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宣言由財經事務及庫務局(“財庫局” )發出,就在香港發展蓬勃的虛擬資產行業和生態圈,闡明政府的政策立場和方針。 願景和方針  1、香港是國際金融中心,對全球從事虛擬資產業務的創新人員抱持開放和兼融的態度。我們十分欣賞這些創新人員開展分布式分類帳技術( “DLT” )的領域,並開發更具成本效益、兼融、靈活和劃時代的嶄新金融創新方案。有見虛擬資產對環球投資者的吸引力,以及在金融創新方面得到的認同俱增,加上隨著虛擬資產進入Web 3. 0和元宇宙領域所帶來的未來機遇,我們認為虛擬資產在市場上已變得不可或缺。政府現正與金融監管機構締造便利的環境,促進香港虛擬資產行業得以可持續和負責任地發展。考慮到虛擬資產不斷演變的性質和創新模式,我們會在法律和監管製度上配合,以提供便利的環境。 2、 我們認同DLT和Web 3. 0有潛力成為金融和商貿未來發展的趨勢,隻要得到妥善監管,這些技術將能夠提升效率和透明度,從而減少甚或解決目前在結算和支付等方面出現的問題。香港擁有蓬勃的虛擬資產生態圈,這能透過我們市場中的非同質化代幣(“NFT”)發行、元宇宙開發者,以至貿易金融采用DLT活動等呈現。假如我們把目光放遠到虛擬資產更多其他的用途,例如藝術品和收藏品貿易、古董物件代幣化,又或在金融創新角度而言,讓不同種類的產品(如債務證券)代幣化,定必能夠迎來更大機遇。 3、借鑒過往其他科技發展和應用的情況,要開發新的領域有機亦有危,要達到以上願景並不能一步到位。我們會采取“相同業務、相同風險、相同規則”的原則,並適時訂出所需規限,一方面讓虛擬資產創新能夠在香港可持續地蓬勃發展,另一方面確保能按照國際標準緩減和管理在金融穩定、消費者保障和打擊洗錢及恐怖分子資金籌集方面所造成的實際和潛在風險。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而虛擬資產無遠弗屆,我們亦需要密切監察國際間不斷演變和推陳出新的監管發展,並在製訂我們的監管製度時予以考慮。 監管   4、過去數年,政府和監管機構以“相同業務、相同風險、相同規則”的原則,製訂了一套整全的虛擬資產監管框架。我們已推出監管製度,以“選擇參與”的方式為虛擬資產交易所發牌。在資產管理方面,監管機構就虛擬資產基金和全權委托帳戶的管理事宜發布指引。此外,監管機構就分銷虛擬資產相關產品、進行虛擬資產交易或提供有關虛擬資產的意見等方面,向銀行和金融機構提供指引。有關監管製度亦得到業界廣泛支持。我們認為透過一致、明確和清晰的整全監管框架,有助奠定穩固的基礎,以迎接由全球虛擬資產急速發展所帶來的金融創新和科技發展。 5、為進一步落實上述整全的監管框架,我們近期致力為訂立虛擬資產服務提供者發牌製度展開工作。在新製度下,虛擬資產交易所將與現時傳統金融機構一樣須遵守打擊洗錢及恐怖分子資金籌集和保護投資者方面的規定,這有助持牌虛擬資產交易所建立地位和公信力,使其能接觸更多香港市場的投資者。另一好處是金融中介機構和銀行將可與來自虛擬資產界別的獲發牌同行合作,並在符合相關監管條件的情況下,為客戶提供虛擬資產交易服務。從虛擬資產交易所的角度來看,發牌製度可讓他們在香港開拓新的分銷渠道,以利用本港價值超過4. 5萬億美元的龐大資產和財富管理市場。在加緊籌備新發牌製度的同時,我們也樂意聯係全球虛擬資產業界,邀請有關交易所在香港開拓商機。 投資者接觸虛擬資產的情況  6、我們留意到環球投資者(無論是機構投資者還是零售投資者)愈趨接受虛擬資產是一種可作投資配置用途的資產。證券及期貨事務監察委員會( “證監會” )將會就新發牌製度下零售投資者可買賣虛擬資產的適當程度展開公眾谘詢。我們亦留意到,其他市場的零售投資者亦可經虛擬資產相關產品例如交易所買賣產品接觸虛擬資產。對於可否在香港引入虛擬資產交易所買賣基金(“ETF” ),政府抱持歡迎態度,證監會亦快將就此發出通函。此外,在香港推出這些產品,可連係虛擬資產業界與傳統金融機構,為投資者提供精心設計的產品,從而促進該行業在香港市場的整體發展。儘管如此,我們會對零售投資者的風險保持小心審慎的態度,加強投資者教育,確保訂有適當的監管安排。 代幣化資產的產權  7、我們留意到虛擬資產與傳統資產具備不同的特質,而這些特質未必能夠完全適用於香港現行的私人產權法例類別或定義。為推動采納虛擬資產和加強投資者保障,政府對於日後檢討代幣化資產的產權和智能合約的合法性,抱持開放態度,以便為代幣化資產的產權提供穩健的法律基礎。 穩定幣  8、 穩定幣是我們的另一焦點所在。有鑒於穩定幣據稱能夠維持價值穩定,而其使用情況愈益增加,例如作為加密貨幣和法定貨幣的交易媒介,因此亦具潛力能夠與傳統金融市場(如支付係統)互相建立關聯。汲取了虛擬資產市場近期出現的危機(加密寒冬)所帶來的經驗,國際間已有共識,須就穩定幣的不同範疇包括在管治、穩定和贖回機製等方面訂出適當的監管。就此,香港金融管理局( “金管局” )早在今年年初已針對有關議題發出討論文件,邀請有關人士就規管涉及支付用途的穩定幣的活動製訂風險為本、合乎比例和靈活的監管製度,並會稍後發布谘詢結果和下一步工作。 試驗計劃  9、政府和監管機構正研究推出下列試驗計劃,以測試虛擬資產帶來的技術效益,並嘗試把有關技術進一步應用於金融市場。從這些試驗計劃可見,我們有決心致力與全球虛擬資產業界攜手合作,一同探索金融創新之路。 (a) 為2022年香港金融科技周發行NFT︰我們與金融科技和Web3社群互動的概念驗證項目;  (b) 綠色債券代幣化︰讓政府綠色債券發行代幣化,供機構投資者認購;以及  (c) 數碼港元︰可作為銜接法定貨幣與虛擬資產之間的“骨乾”和支柱,為推動更多創新提供所需信心。 有關上述試驗計劃詳情載於附件。 總結和展望  10、香港擁有世界級的金融基建、法律和監管製度,我們致力推動整個虛擬資產價值鏈上各項金融服務的可持續發展,當中涵蓋虛擬資產發行、代幣化、交易和支付平台、金融和資產管理,以及存管等。政府已做好準備迎接金融和商貿的未來發展,並支持虛擬資產背後的技術發展和社會及經濟效益,我們歡迎金融科技和虛擬資產社群和人才彙聚香港。我們會透過便利的政策、整全和平衡的監管、風險為本的規限,以及各項試驗計劃,落實這份政策宣言所載的願景。政府誠邀全球虛擬資產業界與我們攜手合作,憑借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遵從最佳國際標準和做法,在清晰、靈活和便利的監管環境下發揮金融創新的潛力。 二零二二年十月三十一日  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  財經事務及庫務局  附錄:測試虛擬資產帶來的技術效益和進一步應用於金融市場的試驗計劃  非同質化代幣發行  1、非同質化代幣(“NFT” )是一種近年新興的數碼資產擁有權。世界各地的藝術創作者和公司都借NFT建立社群,並與擁有相同理念和目標的社群互相聯係。 2022年,財庫局聯同負責投資推廣工作的投資推廣署在年度旗艦活動“金融科技周”中推出NFT發行試驗計劃,以推廣使用NFT。 2、發行的NFT會用作參加者的出席證明,參加者會透過區塊鏈技術獲發送數碼徽章和紀念品。這次NF T發行安排簡便,即使入門者也能輕鬆上手。使用者可把NFT直接儲存在加密貨幣錢包內;倘若是剛開始接觸虛擬資產而尚未擁有加密貨幣錢包的使用者,則可暫時以電郵地址儲存,待日後再轉換成NFT。我們會在“金融科技周”為NFT持有者提供獨特體驗,讓他們打造自己在擴增實境世界的虛擬化身,展開元宇宙體驗之旅。 3、政府視此NFT發行活動為一個概念驗證項目,借此鼓勵金融科技界和Web3社群參與,並向他們展示我們決心推展金融創新。我們也會向NF T持有者提供優惠,包括讓他們以優惠價購買來年的“金融科技周”入場門票,以及提早向他們發送通知,邀請他們參加其他金融科技活動(例如金融科技概念驗證測試資助計劃分享會、金融科技培訓課程 和其他Fast Track和培育計劃)。 綠色債券代幣化  4、 債券代幣化有助提升債券發行和結算的效率,減低成本,並為市場吸引更多投資者。隨著金管局和國際結算銀行在香港設立的創新樞紐中心早前完成Project Genesis(分別利用許可式平台和公開區塊鏈開發兩個原型項目,就使用分布式分類帳技術精簡綠色零售債券發行程序進行概念認證),金管局現正展開試驗計劃,發行政府代幣化綠色債券,供機構投資者認購。 此項計劃的目的,旨在測試香港的金融基建及法律和監管環境是否適合以分布式分類帳技術處理整個發債周期(包括發行、結算、資產服務、二手市場買賣和贖回),並為市場參與者日後發行同類債券提供指引。政府稍後會公布更多細節,向業界和公眾交代計劃進度。 數碼港元  5、虛擬資產和加密貨幣是科技創新產物,但並非法律認可的合法支付方式,無法完全和有效地用作付款用途,所以不能成為香港的法定貨幣。儘管如上文所述,我們預料虛擬資產和加密貨幣可推動種種金融創新,但政府和監管機構認為香港須同時探討可否推出中央銀行數碼貨幣(即“數碼港元” )。 6、金管局早前曾谘詢市場,結果顯示回應者支持推出“數碼港元”,並認為“數碼港元”可提升支付效率,有助香港數碼經濟發展。為日後可能推出“數碼港元”作好準備,金管局會采用“三軌道方式”,分階段探討“數碼港元”涉及的以下事項︰ 1)技術和法律基礎; 2)使用情況和設計; 3)“數碼港元”的推出時間表。 我們相信,對全球虛擬資產業界而言,“數碼港元”的意義在於其可作為銜接法定貨幣與虛擬資產的“骨乾”和支柱,因此能穩定價格並予人信心,而有了這兩個要素,便可按不同資產類別推動更多證券型代幣發行的金融創新。
PA薦讀 -
重磅全文!香港發布有關虛擬資產發展的政策宣言
