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cialFi in Web 3 : 社交沒有終局

SocialFi in Web 3 : 社交沒有終局

社交,全稱社會交往。書面定義為「個體之間相互往來,進行物質、精神交流的社會活動」。社交中,人與人之間分享着觀點、情緒、經驗。

人是社會性動物。作為 Web2 社交的封神人物,微信之父張小龍認為社交的本質是找到同類。知乎創辦人周源則說社交本質可能是回答兩個問題──我是誰和其他人是誰

「自我」是一個複雜的哲學概念,但社交卻是一個普適性需求。人渴望和其他人進行社交連接,本質來源於三大原因:價值的交換(經濟價值、社會價值);情感訴求的滿足;性資源的獲取。社交過程中,行為又帶來了信息交流和關系網的組建。

社交作為一門「人」的生意,千億市場的價值自始自終都是創業者厮殺的重頭戲。Web 2 社交往往等同一款或多款社交軟件。但有目共睹的是超級社交APP的馬太效應愈發明顯,微信似乎變成了一切社交產品的黑洞。

另一方面,伴隨着移動互聯網的紅利見頂、互聯網大廠的業務想象空間也一再被壓縮。Web2 世界的社交產品總體表現疲乏、缺乏創新,繼2021年 Clubhouse 出現後市場再沒有出現令人激動的主流席卷全球現象級產品。

機會孕育於危機中,Web2 創作者收益微薄、惡性競爭、平台霸權等問題都在倒逼 SocialFi 賽道的崛起。伴隨着 Web 2 到 Web 3 的範式轉移,反觀 Web 3 SocialFi 賽道,有一批極具生命力的創業者正在基於區塊鏈基礎設施的土壤中蓬勃生長。

「SocialFi 創業者說」特意找到了三位具有代表性的的 SocailFi 賽道的優秀從業者,聽他們聊聊自己的從業故事、行業認知和願景展望。希望以他人的故事為節點、為啓發、為火種,在 Web 3 這一片迷人的原始森林裏舉着火把彼此照亮。

 

一:Louis Lu:構建 Web3 數字身份平台,見證以「用戶為中心」的社交範式變革。

 

──BOOM CTO | Twitter @boomapporg

在 Web2 工作 6 年之後,我決定 All in Web3。

學生時代,我有幸接觸並參與比特幣挖礦和交易,也曾創業開發過一款籃球社區 APP。畢業後先後在百度和字節跳動從事數據挖掘工作,業務主要涉及用戶行為挖掘,信息流推薦和廣告投放優化。得益於之前在 Web2 搜索、推薦、廣告等領域做過大量數據相關工作,因此對 Web2的社交產品存在的問題是體會比較深的。Web2 的社交產品是高度中心化的,在用戶數據方面存在很多弊端。

  • 數據所有權問題:Web2 中心化平台是把用戶的數據、創作者的內容作為自己的核心「數據資產」和「數據壁壘」;但對用戶而言,他們對數據基本沒有控制權和管理權。比如FaceBook,Twitter如果要封禁你的賬號,你不僅會失去上面的創作內容和粉絲,更重要的是,很可能還申訴無門。這給用戶帶來了很大的不安全感。

  • 數據隱私問題:數據全部儲存在公司的中心化數據庫裏面,由中心化平台管理,可能存在數據洩露風險。值得一提的是,各類社交平台在採集用戶數據基本也是在用戶不知情的情況下。

  • 數據收益權問題:比如互聯網主要變現方式之一是廣告,平台主要依靠創作者內容流量和用戶數據變現的廣告收入,但這些收入只有很少一部分流入了創作者和用戶端。

加入 Web 3 一方面是因為隨着 Web 2 近 20 年的發展,產業已經高度中心化,業務增量見頂、政策紅利殆盡,需要探索下一個風口。另一方面,我學生時代一起玩 Crypto 的同學朋友畢業後有的選擇堅守 Web3,在過去幾年 Web3 的快速發展浪潮中獲得比較大的成功。而且身邊 Web2 朋友也陸續加入Web3 行業。當一個新興行業吸引越來越多的風險投資資金和人才的不斷加入,感知到未來會有很大機會,所以我決定離開 Web2,投身 Web3。

