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veBit 與 Aptos 共同推出 CTF MOVEment安全競賽
由 MoveBit 和 Aptos 等組織,Aptos 讚助的 CTF MOVEment 安全競賽將於12月11日10時到12月13日10時(UTC+8)舉行。此次競賽由Aptos、MoveBit、ChainFlag、Aptos Global 等共同主辦,Aptos 讚助。 本次 CTF MOVEment 安全競賽是 Move 生態上首個以 Aptos 生態安全為主題的賽事活動。作為引領 Move 生態的公鏈 Aptos,在共識、智能合約設計、係統安全、性能和去中心化方面進行了創新,已經吸引了全球大量開發者和創業者使用 Move 語言在 Aptos 生態上進行應用的開發和創造。 Aptos 生態蓬勃發展,但是目前 Move 的開發者的安全編程知識還非常欠缺,Aptos 生態開發者需要更多安全知識和提高安全意識。因此Aptos,MoveBit,ChainFlag 和 OtterSec 聯合Aptos Global 等眾多Apots生態方,Aptos作為獨家讚助方,共同舉辦首個Aptos生態安全為主題的競賽 CTF MOVEment 。 CTF MOVEment 安全比賽將在線上舉辦,比賽采取注冊即報名的方式,比賽時間共 48 小時。本場 CTF MOVEment 將設置 3-4 個 Move 相關的安全挑戰,賽題挑戰難度會有所區分,完成不同的挑戰會獲得相應的積分,每一個挑戰用時最短的前四名參賽者會獲得額外的積分獎勵。 積分獲得最高的前三名分別獲得 Aptos 準備的 1000 USD,500 USD 和 300 USD 的獎勵。另外,前三名將獲得神秘 NFT,同時對所有完成一個以上 Move 安全挑戰的參賽者鑄造CTF MOVEment POAP NFT。 目前 MoveCTF 比賽的注冊現已開放,想要注冊的團隊和個人開發者或了解有關該活動更多信息的 Move 生態項目方請訪問此鏈接: https://ctfmovement.movebit.xyz/ 此次對CTF MOVEment進行支持的合作方還包括: MoveFuns DAO、MSafe、Token Pocket、ChainBase、Aptos Project、OKX Web3、NFTScan、IMCODING 等。 此次對CTF MOVEment進行支持的媒體包括: PANews、鏈捕手ChainCatcher、Foresight News、深潮TechFlow等 關於 MoveBit MoveBit 是一家服務 Move 生態的安全公司,其願景是讓 Move 生態成為最安全的 Web3 生態係統。MoveBit 團隊由學術界安全大牛和企業界安全領軍人物組成 ,具有10年的安全經驗。MoveBit 團隊是 Move 生態最早期的貢獻者,與 Move 開發者共同製定安全 Move 應用的標準。
活動集 -
一文了解最新比特幣協議:Counterparty與RGB/Taro的介紹與對比
原文:《Counterparty vs RGB vs TARO》by Mandel duck 我最近參加了一個古董 NFT 節(Historical NFT festival)。什麼是「古董 NFT」呢?簡單來說就是在 NFT 變成流行文化之前就出現的 NFT。在這個活動上,Counterparty 協議似乎成了焦點,這可能是因為它實際上比特幣上的第一個 NFT 平台,可以追溯到 2014 年(在它之前也有其它協議,但 Counterparty 是第一個被用來鑄造現在我們稱為 NFT 的藝術品而不是金融Token的協議)。 時間快進到 2022 年,比特幣網絡上又出現了兩種新的協議,分別叫做「RGB」和「Taro」(兩者有些相似)。 RGB 和 Taro 在很大程度是一樣的東西(TRAO 曾用名「CMYK」,這是對 RGB 的一種調侃),而且它們也不在我擅長的領域,所以,我不會過多比較兩者的細節。相反,我想比較一下 Counterparty 跟這些新的比特幣 2.0 Token協議,它們到底新在哪裡? Counterparty 總結 Counterparty 在 2014 年推出,當時還有其它Token協議,例如染色幣和 Mastercoin(現在叫做「omni」)。染色幣似乎是為了「將黃金的份額在區塊鏈上Token化」而創建的。Mastercoin 則商業味很重,要是沒有 Mastercoin 背後的公司幫忙,是非常難用的。Counterparty 是作為一個開放標準啟動的,而且它又一個易於使用的錢包,每個人都可以培育它,讓它在社區用於休閒的比特幣中得到采用。 Counterparty 的創始人在設計它的時候考慮到了金融服務,例如,可以使用Token來表示一家公司的股權,但是,這裡面有許多法律問題和連帶影響,所以最終他們放棄了這個項目,成立了一個更加商業化的組織(symbiont.io)。這樣一來,Counterparty 就交到了社區手中,大家開始將它用於「社區項目」,比如 RAREPEPE,藝術收藏品,等等。 Counterparty 怎麼工作? 染色幣會跟蹤 UTXO(譯者注:原文為「聰」,是比特幣的最小單位,而比特幣都是以 UTXO 的形式超存在的),Counterparty 則不同,它是比特幣之上的一個數據層。 換一種解釋方法:染色幣的意思是「這筆比特幣(UTXO)代表某一根金條」;如果 Alice 要把這根金條轉移給 Bob,那隻需要把這筆比特幣發送給 Bob 就好(技術上沒有麼這麼簡單,但對一篇 medium 帖子來說,這樣講就夠了)。 但是,如果你想買一杯咖啡,但不小心把代表金條的比特幣也發給了咖啡師 Charlie,那麼 Charlie 就會得到這些黃金(至少是代表著一些黃金的比特幣)。 這就意味著,你在使用染色幣的時候必須很小心,因為你很容易會意外地把Token發送給一個從來沒有這樣的預期的接收者,甚至 TA 可能看不見這筆錢還有別的價值、也無法把它轉回給你。 相反,在 Counterparty 中,你必須放棄一筆特殊的 Counterparty 交易,才能轉移Token的所有權。Counterparty 節點會在鏈外解析這筆交易的數據,然後更新一份放在 Counterparty 節點中的 賬本/數據庫。 這是使用 OP_RETURN 來完成的,這是一種在比特幣交易中存儲任意數據(因此可以將數據存入比特幣區塊鏈)的方法。 載入的 OP_RETURN 數據需要表明這個意思: 發送 1 RAREPEPE 到地址 X 你需要把這個 OP_RETURN 放到一筆比特幣交易中,隻要你使用當前持有 RAREPEPE Token的地址的私鑰簽名這筆交易,Token就會轉移到 OP_RETURN 數據指定的新地址。 使用 OP_RETURN 的一個優勢在於,對 Counterparty 協議不感興趣的全節點既不需要存儲,也不需要驗證這些數據,而且可以把這些數據從節點中刪去。   如果我們已經有了 Counterparty,為什麼還要創建 RGB/Taro? 這個問題很好。因為從今天來看,Counterparty 似乎比 RGB 和 Taro 擁有更多的特性,而且從 2014 年開始運行至今。那麼,為什麼我們還需要製作新協議呢? 我認為,開發者傾向於從零開始製作一套新協議,而不是在現有的協議上開發,可能有幾個原因。 動機 我認為,一個很大的理由是,這些開發者就是想創建自己的項目、擁有自己的「孩子」。人總是更有動力開發自己的想法,而不是維護和提升現有的項目。 技術 從零開始,你就可以使用最新的學習成果和技術;在現有的代碼中插入新的範式可能會很麻煩。許多看過 Counterparty 代碼的開發者認為那很糟糕。尤其是以今天的標準和密碼學的新技術角度來看。 可擴展性 因為 RGB/Taro 使用客戶端驗證技術(下文我們會解釋),它天生更容易擴容,因為並非每個用戶都需要存儲所有Token的全部曆史。 無知 許多開發者要麼不知道 Counterparty,要麼認為這個項目已經死了。 Counterparty Token 我認為這也是一種重要的因素。比特幣愛好者基本上不喜歡開發一套擁有自己的Token的協議,而 Counterparty 協議有,叫做「XCP」。我感覺Token發行永遠地玷汙了這個項目,以事後之明來看,最好不要發行這種Token。 但是,我也要說,這種Token不像其它的協議Token,因為 a)你不需要用到它 你隻需要使用 BTC 就可以製作 Counterparty 交易、發行資產、使用去中心化的交易平台,不用管什麼 XCP b)它是公平發行的 不像其它舉辦過 ICO 的協議最終讓創始人致富,XCP 是通過 燃燒證明 來分發的,意思是,你隻有燒掉比特幣才能獲得 XCP。這意味著創始人也隻能燃燒自己的幣才能獲得 XCP,因此不能通過預先發行來致富。 XCP 有什麼用? 雖然你不需要持有 XCP 來使用 Counterparty,但如果你要使用自定義的名稱來發行資產,就需要用到 它。Counterparty 的資產名稱都是獨一無二的,類似於 URL(網站域名),所以你會遇到跟域名搶注一樣的問題,即,有些人會提前買下帶有流行詞彙的域名。 在 Counterparty 中,為了緩解這一點,你必須持有 XCP 才能以自定義的名稱發行資產,例如 SATOSHI 幣和 FREEDOM 幣。 另一種需要少量 XCP 的場景是使用 Counterparty DeX(去中心化交易平台)。DeX 允許 Counterparty 資產的點對點、非托管式交易,意思是,我可以掛一個賣單,提出使用 1 RAREPEPE 交換 1 SATOSHICARD,然後把這個訂單廣播到比特幣網絡中,如果某人掛了一個賣單,使用 1SATOSHICARD 交換 1 RAREPEPE,兩個訂單訂單會自動匹配,然後資產就轉移了。 因此,如果一個用戶隻是想拿一種Token換取另一種Token,是不需要用到 XCP 的。但是,當資產不是直接交換,而是通過一種流動性更強的貨幣來買賣的時候,交易會更通暢。理想情況下,應該使用 BTC,但技術上來說,就不太可能,因為 Counterparty 協議中不存在比特幣,隻存在 Counterparty 資產,所以,大家的想法是,可以拿資產賣成 XCP,然後到交易平台把 XCP 賣成 BTC。(最終來說,基礎資產是 PEPECASE,而不是 XCP!) RGB/Taro 哪些地方優於 Counterparty? 除了因為 RGB/Taro 沒有自己的Token因此給人印象更「乾淨」以外,還有許多技術創新,讓 RGB/Taro 引人注目。 我認為,最大的技術優點是它們存儲數據的方式。 如前所述,Counterparty 使用 OP_RETURN 輸出,把可以更新其 賬本/狀態 的 Counterparty 消息存儲的比特幣區塊鏈上。因為它使用 OP_RETURN,常規的比特幣節點既不需要解析,也不需要存儲這些數據;然而,如果你是一個 Counterparty 節點,你不得不存儲一個包含了所有 Counterparty 交易狀態的一個很大的賬本。 而 RGB/Taro 使用客戶端驗證。 這意味著,賬本或者說網絡的狀態不是存儲在比特幣區塊鏈上的,而是每個需要存儲這些數據的用戶把數據存在自己的數據庫裡。 這個數據的一條 哈希值/證據 會存儲在比特幣區塊鏈上;而且,通過有技巧地使用默克爾樹,你隻需要存儲你想要交互的Token的數據。 舉個例子,在 Counterparty 中,我是 Alice,我要給 Bob 發送 1 RAREPEPE,然後 Charlie 要給 Daid 發送 1 SATOSHICARD,我必須存儲 Charlie 和 David 們的狀態的記錄,即使它們跟我的交易完全無關。Charlipe 和 David 也可以看到我發給 Bob 的交易,所以它的隱私性會差一些。 而在 RGB/Taro 中,我可以忽略所有跟 Charlie-David 交易有關的數據。如果 David 後來發送 SATOSHICARD 給我(Alice),我可以在那時候再存儲和驗證數據。 最終讓 RGB/Taro 更加隱私的是,第三方將無法知道我的交易的內容,除非我主動向他們曝光。這也意味著我可以存儲更少的數據。這個 哈希值/證據 跟一個包含在 tapscript(taproot 腳本)中的常規比特幣簽名是沒有分別的,所以 RGB/Taro 交易看起來就跟常規的比特幣交易一樣。Counterparty 交易是透明的,因為他們用的是 OP_RETURN,因此可以被(也曾經被)節點和礦工審查。 (注:似乎 RGB 也允許你使用 OP_RETURN(而非 tapscript)來存儲哈希值,但是,它是一種泛用的哈希值,無法跟其它基於哈希值的 OP_RETURN 協議——比如 opentimestamps——區別開來。) RGB/Taro 是新項目(有風險資本支持)可能也能激勵和資助更多開發者開發協議,最終創造出更好的工具、更流暢的錢包,等等。 許多從 2014 年開始資助和開發 Counterparty 的公司後來都破產了,或者遷移去了別的鏈(比如以太坊),讓開發速度變得緩慢,因為整個生態很大程度上依賴於社區的捐贈。 Counterparty 哪些地方優於 RGB/Taro? RGB/Taro 的客戶端驗證特性的一個缺點是,如果我弄丟了我的數據而且其他人都沒有備份,那麼我就無法再發起交易了,所以實際上就是弄丟我的資產了。 而在 Counterparty 中,狀態可以隨時從比特幣區塊鏈上重新解析和計算出來。 主觀上來說,我也認為,資產用名唯一的特性,讓 Counterparty 更適合於「收藏品/NFT」。 就功能而言,Counterparty 也領先於 RGB/Taro,它允許用戶發行資產、轉移資產、接收資產、在去中心化交易平台上交易、分紅、批量發送、創建自動售貨機,等等。 Counterparty 也有一個現成的生態,社區已經開發了很多年了。 哪些地方 RGB、Taro 和 Counterparty 做的都不好? 我個人認為,所有這些協議都有一個問題,就是它們需要發起鏈上交易來轉移非同質資產和同質化資產的所有權。技術上來說,你可以在它們上面使用一種同質化Token(比如穩定幣)建立一個閃電網絡。但是,放到 NFT 上,我認為人們設想的有用場景是實現不了的。 一個例子是拿 NFT 來博彩。熱門的遊戲每一秒會執行幾千次甚至幾百萬次交易,如果每一筆交易都需要發起一筆鏈上的比特幣交易,那就完全無法擴容的,這會導致隻有少數用戶能夠玩上遊戲,而且還要支付很高的手續費。我曾經在 2017 年目睹這樣的事情,那時候我拿 Counterparty 來玩遊戲,玩家必須為交易價值 1 美元的遊戲物品支付 10 美元的手續費,而且還要等待幾天才能看到交易確認。 在這方面,RGB 和 Taro 也沒有太大變化,RGB 支持批處理交易(Counterparty 也可以)。但我希望這些協議在未來可能出現的比特幣側鏈項目上找到更好的安身立命之所。
Celestia筆記:全方位解構模塊化區塊鏈
說明:本文是基於 Celestia 官方教程做的筆記整理和注釋。原文:Learn Modular 編譯:《深入探究模塊化區塊鏈》by Echoic 一、單鏈(Monolithic blockchains) 單鏈包含四個組件 執行層:確保所執行的交易進行正確的狀態更新。執行層必須確保被執行的交易是有效的,即交易的結果是有效的狀態機轉換。 結算層:確保有一個使得執行層能夠驗證證明、解決欺詐糾紛的環境,並作為執行層之間的橋梁。 共識層:確保交易的順序達成一致。 數據可用性層:確保交易數據的可用性。 單片區塊鏈在單個層上同時完成上述的所有事情。 單鏈的限製 低效的交易驗證:節點必須重新執行交易以檢查有效性。 資源約束:區塊鏈受單個節點的資源容量約束。 可擴展性:為了提高吞吐量,必須在一定程度上犧牲安全性或去中心化。 單鏈和模塊化區塊鏈的對比 二、模塊化區塊鏈基礎知識 (1) 模塊化區塊鏈是什麼 指將「執行層、結算層、共識層、數據可用性層」四個組件中至少一個組件完全外包給外部鏈的區塊鏈。 由於在單片鏈上為數百萬或數十億用戶提供服務過於複雜且解決能力有限,人們提出了分片和Layer2 解決方案,後來逐漸演變成模塊化區塊鏈。模塊化的實現最初方案是rollups,後來這個概念進一步擴大成模塊化區塊鏈。 模塊化區塊鏈能夠最大限度地降低運行節點的成本。 (2) 模塊化區塊鏈的第一原則 去中心化:模塊化區塊鏈通過降低用戶操作節點和驗證網絡的成本來優先考慮網絡安全。 安全:在存在惡意驗證者的情況下,去中心化的用戶網絡最終負責維護區塊鏈的安全性。 可擴展:擴展使模塊化區塊鏈能夠增加容量,而不會增加用戶驗證和保護網絡的成本。 如果區塊鏈可以增加它處理的交易數量,而不會增加節點驗證交易的成本,那麼它就是可擴展的。模塊化區塊鏈堆棧中使用的欺詐證明、有效性證明和數據可用性采樣等技術使節點能夠比完整節點更有效地驗證交易,同時保持同等的安全性。 可擴展性公式定義 (3) 模塊化區塊鏈的優勢 具有主權:儘管使用了其他層,但新的模塊化區塊鏈可以像Layer1 一樣具有主權。這允許區塊鏈在未經任何底層許可的情況下響應黑客攻擊並推送升級。 主權(Sovereignty):在代幣、協議的功能和升級、網絡和協議的治理、生態係統的建設和基礎設施具有更高的主動權 方便推出新的區塊鏈:由於模塊化區塊鏈不需要處理所有功能,新區塊鏈可以簡單地將現有的模塊化區塊鏈用於他們希望卸載的組件。 像Optimint 這樣的Rollups “SDK”與Cosmos SDK 相結合將有助於促進新區塊鏈的創建,而無需引導安全驗證器集 提高可擴展性:通過模塊化可以在不犧牲安全性或去中心化的情況下實現擴展。 (4) 關於Celestia Celestia 與之前的區塊鏈設計不同,後者將執行作為核心功能,但Celestia 設計者認為執行是新鏈的工作(指基於Celestia 創建的新鏈來負責處理執行),而Celestia 專注於基礎層(共識和數據可用性),這樣可以從基礎層緩解單片鏈的最大瓶頸:吞吐量和狀態膨脹。 Rollups 和Celestia 的區別在於Rollups 專注於執行(無結算、共識和數據可用性層),Celestia 專注於共識和數據可用性(無執行和結算)。 數據可用性層對吞吐量的重要性:吞吐量分為數據吞吐量和交易吞吐量,數據吞吐量與數據可用性層密切相關,因為它們的主要工作是為數據提供高容量。狀態膨脹:指支付一次GAS費會讓你的數據在以太坊區塊鏈上永久保存,從而導致一個無限的、不斷增長的狀態,其中甚至有很多無用數據。 三、模塊化區塊鏈的三種架構 (1) Layer 1 & Layer 2 最初構建樸素的模塊化堆棧是為了向Layer1 提供可擴展性。在這個堆棧中, Layer1 提供所有關鍵功能,包括執行,而Layer2 隻專注於執行。Layer1 允許Layer2 發布區塊,同時充當連接Layer2 的樞紐。 在大多數情況下, Layer2 的容量也取決於Layer1 的容量。因此, Layer1 和Layer2 堆棧的這種實現對於可擴展性來說不是最理想的。 (2) 執行、結算和數據可用性 優化模塊化區塊鏈堆棧可以提供的更多好處,通過模塊化區塊鏈將各個功能解耦: 執行層 應用程序所在的環境和執行狀態更改的環境,位於模塊化堆棧的頂部,其作用與Layer2 相同。 結算層 執行層的可選中心,用於驗證證明、解決欺詐糾紛。用於在執行層和結算層之間建立信任最小化橋梁,並提供了一種執行層之間相互連接的方式。 執行層可以選擇將其完整的區塊發布到結算層,之後結算層將構建自己的區塊,包括來自執行層的交易,並將交易數據發布到共識和數據可用性層。這隻是結算層在模塊化堆棧中發揮作用的多種方式之一。 因為沒有執行功能,所以結算層隻發布交易數據,而不是整個區塊的內容。 信任最小化橋梁:兩個區塊鏈之間的橋梁不需要中間人、委員會或誠實的多數假設來確保資金不會被盜。例子是以太坊和建立在其之上的Rollups 之間的橋梁。 共識和數據可用性層 共識就交易順序達成一致,數據可用性驗證交易數據是否可供下載。在多數情況下這兩層之間互相協作,例如專門研究數據可用性的模塊化區塊鏈需要達成共識才能對數據進行排序,否則無法確定數據的曆史記錄。 (3) 執行和數據可用性 在前兩個模塊化堆棧中,執行層隻專注於執行,並將剩餘的功能卸載到其他層。然而,由於模塊化區塊鏈的用途很靈活,因此執行層不僅限於將其塊發布到結算層。例如,可以創建一個不涉及結算層的模塊化堆棧,隻涉及共識和數據可用性層之上的執行層。 由於不涉及結算層,因此隻有數據可用性層負責為交易排序和數據可用性提供安全性。這使執行層能夠獲得將共識與執行分離的全部可擴展性優勢,因為沒有中間層將交易數據轉發到基礎層(共識和數據可用性層)。 四、模塊化結算層 由於模塊化區塊鏈僅處理一部分功能,因此可以進行更多的解耦,比如解耦出結算層,可以通過模塊化區塊鏈進行結算層的優化和專業化。 模塊化堆棧中的結算層可以專注於結算,同時將其餘組件(如共識和數據可用性)外包給其他模塊化區塊鏈。通過引入欺詐或有效性證明,結算層可以增強輕客戶端的安全性,允許他們驗證有效或無效塊。 結算層為rollups 提供的功能 Proof Verification 和Dispute Resolution:rollups 發布其證明以供外部驗證的地方,這對於依賴交互式欺詐證明的OP-Rollups 特別有用。 促進橋接的中心:如果rollups 通過一個共同的結算層,它們可以相互橋接。 流動性來源:存在於同一個結算層的流動性可以被頂部的所有rollups 使用。 模塊化堆棧中的結算 五、模塊化可擴展性 站在可擴展性的角度,可以進行執行層、數據可用性層、結算層的模塊化劃分。 1. 執行層 Rollups 本身就是一種區塊鏈,將其塊發布到基礎層以確保有效性和數據可用性。隨著時間的推移,出現了兩種主要的Rollup 設計,optimistic 和zk-rollups。 (1) Optimistic Rollups Optimistic Rollups 將其區塊發布到基礎層,基礎層接收區塊並樂觀地假設交易是正確的。為了允許在懷疑區塊無效的情況下挑戰Rollups 塊,提供了一個爭議窗口(dispute window),如果一個塊受到挑戰,則使用欺詐證明(fraud proof)來驗證它是否無效。一旦爭議窗口關閉,就不能對區塊提出挑戰。 Optimistic Rollups 提供的可擴展性: 將執行從Layer1 移走,一旦交易在Optimistic Rollups 上執行, Layer1 就不需要重新執行它們,因為它們自動被假定為正確的,從而減輕了Layer1 執行的負擔。 減輕Layer1 的狀態增加。通過將應用程序和交易轉移到不同的鏈上, Layer1 可以降低其狀態增長的速度。大量的狀態增加會增加對節點的硬件要求,這會對去中心化產生負面影響。 (2) ZK-Rollups 對於發布到Layer1 的每個Rollups 區塊都會附帶一個有效性證明(validity proof),以證明該區塊的正確性。一旦驗證了有效性證明,交易就被認為是最終的,不需要爭議窗口來判斷Rollups 區塊的有效性。 ZK-Rollups 提供的可擴展性: 減輕Layer1 的執行瓶頸和狀態增長,提供與Optimistic rollups 類似的可擴展性優勢。此外,ZK-Rollups 還通過使用有效性證明為計算驗證提供可擴展性。 在大多數區塊鏈中,區塊生產者執行交易並將它們放入一個區塊中,隨後由節點重新執行以驗證正確性。有效性證明允許節點有效地驗證交易而無需重新執行它們——它們隻需驗證有效性證明。   2. 數據可用性層 通過分離共識和執行,數據可用性層也可以進行可擴展性優化,而不受提供結算層功能的限製。關鍵技術是數據可用性采樣,通過多輪抽樣小隨機塊,它允許節點無需下載整個塊來驗證可用,從而減少輕節點的帶寬。 3. 結算層 現在的結算層仍然承受著應用程序及其相應的基於用戶的交易活動的負擔,這導致結算層擠滿了來自個人用戶和執行層的交易。結算層可以使用與執行層和數據可用性層相同的技術進行擴展,但目前結算層的擴展效果還不理想。 六、創建新的區塊鏈 隨著Cosmos SDK 及其相應的共識引擎Tendermint 等SDK 的興起,與之前的區塊鏈相比,現在已經可以更輕鬆地創建新的區塊鏈,而區塊鏈創建的下一次演變將由模塊化架構實現。例如,一個新的區塊鏈將能夠使用SDK 創建,並且能夠立即使用現有的模塊化區塊鏈。新的區塊鏈可以使用在數據可用性層之上啟動的結算層,由於執行層不需要共識機製,因此它們不需要大量的驗證集或進行代幣分配。新的區塊鏈將能夠毫不費力地啟動,而無需花費大量時間或金錢成本。 在數據可用性層上啟動結算層的區塊鏈像獨立的區塊鏈一樣具有主權,而結算層之上的 Rollups 不具有主權,它們依賴結算層來驗證他們的交易。 原始的Rollups 類型的執行層在部署到結算層時,需要對以太坊虛擬機進行兼容。而現在解耦了數據可用性層,可以不處理來自執行層的任何交易或狀態更新,僅發布原始交易數據,使得新的Rollups 可以很快地部署到沒有兼容限製的數據可用性層。 主權區塊鏈(Sovereign blockchain):通過社會共識對自身及其應用進行獨立控製的區塊鏈。主權鏈有能力應對黑客攻擊並推動升級。 附錄 現有模塊化區塊鏈的產品
CEX接連暴雷後的思考:為什麼DEX如此重要?
