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O 的去中心化道路:4 個關鍵原則與有效權力轉移

BlockPulse
BlockPulse
發佈於
DAO 的去中心化道路:4 個關鍵原則與有效權力轉移

DAO 的去中心化有很多假象。

圍繞社區去中心化的辯論之火仍在 DAO 生態系統的熔爐中繼續燃燒。

DAO(尚)未完成去中心化。雖然目前有一些有用的且已被廣泛採用的社區去中心化框架和運行手冊,但並沒有一種通用的方法。造成這種局面的一個核心原因是 DAO 不是完全自治 的:它們要求人們為治理、激勵和增長創造決策原素。這些軌道通常由 DAO 內部的「領導者」設定。這導致了最近關於 DAO 是否是無領導的和 / 或是否應該有 CEO 的爭論。 

對此我們怎麼看?我們認為,DAO 不是無領導的組織,但也不應該有 CEO。

相反,DAO 應該利用它的能力,做到「領袖滿堂」。DAO 需要為所有人創造功能和空間,使他們成為塑造 DAO 的文化和未來的領導者。這需要賦予每個人成為領導者的能力,這樣,去中心化的社區才能變得真正有彈性。

因此,我們認為,DAO 真正需要做的是融合不對稱的影響力,以避免導致獨裁或過度依賴個人行為的設計缺陷。

為了學習關於 DAO 如何更好地實現這一最終狀態的重要經驗教訓,我們採訪了經驗豐富的 DAO 運營者,他們一直處於 DAO 去中心化之旅的中心。下面,我們將圍繞以下幾個重要主題進行研究:

  • DAO 實際上是如何去中心化的?
  • 它是如何變化的?
  • 領導力如何隨着時間而演進和輪換?
  • 這種演進 / 輪換何時以及如何發生?

 

1/ DAO 中的 D

 

DAO 的去中心化不是與生俱來的。Vitalik 在 2014 年發表的一篇關於 DAO、DA 和 DO 的著名文章,討論了最初的中心化如何使社區能夠靈活地行動並建立目標、使命和願景。一言以蔽之,中心化決策通常在 「DAO」初創階段是有意義的。Mirror 的 Rafa 說得最好:「DAO 是一個創建 DAO 的組織。」

近半個世紀前,利奧波德·科爾(Leopold Kohr)在《國家崩潰》(Failure of Nations)一書中寫道:「當問題顯現時,問題已經太大了。」同樣的邏輯也適用於 DAO。DAO 的規模和複雜性不斷增長,最終達到一個不歸點,它們需要去中心化才能繼續發展。正如在一些較大的 DAO 中看到的那樣,它們將決策權下放,以提高透明度和信任度,但卻犧牲了發展速度。

盡管認識到了這一點,但對於何時或如何去中心化,仍然沒有所有人一致認同的方法。關於領導層過渡、選舉、文化準則和離職的細枝末節,每個 DAO 的情況都不一樣。

為了幫助當前和未來的 DAO 進行去中心化的努力,我們總結出以下從與關鍵 DAO 運營者的對話中了解到的最重要的四件事。

 

1. 去中心化沒有普遍認同的定義

「DAO 去中心化即是決策的擴散和分散程度。」──Joe, Index Coop

我們從 DAO 運營者那裏學到的第一件事就是,並不存在對去中心化的普遍認同的定義或理解。

一本可靠的字典會告訴你,「當權力廣泛分散或分配時」,去中心化就會發生。事實上,與我們交談過的許多人都從這些方面談到了去中心化。人們普遍認為,去中心化發生在權力分散時,以確保沒有一個參與者能夠不均衡地影響決策。

權力等級制度──或 Tracheopteryx 所說的「網絡地形」──存在於 DAO 中,就像它存在於非去中心化組織中一樣。這不一定是壞事。無論是否得到組織的正式認可,領導者都會出現。

盡量減少某單一方掌控 DAO 的決策的能力聽起來不錯。但是,這在實踐中是如何運作的呢?通過 DAO 治理和決策過程。

DAO 長期以來一直在探索不同的投票模式,以實現更公平、更透明的治理。DAO 運營者們提到,不成熟的投票方式,如一代幣一票(或一人一票)在早期是流行的,直到大家發現了明顯的漏洞,如財閥和治理攻擊。從那時起,DAO 已經測試過基於聲譽的權重、信念投票、代議制民主,甚至其中一些模式的混合體。

這些實驗往往專注於通過集體所有制重新塑造社區內的權力。來自 Protein 的 Fancy 指出,他們的 DAO 「領導者」(即核心團隊)擁有與其他成員完全相同的投票權。

這類似於 moloch DAOs 的設計方式。來自 WarcampDAO(c.30 貢獻者的 DAO,包括了最初的 moloch 智能合約開發人員,正在構建 DAOHaus 平台)的 Spencer 解釋說,moloch 設計專注於使每個成員都擁有某種形式的執行權力,而不是創建任何類型的理事會執行官。