做難而正確的事,見證「平台為中心」到以「用戶為中心」的範式變革。

Web3 隨着DeFi、GameFi 和 NFT 等發展,用戶規模和行業影響力持續擴大,社交已經成為不可避免的一環。而 Web2 現有社交產品存在高度中心化的問題,沒法解決 Web3 用戶對數據所有權,收益權和隱私等新需求,需要一個新範式社交網絡。

Boom 目標是基於區塊鏈技術構建下一代社交網絡。我在 Boom 主要負責技術架構設計和產品研發, 目前我們正在重點開發構建 Web3 數字身份標簽協議,用戶身份是社交產品的核心,隨着社交圖譜、靈魂綁定 Token(SBT) 等應用和概念的出現,Web3 需要一張更好的DID(Digital Identity)已經是共識。

SocialFi in Web 3 : 社交沒有終局

Web3 以區塊鏈為基礎的去中心化技術,使得用戶的創作內容,社交關系數據,身份聲譽等都可以實現去中心化和可組合性,不需要某個中心化平台。這些變革會給用戶的數據所有權,收益權,隱私等問題帶來新範式的解決方案,構建出一個更加注重用戶的社交網絡。

用戶為工具而來,因關系網絡而留。

縱觀現在社交產品的發展模型,目前 Web2 成功的社交產品能夠給用戶帶來實際效用和娛樂性。且用戶可以清晰感知。比如 Facebook、Twitter, TikTok它們讓你能夠接觸到很多人,了解他們的動態。像 WhatsApp 或者 Wechat 幫你和世界各地的人通信、視頻聊天,無需支付短信費用,這都是實際效用。

社交網絡也同樣遵循梅特卡夫定律(Metcalfe’s law):一個社交網絡的價值與用戶數的平方成正比。用戶越多,社交平台的價值越大,然後用戶增長曲線會在某一個單點突然爆發。

SocialFi in Web 3 : 社交沒有終局

但是用戶會疑問為甚麼大型社交網絡在用戶激增時反而失去了原本的價值感?為甚麼一些大的社交網絡會衰落而一些新生的小社交網絡會崛起?為甚麼工具體驗極好的小網絡已開始吸引了很多用戶但最後用戶沒法留下形成社交網絡,而看似沒實際用處的卻可以?

比如Facebook之後,陸續出現的平台級社交產品 Instagram、SnapChat,盛極一時的 Tiktok 也對 Facebook 造成了巨大的挑戰比如現在很多年輕人在微信朋友圈「裝死」,但在抖音上「蹦迪」。

為了解釋這個,新的社交產品模型在實用性和娛樂性之外,擴展了第三個維度:社交資本(Social Capital)。

如何獲取社交資本並快速積累自己的社交資本優勢呢?

這一點似乎和區塊鏈網絡中的資本獲取很像:

1. 每個社交網絡都會發布一種新的社交資本(比如粉絲數,點贊數),對比區塊鏈網絡的token。

2. 你必須出示工作證明(proof of work,POW)才能獲得 token,對應區塊鏈的挖礦。

SocialFi in Web 3 : 社交沒有終局

Facebook/微信朋友圈,你需要發布好玩的狀態;Instagram,需要更新有趣的照片;Tiktok/抖音需要更新有意思的短視頻。這樣你才能工作證明在社交平台上獲得更多關注和點贊等社交資本。早期加入一個社交網絡挖礦的用戶也會獲得積累社交資本的優勢。

存在社交資本先天性優勢的明星名人加入新的社交平台也會有天然優勢,類似區塊鏈網絡的裏token預挖礦。與加密貨幣一樣,價值與稀缺性有關,社交資本的稀缺性源於工作證明(POW)。