編者按:FTX暴雷之後,引發出更多中心化交易所擠兌,導致用戶無法及時將自己的資產提現,這時DEX的好處和優勢就顯現出來了——用戶100%掌握自己的資產。原文於2021年3月6日發布於加密穀,本文為舊文重發。 作者:Lukas Wiesflecker 編譯:Davida,Edward 就在幾周前,券商 Robinhood 的事件引發了恐慌。Robinhood 其實是金融市場去中心化的代表,在許多投資者聯合起來炒高 Gamestop 股價後,Robinhood 暫時停止了部分股票的交易。而這就是 DeFi 交易平台解決的問題。 去中心化交易所(DEX)在近幾年取得了很大的進步,現在已經成為 DeFi 領域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但是,DEX 是如何工作的,有哪些重要的考慮因素?去中心化交易所 (DEX) 在去中心化金融產品 (DeFi) 被炒作後得到了普及。 但對去中心化交易所 Uniswap 的熱捧,再次引發了關於去中心化交易所和中心化交易所(CEX)利弊的爭論 。許多加密愛好者認為,未來去中心化交易所的市場份額可能會大幅增加。而很多成熟的加密交易所目前也在研發去中心化版本的交易所。因此,有理由來看看不同類型交易所的特點。 加密交易未來真的會完全去中心化嗎? CEX - 中心化交易所 一個中心化交易所,如 Binance,有自己的訂單簿。在這裡,每個訂單都被記錄和驗證。為了確保正確性,數據通過專用服務器在內部傳輸,並通過中心化的安全程序。通常情況下,CEXs 在監管下運作,並內置了廣泛的了解客戶政策。同時,中心化交易所積極打擊欺詐者,遵循適用法律,防止洗錢。初學者特別喜歡使用這種類型的交易所, 因為中心化的結構可以提供一個用戶友好的平台,使購買和管理數字貨幣特別容易。 訂單量和交易量通常比 DEX 高很多。這也是因為不需要網絡節點實時更新。因此,交易速度非常高。然而, 該平台前文所述的簡單性要求集成錢包的私鑰仍在交易所 。因此,對加密資產的訪問與用戶的憑證直接相關。如果欺詐者通過網絡釣魚或黑客攻擊獲得憑證,他們將直接獲得存儲的加密資產。 一家 CEX 的背後是一家營利性公司。為了創造良好的用戶體驗,這些公司通常提供廣泛的支持服務。 他們還允許用法幣購買加密貨幣,通常具有廣泛的交易對。中心化交易在交易時產生有固定的費用。從概念上講,加密交易所的工作原理與其他任何交易所相同。匹配算法調節供需,訂單簿存儲用戶的訂單。 特別是加密貨幣的新手,對便利性非常重視。在開始的時候,交易和選擇合適的平台,從長遠來看是非常有利的。在這種情況下,從一個可靠的,多認證的平台開始是一個好主意。簡單的界面使交易相對容易。 中心化與去中心化交易所 中心化交易平台和去中心化交易平台的第一個重要區別是,你不需要為 DEX 注冊,也不需要驗證(KYC) 。DeFi 交易通常直接在兩個用戶的錢包之間進行。獎勵通常激勵用戶在所謂的流動性池中提供代幣,以確保 DEX 的流動性,避免價格大幅波動。 DeFi 交易所也讓我們向獨立邁出了重要的一步:在中心化的平台上,你必須把你的錢托付給交易所,但在 DEX 中,交易是在區塊鏈上進行的,資金是在自己的數據庫中分配給用戶的。 沒有人保管用戶的資金,所以你不必在任何時候放棄控製權。 DEX--有哪些去中心化交易所,它們是如何運作的? 就在去年,DEX 如雨後春筍般出現。儘管如此,最著名的 DEX 可能仍是 Uniswap。 Uniswap 在 Uniswap 上,沒有訂單簿或中心化的交易方。 Uniswap 允許用戶在沒有中間商的情況下進行交易,具有高度的去中心化和抗審查性。 DeFi 交易所是基於 Ethereum 構建的去中心化交易協議。Uniswap 的運作模式是由流動性提供者創建流動性池。 因此,Uniswap 拋開了數字交易所的傳統架構。它采用恒定產品做市商設計,這是一種名為自動做市商 (AMM) 的模式的變體。 自動做市商是智能合約,它持有流動性池,交易者可以對其進行交易。 流動性提供者為這些儲備提供資金。任何向池中存入相當於兩個代幣的資金的人都可以成為流動性提供者。作為回報,交易者向池子支付費用,然後根據他們在池子中的份額分配給流動性提供者。 1Inch 總部位於斯圖加特 DeFi Startup,是一個 DEX, 可以比較不同的去中心化交易所平台的價格,讓用戶以最好的價格進行交 易 。 也可以在不同的 DeFi 平台之間進行拆分交易,以獲得最佳價格。為此,1Inch 使用了不同的 DeFi 交易平台,如 Uniswap、Kyber Network、Balancer 等 DEX優點和缺點 在去中心化交易所買入有什麼好處? 沒有 KYC KYC/AML (了解客戶和反洗錢)合規性是許多交易所的標準。出於監管原因,個人通常被要求提供身份文件和地址證明。另一方面,DEX 是每個人都可以訪問和匿名的。在 DEX 上進行交易所需要的隻是一個加密錢包。 未上市的代幣 DeFi 平台上沒有上市流程。基本上,隻要有一個流動性池供交易者使用,任何 ERC-20 代幣都可以推出。所以沒有在中心交易所上市的代幣仍然可以在 DEX 上自由交易,隻要有供求關係。 無交易對手風險 DEX 的主要吸引力在於它們不持有客戶資金。中心化交易所比較常見的黑客攻擊不能使用戶處於風險之中,而且敏感的個人信息也不必披露。 DeFi 交易所的缺點是什麼? 隨著每一步走向獨立,用戶的自主性也會增加。對於新手來說,中心化交易平台提供了更寬容的解決方案。如果你忘記了密碼,你可以很容易地重置它。但是, 如果你在 DeFi 丟失了種子短語或私鑰,資金將無法挽回,賬戶也無法恢複。 因此,在 DeFi 中對自己的私鑰和密碼負責更加重要。 尤其是新加入加密貨幣的人,對便捷性非常重視。 在開始的時候,交易和選擇合適的中心化平台,從長遠來看是非常有利的 。
PA薦讀 -
Web3營銷手冊:15年互聯網老兵的實戰總結
來源:《關於 Web3 營銷的一切》 原文作者:Yudee(@yudeewxy), WXY 創始人 作者簡介:Yudee, WXY 營銷谘詢公司創始人。擁有超過 15 年的市場營銷經驗,曾在奧美、騰訊、36Kr、美團等平台任職。於 2017 年進入 Web3,並在新加坡開創自己的營銷谘詢公司 WXY,服務了超過 300 個項目,如 dYdX,Klaytn、Tron、KuCoin 等等。 Web3 時而神秘代表未來、有時又充滿黑暗與欺騙。因為 Web3 與科技和金融緊密相關,而這兩者又代表著當今世界的方向與人性。有很多人在說,Web3 就是數據的歸屬權轉移,而我認為除此之外,Web3 更是社會裡眾多組織架構、利益關係、資源配置等等的重構。在目前常見的 crypto 領域,Web3 代表著資本、市場、用戶、投資者、機構等等都有節點的關係的改變。 Web3 在冉冉升起,伴隨著各個主張的項目隨之出現。目前來看,這些項目大多沿著傳統幣圈的打法來做市場營銷,非常模版化,且效率不高。平均每個項目要花銷 10 萬甚至數十萬美金在初期的營銷上,但大部分收效甚微,還不如上個大所或者瘋狂拉盤獲得的效果好。這是一個誤區,或者說是大部分 Web3 創業者的一個業務能力短板。高效的營銷可以幫助項目事半功倍,可以降低項目全生命周期的綜合運營成本。作者將 5 年以上的區塊鏈營銷經驗如數奉上,希望幫助各項目方少走彎路,提升效率。 先從馬斯洛理論在 Web3 裡的映射說起 經典馬斯洛理論認為人有五層需求,從下往上依次為:生理需求、安全需求、愛與歸屬需求、尊重需求、自我實現需求。所有的營銷都需要根據目標群體的需求來進行相應的推廣。但到了 Web3,事情略有變化。邏輯還是這個邏輯、人性也還是這個人性,但就目前的大眾市場來看,90% 都是底層賺錢需求,10% 是高階需求,如特別、有趣、自我價值實現等。既然如此,如今 Web3 領域的創業者與營銷團隊不得不思考,你們項目到底滿足了目標市場的什麼需求,或者是都滿足了,但針對哪些群體該進行如何的溝通方式。 如果沒有 Token,沒有賺錢效應,Web3 不可能發展這麼快,眼前這個行業裡的人才將會減少 90%。所以項目方在給項目畫大餅時,既要仰望星空,也要腳踏實地,務必要關注如何能讓一部分大眾投資人賺到錢,同時用個很好的糖紙把這個故事包裝起來,讓大眾接受。隻有這樣,大眾才會口口相傳和認可。 當然不乏很多 Geek 和嘗鮮者是一直保持對新鮮事物的探索精神的,所以他們願意持續體驗各種新鮮有趣的事物,同時也會以此標榜自己與傳統世界的不同,體現優越感。這部分是小眾,但在 Web3 裡的存在密度要高很多,尤其是有特殊價值和創新的項目方務必要在傳播中將此部分用戶找到,且納為早期社區成員,他們大多也會是項目的種子傳播節點。 這個領域年輕人很多,年輕到還在實習階段就可以為投資機構寫分析文章的地步。但也正是如此,這個領域的傳播一定要將價值使命感與賺錢的期待統一到一起。讓這些年輕人感同身受的認為,既可以為行業做貢獻,實現自我價值,同時也是逆天改命財富自由的通道。如果一個項目可以做到這樣,他就緊緊的抓住了目標市場的基本需求。 好的敘事 就是講故事能力,但這裡的「故事」並不是創業故事,指的不是過去的事情,而是未來的預期。敘事就是品牌為行業、為市場所描繪的更好的藍圖,以及如何實現,俗稱「畫大餅」,讓市場認同自己項目的理念、使命、願景,成為品牌的購買者、使用者與擁護者。大概率來說,任何一個新項目成立時,一定是希望成為這個行業裡最有有價值的那個品牌,那無外乎一定要做到至少其一:新創立一個賽道、成為現有賽道的很好的補充、在同質化的項目中做到更好。在項目的生命全周期,創始人都需要讓市場了解項目的宏觀敘事,項目初期無人知曉時,需要敘事,項目中期進入第二增長曲線,同樣需要敘事。 Chainlink 是一個很好的敘事樣板:在項目初期,也是 DeFi 生態逐漸開啟之時,Chainlink 的敘事角度是「預言機」,這不是一個新詞,傳統領域非常成熟的概念,維基百科上的概念:預言機可以視為是與一個預言者(oracle)相連接的圖靈機。所謂預言者,是一個可以回答特定問題集合的一個實體,而且常常使用特定的自然數子集 A 來表示這個問題。一部預言機可以執行很多對一般圖靈機來說很特殊的操作,並且可以借由詢問預言者來獲得"x 是否在 A 內?"這種特定形式問題的解答。讀起來很複雜,但其中一個很重要的邏輯就是數據的聯通。 Chainlink 是一個去中心化的預言機項目,它的作用就是以最安全的方式向區塊鏈提供現實世界中產生的數據。還是複雜,市場難以一下子接受,然後 Chainlink 做了一個在 DeFi 世界裡很簡單理解的行業應用,讓市場瞬間理解了預言機的一部分顯性功能,喂價。甚至逐漸的讓市場認為預言機就是 Chainlink,將品類與品牌畫上等號,這就建立了非常高的競爭壁壘。現在 Chainlink 已經取得了區塊鏈預言機賽道最頭部的品牌,但業務本身正在從預言機擴展到更宏大的敘事。 從若乾案例中,可以發現好的敘事有若乾標準: -有宏觀邏輯。進入一個未來的看似非常合理的想象空間,把聽眾帶入到這個空間裡,在合乎邏輯的空間裡,聽眾非常容易順著品牌的敘事思路來思考,從而認同品牌理念。 -好的品牌定位:定位可以從若乾角度來推演,市場上也有非常多的定位理論,都可以參考。因為奧美工作的經驗,我常用的定位理論是三角形定位法,即從三個角度都可以推進定位策略:產品、受眾、利益/價值。 -有差異的:好的敘事一定是有差異的,或者說是對現存的品牌都有所挑戰或者不同方向的。千篇一律的敘事或者定位沒有人關注,人們通常隻會記住第一個或者最好的那個。 -心動的/有啟發的:好的敘事描述一定會比較啟迪心靈的,給人一種豁然開朗、「拍大腿」的感受。比如「以太坊的分布式計算機」,第一次聽的時候,就是那種感受,「雖然不懂,但大為震撼,且會願意接受」。它會吸引受眾更多的思考與認同。 -有自我傳播力的。我的奧美的祖師爺告誡我們:「平庸的創意就像夜裡海上的航船一樣,無人知曉」。敘事與定位一樣如此,平平無奇的策略與描述,隻會增加長久的運營成本,短期的懶惰都會導致久遠的問題。有創意有傳播力的敘事/定位/策略,一定需要創始人花費大量精力思考出來的,而不是敷衍的寫在 PPT 上而已。 -有技術支撐的/可能會實現的。這也極為重要,否則就變成了空中樓閣,或者信服力不強。如果項目的技術可以部分解釋實現路徑,則對社區的信任感和傳播效率會有很大的提升。依然拿以太坊舉例,2014 年以太坊的白皮書裡就將未來的路碑標注的非常清晰:Frontier(前沿)、Homestead(家園)、Metropolis(大都會)和Serenity(寧靜),向社區開發者和大眾展示了以太坊清晰的發展路徑,讓世界充滿期待。 -當前行業裡有明確的應用。有些項目在推廣時已經有一些行業應用了,這些應用對於市場包裝來說,很重要,也是事實基礎的一部分。 -網狀可延展的,可以結構性的帶動各協同領域同步發展,彼此相依。 明確的價值觀 人無癖不可交,品牌也一樣。放棄一部分群體才能收獲另一部分熱愛。越是前沿的,越容易存在偏見,這種偏見很容易由項目所倡導的價值觀而引起。不過項目方不要因為這種偏見的存在就故意討好所有群體,全部的討好意味著沒有方向,會引起社區的不滿。同時,適度的偏見才是社區裡信仰者賺錢的基礎,毫無偏見全部認可的事情,反倒沒有機會給普通人賺錢了。所以有些項目非常適合創造一些獨特、不一樣的品牌味道,小到 logo 設計、字體風格、視覺體係,中到對外的溝通性格、言行,大到價值觀體係。 身份感、歸屬感、儀式感 Web3 裡有很多種創造這些感受的方式,有的是技術手段、有的靠差異化運營。 -NFT 頭像。2021 年 BAYC 的頭像一度成為有錢的 Web3 大佬的象征。BAYC 緣起於美國邁阿密的遊艇俱樂部,大多美國中產階級經過了一輩子的工作都希望退休後可以到邁阿密買跑車、遊艇,悠閒的釣魚,過上富人的生活。這種思想也凝聚了一批擁有同樣誌趣的中產們。到了 NFT 時代,BAYC 很好的借用了這個情緒,用怪異但精良的設計,形成了這部分人的思想代表。這非常符合人性特點,無論是傳統社會還是 Web3 時代。從美國運通黑卡、到 Linkedin/Weibo 頭像邊上的 icon,再到 NFT 頭像,無不驗證了這個思路的行之有效性。項目方需要思考的是行業裡逐漸冒出眾多身份感和儀式感的體驗,自己的項目要如何做才能突出重圍,得到社區的擁躉。 -在身份感的基礎之上就是儀式感,恰當的儀式感也可以給社區帶來歸屬感。比如幣安大客戶,節假日的時候都會收到各種來自印著幣安 logo 的禮物,這種精心設計的禮物其實就是一種儀式感,這與追女朋友花心思送禮物並無兩樣。時不時的儀式感會讓社區覺得收到重視,反過來,他們也會更加重視項目,他們更會主動的成為項目的自來水。 事實與情緒 別天真了,大眾傳播從來都不是單純的就事論事。事實隻是傳播的依據,容易被傳起來的內容,很多時候是符合當時的公眾情緒,而內容裡包含的邏輯與事實隻是組織串起這些情緒的線索而已。大眾傳播一定要打在公眾或社區的情緒上。好的市場營銷團隊應該每天時刻觀察微觀的社區情緒與宏觀的市場情緒,一般來說兩者區別並不大。無論是在熊市裡很冷的市場心態面前誇張的吹噓某某項目可以一夜暴富,還是在大牛市中推廣很穩健的產品,都屬於不合時宜,人們會覺得「我褲子都脫了,就給我看這個?」。還記得 2016 年的那個「逃離北上廣」的營銷嗎,背景是打在了一線城市房價高企,高昂的生活成本壓的年輕人喘不過氣來的情緒上,一炮而紅。 營銷需要靠杠杆能力 在 Crypto 圈這叫做「以小博大」,在營銷領域,更多稱之為「四兩撥千斤」。 -好的創意。傳統世界裡的競爭激烈已久,品牌方非常依賴於 Agency 來設計品牌創意。每年戛納、Oneshow 等大型廣告節和媒體都會推出當年的創意大獎和 Showreel,這些案例中的很多都幫助品牌方在區域市場獲得了巨大的成功與口碑。Web3 圈的營銷還處於相對草莽階段,且是從小眾社區傳播開始,但目前隨著項目的發展和大眾傳播的增加,好的創意會越來越被項目方所需要。目前 Web3 圈子內可以參考的算得上令人拍手叫絕的好創意還寥寥無幾,但這部分會是未來幾個周期裡項目方一定要重點布局的地方。 -傍大腿。「大腿」可以是人、也可以是事、是什麼都可以,重要的是能傍上。好的結合會給品牌帶來 1+1 遠大於 2 的效果。在 2021 年初 NFT 感念剛剛點燃的時候,有一位美國藝術家,Beeple,通過與 Christie』s 合作,將其作品「Everydays」拍賣出了 6900 萬美金的天價,這是在世藝術家作品拍賣第三高價。當然,Beeple 成功的因素有很多,但其中一條脫離不開與 Christie』s 合作,憑借與著名拍賣行的合作,為行業帶來了第一次震撼。 -與成熟的產品合作。不是每個項目方都有能力和機會與頭部機構和大佬合作,但是,隻要努力,是可以有很大的可能性開創行業內項目之間的協作關係的。好的合作可以幫助兩方項目同時開辟市場,且為行業樹立了項目可行性案例。 -追蹤或者創造熱點。除了蹭熱度,創始人或者營銷團隊還應該自己造熱度。比如 Elon Musk 收購 Twitter,正常的收購絕對就是安安穩穩的交接就好了,但營銷能力如 Elon Musk 這種人物,絕對不會輕易放過這樣的機會,他在入駐當天抱著洗手池走入公司大堂,還用視頻記錄下來上傳 Twitter。這個事情給本就在熱點上的這個事情帶來了二次傳播,甚至很多網友創作了一些 meme 表情包,再次推向熱點。當然,不是每個熱點都要捕捉,也不適合。追蹤熱點的時候要注意是否與品牌調性相匹配,同時要考慮負面風險。 午餐陷阱 -真正賣的是什麼?而真正索取的又是什麼?從傳統 IT 和互聯網領域可以得到借鑒,2000 年 IT 及軟件行業剛開始興起的時候,正版軟件都是需要付費購買的,但國人沒有付費購買的習慣,產生了大量盜版軟件,質量差不說,還有大量被病毒感染的風險。移動互聯網發展成熟後,商業模型發生了變化,因為生產成本的大幅降低,C 端硬件設備往往作為附贈品贈送給內容和服務購買者,而內容和服務是可以反複高頻消費的,但硬件設備則不然。所以品牌商把商業模型更多的放在了軟體部分,而低頻低成本的硬件則作為免費的「午餐陷阱」來贈送給顧客。人性都是視覺和感性的,有了看得見摸的著的免費硬件,則願意為一次兩次的內容或服務付費,養成了習慣和綁定的忠誠度之後,就逐漸變為長期付費客戶了。傳統領域裡如手機運營商等品類將此模型發揮得淋漓儘致。但同樣的邏輯不止是可以運用到硬件與服務的組合,還適用於所有商業模型中含有「低頻 vs 高頻」、「低成本 vs 高成本」、「短期激勵 vs 長期利益」等互為對比元素的品類裡。適用到 Web3 領域,大家的商業模型都是基於虛擬世界,幾乎沒有硬件產品,所以可以把這個邏輯在金融、服務、內容等角度來多多思考。案例:如合約交易平台的體驗金以及 KOL 返傭製度。作為與散戶成為交易對手方的合約交易平台非常清楚他們的利潤 80% 都來自極端行情下的用戶爆倉,這部分利潤可以遠遠覆蓋他們全部的日常的運營成本,所以他們願意在日常給予給平台帶流量的 KOL 們高百分比的返傭,使他們最大化的從自己的粉絲身上變現。同時這些平台大多也會贈予新用戶高額的體驗金,因為他們知道這些體驗金隻是使他們產生平台粘度的成本,而上癮後,平台早晚會通過這些用戶的爆倉來多倍的賺回所有的成本。 -產品運營要讓用戶覺得有免費的午餐。人性都是自私的,烏合之眾的環境裡,更是「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裡」。正面陽光積極的事情總是需要高額的成本來推廣,而八卦小道消息則很快會被偷偷的擴散開來。做產品做運營也要給用戶一種這樣的感受,讓他們看到「有機可乘」。最佳的獵手都是以獵物的形象出現的。 案例:讓初期的參與者自發的拉更多人卷入。這是從傳統的傳銷模式學來的。傳銷本身並不是猛虎,隻是被壞人利用,且三層以下的拉人模式是合法且有效的。在 Web2 領域也被很多互聯網巨頭所應用,如今日頭條的積分模式、拚多多的「幫我砍一刀」。Web3 領域是更適合多層營銷的新土壤,因為 Web3 通過 token 使參與者離錢更近,更貼近人性,有利可圖讓他們更願意自發的幫助項目進行傳播。這種形式有很多,如早鳥票模式、返傭模式等等,但萬變不離其宗,根本目的都是給予初期體驗者一些好處,讓他們有利可圖,且通過利益激勵他們拉更多新用戶,他們擁有更多權益,甚至免費及專區更多利潤。案例:XEN -簡單。如果產品針對的是大眾市場,則一定要簡單。雖然 DeFi 等賽道針對的是科學家,且進入門檻非常高,但因為其客單價非常高,所以每個項目及平台不需要大眾的參與,少量高淨值人群加入即可。但每個項目方及平台方需要評估自己的目標市場,如果是大眾市場的話,他們是需要簡單的體驗的,即使有容易的利益驅動,簡單的體驗也是核心競爭力之一。或者說,可以將複雜的部分放在後台,或者長期深度的體驗,但初期上手時一定要簡單,這樣才可以形成規模效應。 如何做好 PR -立意。PR 內容的核心就是立意。也就是這個文章核心到底要講什麼,文章的高度在哪裡、誰來證明。每個項目生命周期裡都有大量不同角度的 PR 文章,那麼這些文章的線索邏輯與橫向支持是怎樣的,是否經過了嚴謹的規劃?還是營銷團隊拍腦袋決定今天寫什麼內容?這些都是好的 PR 團隊要去管理的事情。PR 內容隻是手段,一定是為了商業目的來服務的。那麼商業目的又是什麼,不同階段的什麼樣的 PR 文章可以支持到哪個階段的目標?這些問題都思考清楚後,PR 文章該如何寫也就清楚了。而至於文筆優劣,那是另一個層面要考慮的事情。 -相信與背書。PR 的目標就是讓人相信。讓人相信的方法有很多,有的訴諸於情、有的訴諸於事實、有的訴諸於「大家都這麼說」、有的訴諸於強大背景,你總要挑選一些你讓人相信的角度,即使沒有也要創造出來。 -讚助不一定有效,即使再有錢,也要花到刀刃上。尤其熊市中,也經常可以看到一些不差錢的品牌主斥巨資在品牌讚助上,如 OKX 的 F1 讚助、Crypto.com 的 NBA 和 FIFA 讚助、Bitget 的梅西代言等等。這些品牌都是行業翹楚,有錢任性,但從讚助效果上來說,不一定會取得很好的效果。讚助前除了衡量經濟效益,一定要考慮品牌與流量的關係。思考如何能讓讚助的品牌認知發揮到極致,且久遠。同時一定要在簽合同時就要綁定被讚助主體的流量資源。 一般來說,讚助有幾個期待職能: 品牌借勢 獲取被讚助品牌方的粉絲群體 自發傳播效應 -如何發全球媒體新聞 美通社是個鋪量的渠道。 創始人需要長期跟一些西方記者保持聯係,無論是否有 PR 需求,當作朋友一樣聯係,Twitter 是個很好的找到他們的渠道。 要付費發 PR 時,建議精選那些可以被大量轉發的首發渠道,如 CoinDesk 的內容首發後,其他語種的各媒體,大部分都會直接轉發,且非常及時。 當然,給我們自己打個廣告,找 WXY,2018 年初成立於新加坡,服務過 300 多個項目,如 dYdX,Klaytn,Tron 等等。email:peter.yu@wxycon.com -邀請頭部 KOL 幫忙撰寫內容。一是這些 KOL 大多已經具備一定流量的粉絲,可以直接觸達,二是他們其中很多人在頭部媒體都開有專欄,他們的內容,也很有可能被這些大媒體同時轉發。 -保持時刻曝光,各種角度,各種媒體/社交平台/社區,多種形式如 space/ama/PR/afterparty/poster/logo shown,像水一樣滲透,像空氣一樣在社區身邊不離開。 如何做社區 從未有哪個領域與時代是如此的依靠分布式社區力量。傳統領域的傳播更多是自上而下,冰冷、遠離,用戶隻是用戶而已。Web3 領域,自上而下依然需要做,但更多是官方背書,以及權威感的製造。但更多的是發動社區,讓他們擁護,讓他們賺錢,讓他們推廣。核心粉絲群及其凝聚的社區,才是 Web3 營銷的第一生產力。 -產品體驗與社區搭建密不可分。 Friends With Benefits,一個社交 DAO,它最初隻是一個通過 Token 作為準入條件的 Discord 群組。 Loot,一款先從內容開始,然後再轉向遊戲玩法的遊戲。 Smoothie,一個 discover-to-earn 的獎勵平台,最初僅僅是圍繞發現 Web3 初創公司的內容和社區。 -利用好 Web3 屬性的社區聚合地,如:Twitter、Discord、Telegram 等。Twitter 和 Telegram 是發布公告和公開小組討論的必備工具,但 Discord 已成為希望在管理社區方面獲得最大靈活性的項目負責人的主要首選平台。 -明確的共同目標。當新人到來時,他們應該能夠通過瀏覽固定的帖子和頻道標題輕鬆找到並理解你組織的目的(你為什麼存在)。包括指向你的網站、項目文檔或介紹性博客文章或視頻的相關鏈接,以便人們有機會儘可能多地了解。雖然這一部分可以用機器人來解決,不過項目方、社區管理人、社區成員要達成一致共識,反複強調。 -共同的敵人。每個項目都有自己的使命和願景,即創始人為什麼要花大量的時間成本放棄其他平台的高薪來做這個事情?他到底要解決什麼問題?既然是問題,那麼在沒有解決前一定有阻礙,這個阻礙就應該是社區共同的敵人。每個創始人都可以嘗試的問一下自己的社區,看看自己社區內部是否對這個問題有足夠的共識,比如:IPFS 的敵人是中心化存儲、Uniswap 的敵人是中心化交易平台、ENS 的敵人是 URL 等等。 -明確界限。社區一旦認可某一種文化就很難改變,因此必須從一開始就為可接受的行為設定明確的界限。明確哪些行為可能會導致禁言,並快速一致地處理違規行為。 -不是每個人都一樣的。品牌方一定要有遠近親疏,不同關係要有不同的管理。整體來說可以分為**:**密友、朋友、中立、腳踏兩隻船(competitor users)、全新小白(new market)、敵對,這樣六大類型。成熟的社區從一開始就要把這些群體區分開來,用不同的策略來溝通。 -前 100 個社區粉絲極為重要。重要到創始人必須站出來跟社區直接溝通互動,尤其是社區最初 100 個擁護者,創始人要跟他們的每一個人保持時刻溝通的渠道與習慣,傾聽他們的建議。這 100 人以產品體驗者、行業 KOL、投研分析師、外部社區管理員等為主要構成,通過不懈的溝通及項目優化,爭取到他們的好感與自發推廣,然後社區逐漸在滾雪球的方式下,健康的增長到 1000 人、且都是活躍人次。有了這 1000 人,社區可以算是初具規模,然後才可以用常規認知的營銷手段來擴張到下一個體量。毛主席的「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到現在都是真理。項目方一定要結合目標市場所在區域與當地公序良俗,在區域布局市場,尤其一開始的本地區域 100 人,這樣才可以為全球的推廣做好星火布局,餘下的就是借助「東風」。 -把他們武裝到牙齒。讓社區擁護者自發對外推廣時,有順手的武器庫,越豐富越好、武器庫的調性要與項目特點相匹配,這裡有一份武器庫清單示例: meme 表情包。 社區活動海報,可以係列化,如 2019 年 MEXC 的係列海報設計就深得人心。 每隔一段時間的文章,不僅是 PR 內容,還可以是創始人對行業的分析觀點、在社區裡的有獎征文等等。 項目取得的每一個階段性進展,製作成告示。 結合項目自身特點的小設計:如 Gamefi 項目的遊戲片段試玩、技術類項目可以每天一個技術知識點、教育類項目可以跟某些平台合作生成一些學業證書、音樂項目可以在社交媒體上進行的試唱評比等。 注意以上這些武器庫最好要自帶傳播屬性,傳出社區後,第三方看到後還可以再次轉發,且有引流回社區的機製。 -激勵體係明確。無論是擴大你的內容以吸引更多受眾,提供評論或反饋,在新功能上線之前測試新功能,創建分析工具,完成賞金計劃,儘可能讓社區參與並傳播,激勵措施應儘可能明確。 -播客是個很好的工具。在互聯網時代,因為大部分品牌所需的受眾體量過於龐大,且有太多便捷的傳播工具來使用,但在 Web3,大多數項目初期針對的核心受眾都是小眾但高知群體,尤其是早期社區成員。這些告知群體都是早期探索者,播客在這些群裡有更廣泛的接納度和使用習慣。創始人或者核心技術開發者要利用好本土市場頭部的播客平台,定期生產內容,維護早期社區的黏度與活躍。 -任務分工體係。要讓社區每個成員都知道自己在社區裡的職責以及對應的獎賞是什麼。這部分運用的最好的就是 BanklessDAO。他們構建在 Discord 上,協同管理著超過 30000 多人的社區。成員裡很多並不是 native crypto 圈子的,而是我們身邊的普通人,如:店員、健身教練、律師、IT 小哥……。龐雜的人群裡,如果隻有願景,則太空虛,也沒有清晰的 KPI 可以關聯。但共同的願景可以把大家凝聚起來,他們根據自己的興趣和能力,自發組合成了十多個不同方向的工會。工會像公司裡的一個個小部門,設計部,開發部,法務部。每個部門都獨立的履行自己的職責,合在一起又可以共同推進整個 DAO 的發展。有一個詞不斷出現在 BanklessDAO 的各個角落 -「action」。不限於空談,而是鼓勵行動,這就是他們最根本的社區文化。基於這種文化形成了 13 個公會,分別是寫作、財務、翻譯、研究、運營、市場、法律、教育、設計、商務開發、開發、視頻、數據分析。(此段分析來自於「傳 DAO 士」) -統一的身份標識。這個並不強求,但因為 DID 的發展,如果有合適的平台能讓社區跟錢包綁定,每個人都有社區專屬的 NFT,社區的福利、職能、等級等等都與 NFT 掛鉤,這也會是很好的社區凝聚和推廣手段。 -與其他社區交叉傳播。建立有助於交叉傳播 Web3 社區的夥伴關係和協作。在熊市中,圍繞合作的好消息很少,因此每個相對積極的公告都被放大了。無論是通過項目合作、聯合 AMA 還是聯合內容計劃,當你確實有機會交叉宣傳並利用你合作夥伴的營銷影響力時,一定要發揮其作用。 如何找到 KOL,利用他們的價值 有人就有階級,KOL 也是如此。且不是每個 KOL 都有真實流量和影響力的。找 KOL 時最好找熟悉的、或者有口碑的、或者長期有聯係的。KOL 分很多類別,也有著自己的鄙視鏈: 行業領軍人物(如:Vitalik/CZ) 大型機構合夥人(如:a16z/paradigm/Authur Hayes) 主流 Crypto 媒體編輯及合夥人 頭部項目放創始人 各機構研究員 各社交平台大 V 小型本地社區群主 如何做好用戶增長 雖然每個項目對增長的定義都有獨特點,但有一些常見的 Web3 增長指標按類別可分為: L1/L2 協議:獨立貢獻開發者的數量、活躍錢包的數量、交互的數量、交易的數量和規模 DeFi:鎖定的總價值(TVL)、活躍錢包的數量、交互的數量 遊戲:活躍玩家數量、每個用戶的交易量、公會夥伴數量 市場/交易平台:每月活躍用戶、上幣數量、交易數量、總交易量 SaaS:每位客戶的收入、客戶獲取成本 (CAC)、客戶流失率 初創項目有幾個很好的武器來做 Go To Market 戰略: -核心團隊成員的自身影響力。每個人應該都已經或者有能力成為行業 KOL,那麼就應該把在 Twitter 或者其他相關社交平台的影響力發揮到最大,首先把自己變成最大的 Sales。 -核心團隊身邊的行業 KOL 資源 -合作案例。初創時可能是零,但項目方還是需要努力去找到若乾的行業應用案例,無論是 to C 還是 to B,案例用於向行業 demostrate 項目可行性,同時也利用這些被合作項目的市場影響力來擴大自我品牌的認知。 -SEO 優化。這是一個可以很低成本甚至零成本就可以做到的事,通過 SEO 優化,讓每個人的個人網站/博客/PR 等內容,變得更加利於搜索,且需要持續投入,潛移默化中,會長期的幫助品牌獲取更高的搜索轉化和自然流量增長。 -Airdrop 是個獲取用戶很好的手段,看似簡單,要精細規劃和運營。 1、要精細的設計好 Token 通脹與通縮的邏輯與比例,Airdrop 明顯是通脹,如果設計不好,大量的羊毛黨帶來的通脹會導致項目在一開始的時候就舉步維艱。 2、大部分的空投建議都要通過交互/任務來分發,這樣既可以一定程度的提高薅羊毛的門檻,同時也可以設計一些有助於項目成長的交互任務,讓體驗者更多了解項目。 3、結合 DID,以往的空投比較少的考慮接收地址的身份及鏈上聲譽,不過目前 DID 賽道爆發,帶來了很多鏈上地址的 CRM 管理解決方案,Airdrop 可以考慮與一些 DID 項目合作。鏈上的一個地址經常彙集投資人、消費者、傳播者,多重身份,但通過鏈上地址數據,比如 Nansen 數據查詢,可以更清楚的區分地址身份。 4、與 Airdrop 類似,還有一些賞金平台可以考慮,所謂賞金,就是鼓勵用戶完成特定的鏈上操作(如交易、質押、交換、借出、關注社交等)時,用 Token 獎勵他們。類似的賞金平台如:Flipside Crypto,Layer3,Project Galaxy,Rabbithole,Quest3,DappBack,Crew3,CoinList Karma 如何做好一場活動 Web3 的活動類型主要是大會、Meetup、Hackathon,After Party。疫情逐漸過去,大部分國家都已開放,可以看到 Web3 的活動又如火如荼的在全球展開。做活動是個很「重」的事情,但可以部分標準化,且不必要每個活動都非常「重」的去做,還是一樣,活動隻是營銷手段之一,不是目的,還是要反複思考,每個活動的根本目的是什麼。好的活動策劃及執行都基本要考慮如下幾個環節。 當地誌願者負責執行 有吸引力且多維度組合的嘉賓 營造氛圍 適宜的動線 有心意和傳播力的 take away 舒服的時間 活動的預熱 傳播區域社區的推廣 最重要的,活動結束後,品牌方期待達成的目標,相應的,在活動中如何設置環節來輔助實現。   Token 也是運營工具 -項目自身內循環邏輯自洽 -早期 Token 的分發要起到合理的激勵作用。免費的 Token 不一定有人珍惜,上所之後大部分都變成了拋壓,這時候靠 Token 拉來的流量都是「虛榮」的。要做到分發有效,必須: Token 分配到對的人,這些人真的是對項目感興趣、有價值貢獻或者至少避免科學家擼羊毛。 最好有 pow 式的任務,來獲取更多 Token。比如分享、bug hunting、staking 等等行為。 如果這些任務本身自帶傳播屬性,則會大大增加二次自發傳播的機率。 -增發與銷毀適當平衡。早期分發出去的 Token 大概率都是拋壓,即通脹。所以最好與通縮方案同時考慮,不一定同時執行,但務必要同時策劃。 希望此文可以幫助到行業的每一個對營銷有需求的團隊,希望行業少些欺騙、多些共識,希望大家在「偏見」之中再迎牛市。
PA薦讀 -
詳解模塊化公鏈Celestia與Fuel:“親兄弟”上陣,能否攻克擴容難題?
