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人比 Dixon 更有信心」— a16z Crypto 成功背後的故事與未來

「沒有人比 Dixon 更有信心」— a16z Crypto 成功背後的故事與未來

隨着 2017 年整個加密貨幣的牛市,Dixon 似乎在那一年被加密貨幣「染紅了」。Dixon 告訴朋友們他要 All In 加密領域。

Andreessen Horowitz (a16z)憑借在加密領域的數十億美元投資成為加密貨幣之王,但現在該領域充斥着價格下跌、監管機構審查等各種負面新聞。Dixon 目前並沒有退縮,他將繼續向加密貨幣初創公司投入資金。

今年夏天,在娛樂業高管 Michael Ovitz 位於比弗利山莊的 28,000 平方英尺豪宅中,Ovitz 和風險投資家 Chris Dixon 就政治、創業投資和經濟進行了晚餐談話。這期間話題轉移到了 Dixon 非常熟悉的一個話題:加密貨幣。

Dixon 是 Andreessen Horowitz 的加密投資負責人,他剛剛幫助該公司籌集了數十億美元資金,專門用於區塊鏈初創公司,雖然這類公司目前正在面臨負面的新聞。ETH 的價格低於去年高點的四分之三,金融監管機構蜂擁而至,企業家和投資者開始討論「加密冬天」。Ovitz 說,Dixon 似乎對這場動蕩不以為然,他與 Dixon 已是十年的老友,也是 a16z 的長期顧問。

「我會一直給他打電話,如果有一些糟糕的頭條新聞,我會和他開玩笑,‘你現在對加密貨幣有甚麼感覺?’ 但他從未動搖過,」Ovitz 在接受採訪時告訴 The Information。「他沒有反應。他只是平靜地說,'不,未來還很長。'」

 

概要

  • a16z 的首個加密基金已經為投資者實現了三倍收益
  • 當 OpenSea 遇上麻煩,Helium 威脅到 Dixon
  • 「加密信念」幫助 Dixon 赢得早期投資

Dixon 比其他任何投資者都更依賴加密貨幣。在風險投資領域,他是支持了許多加密初創公司並享有聲譽,該公司比任何同行都更重視加密行業的成功。在近四年的時間裏,他為 Andreessen Horowitz 籌集了 76 億美元用於投資加密初創公司,幾乎是 Dixon 於 2012 年加入 a16z 時管理資金的三倍。

由於 Dixon 對 Coinbase 和 Dapper Labs 等公司的精準押注,福布斯今年春天將他評為世界頂級風險投資家。可以說,他已成為 a16z 未來的關鍵,與該公司的標志性創辦人 Marc Andreessen 和 Ben Horowitz 一樣。

a16z 首支加密基金籌集了約 3 億美元的現金,成立四年後,Dixon 利用加密熱潮向客戶兌現了部分收益,據一位知情人士透露, a16z 向有限合夥人返還的金額大約相當於該基金原始規模的三倍,他們向客戶兌現了 BTC 和 ETH、Coinbase 的股票和一些加密初創公司的代幣作為收益。

該基金的其餘部分仍未實現。兩位知情人士表示,理論上,該基金的賬面回報率有望達到 10 倍,但當前的加密貨幣低迷持續下去,這可能會縮小。根據 Cambridge Associates 的數據,截至 2021 年底,2018 年成立的風險投資基金平均產生了約 1.7 倍的投資回報。

image

a16z 聯合創辦人 Ben Horowitz,圖片來源:彭博社

但在加密貨幣低迷的情況下,今年 Dixon 的投資記錄開始出現瑕疵。3 月,由 a16z 投資的開發商 Sky Mavis 制作的區塊鏈遊戲 Axie Infinity 遭受了黑客攻擊,當時黑客竊取了價值 6 億美元的加密貨幣。Dixon 擔任董事會成員的 NFT 交易市場 OpenSea 上的交易量直線下降。

「這些是毀滅性的災難,」 Liron Shapira 說。他是矽谷的一位企業家和天使投資人,通過編輯視頻和剪輯播客來揭露風險資本家對區塊鏈技術的炒作動機,從而在 Twitter 上吸引了一批追隨者。

「長期以來,許多懷疑論者一直認為這樣的模式存在缺陷,」 Shapira 補充說,他在成為加密貨幣評論家之前是 Coinbase 的早期投資者。「現在我們從經驗上看到懷疑論點正在發揮作用,並且一直沒有得到修正......」

Dixon 的新模式幫助推廣加密貨幣,投資者購買加密初創公司可交易代幣的早期股份,但也會造成法律和財務的不確定性。對於 a16z 投資的 18 家加密初創公司,代幣價格在過去六個月中平均下跌了 68%。4 月,Dixon 投資的加密公司包括知名加密投資組合公司 Uniswap 被一名代幣投資者起訴,後者指控他們在代幣貶值後非法推銷證券。

