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字專訪Conflux 張元傑:國內存在Web3發展的土壤,公鏈才是中國Web3的未來

萬字專訪Conflux 張元傑:國內存在Web3發展的土壤,公鏈才是中國Web3的未來

來源:Founder Park

作者:Founder 100

原標題:《Conflux 張元傑:公有鏈才是中國 Web3 的未來 | Founder 100

作為國內 Web3 公有鏈的創業者,Conflux 樹圖(以下簡稱 Conflux)聯合創始人 &COO 張元傑認為,關於中國的 Web3 行業,存在很多誤解。

「Web3 就是加密貨幣,中國不允許加密貨幣」,所以中國沒有 Web3。這樣的言論大行其道,但加密貨幣並不是 Web3,隻是 Web3 當前應用生態中的一個熱點應用。在張元傑看來,造成這種認知的原因更多是因為「加密貨幣這些人在現有的 Web3 用戶群裡占有話語權和主導權」。

而「國內聯盟鏈合規,公有鏈不合規」的說法在他看來更是一大誤解,「並沒有任何政策說公有鏈技術在國內是被禁止的。國家監管部門是給這個領域留了一些摸著石頭過河的口子和機會的,這也是我們在國內可以正常做事的原因。」至於聯盟鏈的大行其道,他覺得這完全是 Web2.0 時代的互聯網大公司試圖搶奪區塊鏈話語權的行為,因為「聯盟鏈就是一個偽裝版的中心化數據庫,代表了落後的技術,是過去互聯網數據孤島、數據門閥的延續。」

對於現在的數字藏品熱,混亂的加密貨幣市場和 DeFi 行業,張元傑認為,這些都不能代表真正的 Web3,「Web3 真正什麼樣還沒有被呈現出來,目前隻有理念和底層哲學的東西,還根本沒有落地。」

到底 Web3 的理念是什麼,Web3 用戶是誰,以及國內 Web3 創業應該怎麼做,在 Founder Park 的這次訪談中,張元傑也聊了很多,讓我們受益匪淺。

可以說,在看這篇文章之前,你對 Web3 的所有理解可能都是錯誤的。

本文要點:

  1. 當下的互聯網,大企業壟斷數據,形成一個個數據孤島,流量成本越來越貴,個人數據被幾家大公司瓜分,互聯網創業的機會也越來越少,整個行業陷入了僵局。我認為 Web3 其實是有機會的。
  2. 如果還沒有千萬級日活甚至上億日活的應用出現,我認為 Web3 的時代就還沒有到來,Web3 的理念也沒有被真正地闡述。
  3. 言必稱代幣和代幣經濟學的人,其實都是鑽到錢眼裡了,已經對人類最本質的日常生活的需求不在乎了,也不再圍繞用戶的需求出發,而是把所有的注意力放在如何快速創造財富和收獲財富上。
  4. 整個區塊鏈世界,真正意義上的去中心化從來沒有存在過,更多是一個去信任化的過程。
  5. 認為聯盟鏈合規,而公有鏈是違規的,這種理解其實是沒有認真解讀國家的法律,而錯把互聯網大廠的一些輿論上的宣傳當作國家法律法規的一種誤解。
  6. Web3 如果想要走向主流,走向更多的互聯網用戶,就需要在地球上尋找一塊安身立命之所,需要符合當地的法律法規和國情。
  7. Web3 隻是互聯網創業的一個技術組件,不是全部,不要本末倒置。

 

01、國內公有鏈生態現狀

Founder Park:Conflux 主要提供什麼服務,最近的發展怎麼樣?

張元傑:Conflux 是一個公有鏈,也就是 Web3 的底層基礎設施,大家可以認為它是一個去信任化的分布式賬本,主要用來做數字資產的發行。2018 年 Conflux 的開發理論確立,經過 2 年研發後上線,目前運行了 2 年多,沒有出現過一次的停網,也順利完成了幾次硬分叉。

Conflux 主要聚焦於國內的 Web3 生態,目前已經有超過 800 萬的數字藏品在 Conflux 發行,超過 300 萬的獨立用戶,服務了超過 300 個品牌 IP,孵化了超過 70 家分散在數字藏品、Web3 以及基礎設施賽道的企業。

去年在央行發文清退數字貨幣的交易後,隨著政策的明確,創業能做的事情也明確了,再加上數字藏品這兩年的火熱,很多企業開始了 Web3 領域的嘗試,這也是今年我們的生態有比較快發展的原因。

Founder Park:Conflux 上有哪些有趣的案例和應用?

