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字藏品江湖風起:各家大廠紛紛布局

數字藏品江湖風起:各家大廠紛紛布局

文 | 柴犬

原文標題:數字藏品江湖風起

數字藏品離規模化發展仍有很長的路要走,但現在對這一問題的討論,卻是較為有趣的。

剛過去的一年,數字藏品市場變化極快。

從國際上看,NFT的交易額呈現出爆發增長的局面,例如海外專注於NFT的交易平台Opensea,截至2021年8月,其交易金額已經超過了10億美元的量級,與之對應的2020年全年數據是不足2000萬美元。

從國內情況看,對互聯網行業而言風雨飄搖的2021年,各家大廠在諸多未來的不確定性中,仍舊選擇了NFT作為一個布局方向。

隨著互聯網的普及和人們數字生活的日益增多,每個人在互聯網上產生的大量數字資產如何進行產權確認?圖片、代碼、域名、商標、程序等等帶有隱形價值的無形資產呢?隨著區塊鏈技術的發展,從技術上確保了通過時間戳來標記產權,且具有不可篡改及可追溯的特性。

但由此又帶來新的問題。

在技術支持方面,中國的加密藏品平台均由聯盟鏈提供底層技術支持,並非是去中心化的。這與區塊鏈本質上“去中心化”的設計初衷是背道而馳。

在平台方面,眾多公司都在推自己的數字藏品平台,但與國外情況相比,單個平台的成交量仍然非常小,並沒有出圈,導致成交量較小。目前並沒有頭部的平台出現。

在交易模式方面,受限於法律法規以及交易介質,數字藏品的發售仍舊以一級市場為主, 藏家缺乏轉讓和流通的二級交易市場。

01

2021,數字藏品市場蓬勃萌芽之年

整體來說,國內NFT起步時間較晚,主要以一級市場數字藏品交易為主。以阿裡、騰訊、百度等為代表分彆布局螞蟻鏈、至信鏈以及超級鏈等,代表平台包括騰訊幻核、阿裡鯨探(螞蟻鏈粉絲粒)及NFT中國等。

例如,2021年6月,支付寶在“螞蟻鏈粉絲粒”小程序上限量發售兩款“敦煌飛天,九色鹿”付款碼NFT皮膚。騰訊在2021年8月,由PCG事業部上線NFT APP幻核並啟動“NFT藝術家計劃”,未來將出售更多NFT數字藝術商品。

而最近更是每天都有數字藏品上線的消息。

1月6日消息,音樂創作人、搖滾音樂家張楚的未公開數字磁帶《山羊》在騰訊音樂“TME數字藏品”限量發行。

2022年1月5日,國內首個網文IP數字藏品《大奉打更人之諸天萬界》開啟預約,限量2000份,於1月8日正式發售。這是基於騰訊雲“至信鏈”技術協議發行的加密數字商品,是閱文集團入局數字藏品的首期項目。

與此同時,1月5日,B站官方認證號“嗶哩嗶哩數字藏品”發布一條動態,宣布旗下首款數字藝術頭像“鴿德”正式開放報名,全網限量2333個。這意味著B站正式進入了發行數字藏品的大軍。

2022年元旦,小米對外發布數字藏品“芯紀元”3D模型,騰訊幾乎在同一時間上線了“2021年度·關心畫布”數字藏品,OPPO也推出了Find N元宇宙奇旅數字藏品限定禮盒。

2021年12月26日,視覺中國(000681)旗下的元視覺官方網站(nft.500px.com.cn)及小程序(元視覺藏品)正式上線。

截至2022年1月4日,元視覺待售數字藏品共14款,包括賈偉《如花在野·花園NO.1》、李舸《矩陣THE MATRIX》、王思博《光繪山海經神獸》係列以及孫略《雪花工場》係列等照片、原畫、計算機生成數字影像等各類產品。

商業模式上,元視覺與上遊創作者采取分成合作模式,簽署授權協議後,經過審核、挑選、排期後將數字作品上線發售,取得銷售收入按約定分成比例支付給內容創作者。如果是公司自有內容則無需支付分成。

雖然起步晚於國外,但是過去的一年,數字藏品市場在各家躬身入局之下,也呈現出百花齊放的狀態。除了大廠之外,電影、電競、繪畫、劇院、博物館等文娛行業也廣泛推出數字藏品。

02

仍是割裂的孤島:

非“去中心化”的發展

區塊鏈本質是一種開源分布式賬本,它是比特幣和其他虛擬貨幣的核心技術,能高效記錄買賣雙方的交易,並保證這些記錄是可查證且永久保存的。同時,區塊鏈本身具有去中心化、信息透明、無法篡改和安全等特點。

但是在具體應用上,卻出現了很多不同的情況。幾天前,我們發布了這樣一篇文章《追尋更好的區塊鏈》,核心觀點之一是,打造更加綠色、快速以及真正去中心化的區塊鏈其實並不容易。與區塊鏈設計者的初衷相悖,目前來看在很多情況下,區塊鏈和加密貨幣極度複雜、能耗巨大,並且與通常認知不同,事實上是中心化的。