不過我們也必須清楚的看到,社交網絡類似區塊鏈網絡,都有各自的生命周期。隨着時間推移,每個社交網絡上挖 token 將越來越難,即通縮效應 。然後用戶覺得在老社交網絡獲取不了價值,最後也會逐漸離開。

長期堅持,以年輕人為主力軍打造以用戶為中心的社交網絡。

Web3 的社交網絡都處於比較早期,21年粉絲社群 Token化,去中心化的 SocialFi,也是昙花一現。但是去中心化的社交正在逐漸深入人心,去中心化社交的 DAO 和 Web3 社交基礎設施和協議也還在不斷發展,相信在下一輪周期,會出現更加以用戶為中心的社交網絡。

Web3 社交目前主要散落在Web2的社交網絡裏。未來 Web3和 Web2的社交網絡也不會是完全割裂和對立,會有交叉融合,但具體的形態沒法預測。

歷史經驗表明,年輕人會作為下一代社交網絡的主力,他們入場晚,比較難在老社交產品裏和老人卷,但他們的優勢是可以消耗時間去來探索新的社交網絡,尋找有吸引力的新社交資本。

我在 Web3 Social 領域耕耘了比較久,也經歷了一輪 SocialFi 的生命周期。從一開始探索粉絲共有社群的 Social Token,到現在去構建去中心化社交圖譜和 Web3 數字身份。我們做了很多嘗試,對 Web3 技術和社交產品的結合,Web3 用戶增長都積累了比較多經驗。

未來我會繼續研究 ZK 技術,聚焦於如何更好幫助解決用戶身份管理和隱私問題,這一塊是Web3 對 Web2社交重要補充。用戶隱私對 Web3 社交產品很重要,但現在比較遺憾還沒有出現特好的應用結合點。

縱觀行業本趨勢,當前整個Crypto行業處於熊市階段,BOOM產品方向會重點叠代基礎設施,目前會先構建一個 Web3數字身份平台,為下一輪周期的社交產品賦能。

 

二:李一禾 Ryan Li:為即將到來的社交關系的統一體系夯實基建

 

──CyberConnect CTO|Twitter @ryanli_me

SocialFi in Web 3 : 社交沒有終局

第三次入局社交,從單純拉近和朋友的距離的初衷到賦能行業內容創作者。

我在加州伯克利念的本科,剛上本科就嘗試社交產品創業。那是我第一次嘗試,順利拿了一筆騰訊的錢,瞄準做熟人社交方向。但七八年前我就發現,有時候做產品做得再好也是不夠的,因為大家都在 SnapChat或者微信上玩。不過七八年之後可以明顯感知產品生態發生了很多改變。

2017年本科畢業後我上手做了一款產品叫 Lino ,打造基於區塊鏈技術打造去中心化自治視頻平台社區。初衷是想要幫助內容創作者更好變現,讓創作者對於自己的數據擁有更多所有權。當時這個項目是 Cosmos 上第一個比較大型的項目。通過內容價值去給創造者傳達一個正向的反饋,進而給創作者分配到利益。每一個內容創作者可以是這個平台的所有者。

在Lino 的產品基礎上,緊跟着我又和團隊做了DLive ,一個遊戲直播平台。2019年,當時世界上最大的遊戲博主 PewDiePie 在上面獨家直播。這個產品差不多做到了 100 萬日活、1000 萬月活,算是比較成功的一個創業經歷。2020 年它被 BitTorrent 收購,我也在 BitTorrent 當了一年半CTO 。去年 3 月份的時候,我就開始了 CyberConnect 創業。

Web 3 有很多好玩的東西,比如 Defi、NFT 相關的東西都比較有趣。我也做了一些嘗試,最後決定下來聚焦於做社交基建。

我之前的創業經歷讓我積累了很多對於內容創作者的理解,尤其是對於讓創作者真正擁有他們的數據這方面的一些理解。我希望說能夠讓用戶,包括內容創作者和普通使用者能夠真正擁有自己關系數據,他們的社交身份,他們創造的內容能真實擁有通過一個通用的身份系統來做社交的登錄權限。然後把這樣一套完整的基建系統提供給開發者,賦能開發者來比較快速的完成社交平台的網站原生開發。類似於為下一代的 Twitter 或者 Facebook 的產品的原生開發之前完成一部分基礎建設。

