撐起 Web3 的支柱:信息 、契約 、 身份 「中心化」依然不可或缺

A
Allen
發佈於
撐起 Web3 的支柱:信息 、契約 、 身份   「中心化」依然不可或缺

「契約互聯網」和「身份互聯網」支撐起的 Web3 和 DeSoc 的實現,只是一個時間的問題。


01 Web3 世界的「阿基里斯腳踝」
 

電影《無間道》中,劉德華是打入警司內部、為幫派傳遞內幕消息的黑幫棟梁;梁朝偉是潛入幫派中的警校生。一個壞卧底和一個好卧底,兩人的真實身份都被抹得幹幹淨淨,沒有任何文件、記錄能證明真身。對於卧底警察梁朝偉,世界上唯一能證明自己初始「靈魂」的,只有黃 Sir──他的直屬上司。

而當黃 Sir 從房頂上落到汽車頂上,血漿四濺那一刹那,這唯一的「社會關系」也消失了,梁朝偉老師的「靈魂」就這樣人間蒸發,陷入了萬劫不複。

現在換個場景:梁朝偉老師來到了區塊鏈中的虛擬世界,他留在區塊鏈中的所有痕蹟──數字資產、NFT、社交網絡、警校證書──都被綁定在一枚私鑰上。如果唯一的私鑰不見了,梁朝偉老師一樣會在區塊鏈網絡上變成「透明人」,丢失「靈魂」嗎?他有機會依靠虛擬世界中的「社會關系」(social recovery)來恢複自己的身份嗎?

到目前為止,答案是很抱歉,梁朝偉老師大概率會落得和現實世界中同樣的結局。在當下的區塊鏈世界中,私鑰就是一切,沒有了私鑰,我們在區塊鏈世界中創造的、擁有的一切都無法挽回,沒有客服中心幫您恢複私鑰,也沒有黃 Sir 幫你作證。

這是我們寄予厚望的區塊鏈、Web3 世界的阿基里斯腳踝:我們有了可以無限輸入輸出的「信息互聯網」,也有了可以承載「資產」、實現價值流轉的區塊鏈;而我們的靈魂、身份、信用和社會關系呢?卻依然無處安放。

「靈魂綁定代幣」(Soul-bound token, SBT)概念的出現,讓我們開始有了答案。眼前的web3藍圖中,開始呈現清晰的層次──我們需要「信息互聯網」(Information Network)、「契約互聯網」(Asset Network)、和「身份互聯網」(Status Network)這三根擎天巨柱,才能共同撐起一個完整、可行的「Web III」。


02 當下的 Web3:沒有「身份」的「契約互聯網」
 


以太坊自誕生起,就帶着「世界的計算機」的使命和光環。可如今的以太坊,卻飽受「過度金融化」的诟病,迄今為止,其最主要的功能依然只是金融和資產交易,這讓「世界計算機」的定位越來越尴尬:一個只有「地址」沒有「身份」、純契約化、智能合約化的區塊鏈體系,無法支撐起一個有效、豐富、社會化形態的應用構建──已經慢慢成為共識。

電影《分裂》中,擁有 23 種人格的凱文,在時尚設計師 Barry、強迫症控制狂 Dennis、保守的信教婦女 Patricia、淘氣未成年人之間來回遊走──在現實世界中,你需要患上嚴重的人格分裂症才可體驗;而在只有「地址」沒有「身份」的虛擬世界中,任何正常人都可以做到。

比如女巫攻擊,一個人可以通過無數「地址」去做同一件事,破壞規則。再如「隱性的中心化」,如果一個人可以掌握無數地址和資產,那他/她就是「中心」──我們繞開了一個顯性的中心政府,卻迎來了在背後控制一切的隱形操控者。在沒有「身份」的世界裏,「去中心化」似乎是個僞命題。

在現實世界,我們生活在「身份」如空氣和水的環境裏,完全無感它帶來的便利;而在沒有身份的區塊鏈世界中,一切變得既透明又隱匿,污濁混亂橫行無阻。我們必須依靠建立數字世界中的「身份體系」,才能完成數字世界的「自由進化論」──從家犬般的「消極自由」,到鴕鳥般的「放任自由」,再到蟻群般「有約束的自由」。

但是問題來了:區塊鏈世界中的「身份」,應該以甚麼姿態出現呢?