Protein 和 WarcampDAO 的這些參與式治理模式旨在增加參與決策的代理人的數量。

然而,社區們也採用了其他形式的治理模式,包括任命理事會和(或)授權投票機制。這些模式旨在通過使代幣持有者能夠提名和授權一小部分人進行決策來實現去中心化。MakerDAO 的 Jack 表示,Maker 使用授權投票進行決策。他們有大約 10 名代表,這些代表擁有重要的投票權,並受更廣泛的去中心化社區的授權,共同為 DAO 的最佳利益行事。

無論 DAO 採用參與式或授權式,或是重新構想的其他治理模式,關鍵點在於 DAO 作出關鍵決策時,應圍繞着決策進行廣泛討論和協商,並使形成的共識在後續得以執行。

 

2.DAO 去中心化過程中需要考慮的 4 個關鍵原則

「我們正在逐步去中心化,並努力為社區提供更多的決策權。要做到這一點,必須有強大的信任和參與度。」— Fancy, Protein

雖然有一些像 Loot 這樣的實驗(可能是唯一一個,從一開始就完全去中心化的項目的"真正"案例),但大多數 DAO 不得不逐步朝着去中心化的未來發展。

雖然這一過程在 DAO 與 DAO 之間會有所不同,但有一些在 DAO 去中心化過程中應該採用的最佳實踐經驗是許多 DAO 運營者都認同的。

第一個關鍵原則是要注意不要過度強調無需許可。所有 DAO 運營者都認為,對於去中心化而言,在無需許可和開放性方面存在嚴重的「過度強調」。他們還一致認為,在 DAO 中需要獲得許可但權力被真正分散,要比無需許可但只有少數管理者掌握着多簽錢包要好很多。

其次,DAO 必須讓社區全程參與。正如來自 Protein 的 Fancy 所說,「釋放價值的關鍵是積極地促使貢獻者在 DAO 中建立屬於自己的部分,並成為其守護者」。這種「本地化」,正如 WarcampDAO 的 Spencer 所說的那樣,是組成去中心化社區結構的關鍵部分。這些本地區域不僅應該被識別,更應該被明確定義。

第三,除了讓社區成員參與進來之外,DAO 還需要確保他們編纂核心活動。Maker DAO 的 Jack 表示,這對於他們的戰略職能尤其重要,特別是在協議收入下降或需要提高效率時,能夠快速做出決策。DAO 需要對角色和權力範圍有明確的定義和認同,包括如何更新這些角色和權力範圍。雖然這似乎是反直覺的,但來自 Orca 的 Julz 認為,生態系統的責任、角色和機會的硬性規定實際上「賦予了人們決策的所有權和自主權」。

最後,DAO 需要注意平衡參與度和結果交付。正如來自 Protein 的 Fancy 所說,「既要保持你的勇氣,相信事情會完成,又要在最後期限到來但事情沒有完成的情況下插手進去。」插手可以包括一些簡單的事情,比如催促人們投票,以滿足一個重要決定的法定人數。在讓人們工作和高層微觀管理之間取得平衡是很困難的,但更多的貢獻者對一項提議進行投票的行為實際上增加了決策過程的去中心化。

如果 DAO 採用這些關鍵原則,它們將在建立強大的、致力於去中心化發展的社區方面處於有利地位。

 

3.工具和流程將定義 DAO 中有效的權力轉移

「如果選票不能自動取消授權,或隨着時間的推移而失效,領導者將永遠掌握權力,因為罷免他們是需要耗費工作量的。然後他們就會成為其他人首選的委托對象。」──David, jokedao

DAO 的去中心化需要權力轉移。為了實現轉移權力,DAO 需要有正確的工具和流程。

DAO 希望避免出現整個 DAO 都依賴於某些個人的情況。這在 DAO 中是至關重要的,因為這不僅可以使 DAO 長治久安,而且還能降低風險。正如盧克 - 鄧肯(Luke Duncan)在其關於有效治理的著名文章所說的,DAO 應該建立一個這樣的架構,這個架構可以確保 DAO 不會因為關鍵人物的不活躍而整體都失去活力。

來自 Warcamp DAO 的 Spencer 在他的「反捕獲(Anticapture)」框架中重申了這一點,該框架旨在幫助 DAO 識別它們的過程是否容易被一個或多個行為人「捕獲」。Spencer 認為在社區中增強抗捕獲能力的一個特殊過程是建立專注於子目標的小團體,例如子 DAO。Spencer 對 Orca Pods 感到特別興奮,他說這是「在正確方向上邁出的一大步,通過保持子群之間的聯系來創建一個子群協議」。事實上,Orca 的創始人 Julz 長期以來一直主張「權力和控制的比例水平」,以及需要「提升社區貢獻者」的 DAO 的規模和足夠的去中心化程度。

Index Coop 實現了這一點,盡管是通過一個稍微不同的方法。Index 的 DAO 有一組領導人──Index 理事會──他們為 DAO 制定總體戰略,並通過資源配置來支持它。理事會還負責處理沒有明確責任人的決策。理事會通過向組成 DAO 的團隊和個人有效地下放實際責任來支持去中心化。這種方式使得他們可以確保決策不只是由處於領導地位的人做出,而是由在特定領域中最有能力的 DAO 貢獻者來推動。

