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話 Do Kwon :流亡、謊言和夢醒時分的懊悔

對話 Do Kwon :流亡、謊言和夢醒時分的懊悔

原文作者:Laura Shin

來源:《對話 Do Kwon :指控、追捕與 Terra 創始人的信仰和懺悔》by Colin丨SevenUpDAO海歸公會

自從 Terra 在春天倒下後,大家開始很關心到底發生了什麼問題,並對 Do Kwon 產生了濃厚的興趣。

9 月,當韓國對他發出逮捕令時,案件升級。據報道,他本人可能已經不在新加坡,甚至國際刑警組織現在也可能在在尋找他的過程中,我原以為 Do 不會因為他的官司而與媒體交談,但他上周讓我感到驚訝,他同意參加節目。

我以開放的態度進行這次采訪,主要意圖是為了揭示更多信息,讓法律專家決定這些問題。如果我覺得他沒有回答我的問題,我將會繼續追問直到有滿意的答案。

正如他自己在采訪中所說的那樣,透明度和信息很重要,我希望這次采訪有助於努力了解 Terra 發生了什麼。

來自韓國的指控

Laura Shin:Terra 的 UST 和 Luna 可能讓投資者們遭遇了高達600億美元的損失,韓國已向你發出通緝令,甚至國際刑警也對你發出了通緝,你為什麼沒有返回韓國?

Do Kwon:讓我們弄清楚情況,據我了解國際刑警並沒有在它的網站上做出明確的申明,韓國隻是以他自己的方式解讀了這個通知。第二點是我從去年年底開始就不再住在韓國,所以說我要回韓國是不準確的,應該說我可能會去韓國旅遊。

Laura Shin :你的逮捕令和指控基於韓國的資本市場法,你如何看待這些指控?

Do Kwon:韓國的資本市場法有點像金融監管。韓國在這一方面的權威機構被稱為 FSC 金融服務。

我認為從美國類似的委員會來看,它是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和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的合並,但其更多地負責金融監管製度的設計,而非進行執法。韓國政府在此前直接表示加密貨幣不是證券,他們有著和美國不同的定義方式。

出於這個原因,我認為加密貨幣不在其管轄範圍內。所以我對他們做出的這個決定有點失望,這應該是立法機關的工作範圍,金融監管機構不應該過多插足。

Laura Shin:所以你認為來自他們的逮捕令不合法對嗎?

Do Kwon:我還沒有看到逮捕令的準確副本,我所得到的數據全部來自媒體,所以我認為這其中有很多自相矛盾的信息。

韓國政府此前的立場一直是加密貨幣不應該受資本市場的監管,就像他們不是證券一樣。政府此前向我們表示出鼓勵我們的數字資產增長的態度,所以我很難相信這些指控是合法並得到政治製度支持的。

Laura Shin:我注意到8月份你表示會積極配合韓國政府,但當逮捕令出來後,你的態度就發生了改變,所以你不再配合了是嗎?

Do Kwon:不,我們依然在配合調查,例如就像韓國檢察官要求的不同類型的事件的澄清及支持文件一樣,我們一直在製作確切的文件,我們一直在配合所有文件請求。

藏身之地

Laura Shin:你一直在推特上聲稱你並沒有逃跑或躲藏,但各大媒體都認為你已經不在新加坡,那麼你到底在哪?

Do Kwon:我已經閱讀了所有關於我在逃的指控,他們都認為我因為5月發生的崩盤而離開了新加坡。但這絕對不是真的。

我不想向媒體談論我的位置的主要原因是在5月發生崩潰時,我遭遇了很多人身安全受到威脅的情況,比如說,有人闖入我的公寓樓。其中幾個人是記者,剩下的則是一些普通人。我覺得他們對個人安全有相當程度的威脅,並且也妨礙了我的隱私,侵犯了我的個人利益。

我不想透露我住的地方隻是因為如果我住的地方變得眾所周知,那麼我幾乎不可能再住在那裡。 

Laura Shin:你可以至少回答一下你在不在新加坡嗎?

Do Kwon:不行,我拒絕回答這個問題。我不希望有一大堆關於我住在哪裡的猜測。如果我回答了這個問題,你知道的,我平常還要進行會議,還有一些合作夥伴,這會導致我的位置很容易被猜到,讓我無法正常地生活下去。

韓國撒謊了?

Laura Shin:韓國方面聲稱他們凍結了你的6700萬美元的加密資產,而你發推否認了這一點,你對這個事件有什麼評論?

