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字黃金」比特幣已成「風險資產」?

「數字黃金」比特幣已成「風險資產」?

據俄新社報導,2 月 24 日起,俄羅斯總統普京授權在頓巴斯地區進行特別軍事行動,比特幣應聲而動,盤中迅速下探,短線一度跌破 35000 美元,和全球資本市場特別是美股來了一場夢幻聯動。

這就導致本來全球貨幣的「支付屬性」已經備受懷疑的比特幣,最近老生常談的比特幣「數位黃金」的避險資產屬性也似乎不再,反而伴隨全球資本市場的「風險資產」屬性凸顯——與美股漲跌高度同步。

 

「全球貨幣」支付屬性的日漸消退

 

比特幣到底是貨幣還是資產? 比特幣的核心功能到底是支付還是價值存儲? 抑或是新的如同美股科技股定位的風險資產?

 

作為白皮書即已明確表明「Electronic Cash」屬性的比特幣,伴隨著自身體量規模的演變,定位卻日益顯得模糊。

最直接的一個例證,就是其初始的支付屬性的日漸消退——在紀錄片《區塊鏈之新》中,主持人嘗試體驗使用比特幣支付,沒想到,購買一塊價值4美元的提拉米蘇,所需手續費竟高達20美元以上,即商品本身的數倍價值, 雖然有牛市本身的推波助瀾,但這也並非個別例子,而是比特幣在支付領域愈來愈難用的一個真實縮影。

隨著比特幣價格的不斷上漲和使用量的劇增,支付定位下的隱性問題逐步顯現,受限於區塊容量、平均 10 分鐘出塊機制和打包交易設計的它,手續費一路水漲船高,最高時單筆手續費甚至高達上百美元,愈發脫離「全球支付貨幣」的本心。

尤其2017年以來,比特幣支付的高昂成本使得原本「數字黃金」與「全球貨幣」的天平逐步失衡,前者的聲浪日漸蓋過後者,「比特幣耶穌」 Roger Ver 更是直言不諱:比特幣不再是「貨幣」。

對於每秒鐘僅能處理 7 筆交易的比特幣來說,如何實現小額、高頻、快捷的零售場景下即時支付,一度成為其「全球支付貨幣」願景的最大痛點所在。 也正因此,「數位黃金」聲浪日高。

 

「數字黃金」的接力自證

 

而在 2020 的第一周,「蘇萊曼尼」事件的發生,導致中東局勢驟然升級,直接給了比特幣關於「避險資產」屬性的一個自證機會:

比特幣在「隆隆」巨響的緊張局勢中表現出色,而其後大統領的講話,使得戰爭的陰雲暫告一段落,應聲而來的也是比特幣價格在二級市場上迅疾有力的砸盤,使得其「數位黃金」的定位再深一分。

可以說 2020 年初地緣政治動蕩的這次「試金」,其實更讓不少人都不看好比特幣成為交易和支付的「全球貨幣」,相反,很多人一直把比特幣看作是擁有共識基礎的價值存儲標的,類似於黃金,也即「數位黃金」:

 

同樣產量相對恆定,且總量(基本)都有限,可以作為價值存儲標的;但與此同時,比特幣又比黃金擁有更好的可分割性、可攜帶性和流動性。

 

很多經濟學相關人士也對此進行分析,比特幣短期內無法成為「全球支付貨幣」的原因在於交易性能瓶頸和巨大的波動性。 而長期原因則可能是更深層次的機制缺陷:

就經濟學角度來看,通縮遠比通脹更可怕,任何有通縮特性的貨幣都會鼓勵囤積行為的出現,大家越囤錢越值錢,越值錢越囤錢,傳導到實物生產還有一個螺旋形通縮——貨幣值錢使產出的價格相對下降,產出的下降又是工資和需求下降,進而進一步導致產出價格的下降。

這是一個惡性循環,無藥可解,所以從某種程度上來說,通縮很可怕,僅次於惡性通脹,所以通縮幣種並非是一個好的支付和交易選擇(未來上百年雖然還會一直有挖出來的新幣參與市場流通,但畢竟有明確通縮的預期,大家都會惜售)。