張元傑:前段時間周傑倫發行的元宇宙盲盒,盲盒中還有一首此前從未發行過的單曲《紐約地鐵》。盲盒很受歡迎,而且還上了微博熱搜,這是數字資產走向大眾平民的一個典型案例。

麥當勞中國通過 Conflux 發行了面向內部員工的數字藏品;解放日報將曆年頭版的隨機組合,做成了數字藏品,免費贈送給讀者。奈雪的茶在去年做了數字人預售卡,並且也把數字藏品放在了 Conflux 上,三天內預售卡銷售額接近 2 億人民幣。

此外還有一些汽車品牌、體育品牌以及二次元品牌的合作,比如福特野馬、秦時明月等,都做了一些 Web3 的嘗試。

Founder Park:國內基於公有鏈的應用生態現在處於什麼階段?

張元傑:數字藏品領域已經非常成熟,不過整個市場在收縮狀態,很多企業在積極探索如何把數字藏品和營銷、社交以及眾創經濟結合在一起。

舉一個營銷相關的案例,在 Conflux 上孵化的數字藏品應用淘派,他們推出了一套頭像係列的數字藏品係列「烤仔的朋友」,這個品牌和法國的一家小眾時尚品牌合作聯名設計的服裝登上了上海時裝周,還被買手看中要訂貨線下銷售。那麼持有這個服裝上頭像的用戶就會自動獲得 IP 銷售的分紅。另外,當服裝生產出來後,所有頭像持有人都自動成為了加盟商,並且分成比其他人要高。他們可以通過一個小程序去參與分銷。因為是全款預付,他們可以直接獲得提成。之後廠商會根據訂單生產服裝,這就是典型的 C2M 模式(Customer-to-Manufactory),零庫存、100% 預付款,而且利用了去中心化的營銷理念,和線下實物結合也符合國內所說的「以虛促實」的經濟趨勢。

和社交結合的玩法也有,比如有些企業的玩法:持有 NFT 就可以進用戶群,賣掉後就自動退群;持有 NFT 可以發起提案和投票等,把數字藏品變成加入組織的門票或者工牌。也可以和線下活動結合,作為社區的通行證。

也有不少企業想把數據資產放在 Conflux 上,比如《黑神話:悟空》就把遊戲道具的 3D 模型作為數字資產進行了公開售賣。

還有就是眾創內容的創作,目前還沒看到很好的案例,不過像開心麻花、萬萬沒想到這樣的 IP 品牌已經和 Conflux 生態裡的企業合作,嘗試吸引更多創業者參與到他們的創作者經濟中。創作者經濟在整個互聯網都是非常大的一環,比如音樂版權現在基本被 QQ 和網易雲音樂壟斷,長尾的音樂製作人很難獲得收益,這個問題是不是可以通過 NFT 和區塊鏈的理念來解決?這是我非常期待看到的。

Founder Park:當時加入 Conflux 的原因是?看到了 Web3 的哪些價值?

張元傑:Web3 的概念最早是以太坊創始人 Gavin Wood 在 2014 年提出的,但是這個詞真正流行和大規模普及,其實是因為今年美國對於數字貨幣進行的一場聽證會,在會上很多加密貨幣支持者提出了 Web3 的概念。這其中最重要的主張就是個人除了讀和寫之外,還擁有自己的數據產權。

2018 年我加入這個行業的時候,還沒有這個主張,這也不是大家關注的主題。當時在傳統金融機構工作,一直覺得自己的才能沒能完全施展,好朋友龍凡教授說想做一個公有鏈項目。對於這個創業機會我還是蠻珍惜的,但是當時很多臭名昭著的 ICO(代幣發行)都是從公有鏈上出來的,整個行業對於區塊鏈也喪失了信心,還是有些糾結。

最終決定創業,有幾個原因。

首先是開放式金融,或者叫去中心化金融 Defi 本身和我的金融背景是高度相關的,我對這件事也非常感興趣。

當時也慢慢意識到,當中心化企業或者 Web2.0 企業的服務器數據變成公有的數據標簽之後,這些數據可以被任何一個第三方或者中立開發者去獲取和分析,在這個基礎上可以開發出無窮多的、沒有門檻、無需準入的互聯網服務給到用戶。用戶可以將他在互聯網上產生的價值最大化,而不再被某一家公司所獨有。

這種 Web3 的理念讓我堅信行業其實是有未來的,也絕對代表了先進的技術方向,再之後,大家主張 Web3 的時候也把這個概念闡述得更清楚了。

當下的互聯網,大企業壟斷數據,形成一個個數據孤島,流量成本越來越貴,個人數據被幾家大公司瓜分,互聯網創業的機會也越來越少,整個行業陷入了僵局。我認為 Web3 其實是有機會的,越來越多的創業者也開始進入到這個領域。

Founder Park:聽說早期融資的時候不是很順利,資本當時主要猶豫的點是?