作者:元宇宙Lab 原文:《模塊化公鏈雙傑——Celestia與Fuel》 公鏈賽道對於整個區塊鏈事件來說是一場永遠無法停止的競賽。 從以前的以太坊到以太坊殺手高性能公鏈Solana再到如今的Aptos,就會發現公鏈賽道一直處競爭非常激烈的狀態。在經過了五六年的發展之後,公鏈賽道又有了很大的變化,不少的社區用戶又把目光聚焦在了模塊化公鏈上面。 模塊化公鏈今年主要有兩個重點項目分別是Celestia和Fuel。有趣的是,Fuel和Celestia可以說是“親兄弟”,兩個項目擁有同一個聯合創始人John Adler,他也是Optimistic Rollup方案的最早提出者之一,在近期也都紛紛獲得了高額融資,所以針對這個板塊,把目光放在它們兩個之間就足夠了。 話不多說,接下來隨著小編的視角一起了解一下這兩條模塊化公鏈。 Celestia 官網:https://celestia.org Twitter:https://twitter.com/CelestiaOrg Celestia前身名叫LazyLedger,是一個專精於“數據可用性”的基礎設施,是第一個提出模塊化的區塊鏈網絡。它以精簡化、模塊化的共識層,來賦能預算不多的開發者,讓他們輕鬆的部署自己的區塊鏈。 之所以說Celestia是簡化的區塊鏈是因為它將共識層與應用執行層分離開,它隻是打包交易信息並存儲成區塊然後公布出來,但是它不參與執行。換言之,在區塊鏈傳統的一體化架構中,共識層和執行層是在一起的,開發者隻能使用這條鏈支持的編程語言進行開發,而所有應用的運行流程一樣、資源也要共享,如果要升級智能合約則隻有通過硬分叉才能實現。 而在Celestia這樣模塊化架構中,開發者可以接入Celestia的共識層在此基礎之上部署自己的執行層,在Celestia共識安全的環境下,打造定製化層度和靈活度更高的應用。相比它的對手比如Polkadot和Cosmos的共享安全模型更具有可擴展性。Polkadot等這些項目都依賴於狀態執行,而狀態執行本身就非常昂貴,會被平行鏈和特定應用鏈帶來巨大的成本門檻,尤其是那些長尾鏈和Rollups。 Celestia Labs首席執行官Mustafa Al-Bassam他在2019年發表白皮書《LazyLedger: A Distributed Data Availability Ledger With Client-Side Smart Contracts》,這裡提出一種名為LazyLedger的賬本設計,將驗證區塊簡化成驗證數據可用性,共識參與者不需要下載處理並驗證鏈上的每一筆交易,他們隻需要數據可用性,也就是需要的時候從網絡中獲取即可,這樣交易驗證規則與共識規則解綁就極大減少了達成共識所需的資源。 以LazyLedger為基礎開發的Celestia網絡可以存儲各類數據,兼容Solidity、Golang、Rust等各種編程語言的代碼,就是因為Celestia不需要理解數據內容,數據內容的解讀取決於輕節點(Lightnodes)i.e.網絡用戶。 Celestia的三類網絡節點分別是存儲節點、共識節點、輕節點。存儲節點存儲來自共識節點的數據並將數據的副本發給需要的輕節點;共識節點會接收由輕節點發出的交易,根據Celestia網絡規則進行有效性驗證形成區塊,並將區塊傳送給存儲節點;而輕節點則是將交易信息發送到共識節點,還有在存儲節點下載需要的信息。 輕節點旨的是個人或團體的服務器,但在Celestia的願景中,普通用戶的電腦也可以成為輕節點。通過安裝一款與Celestia網絡通信的應用,用戶直接向存儲節點獲取所需的區塊內容,而使用這款應用軟件,那麼PC就會向共識節點發送交易信息,從而成為輕節點。開發者可以用更低的成本獲得一個全天候的專屬服務器網絡。 網絡的輕節點越多作惡難度越大,安全性就越高,網絡就可以在硬件允許的範圍內增加區塊的大小從而增加可處理的交易量,這就兼顧安全、去中心化和可擴展性,打破區塊鏈的三角困境。 以下是對於Celestia項目特性的總結,以便於讀者更清晰的認識Celestia: 共識層和執行層的分離 Celestia提供鏈一個可插拔的共識層,允許開發人員部署自己的執行層在上面運行,這為基於Celestia構建的應用程序提供了更高的定製化層度和靈活度。 數據可用性證明 Celestia使用二維reed-Solomon編碼方案對區塊鏈數據進行編碼,這樣就算你隻有一小部分數據就足以驗證整個區塊已經發布數據的確定性。如果數據編碼不正確,則通過數據可用性欺詐證明通知網絡,無需節點自己下載所有數據來驗證鏈。 鏈下執行的Rollups Celestia非常適合成為Rollups新型擴展解決方案,該方案將狀態執行推離鏈並依賴基礎鏈來實現共識和數據可用性。數據采樣輕客戶端是構建在Celestia之上的所有基於Rollups的側鏈的關鍵組建,因為Rollups依賴於數據可用性來保證其安全性。Optimistic Rollups需要數據可用性以便可以檢測欺詐行為,而“zero-Knowledge Rollups”需要數據可用性來重建鏈的狀態。 保護輕節點以實現互操作性 跨鏈互操作性依賴於通常不安全的輕節點,因為它們總是做出誠實的多數假設。Celestia中的輕節點不會做出誠實的多數假設,從而解鎖真正安全的跨鏈互操作性, 讓連接鏈像部署智能合約一樣簡單。 Celestia的設計目的是提供共識和數據可用性,而不是交易執行。同樣Celestia輕節點不驗證交易,它們隻檢查每個區塊是否達成共識,以及區塊數據是否可用於網絡。這意味著它們不依賴於誠實的共識多數來實現狀態有效(跨鏈互操作性依賴於通常不安全的輕節點,因為其他鏈做出誠實的多數假設),而這種屬性通常僅有完整節點享有。 由於采用了巧妙的塊編程方案,隻需少量隨機快數據樣本就足以讓輕節點以高概率驗證塊的其餘部分已經發布。如果任何全節點檢測到可疑情況,它們可以通過數據可用性欺詐證明通知輕客戶端。 團隊背景 Celestia 團隊背景相當亮眼,由優秀的區塊鏈擴容領域的學者、研究人員和工程師組成,此前在區塊鏈擴容領域均有著豐富的工作或創業經驗。 Celestia Labs首席執行官Mustafa Al-Bassam,擁有倫敦大學區塊鏈擴展博士學位。他之前與人共同創立了分片智能合約平台Chainspace,此後該平台被Facebook收購。Mustafa還撰寫過幾篇關於分片區塊鏈係統安全性的開創性論文。John Adler是Celestia Labs的是Layer 2方面的研究員。他之前在ConsenSys工作,從事以太坊2.0的相關工作。 CTO Ismail是Celestia Labs的首席技術官,曾在Tendermint(Cosmos母公司)、Interchain Foundation、Google等公司擔任軟件工程師,具有豐富的區塊鏈技術經驗。CRO John是多倫多大學計算機工程的博士,曾擔任ConsenSys的研究員和工程師,後來聯合創立了Optimistic Rollup解決方案Fuel Labs。COO Nick 擁有斯坦福大學的碩士學位,此前曾是公鏈Harmony的聯合創始人。 融資谘詢 2021年3月,Celestia完成150萬美元的種子輪融資,Binance Labs 領投,其他投資方有:Interchain Foundation、Maven 11、KR1、Signature Ventures、Divergence Ventures、Dokia Capital、P2P Capital、Tokonomy、Cryptium Labs、Michael Ng、Simon Johnson、Michael Youssefmir 和 Ramsey Khoury。 2022年10月20日,Celestia Labs宣布完成5500萬美元A輪和B輪融資,Bain Capital Crypto和Polychain Capital領投,參與方包括Placeholder、Galaxy、Delphi Digital、Blockchain Capital、NFX、Protocol Labs、Figment、Maven 11、Spartan Group、FTX Ventures、Jump Crypto、W3.Hitchhiker以及一係列天使投資人。一位知情人士向Coindesk透露,此次籌資使Celestia成為估值10億美元的獨角獸,並獲得了四倍的超額認購。 路線圖 根據路線圖還有官博發布的融資博客可以得知,Celestia於今年5月推出了其測試Mamaki。Mamaki引入了一個新的數據可用性API,為構建區塊鏈解鎖了一個強大而簡單的原語:有序且可用的數據。Mamaki的升級計劃於2022年10月下旬進行,不過這次的測試網沒有獎勵。 大家最關心的激勵測試網,路線圖顯示預計會從明年一季度開始,主網上線的話也應該是在2023年的Q3、Q4左右,是一個值得長期關注的早期項目。 閱讀完上述的內容,相信很多用戶對於Celestia起碼有了一個相對於比較具體的認識。往下,我們再來聊聊CelestiaCRO創立的、同樣為模塊化區塊鏈的FuelLabs(Fuel Network)。 FuelNetwork 官網:https://www.fuel.network Twitter:https://twitter.com/fuellabs_ FuelNetwork是以太坊的模塊化執行層。也就是說,Fuel沒有實現共識,也沒有將區塊鏈的數據存儲在Fuel鏈上。對於功能性區塊鏈來說,Fuel與其他鏈交互以獲得共識和數據可用性,例如Ethereum、Celestia。Fuel v1最初是作為以太坊的擴展解決方案,使用Optimistic Rollup (ORU)模型進行支付的縮放解決方案,於2020年底部署。Fuel v1使用UTXO模型,該模型允許更快的事務處理,因為事務是在用戶的硬件上並行驗證的。目前,Fuel開始v2高速模塊化執行層計劃,真正實現擴容。 Fuel使用UTXO創建嚴格的訪問列表,即控製對同一塊狀態的訪問的列表,該模型建立在規範交易排序概念的基礎之上,在該方案中,塊中的事務排序大大簡化了事務之間相關性的檢測。為了實現這一體係結構,Fuel Labs構建了一個名為Fuel VM的新虛擬機和一種名為Swing的新語言。 Fuel VM是EVM的一個兼容和簡化的實現,它可以有效地將開發人員引入Fuel生態係統。此外,由於Fuel集中在模塊化區塊鏈堆棧,Fuel SC的執行可以在以太坊主網上解決。這種方法與合並後的以太坊作為一個以彙總為中心的解決方案和數據可用性層的願景相一致。在這個體係結構中,Fuel可以支持高吞吐量的執行,這些執行是批量處理的,並且是在以太坊上解決的。 通過新的虛擬機FuelVM改進了EVM低效、浪費資源的執行環境。FuelVM從模塊化執行層角度來考慮可擴展性,⽽不是從以擴展特定基礎層(例如以太坊)為主的Rollup出發。推崇計算⽽不是數據,並儘量減少狀態的使⽤。 所以,Fuel通過2點來實現高性能。一是基於UTXO模型實現交易的並行執行,以此提供比單線程更多的計算、狀態訪問、交易吞吐。二是基於Fuel VM(Fuel虛擬機)。 為了概念驗證,Fuel團隊還創建了一個名為Swayswap的AMM,它運行在一個測試網上,以演示與EVM相比Fuel VM的改進性能,風格類似Uniswap。該AMM目前支持Swap、Pool功能,體驗還算不錯,Gas費用低交易快速確認。 以下是對於FuelNetwork特性的一個總結,便於讀者更易於了解Fuel的優勢: Fuel技術優勢可以用三個關鍵詞概括:執行並行交易的能力、改進的虛擬機Fuel VM還有對於開發者友好的專用編程語言Sway。 並行交易執行:FuelNetwork不是使用像以太坊這樣的賬戶模型,而是上方我們提到的UTXO,它允許更快的交易處理,因為交易是在用戶的硬件上並行驗證的。 FuelNetwork虛擬機(FuelVM):FuelVM旨在減少傳統區塊鏈虛擬機架構的浪費處理,同時顯著增加開發者的潛在設計空間。 Sway語言&ToolchainForc:Fuel Network擁有自己的開發語言——Sway,它是一種基於RUST的語言,Forc(Fuel network Orchestrator)是Fuel Network中支持開發者的工具包。 以FuelNetwork為基礎搭建的項目現在已經有十個,還在繼續擴展中。 團隊背景 Fuel Labs擁有60多名工程師,為以太坊生態係統提供了具有最大安全性和最高靈活吞吐量的區塊鏈。創始人是Nick Alexander、Samuel Borin和John Adler,John Adler還是Celestia Labs項目的聯合創始人。Emily Herbert是Fuel Labs的計算機科學家和Sway語言專家。 融資資訊 2022年9月7日,Fuel Labs宣布完成8000萬美元融資,Blockchain Capital和Stratos Technologies領投,Alameda Research、CoinFund、Bain Capital Crypto、TRGC、Maven 11 Capital、Blockwall、Spartan、Dialectic和ZMT等參投。 路線圖 目前,Fuel已經宣布推出贈款計劃、上線測試網,不過測試網還在Demo狀態,開發網也暫未上線,主網上線時間預計最早也會在2023年初,關注公鏈的小夥伴這個也不要落下,參與其中的機會也很多。