加密初創公司通常來說希望得到更高的估值,雖然一些加密貨幣創辦人已經放慢了籌款速度,但 Dixon 的團隊仍在進行交易。在過去的一個月裏,該公司公布了多筆新的融資,包括為加密貨幣提供欺詐檢測的 Sardine ;使用區塊鏈技術進行音樂協作的 Arpeggi Labs;知識圖譜網絡 Golden 等等。

隨着監管機構調查加密貨幣和 NFT 交易所相關的證券欺詐行為,Dixon 的工作可能會變得更加艱難。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指控 Coinbase 的一名前雇員進行內幕交易,而 Kim Kardashian 則沒有披露她是通過傾銷加密證券而獲得報酬。模糊的監管環境讓風險資本家不敢成為加密初創公司的董事會成員。

注:金.卡戴珊(Kim Kardashian)是美國名媛,因先前未披露在推廣 Ethereum Max 代幣所獲得的 25 萬美元報酬,已同意向 SEC 支付126 萬美元的罰款尋求和解,並同意在三年內不推廣任何加密資產。

該公司前合夥人 Alex Pruden 表示,Dixon 在 a16z 的加密投資部門組建了大約 80 名員工的團隊,並長期以來一直試圖避開批評者。Dixon 家裏的辦公室牆上掛着中本聰(Satoshi Nakamoto)的比特幣白皮書副本,他試圖聘請新的投資者和其他將加密貨幣視為重塑社會結構的員工。

「Dixon 在公司培養的文化是:每個人都是傳教士,」 Pruden 說,他現在經營着一家由 a16z 支持的區塊鏈隱私初創公司 Aleo。「現在還處於早期,你如何衡量成功?這不是一個簡單的問題。你只需要相信成功會到來。」

image

Axie Infinity 遊戲截圖。來自 Sky Mavis

盡管如此,Dixon 也會私下向同事們發愁,關於加密貨幣的價格波動方面──包括加密貨幣對沖基金的崩潰和對 NFT 藝術品和其他加密資產的瘋狂投機,這些行為已經轉移了人們對區塊鏈技術的注意力,即從根本上重新連接互聯網。他甚至幫助推廣了該類別的另一個術語──Web3──因為與金融騙局的關聯已經嚴重污染了加密這個詞。

他描繪的 Web3 未來可能令人陶醉。在稱為區塊鏈的計算機網絡上運行的數據庫可以保持透明、安全的交易或決策記錄。使用區塊鏈服務的用戶甚至可以在這些區塊鏈中獲得經濟利益,並激勵他們發展網絡並共同制定管理決策。

在 Dixon 和其他 Web3 追隨者的願景中,最終將削減互聯網巨頭的規模。音樂家、作家、藝術家和其他創作者將獲得更大的份額。用戶將能夠投票決定他們的社交網絡是否應該禁止某些類型的內容。計算和安全方面的巨大進步,以及許多高級數學,Web3 將使這一切成為可能。

批評者不接受烏托邦式的加密言論。Bessemer Venture Partners 的合夥人 Adam Fisher 表示,即使是 Dixon 的一些 VC 同行仍然懷疑加密貨幣是否能夠匹配上這些概念炒作。許多加密項目或許聽起來不錯,但遠未證明它們可以取代或改進現有的金融服務、社交網絡或應用程序。

「你從未見過如此兩極分化的投資領域,」Fisher 說。

「整個區塊鏈的模型非常巧妙。這就是為甚麼它吸引了這麼多天才。但這是基於猜測。你不能把兩者分開。這對人們來說是高科技的新事物,」 Fisher 補充道,「它吸引了太多的資金和太多的項目。我希望能從中產生一些真正實用的東西。」

通過 a16z 的發言人,Dixon 拒絕就這個話題接受採訪。

 

發現比特幣的迷人之處

Dixon 的朋友、同行和前同事一致認為,Dixon 不拘一格的背景塑造了他向企業家和公眾推銷自己想法的能力。作為英語教授的兒子,Dixon 小時候在俄亥俄州的 Springfield 學習編程。他對人工智能的早期版本產生了興趣,並在哥倫比亞大學學習哲學,然後於 2001 年前往哈佛商學院。

在 Bessemer Venture Partners 工作一段時間後,他在 2000 年代和 2010 年代初創辦並出售了兩家公司──一家安全初創公司 SiteAdvisor,他以約 7500 萬美元的價格將其賣給了 McAfee,另一家是 AI 推薦引擎 Hunch。以 8000 萬美元的價格進入 eBay。這是 Dixon 在 40 歲之前完成的事情,隨後,他成為了一位多產的天使投資人,為 Foursquare、Hipmunk 和 Kickstarter 等公司開具支票,在 2008 年金融危機之前他主理了一個小型的紐約科技圈。Dixon 開始在創業圈建立自己的名聲,通過博客為企業家提供從命名初創公司到學習法律等各方面的建議。