張元傑:2018 年,Web3 的概念還沒有被廣泛接受,當時正好是區塊鏈熊市的開始,各種 ICO 濫發的階段,大家對於區塊鏈行業的認知就是詐騙行業。雖然知道區塊鏈技術是先進性的代表,但是能夠落地在什麼場景,沒有人知道,而且那時候還沒有 DeFi 等生態場景。

而且我在向投資人講述的時候,講述的也不是 Web3 的邏輯,而是什麼區塊鏈滴滴、區塊鏈美團等共享經濟和支付網絡的概念,投資人對這件事本身有很大的質疑,我們自己作為基礎設施商,對於未來生態會走向什麼方向也沒有信心。

其次是因為 ICO 詐騙狂潮這件事讓技術的先進性蒙塵,投資需要付出很高的輿論成本,也導致資本對於投資 Web3 比較謹慎。

也正因為如此,我們很感謝姚期智老師,他願意出面為我們背書,才有了後續資本的進入。

02、加密貨幣和代幣經濟學不等於 Web3

Founder Park:感覺大家對於 Web3 還沒有形成共識,如何理解 Web3 以及其中的價值?

張元傑:首先,雖然 Web3 的理念被提出來了,但是 Web3 真正什麼樣還沒有被呈現出來,目前隻有理念和底層哲學的東西,還根本沒有落地。

很多人說國內的大叔大媽不是 Web3 用戶,那我就很好奇到底誰是 Web3 用戶了,幣圈炒幣的用戶是 Web3 用戶嗎?有人肯定說不是,他們是炒幣的;很多人說是區塊鏈的用戶,現在區塊鏈上最大的應用 OpenSea 的日活是 3 萬左右,這些人就是我們要服務的 Web3 用戶嗎?我們做的事情就是為這 3 萬人打造應用?這跟我心目中的 Web3 還有很大的差距。

如果把 Facebook、騰訊、阿裡、Instagram 等這些 app 的幾億用戶說成是 Web2 的用戶,區塊鏈的用戶是 Web3 用戶的話,潛在目標用戶也就 3 萬人,即使加上幣圈的用戶可能也就 100 萬人。那我覺得 Web3 這個行業太小了,根本不值得這麼多人如此熱情的投入。我們也不好意思說這就是第三代互聯網,我覺得這是目前很多創業者一個很重要的思想誤區,而且已經形成了嚴重的鄙視鏈,認為「潤」出去的用戶、鏈上的用戶、已經接受了私鑰和助記詞的用戶才是 Web3 的用戶。

目前 Web3 的出圈才剛開始,像《Axie Infinity》和《StepN》這些遊戲做了一些嘗試,可能因為經濟模型或者參與用戶與經濟模型博弈的結果,導致它們的破圈作用沒能持續。在它們的高光時期,用戶可能在一百萬左右,這也遠遠沒有達到我心目中的 Web3 用戶的量級。如果還沒有千萬級日活甚至上億日活的應用出現,我認為 Web3 的時代就還沒有到來,Web3 的理念也沒有被真正地闡述。

提到 Web3 就是代幣經濟學,但是它們並不是一回事。

Web3 主張的是個人數據資產化,資產化的數據並不一定要有代幣。比如 V 神提到的靈魂綁定代幣(Soulbound token),任何線上線下的機構和個人都可以給你的錢包發這種代幣,就相當於你的標簽,會永遠放在你的錢包裡,不可交易。不可交易的標簽就沒有商業價值嗎?並不是,無數的互聯網企業可以基於你的數據標簽向你提供服務,很多精準營銷的商業場景都會和標簽綁定,這時候自然就有商業價值了。而且這些精準營銷的市場費用不會投向字節、騰訊等,會直接給到用戶本身。

你不需要讓渡你的隱私和數據來獲得服務,相反,你的數據標簽還可以成為你的數據資產,為你帶來商業價值,這就是 Web3 體現數據商業價值的過程。

Founder Park:為什麼加密貨幣如今成為了 Web3 的主流敘事?

張元傑:炒幣的很多人是抱著賺快錢的想法,而且確實有不少人積累了不少財富,他們在現有的用戶群裡占有話語權和主導權,認為中國沒有 Web3,沒有代幣就沒有 Web3。

還有一些 GameFi 的團隊,上來就談代幣經濟學,從來不說自己的遊戲機製。遊戲本身應該是有一套好玩的機製,然後代幣經濟學在其中發揮了一些作用,而不是將代幣經濟學放在首要的位置。

言必稱代幣和代幣經濟學的人,其實都是鑽到錢眼裡了,已經對人類最本質的日常生活的需求不在乎了,也不再圍繞用戶的需求出發,而是把所有的注意力放在如何快速創造財富和收獲財富上。也正因此,才會想要去模仿別人做的東西,隻去服務幣圈的這些人,而從來沒有考慮過這些人的數量如此之少,素質是如此之差,因為他們每一個人隻想薅羊毛,想著讓別人來接盤。

Founder Park:你之前說過「加密原教旨主義者死於 2020」,這個應該怎麼理解?

