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遠見雜誌專訪趙長鵬:員工已近4000人,分布在全球各地

台灣遠見雜誌專訪趙長鵬:員工已近4000人,分布在全球各地

來源:獨家〉比特幣交易必用幣安平台,趙長鵬身價因此贏過Google和Meta創辦人,暴富傳奇誰能複製?

《彭博》一紙億萬富翁指數,將幣安創辦人兼執行長趙長鵬的身價,推升為全球第11大首富。 他所創立的幣安,堪稱“富豪製造機”,把加密貨幣當成獎金發放給員工,帶領員工也晉身億萬富翁。 幣安幣一顆現在換算值台幣1萬3000餘元,一般人還有機會複製他的暴富之路嗎?

站在手機屏幕的那一端,趙長鵬接受《遠見》專訪時,人正在迪拜,他所創立的加密貨幣交易所幣安(Binance),剛與迪拜世界貿易中心管理局(DWTCA)簽署了合作協議,共同推動在迪拜建立一個“全球虛擬資產的產業中心”。

身穿印著幣安logo的黑色T恤,三顆扣子扣了兩顆的規整,還留著軍人般的平頭,趙長鵬看起來的確完全沒有首富的感覺,甚至在整整一個小時的采訪中,從頭一路站著到談話結束,完全隱藏了個人淨資產高達960億美元(約台幣2.65兆元)的氣勢。

兩岸共同熱搜,趙長鵬到底是何人?

晉身新華人首富,首先是中國媒體《財經》的微博發文,估算趙長鵬的身價超越中國首富、農夫山泉董事長鐘睒睒成為“華人首富”,並躋身全球十大富豪之列。 消息一出,頓時人人震動,成為當天兩岸共同熱搜,毫無例外都在問:“趙長鵬到底是什麼來頭?”

那是發生在2021年12月1日,他的身價被估到900億美元,時隔不過兩個月,他的名字再度出現在美國媒體《彭博》的億萬富翁指數上,身價竟暴漲到960億美元。

在2022年1月10日的億萬富翁排行榜上,他超越亞洲首富、印度信實集團董事長安巴尼(Mukesh Ambani),還贏過了臉書創辦人祖克柏(Mark Zuckerberg)及Google創辦人佩吉(Larry Page)。 (編按:之後排名在這些人之後)

圖/彭博發布的《億萬富翁排行榜》(1月18日最新排名)。 擷取自彭博

隨著首富頭銜落到了幣圈人士的頭上,讓人看不見也摸不著的加密貨幣,到底是炒作的龐氏騙局? 抑或數字時代的新型黃金? 讓人更看不清了。 但比特幣在2021年瘋了一般的漲勢,或可佐證幣圈的影響力愈來愈大。

圖/比特幣在2021年再次達到曆史新高,創下了三個峰值。 2021年1月峰值約為4.1萬美元,4月中旬達到6.3萬美元,11月達到約6.9萬美元。 幣安提供

幣安幣1年漲16倍,員工也跟著致富

不過,今年(2022年)45歲的趙長鵬的財富實力仍不容小覷,更激動人心的是,他帶領著幣安員工,也同時晉身億萬富翁。

加密貨幣的世界,除了比特幣、以太幣、狗狗幣為眾人所熟知外,加密貨幣交易所也會發行交易所幣,幣安所發行的交易所幣便稱為幣安幣(BNB)。 截至2022年1月13日,幣安幣市值約達到800億美元,僅次於比特幣、以太幣,位列全球第三大加密貨幣。

“幣安現在應該有將近4000人員工,然後員工數常在變,因為每天都有新人加入,”趙長鵬笑說,還不經意透露了幣安驚人的待遇報酬。

幣安多數員工喜歡工資是拿法幣或者是穩定幣,用於日常生活,但也有很多員工的“bonus”(獎金),喜歡拿幣安幣。 “他們收到幣安幣之後,是賣或者不賣,那是他們的決定,”趙長鵬說。

致富的重點便在於,當初沒有賣掉幣安幣的人,其實現在都是大賺特賺,身價水漲船高。

隨著新冠疫情爆發,幣圈再度進入新一輪牛市,員工各自持有的幣安幣也漲了超大一波。 趙長鵬舉例,2021年1月時,一顆幣安幣才30美元,一年之後的1月14日,已經來到480美元,漲了16倍,一顆幣安幣現賺台幣1萬3000餘元,再次證實了那句話幣圈一日,人間十年。