10月31日,香港財政司(財經事務及庫務局)正式發布《有關香港虛擬資產發展的政策宣言》就在香港發展蓬勃的虛擬資產行業和生態圈,闡明政府的政策立場和方針。 宣言稱,在加緊籌備新虛擬資產服務提供者發牌製度的同時,也樂意聯係全球虛擬資產業界,邀請有關交易所在香港開拓商機。證券及期貨事務監察委員會將會就新發牌製度下零售投資者可買賣虛擬資產的適當程度展開公眾谘詢。對於可否在香港引入虛擬資產交易所買賣基金(ETF),政府抱持歡迎態度。政府對於日後檢討代幣化資產的產權和智能合約的合法性,抱持開放態度,以便利其在香港的發展。 此外,政府展開了三個實驗性項目,分別為在2022年香港金融科技周發行出席證明的NFT;讓政府綠色債券發行代幣化,供機構投資者認購;數碼港元,可作為銜接法定貨幣與虛擬資產之間的“骨乾”和支柱,為推動更多創新提供所需信心。 以下為宣言原文: 願景和方針 香港是國際金融中心,對全球從事虛擬資產業務的創新人員抱持開放和兼融的態度。我們十分欣賞這些創新人員開展分布式分類帳技術 (“DLT”)的領域,並開發更具成本效益、兼融、靈活和劃時代的嶄新金融創新方案。有見虛擬資產對環球投資者的吸引力,以及在金融創新方面得到的認同俱增,加上隨著虛擬資產進入Web 3.0和元宇宙領域所帶來的未來機遇,我們認為虛擬資產在市場上已變得不可或缺。政府現正與金融監管機構締造便利的環境,促進香港虛擬資產行業得以可持續和負責任地發展。考慮到虛擬資產不斷演變的性質和創新模式,我們會在法 律和監管製度上配合,以提供便利的環境。 我們認同DLT和Web 3.0有潛力成為金融和商貿未來發展的趨勢,隻要得到妥善監管,這些技術將能夠提升效率和透明度,從而減少甚或解決目前在結算和支付等方面出現的問題。香港擁有蓬勃的虛擬資產生態圈,這能透過我們市場中的非同質化代幣(“NFT”)發行、元宇宙開發者,以至貿易金融采用DLT活動等呈現。假如我們把目光放遠到虛擬資產更多其他的用途,例如藝術品和收藏品貿易、古董物件代幣化,又或在金融創新角度而言,讓不同種類的產品(如債務證券)代幣化,定必能夠迎來更大機遇。 借鑒過往其他科技發展和應用的情況,要開發新的領域有機亦有 危,要達到以上願景並不能一步到位。我們會采取“相同業務、相同風險、 相同規則”的原則,並適時訂出所需規限,一方面讓虛擬資產創新能夠在香港可持續地蓬勃發展,另一方面確保能按照國際標準緩減和管理在金融穩定、消費者保障和打擊洗錢及恐怖分子資金籌集方面所造成的實際和潛在風險。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而虛擬資產無遠弗屆,我們亦需要密切監察國際間不斷演變和推陳出新的監管發展,並在製訂我們的監 管製度時予以考慮。 監管 過去數年,政府和監管機構以“相同業務、相同風險、相同規則” 的原則,製訂了一套整全的虛擬資產監管框架。我們已推出監管製度, 以“選擇參與”的方式為虛擬資產交易所發牌。在資產管理方面,監管機構就虛擬資產基金和全權委托賬戶的管理事宜發布指引。此外,監管機構就分銷虛擬資產相關產品、進行虛擬資產交易或提供有關虛擬資產的意見等方面,向銀行和金融機構提供指引。有關監管製度亦得到業界廣泛支持。我們認為透過一致、明確和清晰的整全監管框架,有助奠定穩固的基礎,以迎接由全球虛擬資產急速發展所帶來的金融創新和科技發展。 為進一步落實上述整全的監管框架,我們近期致力為訂立虛擬資產服務提供者發牌製度展開工作。在新製度下,虛擬資產交易所將與現時傳統金融機構一樣,須遵守打擊洗錢及恐怖分子資金籌集和保護投資者方面的規定,這有助持牌虛擬資產交易所建立地位和公信力,使其能接觸更多香港市場的投資者。另一好處是金融中介機構和銀行將可與來自虛擬資產界別的獲發牌同行合作,並在符合相關監管條件的情況下,為客戶提供虛擬資產交易服務。從虛擬資產交易所的角度來看,發牌製度可讓他們在香港開拓新的分銷渠道,以利用本港價值超過4.5萬億美元的龐大資產和財富管理市場。在加緊籌備新發牌製度的同時,我們也樂意聯係全球虛擬資產業界,邀請有關交易所在香港開拓商機。 投資者接觸虛擬資產的情況 我們留意到環球投資者(無論是機構投資者還是零售投資者)愈趨接受虛擬資產是一種可作投資配置用途的資產。證券及期貨事務監察委員會( “證監會” )將會就新發牌製度下零售投資者可買賣虛擬資產的適當程度展開公眾谘詢。我們亦留意到,其他市場的零售投資者亦可經虛 擬資產相關產品例如交易所買賣產品接觸虛擬資產。對於可否在香港引入虛擬資產交易所買賣基金(“ETF”),政府抱持歡迎態度,證監會亦快將就此發出通函。此外,在香港推出這些產品,可連係虛擬資產業界與傳統金融機構,為投資者提供精心設計的產品,從而促進該行業在香港市場的整體發展。儘管如此,我們會對零售投資者的風險保持小心審慎的態度,加強投資者教育,確保訂有適當的監管安排。 代幣化資產的產權 我們留意到虛擬資產與傳統資產具備不同的特質,而這些特質未必能夠完全適用於香港現行的私人產權法例類別或定義。為推動采納虛擬資產和加強投資者保障,政府對於日後檢討代幣化資產的產權和智能 合約的合法性,抱持開放態度,以便為代幣化資產的產權提供穩健的法律基礎。 穩定幣 穩定幣是我們的另一焦點所在。有鑒於穩定幣據稱能夠維持價值穩定,而其使用情況愈益增加,例如作為加密貨幣和法定貨幣的交易媒介,因此亦具潛力能夠與傳統金融市場(如支付係統)互相建立關聯。汲取了虛擬資產市場近期出現的危機(加密寒冬)所帶來的經驗,國際間已有共識,須就穩定幣的不同範疇包括在管治、穩定和贖回機製等方面訂 出適當的監管。就此,香港金融管理局(“金管局”)早在今年年初已針對有關議題發出討論文件,邀請有關人士就規管涉及支付用途的穩定幣的 活動製訂風險為本、合乎比例和靈活的監管製度,並會稍後發布谘詢結果和下一步工作。 試驗計劃 政府和監管機構正研究推出下列試驗計劃,以測試虛擬資產帶來的技術效益,並嘗試把有關技術進一步應用於金融市場。從這些試驗計劃可見,我們有決心致力與全球虛擬資產業界攜手合作,一同探索金融創新之路。 (a) 為2022年香港金融科技周發行NFT,我們與金融科技和Web3 社群互動的概念驗證項目; (b) 綠色債券代幣,讓政府綠色債券發行代幣化,供機構投資者認購; (c) 數碼港元,可作為銜接法定貨幣與虛擬資產之間的“骨乾”和支柱,為推動更多創新提供所需信心。 總結和展望 香港擁有世界級的金融基建、法律和監管製度,我們致力推動整個虛擬資產價值鏈上各項金融服務的可持續發展,當中涵蓋虛擬資產發行、代幣化、交易和支付平台、金融和資產管理,以及存管等。政府已做好準備迎接金融和商貿的未來發展,並支持虛擬資產背後的技術發展 和社會及經濟效益,我們歡迎金融科技和虛擬資產社群和人才彙聚香港。我們會透過便利的政策、整全和平衡的監管、風險為本的規限,以及各項試驗計劃,落實這份政策宣言所載的願景。政府誠邀全球虛擬資產業界與我們攜手合作,憑借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遵從最佳國際標準和做法,在清晰、靈活和便利的監管環境下發揮金融創新的潛力。 試驗計劃 附錄:測試虛擬資產帶來的技術效益和進一步應用於金融市場的試驗計劃 非同質化代幣發行 非同質化代幣(“NFT”)是一種近年新興的數碼資產擁有權。世界各地的藝術創作者和公司都藉NFT建立社群,並與擁有相同理念和目標的社群互相聯係。2022年,財庫局聯同負責投資推廣工作的投資推廣署在年度旗艦活動“金融科技周”中推出NFT發行試驗計劃,以推廣使用NFT。 發行的NFT會用作參加者的出席證明,參加者會透過區塊鏈技術獲發送數碼徽章和紀念品。這次NFT發行安排簡便,即使入門者也能輕鬆上手。使用者可把NFT直接儲存在加密貨幣錢包內;倘若是剛開始接 觸虛擬資產而尚未擁有加密貨幣錢包的使用者,則可暫時以電郵地址儲存,待日後再轉換成NFT。我們會在“金融科技周”為NFT持有者提供獨特體驗,讓他們打造自己在擴增實境世界的虛擬化身,展開元宇宙體驗之旅。 政府視此NFT發行活動為一個概念驗證項目,藉此鼓勵金融科技界和Web3社群參與,並向他們展示我們決心推展金融創新。我們也會向 NFT持有者提供優惠,包括讓他們以優惠價購買來年的“金融科技周”入場門票,以及提早向他們發送通知,邀請他們參加其他金融科技活動(例 如金融科技概念驗證測試資助計劃分享會、金融科技培訓課程和其他 Fast Track和培育計劃)。 綠色債券代幣化 債券代幣化有助提升債券發行和結算的效率,減低成本,並為市場吸引更多投資者。隨著金管局和國際結算銀行在香港設立的創新樞紐中心早前完成Project Genesis(分別利用許可式平台和公開區塊鏈開發兩個原型項目,就使用分布式分類帳技術精簡綠色零售債券發行程序進行概念認證),金管局現正展開試驗計劃,發行政府代幣化綠色債券,供機構投資者認購。此項計劃的目的,旨在測試香港的金融基建及法律和監管環境是否適合以分布式分類帳技術處理整個發債周期(包括發行、結 算、資產服務、二手市場買賣和贖回),並為市場參與者日後發行同類債券提供指引。政府稍後會公布更多細節,向業界和公眾交代計劃進度。 數碼港元 虛擬資產和加密貨幣是科技創新產物,但並非法律認可的合法支付方式,無法完全和有效地用作付款用途,所以不能成為香港的法定貨幣。儘管如上文所述,我們預料虛擬資產和加密貨幣可推動種種金融創新,但政府和監管機構認為香港須同時探討可否推出中央銀行數碼貨幣 (即“數碼港元”)。 金管局早前曾谘詢市場,結果顯示回應者支持推出“數碼港元”, 並認為“數碼港元”可提升支付效率,有助香港數碼經濟發展。為日後可能推出“數碼港元”作好準備,金管局會采用“三軌道方式”,分階段探討 “數碼港元”涉及的以下事項‥1)技術和法律基礎;2)使用情況和設計; 以及3)“數碼港元”的推出時間表。我們相信,對全球虛擬資產業界而言, “數碼港元”的意義在於其可作為銜接法定貨幣與虛擬資產的“骨乾”和支柱,因此能穩定價格並予人信心,而有了這兩個要素,便可按不同資產類別推動更多證券型代幣發行的金融創新。
為甚麼 Aave、Curve 等協議都在創建自己的穩定幣?