 

03 區塊鏈世界中的「契約身份」(contractual status)和「關系身份」(relational status) 


英國古代法學家梅因在 150 多年前曾提出論斷:人類社會所有進步,到此為止,都是從「身份」到「契約」的運動。並且意識到,人的「身份」有兩個來源:一個源於與他人的「社會關系」,另一個源於「契約的執行」。梅因之所以倡導「從身份到契約的進步」,是因為150年前的現實社會中,人們最缺乏的是「契約身份」(contractual status),導致人們無法實現大規模協作;而150年後的區塊鏈世界中,缺少的卻恰恰是**「關系身份」(relational status)──現實世界中的社會關系在區塊鏈上的映射**,才會出現一系列新的問題。

區塊鏈內生的「契約身份」(contractual status)是只能通過智能合約的執行而得到、也只能通過智能合約去改變的「狀態身份」(status)**──在區塊鏈中的表現即為「資產」。雖然在這個「純計算性」的體系中,「契約化」被推到了極致,產生了超高的效能,但由於僅僅存在這一種「契約身份」,其缺陷也清晰可見──應用場景狹窄,「過度金融化」也就不可避免。

那麼,現實世界映射進區塊鏈世界的「關系身份」(relational status)又是甚麼呢?

Vitalik、Glen Weyl等在《去中心化社會:尋找Web3的靈魂》一文中提出的「靈魂綁定代幣」(Soul-bound token, SBT)是一種可能的設想,也是目前 Web3 領域最實際可行的解決方案──當你把現實世界中,由於社會關系而締結的「契約」,如工作經歷、畢業證書等等映射成「SBT」,在鏈上跟自己綁定,**「關系身份」(relational status)**的巨大威力便開始展現:它可以被別人頒發──對方通過向你發行 SBT 的行為確認了「關系」,也可以通過「撤回」或者「改變」來修改你的「狀態/身份」(status),還可以通過驗證同你之間的「關系」來恢複。

有了基於社會關系的身份,Web3 世界中的「阿喀琉斯之踵」似乎不攻自破,不僅可以抵抗女巫攻擊(因為頒發 SBT 的第三方清晰可見),連至今無人能解的「鏈上無抵押借貸」,也有了一絲實現的曙光。

因此,我們在數字世界中的「完整狀態」,應該包括「信息」、「資產」、和「關系」──缺少任何一個都是不完整的。於是,一張「Web III 施工圖」便清晰浮現──只有把「社會關系」也引入到 Web3世界中,才能構成一個完整的去中心化社會形態(DeSoc)。

我們需要在「信息互聯網」和區塊鏈的「契約互聯網」之上,再搭建一層能完美承接 150 年前梅因「社會關系」的基礎設施──「身份互聯網」。

 

04 即將到來的「Web III」:「信息互聯網」+「契約互聯網」+「身份互聯網」

我們寄予厚望的 Web3世界,應該是一個有可以無限輸入輸出的「信息互聯網」(Information Network),有可以承載「資產」、實現價值流轉的「契約互聯網」(Asset Network),和能夠安放我們的靈魂、身份、信用和社會關系,解決「我是誰、我擁有甚麼」的「身份互聯網」(Status Network)。

有了這三根擎天巨柱,才能共同撐起「Web III」。

建立在互聯網之上的「信息網絡」是一切的基礎。而以太坊是一個強大的世界狀態機,能夠同步所有智能合約的執行,因此完全可以獨立勝任「契約互聯網」**的構建。但是「身份互聯網」該如何實現呢?互聯網和以太坊能滿足現代社會一個人同時擁有多重「狀態身份」(status)、又能安全、獨立持有「資產」的情景嗎?區塊鏈基礎設施是否能夠承載「Web III」這三根「大柱子」?

答案大概率是否定的。由於「身份」和「契約」在底層技術實現邏輯上大不相同,這些差異不僅僅存在於概念或認知上,更存在與技術、算法、結構層面上。「身份互聯網」的實現,若要覆蓋所有社會關系領域,將是個浩大工程。SBT 是在現有體系下的一個重要實現手段,其代表的「狀態身份」必然來自於現實世界的社會關系──這需要通過技術手段在安全、完整、保證隱私的前提下映射到區塊鏈中,絕不是發一個「token」這麼簡單。

因此,「去中心化社會」(DeSoc)若想達到能承載現實世界的社會關系、數據治理、隱私保護、權益分配等等複雜結構,「身份互聯網」(relationship network)應該是一層獨立的「身份網絡」體系,一個全新的的基礎設施層。

