穩定幣進入群雄逐鹿時代,USDC 引發範式之爭

穩定幣進入群雄逐鹿時代,USDC 引發範式之爭

在 Aave、Curve 即将入局穩定幣的前夕,MakerDAO 率先展現其純正的 Web3 血統。在監管的強壓之下,穩定幣未來的出路在哪裏?

 

正當 Aave 緊鑼密鼓地制定 GHO 穩定幣的具體參數時,MakerDAO 宣布可能會選擇出售協議中所有的 USDC 敞口。這無疑是一枚重磅炸彈,可能會重新定義去中心化穩定幣的标準。

如果按照 Yearn 核心開發者 banteg 的說法,MakerDAO 可能會購買 35 億美元的 ETH,将所有 USDC 從挂鈎穩定模塊轉換爲 ETH。

MakerDAO 最初的設計是基于 ETH 超額抵押的穩定幣協議,但在“312”黑天鵝事件中緊急引入 USDC 才得以渡過難關,同時也丢失了純粹加密協議的身份。

美國财政部将 Tornado Cash 列入黑名單之後,Circle 公司凍結了 Tornado Cash 錢包地址中的 USDC。這意味着将 USDC 存入 Tornado Cash 的用戶可能無法提取他們的資金。這讓所有加密用戶内心惶恐:噢,原來我們引以爲傲的去中心化那麽不堪一擊。

MakerDAO 社區成員@Tetranode 曾是該協議最大的流動性提供者,他在該協議決定引入 USDC 後憤而離開。如今,他認爲 Circle 在面對監管機構時束手無策,加密世界應該探索不依賴于現實世界贖回的穩定幣。

據 CoinGecko 的數據,穩定幣的總市值約爲 1530 億美元,占加密貨幣總市值的 13% 以上,這也是曆史最高水平。中心化的穩定幣(USDT、USDC、BUSD)的占比高達 90 % 。加密世界似乎已經被中心化綁架。

7月底,Aave 社區的去中心化穩定幣 GHO 提案以 99.9% 的投票通過,這也是 2022 年以來 Aave 社區成員參與決策的最高水平。此外,Cruve 創始人也透露将推出超額抵押穩定幣的想法,這些 DeFi 頭部協議爲何又将注意力轉移到穩定幣方面?爲何穩定幣是大家兵家必爭之地之地?

 

穩定幣的四重困境

 

相比于公鏈的“不可能三角”,穩定幣也有自己的三重困境,即價格穩定、資本效率和去中心化。因此,衆多加密團隊在設計穩定幣的時候将側重于某一特性,讓自己的穩定幣協議變得更具有叙事性。

  • 法幣抵押的穩定幣(如 USDT、USDC、BUSD...):抵押法幣資産(如美元、歐元等)來發行穩定幣,每個穩定幣都由真實美元價值 1:1 支持。
  • 加密資産抵押的穩定幣(如 DAI、SUSD、MIN...):抵押加密資産(如BTC、ETH等)來發行穩定幣,通常采用超額抵押的方式。
  • 算法穩定幣(如 Frax、UST、AMPL...):依靠複雜的算法來平衡穩定幣的供需,以通過智能合約保持價格穩定。

另外,也有一些新興的NFT協議也嘗試發行穩定幣,如 JPEG’D 借鑒 MakerDAO的 CDP(抵押貸穩定幣)模型,用戶質押 NFT 可借出穩定幣 PUSD。

  穩定性 資本效率 去中心化
法定抵押的穩定幣
(如USDT、USDC、BUSD...)

加密資產抵押的穩定幣
(如 DAI、SUSD、MIN...)

算法穩定幣
(如 Frax、UST、AMPL...)

 

無數加密團隊試圖沖擊去中心化穩定幣的王座,大多數以失敗告終。這些極具勇氣的社會實驗并非一無是處,我們可以從這些五花八門的解決方案中提取具有可行性的成功經驗。

MakerDAO 是最成功的去中心化穩定幣協議,其優點包括支持多種抵押品類型(包括真實世界資産 RWA )、可調貸款利率、四重階梯清算機制、PSM 模塊、允許用戶快速鑄造 DAI 的 Flash Mint 模塊等等。

更大膽的創新發生在算法穩定幣方面,比如混合算法穩定幣 FRAX 采用部分硬通貨資産抵押來提高資金效率,并且通過算法市場控制器 AMO 來平衡市場流通量。Ampl 發行穩定幣永續票據 SPOT 用來對沖 AMPL 的供應波動。RAI 的 PID 控制模塊實現雙價模式等等。

雖然這些成功經驗有局限性,但不可否認它們将作爲去中心化穩定幣的技能庫,供設計者在必要時靈活選用。

除三重困境之外,穩定幣被監管機構格外關注,抵押品的合規性(可用性)成爲隐藏的第四重困境。從傳統的視角來看,發行穩定幣的“中央銀行”是所有加密活動的源動力,所以監管方面更希望加強對穩定幣發行商的監管。