在一個存在多種協議穩定幣的未來,誰會成為最後的赢家? $GHO 和 $crvUSD 的推出近在咫尺,那麼特定於協議的穩定幣是下一個大叙事嗎? 在所有的加密貨幣類型中,穩定幣仍然擁有最大的產品市場契合度。 這是因為它們允許投資者在 DeFi 中使用美元敞口來進行交易、支付、存儲價值或獲得收益。 如今,所有穩定幣的市值已經增長到 1500 億美元以上。 鑒於穩定幣的大量採用,以及協議創新並為其代幣持有人和用戶提供價值的期望,特定於協議的穩定幣開始出現苗頭。 最近,Aave 和 Curve 都計劃推出穩定幣 GHO 和 crvUSD。 為甚麼協議會尋求創建自己的穩定幣? 第一個主要原因是為了增加收入。在超額抵押模式中,協議根據未償還貸款的美元數額來計算收入。 為了讓人們了解穩定幣是如何幫助協議獲得收入增長的,我們可以預測 Aave 的增長是由於啓動 GHO 的結果。 假設穩定幣的儲備系數為 10%,最佳貸款利率為 4%,而 GHO 的利率為 3%。 這筆收入完全由協議保管。截至目前,Aave 約 1.5 億美元的總利息中,有約 1800 萬美元由協議保留並分配給 DAO。因此,如果 GHO 的供應量增長到約 7 億美元,它將使協議的收入翻倍。 除了收入之外,協議還可以將穩定幣作為增加治理代幣的價值累積和效用的一種方式。例如,stkAAVE 的持有者將能夠以對普通借款人有利的利率鑄造 GHO,使用戶有動力購買和質押 AAVE。 這些協議還具有擴展和收縮某些策略的供應或使用抵押品的能力。例如,穩定幣發行人可以與其他借貸市場建立直接存款模塊,或將抵押品存入 AMM LP (例如,Maker 的 D3M 和 FRAX AMO)。 最終,一個能夠發行自己穩定幣的協議增加了其競爭的護城河,並降低對分叉或吸血鬼攻擊的敏感度。 這一切聽起來很好,但風險在哪裏? 主要的風險是協議複雜性的增加,因此這也是攻擊的載體。近年來有很多穩定幣的漏洞(Cashio,Acala,Bean 等),導致協議完全破產。 穩定幣領域的競爭也很激烈,一些去中心化的穩定幣在鏈上的流動性和與其他協議的合作上建立了巨大的護城河(如 Frax 和 Curve)。 協議穩定幣可能很難獲得深度流動性,或者這個代價非常昂貴。 此外,通過 Maker 的 PSM 可以看出,在保持去中心化的同時也保持強大的掛鈎能力是非常困難的,監管或 OFAC 制裁可能使協議穩定幣的創建和維護變得非常困難。 最後,一個非常重要的考慮因素是清算程序。如果他們沒有得到適當的執行,協議可能最終在其資產負債表上出現大量損失。crvUSD 還由於其重要性,專門設計了一個新穎的清算機制。 那麼,在一個存在多種協議穩定幣的未來,誰會成為最後的赢家? 除了那些成功創建自己的穩定幣的人,其他受益者是那些直接受益於穩定幣增加和提供流動性需求的項目:Curve 和 Frax。 任何穩定幣發行人都需要使用 Curve,以確保鏈上有足夠的流動性──這將為 Curve 帶來更多的收入和 TVL。 Frax 也通過 CVX 積累融入到 Curve 的飛輪中,其 FraxBP 池將成為流動性的主要對。 在 Aave 和 Curve 之外,哪些項目會緊隨其後建立自己的穩定比幣? 最有可能的項目是那些已經實現了強大的產品市場契合度和積累了大量的 TVL 或用戶存款的項目:Compound, Lido, 以及 Uniswap。 轉載文章連結:https://www.chaincatcher.com/article/2079654本文章挑選自鏈捕手穩定幣動態與研究 本網站所有非原創(轉載)文章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特別說明:轉載文章會進行二次編輯以符合文章寫作需求,望作者包涵 延伸閱讀: 【新手懶人包】區塊鏈是甚麼?一文看懂區塊鏈演化、應用、常見術語 【新手懶人包】元宇宙是甚麼?剖析元宇宙的構成、未來商機和應用 【新手懶人包】 NFT 是甚麼?整合 NFT 科普、平台比較、製作方法 【新手懶人包】 GameFi 是甚麼?一文認識 GameFi 原理、運作方式、熱門NFT遊戲
BlockPulse -
穩定幣 GHO 能否幫助 Aave 協議超越 MakerDAO 和 DAI?
深入了解GHO這款穩定幣的設計理念。 幾周前, Aave治理論壇上提出了GHO穩定幣的概念,引發了整個DeFi行業的巨大關注。毫無疑問,作為Aave協議的下一步發展規劃,推出這樣一個去中心化、有抵押品支持、且與美元掛鈎的Aave DAO原生穩定幣想法非常有意義。PANews也曾發文介紹過這一提案。 在Aave DAO和團隊將GHO推向市場並將其打造成與DAI一樣重要的穩定幣之前,讓我們先來看下這款穩定幣的設計理念。不過由於目前掌握的信息還不夠全面,因此本文第二部分內容主要是根據DeFi行業經驗進行的一些推斷。 1 甚麼是Aave原生穩定幣GHO? 由於Aave是大部分借貸人的首選DeFi借貸協議,因此Aave最初設定的一個目標就是吸引足夠多的穩定幣存款。接下來,創建DAO原生穩定幣也是非常自然的事情,因為這樣可以降低借款人的成本。此外,通過鑄造穩定幣,存款人也就不需要為年化收益支付額外的費用了。 接着,讓我們繼續深入探討治理論壇上提出的GHO主要特征。 1.1 超額抵押的美元錨定穩定幣 GHO是一種使用aTokens作為抵押品鑄造的超額抵押穩定幣,因此從某種意義上來說,GHO類似於MakerDAO,但其效率要稍高一些,這是由於所有抵押品都是生產性資本,會產生出一定的利息(aTokens)──具體要取決於借貸需求。 有意思的是,Aave並沒有將「USD」這幾個字眼加在這款穩定幣的名字上。由於美國監管機構向來較為激進,因此從法律角度來看,GHO很可能不想惹出太多麻煩。此外,Aave創始人Stani還暗示GHO未來可能會發生錨定變換,他解釋說: 與某種貨幣進行長期掛鈎是具有局限性的,您可能會希望將錨定物從一種基礎資產換成另一種(出於各種原因),並且與美元綁定將是一個很大的限制因素。最重要的是,每個人都已經這樣做了,這似乎有點重複、且帶來了一些限制。實際上,DAI也遵循了相同路徑,並且多年來一直堅持通過與美元錨定來提供流動性資產。 1.2 利率模型和質押折扣 利率模型可能是GHO目前為止最不出彩的一個部分,Aave最初的想法是由Aave DAO來直接確定利率,就像在Maker的運作方式一樣,但這種做法很低效,並且會給治理增添不必要的麻煩。而使用一個根據市場情況調整、由算法確定的利率模型將會更加合理,這就像 Aave上的其他代幣一樣,由池中的供需關系來決定利率。 通常情況下,DAO是絕對不適合參與系統操作參數管理的,因為這樣就會產生一個具有固定基本利率的混合模型,這種模型只能根據市場情況在一定範圍內進行調整。所以說Aave社區想讓DAO參與利率確定的設想可謂十分荒謬。 事實上,利率的動態變化可以通過阻止大規模鑄幣事件來保護GHO的錨定,就像Liquity協議上的baseRate(基準費率)可以防止LUSD向下錨定一樣。在Liquity協議上,最初的費用為0.5%,而隨着需求激增,費用就會上漲,當需求穩定之後又會逐漸趨向0.5%。 在本次治理論壇上,Aave還提到了GHO借貸人質押AAVE代幣的折扣問題,他們認為這將會產生進一步的協同增效作用。質押者支付的所有利息最後都將流向Aave DAO(大多數其他代幣都是0-10%的比例),這意味着一旦GHO增長到了可觀的市值,那麽它可能就會變成DAO的搖錢樹。憑借與DAI相似的市值以及3.5%的較高平均利率,AaveDAO 每天可以從GHO中賺取近15萬美元。 下圖給出了不同GHO市值對應的利率、收益參考值: 表格說明: 1. GHO市值:15億美元= FRAX當前市值,66億美元=DAI當前市值,520億美元=USDC當前市值。 2. GHO平均利率:1%代表極具競爭力,3.5%代表相當高的利率。 1.3 「Facilitators」和風險加權資產 在設計GHO的過程中,團隊提出了「Facilitators(促進者)」這樣一個概念。該「Facilitator」可以鑄造GHO、且由Aave治理。而第一個「Facilitator」將會是Aave協議本身,緊接着其它協議或者實體都將會進行效仿。可以說這種設計一下子拓展了GHO空間,預計在其發布之後許多其他協議將會相繼申請成為Aave和GHO上的「Facilitator」,這想想就覺得很興奮。 值得注意的是,將由DAO來確定每個「Facilitator」的最大GHO鑄造能力。 1.4 「去中心化」和無抗審查性 Aave團隊將GHO描述為一種去中心化的穩定幣,甚至還提到了抗審查性。不過,這似乎與GHO並無直接關聯: 隨着加密資產與非加密原生用戶群的進一步整合,穩定幣的採用將會繼續增長。去中心化穩定幣在區塊鏈上提供抗審查的法定貨幣。GHO,一種去中心化的多抵押原生穩定幣,完全由Aave協議支持。 從團隊的描述來看,GHO將像DAI一樣「去中心化」,且由於其抵押品的構成而具有較弱的抗審查性。事實上,假設目前所有可以被當作抵押品在Aave上進行借貸的aToken也可以借入GHO,那麽GHO的抵押品將主要由USDC等一些可審查性代幣構成: 上圖資料來源:DeFiLlama 實際上,如果不包括stETH(Lido上流動性質押的ETH),USDC就是Aave上用得最多的一種抵押品,緊隨其後的是另一個受信任代幣wBTC。盡管如此,Aave上的抵押品構成仍比DAI好得多,後者的抵押品構成中超過50%都是純USDC。 值得一提的是,支持DAI的代幣中有75%以上都是可審查的(如上圖所示),另外約25%的代幣則來自其他需要信任的抵押品或是自反流動性提供頭寸(例如DAI/USDC LP,用作鑄造DAI的抵押品)。 2 上市後,Aave與GHO會是甚麼樣子? 現在,基本上一切已準備就緒,我們可以進入一個更具「投機性」的階段,並考慮GHO如何在實踐中展開應用。 事實上,Aave協議和GHO之間的交互肯定會令人非常興奮:雖然之前有討論Aave x GHO,以及在GHO上啓用eMode交易模式──對選定貨幣對(如USDC/DAI)啓用槓桿──但相關細節並不多,所以這裏會簡單闡述一些設想。 aGHO應該會成為Aave協議上最令人着迷的抵押品,但如果允許借用GHO,也可能會產生重大的反身風險(reflexive risks)。因此,最好可以阻止用aGHO鑄造GHO,否則很可能會看到目前在DAI上出現的問題。 盡管如此,Aave協議和GHO之間的交互仍然可以帶來不錯的「穩定幣套利循環」,比如:aUSDC > Mint GHO > aGHO > 借入另一個穩定幣。借助eMode,Aave和GHO的結合將會助其成為一種非常有效的穩定幣套利協議。此外,GHO利率也將成為一種「基礎穩定幣利率」,這將有助於控制USDC等其他穩定幣的利率。 2.1 GHO的流動性策略 穩定幣設計的另一個關鍵部分就是流動性策略,在Aave上,CRV、CVX和BAL都可以作為抵押品,基於儲備因子(Reserve Factor),這些鎖定在原生協議中的代幣將會在「金庫」中不斷累計,繼而讓Aave DAO能將激勵引導至與GHO相關的礦池。 