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太坊簡史:因暴雪削弱術士而誕生的千億美元巨獸

以太坊簡史:因暴雪削弱術士而誕生的千億美元巨獸

寫在以太坊合併前夜。

2013 年 11 月,在比特幣創世區塊誕生近 5 年之後,以太坊白皮書問世。

2013 年的 Vitalik Buterin

「這份初稿是我對我們稱之為『密碼學貨幣 2.0』領域長達幾個月的思考和工作的結晶。」以太坊創始人 Vitalik Buterin 後來在自己的博客中寫道。另外,Vitalik Buterin 曾透露,其開發以太坊的想法來源於暴雪將「魔獸世界」中術士角色的部分技能删除導緻其被削弱,讓他認識到了中心化可以隨心所欲修改已有內容的可怕。

在 Fenbushi Capital 沈波的邀請下,彼時 BitShares 團隊成員「巨蟹」和後來創立了幣乎的咕噜,用了一個多月的時間將以太坊白皮書翻譯成了中文,而初夏虎則是將 Ethereum 的中文名定為了以太坊。

巨蟹曾解釋稱,「坊」的含義是工場、工作室。以太坊強調這是一個虛擬工場,玩家可以來此找工具和 DIY 組建自己想要的金融工具。

彼時加密貨幣市場的中心是比特幣,以及萊特幣、BitShares 等項目,智能合約還沒有被大多數人接受,甚至很多人並不知道智能合約是甚麼。所以以太坊並沒有獲得太多的關注,甚至有人認為巨蟹等人宣傳以太坊純粹是為了「割韭菜」。

但漸漸地,「以太坊」和 Ethereum 的字眼頻繁出現在網絡上,加密貨幣社區開始了對智能合約平台進行了探索,而以太坊的故事也就此展開。

 

「幼年」以太坊

 

巨額眾籌

2014 年 5 月,Vitalik Buterin 首次到訪中國,此行的目的被認為是宣傳以太坊,並為以太坊眾籌造勢。值得一提的是,當時國內對於區塊鏈的熱情的確是比國外更加高漲,雖然被認為首次吸引了普通人參與了解的「大牛市」還在三年之後。

Vitalik 在博客裏對此次中國行的看法是,看到了礦工和交易所,但是除了這幾個公司以外沒有很多有趣的東西。

在沈波的陪同下,Vitalik 第一次跟中國的加密貨幣社區碰面,地點是上海楊浦區淞滬路創智天地的 InnoSpace,活動主辦方是比特幣創業營。

在這場活動上,Vitalik 做了近一個小時有關第二代加密貨幣相關的演講,場下坐着達鴻飛、初夏虎、徐義吉等諸多後來推動區塊鏈發展的重要人物。

2014 年,Vitalik Buterin 來中國參加活動後的合影

2014 年 6 月,以太坊啓動了 ICO,並在 42 天的時間裏募集了 3 萬多枚比特幣,以當時的價格計算價值約 1800 多萬美元。

這在當時引起了行業的轟動,以太坊也因此遭受了不小的非議,回看那一時期的微博或者論壇可以發現,很多人對以太坊的評價都是「騙子」、「圈錢」。但 2016 年老貓在一篇分析以太坊的文章中表示,「99% 的國內比特幣圈的人都錯過了這次機會」。

國內對於以太坊的 ICO 正如上文所述並沒有一緻的看好,Neo 的創始人達鴻飛對投資顯得有點顧慮,而萬維鏈的創始人呂旭軍等人卻果斷選擇用手中的比特幣投資了以太坊。呂旭軍後來曾說,當時很多人認為這筆投資很不明智導緻其本人都不敢過多透露這筆投資。

雖然以太坊的 ICO 受爭議,但也正是爭議讓以太坊走向更廣泛的大眾視野,讓大家開始研究究竟是怎樣的故事可以讓那麽多人毫無保留的「梭哈」。

 

早期發展與國內環境

雖然通過 ICO 募集了大量的比特幣,但 2014 年末比特幣暴跌讓很多人都擔心以太坊是否有足夠的資金支持發展。

不過事實是這樣的擔心很多餘。2015 年 7 月 30 日,以太坊成功地發布了 Frontier(前沿),也就是以太坊的第一個階段,且並不是一個完全去中心化的網絡。

作為創始人,Vitalik 在開發之於也在世界各地演講。一時間,開發者、礦工、以太坊愛好者紛至沓來,開始為一個去中心化的互聯網平台的發展貢獻力量。魚池(F2Pool)的神魚就是國內最早的一批支持以太坊礦工。神魚曾表示 2014 年夏天 Vitalik 特地來拜訪過國內的礦工。因為以太坊是 PoW 機制,必須要爭取礦工的支持,而中國顯然是其必爭之地。

Vitalik Buterin 在 2018 年北京以太坊技術及應用大會上發表演講

神魚表示,當時他對於以太坊沒有太大的感覺,不過隱約感覺智能合約可能代表着未來,因此在以太坊上測試網時,也貢獻了很多顯卡算力。現實是直至 2021 年的禁令之前,國內的礦工和礦池仍一直是保護以太坊安全的中堅力量。