就國內的數字藏品市場而言,仍舊是各家的“跑馬圈地”運動。尤其在技術層面看,國內的加密藏品平台均由聯盟鏈提供底層技術支持:如螞蟻鏈為支付寶、阿裡平台的數字藏品提供技術支持;騰訊至信鏈為幻核提供技術支持;京東智臻鏈為靈稀提供技術支持,京東智臻鏈、螞蟻旗下螞蟻鏈、騰訊至信鏈均屬於許可製區塊鏈網絡(聯盟鏈)。

從技術上看,聯盟鏈和公鏈的最大的區彆就是聯盟鏈是有準入門檻的,不是任何人想參與就能參與的。聯盟的組成成員都是事先定好的。所以說聯盟鏈基本上屬於中心化,或者至少是半中心化的。

而此前提到的Opensea則是支持基於主流公有鏈的加密資產。Opensea是部署在以太坊上的項目,需要用戶提前準備好一個以太坊錢包且準備以太幣作為手續費。Opensea支持包括ETH、WHALE、RARI、WETH、USDC、DAI 等代幣支付。

但以上代幣在國內並不是被官方認可的交易介質。2021年9月,中國人民銀行、中央網信辦等十部門聯合發布防範虛擬貨幣炒作風險的通知,文件明確了虛擬貨幣和相關業務活動本質屬性:虛擬貨幣不具有與法定貨幣等同的法律地位。也就是說,比特幣、以太幣、泰達幣等虛擬貨幣具有非貨幣當局發行、使用加密技術及分布式賬戶或類似技術、以數字化形式存在等主要特點,不具有法償性,不應且不能作為貨幣在市場上流通使用。

綜上,國內的數字藏品交易不同於海外:首先,更多作為平台現有產品或者服務的創新或者延伸;其次,主要是以收藏和自我觀賞的用途為主,缺乏可流通的二級市場;第三,交易貨幣是人民幣,而非虛擬貨幣,因此也與海外的數字藏品市場不可互通。

03

數字藏品的積極意義

隨著互聯網技術的深入發展,對各個行業帶來的效率提升是不可否認的。但在藝術收藏品市場,因為產品具有非標準化、稀缺性的特點,所以與其他日常產品相比,交易頻次較低,線上化程度也不高。

一般來說,對於低頻交易的商品,中介在撮合買家和賣家成交中起到的作用也越大,因此也存在較高的交易費用。

從此前電商平台在國內的發展情況來看,電商模式的興起對零售業態的改變是顛覆性的,尤其是提升了交易效率,降低了交易成本。在具體的價格表現上,就是商品售價的降低——因為互聯網平台直接對接了買家和賣家,交易的實時性和便利性讓中間商的利潤逐漸趨於零。

而在其他零售商品上發生過的故事,是否會在數字藏品市場,或者說更大的收藏品市場重演?

不可否認,與傳統的藝術收藏不同,數字藏品自有其特殊性。數字藏品/NFT在區塊鏈的基礎上賦予數字文件獨特的標識和元數據,可以將它們彼此區分開來。在技術環節,每個數字藏品都存儲在區塊鏈上,創建一個不可變的記錄,其中包含有關代幣創建、銷售、數字藏品與特定數字資產的關聯以及擁有或使用數字資產的許可範圍的信息。基於數字藏品的特性,數字藏品可以用於藝術、遊戲、時尚、供應鏈、房地產、媒體、娛樂、體育、公益等場景。

從目前數字藏品的來源看,有中青年藝術家與平台聯合發售的數字藝術作品、也有IP的衍生品發售等形式。藝術價值取決於藝術家的數字原生創作的能力,也取決於新一代消費者對數字藏品的認可程度。

如果未來直銷電商平台成為了數字藏品的主要交易場所,那一種可能的情況是,此前藝術品消費高昂的中介費會消失,藝術品價格會走低,更多的人會進入藝術消費品的市場。一個顯而易見的事實是,區塊鏈NFT的發展幫助了很多年輕人進行藝術表達,讓更多人看見他們的作品,這個過程本身也是市場對年輕藝術家的價值發現,應該被支持。

來源:PANews 網址:www.PANewsLab.com
喜歡 0
利好 0
利空 0
收藏 0
快訊

bybit advertisement

揭秘: NFT 是甚麼?是否值得投資?
揭秘: NFT 是甚麼?是否值得投資?

一文學懂自家製 NFT 、在交易平台公開發行售賣
一文學懂自家製 NFT 、在交易平台公開發行售賣

盤點 Beeple 4 件最高成交價 NFT 作品
盤點 Beeple 4 件最高成交價 NFT 作品

NFT如何改變數位資產市場?
NFT如何改變數位資產市場?

Meta確認Instagram在未來數月會正式引入NFT
Meta確認Instagram在未來數月會正式引入NF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