我對於說社交的興趣來源於看到社交是內容傳遞和社區形成的過程。社交有不同種類,熟人之間的、陌生人之間的,群體之間的小圈子社交等等...社交渠道服務的是內容的傳遞,內容價值和關系的距離又存在微妙的相對關系。最開始做的時候,我致力於把熟人社交做好,初衷是想讓我跟我朋友之間更近一點。

逐漸往後,特別是在變現的玩法出來後,內容創作者在越來越多的情況下對跨平台更感興趣。我希望自己能夠幫助大家獲得內容創作帶應收應得的收益,幫大家能夠最大化其價值。

圈地為牢的平台社交,把人與平台的社交資產退回到人與人的維度。

在 Web 3 的語境下,其實不是每個內容創作者都需要做到有百萬的關注者,其實內容創作者如果只服務好自己的一小部分粉絲群體,讓固定的粉絲很喜歡自己,ta一樣可以過得很舒服。這邏輯以前不太能成立,現在現在很多機會真的真實出現,這也是我一直在探索的機會。

我和團隊的連接會比較長久,一直長線的合力探索。我跟 Wilson (我的另外一位創辦人)最開始探索幫意見領袖變現的方向。後來發現其實意見領袖跟他們的社群之間的距離比較遠。後來我們轉到做基建,想把關系的體現做得更好一點。比如幫助個人的社交頻道基建的搭建,我個人覺得會比光去做KOL變現,售賣NFT 可能會更有長期的價值。

用戶關系的創業方向本身不是特別快能盈利的事,比如說我想要把我的朋友們帶到一個新的產品裏,其實是要把他的所有的朋友也要帶到產品裏。

關系本身是一個複雜的事。在現實的物理世界,人和人認識後,我們可以線下去約着逛街。這個關系是在人與人之間。比如說我在酒吧裏交了一個新朋友,我們在酒吧產生了好友的關系。但之後不會說每次約這位朋友出來都要回到同一個酒吧。但是在互聯網世界裏,其實關系是在平台上面的。我跟你是微信好友,我跟你是 SnapChat 好友,關系停留是在微信和 SnapChat 上。我在 Twitter 上面關注一個人,我想繼續跟蹤這個人的動態,我每次需要回同樣的地方。這很阻礙開發者去做革新,因為做再好的產品,用戶遷移成本如果太高的話其實是沒有意義的。

最開始的互聯網裏面沒有用戶的概念、沒有原生的數據所有權的概念。所以它不得不存在多個平台並存的形態。我着眼於圍繞特定的應用程序、圍繞着用戶自己擁有的數據和關系去進行改進。

從一個維度來看,社交本身用途是不一樣的。使用場景不同關系的網絡,不同的情況下,每個信息流傳遞內容的價值也是不同的。比如說在抖音上,用戶更多的可能瀏覽一些中心化分發的PGC內容。我們在 INS上看的、在微信看的都是不一樣的。

未來我能預想到的,社交關系也許是一套統一體系。如果說關系本身是能夠完全被公開,被個人完全所擁有,我要做的事就是在個體的語境下,面向開發者直接做配置。

未來目標:做獨一無二的技術貢獻,為行業長期創造價值。

對於產品來說的話,我肯定希望能服務上百萬、上千萬的用戶。我們為帶有社交屬性的產品提供很好的工具,讓大家能夠創造更好的體驗。更好地幫內容創作變現,幫好友關系更好地維持和建立。 我是以長期主義來做這個事,希望我們能去定義下一代的社交應用軟件的技術。