上圖:Aave「金庫」當前狀態,CRV超61.5萬枚,資料來源:Aave「金庫」報告(2022年7月) 現在,Frax正在嘗試「擺脫」USDT和DAI並試圖建立Frax Basepool (FRAX/USDC),以便在Curve上成為其他穩定幣的交易對基礎幣,我們可以設想未來Aave應該也會採取類似的舉措。實際上,目前接觸USDC和DAI的許多項目都在尋求分散自己的流動性,GHO可能也在等待一個「完美時機的到來」,以使DeFi減少對USDC的依賴。 坦率地說,Frax此前在與Curve的「對抗」過程中控制着相當大的治理和規範投票權,但Aave DAO可能無法做到這一點,其儲備「金庫」內的CRV/CVX餘額顯然不足以激勵資金池增長到十億美元規模,這意味着AaveDAO需要尋求獲得更多基於流動性激勵驅動的代幣。不過,由於AaveDAO可以從GHO利息收益中獲得大量收入,因此無論GHO的市值最終是多少,他們都應該有足夠手段來支持一定程度的流動性。 最後提一點的是,Aave和Balancer的關系其實「不錯」。首先,自從過渡到AAVE代幣之後,Aave安全模塊中採用的分配規則就一直是「80% AAVE / 20% wETH Balancer Pool」。其次,Aave的儲備金庫內目前持有20萬枚BAL,而且還計劃增持。因此,我們可以期待穩定幣GHO在Balancer協議上會有精彩表現。不過,相比於Balancer,Aave穩定幣GHO的潛在風險點可能在Cruve上,因為Curve既是「王者」又是「造王者」,所以如果想在Curve上增加GHO流動性,難度應該不低,甚至有可能和Frax一樣被迫選擇「對抗」Curve。 需要注意的是,對於穩定幣來說,流動性策略可能是除了基本協議激勵措施(例如動態借款利率或由DAO管理的借款利率)和清算機制之外最重要的因素之一,也是穩定幣能否保持錨定的關鍵。 3 總結 希望這篇文章能幫助您更好地了解穩定幣戰爭中的利害關系,隨着GHO發布臨近,Curve穩定幣也將支持超額抵押並在年內推出,今年的穩定幣市場肯定會非常有趣。對於DeFi市場而言,穩定幣規模擴大或許是下一步發展趨勢,而且大多數DeFi協議都在探索自己的原生穩定幣擴張,比如: 1、Frax最初只是一個穩定幣,但現在已經推出了DEX FraxSwap,之後還將上線借貸平台 FraxLend; 2、Aave最初只是一個貨幣市場,但很快就有了自己的原生穩定幣; 3、Curve最初只是一個 DEX,但很快添加自己的穩定幣並開始為流動性提供者提供有效的借貸服務。 正如前文所述,歸根結底,DeFi協議之所以開始探索、發行穩定幣,一方面是市場有巨大的需求,穩定幣具有較高產品/市場契合度,另一方面,很明顯,穩定幣能幫助協議獲得更多利潤。 轉載文章連結:https://www.chaincatcher.com/article/2078485本文章挑選自鏈捕手穩定幣動態與研究原文標題:《Can Aave's GHO stablecoin help the protocol further grow and overtake MakerDAO and DAI?》原文作者:tokenbrice原文編譯:PANews 本網站所有非原創(轉載)文章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特別說明:轉載文章會進行二次編輯以符合文章寫作需求,望作者包涵 延伸閱讀: 【新手懶人包】區塊鏈是甚麼?一文看懂區塊鏈演化、應用、常見術語 【新手懶人包】元宇宙是甚麼?剖析元宇宙的構成、未來商機和應用 【新手懶人包】 NFT 是甚麼?整合 NFT 科普、平台比較、製作方法 【新手懶人包】 GameFi 是甚麼?一文認識 GameFi 原理、運作方式、熱門NFT遊戲
Allen -
監管之雷降臨 ─ 去中心化穩定幣迎來「春天」
去中心化穩定幣作為 Web3 結算層的「災備價值」,在這次 Tornado Cash 事件後已經進一步顯露。 監管之雷突降 Tornado Cash 除了逐漸臨近的以太坊合並,美國財政部外國資產控制辦公室 ( 簡稱 OFAC) 對搭建在以太坊上的隱私混幣器 Tornado Cash 開展制裁是近期最大的行業熱點。 随着越來越多的 web3 機構或協議主動或被動跟随 OFAC 的監管政策,開始屏蔽與 Tornado Cash 有過交互記錄的地址,以及社區針對粗暴的監管要求做出的「投毒」抗議行為(指某些用戶從 Tornado Cash 中大量、小筆地向知名機構或名人的以太坊地址提取資金,導緻這些帳戶也被監管政策所波及),這次 Tornado Cash 的監管事件愈演愈烈,引發了大量討論。 而位於輿論風暴中心的主角除了 Tornado Cash,就是發行和運營着美元穩定幣的美國機構 Circle,因為其在 OFAC 宣布制裁後,很快就實行了其黑名單功能,凍結了 Tornado Cash 協議中的 USDC,而 Tornado Cash 中的 eth 由於無許可的特性,不但無法被凍結,還被社區用來作為「投毒」的中介,用來表達對於監管政策的不滿。 雖然同屬加密資產,同樣運行於無許可的公鏈網絡之中,USDC 與 ETH 在監管面前的去中心化成分對比一目了然。 去中心化穩定幣 VS 中心化穩定幣 穩定幣的重要性 USDC 在本次監管中發揮的核心配合作用,讓人重新意識原教旨主義者始終堅持、卻在近些年逐漸被忽視的那些概念——抗審查、無許可、去中心化——的重要性。 而穩定幣作為 Web3 經濟的結算層,其重要性又幾乎超越了其他所有的 DeFi 基礎應用,體現在其: 最廣的用戶群體:如果把中心化交易平台的用戶也算上,穩定幣持幣用戶規模是絕對的第一名 最大的交易規模:穩定幣作為交易中介具有極高的周轉率,加密世界的大部分交易量都與穩定幣有關 龐大的資產規模:目前穩定幣總市值在 1500 億美金以上,僅次於 BTC 和 ETH 所以,說穩定幣是 web3 經濟中公鏈層之上最重要的基礎設置,毫不為過。 然而,自從穩定幣誕生以來,以 Tether(USDT)、Circle(USDC)和 Binance&Paxo(BUSD)等中心機構主導的格局始終穩固,中心化穩定幣的市場份額占比,無論是市值規模、交易量還是用戶數量,不斷擴大的趨勢愈演愈烈。 盡管在 2021-22 年,基於 Terra 網絡發行、以 Luna 為基礎資產的去中心化穩定幣 UST 曾經逆市發展,市值規模一度超過第三大穩定幣 BUSD,達到 180 億美金以上,但其在今年 5 月迅速崩潰,隻成為了穩定幣發展史上一顆耀眼且短命的流星。 阻礙去中心化穩定幣擴張的理由是多樣的,但是最重要且簡白的理由就是:相比中心化穩定幣,去中心化穩定幣沒有明顯的產品體驗優勢。 「去中心化」這個讓 BTC、區塊鏈、Web3 得以平地而起的重要概念,在穩定幣領域似乎並不那麽重要。 更重要的是價格穩定、容易使用、容易獲得。 直到人們見證了 2022 年 8 月這第一道落在 DeFi 協議 Tornado Cash 上的監管之雷。 去中心化資產 ETH 得以從 Tornado Cash 中全身而退,而中心化的 USDC 或許會永遠被留在那裏。 去中心化穩定幣的增長瓶頸 Tornado Cash 監管事件是對穩定幣的「去中心化」重要性的一次巨型事件廣告。 這則廣告的對象不光是普通用戶,還包括那些採用中心化穩定幣作為抵押物的去中心化穩定幣項目,其中的代表就是目前的第一大去中心化穩定幣協議——MakerDAO 和它所發行的 DAI,目前 DAI 的發行規模為 68 億美金。 那麽,監管引發的中心化擔憂,是否會為穩定幣市場的「去中心化」鋪平道路,成為去中心化穩定幣份額占比提升的直接推動因素? 在思考這個問題之前,我們有必要重新評估一下目前去中心化穩定幣項目市場份額遲遲無法突破的瓶頸來源。 去中心化穩定幣項目的市值和市場熱度,始終受到兩個核心因素的影響,一是業務或場景構建的實際需求,二是讓市場興奮的賽道叙事。 前者是其長期發展的內在因素,後者則能驅動項目短期的用戶、資金的湧入,引來大量的關注和討論,推高大眾對項目的預期和價格。 1. 業務和場景的瓶頸 以業務和場景來說,UST 的市值規模成長之路是「需求驅動增長」的典型案例: 數據來源:Coingecko 由於此前 Terra 中的借貸協議 Anchor 長期提供 19~20% 的穩定幣活期利率,該利率水平顯著高於同期 web3 和傳統世界的無風險收益率,而 Anchor 協議僅接受 UST 作為穩定幣存入,這就直接推高了 UST 的需求,讓 UST 在短短一年內成長為第三大穩定幣,市值規模巅峰時為 187 億美金。 當然,20% 的活期收益率也造成了一系列的惡果: UST 規模膨脹過快,Terra 生態的債務規模過高 債務成本過高 極高的收益率,擠壓了 Terra 生態其他 DeFi 項目的空間 除了 Terra 之外,其他發行去中心化穩定幣的協議,也嘗試為自己的穩定幣創造初始需求。 比如 BNBchain 上的槓桿挖礦協議 Alpaca 的穩定幣 AUSD。Alpaca 還在今年上半年推出了自動化收益產品「Automated Vault」,我們可以把該產品簡單理解為以槓桿挖礦策略為標的理財產品,由於推出初期預測收益率很高,高倍率的產品額度火爆,經常推出就被秒光。 所以 Alpaca 後續為購買該類產品設置了多個條件,比如在用戶 Ellipsis.finance(BNBchain 上的類 Curve 交易平台,以穩定幣交易為主)提供 AUSD 的流動性,就可以獲得產品的購買額度,嘗試用自己的熱門業務為 AUSD 創造需求。但到目前為止,AUSD 的市值規模仍僅有 300 多萬美元。 Alpaca 的自動化收益產品,數據來源:Alpaca 以上嘗試通過自造需求來推動穩定幣業務增長的方式,最終都不太成功。 UST 的失敗主要在於貨幣政策的失控,而 AUSD 則是用於推動需求的業務闆塊本身就能量過小、需求不足,導緻無法為穩定幣提供充分需求。 Terra、Alpaca 之所以要自己為穩定幣塑造需求,是因為新的穩定幣要獲得外部的採用,獲得較好的流動性是非常困難的。公開市場的競爭中,玩家已經非常充分,用戶和協議都傾向於選擇成熟的穩定幣;穩定幣的流動性的成本也已通過 Curve 等協議進行了充分的計價,新的穩定幣需要通過提供補貼、購買治理選票、與其他 DeFi 協議利益互換等方式來換得流動性,成本並不低。 2. 叙事的瓶頸 去中心化穩定幣賽道近年來有兩次成規模的叙事風潮。 第一次是 2020 年底至 2021 年初由 Empty Set Dollar 和 Basis Cash 推動的算法穩定幣浪潮,第二次是 Terra 這種公鏈 + 穩定幣雙輪驅動模式成功所帶來的公鏈穩定幣風潮。 前者來說,Empty Set Dollar 和 Basis Cash 嘗試通過完全無抵押的方式,以龐氏色彩的通脹設計來實現快速的市值和網絡擴張,單純以通脹\通縮需求來平衡穩定幣價格,在當時來看是頗有想象力的貨幣實驗,代表性的去中心化算穩項目被不少投資者稱為「地下美聯儲」。