除了利益之上的礦工,以太坊也吸引了不少很早就認識到其價值的人。

秘猿科技的創始人謝晗劍早年與其他愛好者一起創立了以太坊的中國社區以太坊愛好者,但可惜目前以太坊愛好者已經停止了運營。當在還在運營時,以太坊愛好者內容負責人阿劍稱,雖然 imtoken 創始人何斌、謝晗劍等人之後陸續離開了該社區,但仍然堅持出資資助社區發展。

 

在多年的努力下,以太坊發展的速度超乎了很多人的想象。在 2015 年底,以太坊提出了一個對後來加密貨幣行業發展產生巨大影響的標準──ERC-20,代幣標準的統一為以太坊後續的發展奠定了重要基礎,而一場大牛市也在醞釀之中。

 

ICO 泡沫與瘋狂的 2017

 

2017 年加密貨幣市場迎來了牛市,彼時穩坐加密貨幣的第二把交椅的以太坊,跟隨大行情一起迎來了瘋狂的一年。

而那一年的牛市,主流的觀點是 ICO 帶來了大量的場外資金。事實上,2016 年不少 ICO 項目就開始悄悄萌芽,並在 2017 年成幾何倍數增長。據 ICODATA.io 數據顯示,2016 年 ICO 項目僅為 29 件,融資金額為 9 萬多美元,等到 2017 年這兩個數據已經分別增長至 876 件和 62 億美元。

2014 年 11 月 以太坊 Devcon 0,Vitalik Buterin 右側為以太坊聯合創始人、波卡創始人 Gavin Wood

ICO 的興起和爆發在給創業者籌措資金提供便利的同時,也打開了一發不可收拾的潘多拉魔盒,發幣成為融資渠道同樣也變成了圈錢機器,不僅區塊鏈創業公司發幣,上市公司、傳統互聯網公司,甚至騙子和傳銷也走上發幣的道路。

雖然問題不少,但 ICO 確實讓很多人對智能合約有了初步的認知,也讓以太坊的用戶有了爆發式的增長,以太坊地址數從年初的 100 萬增長至年底的近 1800 多萬。

2017 年 5 月末,以太坊上線了 Huobi 等國內交易所,ETH 的價格在之後節節攀升,最終達到了 2018 年 1 月份的前高點 1430 美元左右,但隨之而來的就是泡沫的破裂。

2017 年的加密世界很精彩,但無法在此一一細說,彼時雖然有很多當前看來極度不靠譜的項目,但其中而不乏很多曾經輝煌過或為當前很多應用樹立了很好模闆的項目,例如 CryptoKitty、Augur 等,接下來所要講到的 DeFi,其萌芽也始於 2017 年。

對以太坊而言,雖然其火爆的根本原因有些令人尴尬,但不得不說泡沫是事物發展過程中幾乎必經的階段。2017 年泡沫帶來了資金和人才,也讓大家親身體會了以太坊的不足之處,這為 2020 年和 2021 年 Web3 概念的風靡埋下了伏筆。

 

DeFi Summer 與又一次的泡沫破裂

 

正如上文所說,泡沫同樣帶來了基礎設施,而這些基礎設施則是促成下一輪牛市的重要引擎。

DeFi 事實上並非 2020 年才出現,而是早在 17 年就開始生根發芽。

Gnosis 早在 2017 年就提出了 AMM 模型。同年,Bancor 融資 1.44 億美元來做基於 AMM 的 DEX,比 Uniswap 更早上線了產品; 然而卻是工作一年就被裁員的電氣工程師,自學代碼不到一年的初級程序員 Hyden,拿着以太坊基金會給的 5 萬美元做出的 Uniswap 成為了最終的龍頭。

同樣,借貸協議的龍頭 Aave 也在 2017 年推出,彼時名為 ETHLend,於次年更名為 Aave。

Compound 與 MakerDAO,均是在 2018 年底前後發布了首個版本的產品。

這些現在看來重量級的產品,最初都反響平平,直到 2020 年 6 月,Compound 為了提高協議流動性,創新地推出了「流動性挖礦」,為提供可借資金與借款的用戶分發治理代幣獎勵並將治理權交給代幣持有者。之後,收益聚合器 Yearn 同樣採取了這個策略,一場有關流動性的盛宴 DeFi Summer 就此開始。

交易、借貸、超額抵押穩定幣、各種聚合器、Curve 創立的 ve 模型等各種金融基礎設施,在流動性挖礦的激勵下,進展神速。據 DefiLlama 數據顯示,以太坊上 DeFi 總鎖倉量於 2020 年 11 月 9 日突破 10 億美元後,一路飆升,一年不到的 2021 年 5 月 11 日已經達到了近 884 億美元,並於 2021 年 12 月初達到了接近 1080.7 億美元的曆史最高點。

