡升級,推翻了此前才剛在社區通過的軟分叉決議 Soft Fork 22.2

波場基金會和 Steemit 見證人們之間的這場齟齬,根子可追溯到Steem區塊鏈創立之初,而直接誘因則起源於一件收購事宜:

2020 2 14 日,Steemit CEO 兼聯合創始人 Ned Scott 在社交媒體上宣布將 Steemit 賣給了波場創始人孫宇晨——通過此次收購,波場基金會同時獲得了相當大份額 STEEM 代幣的控制權和投票權,雖然雙方並未公開具體涉及多少代幣,但據稱是網絡創建早期因「預挖」爭議,而被一直擱置的 6500 萬枚 STEEM 代幣。

由於歷史因素,社區對波場基金會所收購持有的這6500 萬枚 STEEM 代幣投票權抱有分歧,認為其並不應該直接參與社區治理,並且部分社區成員擔心波場基金會是「報復性收購」,不會給項目帶來長遠穩定的發展前景。

所以 2 24 日,見證人聯合推出軟分叉22.2Soft Fork 22.2),主要涉及凍結波場基金會對應賬戶的 STEEM 代幣(即主要針對波場基金會購買 steemit.Inc 那部分 STEEM 代幣的投票權),意圖迫使雙方坐到談判桌前。

在軟分叉後,Steemit 社區內包括見證人、開發人員和利益相關者共同撰寫了一份聲明,稱社區更新臨時保護協議(軟分叉 22.2 升級)是為了確保 Steem 區塊鏈的安全,以維持目前關於 Steemit 公司股份的現狀及長遠發展。

而波場基金會在32日和交易所合作「閃電奪權」後推出的網絡升級22.5,就是為了取消 2 24 日的這份 Soft Fork 22.2 限制,解鎖基金會所持有的 STEEM 代幣份額。

由此來看,雙方的核心利益衝突就在於這 6500 萬枚 STEEM 代幣及未來網絡議程的主導權,而前者又直接決定後者的聲量,故社區冀圖通過軟分叉(Soft Fork 22.2)凍結這部分代幣,以倒逼談判獲取話語權,而波場基金會則以強硬的資本手段實現了對見證人的「降維打擊」,強勢解凍代幣網絡升級 22.5,把控未來協商的主導權。

太陽底下沒有新鮮事,區塊鏈世界的「治理演進」,仍舊路漫漫其修遠兮,究竟會何去何從,也讓我們拭目以待。

喜歡 0
利好 0
利空 0
收藏 0
快訊

bybit advertisement

迎來「奇點」的穩定幣市場,下半場何去何從?
迎來「奇點」的穩定幣市場,下半場何去何從?

NFT如何改變數位資產市場?
NFT如何改變數位資產市場?

區塊鏈安全科技公司Elliptic將與政府合作 打擊受制裁組織的加密錢包
區塊鏈安全科技公司Elliptic將與政府合作 打擊受制裁組織的加密錢包

一文了解PoW和PoS
一文了解PoW和PoS

比特幣突破43,000美元 以太幣攻破3000美元關卡
比特幣突破43,000美元 以太幣攻破3000美元關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