張元傑:「加密原教旨主義」其實是我生造的詞,對應的還有一個「加密資本主義」,都是我在社交媒體上常用的詞。

早在中本聰提出比特幣的時候,並沒有人沒發現比特幣的價值,比特幣最後是靠著暗網的黑產起步發展。以太坊創始人 Vitalik Buterin 早年在推廣的時候,最重要的資本和支持者都來自中國,在發展期間資金匱乏的時候也是中國散戶的眾籌幫了大忙。你會發現,參與這些的人都是來自各行各業,可以說是三教九流,網吧老板、二手販子、互聯網程序員等等,資金也不是來自專業的投資機構。包括在日本大阪的 Devcon5 上,DeFi 的開發者也不是行業的主流,都是一些技術愛好者。比特幣 50% 以上的算力來自中國,以太坊在轉 POS 之前,中國的算力絕對領先。這些人沒有任何地緣政治的考慮,而且有著很強的加密極客精神,所以稱之為「加密原教旨主義者」。

但到了 2020 年,隨著 DeFi 被大規模驗證,穩定幣開始大規模在區塊鏈上發行,加密貨幣引起了華爾街和矽穀資本的注意,以 a16z 為代表的資本大規模進入,並且開始遊說更多資本和政治的力量加入。很多新的項目不再向公眾募集資金,直接就被資本承包,中國的加密貨幣投資機構也無法加入。區塊鏈整體的敘事從中國向西方偏移,當然其中有國內政策的導向原因,也有海外資本加速介入的因素。同時伴隨著的,還有地緣政治和資本的加入,他們鼓吹中國數字貨幣威脅論等。

到這個時候,以往由數字貨幣玩家定義的加密行業已經變成了海外資本的主場,極客精神雖然沒有消亡,但群體也是越來越小,「加密資本主義」開始登場,「加密原教旨主義者」開始消亡。

不過這並不意味著區塊鏈技術已經變成了惡龍,或者無意義的東西,這隻是少年在屠龍過程中的其中一個環節,區塊鏈技術仍然是先進的技術,我們仍然可以去加入它,將其發揚光大。

Founder Park:在 Web3 的眾多主張裡,如何看待「Code is Law」?

張元傑:這種說法目前是有一定爭議的,舉幾個相關的例子。

幣安最近因為「跨橋鏈」漏洞被攻擊,黑客利用漏洞增發了 200 萬 BNB 代幣,幣安緊急叫停了公鏈,並且對黑客增發的代幣進行了銷毀。有人就質疑幣安隨便就改了「Law」。

2010 年的時候,有黑客利用比特幣的漏洞超發了 1840 億個比特幣,比特幣迅速進行了軟分叉回滾,這其實算是是共識失敗了。2016 年以太坊被黑客偷走 20% 以上的以太幣,V 神最後決定帶領礦工社區進行硬分叉,不支持分叉的社區成員則堅持在原有鏈上挖礦,並將區塊鏈改名為以太坊經典。

所以,嚴格說來應該是 Code is law by humans,Code 雖然是法律,但是是人為撰寫的。在所預期的正常運營環境中,我們認為 Code is law,是因為這些既定的規則在我們的預期中正常維護和運營,不會被輕易改變。但是有一些極端事件發生時,需要社區有一個廣泛的共識,這時候可以通過過程正義的民主投票或者秉持結果正義的負責人直接決策製。我傾向於結果正義是更重要的事情。

民主化過程中,程序正義是不是一定要遵守?我是持疑的,因為代碼總會有 bug,是需要不斷迭代的。雖然大家一直說區塊鏈去中心化,但其實並沒有完全去中心化,還是有一個領袖人物或者中心化機構在引導。比特幣是中本聰、以太坊是 V 神,等等。

沒有任何代碼寫出來就是完美的,比特幣、以太坊和幣安都經曆了類似的事件,極端情況下,在大家有共識的情況下,通過人為乾預進行調整,我覺得是可以接受的事情,並不是說 Code is law 是神聖不可侵犯的。這會有點過於原教旨主義。

Founder Park:Web3 未來一定是去中心化嗎?