Shaival Shah 是 Hunch 公司的前雇員,現在經營着房地產初創公司 Ribbon,他說 Dixon 是深思熟慮的、直接的、極客的,而且「有點像個謎」。他不是一個喜歡閑聊的人,但他對建立個人品牌有明確的建議。Dixon 曾經鼓勵 Shah 在博客上講述他自己的商業理念。

「作為個體,你需要代表某些東西,」 Shah 回憶起 Dixon 告訴他的事情,「你必須有一個身份,不要像一個隨波逐流的漂浮。」

當 Dixon 於 2013 年搬到西海岸加入 Andreessen Horowitz 作為其第七個普通合夥人時,他已經發現了比特幣的迷人之處。Dixon 當時說,他對第一個獲得主流接受的加密貨幣的迷戀源於他研究「最聰明的人在周末做甚麼」的習慣,以此來預測技術趨勢。「今天,最前沿的科技愛好包括:比特幣等基於數學的加密貨幣,」他在博客上寫道。

2014 年初,在 a16z 對 Coinbase 進行初始投資後,Dixon 告訴 Wired,他認為有朝一日單個 BTC 的價值會達到 100,000 美元。雖然 BTC 去年最高價約為 64,000 美元,目前跌至 20,000 美元附近。

大約在這個時候,Dixon 還完成了對互聯網巨頭的早期投資,這可能影響了他後來對區塊鏈替代品的熱情。2014 年,Dixon 領導了 a16z 對媒體網站 BuzzFeed 的投資,該網站已成為互聯網上最受歡迎的媒體網址之一,部分原因是來自 Facebook 的大量流量。但當時擔任 BuzzFeed 董事會成員的 Dixon 也看到該公司的增長遇到了障礙,因為 Facebook 對其算法進行了調整,從而擾亂了 BuzzFeed 的增長。

Dixon 還受益於對大型科技公司的投資。其中之一是虛擬現實初創公司 Oculus VR,該公司於 2014 年以 30 億美元的價格賣給了 Facebook。

 

Crypto 的「紅色藥丸」

2016 年,Dixon 在比特幣開發者之間的爭吵事件後開始表達沮喪,他們爭論是將比特幣作為商業應用平台還是繼續專注於作為數字貨幣。不過,Dixon 的朋友說道,到了第二年,Dixon 在以太坊的興起中找到了另一種選擇,這似乎改變了他的態度。

在俄羅斯出生的程序員 Vitalik Buterin 創建的以太坊旨在使用區塊鏈技術和加密貨幣來構建一個新的計算網絡,而不僅僅是創建數字貨幣。「以太坊是他成功的原因。你可以擁有一個社區擁有的新計算範式,」 Pruden 說。

與此同時,隨着 2017 年整個加密貨幣的牛市,Dixon 似乎在那一年被加密貨幣「染紅了」。Dixon 告訴朋友們他要 All In 加密領域。

Dixon 如願以償。2018 年,他開始在 a16z 內建立一個專門的加密基金,招募同在 Coinbase 董事會的前美國司法部檢察官 Katie Haun。該基金以 3 億美元和幾個員工開始。它在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註冊為投資顧問──而不是風險投資公司──因此 Dixon 和 Haun 可以合法地將其資本投資於加密貨幣,而不是僅限於持有私人公司的股權。次年,a16z 公司也註冊為投資顧問。

image

前 a16z 合夥人Katie Haun。彭博社攝

Dixon 對加密貨幣未來的關注也幫助了其競爭對手赢得了關鍵的早期交易。其中之一是 Anchorage Digital,這是一家價值 30 億美元的加密貨幣銀行,Dixon 五年前投資了該銀行。該銀行的聯合創辦人 Diogo Mónica 表示,銀行最初希望從紅杉資本那裏籌集資金,因為該公司投資了他之前的公司軟件制造商 Docker。但紅杉沒有足夠的「加密貨幣信念」,Mónica 說(該公司最終沒有投資 Anchorage)。

「沒有人比 Dixon 更有信心,」她說。

Dixon 不斷提高投資金額,在 2020 年春季為該公司的第二個和第三個加密基金籌集了 5.15 億美元,大約一年後又籌集了 22 億美元。他和 Haun 在 a16z 的核心業務之外建立了一個獨立的團隊,這使他們能夠更好地控制自己的員工,以進行活動、溝通和其他關鍵職能。

他們聘請了更多來自密碼學和工程領域的專家,並從整個公司吸引了更多的投資合作夥伴。該公司的 Slack 聊天軟件不斷作響,Dixon 經常要求公司的投資者為決策辯護或解釋他們為甚麼錯過了投資機會。Dixon 的朋友和前同事表示,盡管身高超過 1 米 9 ,Dixon 並沒有霸道的個性。他說話輕聲細語,很少提及姓名,並且經常在辦公室裏穿着運動休閑類的 Crocs 套裝。

