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字藏品平台現狀:二級市場去泡沫明顯,監管之下如履薄冰

數字藏品平台現狀:二級市場去泡沫明顯,監管之下如履薄冰

作者:尹寧

原文標題及鏈接:數字藏品打響平台“保衛戰”,陀螺研究院

2021年以來,數字藏品,作為一種新型可確權、可追溯的數字藝術文化消費形式,迅速席卷文創市場,中小型企業、互聯網巨頭、金融機構、傳統上市公司甚至官方機構持續湧入其中,涉及領域之多、入局機構之廣令人歎為觀止,在市場掀起了一場以數字IP為主題的消費狂潮。

但在近月以來,此熱潮似乎已有消退傾向。伴隨著數藏平台的快速增長,頭部平台鯨探藏品發行頻次明顯加快,幻核藏品秒罄光景一去不返,腰部平台紅洞、數藏中國等藏品遇流動性滯緩危機,而二級市場去泡沫明顯,用戶流失嚴重。另一方面,監管收縮也讓數字藏品市場成為了刀尖上喋血的遊戲。

種種跡象表示,數字藏品市場戰鼓已起,平台保衛戰已然打響。

數字藏品平台數飛漲,名企、銀行、官方機構爭先入局

作為以數字化形式流轉的作品,數字藏品並無實體通用的撮合平台,由於以區塊鏈底層作為承載媒介,相比於一般的商品,數字藏品要對交易場所具備更高的依賴性,因此數字藏品交易平台作為交易場所在數字藏品市場中占據突出的地位,其市場走向也與交易平台數基本保持一致。

從平台數量而言,自2021年6月首個數字藏品平台鯨探(原命名為“螞蟻粒”)推出後,作為數字時代的營銷手段與消費形式,數藏之風迅速蔓延,平台呈現激增趨勢,數量飛速增長。據數藏艦統計,截止到2022年6月22日,我國數字藏品平台數達到681家,其中,從今年3月份開始,平均月新增平台數超過百家,增速迅猛。

在猛烈的市場衝擊下,眾多企業與機構躬身入局,而當中不乏有眾多名企存在。除了為人熟知的螞蟻、騰訊、百度、京東外,芒果、視覺中國等傳統上市企業也積極參與其中,據統計,我國超過25家上市公司進軍數字藏品領域。

數字藏品平台現狀:二級市場去泡沫明顯,監管之下如履薄冰

另一方面,官方機構入場也非少數,截至到6月底,人民網、中國青年報社、江西報業、新華社等眾多官方媒體機構也未流俗,紛紛推出數字藏品平台,但與其他機構不同的是,官媒數藏入口多內嵌於APP中,數字藏品業務多為平台現有業務的創新或延伸,並未體現出明顯的戰略傾向。同時,國內商業銀行聯動效應凸顯,鑒於數藏背後的用戶優勢,百信銀行、郵儲銀行山東省分行、西安銀行、北京銀行、招商銀行均基於流量拉新發布了以周年紀念為主題發布數字藏品。

此外,伴隨《關於推進實施國家文化數字化戰略的意見》印發,其中明確提出文化產權交易機構要充分發揮在場、在線交易平台優勢,推動標識解析與區塊鏈、大數據等技術融合創新,為文化資源數據和文化數字內容的確權、評估、匹配、交易、分發等提供專業服務。在監管收緊的趨勢下,眾多文化產權交易所也成為了數字藏品合規探索的首要途徑,目前,海南國際文化藝術品交易中心、杭州國際數字交易有限公司、山東文化產權交易等均開始試水數字藏品在文創領域的發展。

從商業模式而言,在整個交易流程中,發行方負責提供IP載體,平台方進行鑄造售賣,未開二級市場的平台盈利模式多為與IP方合作分成,而開放二級市場的平台除分成收入外,還可通過二級寄售轉賣抽取手續費。以盈利性質來看,平台方可謂相當可觀。以國內用戶量最大的平台ibox為例,ibox向二級市場的參與者收取費率為4.5%的手續費,目前使用人數超過300萬,有業內人士稱其巔峰時期日流水過億元人民幣,平台支付端唯一指定官方合作夥伴易寶支付僅管理費月營收已達千萬。

但這種狀況,已然難以為繼。

頭部平台滯銷,腰部平台陷入流動性危機,二級市場量價齊跌

隨著平台數量不斷激增,市場上藏品總數也隨之不斷增加,在用戶增速下降的現狀下,市場逐漸從賣方市場轉為買方市場,數字藏品陷入存量競爭,流動性開始逐漸降低。

從市場而言,我國數字藏品市場頭部聚集效應凸顯,形成了以鯨探、幻核等大型企業背書的平台為首,以ibox、唯一等活躍平台補充二級市場,其他多家平台協同發展的市場格局。根據算力智庫數據,2021年我國共計發售數字藏品數量約456萬份,總發行價值約為1.5億。鯨探作為互聯網巨頭平台中唯一開放轉贈功能的數字藏品平台,其交易市場一度呈現火熱態勢,據封面新聞統計,截至今年4月底,鯨探共發行數字藏品380多萬個,交易總額6200萬元,藏家超過100萬人,基本以一家平台占據了數字藏品交易的半壁江山。但從今年6月開始,鯨探一改此前2-3天為周期的發售頻率,將發售時間調整以日計售,加之其發售一向以量多價低為特點,其日發售數量一度飆升至6萬,儘管憑借其龐大的用戶規模,藏品仍售罄,但也因此引來眾多用戶不滿。