如果繼續開腦洞,它甚至可以依靠從以太坊網絡中的「資產層」(asset chain)獨立出「狀態/身份層」(status chain)、構建出「以太坊3.0」來實現。「狀態/身份層」(status chain)可以「分叉」擴展出多個平行宇宙,同時「資產層」維持不變,既保持和現實世界資產形態的映射關系,又可以被兩個平行宇宙中的智能合約分別接受──達到和現實世界一致的效果。

 

05 「Web III」不是一個完美世界──「中心化」依然不可或缺

加密世界之所以「過度金融化」頻發,除了沒有「身份狀態層」,還因缺乏一味關鍵因素──一個安全、透明化、純算法化、只記錄地址和交易事實,不跟交易者產生任何「關系」的「第三方」。擁有一個能向你發行和確認「社會關系」(relational status)的第三方,是去中心化社會(DeSoc)建設中不可缺少的一片拼圖。

當此「第三方」平台足夠大,它不僅對 DeSoc 中的每個聲譽體系、每片關系網絡的建立起到關鍵貢獻,自己也將是整個體系的受益者:一個公開的「關系狀態」,可以讓網絡中四通八達的關系節點互為參考,當一個網絡中交織的綜合因素越多、容納的「關系」越豐富,整個社會對於「關系」這件事也會更加看重──一個「你好我好大家好」、互相增信的網絡可期,信用貸款、分期付款、資產按揭的各種金融工具就有了搭建的基礎。

可這樣不是又把「中心化」引入「去中心化社會」中了嗎?

雖然當「身份互聯網」的時代到來,「第三方」的概念雖然會逐漸向今天「 Web2 大平台」的形態靠攏,但它依然是搭建在開放式、計算性的體系上,透明的、沒有黑箱的「第三方」──我們在Web2巨頭構建的「藍藥丸」虛幻美好世界,和加密朋克無限自由的「紅藥丸」極端堅持中,應該有「綠藥丸」溫和劑量的選擇。

在「Web III」社會,我們需要的是蟻群般「有約束的自由」。

 

06 結論

去中心化社會(「DeSoc」)理念的實現,需要搭建一個新的基礎設施「身份層」,需要能夠同時承載「Web III」的三根支柱──「信息網絡」(Informational network)、「資產網絡」(Asset network)和「身份網絡」(Status network)。

然而,在公有鏈上實現和現實世界的「映射關系」,這件事的難度做過嘗試的人都知道──「鏈圈」先烈們的屍體至今還漂在現實虛擬交界的「數字弱水河」之上,若隱若現。

從契約自由、到《激進市場》、再到SBT和去中心化社會,既然「身份」和「契約」這兩條串起人類社會一切活動和發展的紐帶,早在150年前梅因的大腦中便已出現,我們有充分理由相信:「契約互聯網」(Asset Network)和「身份互聯網」(Status Network)支撐起的「Web III」和DeSoc的實現,只是一個時間(good timing)的問題──早一步可能成為先烈,晚一步會被時代巨輪無情碾過。

 

 

轉載文章連結:https://www.chaincatcher.com/article/2078705 
本文章挑選自鏈捕手 Web3之窗
作者:Kokii、暗淡橘瓣


本網站所有非原創(轉載)文章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特別說明:轉載文章會進行二次編輯以符合文章寫作需求,望作者包涵

 

延伸閱讀:

【新手懶人包】區塊鏈是甚麼?一文看懂區塊鏈演化、應用、常見術語

【新手懶人包】元宇宙是甚麼?剖析元宇宙的構成、未來商機和應用

【新手懶人包】 NFT 是甚麼?整合 NFT 科普、平台比較、製作方法

【新手懶人包】 GameFi 是甚麼?一文認識 GameFi 原理、運作方式、熱門NFT遊戲

快訊


Steve Aoki、Ashton Kutcher、Paris Hilton 加入8,700萬美元投總額的 MoonPay 集團
Steve Aoki、Ashton Kutcher、Paris Hilton 加入8,700萬美元投總額的 MoonPay 集團

創下月度收入記錄的 ENS,究竟在 Web3 中扮演什麼樣的角色?
創下月度收入記錄的 ENS,究竟在 Web3 中扮演什麼樣的角色?

11家公司組成加拿大 Web3 委員會,提倡全面加密戰略
11家公司組成加拿大 Web3 委員會,提倡全面加密戰略

除了豪擲 45 億美元的 a16z,加密行業還有哪些 VC 們?
除了豪擲 45 億美元的 a16z,加密行業還有哪些 VC 們?

剖析去中心化金融業 虛擬貨幣的投資價值在哪裏?
剖析去中心化金融業 虛擬貨幣的投資價值在哪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