DeFi Summer 中間,除了此起彼伏的「金礦」,還有例如 Uniswap 和 SushiSwap 的流動性之爭這樣精彩的市場競爭故事。經曆過的人應該有切身體會,Uniswap 本可以獨佔鳌頭,但由於沒有「隨大流」推出治理代幣進行激勵,被 Nomi fork 了代碼並於 8 月底推出 SushiSwap 並直接啓動流動性挖礦,公開表示將 Uniswap 流動性進行遷移的用戶可以獲得 SUSHI 代幣獎勵,成功搶走了 Uniswap 超過一半的流動性。

之後,Uniswap 也迅速推出了治理代幣 UNI,但直至前段時間,Uniswap 社區才正式提出了對 UNI 代幣賦能的方案,雖然這對 Uniswap 的地位並未產生太多的影響。

可以說,也正是 DeFi 的出現,讓市場有了競爭的格局,項目方需要想盡辦法吸引流動性來提供更低的滑點。之後,雖然遭遇了黑天鵝事件導緻 DeFi 借貸協議短時間清算量超過 10 億美元,但好在下半年市場逐漸複蘇,並且流動性質押協議(例如 Lido Finance)、算法穩定幣(例如 Frax Finance)等新 DeFi 玩法的大熱,加之接下來要登場的 NFT,讓很多人產生了「永恒牛市」的錯覺,年中的黑天鵝事件似乎隻是讓他們對借貸協議的倉位管理更加小心而不是主動降低槓桿,而 DeFi 協議在基礎設施已沒有新故事可講的情況下開始瘋狂推出槓桿類產品,為之後的暴雷壘起了一根根兵不堅固的石柱。

接下來的故事大家想必很清楚了,UST 和 LUNA 的暴雷像是點燃了鞭炮的引線,Three Arrows Capital、Celsius 等大機構來領着一眾小型機構紛紛炸響,機構之間的相互借貸都成了一筆筆爛帳,連帶着引發了 DeFi 的贖回潮和清算潮,雖然這次 DeFi 領域沒有誇張的數字,但市值數百億項目一夜歸零,大機構數十億美元的負債依然觸目驚心。

市場的崩塌中沒有一片雪花是無辜的,比特幣和以太坊雙雙跌破 2017 年的前高,大量 ERC-20 代幣跌幅超過 90%,幾乎回吐了 2020 年夏天以來的所有漲幅。這個故事也告訴我們,市場永遠無法預測,DeFi 說到底依然是金融,要遵循金融的基本規律,過分沉迷其中的後果難以想象。

 

NFT 熱潮

 

初識 NFT

有關 NFT 最早的「啓蒙運動」,可以追溯到 CryptoKitties 引發以太坊網絡嚴重堵塞。作為 ERC-721 格式代幣的早期代表,CryptoKitties 給彼時區塊 Gas 上限並不高的以太坊帶來了嚴重的擁堵,甚至一度使得網絡停滞,但也正是如此,讓市場第一次對 NFT 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彼時,大家隻是對 CryptoKitties 中的稀有度以及貓之間相互交配這樣一種遊戲感到新奇,雖然僅僅是非常基礎的玩法,但在 2017 年年底牛市氛圍的加持下,Fomo 的情緒被無限放大。

無巧不成書,就在 CryptoKitties 引發以太坊網絡停滞的數周之後,2017 年 12 月 20 日,目前全球最大的 NFT 交易市場 OpenSea 在美國成立。值得一提的是,於 2017 年提出了 ERC-721 格式提案的團隊正是 CryptoKitties 背後的開發團隊,也是公鏈 Flow 的開發團隊──Dapper Labs。

雖然對大多數人而言,好像自那之後 NFT 的概念就銷聲匿蹟了,直到 2021 年下半年才重回視野,但 Rome wasn't built in a day,在這四年間 NFT 一直在不斷發展。作為「數字藏品」的最好載體,甚至很多 Web3 用戶是通過 NFT 了解到了 Web3 和區塊鏈,例如 Dapper Labs 推出的 NBA Top Shot 雖然在 Web3 領域的影響力不及 CryptoPunks、BAYC 等所謂藍籌 NFT,但其用戶基數仍是非常之大的。在很多人還沉浸在 DeFi Summer 帶來的財富密碼之中時,NFT 已經完成了積累,並在 2021 年年中的黑天鵝事件之後迎來了等待已久的舞台。

 

PFP NFT 的「牛市」

 

2021 年下半年首當其沖引起了市場討論的就是 CryptoPunks,這個誕生時間甚至早於 ERC-721 標準的 NFT,在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內地闆價都沒有超過 1 ETH,加之此前以太坊價格較低,CryptoPunks 系列 NFT 並未引發過多的關注。而進入 2021 年之後,CryptoPunks 系列 NFT 地闆價一路飆升,並在 2021 年 8 月首次突破了 100 ETH,從一張簡單的像素圖片變成了幾十萬美元的奢侈品。除了地闆價的飆升之外,該系列 NFT 也曾數次進入佳士得、蘇富比等拍賣行,部分形象特殊的 NFT 以數百萬甚至上千萬美元的價格成交。