我現在做一款產品叫Link3,類似於 Web 3 的領英。我定義它為一款驗證身份網絡產品,希望把它打造面向 Web 3 從業者,或者真正關心 Web 3 長期是否成功這麼一群人;面向希望能建立自己與項目之間聯繫、參與項目的發展的這樣一部人的 Web 3 名片,讓其有可以被信任的個人首頁展示,這是短期來看,我在做的事情。

長期來看,我希望在 Web 3 的這個領域裏面有自己獨一無二的貢獻,為整個行業長期創造價值。給開發者提供一些更好的工具,給用戶提供更好產品。現在整個行業還是比較早的階段,大部分的大部分的應用都還是以市場選擇為導向。現在市場裏面的組成為分母,決定哪些應用會是現在大家的主流。

極具創新的產品還沒有出現,新的需求也暫時還沒有被創造。現在的產品也停留在滿足一些人性最簡單的需求上。那肯定是隨着更多的用戶加入 Web 3,沒準就有更多的不同形態的產品誕生。只有生態裏有更多應用,用戶才會有更好的、更新的體驗。

 

三:Luke Wang:革新社交許可的構建形式,以更新穎、更精彩的方式創造社交

 

──SwapChat CEO|Twitter @Web3MQ

MIT Media Lab 技術出身,我希望通過技術確保創造出不一樣的東西。

我算是一個 Web 3 的老新人,2015年入行。那個時候以太坊剛發出來帶EVM的第一版。大家仰慕的去中心化公司還叫 XRP,雖然現在已經無人問津了。

不過那個時候我主要精力還是在完成學業上。教授上課的核心還是會放在數據科學、機器學習、自然語言處理這些方面。一方面我自己對於這方面興趣有限,另一方面又渴望為世界做一些實實在在的貢獻。我陸續嘗試過消費者賽道、健康醫療賽道、也算是一個 Web 2 創業老兵。

不過當時我已經看到了泡沫破裂的趨勢,心裏盤算着這一輪的整體周期紅利已經過了,需要為下一周期做規劃了。希望能在即將到來的、下一個周期裏搶佔先發佔位優勢,在整個生態裏面打造自己的影響力。

當時社會主流對於比特幣的認知還比較淺,認為它就只是數字形式的小鋼镚。大家研究重心全在怎麼用數字貨幣轉帳。真正讓 Web3 進入主流視線應該是 ERC20,大家發現比特幣居然能編程了,還能編出巨大無比的一個生態出來。

最開始的計算機就只是一台機器而已,Web1 讓人們可以通過網絡互相分享文件,Web 2 和移動端的發展讓分享行為更進一步。Web 3 的革新在於獲得許可的構建形式會變得更快捷。

當用戶需要協議才能獲得許可時,大公司天然佔有巨大無比的優勢。在這個生態裏,大公司可以瘋狂卡後面進來的公司和項目。大公司喜歡的項目可以成長,大公司不喜歡的項目,對大公司利益不利好的項目很難有機會成長。

因為大公司總是出於當下的範式,阻礙後人的權利,這會極大的阻礙整個生態的活力。

我理想中的生態應該是做應用的簡易程度急劇上升。但今天好多基建還不太奏效。比如經常會崩、很多基建網絡拆散之後所有權的動態不一樣。Web 2 裏面大公司擁有整一套機基建,Web 3 現在則是零零散散的小團體、小節點在參與跑,比如說以太坊公網,或者說其他一些 Web 3基礎設施都是個體戶跑出來的。

集體所有,把重要的事物置於大家的監管下。

政治上有一個概念叫「capture」,一群人俘虜了一個組織或者一個職能部門。如果組織設計的不夠好的話,就會無限腐敗,因為capture了這個組織。

比如說一個國家的中央銀行有設計上的缺陷,那裏的員工可以隨意印錢。印出來隨便花。但實際中央銀行有很多監管,會竭力避免這樣的情況發生。但一些Web2的大廠可能就不處在大家的監管之下。前期因為它需要增長,所以很為大家着想。後續就是就不可避免變成了一個只對它自己很好,但是對別人不太好的平台,因為到後面公司的任務只有漲股價。而不是說服務用戶來提高口碑。