包括美聯儲主席鮑威爾就認為以比特幣為代表的私人加密貨幣更適合投機 ,相比於美元,它更像是黃金的替代品。

推特上有個很有意思的對比,按照 2022 年 12 月 31 日的價格,1 bitcoin=25 盎司黃金,而 2020 年底這個比例是1: 15,2019 是 1:5,2018年是1:3 ,從某種程度上講,作為一種資產,比特幣一直也不輸於黃金。

尤其從 2020 年開始,大家似乎已經逐步預設了比特幣「數位黃金」的定位,而淡忘了曾經引發業內激辯,乃至「BCH分叉」背後「全球貨幣」的支付屬性,看起來技術應用方面的升級也沒那麼重要了。

然而,就在比特幣「數位黃金」的屬性愈發受到認可之際,從 2021 年以來,比特幣和黃金的走勢就愈發背離,甚至一度是負相關的反而和風險資產尤其是美股走勢高度聯動,不禁讓人懷疑,什麼時候比特幣真正的能成為「數位黃金」?

 

意料之外的「BTC 跌,黃金漲」?

 

頗為弔詭的是,在最近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 的金融穩定筆記中提到,數字資產作為一種資產類別,其實質規模已經不容小覷,足以對其他資產形成外溢風險,股票的波動與回報受到了比特幣的影響。

而這種意料之外情況的發生,可能和自2020年下半年以來,以灰度、MicroStrategy、ARK甚至薩爾瓦多這樣越來越多的傳統金融機構、科技公司乃至主權國家的跑步入場密切相關:

首當其衝的自然是加密行業的「明牌巨鯨」灰度(Grayscale),2020 年 12 月 30 日灰度的比特幣信託管理規模已高達 170 美元,而 2021 年末則達到250億美元,一年時間激增80億美元。

 

 

與此同時,灰度的率先與積極佈局,也只是華爾街等傳統金融機構於加密資產領域投資佈局的一個縮影,原先的加密投資機構加力深耕、更多的傳統世界玩家積極介入,已是明眼可見的趨勢,去年我們就已經見證了機構跑步入場的上半場。

 

  • Square 購買了價值 5000 萬美元的比特幣(4709 枚)作為資產儲備;
  • MicroStrategy 自從購買價值 2.5 億美元的BTC(共計21454 個)後,多次反覆購買;
  • PayPal 推出了讓其 3.25 億使用者可以購買、持有和出售加密貨幣的服務;
  • MassMutual 成為第一家購買BTC的保險公司。
  • 專注「抄底」的薩爾瓦多已購買至少 1801 枚比特幣;

 

可能 2021 年之前,大家都還只是把希望寄託在「減半能否給行業帶來,新一輪的行情和發展機遇」的我們,無論如何也不曾想到,從 2021 年開始,「比特幣買家」最終竟會是「圈外機構」,以至於幾乎「喧賓奪主」。

以灰度、微策略、薩爾瓦多為代表的機構力量加緊佈局,背後是希望獲得加密資產的專業投資者需求快速增長,它們的大手筆入場佈局,加速了加密資產逐步成為傳統投資機構配置的核心資產之一,這對加密世界的影響可能會是根本性的:

無論是天量增量資金的引入,還是緊隨其後的監管針對性完善,都將是過去十數年從未有過的變局,整個比特幣的敘事方式開始發生轉變——尤其是通過出圈的借力逐步和美股高度同步。

不過,無論是「數位黃金」愈受歡迎,還是「全球貨幣」才是初心,或許比特幣已經和包括以太坊在內的其它所有加密貨幣,都已不是同類的物種。

有人說這是黎明前的黑暗,也有人說往前一步就是萬丈深淵,但誰也不能無法100%保證自己的結論,這或許就是比特幣最誘人的一點。

長的東西,短的世界。

買入某物,做空全世界

喜歡 0
利好 0
利空 0
收藏 0
快訊

bybit advertisement

從馬斯克收購推特談起,Web3 的「C2E」創作者經濟是怎樣的?
從馬斯克收購推特談起,Web3 的「C2E」創作者經濟是怎樣的?

NFT 與 DeFi 如何逐步融合、互相成全?
NFT 與 DeFi 如何逐步融合、互相成全?

比特幣現貨 ETF 前路未知,鏈上 ETF 賽道能否填補空位?
比特幣現貨 ETF 前路未知,鏈上 ETF 賽道能否填補空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