「信不信我用一個穩定幣跑赢你的 BTC」也成為當時算穩造富浪潮中的名諺。但最終該類探索被證明是失敗的,在穩定幣項目的早期,單純依賴預期來實現幣值的穩定很難成立。 而 Terra 的成功,直接帶動了眾多公鏈發行自有穩定幣的模仿行為。在 UST 崩潰之前,宣布推出自有公鏈穩定幣的項目包括 Near、Secret、Tron 等等,它們或多或少參考 Terra 的鑄幣模式,在宣布計劃後市值也都擁有較好的短期表現。 然而 Terra 的失敗讓市場對公鏈自營穩定幣的模式從驚歎走向質疑,在叙事層面,第二波穩定幣浪潮至此也暫時歸於沉寂。 與其他 Web3 商業項目一樣,去中心化穩定幣的發展和擴張之路,長期看業務,短期拼叙事。去中心化穩定幣此前的瓶頸就在於一方面業務的內外部需求不足,另一方面短期內市場也沒有找到新的叙事亮點。 不過目前的市場境況,監管下場帶來的市場變數,或能為去中心化穩定幣帶來新一波的發展契機。 去中心化穩定幣的新春天? 春天的播種者:監管 從叙事角度來說,大眾對於監管的隱憂成為現實,而中心化穩定幣是監管的直接抓手。 Web3 商業世界的魅力,很大一部分來自於無許可環境創造的業務高效創新和組合,以及便捷的跨境資本流動。崇尚去中心化、無許可的加密世界,如果結算層完全被中心化穩定幣所統治,這是大部分人所無法接受的。而 Tornado Cash 監管帶來的 USDC 凍結資產事件,讓大眾清晰地意識到:去中心化穩定幣已經不僅僅是中心化穩定幣的「監管災備」那麽簡單,而可能會成為一種資產剛需。 監管對於去中心化穩定幣的推動不僅僅是叙事層面的,在未來也可能會直接帶來業務需求的增長。 如果未來再次發生此類事件,或是 USDT 和 BUSD 等穩定幣也被迫加入制裁行列,用戶對於粗暴監管的不滿和對無許可貨幣的需求會被進一步激活。 從數據上來看,本次 USDC 直接凍結 DeFi 協議和用戶的資產,無疑直接降低了其在 Web3 商業中的信用,其市值規模近一周有 7 億左右的跌幅。 USDC 市值規模,數據來源:Coingecko 然而,USDC 流失的市場份額,在目前並沒有被去中心化穩定幣所吃下。一方面,去中心化穩定幣作為一個整體,其穩定性和安全性的曆史表現遠不如去中心化穩定幣;另一方面,去中心化穩定幣的場景稀薄,接納範圍狹窄,實際使用往往需要經過多輪兌換;再者,目前最大的去中心化穩定幣 DAI 最大的發行抵押資產就是 USDC,未來同樣有可能被 USDC 波及。這些不足都造成了去中心化穩定幣無法直接順勢接下 USDC 失掉的陣地。 春天的播種者:龍頭 DeFi 協議下場參戰 當然,除了監管的外力,去中心化穩定幣尚有很多令人矚目的內在發展動力。 在今年 3-5 月的公鏈自造穩定幣風潮後,龍頭 DeFi 們開發穩定幣正在成為新一波值得關注的趨勢。 其中最具有代表性的項目便是借貸協議 Aave 所籌備發行的 GHO,以及 Curve 的穩定幣(未定名,下文以 crvUSD 暫稱)。 DeFi 協議自營穩定幣並不是新聞,借貸協議 Abracadabra、Venus、Dforce 均發行過穩定幣 MIM、VAI、USX。 Aave 和 Curve 前後腳表示要做去中心化穩定幣的事件之所以引人注目,是因為這兩個 DeFi 協議是絕對的 DeFi 龍頭項目,其 TVL 分列第三、第五。 DeFi TVL 排名,數據來源:DeFillama 除了 TVL 之外,Aave 和 Curve 的優勢還包括: 在各自賽道均有極強的統治力 有很好的多鏈以及 L2 產品部署 被大量外部協議所集成 發展曆史長,沒有出現嚴重的安全損失,品牌信用和生態感召力上佳 這些是其他 DeFi 項目所欠缺的。 更重要的是,兩個項目的自營穩定幣也有明確的業務動機,並非單純的叙事炒作。 比如 Curve 發行的穩定幣,大概率會由用戶在 Curve 的核心池子的 LP 作為抵押物鑄造,這就為 Curve 的流動性提供者創造了更高的資本效率,有利於提高到 Curve 做市的吸引力,也給 Curve 提供了一個通過槓桿提升自身 TVL 的機會。 實際上,MakerDAO 和 Uniswap 的超高 TVL,很大一部分的來源就是由以下這個循環加槓桿的方式實現的: 用戶到 MakerDAO 鑄造 DAI 用 DAI 換成部分 USDC,通過流動性管理平台 Arrakis 進行 DAI-USDC 穩定幣做市,獲得 G-UNI LP 拿 G-UNI LP 作為抵押物在 MakerDAO 再次借出 DAI 重複以上循環 這一循環,正是 Uniswap 和 MakerDAO 的 TVL 穩居前五的奧秘之一。我們查詢 Uni V3 的數據可以發現,僅 DAI-USDC 這一交易對的 TVL,就占到 Uni V3 TVL 的 32.6%。 Uni V3 Pool TVL 排序,數據來源:Uniswap V3 而 MakerDAO 的 DAI 鑄造中,有 19.8% 的 DAI 來自於 G-UNI 的抵押物。 被鑄造的 DAI 的抵押物來源占比,數據來源:https://daistats.com/ 如果 Curve 推出自己的去中心化穩定幣,有望複制以上這一循環,實現資本效率 +TVL 的提升。 春天的播種者:DeFi 生態體 除了監管在叙事和業務上的推動力,以及頭部 DeFi 下場自營,去中心化穩定幣發展的另一個契機,或將來自於那些有能力構建 DeFi 生態體的項目的整體推動。 如果說 MakerDAO 和 Uniswap 這種循環槓桿的互動,隻是一種基於可組合性的業務合作。那麽 DeFi 生態體在業務設計和構建之初,就會把生態內各業務之間的協同放在核心位置。 DeFi 生態體的構建,本質是生態鏈的縱向整合,即把生態中上下遊有業務協同效應的闆塊整合到一起。 目前來看,這種縱向整合有兩種探索方向。 第一種方式是通過並購、深度控制協作項目治理權的方式,把多個項目整合到一起,形成 DeFi 生態或矩陣。知名 DeFi 開發者,Yean 協議的創始人 AC(Andre Cronje)是這種方式的積極實踐者,在 2020 年 DeFi summer 開啓序幕以來,AC 或自己創建,或扶持贊助,或深度參與治理,幾乎整合出了一個包含公鏈 (Fantom)、DEX(Solidly、Sushiswap)、借貸(Abracadabra、Cream)、聚合器(Yearn)、跨鏈橋(Multichain)等多賽道項目的 DeFi 生態體。 然而,要協同多個利益、用戶、核心團隊並不一緻的項目並不容易,這一嘗試尚未成功,AC 已心灰意冷宣布退圈。 同樣的,穩定幣協議 Fei Protocol 對借貸項目 Rari capital 的並購目前來看也不算成功。 另一種方式是自建生態體,Binance 是自建生態體在 Cefi 領域的最佳實踐者。而 DeFi 領域,自建生態體的代表項目則是 Frax。Frax 已經上線或即將上線的業務闆塊包括:去中心化穩定幣(FRAX)、Swap(Fraxswap)、借貸(Fraxlend)以及 Staking 業務(fraxETH)。 基於以上業務闆塊,疊加 Frax 在 Convex(Frax 已經成為最大的 CVX 單一持有人)和 Curve 上的治理影響力,以及其靈活的貨幣工具模塊 AMO,Frax 能否把自己的各個業務闆塊打造成互相加速的飛輪,推動其去中心化穩定幣的長期發展,也是我們如今相當關注的實驗之一。 去中心化穩定幣的憂患 當然,盡管我們在當下的市場中發現了各種去中心化穩定幣之春的發展誘因,有一些待解決的問題仍然值得我們注意,比如: 很多去中心化穩定幣項目的底層資產是 USDC 等中心化資產。比如已發行的 DAI 中,51.9% 的 DAI 來自於 USDC(這裏還未包含 G-UNI LP 中的 USDC)。Frax 的初始抵押物也是 USDC,不過 FRAX 穩定幣目前的實際抵押物並非單純的 USDC,大部分是 Curve 穩定幣池的 LP,這意味着除非 Circle 將 Curve 協議拉黑,否則它無法凍結 Frax 的抵押物資產。但是,Curve 等 DeFi 協議會不會成為下一個制裁的目標呢? 資產負債表的擴張。如果去中心化穩定幣協議仍然採取超額抵押機制,ETH 等抵押物的規模就會成為協議資產負債表擴張的天花闆。當然,自從 MakerDAO 的 D3M 模塊,以及 Frax 的 AMO V2 問世以來,它們可以在不需要抵押物的情況下,直接通過 Aave 等協議輸出 DAI 和 FRAX。用戶從 Aave 借出 DAI 和 FRAX 時,抵押物由用戶提供,這一方式提高了協議資本擴張的效率。但即便是這一方式,也很難滿足整個 Web3 商業的貨幣需求規模。 多鏈安全性的隱患。無論是 Curve、Aave 還是 FRAX,都進行了產品的多鏈部署,多鏈業務一方面有益於這些項目的穩定幣在各個鏈上進行原生的發行,另一方面也放大了風險,導緻某一條鏈上的安全問題和壞賬可能會影響整個系統。 寫在最後 去中心化穩定幣作為 Web3 結算層的「災備價值」,在這次 Tornado Cash 事件後已經進一步顯露。當然,我們相信 Circle 在協助監管進行打擊行動時也會盡量克制,如果 USDC 拉黑 Tornado Cash 還算情有可原,當它向下一個 DeFi 比如 Curve 下手的時候,它可能會比自己制裁的那個協議更早地徹底失去 Web3 用戶的信任,被迫退出這個市場。 但問題是,到那時候,去中心化穩定幣已經準備好接收那些從中心化穩定幣逃離的用戶和資金了嗎? 目前來看顯然還沒有。 但正是因為「還沒有」,這個市場的巨大留白才令我們感到興奮和期待。 轉載文章連結:https://www.chaincatcher.com/article/2078094 本文章挑選自鏈捕手熱點事件追蹤與解讀原文標題:《MintClips|監管之雷降臨,去中心化穩定幣之春來了?》作者:Mint Ventures 本網站所有非原創(轉載)文章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特別說明:轉載文章會進行二次編輯以符合文章寫作需求,望作者包涵 延伸閱讀: 【新手懶人包】區塊鏈是什麼?一文看懂區塊鏈演化、應用、常見術語 【新手懶人包】元宇宙是甚麼?剖析元宇宙的構成、未來商機和應用 【新手懶人包】 NFT 是什麼?整合 NFT 科普、平台比較、製作方法 【新手懶人包】 GameFi 是甚麼?一文認識 GameFi 原理、運作方式、熱門NFT遊戲
BlockPulse -
熊市之光:盤點7個擁有真實收益且賦能Token的DeFi協議