一開始大家很難理解 Web3 的一點就是 Web3 技術很多時候改變的是一種博弈動態。它會用一些數學辦法來確保我做的這東西一定是會促進博弈動態,需要注意的是,某一些博弈動態是做不了的。

舉個例子,現在「我」需要做一件事情,但在此之前「我」需要獲得權限。辦法是一堆人投票來決定「我」能不能擁有這個權限,需要用一些底層的密碼學函數或者底層的共識機制來保證投票的公平性。其實這些模式表面上看都可以在 Web2 實現這種模式, 因為 Web 2 可編程性也是完備的。

但區別在於一個大平台是可以隨意修改規則的。平台今天可以說大家都來我這裏,我這裏是最友好的平台。明天說不好意思,既然你們都來我的平台,所以我現在想改變規則,因為我要賺更多的錢。

這是不可避免的趨勢,無論一開始那個公司有多善良,到發展到很龐大的體量來講,它為了繼續長大,它不得不把整一個生態構造成對自己最有利的形態。

Youtube 就是典型的例子。最開始它是對個人創作者非常友好的一個地方,而現在的 Youtube 完全不是。現在 Youtube 內容重視大廣告商的訴求。因為他們才是金主。新人在平台上獲客冷啓動非常難。現在一個普通人上萬人訂閱的油管頻道要費很大力氣,而以前完全不是這樣。所以 Web 3最主要的改變是通過一些基建以及基建其中數學設計來保證博弈動態的實現。

看好 Web 3基建,社交底層內容難以突破。

Web 3突破口,我個人比較看好創作者經濟。未來工具會改變創作者收錢的方式、創作者和平台的營收分成,但創作者做的東西可能本身不會改變太多。

對於SocialFi賽道,我們需要目光長遠一點來看待。短期來看,現在沒有任何一個 Web 3 基建比 Web 2 好用。Web 2 基建遠遠成熟、遠遠更快、且可擴展性更強。

Facebook、微信每天有十個億級別的用戶在用。 Web 3 的產品現在無法承載如此龐大用戶量。關於 Web 3 創新方式跟展望,我想以芯片行業舉例子。

縱觀整個芯片行業,中間很長的時間,好幾年行業內部沒有甚麼競爭,因為英特爾一家獨大。行業初期,其實有好多家芯片公司入局。後來隨着它們相繼退出競爭,英特爾變成巨無霸。AMD只是英特爾礙於美國反壟斷法,不想自己被強行拆分所以留下了這麼一個公司。

就像當年為甚麼微軟要投資蘋果,因為微軟不希望成為這個世界上唯一的軟件系統提供商,因為如果這樣微軟就要被強行分拆。

但是客觀來說,英特爾的芯片確實是市面上性能最優的芯片。用戶選擇它也是有原因的,因為在用戶看重的核心指標上,英特爾都是最好的,不過價格也是比較貴的。

其實 AMD 這個公司存在很長一段時間。但剛成立的時候,大家壓根就沒有注意到它。它最開始只做設計,其他環節都不做。而反觀英特爾則是全產業鏈都做。那後來慢慢移動端,大家逐步開始用AMD。就因為它是比較開放的生態,它讓任何一個想要做電子器件的廠商都可以基於其內核去做手機芯片。大家會用AMD去做服務器的芯片;大家可以更好的根據自己的定制化需求可組合的去做CPU芯片。包括蘋果的A16芯片都是拿AMD內核做出來的,然後性能也比英特爾做出來的要好很多。英特爾銷售很大一部分來自於這個服務器的市場,服務器開始被蠶食,就標志着英特爾不再一家獨大。

其實可能今天創業者沒有辦法做社交創新。美國的 Facebook、國內的微信,創業者很難競爭赢巨頭。現在這個時間段可能就相當於在整個Web創新歷史上的低谷期。就類似於芯片行業英特爾獨霸世界的中間那幾年的。英特爾孤獨求敗。但是對整一個業態來講是缺乏創新。Web 3 更像是打開了一條不一樣的路。秉持着長期主義的原則,這對整個網絡效應會有非常深遠的正面影響,盡管短期來看新事物的產生初貌總是很難做到第一眼就讓人驚豔。

