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xt 發幣在即,跨鏈聚合賽道會否迎來中場轉折?

Connext 發幣在即,跨鏈聚合賽道會否迎來中場轉折?

4 20 日,Layer2 互操作性協定 Connext 公佈原生代幣 NEXT 和貢獻者計劃。 NEXT 是以 ERC-20 形式出現的實用性代幣和治理性代幣,總量共 10 億枚。NEXT代幣目前暫未推出或進行任何轉移。

 

 

作為跨鏈聚合的頭部專案之一,Connext 的發幣計劃極大可能會重新帶動一波市場對跨鏈聚合賽道的資金關注,我們也藉此文重新審視一下跨鏈聚合賽道的由來發展及未來發展方向。

 

跨鏈橋聚合器的崛起

2021 年以來,BSC Arbitrum 等競爭公鏈和二層網路的崛起,帶動了跨鏈板塊的爆發式增長。其中除了 Optimism Bridge 等官方跨鏈橋專案,諸如 Celer BridgeHop ExchangeDegate Bridge 等也提供了豐富且多樣化的跨鏈服務。

跨鏈橋賽道作為市場剛需的重要性也逐步顯現,並在過去大半年迎來了一波明顯的價值重估。 尤其是伴隨著以太坊 L2 的進一步體量擴張,以及 SolanaTerra 等公鏈生態的自成體系,多鏈、多層市場格局下的跨鏈需求更將成為市場剛需。在此背景下,跨鏈的精細化產品服務就成為競爭的主要方向。

不過對大多數使用者而言,在實際跨鏈操作中,面對各有千秋的橋,如何進行成本最小、體驗最優的選擇,無疑頗讓人頭疼。 正如 UniswapSushiSwap DEX 百花齊放之後1inch DEX 聚合器變成剛需賽道,在市場上的橋愈來愈多的背景之下,跨鏈橋聚合器的重要性也就凸顯了出來。

而跨鏈橋聚合器要做的事也正是對跨鏈橋的聚合——聚合所有的跨鏈橋,根據用戶的實際需求進行匹配和推薦,從而實現最優的跨鏈選擇。

在一個多鏈、多層的世界中,資產橋樑成為鏈條之間的道路或路線,使用者可以選擇多條路線,從 A 鏈到 B 鏈,但是每條路線都有不同的行程時間(橋接時間)、通行費(橋樑成本)和燃料消耗(GAS)。

而每次的行程時間、通行費和消耗的燃料可能都不同,因此很難找到最佳路線:

  • 有些路線可能只支援特定代幣;

  • 某些路線的通行費可能因代幣金額而異,因此對於大額交易輛來說可能並不理想;

  • 或者某些路線的合約交互消耗可能很高,這導致行程時間和燃料消耗的增加;

 

 

而跨鏈聚合的思路大同小異,就是像 1inch 之於 UniswapSushiSwap 一樣,將所有跨鏈橋、DEX DEX 聚合器聚合在一起 ,並找到所有可用的路線,然後根據目的地鏈上的最大輸出、交易和轉帳的最低 Gas 費用、最低橋接時間等因素,幫助使用者以最優途徑在不同的區塊鏈之間移動資金。

 

聚合所有資產的轉移、交易

簡言之,跨鏈橋聚合器將所有跨鏈橋、DEX DEX 聚合器聚合在一起,並找到所有可用的路線,幫助使用者以最優途徑在不同的區塊鏈之間移動資金、兌換交易。

Celer Bridge 等主流跨鏈專案,大多只是針對同質資產(DAI—DAIUSDT—USDT等)在不同區塊鏈網路之間的轉移,而無法直接一步實現跨鏈資產兌換操作,也即使用者在選擇好最優的通知資產跨鏈路徑之後,還要再尋找 DEX 交易的最佳兌換選擇。

而跨鏈聚合器除了資產在不同區塊鏈網路之間的直接聚合轉移之外,目前的發展趨勢還包含了對 DEXDEX 聚合器的聚合,如 Uniswasp1inch 等等,也即可以讓 用戶在資產跨鏈的同時,直接完成不同資產之間的兌換。

在這個跨鏈資產轉移、兌換的過程中,系統會自動找到所有可用的路線,並分別以下面三條標準進行排序:

  • 目標鏈上的最大資產輸出

  • 最低 Gas 費用

  • 最短時間

使用者只需根據系統提供的路徑進行選擇就可以完成最優的跨鏈兌換操作。 同時在達到一定規模之後,甚至還計劃推出點對點結算層,以實現更低成本的跨鏈交換:

假設使用者 A 想將 100 DAI Optimism 轉移到 Arbitrum,而使用者 B 想將 50 DAI Arbitrum 轉移到 Optimism,那 FundMovR 將相互清算 DAI,並將剩餘的 50 DAI Optimism 轉移到 Arbitrum

 

 

我們可以通過與傳統跨鏈兌換路徑的對比來直觀感受一下 FundMovr 跨鏈聚合兌換的優勢。

假設使用者在 Arbitrum 上有 DAI,想要換成 Optimism 上的 ETH,傳統跨鏈(層)專案下,可以使用多種路徑來實現:

  • 先通過 Arbitrum 上的 1inch,把 DAI 換成 ETH ,然後通過 Hop Exchange,把 ETH Arbitrum 換到 Optimism ;

  • 通過 Arbitrum 上的 Uniswap,把 DAI 換成 ETH ,然後通過 Arbitrum ETH Arbitrum 換到 Optimism;

  • 先通過 cBridge,把 DAI Arbitrum 換到 Optimism ,然後通過 Optimism 上的 Uniswap ,把 DAI 換成 ETH;

不同的路徑雖然成本、體驗各有優勢,但實現邏輯大同小異:都是切割為同一資產跨鏈轉移、不同資產兌換這兩個邏輯,然後分別進行最優選擇操作。

其中又需要根據兌換資金量大小、滑點大小、對應網路流動性充足與否、速度快慢進行綜合權衡。

但在跨鏈聚合器的交易過程中,上述權衡和考量都無需使用者自己進行,系統會自動找到所有可用的路線,然後根據目的地鏈上的最大輸出、交易和轉帳的最低 Gas 費用、最低橋接時間等因素,幫助使用者以最優途徑在不同的區塊鏈之間移動資金。

 

更進一步的跨鏈互操作性願景

而在資產實現跨鏈自由流動之外,其實更關鍵的是鏈間 DApp 資訊的跨鏈傳遞,例如像 AaveInstadapp DApp 可以輕鬆地允許使用者從不同區塊鏈網路移使用者抵押資金,從而允許開發者輕鬆構建自己的用例。

即使不談以太坊、SolanaBNB Chain 之間的跨鏈阻隔,目前僅以太坊上,橫跨 UniswapCompoundMarkerDAOSynthetixdYdXRibbon 等交易、借貸、合成資產、衍生品賽道的不同 DApp,也是 DApp DApp 之間、DApp 與用戶之間彼此割裂,海量的鏈上數據與信息被動沉睡,沒有建立有效的連結。

這造成了 Web3 時代的鏈上數據浪費,所以基於大爆炸的多維度鏈上數據,就像 ChainLink 這樣的預言機龍頭專案,除了眾所周知地給 DeFi 專案提供即時價格數據、給遊戲及 NFT 專案提供隨機數之外,目前也在積極探索給不同 DApp 提供可靠的信令通道以及資產傳輸(譬如 ChainLink CCIP) 。

這也是跨鏈聚合下一步的發展趨勢,包括 Celer 推出的 Layer2.finance,就努力成為跨鏈(層)通信的首選信任最小化技術供應商:

使用者將需求拔到 Layer 2 去,然後由我們在 Layer 2 對其進行需求聚合,之後將需求轉回 Layer 1

在整個過程中,DeFi 生態和協定都沒有動,沒有遷移到別的鏈上去,因此叫做原地擴容。

在資產之後,將跨鏈主體聚焦不同 DApp 之間的資訊傳遞交互,以此實現聯動乃至跨鏈擴容的效果,這也是跨鏈聚合下一步的發展趨勢,但究竟是否會是跨鏈擴容的終極解決方案,還未經過實踐和市場考驗,前景尚未可知。

 

喜歡 0
利好 0
利空 0
收藏 0
快訊

bybit advertisement

NFT如何改變數位資產市場?
NFT如何改變數位資產市場?

區塊鏈安全科技公司Elliptic將與政府合作 打擊受制裁組織的加密錢包
區塊鏈安全科技公司Elliptic將與政府合作 打擊受制裁組織的加密錢包

加密公司與一級方程式合作
加密公司與一級方程式合作

甚麼是ERC20 和 ERC721?
甚麼是ERC20 和 ERC721?

Axie Infinity側鏈Ronin遭駭客入侵 逾 6.2 億美元遭竊
Axie Infinity側鏈Ronin遭駭客入侵 逾 6.2 億美元遭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