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新聞作品變成NFT,對媒體而言是一門好生意嗎?

將新聞作品變成NFT,對媒體而言是一門好生意嗎?

作者:賈雨心

來源:將新聞作品變成NFT,對媒體而言是一門好生意嗎?

2021年是NFT快速走向大眾的一年。年初,NFT還隻是一種新潮的收藏品,通過天價拍賣進入主流視野;到年底,在技術和資本的支持下,科技企業、時尚公司、快消公司也紛紛發行自己的NFT,用不同方式試驗其可行性。

隨著NFT完成從一個高概念到無數個落地應用的進化,新聞機構也不甘落後,《紐約時報》、美聯社等國外媒體開始推行獨家的NFT產品,並且有蔓延趨勢。本期全媒派(ID:quanmeipai)將從國外新聞媒體在NFT領域的探索入手,解析新聞機構入局NFT的收益和風險。

走進主流視野的NFT

NFT的全稱是“非同質化貨幣”(Non-Fungible Token,NFT),從字面含義來看,“非同質化”意味著不可替換、無法分割。我們熟知的各種貨幣,例如紙幣,是可以被替換的。比如你花了一塊,又掙了一塊,總資產並沒有變化。

但NFT則不同,我們可以把NFT想象成一張寫有地址的紙條,與普通紙條不同,這個地址在區塊鏈上生成,指向獨一無二的數字資產。每個人都可以通過這個地址追蹤資產的所有權及其交易記錄。

NFT的發展離不開區塊鏈技術的支持。2015年8月,以太坊區塊鏈平台誕生,為NFT的發展和運行提供了基礎。

2017年6月,首個正式的NFT項目“加密朋克”(Cryptopunk)誕生,並迅速成為投資和藝術圈身份的象征。“加密朋克”係列頭像總共有10000個,在手機上看,它們隻是簡單的頭像,但成交價卻十分驚人,例如該係列裡的7523號作品以1170多萬美元的價格成交。

2021年,藝術家Beeple的NFT作品《每一天:前5000天》以6900萬美元成交價進入大眾視野。這是一幅巨型拚貼作品,由5000幅不同的繪畫構成。

不斷冒出的巨額拍賣點燃了全球投資者對NFT的熱情,DappRadar數據顯示,NFT銷售額從2021年7月開始出現爆發性增長,9月達到峰值,全年總市值接近250億美元,同比增長三百多倍。

NFT的發展過程回顧。來源:ownest

從麥當勞推出的NFT作品“巨無霸魔方”,到奢侈品牌Louis Vuittond的NFT手遊LOUIS:THE GAME,過去一年裡,我們見證了不同行業的知名品牌紛紛入局NFT。

為什麼NFT能持續“破圈”?也許是因為,在無限複製的數字世界中,NFT試圖賦予數字資產稀缺性。而在2021年的NFT熱潮中,我們看到了NFT背後更多元的價值:社交屬性、開放精神、名人與品牌效應。這些價值,對於新聞機構而言同樣意味著機會。

這些傳統新聞機構紛紛推出NFT產品

“新聞是曆史的底稿”,新聞機構作為曆史的記錄者,擁有很多獨一無二的內容版權,在推出NFT方面具備天然優勢。

2021年,新聞媒體也開始試水NFT。最先加入這場遊戲的是《紐約時報》。2021年3月,《紐約時報》作家Kevin Roose將自己的專欄製成了NFT,並拍出56萬美元的高價。[1]

《時代》周刊則將自己最具標誌性的封面“NFT化”。其中,1959年1月19日的封面“時代太空探索”拍出約30萬美元的價格。

除了複刻紙質版,《時代》周刊還依托NFT進行了新的藝術嘗試。2021年9月23日,該周刊推出名為“TIMEPiece”的係列NFT作品,收藏了來自40位藝術家的4676件作品。購買了該係列NFT作品的用戶還可以在《時代》周刊成立100周年之前無限製地訪問其官網內容。[2]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CNN推出了名為“改變我們的時刻”的NFT項目,計劃把具有代表性的曆史瞬間轉換為數字藏品發售。該項目推出的首波NFT共兩款,發行量各500個,每個價值25美金。

“過去,人們沒有辦法收集這些時刻。用戶通常可以在網上找到舊的圖片和視頻,但卻不能擁有它們,也不能像印刷報紙或雜誌那樣展示它們。”CNN這樣解釋推出該係列NFT的理由。[3]