Web 3 的發展是需要花足夠多的時間去積累的。但根本性上來講, Web 3能長期創造更多的價值、有更大的格局。

SwapChat & Web3MQ:如果說Web3MQ是安卓,那SwapChat就是谷歌手機。

谷歌第一次制造安卓系統時制造了一部手機,這樣人們就會知道如何使用安卓操作系統。SwapChat是MQ(Message Queue)的一個demo DApp,Web3MQ是SwapChat背後的底層通訊協議。

Web3MQ就像安卓,而SwapChat則是谷歌手機,是平台之上的應用。我希望用戶通過安裝SwatChat這個chrome插件來進入Web3的世界。

SocialFi in Web 3 : 社交沒有終局

在未來,Web 3 會有更多的智慧被落地成具體的場景、會走得更深。目前Web 3 還在早期的集體建設的過程中。今天 Web 3 的應用有幾萬的用戶量就算挺不錯的成績,但在Web2,可能一個幾十萬人的APP也掀不起水花,因為世界有六十億人。我希望能在行業早期,跟從業者一起去共建。當一個務實的浪漫主義者,把我相信的東西看見、落地。

對我個人而言,第一個重要的階段性目標是確保 99%發送消息主體的活動地址發生在SwapChat。我個人不喜歡第一、第二這種說法,因為第一第二的比較意味着同質化的比較,會促進創業者做同質化的事情。如果橫向比較,SwapChat 內測的性能是行業內最快的。但我希望我們能真正為行業賦能,而不是單純陷入內卷。

社交也涉及到未來的元宇宙。可能隨着元宇宙的發展,媒介本身也會被革新。我們顯然不希望這裏頭的通訊體驗還跟上一代一樣,用戶只能在局部體驗社交。有沒有一種更新穎、更精彩的方式去體驗?我希望去為社交通信,去建立這種人跟人之間的關系做貢獻。當然這需要和業態的大家一起建設,加速下一代 Web 3社交範式的動態變化。在這個過程中,如果我們是第一當然最好,但是這不是最重要的事,我更關心的是最給大家產生價值的東西才是最好的。

 

 

轉載連結:https://www.chaincatcher.com/article/2080307  
本文章挑選自鏈捕手 Web3之窗

 

本網站所有非原創(轉載)文章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特別說明:轉載文章會進行二次編輯以符合文章寫作需求,望作者包涵

 

延伸閱讀:

【新手懶人包】區塊鏈是甚麼?一文看懂區塊鏈演化、應用、常見術語

【新手懶人包】元宇宙是甚麼?剖析元宇宙的構成、未來商機和應用

【新手懶人包】 NFT 是甚麼?整合 NFT 科普、平台比較、製作方法

【新手懶人包】 GameFi 是甚麼?一文認識 GameFi 原理、運作方式、熱門NFT遊戲

 

喜歡 0
利好 0
利空 0
收藏 0
快訊

bybit advertisement

Katie Haun籌集了 15 億美元作 Web 3 基金的發展
Katie Haun籌集了 15 億美元作 Web 3 基金的發展

11家公司組成加拿大 Web3 委員會,提倡全面加密戰略
11家公司組成加拿大 Web3 委員會,提倡全面加密戰略

Steve Aoki、Ashton Kutcher、Paris Hilton 加入8,700萬美元投總額的 MoonPay 集團
Steve Aoki、Ashton Kutcher、Paris Hilton 加入8,700萬美元投總額的 MoonPay 集團

創下月度收入記錄的 ENS,究竟在 Web3 中扮演什麼樣的角色?
創下月度收入記錄的 ENS,究竟在 Web3 中扮演什麼樣的角色?

Spotify與藝術家合作 推出NFT試用平台
Spotify與藝術家合作 推出NFT試用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