PA薦讀 -
Devcon有感:技術與應用發展失衡,牛市曙光尚遠
作者:kirinparadise.eth(Alen),y2z Ventures聯合創始人 這是今年第二次來波哥大,也是第一次來 Devcon,可惜已經物是人非。 同事大莊一直說今年 Devcon 是三年來第一次辦,而 19 年大阪的 Devcon 出現了 comp、uni 等DeFi項目,是 DeFi Summer 乃至衍生到 2021 年底牛市的黎明曙光。所以從年初開始就覺得這次 Devcon 很重要,尤其敘事周期過去,創新缺乏的當下。 談談幾個流水賬和感想: 1、以太坊已呈現網絡國家的雛形 閉幕式上,說這次來參加 Devcon 的人有 6k 人,來自 113 個國家。閉幕後,舞團“安可”進場的一刹那,舉起各國國旗,用拉美特有的舞蹈載歌載舞的那一刻,全場就“嗨”了起來。一路從 5 樓跳到帶著參會者跳到 1 樓,這氣氛哪是 Devcon,根本就是嘉年華、春晚、奧運會。 相信每一個到來的參會者都會有一種身份認同感,無關於國籍,而是一種參與到以太坊或者加密貨幣革命的認同感。 在波哥大舉行 Devcon,彰顯了以太坊基金會(EF)拓展發展中國家的野心,結合這次 Devcon 很重要的一個環節,Global Impact 和 Public Goods。 Devcon 現場處處能見到各類組織在認真的進行理念宣傳和技術落地嘗試。 可以說相較於一個組織,以太坊真的已經像一個”網絡國家“一樣存在著,並且積極輸出價值觀和影響力了。 可能未來幾年,Devcon 會像奧運會承載著全球和平等美好象征。考慮到未來打仗概率大大增加,新的文明之光,是值得期待。 2、技術豐盛和應用缺失 今年的 Devcon 的技術關鍵詞基本上是,ZK、L2、大顯學 MEV 、新的熱點應該給到 Danksharding 和 AA(account abstraction)。 不是技術guy,談談感想: 1)ZK,各類硬核技術聽不懂,排面這麼大,說是進度肯定比之前快,但問了下離真正落地還是挺遙遠的。另外在會場的直觀感受是相對於大熱門的幾個 ZK Infra,Scroll 現場更亮眼,更接地氣。ZK 的應用的 Showcase 可以看看這個 Part,但視頻好像還沒上傳,當天也是根本排隊排不進。 2)MEV ,雖然今年的分類裡沒有 MEV ,但是 MEV 和 Validator 基本占據了 Cryptoeconomics 這個分類。相對於技術,後面可能會更關注 MEV 這塊蛋糕大小和分配方式未來會隨著以太坊生態的變化發生怎麼樣的變化和機遇。 3)Danksharding, 今年 Devcon 的新增熱門話題是 Danksharding,用 DAS 來解決以太坊擴容問題,很複雜,估計 2 年以後才能正式上線。但是會在明年上線Proto-danksharding(aka. EIP-4844),也能用,屆時會利好那倆 OP Rollup。 4)賬戶抽象和衍生的 4337 是另一個今年的大熱門。應該是今年會議裡,離 Mass Adoption 能最快落地的技術了。AA主題 Hackthon 第二名團隊說,AA 最吸引他的點在於本身用戶可以用私鑰控製賬戶,不喜歡就可以隨時換錢包。未來智能合約錢包以後,用戶不再是能通過純用私鑰控製其賬戶了。這會帶來很多商業模式的改變和探索。 可以看看unipass團隊的這條thread: 總結,明年 Proto-danksharing+L2 能敲敲打打縫縫補補解決一部分擴容問題,然後 AA 來解決用戶導入問題,並期待能有應用通過上述玩出一些能大面積 CX 的花活。 但應用裡並沒有看到可能複刻 19年 Comp、Uni 這樣帶來牛市黎明曙光的項目,這意味著這輪的創新周期可能會比想象中還要長。 應用裡印象最深的是ENS和 poap 合作的實體卡了。在 ENS 的網上登記個 swag,就能領一個實體 poap 吊牌,手機NFT接觸一下就能獲得“與 xxx 在 Devcon6 相遇”的證明。前兩天,領實體 poap 的排的隊最長,這個應用案例簡直是營銷鬼才,甚至還有排行榜,遇到不少專門看到我的 poap 就要來掃的。堪比破冰最佳神器。ENS 和 poap 的共識恐怖如斯,挺期待在此之上會生長出什麼別的有趣應用的。 poap實體卡 最驚豔到我的是 0xparc 他們利用第一性原理設計的 onchain gaming 引擎 mud.dev 和上面出的兩個遊戲(一款 RTS,還有一款鏈上 minecraft)。 連續兩天下午,在會場賽博朋克燈光氛圍的地下室,直接進行 Dark Forest 的 4 人小組 pk,還有兩款遊戲的試玩。團隊nuts,氣氛 high。 現場公測,可惜網絡較差 相對於技術的豐盛,應用是缺失的。這個現象,onchain gaming 可能是其中最好的縮影,正如上面 ppt 裡“It‘s gonna be nuts” ,雖然我相信 onchain game 會是未來,但其 longterm,缺乏商業化也是現狀,隻能說 nuts 負責做技術底層和瘋狂創新,最終大面積推廣靠別的契機和組織,隻是還沒在這屆 Devcon 裡出現。否則以太坊想要真正影響全人類,以及發展中國家的人的願望很難實現。 “我負責貌美如花,你負責賺錢養家”,去中心化,可組合,模塊化,各司其職才能 winwinwin。 在 Devcon 沒開幕之前,去踩點的時候發現會場對面正在舉辦哥倫比亞的咖啡博覽會,有幸當了回“評測師“,有樣學樣一次性嘗試了 6 種咖啡,同時品嘗的時候,平時喝不出來的區別就能直觀地喝出來了。但大部分普通愛好者是不會同時品嘗n種咖啡的,聯想到前幾天chess在space裡比喻,覺得用來比喻現在技術和應用的現狀很恰當。 目前的架構就像是一個菜譜,架構上各類技術類別就像是食材。比如番茄炒蛋。V神欽定的菜譜描繪了怎麼炒一盤好吃的番茄炒蛋,於是各類技術就開始研究怎麼種出好的番茄和養出好的蛋,如果把zk技術比做番茄農戶,各類技術分之就如同一個說我要種酸的番茄,一個說我要種甜番茄。如果把 L2 比作雞蛋供應商,各類項目就在說我這是土雞蛋,我這是無菌蛋等等。不過可氣的是,上述食材供應商卷歸卷,但都說要過個1、2年我才能供上貨,現在還在種呢。 但不是所有吃客都會講究番茄和雞蛋的 100 種種法,就如同不是所有人都有機會品嘗6種咖啡來判斷區別。 用戶需要的還是吃一盤可口的番茄炒蛋,雖然也可以吃別的,但不都說番茄炒蛋好吃麼,總要給用戶吃上口熱疼的番茄炒蛋吧。這時候就需要大廚在有限的食材供應下,找到能做出好吃的番茄炒蛋,並且用戶吃了還願意買單的方法。這就是當下各類應用要乾的事情,現有技術下,嘗試做出用戶願意吃的菜,再慢慢換更好的食材,甚至之後還能指定食材供應商。 說到做菜,你猜哪個國家的廚子做菜最好吃? 3、“正統性”和 EF 的 substract 哲學的平衡 “正統性”是幣圈的萬能解題詞彙,仿佛一切問題,當有了正統性三個字做背書以後,大家就有了耐心,笑容也開朗了起來,這次來到“正統性”大本營,如沐春風。 那天 rollup day後,和林老師 @blankerlin 討論 MEV 的一些問題。他說很多問題很難一起討論,是因為很多技術的前情提要太多了。就好像漫威電影宇宙,分支越來越龐雜,每部英雄還在出續集。如果新人沒看過之前的全集或者沒看過 lorre 的 n 分鐘彙總視頻,基本沒辦法一起討論了。當然這是正常現象。但這種環境下還很容易誕生所謂權威,由於特別技術和學術,放在傳統市場,這可能叫做學閥,當學閥和資本+媒體結合,話語權定價權是大大滴。 以太坊一直在升級,每次升級都會帶來一群新的項目機會(例如 danksharding 和賬戶抽象錢包等新概念),新的概念新的項目意味著新的利益。而“正統性”是捕獲這層利益的萬能詞彙,以太坊是否能正統性走向小圈子和裙帶化。 在在一些缺乏充分競爭的類別,“正統性”是需要的。但在能充分競爭的類別賽道,也許“正統性”不該被過分神話,就如同arbitrum之於op。 反過來看,正統性的標杆定義賽道和估值,而對挑戰者的偏見導致的估值倒掛也許是投資機會。就如 chess 說的,宗教固然神聖,但高生產力的降維打擊亦是很現實的。 EF 的執行總裁 aya 還有在開幕式裡提到了以太坊基金會提到了資深管理裡要做到“克製”的理念,最小化治理,distribute opportunities,讓外圍組織有更多上場機會等等。其真實應對上述問題的解藥,至少從理念上。 希望能做到平衡吧。 克製哲學 4、去中心化和監管的碰撞 這屆 Devcon 還有一個重要的話題就是面對監管的。 隨著以太坊或者加密貨幣圈體量越來越大,越來越多政府看到了其中的價值或“威脅”。自然避免不了和中心化的碰撞。比如歐洲已經開始像中國一樣對美元穩定幣進行外彙管製or 各類限額了,以及以太坊節點的監管問題,不過這塊沒怎麼聽,但唐晗這條關於監管 thread 說的很受啟發(ps. 我從唐晗的文字中,感受到了和 tt老師一樣的呐喊,稀缺的力量! 感動!) 明年開始,將是去中心化世界和中心化世界監管“接壤”硬碰硬的大年了。 開幕式上,相較於之前 V 神和以太坊基金會的尬舞,這次請了哥倫比亞當地的專業黑人舞團,效果好了不少。但可見的未來,各類外部環境很難說會對加密貨幣“友好”,網絡國家要真的落地,靠加密貨幣來使全球化精神繼續,必須提前遇到不少現實的“硬骨頭“。那時候可能無暇再欣賞專業舞團,但不妨礙加密朋克們再有精神原地跳一次尬舞。
PA薦讀 -
全球第三大金融中心的下一站:虛擬資產
來源:《香港下定決心,競爭全球虛擬資產中心》 撰文:周舟丨虎嗅 香港已下定決心與新加坡、倫敦、紐約等城市爭奪全球加密金融中心和虛擬資產中心地位。 10 月 16 日,香港財政司司長陳茂波發表文章《香港的創科發展》,並指出要推動香港發展成國際虛擬資產中心。陳茂波表示:「政策宣言將清晰表達政府立場,向全球業界展示我們推動香港發展成國際虛擬資產中心的願景,以及與全球資產業界一同探索金融創新的承擔和決心。」 這也意味著香港將進一步推動 NFT(Non-Fungible Tokens 的縮寫, 即不可互換的代幣)、Web3 以及加密貨幣市場的發展,而這些都是基於區塊鏈技術之上的金融創新和網絡創新。 Web3 是一種基於區塊鏈技術的互聯網生態,它致力於將互聯網去中心化或者部分去中心化,使得用戶可以有更多機會掌握自己的數據、資產和數字身份。這一全新的數字經濟形式,吸引了眾多投資,根據麥肯錫的最新數據,2022 年上半年,風投對 Web3 的投資超過了 180 億美元,2021 年全年風險投資總額 324 億美元。 今年以來,全球多個國家和地區金融中心宣布要成為虛擬資產中心、加密金融中心,並吸引該領域的創業者和公司。 在 10 月底的香港金融科技大會上,一些與 web3 相關的創新將被展現出來,陳茂波透露,今年香港金融科技周將會加入 Web3 及元宇宙等構思,包括以非同質化代幣(NFT)形式向參加者派發限量版的出席證明協議代幣,代幣持有者屆時可透過 3D 掃描製作及期專屬虛擬化身,為來客提供全新體驗,日後還可憑代幣優先參加其他行業活動。這種給參會者發放 NFT 參會證書的形式,已成為一種潮流,這一證書往往沒有實體,隻是一種網絡證書,不過因為製作成了 NFT,從而讓其有了收藏和交易的價值。 在亞洲之內,希望成為全球加密金融中心、虛擬資產中心的城市(國家)包括但不限於東京、新加坡、首爾、曼穀等。 2022 年 5 月,日本首相岸田文雄表示就表示,Web3 時代的到來可能會引領(日本)經濟增長。他提到,整合元宇宙和 NFT 等新的數字服務將為日本帶來經濟增長。「隨著我們進入 Web3 時代,我強烈認為我們必須從政治角度堅決推動這種環境。」 一名日本東京市議員伊藤悠公開了將東京轉變為加密金融中心的計劃,聲稱擁抱加密資產可以幫助東京與倫敦和香港相提並論。 新加坡則因為在人口、城市面積、金融政策的趨同而常被人們拿來與香港比較。