一款簡單的像素風頭像動辄以數十萬美元的價格成交也引發了不少的討論,二市場普遍接受的一種觀點是:CryptoPunks 已經成為了一種精神的象征,無關圖片本身。

在 CryptoPunks 的成功之後,各類 NFT 項目開始如雨後春筍般冒出,已發行 NFT 的項目也開始了趁熱打鐵,其中最具有代表性的莫過於 Bored Ape Yacht Club(BAYC)。BAYC 系列 NFT 發行於 2021 年 5 月,或許是受市場環境的影響,0.08 ETH 的鑄造價格也並沒有赢得過多的青睞,直到一位名為 Pranksy 的 KOL 公開「喊單」之後,才最終被全數鑄造。

之後,隨着加密貨幣市場整體回暖,BAYC 一路高歌猛進,在宣布了對 BAYC、MAYC、BAYC 持有者空投 APE 代幣以及基於 BAYC 的元宇宙 Otherland 將啓動地塊 NFT Otherdeed 鑄造之後,BAYC 地闆價在今年 4 月達到了 150 ETH 的曆史新高。其中 Otherdeed 地塊 NFT 的鑄造合約短短 1 小時的時間內銷毀了超過 2.6 萬枚以太坊,鏈上 Gas 費用一度飆升至近萬 GWei。

在這段「牛市」中間,行業也對 NFT 就其屬性本身也進行了一定程度的探索,例如曾經風光一時如今卻鮮有問津的 Loot。這個曾經被定義為「新範式」的 NFT 系列最終也沒能掀起太大的波瀾,而反倒是 Azuki、Doodles 一類的頭像類 NFT 熱度不減。這也更堅定了 NFT 是一種身份、精神和人群認同和象征的主旋律。

 

NFTFi、POAP 與權益類 NFT

 

在 NFT 概念開始席卷市場時,除了層出不窮的頭像之外,大家也開始研究 NFT 的其他用例。

或許是受到了 DeFi 的影響,NFT 最能引發市場關注的還是與金融的結合。與金融結合的項目無非交易、借貸、衍生品等。交易方面,除了中心化的交易平台 OpenSea、Magic Eden、Zora 等之外,還出現了利用代幣通脹激勵方式吸引用戶的 LooksRare 和 X2Y2 等;借貸協議則被分為了點對點和點對池的模式,點對點的借貸協議包括了 NFTfi、Arcade 等,點對池的借貸協議包括了 JPEG'd 以及近期因藍籌 NFT 地闆價下跌而面臨清算危機的 BendDAO。

至於衍生品,與 ERC-20 的期貨、槓桿合約等不同,NFT 需要轉換為 ERC-20 代幣才能被賦予更多的交易功能,於是「碎片化」協議成為了 NFT 衍生品的主流,其中就包括了 Fractional、Tessera‌等協議。其中 Fractional 最為人津津樂道的就是在 2021 年將 Doge 原圖碎片化之後將這張 meme 圖片的總價值推上了上億美元。

但僅僅是金融化,似乎並不代表 NFT 全部的價值,非同質化的特征讓項目方開始思考能否將其作為一種特有的「憑證」進行發放。由此,諸如 Project Galaxy、RabbitHole 等項目開始被市場關注,其通過完成特定任務後向用戶發放 NFT 形式的證明來幫助項目方宣傳推廣項目的模式赢得大眾的認可,也使得此類 NFT 成為了又一個主流的用例。

與 POAP 類似,以 ERC-1155 格式為主的權益類 NFT 也是 NFT 的又一個主要用例。與 ERC-721 不同,這個由 Enjin 首先提出的方案包含了批量轉移等功能,可用於門票、入場券、特殊身份等功能特殊卻又並不是獨一無二的 NFT 上。舉例來說,當前很多 NFT 項目方會發行一份入場券,持有該入場券 NFT 的用戶可以訪問其之後發行的所有 NFT 以及其他體驗,這類入場券就是一種權益類 NFT,其需求的功能比 ERC-20 代幣更為複雜,但也並不是每一枚 NFT 都是獨一無二的。例如將於以太坊合併時推出的 EtherPOAP,用戶可以通過持有該 NFT 來解鎖之後活動的參與資格。

除了上述的 NFT 應用之外,當前包括 Uniswap V3 的 LP 代幣以及一些代表着流動性、頭寸的代幣都採用 NFT 的方式呈現,展現了投資者頭寸的參數。雖然這些資產是擁有可交易屬性的,但目前並未出現專門的交易平台,實際的交易也並不活躍。此外,包括 ENS 在內的域名也是 NFT 的重要應用之一。

本質上,非同質化代幣依然是代幣,但 ERC-721 以及 ERC-1155 為以太坊上的非同質化代幣增加了更多額外的功能,很多帶有特殊屬性的虛擬物品都可以通過 NFT 的形式呈現,進一步增加了 Web3 向現實生活領域擴展的可能性。

 

鏈遊與元宇宙

 