雖然 a16z 避免了一些加密行業最大的崩盤事件──包括已申請第 11 章破產保護的加密借貸平台 Celsius,以及倒閉的穩定幣協議 Luna 和 UST──但 Dixon 也有幾場投資都失敗了。去年,一個名為 DFINITY 的加密貨幣項目的代幣價值,該項目旨在構建一個去中心化的世界計算機──在其首次發行代幣後,它的代幣 ICP 價值暴跌了約 95%。

Helium 是一家大肆推廣的無線物聯網初創公司,由 a16z 支持,通過代幣獎勵人們在他們的公寓中設置熱點。在被指控誇大與商業夥伴的關系後,Helium 遇到了麻煩。這些指控加劇了人們對其產品的分配獎勵比例的質疑。根據福布斯的一份報告,開採的 HNT 中有一半流向了公司的員工、他們的朋友和家人以及早期投資者。

與此同時,a16z 在今年早些時候也出現高管離職。當時 Haun 在籌集第四支加密基金之前離開了該公司,該基金在 5 月宣布時總計 45 億美元。Haun──她創辦了自己的加密投資公司 Haun Ventures──最近告訴 The Information,她是和平離開的狀態。

現在,a16z 將其未來更多地寄托在了加密貨幣上,而不是任何其他主流的矽谷公司。其管理的資產中約有 22% 是專門用於加密貨幣和區塊鏈初創公司的基金。風險投資公司有時會因為過早的技術押注而聲名狼藉,例如 Kleiner Perkins 在 20 年前對清潔技術的投資失敗。

外交關系委員會高級研究員 Sebastian Mallaby 說:「如果你全部押注在海市蜃樓的事情上,你可能會毀掉你的聲譽。」

隨着對加密貨幣懷疑論的蔓延,Dixon 表示他將更多時間花在對技術不那麼敵對的線上論壇。他最近開始更頻繁地在 Farcaster 上發帖,這是一個主要由程序員使用並建立在區塊鏈上的小型社交網絡。a16z 正在支持該網絡。

「對比 Twitter 上的消極情緒,Farcaster 上的積極情緒如此驚人,」Dixon 在 10 月初在 Farcaster 上寫道,盡管他對 Twitter 語氣的厭惡並沒有阻止他經常使用它。

同事和朋友說,和他的許多 VC 同行一樣,Dixon 最近在舊金山灣區的時間減少了,轉而選擇了紐約和洛杉矶。他在網上保持相對低調。他沒有 LinkedIn 帳戶。他的 Instagram 帳戶主要包括美食和餐館的照片。他的妻子 Elena Silenok 的 Instagram 帳戶沒有發布她丈夫的任何照片。

娛樂業高管 Ovitz 表示,他相信 Dixon 將在他對加密貨幣的押注中得到證明。

「當歷史被書寫時,總會有早期的人錯過它,也有早期的人冒着巨大的風險然後取得成功。Dixon 冒險了,他根據自己的直覺冒險。事實證明他是對的,」 Ovitz 說,「他已經做得很好了。」

 

轉載連結:https://www.chaincatcher.com/article/2080958   
本文章挑選自鏈捕手 局中人的故事 
原文標題:《Chris Dixon Keeps the Crypto Faith

 

本網站所有非原創(轉載)文章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特別說明:轉載文章會進行二次編輯以符合文章寫作需求,望作者包涵 

  

延伸閱讀: 

【新手懶人包】區塊鏈是甚麼? 一文看懂區塊鏈演化、應用、常見術語 

【新手懶人包】元宇宙是甚麼? 剖析元宇宙的構成、未來商機和應用 

【新手懶人包】 NFT 是甚麼? 整合 NFT 科普、平台比較、製作方法 

【新手懶人包】 GameFi 是甚麼? 一文認識 GameFi 原理、運作方式、熱門NFT遊戲

喜歡 0
利好 0
利空 0
收藏 0
快訊

bybit advertisement

ApeCoin 母公司獲a16z融資籌集數億美元
ApeCoin 母公司獲a16z融資籌集數億美元

a16z 推出初創基金支持企業發展
a16z 推出初創基金支持企業發展

a16z 報告 : 看好 Web 3 在未來十年的發展
a16z 報告 : 看好 Web 3 在未來十年的發展

3A鏈遊大作 Kepler.Homes 向 Sandbox 、 Axie Infinity 等用戶空投
3A鏈遊大作 Kepler.Homes 向 Sandbox 、 Axie Infinity 等用戶空投

Game-Fi 一週回顧 | 2022 年 8 月 8 日至 14 日
Game-Fi 一週回顧 | 2022 年 8 月 8 日至 14 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