張元傑:對這個的理解不能過於教條。並不是說所有的事情都可以去中心化,比如不可能每一個參與公有鏈生態的人都去寫代碼。隻能說儘可能降低大家參與的門檻,變成一個開放的狀態讓大家都參與進來,並且一起分享過程中的經濟利益。

整個過程中,需要創始人強大的推動力,將其推動到一個能夠自行運轉的狀態,但是這個狀態其實是永遠無法達到的,需要有人一直維護和打補丁,這並不妨礙區塊鏈中有一部分的工作是去中心化的狀態。

整個區塊鏈世界,真正意義上的去中心化從來沒有存在過,更多是一個去信任化的過程。在日常沒有極端事件的情況下,用戶可以信任它的規則,但是仍然有核心的領導團隊,並不是一個完全去中心化的狀態。

03、聯盟鏈是區塊鏈技術的倒退

Founder Park:如何看待國內「聯盟鏈合規,公有鏈不合規」的說法?

張元傑:我覺得這是一個很大的誤區,認為在國內聯盟鏈就是合規的,公有鏈是不合規的。甚至還有 Conflux 是因為有後台才合規的說法。

首先,公有鏈技術在國內沒有說是不合規的,Conflux 是公有鏈,自然沒有問題,以太坊作為公有鏈也沒有問題。有問題的是什麼?央行在 2021 年出台政策禁止數字貨幣的炒作與發行,不能面向中國用戶宣傳銷售數字貨幣是底線。所以很多公有鏈數字貨幣的交易或者挖礦節點都在海外,但是在國內使用公有鏈技術,不涉及數字貨幣是沒有問題的。並沒有任何政策說公有鏈技術在國內是被禁止的。國家監管部門是給這個領域留了一些摸著石頭過河的口子和機會的,這也是我們在國內可以正常做事的原因。而且據我所知,上海有不少公有鏈技術的開發團隊也在做事。

隻是公有鏈創業在國內面臨著宣傳和支付的障礙,宣傳所需的平台賬號要做好各種互聯網備案,而支付必須用法定貨幣,這是國內 Web3 創業沒法繞開必須要克服的障礙。

至於聯盟鏈合規的說法,是因為推出聯盟鏈的互聯網企業,把持著宣傳和支付這兩個 Web3 的命門,在他們的潛移默化中,似乎聯盟鏈就舉著合規的大旗,公有鏈不合規就成了國家的法律法規一樣,其實這樣做的目的都是為了維護他們的中心化數據庫,繼續維持他們將用戶的數據當做石油的核心利益訴求。

認為聯盟鏈合規,而公有鏈是違規的,這種理解其實是沒有認真解讀國家的法律,而錯把互聯網大廠的一些輿論上的宣傳當作國家法律法規的一種誤解。

Founder Park:為什麼聯盟鏈在國內大行其道,成為了主流?

張元傑:先回顧下聯盟鏈的起源。

區塊鏈的概念誕生於比特幣之後,中本聰發明比特幣,並沒有有意識地去發明區塊鏈技術。這個技術是在比特幣之後被大家提出來,就像 Web3 是為了洗白加密貨幣或者說為加密貨幣尋找一個新方向而提出的理念。區塊鏈是作為比特幣的支撐技術而存在的。

一些中心化的互聯網企業認為區塊鏈是顛覆性的,也沒有辦法去控製,那怎麼辦,想辦法去摻水。區塊鏈是 block chain,那就造幾個新概念:Public Blockchain、Private blockchain、Consortium Blockchain,從此區塊鏈技術又有了公有鏈、私有鏈和聯盟鏈的的分支概念。本身區塊鏈技術就是因為比特幣才有的,現在支撐比特幣的技術居然成為了區塊鏈技術的分支(公有鏈),這不是很滑稽嗎。

為什麼要發明聯盟鏈的概念呢?因為這些互聯網企業發現區塊鏈的定義都是由極客們在定義,話語權不在他們的手上,所以就有了這樣一個可以由這些大企業控製的區塊鏈技術。節點都是企業自己的,甚至節點都在同一個機房裡,一旦停電了可能鏈就不好使了。這樣的聯盟鏈,節點不可以訪問,不可以下載數據,也不支持互通,仍然是一個數據孤島,和過去的中心化數據庫沒有任何區別。

聯盟鏈就是一個偽裝版的中心化數據庫,代表了落後的技術,是過去互聯網數據孤島、數據門閥的延續,這也符合這些企業自身的利益。

可以看下聯盟鏈如今的現狀,海外有很多公司推出聯盟鏈,IBM 推出的聯盟鏈 Hyperledger Fabric,如今技術部門已經解散;摩根大通宣稱要推出的 Quorum 也悄無聲息了;Facebook 聯合諸多企業推出的 Libra 現在團隊已經拆分成三個小團隊。隻有國內還在堅持聯盟鏈技術,並且不少企業大肆在宣傳聯盟鏈合規,甚至出現百鏈齊發的場面。

互聯網巨頭們的利益就是中心化數據庫,他們自己在不停地推出落後的聯盟鏈技術乾擾技術的正確發展方向,而且推廣的技術還不是他們的業務核心。這其實也是我們要到 Web3 行業創業的核心原因,不需要再去選擇站隊阿裡還是騰訊,去創造一個更加平等的互聯網生態環境,讓更多用戶可以享受更加自由的互聯網服務,而不是必須在字節係、阿裡係還是騰訊係中選一個。

Founder Park:Conflux 自稱是國內唯一合規公鏈,為了合規你們做了哪些調整?