從本質上來說,鏈遊和元宇宙是隨着 NFT 的發展而隨之進入主流視野的產物。

這二者相比於其他產品和概念更多地被 Web3 以外的傳統主流市場所接受和關注。或許是因為起步尚早,又或許是因為市場環境影響,這二者雖然在融資上捷報頻傳,但並未像 DeFi 那樣引發市場極其高漲的熱情。

雖然鏈遊中的現象級產品 Axie Infinity 同樣成立於 2018 年,並在 2021 年一度火遍全球,尤其是東南亞。在 AXS 代幣價格一路高漲時,很多越南民眾甚至依靠該遊戲生活,因為遊戲收益已經超過了當地很多普通職業的工資水平,但潮水褪去後,很多越南民眾還是隻能依靠打工度日。

本質上,大多數鏈遊的設計必須依靠持續不斷的用戶加入才能保持活力,先入者沒有持續付費的必要和意願,這導緻遊戲本身很難在用戶數量邊際增長趨向於 0 時實現良好的遊戲內經濟循環,從而使得以賺錢為目的前來的人加速流失。

目前大多遊戲並未成功跳出類似的循環,今年年初大火的 STEPN 成功在短時間內吸引了如此流量的前提下依然遇到了瓶頸。而此前發行了代幣卻遲遲沒有上線,被市場和社區給予厚望的自走棋類遊戲 Illuvium,在今年上線後也同樣表現平平。

元宇宙方面,代表性的項目當屬 The Sandbox。最初 The Sandbox 並非是基於區塊鏈的項目,而是於 2018 年轉型至區塊鏈並在 2021 年下半年搭上了元宇宙概念的快車,開啓了加速模式。

雖然 The Sandbox 也屬於現象級的產品,並吸引了眾多大牌入駐,僅在今年就吸引了包括花花公子、馬爹利等知名名牌的加入。但以其為代表的眾多元宇宙項目僅僅是搭建了一個簡單的虛擬世界,似乎離我們所暢想的元宇宙仍有一定的距離。

對於這兩個概念下的應用,在此不做過多展開。筆者並非認為鏈遊和元宇宙是「僞概念」,而是認為足以承載這樣應用的區塊鏈基礎設施並不健全。僅僅將遊戲或元宇宙內資產 NFT 化,流通虛擬貨幣代幣化的意義不大,或許以 NFT 為基礎的「高階」應用並不像 DeFi 那樣隻需要不那麽複雜的基礎設施,而是需要區塊鏈本身可以擴展出更多的功能,從底層上改變虛擬世界的邏輯,才會真正引發資本要素和市場的關注。

 

以太坊擴容網絡

 

以太坊最為人诟病的一點就是在當交易量提高時也隨之提高的交易成本,但由於其主網本身在擴容方面的進展緩慢,不得不使得社區思考其他擴容的方案。這其中,側鏈和基於 Rollup 的二層網絡是當前主流的兩種擴容方案。

在側鏈中,橋接合約會接收關於獨立網絡的信息,但不會驗證其正確性。一組掌控這個橋接合約的參與者會負責檢查獨立網絡的狀態(確保其未被攻陷),並向橋接合約表示相關的事實。而 Rollup 則是一組參與者(定序器)負責為獨立網絡的狀態更新提供證據,並由橋接合約來驗證這些證據的有效性(以及獨立網絡是否完整而未遭破壞)。總體來說,二者都是獨立的區塊鏈網絡,但區別在於:主鏈上的橋接合約是否能強制保證獨立網絡上的交易的有效性,還是說,它隻能依賴於一組受信任的參與方來表示這些交易是有效的。相比較而言,Rollup 方案由於需要驗證獨立網絡上交易的有效性而可以獲得和主鏈同級別的安全。

 

側鏈

側鏈的概念最早由 Blockstream CEO Adam Back 於 2014 年提出,最初的目的是對比特幣進行擴容,而之後 Blockstream 也的確開發了比特幣側鏈 Liquid。以太坊在經曆了擁堵之後也開始研究基於側鏈的擴容解決方案,而這其中最成功的當屬 2020 年 5 月推出的 Polygon(過去名為 Matic)。

Polygon 包含兩個組件,一個被 Polygon 稱之為「commit chain」,可以支持智能合約開發,還有一個是基於 Plasma 的入口匝道,用於路由以太坊到 Polygon 的交易。Polygon 使用一套獨立的驗證器,不共享以太坊的安全性。這些驗證器定期將 Polygon PoS 狀態變化推送給以太坊以最終完成交易。雖然這種方法將以太坊作為一個結算層,但它並不能提供全面保護來防止惡意驗證程序破壞檢查點過程,正如上文所說。

在 Polygon 剛推出時,DeFi Summer 還未到來,並未掀起太多的波瀾。而之後隨着 DeFi 的爆發和以太坊價格的逐漸上漲,以太坊主網交易成本過高的問題就體現了出來,加之彼時 Polygon 是少有的已經投入使用的擴容網絡,自然就成了流量外溢的首選「接收站」。