數字藏品平台現狀:二級市場去泡沫明顯,監管之下如履薄冰

而轉向另一巨頭平台,坐擁30萬用戶量、定位於高價低頻的幻核,已然出現滯銷趨勢,曾經秒被售罄的藏品,如今數小時售完已是常態,更有甚至,隔天仍有未能售罄情況。以6月30日幻核發售的保羅塞尚代表作6副數字印象藏品為例,儘管有英國國家美術館以及知名藝術家大IP背書,但截止到7月4日15點,仍有3幅處於未售完狀態,最高剩餘1655件。

數字藏品平台現狀:二級市場去泡沫明顯,監管之下如履薄冰

排除頭部市場,腰部平台則由於IP溢價能力孱弱、用戶規模有限等問題出現了流動性滯緩危機,諸如數藏中國、紅洞數藏等平台發布頻率已然大幅度降低,發售間隔數天至周不等。流動性的滯緩與用戶活躍度呈高度負相關,平台流動性差直接會導致用戶的流失,而用戶流失會致使流動性進一步降低,稍有不慎,便會陷入惡性循環。在此背景下,更有部分小型平台為營造數字藏品暢銷的假象,在藏品發售後會在服務器後台直接操作售罄。

反觀備受追捧的二級市場,龍頭平台輿情不斷,數字藏品價格去泡沫程度走高。二級龍頭ibox深陷輿論漩渦,先被投訴無故鎖倉、虛假宣傳,後被爆出內部操控、價格做莊,裁判與賽員齊飛,頻頻爆出跑路傳聞。7月4日,根據元數網行情指標,ibox熱度明顯有降低趨勢,藏品跌幅超過20%。

數字藏品平台現狀:二級市場去泡沫明顯,監管之下如履薄冰

此前鯨探首個推出的敦煌飛天係列數字藏品,其最初發行價格為9.9元,後二級市場溢價至1.5萬元以上,但近日,已有人在交易群以7000的售價發售。而唯一曾售價高達近5萬元的一劍傾心蘇小妹,最低報價已跌至7000左右,而報價均價在1萬左右的賣家數量眾多。同時市場用戶已初露疲態,此前嗶哩嗶哩推出的數字藏品預約至數十萬人,曾經一品難求,但在頻繁的發售下,已有不少用戶聲稱其是收割剩餘價值。

數字藏品平台現狀:二級市場去泡沫明顯,監管之下如履薄冰

伴隨整體行情走弱的宏觀背景,為刺激新用戶加入,新興平台發售愈加關注宣傳與玩法,除了IP賦能外,合成、產權、白名單、空投等玩法多樣性不斷增強。在場外,可作為營銷策劃、拉新引流的社群公眾號也得到蓬勃發展,發售日曆報價普遍百元一條,社群轉發價格高達數千數萬,但據筆者深入對話,實際拉新用戶數仍是收效甚微,某小型平台甚至透露為其新品發售引流以30個空投合作權益廣告,轉發多個社群,花費數萬元,理想投放人數6000人,實際轉化僅為30人不到。

在市場下行與競爭激烈的雙重刺激下,數藏平台也頗有騎虎難下、黔驢技窮之感。據某中型平台創始人士稱,“市場和最初已截然不同,最初隻要有平台有藏品,用戶根本不用愁,但是在現在眾多用戶以發行平台評級為核心購買標準的前提下,IP背景、權益規劃、持續運營已僅僅是數藏在平台可銷售的基本條件之一,用戶數才是平台發展的關鍵因素,隨著平台越來越多,老用戶流失,新用戶難以延續,現在活動的目的都是為了吸引流量。”

此言論並非空穴來風。

究其緣由,從用戶角度,儘管不乏有真正的數藏愛好者買單,但最初數字藏品市場是由加密領域用戶率先湧入,在其火熱暴漲後,炒作價值飆升,同時部分平台通過內部操縱、現金激勵等方式不斷引流,隨著傳統領域郵幣卡、炒鞋團等新一代炒資的加入,數字藏品的需求者逐漸向盈利性靠攏,這直接導致了數字藏品的價值性遠大於其藝術性。在當下暴漲暴跌的寄售市場現狀下,用戶的賺錢效應在顯著降低,二級市場老用戶流失嚴重,而新消費者也對於數藏的價值認可度與購買熱情也不斷下降。