Do Kwon:首先這件事肯定是子虛烏有的,但是我不知道他們是有著誤導人們的意圖還是隻是一個簡單的錯誤。但不管怎樣,這都不利於澄清真相。我們看到大量的流言,例如 Do Kwon 在逃跑,但這絕對不是真的,我們通過合法的程序支付了所有的剩餘稅並在新加坡申請了合法的工作簽證。我想表達的意思是,凍結6700萬資金隻是這麼多導致真相被掩埋的謊言中的一個,它和過去幾個月的錯誤信息一樣,讓人們得出了錯誤的結論。

在推特上的傲慢

Laura Shin:當 Terra 處於上升期時,你在推特上發布了大量傲慢的言論,你是否對你的自大感到後悔?

Do Kwon:我當時非常喜歡在推特上和其他人互動,並且有時口無遮攔。現在回想一下,我應該對自己有更嚴格的標準。

在推特上我隱藏在匿名卡通人物頭像背後,所以我說話更加口無遮攔,但這不應該代表著人們要效仿我。我在現實生活中其實有點內向,但隨著與媒體和推特的溝通,我和我的社區們更加開放和坦率,更加透明的表達出自己的想法。我在推特上的帖子主要是為了娛樂價值,因為開玩笑和分享帖子很有趣。我覺得將它們保留在那裡是值得的,為了保存這段曆史,並為 Terra 的未來做出一點啟示。

道權的懺悔

Laura Shin:很多人因為 Terra 失去了畢生積蓄並自殺,你有什麼想對他們說的?

Do Kwon:無論 Terra 存在什麼設計上的缺陷,都不能成為我回應這些事情的借口。沒有讓人們提前注意到市場的殘酷是我的責任。

對於用戶來說,將代幣發送到 Terra 的生態係統上來說並沒有錯,Terra 當時有著數十萬甚至數百萬的用戶,這一切都基於 UST 的穩定性。我很難用言語來表達我對這裡發生的經濟和情感損失的難過。

Laura Shin:我想追問一個問題,你說要承擔全部責任,但我好像沒聽見類似“對不起”之類的道歉。

Do Kwon:當然,我很對不起這些用戶。但我絕不是有意這麼做的,我們一直在使用報告或類似的東西來回應指控或相關的東西。我此前一直堅定地相信 UST 的穩定性,但是用戶們可能無法理解導致我們最終失敗的這種經濟機製,這是我們試圖承擔的責任。

很多人提出這是欺詐或是龐氏騙局或者指責我們本身就在做空 UST 或挪用用戶資金或類似的事情,我理解他們的情緒,但是我們絕對不是這樣想的。我一直是加密領域的創始人,過去五年我一直保持透明和開放,直到今天我都為正直的道路感到自豪。我們試圖通過 Terra 來捍衛加密的價值觀,而不是試圖創建一個最終失敗並摧毀了數十億美元價值的協議。

Laura Shin:當 Terra 處於崩潰之時,你和你的家人的財務情況如何?

Do Kwon:我的家人,比如我的妻子,不擁有任何房地產,例如在首爾擁有公寓。我們也並沒有將資金從新加坡轉移到英屬維爾京群島。我們已經將公司結構建立起來了, 旗下有一家新加坡的控股公司。

對於如何計算加密貨幣沒有明確的會計標準,很多加密公司都同時建立很多家公司並相互嵌套。我們沒有將任何加密貨幣轉移到英屬維爾京群島,我隻能說任何由 Terra 產生的代幣都起源於英屬維爾京群島。

Anchor 的收益率

Laura Shin:關於 Anchor 的利率,來自韓國的報道稱一開始 Anchor 的利率由一位核心開發者決定,為3.6%,但在產品上線一周前,這個利率被你改成了20%,這是為什麼?

Do Kwon:這並不是真的。那些在韓國的節目上聲稱自己是 Terra 核心開發人員的開發者其實隻是我們的一些實習生。如果你瀏覽 Github 或任何的開源文檔,你會發現我們已經在其上記錄了他們的貢獻,所以我很難想象他們怎麼敢聲稱自己是核心開發者。

至於收益率的問題,我們要了解 Anchor 是如何產生的。我們計劃在2021年初推出 Anchor ,在那時你可以看看 DeFi 的收益率,和20年夏天相比其實並不算特別高,當時的 DeFi 收益率可以達到三位數甚至四位數。所以當時我們認為這麼高的收益率是正常的。Anchor 的主要價值主張是收益率會隨著時間的推移變得更少,大多數的 DeFi 協議也是如此,一開始的收益率很高,並迅速形成很高的流動性,然後開始慢慢穩定。我們的打算也是這樣。

19年的硬分叉

Laura Shin:我們來談談2019年時 Terra 的硬分叉,當時有一行代碼改變了硬分叉後的 Terra 的投資者 TransLink 的地址。像這種事情本來應該在社區中公開討論,但是在 Terra 社區中並沒有這麼做,為什麼?