9 月底,新加坡「TOKEN 2049」加密大會剛結束不久,吸引了全球 7000+ 與會者、2000+ 公司和 250+ 讚助商,開展了上百場活動。 根據數據資產交易網站 OKX,聯合第三方招聘平台領英發布的《2022 全球區塊鏈領域人才報告—Web 3.0 方向》,截至 2022 年 6 月,美國、印度、中國、英國和新加坡是全球 TOP 5 區塊鏈人才國。其中新加坡的人才增速較高。 亞洲之外,2022 年 4 月,英國財政大臣 Rishi Sunak 在推特上表示:「我們正在努力使英國成為全球加密資產中心。」英國政府官網發表了一篇題為《政府製定計劃,使英國成為全球加密資產技術中心》的文章,宣布與皇家鑄幣廠合作開發 NFT。在美國,邁阿密的市長 Francis Suarez 提出要將邁阿密打造成 Web3 的新矽穀;紐約市長 Adams 則表示,紐約是世界的中心,希望其成為加密貨幣和其他金融的創新中心。 金融科技是中國香港的優勢,迄今為止,中國香港已有逾 600 家金融科技公司,業務涵蓋移動支付、跨境理財、虛擬資產交易等,在金融科技領域有著較厚的實力沉澱。今年以來,中國香港政府多位官員不斷發聲,尋求發展加密金融和數字資產行業。 2022 年 8 月,中國香港前財政司司長曾俊華表示,虛擬經濟對香港很重要,鼓勵年輕一代積極主動通過 Web3 參與和技術采用;2022 年 9 月,香港證監會前主席梁定邦表示:建議在香港設跨境數字貨幣交易中心;同月,香港財庫局副局長陳浩濂指出證券型代幣發行早已有在香港發行,他強調政府致力支持包括證券型代幣發行在內的金融科技在香港穩健發展。 當然,如今中國香港的 Web3 發展還存在諸多挑戰,在政策的開放力度上它不及新加坡和韓國;在技術人才儲備上它不及深圳、北京等內地一線城市;在 Web3 公司數量上則遠少於美國的紐約和矽穀。如何在加密金融領域與全球其他金融中心差異化競爭,找到最適合發展的道路,成為中國香港金融行業正在思考的問題。 參考鏈接:陳茂波《香港的創科發展》https://www.fso.gov.hk/chi/blog/blog20221016.htm
真實資產NFT將揭開下個Web3殺手級用例的面紗
紐約,2022年10月14日——金融科技公司Vera Labs與Lux Partners簽署獨家協議,致力於將價值數十億美元的貴金屬和資源引入區塊鏈,並將首先推出以鈾支撐的NFT。去年,Vera Labs的NFTDeFi協議Vera示範了全球首個針對價值百萬美元的無聊猿NFT的非托管租賃。 Vera將成為首個允許出售代幣化的真實資產(例如Lux的鈾支撐的NFT)的去中心化協議,有望解鎖Web3前所未見的價值數十億美元的新流動性及實用功能。該NFT將於10月15日登陸https://vera.market,用$VERA購買可享受10%的折扣。 資產支撐的NFT是該領域的熱門趨勢之一。業內專家預測,具有真實世界價值和實用功能的NFT將存在下去,並將推動Web3用戶數量達到數百萬量級。與此同時,2022年初以來,卡通NFT的交易量和交易額已暴跌逾97%。 “USDT和USDC等資產支撐的穩定幣加快了去中心化金融的大規模采用,這是兼容以太坊虛擬機應用的首個殺手級用例,”Vera Labs首席執行官Denis Lam解釋說,“同樣,資產支撐的金融NFT將會推動下一個NFT殺手級用例的誕生,我們很高興與Lux合作開創這一願景。” “假設一位投資者相信黃金等真實世界資產,並希望將此類資產納入他們的退休金方案,”Vera Labs首席技術官Michael Arbach解釋說,“通過Vera支持實物資產贖回的非托管、自執行的理財智能合約,投資者現在可購買100萬美元的黃金NFT,並在逾20年內分期支付,無需經由第三方托管或中介機構,可節省數千美元的中介費用。這將解鎖價值數十億美元的新商機。” Lux Partners首席執行官Zach Kelling表示:“我們很高興與Vera Labs結成戰略聯盟,通過Lux由資產支撐的NFT驅動新的去中心化金融應用。面對真實資產,需要做的不僅僅是買賣或持有,Vera是幫助我們的NFT實現非托管和合規商業交易的不二選擇,它能提供最低的法律費用和固定或可忽略不計的交易費用,不論資產價值100美元還是10億美元。” Lux Uranium為想持有鈾的現代投資者提供了一種方便、安全和易用的替代投資選擇,它由這種日益昂貴的資源的驗證儲量作為支撐。全球鈾市場價值逾100億美元,它是用於核能發電的最重要的自然資源,僅在世界部分地區儲量豐富。一個鈾燃料球團產生的能量與一噸煤、149加侖(約564升)石油或1.7萬立方英尺(約481立方米)天然氣相當。 最近,Lux與麥迪遜金屬公司(Madison Metals)簽署了為期五年的獨家供應協議,麥迪遜將通過其全球各地的鈾礦為Lux供應2000萬磅(約9072噸)U3O8。 了解關於LuxUranium的更多信息,請訪問:https://lux.market/uranium 了解關於Vera Labs的更多信息,請訪問:https://veralabs.com   關於Vera Labs Vera Labs是一家美國金融科技公司,其開發的DeFi協議Vera允許用戶在任何區塊鏈上租賃、借出或使用先買後付方式購買NFT。Vera的願景是增加Web3生產總值,為社區賦能,讓人人都能輕鬆分享NFT,並進行變現。如果說比特幣是用於電子現金支付的新數字貨幣,並取代了對銀行的需求,那麼Vera幣就是用於NFT交易的新數字貨幣,取代了對第三方托管和中介機構的需求。Vera Labs可幫助品牌、創作者、元宇宙和機構以對零售消費者友好及合規的方式部署實用性和去中心化的NFT用例,例如會員和忠誠度項目。Vera高管擁有豐富的區塊鏈技術開發經驗,曾為NASA、Northern Trust、Daikin、Barett Jackson和奧斯卡獲獎演員等各類客戶服務。欲了解更多信息,請訪問:VeraLabs.com。 關於LUX PARTNERS Lux是一家注冊於馬恩島的金融科技公司,它與一家獲得監管許可的資金轉移公司建立了合作。Lux可幫助機構在優惠稅收和監管環境下利用區塊鏈技術用例,並配備適當合規、了解客戶(KYC)和反洗錢(AML)流程。Lux高管擁有在多個行業管理交易和投資的豐富經驗。機構和政府均可通過適當合規、KYC和AML流程發送和接收代幣化資產。Lux可處理加密貨幣和法幣交易,並能處理來自區塊鏈原生的SWIFT和美聯儲電彙,同時仍提供最高級別的安全性和隱私性,這一點歸功於Lux Bridge,它利用零知識證明保障資產安全,促成經由Lux Network的私人交易。Lux的獨特定位使其可推出大量高利潤和風險加權的垂直服務,並且在規模龐大和快速增長的市場上具有極強的可擴展性。這些垂直服務包括安全交易處理、資產管理、DeFi生態係統以及對自然資源和新興市場的代幣化投資。欲了解更多信息,請訪問:Lux/about。 更多信息,請聯係: 媒體問詢: Shaun Saunders Graffiti Creative Group 郵箱:shaun@graffiticreativegroup.com   Denis Lam 執行主席兼CEO Vera Labs Inc. +1 (360) 230-8888 ir@veralabs.com
PANews官方 -
趙長鵬再撰文:去中心化是實現目標的手段,而不是目標本身。
趙長鵬表示,向前邁出一大步可能並不總是產生最好的結果,我們所做的必須與生態系統的其他部分保持同步。 這是一個古老的、反複出現的話題,與加密貨幣本身一樣古老。不可避免地,我在每次參加 AMA 會議時都會被問到這個問題。  這也是我經常思考的一個話題,並且不止一次在 2019 年的這篇博文中分享了我的觀點。 三年過去了,我的觀點幾乎沒有改變,但增加的時間讓我有機會為我對這個重要話題的思考增加新的深度和維度。 本質上,我認為首先要理解的是,去中心化不是二元的,也不是一維的。去中心化有多個方面。每個方面都是一個漸變比例,而不是簡單的黑白。 同樣重要的是要記住,去中心化是實現目標的一種手段,而不是目標本身。目標是自由、安全和易用。 很多人可能不同意上面的說法。我會解釋為甚麼。   甚麼是去中心化? 你可能會聽到人們說「不是你的私鑰,不是你的加密貨幣」。這些人傾向於將去中心化定義為擁有自己的私鑰。在這方面,TrustWallet(一家幣安投資組合公司)是去中心化的。Binance.com 是中心化的。這是一個很好的看法。 你可能會聽到人們說「節點或驗證者太少,所以你是中心化的」。雖然數字越低,區塊鏈就越集中,但沒有絕對數字作為每個人都同意的基準。這是一個漸變比例。 你可能會聽到有人說「比特幣挖礦過於中心化,因為排名前 2 或 3 的礦池控制了超過 51% 的哈希算力」。這也是正確的,並且經常被捍衛 POS 區塊鏈的人用作反駁論點。 你可能會聽到人們說「以太坊是中心化的,因為 Vitalik 可以極大地影響它的方向。」 這是有道理的。具有明確關聯的創辦人的區塊鏈有這個缺點。比特幣在這方面更加去中心化。  在以太坊的辯護中,它也已經被分叉了幾次。  BNB Chain 經常與我(CZ)聯繫在一起,但我對 BNB Chain 及其不斷發展的生態系統的技術發展的參與要少得多。同樣,它不是絕對的,而是漸變比例。 你可能會聽到人們說「比特幣是中心化的,因為一些地址擁有大量的幣。」 同樣,這在一定程度上是正確的。狗狗幣在這方面更糟糕。一個頂級地址佔總供應量的 30%,前 20 個地址佔 50% 以上。與驗證者一樣,沒有一個絕對數字作為每個人都同意的基準。這是一個漸變比例。 我可以繼續說下去。但我希望你看到去中心化有很多不同的方面。它通常是上下文的和細微的,我希望你開始看過去最初論點的二元性質。   為甚麼去中心化? 因為我們不希望少數中心化的實體對我們擁有無限的權力,向我們收取過高的費用,控制我們如何使用稅後資金等。我們希望將權力、控制權和自由賦予人民。 人們希望自由、安全、輕松且費用低廉地進行交易。 去中心化是實現上述目標的一種手段,它需要時間、協作和不同群體的信任。 此外,我們屬於這樣一個年輕的行業,我們每天都在建設未來,  向前邁出一大步可能並不總是產生最好的結果。我們所做的必須與生態系統的其他部分保持同步。 例如,使用當今可用的工具,大多數人無法保護自己的錢包。這方面的細節超出了本文的範圍,但不用說,要形成去中心化的未來,我們必須解決多個障礙。請參閱《確保你的加密貨幣是安全的(CZ 的提示)》 在去中心化和可能丢失你的代幣,或者使用中心化服務來保留你的代幣之間,今天大多數人仍然選擇使用中心化交易所。這就是今天 CEX 更受歡迎的原因。中心化交易所為用戶訪問加密貨幣提供了一個增量步驟,並且可以充當中心化系統和去中心化系統之間的橋梁。   結論 說了這麼多。我/我們是權力下放的大力支持者。在幣安,我們相信採取漸進式步驟並為用戶提供所有可用工具的選項。幣安在 CEX 和 DeFi 解決方案的開發上投入巨資,我們將繼續倡導自由與安全齊頭並進的未來。   轉載連結:https://www.chaincatcher.com/article/2080799  本文章挑選自鏈捕手 行業雜談作者:趙長鵬(幣安創辦人)原文標題:《CZ on Centralization Vs. Decentralization (2022)》   本網站所有非原創(轉載)文章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特別說明:轉載文章會進行二次編輯以符合文章寫作需求,望作者包涵     延伸閱讀:  【新手懶人包】區塊鏈是甚麼? 一文看懂區塊鏈演化、應用、常見術語  【新手懶人包】元宇宙是甚麼? 剖析元宇宙的構成、未來商機和應用  【新手懶人包】 NFT 是甚麼? 整合 NFT 科普、平台比較、製作方法  【新手懶人包】 GameFi 是甚麼? 一文認識 GameFi 原理、運作方式、熱門NFT遊戲
BlockPulse -
GameFi 每週回顧 | 2022 年 11 月 14 日至 11 月 20 日
GameFi 每週回顧 | 2022 年 11 月 14 日至 11 月 20 日
02
簡述當前區塊鏈各模塊的性能瓶頸和挑戰
03
NFT 一週回顧 丨2022 年 11 月 14 日至 11 月 20 日⁠
04
BlockPulse 新用戶註冊優惠 註冊就送Early adopters NFT 靈魂綁定代幣(SBT)
快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