互聯網巨頭 Facebook 的穩定幣項目 Libra 也因爲難逃監管而亡。尤其是 Terra 系的 Luna/UST 純算法穩定幣崩潰造成 400 億美元的蒸發,甚至引發現實社會的問題。美國、歐洲、韓國都在緊鑼密鼓地制定穩定幣法案。

不排除這些監管機構也想來加密世界“分一杯羹”的想法,可以預見的是,穩定幣将迎來更爲嚴苛的監管。因此,當設計一款穩定幣協議時,如何配合監管、使用何種加密抵押品成爲穩定幣協議的新困境。

 

頭部協議的群雄逐鹿

 

4 月 2 日,Terraform Labs 社區成員提議引入穩定幣流動性的新 “黃金标準”4pool。該做法相當于 UST 直接對 DAI 宣戰。卧榻之旁,豈容他人鼾睡。大戰的慘烈程度大家都知道,UST 輸得很慘,去中心化穩定幣的市值也發生腰斬。

據 Defillama 數據,DAI 的市場份額超過 56%,而 GHO 大概率也會處于靠前的位置,與 DAI 展開競爭。至此,去中心化穩定幣的賽場可分爲主要選手(MakerDao、Aave、Frax...)和邊緣選手(sUSD、Acala...)

Defillama 數據

MakerDAO

MakerDAO 充當加密世界的中央銀行已久,其發行的 DAI 穩定幣位居所有穩定幣排行榜第四,高度凝聚的社區和多年實戰經驗是 MakerDAO 成爲去中心化穩定幣老大的原因。

不過這家去中心化的“中央銀行”也有自身的困境。據 DeFi 研究員@kermankohli 統計,過去 180 天,MakerDAO 的純協議收入爲 2400 萬美元,可能隻能達到收支平衡。治理代幣 MKR 的買入和銷毀模型可能也存在問題,過去 5 年中,MKR 隻消耗了 2.24% 的供應量,MKR 的價值捕獲能力可能會讓持有者落後于其他協議。

另外,MakerDAO 的終結計劃“EndGame Plan”也可能會拖累該協議在穩定幣方面的探索。該計劃由 MakerDAO 創始人 Rune Christensen 提出,讓該協議重組爲多個 subDAO,旨在擺脫财務損失和社區成員冷漠的困擾。然而,當拳頭産品 DAI 不再緊握時,是否容易被外界擊敗成爲一盤散沙?

爲了保持去中心化穩定幣的壟斷地位,MakerDAO 正在 L2 網絡和現實世界發力。據 Defillama 數據,DAI 在多個 L2 市場上的流通量都可以跟 USDT/USDC 分庭抗禮,5 天内 DAI 在 Optimism 從 3000 萬枚漲到 1.4 億枚,甚至在 Aztec 網絡中,DAI 是唯一的穩定幣。

此外,Maker 在其現實世界的資産戰略上取得了長足的進步,決定從 PSM 分配 5 億美元給短期國債和公司債券。Huntingdon Valley Bank 獲得高達 10 億美元 DAI 的同等貸款合作夥伴關系,預計每年可産生 3000 萬美元的協議收入。

Aave

GHO 是一種原生于 Aave 的去中心化穩定幣,将由用戶(或借款人)創建。與 Aave 協議上的所有借款一樣,用戶必須提供抵押品(以特定的抵押品比率)才能鑄造 GHO。相應地,當用戶償還借入頭寸(或被清算)時,該協議則會銷毀該用戶的 GHO。

Celcius 的暴雷促使 MakerDAO 禁用 D3M 模塊,這極有可能是造成 Aave 發行 GHO 穩定幣的直接原因。D3M 模塊即直接存款模塊(Direct Deposit Dai Module),允許用戶以最高利率直接從 Aave 上借出 DAI。D3M 爲 Aave 提供了穩定幣的流通量和鑄幣折扣,也爲 MakerDAO 帶來了 DAI 鑄幣收益,更重要的是, DAI 能跟随 Aave 的多鏈擴張策略快速進入其他公鏈。這是一次是雙赢的合作。

雖然 GHO 的具體運行參數還沒有發布,但從提案中可看出 GHO 很多方面跟 DAI 很相似,比如超額抵押、去中心化、多種抵押物、社區治理等等。

比較引人注目的是 GHO 提出“促進者"(facilitator)的概念,這是完全基于“信用”來發行穩定幣,可無抵押生成銷毀 GHO,對特定垂直行業(即 RWA、超額抵押、算法等)的總體曝光量可能很有價值。Aave DAO 通過治理選舉一個促進者,然後設置 GHO 的供應限制,促進者可以部署到所選市場。