美聯社也即將推出一個NFT攝影作品的交易平台。第一批NFT攝影作品將於1月31日開始陸續發售,包括來自美聯社記者拍攝的太空、氣候和戰爭等主題的照片。美聯社還計劃每兩周推出限量版的普利策獎獲獎照片。

“175年來,美聯社的攝影師用扣人心弦的圖像記錄了全世界的重大新聞,這些圖像至今仍能引起共鳴。”美聯社區塊鏈和數據許可總監Dwayne Desaulniers表示。[4]

這些作品將在以太坊上鑄造,交易平台則由區塊鏈基礎設施平台Xooa構建,Xooa市場負責人表示,此次合作將成為“虛擬世界與現實世界之間的連接”。

新聞機構入局NFT有哪些收益?

回顧新聞界對於NFT的初探,一開始多是試驗性的,如《紐約時報》、Quartz等曾將關於NFT的新聞報道轉化為NFT;其後,將具有代表性的新聞作品“NFT化”成為相對主流的模式。如今,以美聯社為代表的媒體開始探索建立NFT交易平台,嘗試創造更多樣的NFT產品。

那麼,新聞機構入局NFT,有哪些吸引因素呢?

首先,發行NFT作品,對於各大媒體來說最直接的回報是營銷價值和拍賣收益。當前,新聞業面臨沒有足夠的用戶願意為新聞付費、沒有足夠的廣告商願意為廣告位付費的困境,而發行NFT作品,可以讓新聞機構獲得大筆收入用於采寫更有價值的新聞。例如,美聯社就曾表示,拍賣NFT所得收益將用於推動真實、公正的新聞報道。

其次,媒體擁有海量的原創作品可轉化為NFT,從業者迅速意識到這是一條內容變現的路徑。特彆是那些原創能力強、曆史悠久的大媒體,積累了規模化的優質內容,這降低了入局NFT的成本。更重要的是,許多作品本身就是獨一無二的,從信息傳播角度來看,這些媒體內容的公共屬性的確很強,似乎沒什麼收藏的必要;但如果變成NFT,這些作品本身的獨家性和紀念意義就會被大大凸顯,一條NFT化的內容給媒體帶來的二次收益,將遠超過其首次發行渠道的單價。

第三,NFT為數字新聞報道的所有權提供了解決方案。《華盛頓郵報》的商業副總裁Jarrod Dicker認為:“NFT的價值在於將所有權帶回媒體,並賦予個人及其所創造的作品更多價值,除了能夠獲利,還能控製內容的使用、許可和分發。”[5]

例如,在網絡平台上,新聞機構無法主導新聞報道的轉載,很多時候流量收入大部分被平台獲取,而開發獨一無二的NFT產品,則成為新聞機構增加收入的重要途徑。內容產品的買賣邊界會更容易分辨,而不是模棱兩可。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最後,出售NFT還有助於增強新聞媒體與用戶之間的聯係。當人們購買新聞類NFT時,買的是難以複製的專欄文字和攝影圖片,這在一定程度上成為了身份的象征,也是個體與新聞機構之間關係的證明。

過去,媒體和忠實用戶之間的聯係是相對薄弱的,組織一次線下交流會,或者做社群運營,都是很費精力的事情;而反過來個人如果想證明自己是某家媒體的長期用戶,也是一件困難的事情。在這種語境下,交易新聞類NFT產品就成為了媒體與用戶之間進行強關聯的一種方式。

The Verge的副編輯Elizabeth Lopatto則認為,新聞業要從NFT的熱潮中得到好處,社區感是至關重要的。他表示:“NFT是一種加密貨幣的支付憑證,鐵杆粉絲可以通過購買NFT對記者或機構表示支持,並獲取相應的社交價值。”[6]這也是對上述觀點的一種具體詮釋。

目前,新聞機構的NFT產品也在拓展更多的應用場景。例如,《Vogue》新加坡版推出了“火焰裙”等15個NFT時尚產品,用戶可以在一款名為Altava的時尚遊戲中使用它們。中標者還將收到一份數字認證書,以及創意總監設計的NFT裙子的草圖。

福克斯廣播公司與《瑞克和莫蒂》(Rick and Morty)的創作者Dan Harmon合作開發“有史以來第一個完全在區塊鏈上策劃的係列動畫”,該項目背後有1億美元的資金支持。[7]

對出版和媒體行業而言,推出NFT產品隻是依托區塊鏈技術搭建生態價值鏈的第一步。未來,具備收藏、保值、流通等屬性的NFT還有望與更多的新聞應用場景相結合。

發展新聞類NFT,這些缺陷不可忽視

新聞機構入局NFT有上述諸多好處,但所有新聞機構都適合嘗試NFT嗎?有哪些缺陷是需要提前知道的呢?