張元傑:底線就是央行的政策,不涉及數字貨幣的炒作。

具體落地應用的時候,宣傳上需要的網信辦備案和支付上需要的各種備案也都是準備好的,因為服務的企業也需要這些。

技術實現上,公有鏈的交易都需要 Gas 費用,我們做了一個小的創新,在內置合約中提供了代付功能,開發者在開發應用的時候可以使用代付。這樣用戶在和智能合約交互的時候,就不需要使用數字貨幣,不需要下載交易所或者用法定貨幣兌換數字貨幣等複雜的操作。

我們保留了 Web3 密碼賬戶需要的私鑰和助記詞等,也提供手機號和郵箱登錄的方式。賬戶和資產在整個應用生態裡都是打通的,而且是完全無幣化的體驗。

通過 Conflux,用戶可以真正體驗 Web3,真正意義上控製自己的數字資產,而不是其他那些顛倒是非的 Web3 體驗。

Founder Park:中國 Web3 發展的核心挑戰是什麼?是監管嗎?

張元傑:挑戰也是之前提到的三點:政策、資本和人才。

政策上大家陷入了認識誤區,還甚至也影響了資本和人才的想法。關於 Web3 的第一想法就是要「潤」,因為 Web3 發生在新加坡、發生在美國,與中國無關。中國廣大的互聯網用戶完全被無視。這麼大的市場,可能沒有數字貨幣帶來的財富效應,難道就不值得做了嗎?我認為這是藍海市場,大有可為,完全值得去嘗試。

很多資本也因此認為在中國投資公有鏈無法順利退出,而在海外可以炒幣退出。我覺得在國內的話,隻要你為用戶創造價值,怎麼都可以退出,上市也好,被企業收購也好,不一定隻有發幣才是退出。

很多人才也形成了鄙視鏈,認為在國內做公有鏈沒有前途。我經常跟同事說,你凝視深淵的時候,深淵也在凝視你。抱著改變世界的理想進入行業,結果天天都在炒合約,不是在開空就是在開多,那你怎麼改變世界呢?

當前急需要祛魅的事情隻有一個:海外的月亮是圓的,中國沒有 Web3。資本和人才都不流向這個市場了,造成了一個巨大的市場空白,每個人都在說,都不去動手做,大家都不抱著正確的初心,正確的市場怎麼會形成?我希望每一個進入到這個行業,以及關注這個行業的朋友們,捫心自問,如果你真的是想要賭博求財富,這個世界賭博的方式有很多,不一定要來幣圈;就算是來賭,也沒必要說自己是 Web3,把錯誤的理念傳達給更多人,隻會讓這個行業看起來非常可悲,沒有希望。

Founder Park:都說國外 Web3 的發展置於監管之上,Web3 合規化會是全球的趨勢嗎?

張元傑:完完全全的謊言。Web3 的發展雖然是起源於極客精神,起始於黑產和灰產的率先使用,但這是它的過去,並不意味著置於監管之上是未來的趨勢。

美國財政部最近剛對 Tornado Cash(鏈上混幣器)進行了製裁,這也是美國政府首次對合約應用進行製裁。大量的美國數字貨幣機構在尋求與政府的和解,主動擁抱監管。他們運用政府公關的能力,遊說政府重新定義數字貨幣,將其定義為 Web3 的一個理念,讓其重新陽光化,走到日常大眾的生活中,去影響更多的企業。

甚至在海外的不少幣圈機構,幣安、孫宇晨等也在尋求合規的監管框架。Web3 如果想要走向主流,走向更多的互聯網用戶,就需要在地球上尋找一塊安身立命之所,需要符合當地的法律法規和國情。

04、Web3 創業應該面向更廣泛的互聯網用戶

Founder Park:目前全球 Web3 領域的創新有什麼特點?

張元傑:整個區塊鏈行業的創新,其實是回歸到底層的非共識的創新,很難預測引爆市場的應用是來自哪裡。

比如在 2019 年大阪的 Devcon5 上(以太坊年度會議)引起關注的項目現在都銷聲匿跡了,反而是在分會場角落裡湧現的 DeFi 項目成為了上一個周期裡引爆牛市的催化劑,那個時候 NFT 也是小眾中的小眾,卻在 2021 年突然大爆發,被市場廣泛接受。

這其實是一個非共識驅動的過程,很多時候不知道創新是從哪裡冒出來的,而且做項目的人可能就是三五個人,項目也不被看好,但是機會來臨的時候,他們做好了準備,就抓住了機會。

Founder Park:國內的 Web3 創業有什麼不一樣的趨勢?