Do Kwon:我記得有公開討論。但是我們要記住,當2019年 Terra 剛剛成立時,還沒有形成像以太坊那樣有意義的社區。那時候人還很少,所以沒有什麼特別大的討論。

我認為這個處理方式並沒有什麼不妥,這就是一個技術上的問題,TransLink 無法訪問他們的地址,所以我們在升級時幫了他們一把,這隻是個小問題。

對 UST 持有者的補償

Laura Shin:5月21日,你在推特上表示由於 UST 蒙受損失的人們可以收到 USDT 或 USDC 的補償,優先從小額持有人開始,這在什麼時候會發生?

Do Kwon:現在 LFG 還未處於可以明確處置資產的狀態。各種針對 LFG 的民事訴訟限製了我們對資產的處置。我不太清楚這個過程會持續多久,但我希望它很快結束。

我還要聲明的一點是這不是退款。隻有當人們從我們這裡購買東西才會建立起一個真正的財務係統,我們成為一個加密貨幣供應商,人們給我們錢,我們給他們穩定幣,人們可能並不關心它的模型是不是正確的,隻在乎使用的硬幣穩不穩定。所以我們決定將比特幣換成 USDT 或者 USDC 隻是一個善意的舉動,想要讓蒙受損失的人們得到一點補償,但絕不是對我們曾經的 UST 的退款。

失敗後的感想

Laura Shin:在你年輕的生活中經曆了一些極端的高潮和極端的低穀。斯坦福大學本科生這顯然被視為一項成就,但你也成為了韓國最大的加密貨幣明星,當然是臭名昭著的明星。韓國政府想逮捕你,你怎麼看?

Do Kwon:說實話,我認為這需要好幾年的時間來消化。

我首先要澄清的一件事是我在推特上開的一些消化或類似的東西從來都不是為了錢,我隻是喜歡這些玩笑。

我希望在未來幾年還能澄清的一件事是發生在 Terra 身上的事並不是什麼騙局或者欺詐,它隻是一個巨大的市場失敗。同時我依然相信去中心化算法穩定幣的必要性和可行性。

很多人認為我是個白癡,在比特幣即將崩盤之前購買比特幣或類似的東西。但從一個加密項目創始人的角度來講,隻要大家對加密還有信心,加密行業就會變得更好。我仍然願意做出貢獻。

Laura Shin:我很好奇如果現在能夠穿越回去,你會做些什麼?

Do Kwon:那我肯定會做出大量的改變。比如我會知道儲備更加重要,會不那麼咄咄逼人,不那麼開玩笑。

推特肯定是我會做出很大改變的地方,我會在社交媒體上花費更少的時間,這會幫助我完成更多的工作。

我的下一次嘗試依然還在去中心化貨幣領域,但可能不是穩定幣,可能不與美元掛鉤,可能有不同類型的儲備金。我堅定地認為建立去中心化貨幣是加密貨幣必須正確解決的重要問題之一,這是我們這個行業的根本。

我認為就最近的監管打擊而言,審查交易並從龍卷風現金中逮捕開發商以及類似的事情表明我們需要朝著去中心化的未來努力。

開發人員需要從這裡發生的事情中吸取教訓,並繼續嘗試創造去中心化的貨幣。我們的經曆也並非完全是失敗的,我們構建了有趣的應用程序,我們的發展曆史對於其他人能夠創造去中心化的貨幣是很有價值的,

我仍然想肯定地做出貢獻,現在所有的加密貨幣都是高度實驗性的,我計劃繼續建設,繼續工作。

 

原文鏈接: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RgYSJVC7Ps8

來源:PANews 網址:www.PANewsLab.com
喜歡 0
利好 0
利空 0
收藏 0
快訊

bybit advertisement

一路高歌的Terra走到關鍵十字路口,「算穩新範式」還是「龐氏舊騙局」
一路高歌的Terra走到關鍵十字路口,「算穩新範式」還是「龐氏舊騙局」

Coinmarketcap 市值頭10交易貨幣(上篇)
Coinmarketcap 市值頭10交易貨幣(上篇)

比特幣未來走勢分析
比特幣未來走勢分析

Terra 大量購入比特幣獲 1.65 億美元利潤
Terra 大量購入比特幣獲 1.65 億美元利潤

Terra  的 UST 市值超越 BUSD 成為第三大的加密穩定貨幣
Terra 的 UST 市值超越 BUSD 成為第三大的加密穩定貨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