撰寫:Edgy 編譯:深潮 TechFlow 大多數 DeFi 項目通過提供大量的代幣作為獎勵來激勵流動性。人們都很喜歡這樣做,且往往頭礦的收益很高。項目經常會通過這種方式來引導 TVL 的增長。但這樣做的問題是: 1)如果他們不斷超發代幣,但沒有足夠的價值產生,係統就會失敗; 2)這些用戶並不忠誠。一旦激勵降低,他們就會輪換到下一個新出的 DEX; 如果將高代幣排放量與協議低收入結合起來,那麼代幣價格可能會下跌。人們期待的是一個有價值的代幣,而不是一坨垃圾,DeFi 用戶正在意識到這一點。如果協議可以產生自由的現金流,我們想要其中的一部分。 那麼,什麼才是真實收益協議? 1)產品/市場契合:無論市場條件或代幣激勵如何,人們都在使用該協議。 2)該協議通過其產品產生鏈上收入。 3) 收入>運營費用+代幣排放:隻要協議的收入較高,有一些代幣排放是可以承受的。 4)他們是否用穩健的貨幣支付:最受歡迎的選擇是 ETH 和穩定幣。 以下是符合條件的 7 個協議: 1.BTRFLY (Redacted Cartel) BTRFLY 已推出 V2。他們正在以債券為中心,采用稀釋性的模式向真實收益的模式轉變。用戶可以通過 rlBTRFLY 鎖定 BTRFLY(收益鎖定)以賺取以 ETH 分配的收入。收益來自他們的資金和產品生態係統。 2. Polygon 上的 Gains Network 一個去中心化的杠杆交易平台。它為加密貨幣、股票和外彙提供高達 150 倍的杠杆。目前,他們提供 DAI Vault 和 GNS-Dai LP,以及單幣 GNS 質押即將推出。 3.Umami (Arbitrrum) 1) 將你的 UMAMI 存入 mUMAMI,從 Umami 的協議/國庫收入中賺取穩定的 WETH 被動收入,大約 5%的年利率。我們也可以通過 mUmami 的複利賺取更多收益。 2) GLP/TCR USDC 池: APR 約為 20%。我知道,20% 的穩定幣會觸發你的 PTSD...... 1. 鑄造 GLP 向 GMX 收取費用。 2. 它通過 TracerDao 的不可清算對衝對衝市場波動。 不幸的是,由於需求,該池目前已滿。 4.Kujira(Cosmos L1) Kujira 有幾種產品: • Orca - 通過清算以折扣價購買資產; • Fin - 去中心化的訂單薄式交易; • Blue - 生態係統的核心; • $USK - 去中心化穩定幣; 質押 KUJI,賺取 Kujira 的部分收入,現在它的年利率是 0.49%。產生的掉期費用是 KUJI 質押者的真實收入,隨著采用率的增加和更多的 dApp 在 Kujira 上推出,APR 應該會增加。 5. Trader Joe (Avalanche) Avalanche 上排名第一的 DEX。將 JOE 質押到 sJOE 並獲得穩定幣獎勵 - 'USDC'。 Trader Joe 對每次交換收取 0.05% 的費用。這會被轉換為穩定幣,然後每 24 小時分發到 sJOE 池中。 6.Synthetix (Ethereum / Optimism) DeFi 中最令人印象深刻的 dApp 之一,一個真正的創新者。您可以通過 Kentra 創建合成資產,並在鏈上交易現實世界的資產,包括加密貨幣、外彙、貴金屬等。 質押 SNX,你會得到: 1. 來自交易者的 sUSD(Kwenta 期貨、lyra 期權等),sUSD 是他們的原生穩定幣。 2. SNX 的通脹獎勵。 7.GMX (Arbitrum / Avax) 一個去中心化的合約交易所,杠杆率高達 30 倍: 1) 他們在交換和杠杆交易中抽取 30%的費用。 2) 兌換成 ETH / AVAX,並分發給質押的 GMX 代幣。 GMX 一直是熊市期間的熱門話題,這是有充分原因的。它是 Arbitrum 上排名第一的 dApp,並且使用率還在不斷上升。 研究項目的工具 • TokenTerminal / CryptoFees - 尋找收入來源 • Dune Analytics - 有一些很棒的儀表板可用於 GMX 和 Gains 等協議 • Messari - 代幣供應信息 • Protocol Data- 從協議中查找內部儀表板。 在判斷項目中,要問自己的問題: • 收益從何而來? • 該協議產生了多少收入? • 原生代幣供應和排放量是多少? • 他們用什麼代幣支付收益? • 網絡的吸引力是什麼? 風險 1)由於其收入分享模式,一些協議可能被貼上監管標簽,司法機關可能會開始嘗試對其進行監管。 2)其中相當一部分是基於金融工程的,如合約和期權。
PA觀察 -
穩定幣進入群雄逐鹿時代,USDC 引發範式之爭
在 Aave、Curve 即将入局穩定幣的前夕,MakerDAO 率先展現其純正的 Web3 血統。在監管的強壓之下,穩定幣未來的出路在哪裏? 正當 Aave 緊鑼密鼓地制定 GHO 穩定幣的具體參數時,MakerDAO 宣布可能會選擇出售協議中所有的 USDC 敞口。這無疑是一枚重磅炸彈,可能會重新定義去中心化穩定幣的标準。 如果按照 Yearn 核心開發者 banteg 的說法,MakerDAO 可能會購買 35 億美元的 ETH,将所有 USDC 從挂鈎穩定模塊轉換爲 ETH。 MakerDAO 最初的設計是基于 ETH 超額抵押的穩定幣協議,但在“312”黑天鵝事件中緊急引入 USDC 才得以渡過難關,同時也丢失了純粹加密協議的身份。 美國财政部将 Tornado Cash 列入黑名單之後,Circle 公司凍結了 Tornado Cash 錢包地址中的 USDC。這意味着将 USDC 存入 Tornado Cash 的用戶可能無法提取他們的資金。這讓所有加密用戶内心惶恐:噢,原來我們引以爲傲的去中心化那麽不堪一擊。 MakerDAO 社區成員@Tetranode曾是該協議最大的流動性提供者,他在該協議決定引入 USDC 後憤而離開。如今,他認爲 Circle 在面對監管機構時束手無策,加密世界應該探索不依賴于現實世界贖回的穩定幣。 據 CoinGecko 的數據,穩定幣的總市值約爲 1530 億美元,占加密貨幣總市值的 13% 以上,這也是曆史最高水平。中心化的穩定幣(USDT、USDC、BUSD)的占比高達 90 % 。加密世界似乎已經被中心化綁架。 7月底,Aave 社區的去中心化穩定幣 GHO 提案以 99.9% 的投票通過,這也是 2022 年以來 Aave 社區成員參與決策的最高水平。此外,Cruve 創始人也透露将推出超額抵押穩定幣的想法,這些 DeFi 頭部協議爲何又将注意力轉移到穩定幣方面?爲何穩定幣是大家兵家必爭之地之地? 穩定幣的四重困境 相比于公鏈的“不可能三角”,穩定幣也有自己的三重困境,即價格穩定、資本效率和去中心化。因此,衆多加密團隊在設計穩定幣的時候将側重于某一特性,讓自己的穩定幣協議變得更具有叙事性。 法幣抵押的穩定幣(如 USDT、USDC、BUSD...):抵押法幣資産(如美元、歐元等)來發行穩定幣,每個穩定幣都由真實美元價值 1:1 支持。 加密資産抵押的穩定幣(如 DAI、SUSD、MIN...):抵押加密資産(如BTC、ETH等)來發行穩定幣,通常采用超額抵押的方式。 算法穩定幣(如 Frax、UST、AMPL...):依靠複雜的算法來平衡穩定幣的供需,以通過智能合約保持價格穩定。 另外,也有一些新興的NFT協議也嘗試發行穩定幣,如 JPEG’D 借鑒 MakerDAO的 CDP(抵押貸穩定幣)模型,用戶質押 NFT 可借出穩定幣 PUSD。 穩定性 資本效率 去中心化 法定抵押的穩定幣(如USDT、USDC、BUSD...) 高 低 低 加密資產抵押的穩定幣(如 DAI、SUSD、MIN...) 中 中 高 算法穩定幣(如 Frax、UST、AMPL...) 低 高 高 無數加密團隊試圖沖擊去中心化穩定幣的王座,大多數以失敗告終。這些極具勇氣的社會實驗并非一無是處,我們可以從這些五花八門的解決方案中提取具有可行性的成功經驗。 MakerDAO 是最成功的去中心化穩定幣協議,其優點包括支持多種抵押品類型(包括真實世界資産 RWA )、可調貸款利率、四重階梯清算機制、PSM 模塊、允許用戶快速鑄造 DAI 的 Flash Mint 模塊等等。 更大膽的創新發生在算法穩定幣方面,比如混合算法穩定幣 FRAX 采用部分硬通貨資産抵押來提高資金效率,并且通過算法市場控制器 AMO 來平衡市場流通量。Ampl 發行穩定幣永續票據 SPOT 用來對沖 AMPL 的供應波動。RAI 的 PID 控制模塊實現雙價模式等等。 雖然這些成功經驗有局限性,但不可否認它們将作爲去中心化穩定幣的技能庫,供設計者在必要時靈活選用。 除三重困境之外,穩定幣被監管機構格外關注,抵押品的合規性(可用性)成爲隐藏的第四重困境。從傳統的視角來看,發行穩定幣的“中央銀行”是所有加密活動的源動力,所以監管方面更希望加強對穩定幣發行商的監管。 互聯網巨頭 Facebook 的穩定幣項目 Libra 也因爲難逃監管而亡。尤其是 Terra 系的 Luna/UST 純算法穩定幣崩潰造成 400 億美元的蒸發,甚至引發現實社會的問題。美國、歐洲、韓國都在緊鑼密鼓地制定穩定幣法案。 不排除這些監管機構也想來加密世界“分一杯羹”的想法,可以預見的是,穩定幣将迎來更爲嚴苛的監管。因此,當設計一款穩定幣協議時,如何配合監管、使用何種加密抵押品成爲穩定幣協議的新困境。 頭部協議的群雄逐鹿 4 月 2 日,Terraform Labs 社區成員提議引入穩定幣流動性的新 “黃金标準”4pool。該做法相當于 UST 直接對 DAI 宣戰。卧榻之旁,豈容他人鼾睡。大戰的慘烈程度大家都知道,UST 輸得很慘,去中心化穩定幣的市值也發生腰斬。 據 Defillama 數據,DAI 的市場份額超過 56%,而 GHO 大概率也會處于靠前的位置,與 DAI 展開競爭。至此,去中心化穩定幣的賽場可分爲主要選手(MakerDao、Aave、Frax...)和邊緣選手(sUSD、Acala...) Defillama 數據 MakerDAO MakerDAO 充當加密世界的中央銀行已久,其發行的 DAI 穩定幣位居所有穩定幣排行榜第四,高度凝聚的社區和多年實戰經驗是 MakerDAO 成爲去中心化穩定幣老大的原因。 不過這家去中心化的“中央銀行”也有自身的困境。據 DeFi 研究員@kermankohli統計,過去 180 天,MakerDAO 的純協議收入爲 2400 萬美元,可能隻能達到收支平衡。治理代幣 MKR 的買入和銷毀模型可能也存在問題,過去 5 年中,MKR 隻消耗了 2.24% 的供應量,MKR 的價值捕獲能力可能會讓持有者落後于其他協議。 另外,MakerDAO 的終結計劃“EndGame Plan”也可能會拖累該協議在穩定幣方面的探索。該計劃由 MakerDAO 創始人 Rune Christensen 提出,讓該協議重組爲多個 subDAO,旨在擺脫财務損失和社區成員冷漠的困擾。然而,當拳頭産品 DAI 不再緊握時,是否容易被外界擊敗成爲一盤散沙? 爲了保持去中心化穩定幣的壟斷地位,MakerDAO 正在 L2 網絡和現實世界發力。據 Defillama 數據,DAI 在多個 L2 市場上的流通量都可以跟 USDT/USDC 分庭抗禮,5 天内 DAI 在 Optimism 從 3000 萬枚漲到 1.4 億枚,甚至在 Aztec 網絡中,DAI 是唯一的穩定幣。 此外,Maker 在其現實世界的資産戰略上取得了長足的進步,決定從 PSM 分配 5 億美元給短期國債和公司債券。