首先,NFT市場尚不成熟。在水漲船高的拍賣額背後,數字藏品市場的野蠻生長值得持續觀察。許多收藏家將NFT視為一種有暴利可圖的投資,就像當初的比特幣一樣,這增加了因投機和炒作而產生的不確定性因素。而多數新聞類NFT的實際價值難以衡量,盲目入局容易踩坑。

一些NFT平台也存在漏洞。1月7日,用戶Moxie在當前最大的NFT交易平台OpenSea上進行了一次實驗:Moxie鑄造了一款NFT,但他很快發現,該NFT會隨著IP地址的變化而改變。通過這個簡單的實驗,Moxie證實該平台的NFT相關應用並沒有在區塊鏈上工作,這也就意味著他所鑄造的NFT失去了獨一無二這一特性。[8]

第二,和加密數字貨幣一樣,NFT產業鏈的能源消耗也為人詬病。目前,NFT交易主要在以太坊上完成。在拍賣中,為了讓礦工優先處理交易,拍賣者需要支付高額的“燃料費”,以支持分布在全球各地的礦工展開算力競爭,這一過程將消耗大量電力,增加二氧化碳排放。[9]

儘管有不同的聲音表明,NFT對於能源的消耗並沒有想象中那麼誇張,以及隨著技術的發展,能耗會進一步降低,但這方面的爭議依然很大。而對於社會屬性很強的媒體機構而言,在環保、能源等問題上的道德感可能會比一般企業更高。

第三,利潤豐厚的拍賣活動賺足了眼球,但發行新聞類NFT的門檻似乎還很高。從《紐約時報》到美聯社,從福克斯到《時代》周刊,目前國外較為知名的新聞類NFT都是由大型傳媒集團發行的,也隻有這些機構才擁有足夠多的可以NFT化的新聞內容作品。因此,在現階段NFT或許並不是整個新聞界的經營增收新渠道,特彆是對於小本經營的媒體而言,布局NFT要慎重考慮投入產出比。

最後,新聞機構發行NFT可能會有損自身的信譽和權威。由於天文數字般的價格缺乏價值支撐,數字貨幣、元宇宙、NFT藝術品被稱為“炒作三兄弟”,媒體發行NFT的行為本身,也是在用自己的權威為加密經濟背書。

當新聞機構自身也成為NFT的鑄造者,是否還能夠冷靜地看待NFT熱潮中的炒作現象與金融騙局?早前,各大新聞媒體對NFT及加密貨幣還是持謹慎甚至批評的態度,而如果未來媒體自己也成了利益鏈條中的一環,它還能客觀報道那些負面事件嗎?例如,在CNN宣布發售NFT的推文下,不少用戶都諷刺CNN以此賺錢吃相難看。

一位用戶評論道:“我原本以為你們想作為一家新聞機構被認真對待。”

圖片來源:Twitter

還有用戶嘲諷道:“你們要考慮舉行一次車庫拍賣(家庭清理閒置的舊物銷售活動)嗎?”

圖片來源:Twitter

可見,媒體本身的特殊職能不僅會影響媒體自身對於新聞產品NFT化的判斷,也會影響用戶對於媒體商業化的容忍度。

當然無論如何,種種因素並不會阻礙“NFT+新聞”的整體趨勢。目前,一些新聞機構已經在“NFT化”的道路上獲得進展,這一定程度上促進了數字內容的金融價值與傳播價值的融合,讓新聞機構的優質內容獲得豐厚的二次報酬。隻是,新聞機構在開拓NFT市場方面,應比其他一般企業主體多幾分審慎和思考。

來源:PANews 網址:www.PANewsLab.com
喜歡 0
利好 0
利空 0
收藏 0
快訊

bybit advertisement

美國財政部制裁參與 Ronin 黑客攻擊的朝鮮 ETH 錢包
美國財政部制裁參與 Ronin 黑客攻擊的朝鮮 ETH 錢包

元宇宙最新動向 — Meta 擴大 NFT 測試範圍、科技巨頭元建立宇宙標準論壇
元宇宙最新動向 — Meta 擴大 NFT 測試範圍、科技巨頭元建立宇宙標準論壇

首個加密衛星 Crypto 1 成功送上太空
首個加密衛星 Crypto 1 成功送上太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