張元傑:國內的區塊鏈創業,不知道是因為政策監管還是什麼原因,呈現兩個特點。

首先是想要去模仿海外的成功項目,做一個仿盤,但是模仿不一定能夠帶來好結果,很多時候是一地雞毛,因為套路已經被別人熟悉了。就像 StepN 這款遊戲,本身開發出了一個很好的經濟模型,早期很多人去模仿,做自行車、跳繩等,從來不去思考其中的本質問題。結果產品技術開發了很長時間,最後面向市場的時候出了問題。

其次是習慣於基於現有的平台去做項目,比如行業內大家都說要去做 DID(去中心化身份)、SocialFi(社交化金融),但是如果你去觀察鏈上的活躍用戶,比如 OpenSea 日活可能也就在 3 萬左右,為三萬人做 DID 和 SocialFi 這個邏輯根本是不成立的。

最終還是要回歸到產品的本質,去思考產品能夠服務的用戶群體到底有多大,如何把潛在群體引入到你的應用中,不要隻盯著行業內的這一點用戶去做事情。

Founder Park:一個好的 Web3 生態需要具備哪些要素?

張元傑:首先是創業三要素,政策、資本和人才都要具備,這是搭建生態的基礎設施。

其次是足夠豐富的應用場景,數字藏品是現在最主要的一個使用場景,但是是不是可持續,這是有待驗證的。我們需要看到更多的應用生態和更加豐富的基礎設施,比如數字資產錢包、瀏覽器、聊天工具等,或者說數字人、DAO 這些工具,基於這些工具搭建出來的豐富應用生態。

對創業者來說,除了要具備企業家精神之外,還要有極客精神。目前 Web3 的很多創新都是來自極客們的奇思妙想,這些新的範式被快速商業化落地,觸達更多的用戶。這些極客們不是成熟的企業家,需要資金、用戶和社區的支持,Conflux 技術社區委員會就負責做這樣的事情,他們會根據創新度來評審社區內的各種項目,並且給予資金、用戶、宣傳和政策上的支持,幫助他們去融資,落地到有政策支持的城市。

還有就是自由組合,樂高接力式創新合作。生態的參與者大家各自專注一個領域,然後合作起來推動生態往前走。比如 AnyWeb 數連和鏈上的數字藏品企業進行合作,那些企業不需要再做自己的賬戶體係,直接使用 AnyWeb 的數字錢包,而且 AnyWeb 現在已經有十萬級別的日活,這樣也可以幫助數字藏品企業快速拓展市場。

這是一個開放式的生態,大家可以做到樂高積木式的創新,眾人拾柴火焰高,這才是一個真正好的生態環境。

Founder Park:在你看來,哪一類的應用將來會引爆 Web3 生態?

張元傑:就像 NFT 和 GameFi 的火爆一樣,沒人能完全預測下一個會火的類型是什麼。甚至有人建議說我們應該像上一屆 Devcon 一樣,去關注一些在分會場無人問津的應用,也許那個就是下一款爆款產生的地方。即使是 V 神,他的以太坊白皮書預測了 ERC 20 標準代幣的大行其道,卻完全忽略了 NFT,他完全沒想到 NFT 會是以太坊目前最重要的支柱之一。

但我期待能夠帶來大規模應用,可能引爆生態的是內容賽道,首先因為它本身就是電子原生,比如歌曲、文章、短視頻等。

其次,這些內容創作者正在被平台大規模剝削,特別是長尾和腰部的創作者們,沒有獲得太多的經濟利益,而且無法憑借自己去接商單。如何解決這些創作者的經濟問題,保護他們被閱文、QQ 音樂、網易雲音樂、B 站、快手和抖音剝削掉的經濟價值?如何通過 Web3 的邏輯把這些創作者和他們的消費者打通,這才是我想看到的 Web3,也是我最期待的 Web3。

我們最近在實現很多品牌 IP 的 NFT 化,很多數字人的東西,這也是對技術的使用。但這些會不會引爆市場,我沒有答案,我們需要企業家一步一個腳印去摸索市場的供需關係。而像今年數字藏品行業的火爆,我覺得是完全非理性的,對數字藏品的爆炒根本就是基於海外對財富預期的渴望的轉移。當大家發現它沒有實際的用途,也不能帶來社交上虛榮的炫耀價值,本身又沒有可持續的品牌外延的時候,藏品的內核就倒塌了,市場也會逐漸回歸理性。

Founder Park:在你看來,國內 Web3 創業的機會在哪裡?