Huntingdon Valley Bank 獲得高達 10 億美元 DAI 的同等貸款合作夥伴關系,預計每年可産生 3000 萬美元的協議收入。 Aave GHO 是一種原生于 Aave 的去中心化穩定幣,将由用戶(或借款人)創建。與 Aave 協議上的所有借款一樣,用戶必須提供抵押品(以特定的抵押品比率)才能鑄造 GHO。相應地,當用戶償還借入頭寸(或被清算)時,該協議則會銷毀該用戶的 GHO。 Celcius 的暴雷促使 MakerDAO 禁用 D3M 模塊,這極有可能是造成 Aave 發行 GHO 穩定幣的直接原因。D3M 模塊即直接存款模塊(Direct Deposit Dai Module),允許用戶以最高利率直接從 Aave 上借出 DAI。D3M 爲 Aave 提供了穩定幣的流通量和鑄幣折扣,也爲 MakerDAO 帶來了 DAI 鑄幣收益,更重要的是, DAI 能跟随 Aave 的多鏈擴張策略快速進入其他公鏈。這是一次是雙赢的合作。 雖然 GHO 的具體運行參數還沒有發布,但從提案中可看出 GHO 很多方面跟 DAI 很相似,比如超額抵押、去中心化、多種抵押物、社區治理等等。 比較引人注目的是 GHO 提出“促進者"(facilitator)的概念,這是完全基于“信用”來發行穩定幣,可無抵押生成銷毀 GHO,對特定垂直行業(即 RWA、超額抵押、算法等)的總體曝光量可能很有價值。Aave DAO 通過治理選舉一個促進者,然後設置 GHO 的供應限制,促進者可以部署到所選市場。 此外,GHO 可以借助 Aave 的 E-Mode 模式擴展到更多應用場景,并使 GHO 更容易集成到 L1 之外的網絡。 Curve Curve 也是将要發行超額抵押穩定幣的頭部協議,原生的穩定幣将釋放 Curve 更多的流通性并提高其 TVL 總量。此前,Curve 推出了一個流動性代幣 3CRV,該代幣定義爲由 DAI、USDC 和 USDT 組成的 "3pool"代幣。 面對 DeFi 生态越來越精細化的趨勢,3CRV 的可組合性和資本效率是限制 Curve 進一步擴張的阻礙。如果 Curve 發行“Curve USD”穩定幣,3CRV 可以拆分爲 3 個池子,整個 Curve 的資産效率将大幅提升。 Frax Frax 是一個混合算法穩定幣協議,最終目标是成爲複雜且政策靈活的貨幣系統。從 Frax 的抵押品結構和運營風格可以大概推測,該協議似乎更青睐于“中庸之道”。該協議通過瘋狂購入 CVX 從而在 CRV 戰爭中立足,在 GHO 提案發出的第一時間留言希望成爲促進者。Frax 不會選擇去跟頭部協議進行硬碰硬的競爭,或許“廣積糧緩稱王”才是其核心策略。 Synthetix sUSD 是基于 SNX 的超額抵押穩定幣,由于高達 400% 的質押率讓 sUSD 的鑄幣成本極高,絕大多數時候它都有 2% 甚至更高的溢價,因此 sUSD 的應用場景偏少。sUSD 主要用于 Synthetix 系統内與其它 Synth 交易。此前 Terra 生态的 UST 是 sUSD 的改進實驗,将質押率降至 1:1,但由于該實驗過于激進,最終以失敗告終。 最後的思考 長期來看,中心化穩定幣将繼續占據大部分市場份額,算法穩定幣更像一場零和遊戲實驗,而超額抵押穩定幣将得到更大的增長空間。 穩定幣可能進入“雙軌制”時代。中心化的穩定幣(USDT/USDC)雖不具備創新性,但會用盡全力擁抱監管,爲加密領域帶來現實世界的資産,并維持其在加密世界的統治權。而去中心化穩定幣(DAI、GHO)将作爲 DeFi 樂高積木的基石,全力探索加密世界的價值穩定性。 合規性的根本矛盾在于,穩定幣想讓現實世界承認其資産的合規性和價值,同時也要保持去中心化(不能被第三方操控)。因此,真正适用的穩定幣監管法案需要加密方與監管方更多溝通。A16z 也表示,加密批評人士利用 Terra 的崩潰作爲攻擊穩定幣和整個加密行業的把柄是不對的,量身定制的規則制定可以支持加密生态系統并保護消費者。 我們正處于去中心化穩定幣的内部混戰的中期,但不知道這個過程還需要多長時間。GHO 會和 DAI 必将成爲競爭關系,良性競爭能推動 DeFi 向前發展。去中心化穩定幣的戰爭本質上保持最大流動性和價格穩定的鬥爭。 另外,以太坊合并引發的硬分叉對所有的 DeFi 協議也會有所影響,幾乎所有穩定幣協議都接受 ETH/stETH 作爲抵押品。硬分叉可能造成的現貨溢價、POW/POS 抵押品識别、預言機價格、流動性等風險,穩定幣協議需要提前做出預案。 原文連結:https://www.chaincatcher.com/article/2077817 本文章挑選自鏈捕手 穩定幣動態與研究 作者:餅幹,鏈捕手 封面圖片來源:CoinCu News 本網站所有非原創(轉載)文章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特別說明:轉載文章會進行二次編輯以符合文章寫作需求,望作者包涵 延伸閱讀: 【新手懶人包】區塊鏈是什麼?一文看懂區塊鏈演化、應用、常見術語 【新手懶人包】元宇宙是甚麼?剖析元宇宙的構成、未來商機和應用 【新手懶人包】 NFT 是什麼?整合 NFT 科普、平台比較、製作方法 【新手懶人包】 GameFi 是甚麼?一文認識 GameFi 原理、運作方式、熱門NFT遊戲
BlockPulse -
USDC被凍結後思考:去中心化穩定幣何時到來?
  作者:北辰丨鏈茶館原文:《USDC被凍結,我們需要什麼樣的穩定幣?》 穩定幣再次成為加密世界的焦點。  前天38個錢包地址的USDC被凍結,這是USDC背後的Centre公司為了回應美國財政部對Tornado Cash的禁令。 發生在現實世界的凍卡會影響加密市場,發生在鏈上的凍結帶來的衝擊隻會更大。USDC被凍結帶來的衝擊遠不止於USDC,難道USDT、BUSD就不會被凍結嗎? 聯想到前不久Aave和Curve先後決定要推出自己的穩定幣,也許已經預示了穩定幣市場該來一場翻天覆地的變化了。 不過它們的穩定幣沒有什麼可討論的價值,跟MakerDAO的DAI沒有本質上的區彆。雖然一定能找出細節上的差異,然後可以故作驚訝地說「重大創新!」「穩定幣5.0」,但真正值得關注的是Aave和Curve這兩個獨立事件反映了DeFi領域的一種趨勢——DeFi協議真的要成為協議(Protocol),而不是某個產品。 AAVE和Curve推出自己的穩定幣,就是一種重新調整自己的生態位的嘗試——成為介於產品和公鏈之間的協議簇。 當然本文不會討論「DeFi協議回歸協議」的趨勢,而是討論為何DeFi協議要選擇從穩定幣切入,而這就需要去討論穩定幣本身了。 抵押型穩定幣 回顧穩定幣的迭代,看起來隻是對舊聞的複讀,但我們在複讀的過程中也許能梳理出更加清晰的動向,而不是僅僅把它當作熱點去跟風。 比特幣誕生於2009年,是為了取代法幣,充當一般等價物,但比特幣的資產屬性遠高於貨幣屬性,至少未來很長一段時間內仍將如此,而在比特幣之後的加密貨幣就更是如此。 金融市場一定要有低波動的資產來充當貨幣,於是就有了錨定法幣的穩定幣。要知道即使是法幣,涉及大額交易也會有定製化的服務來對衝彙率波動,何況是動輒波動20%的加密貨幣。 穩定幣具有加密貨幣的開放性和高效(相對於銀行而言),也具有法幣的穩定性(相對於加密貨幣而言)。雖然有人批評在加密世界采用錨定法幣的加密貨幣很諷刺,但在真正的超主權貨幣誕生之前,加密世界的金融體係還真缺不了它。 2013年,第一個穩定幣BitUSD誕生,創建者是後來創建了EOS的BM。BitUSD錨定的是美元,需要抵押至少2倍的加密貨幣。2017年創建的MakerDAO就是沿用了BitUSD的原理創建了DAI。 它們的抵押品是加密貨幣,它們本身也是加密貨幣,隻是參照美元來結算,所以它們鑄造的多與少都與美元無關。 2014年,Tether發行了USDT,讓穩定幣真正被加密市場廣泛采用。USDT的原理更簡單,Tether往銀行存1美元,就發行1 USDT,所有的USDT都是有真正的美元在支撐它的價值,USDT本質上是Tether發行的借據,價值取決於Tether是否值得信任,目前為止運行正常。 所以具有先發優勢且沒出毛病的USDT被采用得最廣泛,在已經冒出了很多種穩定幣的今天,仍然占據市場45%份額,另外USDC占據37%,BUSD占據12%(發行於2019年),它們都是一個原理。不過前面提到的超額抵押加密貨幣的DAI也占據了4%的份額。 以上的穩定幣都是基於抵押品鑄造的,隻不過因為加密貨幣有波動性,所以是超額抵押,而美元兌美元不存在波動性,就1:1抵押。 總的來說,加密抵押品的資本效率低,但它的去中心化抵消了部分資本效率上的不足,而且還有經濟激勵——可以賺利息和加杠杆(複投)。美元抵押品的資本效率高,但不太透明的托管人有潛在風險(比如這兩天剛發生的用戶錢包裡涉及洗錢的USDC被凍結)。 算法穩定幣為什麼注定崩潰? 關於穩定幣的想象力,似乎到這裡就到頭兒了,但算法穩定幣以另一種思路給出了解決方案——不要抵押品,讓供需關係去調節價格。 穩定幣是一種加密貨幣,它的作用是充當加密貨幣之間的結算工具,隻不過這個結算工具的貨幣單位錨定的是法幣的單位。 那麼為什麼非得需要抵押品呢?抵押品的確能夠保證穩定幣的絕對內在價值,但沒必要……穩定幣隻要能夠1:1錨定法幣就能充當結算工具了。你看現實世界中期票、彙票、支票甚至信用卡也充當著結算工具,它們也都不見得擁有絕對內在價值,但並不影響使用。 所以穩定幣隻要保證供應量與需求量之間的平衡,價格就會保持穩定,於是誕生了算法穩定幣。 所有的算法穩定幣都是雙代幣模型,一個是穩定幣,試圖錨定美元,另一個項目代幣,可以按「1穩定幣=1美元」的彙率強行兌換穩定幣。 當穩定幣的價格高於美元,那就刺激套利者去鑄造更多的穩定幣來平抑價格,當低於美元時,那就刺激套利者拋售更多的穩定幣來買入項目代幣。 當然不同的算法穩定幣的細則會有所差彆,有的項目代幣可以即時兌換,有的則設置了期限,但基本原理是一致的。 算法穩定幣從邏輯上來看像是永動機,因為有套利空間,所以就能持續下去,因為能持續下去,所以就永遠有套利空間…… 但這個永動機有一個前提,那就是項目代幣本身得有增值空間,這樣才會有人願意持有它,否則沒有人為套利行為買單。而項目代幣的增值的基礎是有增發穩定幣的需求(隻要穩定幣無限增發,有限的項目代幣就會無限上漲)。 但穩定幣不可能無限增發,因為即使這個算法穩定幣占據了全部的穩定幣市場,甚至占據了全世界所有貨幣的市場,終究會達到極限,項目代幣失去了增長空間,然後會發生什麼? 持有者會拋售項目代幣,或者直接鑄造為穩定幣來避險,這樣會增加穩定幣的供應,導致穩定幣價格下跌,然後套利者會去購買低於1美元的穩定幣卻按1美元的價格兌換成項目代幣,再出售掉來獲利,於是進一步壓低項目代幣的價格……死亡螺旋就此形成。 以上情形在每一個算法穩定幣項目上都上演過,隻不過發生的時間遠比假設來得更快,因為這種機製依賴於市場對項目代幣的信心,而早期項目有太多不可控因素,遠遠達不到市場極限就已經抵達項目極限了。 穩定幣再出發 目前的算法穩定幣的機製決定了當它抵達市場極限時就會瞬間崩潰,但思路絕對值得借鑒——穩定幣隻要能夠1:1錨定法幣就能充當結算工具了,那麼保證它的供應量與需求量之間的平衡即可。 