目前 Polygon 已上線了包括 Uniswap、SushiSwap、Aave、Curve 等主流 DeFi 協議,同時也有包括 Quickswap、Meshswap、Klima DAO 等原生協議。此外,原本在 Cronos 上的 DeFi 協議 MM Finance 近期上線了 Polygon,目前其 TVL 已超 3 億美元,僅次於 Aave。據 DefiLlama 數據顯示,在撰寫本文時 Polygon 上 TVL 為 17.4 億美元。

 

基於 Rollup 的二層網絡

 

以太坊創始人 Vitalik Buterin 曾發表了名為「以 Rollup 為中心的以太坊路線圖」的文章,認為 Rollup 方案是當下最好的以太坊擴容方案。Rollup 又分為 Optimistic Rollup 與 ZK Rollup 兩種方案,Vitalik Buterin 曾公開表示更推崇 ZK Rollup 方案,但當下更成熟的顯然是 Optimistic Rollup,以及其代表項目 Optimism 和 Arbitrum。

 

Optimistic Rollup

Optimistic Rollup 由 John Adler 在以太坊基⾦會研究論壇上提出。⽬前使⽤ Optimistic Rollup 的除了 Optimism、Arbitrum,還有 Fuel Labs。Optimistic Rollup 由聚合者(Aggregator)和驗證者(Validator)。在 Layer2 發⽣的交易被聚合者打包,並將打包的交易上傳⾄以太坊主網。驗證者則審查打包的交易,並給出欺詐證明(fraud proof)。

所謂的欺詐證明,即驗證者可以審查被聚合打包的交易,若出現虛假交易則驗證者可以提出質疑並更改從該區塊到之後的所有區塊(區塊在從二層網絡上傳⾄主網後會有 1-2 周的質疑時間,若此時間內⽆⼈質疑則該區塊將被承認)。

採用了 Optimistic Rollup 方案的兩個二層網絡項目 Optimism、Arbitrum 也各有千秋。

於 2021 年 7 月上線主網的 Optimism 最大的特點莫過於 EVM 等效性,而 EVM 等效性意味着以太坊上的智能合約可以將代碼直接複制粘貼到 Optimism 上而無需過多的修改。雖然有着更加低的遷移成本,也更早實現了主網的啓動,但 Optimism 生態並未像想象中的爆發,除了 Synthetix 與其深度綁定之外,其他項目僅僅是支持該網絡而沒有通過流動性挖礦等激勵來提高其生態活躍程度。

之後,Optimism 於今年 6 月正式啓動代幣 OP 的空投,並密集進行了一系列生態發展的激勵措施,讓其生態相較未推出代幣前有了極大的改善。據 L2Beat 數據顯示,在撰寫本文時,Optimism 上 TVL 為 14.9 億美元。

至於比 Optimism 晚了一個月左右上線主網的 Arbitrum,在爭議解決中採用了鏈下處理的方式,雖然用時較 Optimism 更長,但成本更低。似乎 Arbitrum 比較受市場推崇的重要原因就是其在降低成本的路上越走越遠,Arbitrum 目前已完成了從 One 到 Nitro 的升級,成本得到了進一步的降低。

 

ZK Rollup

相較於 Optimistic Rollup 的欺詐證明使用經濟激勵來保護網絡安全性,ZK Rollup 通過密碼學模型來保護網絡安全可以實現幾乎「絕對」的安全,同時 ZK 自帶數據壓縮屬性也可以進一步提高交易確認速度並降低手續費。但也正因如此,其開發難度要更高,當前基於 ZK Rollup 方案的,以 zkSync、StarkNet 為代表的二層網絡幾乎都還在停留在測試網狀態。

與 Optimistic Rollup 相同,ZK Rollup 也是將網絡上交易打包驗證真實性後提交給主網,不同的是其採用了零知識證明的方案利用密碼學來確認交易的正確性。據 L2 Fees 數據顯示,當前 zkSync 的 Gas 費用要明顯低於 Optimism 和 Arbitrum。

此前,zkSync 宣布了大概的主網上線時間,距今還有僅兩個月的時間。

事實上,擴容網絡的探索遠不止上文提到的這些,還有包括 Polygon Hermez 的 zkEVM 方案、Loorping、Boba Network、Aztec、Metis 以及基於 StarkWare 解決方案的 dYdX(已開始向 Cosmos 生態遷移)、Immutable X 等等,由於篇幅所限不做一一介紹。

 

以太坊的安全

 

對於以太坊乃至任何一個去中心化網絡而言,由於網絡狀態很難在全球範圍內達成回滾的共識,一旦資產被盜很可能是永久丢失,安全就成了重中之重。然而無奈的是,從以太坊誕生至今,安全事件從未停止,尤其是當 DeFi 協議發展壯大之後,大額資金被盜事件頻發,令人觸目驚心。

 

代碼漏洞

代碼漏洞是以太坊生態項目發生的安全事件中佔比最高的一類。以太坊曆史上最大的代碼漏洞導緻的黑客事件還要屬 2016 年 6 月 17 日發生的「The DAO」事件。