張元傑:首先是初心要正,要去解決用戶的問題,而不是說怎麼解決代幣學問題,不管做什麼都先把代幣經濟學往裡套。

其次是需要更多優秀的互聯網人才進入到這個行業,他們看到了現在互聯網的格局是不可持續的,想用新的邏輯把用戶產生的價值還給用戶。但又不是去引導用戶炒幣、參與代幣等,而是引導用戶去了解 Web3,在這個過程中把自己在互聯網上的數據變成自己的數據資產。

有一個海外的案例,一家做國際象棋遊戲的企業融資了千萬美元,在他們的遊戲中下棋就可以贏得積分,憑借積分可以兌換基於象棋棋子的 NFT,這個 NFT 可以在鏈上交易也可以在二級市場交易。這其實是一個很好的嘗試方向,首先玩象棋遊戲的這些用戶可能本身不是炒幣用戶,但他喜歡象棋,如果這些積分可以換一些設計精美的藝術品,其實是把用戶在互聯網上創造的內容變成了有價值的經濟品。

另外,兌換的數字棋子皮膚,不像《絕地求生》、LOL 等遊戲中的皮膚,隻能在遊戲中使用,隨時可能會被銷毀。這些數字品是可以交易的,並且不限於隻在這款國際象棋遊戲中。

獲得的數字棋子越多,證明用戶的水平越高,這個時候他獲得的這些 NFT 不僅是數字資產,還是他棋力的證明。他甚至可以憑借這些 NFT 去做國際象棋的教學,因為 NFT 證明都上鏈了,如果他是通過交易收集,是可以查詢到記錄的。而不管是教學還是交易類 app,都不需要現有的公司來做,因為有 NFT 的數據,所有基於公有鏈的應用都可以做。

這樣就把 NFT 的數據變成了個人的標簽化數據,而且實現了數據商業化的過程。

回到國內市場,可能有很多人說中國象棋用戶不是 Web3 用戶,大爺大媽為什麼不能是 Web3 用戶,他們用上了移動手機,也已經是快手抖音的重度用戶了。你沒去做,怎麼知道他們不是呢?我覺得這就是偏見,什麼時候能克服這種偏見,什麼時候就能找到非共識了。

不要隻想著我要去做基礎設施、做 DID、做 SocialFi,而不去解決實際問題。要試著從最小的事情最垂直的事情開始,開發產品提供最簡單的經濟激勵,吸引這些人成為 Web3 用戶。

再比如,中國的大學生們,他們樂於接受新鮮的事物,對新的數據標簽感興趣,也有大把的時間,對於一點點的經濟刺激都很樂於接受。為什麼不針對這些人做呢?早期 Web2.0 時代還有校內網可以玩,現在隻剩下微信的熟人社交,那能不能做個 Web3 的校內網填補需求呢?在此基礎上還可以再做個校園 BBS、校園 LinkedIn 等,基於一套數據標簽可以做很多應用。

不要隻盯著 OpenSea 的五萬日活和幣安的 20 萬交易用戶,還是需要回到大眾互聯網用戶的根本需求上,讓大家慢慢熟悉私鑰和助記詞,通過 NFT 掌握自己的數字資產。如果可以把他們花在騰訊、字節和阿裡的時間轉移到 Web3 裡,就一定能夠實現商業價值。

Web3 隻是互聯網創業的一個技術組件,不是全部,不要本末倒置。如果你創業的核心是出於用戶的需求,而 Web3 隻是你的一個組件的時候,會發現 Web3 創業這件事就變得通暢了許多,也不需要削足適履了。

 

*以上嘉賓觀點不代表 Founder Park 立場,也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本文首發於公眾號:Founder Park

*轉載原創文章請添加微信:geekparker

來源:PANews 網址:www.PANewsLab.com
喜歡 0
利好 0
利空 0
收藏 0
快訊

bybit advertisement

元宇宙最新動向 — Meta 擴大 NFT 測試範圍、科技巨頭元建立宇宙標準論壇
元宇宙最新動向 — Meta 擴大 NFT 測試範圍、科技巨頭元建立宇宙標準論壇

橋水基金創始人 Ray Dalio : 比特幣已是投資組合的其中一員
橋水基金創始人 Ray Dalio : 比特幣已是投資組合的其中一員

比特幣現貨 ETF 前路未知,鏈上 ETF 賽道能否填補空位?
比特幣現貨 ETF 前路未知,鏈上 ETF 賽道能否填補空位?

鮑威爾:美聯儲全力抗衡通脹 料會持續加息 建議加強加密貨幣市場監管
鮑威爾:美聯儲全力抗衡通脹 料會持續加息 建議加強加密貨幣市場監管

加密貨幣普遍呈下跌趨勢 比特幣下跌約4% 跌穿40,000美元大關
加密貨幣普遍呈下跌趨勢 比特幣下跌約4% 跌穿40,000美元大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