疊加當前供需關係改變,數字藏品總量不斷增加,但用戶轉化卻並未突破,用戶對數藏的審慎態度愈發強烈,選擇性也更強。而迫於平台間競爭的激烈,此前由於各大平台限購限售而造成的局部價值稀缺不複存在,平台濫發不斷,藏品的質量也難以保證。供需改變也導致了新用戶加入的猶疑,即便新用戶加入,也會傾向於用戶群體基數較大、運營能力較強、二級市場轉賣價值高的大型平台,中小型平台無人問津亦屬常態。

監管不確定性高,平台如履薄冰

在市場之外,由於數字藏品天然攜帶的金融屬性,監管的不確定性也致使數字藏品市場如履薄冰。

4月13日,中國證券業協會、中國互聯網金融協會、中國銀行業協會三大協會聯合發布關於“堅決遏製NFT金融化證券化傾向”的倡議,作為三大協會的首次NFT發聲,該倡議在行業內引起熱議。從內容而言,其並非法律法規層面的定性文件,僅具有行業自律規則屬性,但仍從一定角度對NFT合規方向進行了規範,明確了NFT的不適用標的範圍(證券、保險、信貸、貴金屬),並再次劃定“NFT幣化與支付”紅線。儘管全文並未提及數字藏品,但從倡議首段肯定其在數字文創的價值基本也可看出,數字藏品應是包含在內。同時,本次倡議也從融資手段方向對會員單位投資NFT領域進行了限製。倡議通過金融領域的自律組織而非文化類組織作為主體發布,已可看出NFT金融化有抬頭趨勢並且已被監管部門關注。

此後,行業自律規範不斷,中國移動通信聯合會元宇宙產業委員會、中國通信工業協會區塊鏈專業委員會等多家機構均亮出數字藏品規範或倡議。6月30日,在中國文化產業協會牽頭下,百度、騰訊、螞蟻、京東等近30家機構聯合在京發起《數字藏品行業自律發展倡議》,反對二次交易和炒作、提高準入標準成為行業高質量發展的核心共識。

微信也在同一時間發布新規,賬號涉及虛擬貨幣相關的發行、交易與融資等內容,一經發現,微信公眾平台將根據違規嚴重程度,對違規公眾賬號予以責令限期整改及限製賬號部分功能直至永久封號的處理,賬號提供與數字藏品二級交易相關的服務或內容的,也按本條規範進行處理。

而在近日,由於藏品的無形資產售賣性質,網傳數字藏品交易平台需要七大資質證明,包括區塊鏈安全評估和備案、互聯網信息服務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網絡出版服務許可證、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網絡安全等級保護備案、拍賣經營許可證、省級人民政府批複的交易場所牌照資質,結合目前眾多文交所入局的現狀,該消息仍有一定的可信度。若按此標準,目前僅有海南、山東、浙江、黑龍江等地區文交所支持的數字藏品平台可基本滿足要求。

在種種的行業自律與市場動作之下,監管趨嚴已成為數字藏品的市場共識,數字藏品平台也因而面臨高度宏觀不確定性,尤其是目前已開放二級市場的平台,敏感度尤其突出。據悉,6月以來,予藏、光藝數藏、昌盛數創、紅果數藏等多家平台發布清退或暫停交易通告,其中賽博藝術藏品稱接到陝西省工商局通知,由於國家相關部門頒發關於數字藏品的一係列政策,以及申請的相關資質要進行審核,因此暫時關閉市場直至審核通過。

數字藏品平台現狀:二級市場去泡沫明顯,監管之下如履薄冰

結語

從技術角度而言,數字藏品可追溯、不可篡改等特性與當下我國數字文創內容產業的發展不謀而合,在我國文化數字化戰略大背景下仍有長期向好的發展趨勢,此處從工信部、文旅部紛紛入局也可窺見一斑。但作為數字消費品而言,其終究是一個新興的產業,需求不匹配,價格發現機製弱、市場秩序缺乏等問題仍舊是橫亙在行業發展面前的高山,監管收緊已成必然,去泡沫化勢在必行。另一方面,數字藏品市場也在積極自救,以圖片寄售為主要形式向實體權益配套方向轉型趨勢凸顯。而在泡沫破裂後,數藏平台又會經曆怎樣的行業洗牌?

在合規與流量之間,在盈利與發展之中,平台的生存鬥爭仍在繼續。

來源:PANews 網址:www.PANewsLab.com
喜歡 0
利好 0
利空 0
收藏 0
快訊

bybit advertisement

如何判斷 NFT 項目好壞 教你分辨「潛力股」!
如何判斷 NFT 項目好壞 教你分辨「潛力股」!

元宇宙最新動向 — Meta 擴大 NFT 測試範圍、科技巨頭元建立宇宙標準論壇
元宇宙最新動向 — Meta 擴大 NFT 測試範圍、科技巨頭元建立宇宙標準論壇

盤點 Beeple 4 件最高成交價 NFT 作品
盤點 Beeple 4 件最高成交價 NFT 作品

揭秘: NFT 是甚麼?是否值得投資?
揭秘: NFT 是甚麼?是否值得投資?

一文學懂自家製 NFT 、在交易平台公開發行售賣
一文學懂自家製 NFT 、在交易平台公開發行售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