此外,GHO 可以借助 Aave 的 E-Mode 模式擴展到更多應用場景,并使 GHO 更容易集成到 L1 之外的網絡。

Curve

Curve 也是将要發行超額抵押穩定幣的頭部協議,原生的穩定幣将釋放 Curve 更多的流通性并提高其 TVL 總量。此前,Curve 推出了一個流動性代幣 3CRV,該代幣定義爲由 DAI、USDC 和 USDT 組成的 "3pool"代幣。

面對 DeFi 生态越來越精細化的趨勢,3CRV 的可組合性和資本效率是限制 Curve 進一步擴張的阻礙。如果 Curve 發行“Curve USD”穩定幣,3CRV 可以拆分爲 3 個池子,整個 Curve 的資産效率将大幅提升。

Frax

Frax 是一個混合算法穩定幣協議,最終目标是成爲複雜且政策靈活的貨幣系統。從 Frax 的抵押品結構和運營風格可以大概推測,該協議似乎更青睐于“中庸之道”。該協議通過瘋狂購入 CVX 從而在 CRV 戰爭中立足,在 GHO 提案發出的第一時間留言希望成爲促進者。Frax  不會選擇去跟頭部協議進行硬碰硬的競爭,或許“廣積糧緩稱王”才是其核心策略。

Synthetix

sUSD 是基于 SNX 的超額抵押穩定幣,由于高達 400% 的質押率讓 sUSD 的鑄幣成本極高,絕大多數時候它都有 2% 甚至更高的溢價,因此 sUSD 的應用場景偏少。sUSD 主要用于 Synthetix 系統内與其它 Synth 交易。此前 Terra 生态的 UST 是 sUSD 的改進實驗,将質押率降至 1:1,但由于該實驗過于激進,最終以失敗告終。

 

最後的思考

 

長期來看,中心化穩定幣将繼續占據大部分市場份額,算法穩定幣更像一場零和遊戲實驗,而超額抵押穩定幣将得到更大的增長空間。

穩定幣可能進入“雙軌制”時代。中心化的穩定幣(USDT/USDC)雖不具備創新性,但會用盡全力擁抱監管,爲加密領域帶來現實世界的資産,并維持其在加密世界的統治權。而去中心化穩定幣(DAI、GHO)将作爲 DeFi 樂高積木的基石,全力探索加密世界的價值穩定性。

合規性的根本矛盾在于,穩定幣想讓現實世界承認其資産的合規性和價值,同時也要保持去中心化(不能被第三方操控)。因此,真正适用的穩定幣監管法案需要加密方與監管方更多溝通。A16z 也表示,加密批評人士利用 Terra 的崩潰作爲攻擊穩定幣和整個加密行業的把柄是不對的,量身定制的規則制定可以支持加密生态系統并保護消費者。

我們正處于去中心化穩定幣的内部混戰的中期,但不知道這個過程還需要多長時間。GHO 會和 DAI 必将成爲競爭關系,良性競爭能推動 DeFi 向前發展。去中心化穩定幣的戰爭本質上保持最大流動性和價格穩定的鬥爭。

另外,以太坊合并引發的硬分叉對所有的 DeFi 協議也會有所影響,幾乎所有穩定幣協議都接受 ETH/stETH 作爲抵押品。硬分叉可能造成的現貨溢價、POW/POS 抵押品識别、預言機價格、流動性等風險,穩定幣協議需要提前做出預案。

 

原文連結: https://www.chaincatcher.com/article/2077817 

本文章挑選自鏈捕手 穩定幣動態與研究

作者:餅幹,鏈捕手

封面圖片來源:CoinCu News 

本網站所有非原創(轉載)文章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特別說明:轉載文章會進行二次編輯以符合文章寫作需求,望作者包涵

 

延伸閱讀:

【新手懶人包】區塊鏈是什麼?一文看懂區塊鏈演化、應用、常見術語

【新手懶人包】元宇宙是甚麼?剖析元宇宙的構成、未來商機和應用

【新手懶人包】 NFT 是什麼?整合 NFT 科普、平台比較、製作方法

【新手懶人包】 GameFi 是甚麼?一文認識 GameFi 原理、運作方式、熱門NFT遊戲

喜歡 0
利好 0
利空 0
收藏 0
快訊

bybit advertisement

迎來「奇點」的穩定幣市場,下半場何去何從?
迎來「奇點」的穩定幣市場,下半場何去何從?

Coinmarketcap 市值頭10交易貨幣(上篇)
Coinmarketcap 市值頭10交易貨幣(上篇)

Circle 選擇紐約梅隆銀行作為 USDC 儲備的託管人
Circle 選擇紐約梅隆銀行作為 USDC 儲備的託管人

區塊鏈世界的「龐氏輪迴」,回顧項目方們的「治理遊戲」
區塊鏈世界的「龐氏輪迴」,回顧項目方們的「治理遊戲」

英國政府將穩定幣列入監管 並推出官方NFT
英國政府將穩定幣列入監管 並推出官方NF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