成為幣安幣的員工的確是“有夠新奇”的體驗,而且幣安的組織結構不是典型的公司,它沒有辦公室,分布於全球的近4000名成員均在家辦公。 一名幣安員工曾說,他的入職手續是飛到HR所在的城市,在HR家裡辦理。

首富第一個財富密碼:自家交易所幣

趙長鵬本人,也因為長抱手中的幣安幣,鑄造了日後的財富密碼。

幣安在2017年7月進行《首次代幣發行》(ICO)時,融資規模達1500萬美元,於是給每位員工多發了一個月工資等值的幣安幣做為鼓勵,當時一顆幣安幣大概1毛5美元。 過了三年之後,財務跑來詢問趙長鵬,有一個2017年發幣給他的交易賬號裡,約有5萬個幣安幣,為什麼裡面的幣從來沒有動過?

趙長鵬這才發現,三年下來,自己沒做什麼投資理財,竟然平白就多了價值2000萬美元的幣安幣,後來他陸續提幣做為生活開銷,“一直到現在,這筆錢都還沒花完,”趙長鵬說。

趙長鵬也透露,未來在條件允許下,他計劃捐出99%的財富。

首富第二個財富密碼,創立虛幣交易所

真正讓趙長鵬躋身首富之列的關鍵,其實還是他所創立的幣安。

從《彭博》的億萬富翁指數可知,趙長鵬的個人淨資產數值,主要是對於幣安這間交易所的估值而來。

這間全球最大的加密貨幣交易所,截至2022年1月14日,交易量達到4680億元台幣,而幣安不過是一間成立不到五年的公司,價值像是「坐火箭」般飆升。

有人形容加密貨幣交易所是幣圈的“莊家”,做的是穩賺不賠的生意。

究竟,連特斯拉創辦人馬斯克(Elon Musk)也是用戶的幣安,是如何從零開始、擊敗眾多一同競爭的交易所、到至今擁有數百萬用戶的呢?。

趙長鵬出生於中國江蘇,12歲就移民加拿大,父母都是老師。 讀中學時,趙長鵬當了四年排球校隊隊長,但不是負責殺球的那個人,他說自己在場上更像黏合劑──個子不是最高,攻擊力不是最強,而是站在協調全場的做球位置。 這種中間路線,令人聯想到幣安的商業模式。

圖/幣安創辦人兼執行長趙長鵬。 幣安提供

幣圈日常如虛幣價格,暴起暴落

大學學的是計算機科學,曾任職於《彭博社》(Bloomberg Tradebook Futures)擔任技術總監,可見程序功力高強。

自稱“25歲到35歲之間工作都不是特彆賣力”的他,此刻已算是人生贏家。 關於他命運的轉折,一則流傳最廣的故事是,2014年他看到加密貨幣的發展潛力,毅然賣掉上海的房子,把資金“歐印”(All in)換成比特幣,並加入了OKCoin,擔任首席技術官。 這是一個法定貨幣和數字貨幣之間的交易平台。

但任職不到一年,便辭職創立幣安,一個自行開發、不涉及法定貨幣、“純粹”的數字資產交易平台。 幸運的是,在首次代幣發行(ICO)中為幣安募得1500萬美元的資金。

但高興的時間沒有太久,上線後, 幣安幣的價格立刻跌破了ICO的發行價。

“這應該是我生命裡壓力最大的兩周半,”趙長鵬苦笑著回憶,當時有數萬投資人投入幣安的項目,辜負了這群人的信任,令他十分難受。 還好兩周半之後,幣安幣的價格回升,而且很快超出了六倍,後來就再沒有跌破過發行價。

厄運未完,更大的折騰發生在一個半月後。 當局下令,監管境內所有的加密貨幣交易所,幣安被迫離開這個曾是全球最大比特幣交易和挖礦中心的國家,原本位於上海的團隊一起搬到了日本。

經營交易所,過程驚心動魄

接著是2018和2019年是加密貨幣的寒冬年,幣價大跌,比特幣一度崩盤。 幣安努力過冬的時候,巨大的挑戰又來敲門──黑客偽裝了一個提幣行為,攻破了幣安提幣係統的一小部分,提走了7000顆比特幣,當時價值4000萬美元,幸好沒有攻破幣安的錢包。

趙長鵬與團隊當機立斷,花錢很快買回了7000顆比特幣,以保證提供給用戶的比特幣充足無虞。 對全世界最大的加密貨幣交易平台,當然是重大挫折,幣安也暫停充值提幣,但是交易沒有停,為期一周。