這些管理過程在儀式化、系統化和便利化的情況下甚至更加有效。Index Coop 的 Joe 指出,他們有 GovReps,「負責處理 Snapshot 上的投票的請求,審查和編輯提案,執行投票公告,並將任何可能不足法定人數的投票通報給社區」。這些儀式性的職務確保社區成員在參與 DAO 運作的日常決策時,對其所扮演的角色負責。基於程序和討論的決策過程還有一個額外好處,就是增加了透明度,這使得決策過程更具包容性。

建立明確的小組、設定小組的角色,以及將其使用儀式化,這為 DAO 在選擇採用何種方式推進去中心化進程提供了明確的經驗。

 

4.DAO 不應低估領導層的問責制、連續性和離職的影響

「與其說是『如何輪換』,不如說是『如何為人們創造空間,並讓大家擔任對自己而言最合適的那個領導角色』,即創造更多的本地平行領導者。」──Spencer,WarcampDAO

從與我們交談的 DAO 經營者那裏學到的一個令人驚訝的教訓,是關於確保領導層的問責制、連續性和離職的重要性。

首先,所有運營者都說 DAO 需要問責功能。這些問責功能可以是商定的價值觀、社區成員簽署的擔保、或更加正式的機制。簡而言之,就是領導者所遵循的正式或非正式的守則。例如,Index 委員會成員由 Index 的成員選舉產生,任期 6 個月,對貢獻者和代幣持有者負責,而他們可以有效地罷免委員會成員。這是 Synthetix 目前使用的類似的代議民主模式,盡管他們很快就會轉向更直接的鏈上訪問模式,這也將使代幣持有人能夠否決既定的決策。

第二,DAO 需要為新領導者的出現創造空間。領導層的過渡是 WarcampDAO 最近才真正開始處理的事情,三位初創人(他們都還在項目中)已經為新領導者的出現創造了空間,而 Spencer 作為一位特別的補充,將和他們一起繼續探索這個空間。

第三,許多 DAO 運營者注意到 DAO 中領導力和聲譽之間的明確聯系。因此,在這個等級制度中,確保等一致認可的核心貢獻者可以晉升取代原有領導者是至關重要的。而且「理想狀態是通過適當的交接期來實現一致性」,來自 Protein 的 Fancy 如是說。

第四,當領導層變動處於組織的歷史級別狀態時,DAO 應尤其注重保持其連續性。DAO 的成員有老有新,有的人從一開始就存在,有的人最近才加入。Fancy 談到了在 DAO 中創造文化和激勵保存這種文化的重要性。

對領導層選舉實踐進行公開辯論的文化,以及適當的輪換,也許能產生最健康和最有效的去中心化組織結構。

 

2/ 對正在去中心化過程中的 DAO 的行動呼籲

 

DAO 的去中心化有很多假象。通過觀察先行者 DAO 們是如何在去中心化過程中做鬥爭的,可以使我們所有人能更好地發現那些 DINO(僅僅在名稱上去中心化)組織。

這是 DAO Masters 發出的行動號召,鼓勵踏上去中心化征途的 DAO 們:明確角色和權力範圍;定義和加強其文化;確保問責機制;以及創造空間以最大限度地發揮新領導層的影響力。基於此,當下以及未來的社區都將能做好充分準備,在整個漸進式的去中心化過程中,保持適應性和認可度。

 

轉載文章連結:https://www.chaincatcher.com/article/2078550  
本文章挑選自鏈捕手 DAO與社區治理
作者:WhiteFlamingo
編譯:Q, The SeeDAO


本網站所有非原創(轉載)文章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特別說明:轉載文章會進行二次編輯以符合文章寫作需求,望作者包涵

 

延伸閱讀:

【新手懶人包】區塊鏈是甚麼?一文看懂區塊鏈演化、應用、常見術語

【新手懶人包】元宇宙是甚麼?剖析元宇宙的構成、未來商機和應用

【新手懶人包】 NFT 是甚麼?整合 NFT 科普、平台比較、製作方法

【新手懶人包】 GameFi 是甚麼?一文認識 GameFi 原理、運作方式、熱門NFT遊戲

快訊


Steve Aoki、Ashton Kutcher、Paris Hilton 加入8,700萬美元投總額的 MoonPay 集團
Steve Aoki、Ashton Kutcher、Paris Hilton 加入8,700萬美元投總額的 MoonPay 集團

創下月度收入記錄的 ENS,究竟在 Web3 中扮演什麼樣的角色?
創下月度收入記錄的 ENS,究竟在 Web3 中扮演什麼樣的角色?

11家公司組成加拿大 Web3 委員會,提倡全面加密戰略
11家公司組成加拿大 Web3 委員會,提倡全面加密戰略

除了豪擲 45 億美元的 a16z,加密行業還有哪些 VC 們?
除了豪擲 45 億美元的 a16z,加密行業還有哪些 VC 們?

DeFi 公司 PoolTogether 以發售 NFT 來眾籌法律訴訟資金
DeFi 公司 PoolTogether 以發售 NFT 來眾籌法律訴訟資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