The DAO 則是區塊鏈公司 Slock.it 發起的一個眾籌項目,並在第一屆以太坊開發者大會 Devcon 上進行了演示。彼時 DAO 這個超前的概念轟動一時,以至於當其發起眾籌時共收到了超過 1200 萬枚以太坊,佔到了彼時以太坊總量的 14% 左右。然而之後黑客利用了該項目合約代碼中的遞歸漏洞成功盜取了 360 萬枚以太坊。

之後,以太坊社區就如何解決此次問題形成了嚴重的分歧,一方覺得應該通過分叉的方式回滾區塊,另一方則覺得去中心化的精神就是已經發生的事不容更改。最終在少數服從多數的原則下,以太坊成功分叉為 ETH 和 ETC 兩條鏈,兩方的支持者也就此分道揚镳。

在這之後,再次出現大規模的黑客攻擊事件除了 2017 年 Parity 多簽錢包被盜了 15.3 萬枚以太坊(當時價值約 3000 萬美元),就是在 DeFi 熱潮到來之後,早期的 DeFi 項目因隻是簡單的交易或借貸所以代碼不容易出現嚴重的漏洞,但之後隨着 DeFi 的複雜程度逐漸提高,代碼出現漏洞的可能性也不斷加大。

2021 年最「昂貴」的黑客事件當屬 Poly Network 被黑事件,彼時 Poly Network 遭到黑客攻擊並總共損失了超 6.1 億美元資產,好在之後黑客主動歸還了大部分資產,但此次事件也使得 Poly Network 和 O3 Swap 一蹶不振。

DeFi 領域被攻擊最多的協議類別就是跨鏈,一方面跨鏈協議較為複雜,可能出現漏洞的模塊非常多;另一方面,跨鏈更加容易聚集大量的流動性,黑客攻擊的「性價比」更高。

2022 年至今最大的兩起黑客事件,Ronin Network 和 Nomad 被攻擊事件也均是跨鏈領域的黑客事件。

 

釣魚攻擊

相比於代碼漏洞一次性清空協議流動性的攻擊行為,釣魚攻擊則不需要太高的「技術造詣」,大多是通過劫持項目前端、黑掉項目社媒來發布虛假鏈接,在用戶上鈎之後就通過惡意合約轉移受害者資產從而達到目的。

此類攻擊一般較容易被發現,很難通過持續較長時間來騙取高額資金,一般隻會產生較小的損失且大部分發生在 NFT 領域,通過用戶對白名單等的渴望來誘導其授權可以隨意支配用戶資產的合約來完成詐騙。但盡管如此,也有相當一部分用戶因遇到此類攻擊而損失慘重。

 

其他

針對虛擬世界的黑客事件五花八門,上文中提到的 Ronin Network 被攻擊事件中,黑客通過向 Sky Mavis 開發人員發送帶有病毒的假 offer 來控制驗證節點最後實現了對網絡的攻擊。如果說代碼層面的漏洞和釣魚攻擊還可以通過謹慎來防止,那這樣的黑客攻擊事件實在是「防不勝防」。

我們不得不承認的一點是,安全性的不斷提高似乎隻能通過堵漏來實現,雖然當下我們擁有了眾多的智能合約審計公司以及漏洞賞金平台,但新興技術的發展總是會經曆這樣的陣痛。Web2 領域時至今日依然安全問題頻出,無法避免的問題隻能萬事小心為上。

最後,作為黑客在以太坊鏈上的「洗錢」集中地,Tornado Cash 此前被美國財政部列入了制裁名單。此舉利弊幾何,或許隻能讓時間給出答案。

 

以太坊的重要更新

 

除了上文所提到了 Frontier 階段,以太坊在 2016 年至今經曆了數次重要的升級,包括:

Homestead 升級。Homestead 是以太坊進行的第一次硬分叉升級,也是以太坊第一次執行 EIP 改進提案。本次升級於區塊高度 1,150,000(2016 年 3 月 14 日)激活,包括了三項重要改進:移除了 Canary 合約,去除了網絡中的中心化部分;在以太坊的合約編程語言 Solidity 中引入了新代碼;引入了 Mist 錢包,讓用戶能持有 / 交易以太坊並編寫 / 部署智能合約。

此外,Homestead 升級還引入了數個 EIP,包括明確規定了如果一個合約沒有收到足夠的 Gas 來完成整個操作過程,合約創建將會失敗,而非創建一個空白合約;取消了對用戶創建難度值較高的區塊的激勵,將出塊時間穩定在 10 秒到 20 秒,並將整個網絡恢復到大約 15 秒的目標出塊時間等基礎的「設定」。

拜佔庭升級。本次升級於區塊高度 4,370,000(2016 年 7 月 20 日)激活,首次引入「難度炸彈」概念,並調整區塊難度評估公式,將叔塊納入參考範圍,使得代幣增發率變得更加穩定,並確保無法通過操縱叔塊來強制提高發行率。同時,以太坊區塊獎勵從 5 ETH 降為了 3 ETH。