在這一周裡,整個團隊基本上全力投入補救,幾乎沒有人能睡個安穩覺,每個人睡一、兩個小時就起床繼續工作,實在困難得不行,就再睡一、兩個小時,然後又繼續奮戰。

“那一周,團隊對係統架構的改動,可能超過我們過去的一年半,”剃成平頭方便整理的趙長鵬說。

種種事件,無不嚇到人的心臟快跳出來,驚心動魄的程度,趙長鵬現在去看動作片和驚悚片,就深深覺得多數的電影都不夠刺激。

幣安打敗對手,三招贏的策略

經曆各種磨難,幣安還是時下年輕人最喜歡的交易平台,趙長鵬歸納幣安的競爭力有三,一是保護用戶的價值觀,二是產品的實力,三是極致服務。

幣安很重視用戶,趙長鵬以2017年遭監管封殺為例,當時也規定必須將用戶購買加密貨幣的錢,按照原價賣回給用戶。 由於幣安當時還輔助了另外四個ICO在幣安的平台上執行,這4個幣因為禁令全部跌破了發行價,又得把用戶原來投資的錢還回去,但是這四個發行單位沒有足夠的錢發還給用戶,於是幣安跳出來承接,整個的差距總共是600萬美元左右。

“我們大概開了一個10分鐘的會,就決定由我們來賠這筆錢,”趙長鵬說,這是幣安自成立以來最大的一單筆花費,一口氣花完了所有存款的40幾%,而且他們才上線一個半月。

然而這麼做了之後,反而讓幣安頃刻收獲了全球用戶的心,之前沒有其他交易所這麼做,之後也沒有其他交易所做過,用戶的眼睛是雪亮的,在當時中國許多加密貨幣交易所被迫關閉,它們的用戶之後就轉投幣安的懷抱,由於足夠的用戶,幣安在一個月後便產生獲利。

幣圈常見詐騙行為,曾經有用戶在DeFi(去中心化金融)上面被騙了錢,然後找幣安幫忙,儘管不是發生在自己的平台上,幣安也會請人花力氣協助追蹤,乃至於好幾次,還幫用戶把錢追回來。

“趙長鵬模式”致富,怕你學不會

若是從產品和服務的面向看,幣安也創所有交易所之先,將操作界面改成簡潔版設計。 而通常多數的交易所隻支持一、兩種語言,幣安上線不到一個月,就支持九國語言,現在接口則支持31種語言,客服支持12種語言。

圖/幣安交易界面特地開發“簡潔版”。 擷取自幣安App

這個更國際化的交易平台,持續將“user focus”進行到底。 在幣安之前,如果是在交易所上向客服係統提問,最快兩周後得到回應,一般是等兩個月。 然而幣安規定,不管再忙,所有的客服工單一天之內一定要全部清空,最多隻能讓用戶等24小時。 如今,可以直接在網站或手機App提問,通常隻需要等幾分鐘就會有人因應。

如果想象趙長鵬一樣,也去成立個加密貨幣交易所,同樣也能步上暴富之路嗎?

“區塊鏈等技術不是太大的問題,”曾經開過加密貨幣交易所的台灣人厚澤說,現在大約出資10萬台幣,就能買到交易所的代碼,改一下上面的圖,就可以成立一個自己的交易所。

但厚澤的交易所後來倒閉了,原因就是太容易成立了,進入門檻太低,很多人都能做。 “重點不在於你可不可以做出一間交易所,而是可以吸引人流來使用你的交易所嗎?” 厚澤解釋說。

如果想依循“趙長鵬模式”成為有錢人,方式一是買到一檔會大漲的加密貨幣,如果很難預測何種幣會大漲,或是無法承擔幣價暴起暴落的風險,第二條可能的路,不妨考慮加入幣安,為趙長鵬工作。 問題是,你想嗎?

來源:PANews 網址:www.PANewsLab.com
喜歡 0
利好 0
利空 0
收藏 0
快訊

bybit advertisement

美國財政部制裁參與 Ronin 黑客攻擊的朝鮮 ETH 錢包
美國財政部制裁參與 Ronin 黑客攻擊的朝鮮 ETH 錢包

元宇宙最新動向 — Meta 擴大 NFT 測試範圍、科技巨頭元建立宇宙標準論壇
元宇宙最新動向 — Meta 擴大 NFT 測試範圍、科技巨頭元建立宇宙標準論壇

首個加密衛星 Crypto 1 成功送上太空
首個加密衛星 Crypto 1 成功送上太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