君士坦丁堡升級。大都會升級的第二階段君士坦丁堡升級原定於 2019 年 1 月中旬在區塊高度 7,080,000 上線,但在 1 月 15 日,一家名為 ChainSecurity 的獨立安全審計公司發布了一份報告,指出有一項系統升級可能會讓攻擊者有盜竊資金的機會。收到報告後,以太坊核心開發者和社區的其他成員投票決定暫緩升級,直到該安全問題得到解決。在 1 月末,核心開發者們宣布將於區塊高度 7,280,000 上激活升級。2 月 28 日,君士坦丁堡升級正式激活。

這次時隔近 3 年的又一次硬分叉升級引入了很多重要的改進提案,包括智能合約能夠通過檢查另一個智能合約的哈希值來驗證其本身;增強狀態通道的可實施性;將區塊獎勵進一步下調至 2 ETH 等。

伊斯坦布爾升級。本次升級於區塊高度 9,069,000(2019 年 10 月 8 日)激活,除了再一次推遲難度炸彈外以及降低交易數據的 Gas 消耗量外,本次升級為以太坊擴容網絡提供了大量降低費用、提高性能、便於驗證的改進,促進了擴容網絡的快速發展。

2019 年 Dragonfly Crypto Summit 活動,從左到右依次為紅杉中國創始人沈南鵬、Dragonfly 創始人馮波、Vitalik Buterin、美團創始人王興、大眾點評創始人張濤

缪爾冰川升級。本次升級於區塊高度 9,200,000(2020 年 1 月 2 日)激活,本次升級的主要內容就是將難度炸彈再度推遲 400 萬個區塊。

柏林升級。本次升級於區塊高度 12,244,000(2021 年 4 月 15 日)激活,升級內容偏向開發方面,包括了對合約的各種優化,涵蓋 Gas 效率、對以太坊虛擬機(EVM)讀取代碼方式的更新以及防範 DDOS 攻擊的其他更改等。

倫敦升級。本次升級於區塊高度 12,965,000(北京時間 2021 年 8 月 5 日)激活,如果說之前的升級僅僅是「改進」,那麽這一次升級是對以太坊的一次「改革」。倫敦硬分叉升級包含了 5 個核心改進,分別是 EIP-1559(手續費市場改革)、EIP-3198(BaseFee 操作碼)、EIP-3529(降低 Gas 退款,使 Gas Token 失效,服務於 EIP-1559)、EIP-3541(拒絕以 0xEF 開頭的新合約)和 EIP-3554(難度炸彈推遲到 2021 年 12 月第一周)。

其中 EIP-1559 對手續費市場的改革對以太坊的經濟模型產生了深遠的影響,據 ultrasound.money 數據顯示,在撰寫本文時,以太坊銷毀量已超 261 萬枚,以太坊過去一年的通脹率下降至 2.5%。(推薦閱讀:《以太坊倫敦升級一周年,EIP-1559 帶來了哪些故事?》)

接下來,擺在眼前的就是以太坊的合併。此次升級是以太坊難度炸彈在多次延遲後第一次正式派上用場,以太坊的共識機制也將正式告別 PoW,轉向 PoS。此外,轉為 PoS 後,區塊獎勵會驟降 90% 左右,如果繼續保持去年的以太坊銷毀速度,以太坊將會成為通縮資產。而作為以太坊史上最重要的時刻之一,眾多項目方及 Web3 公司都推出了紀念活動,包括了 EtherPOAP NFT 系列,將向參加以太坊眾籌的 8893 個地址進行空投,並還將通過白名單方式進行 Free Mint 活動。

轉為 PoS 之後,以太坊為分片打下了基石,未來以太坊會成為怎樣的一個去中心化網絡,其上會誕生怎樣現象級的應用,目前相對比較熱門的 DAO、社交等概念能否引爆下一輪牛市,我們將有幸共同見證!

 

原文連結:https://www.chaincatcher.com/article/2079249 
本文章挑選自鏈捕手 以太坊新聞與研究
編輯:餅幹、鏈捕手

 

本網站所有非原創(轉載)文章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特別說明:轉載文章會進行二次編輯以符合文章寫作需求,望作者包涵

 

延伸閱讀:

【新手懶人包】區塊鏈是甚麼?一文看懂區塊鏈演化、應用、常見術語

【新手懶人包】元宇宙是甚麼?剖析元宇宙的構成、未來商機和應用

【新手懶人包】 NFT 是甚麼?整合 NFT 科普、平台比較、製作方法

【新手懶人包】 GameFi 是甚麼?一文認識 GameFi 原理、運作方式、熱門NFT遊戲

喜歡 0
利好 0
利空 0
收藏 0
快訊

bybit advertisement

揭秘: NFT 是甚麼?是否值得投資?
揭秘: NFT 是甚麼?是否值得投資?

一文學懂自家製 NFT 、在交易平台公開發行售賣
一文學懂自家製 NFT 、在交易平台公開發行售賣

盤點 Beeple 4 件最高成交價 NFT 作品
盤點 Beeple 4 件最高成交價 NFT 作品

NFT如何改變數位資產市場?
NFT如何改變數位資產市場?

Meta確認Instagram在未來數月會正式引入NFT
Meta確認Instagram在未來數月會正式引入NF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