這是一個雄心勃勃的天才設計,它指出了一種令人亢奮的可能性——真正的去中心化的超主權貨幣。 注意,現階段的穩定幣的穩定性在於錨定的是法幣,而法幣隻是相對穩定(否則怎麼會有外彙市場),法幣最常見的不穩定性在於以通貨膨脹的方式征收鑄幣稅。所以有人會選擇持有黃金或者比特幣來避險,它們都是優質的資產,但它們都不是合格的貨幣。因為貨幣是生產出的價值的抽象表現,而黃金或者比特幣是有限的,遠遠跟不上生產力的增長,所以會製造不公平——早期儲蓄者什麼都沒有做,但財富卻跟著增長。 當然,扯遠了,回到現實中的穩定幣。 正如前面再三強調的,錨定法幣的穩定幣不是貨幣,而是一種結算工具,要保證它跟法幣的彙率是1:1,現階段冒出來的各種穩定幣都是在可用性、資本效率、風險等各維度之間做權衡,以滿足不同的需求。 USDT、USDC、BUSD等中心化機構發行的以美元為抵押品的穩定幣固然可以滿足現階段的需求,但它不能未來的需求,尤其是在抗風險能力方面,所以注定被淘汰。DAI這種以加密貨幣為抵押品的穩定幣雖然資本效率低,但它實現了去中心化,成為了無需許可的DeFi的基礎設施,但它超額抵押帶來的低資本效率注定不會成為主流穩定幣。 未來的穩定幣市場有兩種可能性,一種是出現一種全新的算法穩定幣,但可能性極低,另一種是出現很多種以加密貨幣為抵押品的穩定幣。市場不需要太多的貨幣,但市場歡迎越來越多的產品。 AAVE和Curve就是嘗試推出自己的穩定幣產品,對的,是一種結算工具的產品,不是貨幣。我們還會看到更多的DeFi協議發行更多的更複雜的穩定幣(可能是兩種穩定幣混合起來的穩定幣),從而徹底改變穩定幣市場的格局。 至於用算法穩定幣創建的超主權貨幣,可以繼續觀察Libra之後那一批人的嘗試。
PA薦讀 -
a16z總法律顧問:為穩定幣辯護
撰文:Miles Jennings,a16z crypto 總法律顧問 編譯:0x11,Foresight News 加密評論家正在利用與美元掛鉤的虛擬貨幣 UST 的崩潰作為攻擊穩定幣和整個加密行業的彈藥。 然而,在談話中迷失是分歧和混亂的根源。更好地了解問題的本質及背後原因,有助於在保護創新的同時保護消費者。 首先,澄清術語很重要。穩定幣是一種加密貨幣,其價格名義上與美元等穩定資產「掛鉤」。人們通常將最近的暴雷歸咎於所謂的「算法穩定幣」,這些穩定幣通常借由程序化激勵機製來創建和銷毀,以維持價格穩定。 但這裡對穩定幣的攻擊是不合時宜的。拋開 UST 永遠不應該被視為「穩定幣」不談,真正問題與計算機代碼無關,而是與金融本身一樣古老的概念有關:抵押,或使用資產來支撐價值。 這是世界各地的政策製定者在起草立法以防止未來類似 Terra 的崩潰時需要考慮的一個關鍵點。如果立法者認為應該歸咎於算法,他們就有可能製定適得其反、扼殺創新的法規。設計不佳的法律可能會擾亂市場,鼓勵監管套利,並削弱西方民主國家在新興、分布式的互聯網經濟(稱為 Web3 )中的影響力。 去中心化金融(DeFi)的承諾在很大程度上取決於區塊鏈的突破性能力,即執行具有即時確定性的透明的算法合同。 在最近的市場波動中,絕大多數由比特幣和以太坊等區塊鏈資產支持的「去中心化」穩定幣表現出色,能夠應對極端的價格波動和大規模的贖回。一般來說,算法不是當前穩定幣的問題。相反,現在基本上所有的風險都來自他們的抵押品設計。 風險最高的穩定幣顯而易見:它們的抵押品嚴重不足(鑄造 1 美元的穩定幣需要不到 1 美元的抵押品),並且它們依賴於「內生」抵押品(發行人創建的抵押品,例如給予持有人投票的治理代幣)。 內生抵押品會使危險爆炸式增長:當發行人的治理代幣升值時,用戶可以鑄造更多的穩定幣。在不考慮其他風險時,這聽起來不錯;但當價格下跌時——正如在銀行擠兌期間發生的一樣——抵押品清算會引發死亡螺旋,UST 就是最好的例子。 為了防止類似的事故,監管是必要的,但過於嚴格的規則卻適得其反。事實是,根據現有證券法和反欺詐法規采取的執法行動,可能已經遏製了迄今為止幾乎所有失敗穩定幣的擴散。 即便如此,另起爐灶、有針對性的監管可能是有益的。雖然很難準確指出監管機構應該在哪裡建立抵押要求,但很明顯,如果沒有護欄,穩定幣發行人可能會再次承擔不合理的風險。 量身定製的規則可以支持加密生態係統並保護消費者。全盤改變——例如完全禁止使用算法和加密資產作為抵押品——會給蓬勃發展的 DeFi 行業帶來巨大的負擔,擾亂數字資產市場,並阻礙 Web3 創新。 這是因為穩定幣如果妥善管理其抵押品,確實可以保持穩定。對於由現實世界資產支持的「中心化」穩定幣,儲備的流動性和透明度可能較低,因此抵押品應包括現金、國債和債券等波動性較小的資產。監管機構可以就這些類型的抵押品建立參數並要求定期審計。 對於「去中心化」的穩定幣,幾乎隻使用比特幣或以太坊等區塊鏈資產作為抵押品是有取舍的。加密資產雖然波動性強,但也具有高度流動性,可以通過算法進行透明管理。去中心化穩定幣最終可能比中心化穩定幣更具彈性。 算法穩定幣提供了一個獨特的機會,可以為各種資產賦予生產力並推動全球數字商業。在它們的抵押品周圍設置護欄,有助於釋放這種潛力。
PA薦讀 -
反彈之際,複盤本輪DeFi流動性危機始末、成因及影響
作者:bittracy丨AC Capital Research原文:《DeFi 明斯基時刻:壓力測試與啟示》數字資產市場在今年5月陷入流動性危機,通證價格暴跌導致鏈上持倉清算,流動性危機對 DeFi 生態造成了非常嚴重的影響,參考 DeFi LIama 數據,整體鎖倉價值(TVL)急劇下跌,相較於高點回撤幅度超過70%,在這其中,許多知名 DeFi 協議在本次危機中出現了兌付困難、管理混亂、信用缺失等等問題。本文意在對本輪流動性危機進行複盤,由此探索危機發生的根本原因,以及熊市環境對 DeFi 生態發展會帶來哪些影響。一、流動性危機始末Bittracy 先跟大家一起複盤本次流動性危機:2022年5月,Terra 生態遭到攻擊者做空,LFG 救市失敗,市值百億美元的 LUNA 歸零。Jump Capital、 Three Arrows Capital (3AC)、Celsius 等機構由於持有大量 LUNA 頭寸而出現巨額賬面虧損。由於 DeFi 生態的高度“堆棧化”,“Finance Contagion”在加密機構間迅速發生,這是市場由牛轉熊的重要時間。隨後的6月,比特幣價格跌破20,000美元,相對於5月份高點回撤50%。3AC 在 LUNA 上損失了大量流動性給其帶來了較大的資本金壓力,另外,由於持有大量的 GBTC、ETH 等數字資產,市場表現不佳讓 3AC 處境雪上加霜,因此向外拋售其投資代幣。幾乎在同一時間,借貸平台 Celsius 瞞報虧損的事件被爆出,為應對客戶兌付要求,Celsius 向市場拋售持有的數字資產換取流動性,sETH脫錨。數字資產價格劇烈波動,導致 DeFi 出現流動性危機:借貸協議對保證金不足的倉位實施清算,巨大的拋壓引發螺旋拋盤,價格的進一步下跌。與此同時,穩定幣項目的兌換池價差擴大;無抵押、半抵押協議開始出現壞賬風險。這個曾經被投資者廣泛信任的去中心化金融生態,在面對流動性危機時顯得有些不知所措。截至發文,比特幣價格已經回升至20,000美元上方,本次流動性危機對於 DeFi 帶來的影響值得我們反思。二、DeFi 流動性危機的根本原因從整個過程來看,Terra 歸零似乎是整個市場崩盤的起點,但是沒有 Terra 牛市就可以一直持續下去嗎?實際上,美元穩定幣整體市值規模在4月份就停止了增長,Celsius 、Babel 在風險管理方面的問題一直存在。那麼流動性危機發生的根本原因到底是什麼呢?文章將會以“Up to Bottom”的方法來對流動性危機的根本原因進行分析。1)宏觀:美元收緊壓低比數字貨幣的估值、流動性收緊給市場增加壓力2020年新冠疫情爆發後,全球央行為穩定經濟啟動貨幣擴張,美國基礎貨幣同比增速超過300%,外溢流動性迅速推高金融資產價格,美聯儲資產負債表規模從疫情前的4.16萬億美元,上升至8.92萬億美元,增幅超過一倍。2021年全球經濟逐漸恢複常態,然而貨幣擴張導致通貨膨脹大幅上行,美國 CPI 上漲至40年新高,鮑威爾從2021年11月開始決定收緊購債規模,並從2022年6月份開始縮表。按照美聯儲5月4日公布的縮表路徑測算(每月縮減資產950億美元),到2025年3季度,美聯儲資產負債表規模降至6萬億美元以下。流動性邊際收緊給高估值資產帶來了明顯的壓力。美債利率一直被稱為全球資產定價之錨,基準利率抬升讓大類資產重塑估值。在2021年,數字資產市場的整體市值首次超過萬億美元,Bitcoin 已經從少數群體的價值共識轉變成真正意義的大類資產。在流動性收縮的宏觀背景下,對流動性非常敏感的 Crypto 自然首當其衝,這是導致DeFi 流動性危機的宏觀因素。2)加密貨幣市場周期變化:比特幣減半行情尾聲,Dapp創新枯竭、新增地址數下降我們以中觀角度,從加密世界的視角,分析二季度的行情變化:以曆史為參照,本次比特幣減半行情已經走到尾聲。由於比特幣在數字貨幣世界中具有重要意義(市值比例 70%附近),筆者複盤過去的三次比特幣在出塊減半後的曆史表現,我們可以發現:Bitcoin 出塊產量減半是加密市場中的獨有周期,出塊產量縮減會抬升比特幣挖礦成本,推動市場行情,參照過去三次減半後比特幣表現,每輪行情的持續時間為22個月左右。2020年5月12日,比特幣開始第三次減半,本輪牛市就此開始。截至2022年5月,本次牛市的長度已經超過2年,比特幣減半對行情的推力正在逐漸走向尾聲。從技術進步角度,開發者創新顯露疲態。2020年得益於技術人員對智能合約的創新開發,去中心化世界變得豐富多彩:2020年Q2的“DeFi Summer”;2021年的 GameFi 浪潮、Layer 1 興起。隨著時間進入2022年二季度,新出現的Dapps 更多是針對已有模式的複刻與優化,讓人眼前一亮的創新越來越少。作為投資者,Bittracy 很難見到比較好下手的投資標的。在“價格走低+創新乏力”的環境下,市場開始轉向“敘事主導”的 NFT,市場流動性被逐漸消耗。從2022年五月開始,由於內生增長乏力,新增地址數逐漸走低,加密世界對外界用戶吸引力正在降低。3)DeFi 機製:價格向下波動時,容易導致流動性萎縮,增加交易風險- 價格下跌放大 Impermanent Loss ,質押者撤出資金:當 Crypto 價格上漲或者下跌,都會造成一定的 Impermanent Loss,由於Impermanent Loss的非對稱性,當價格下跌時,質押者受損將更為嚴重,關於 Impermanent Loss 面對市場波動的表現,Pintail 在文章《Uniswap: A Good Deal for Liquidity Providers?》作出較為詳儘的解釋:如果通證價格變動較大,則可能導致質押者的 Impermanent Loss遠大於回報。因此當市場出現危機信號的時候,質押者往往選擇撤出資金,這讓DeFi 流動性收緊的負循環,整體鎖倉價值( TVL )會在短時間內急劇收縮。- 巨額交易放大 AMM 滑點:AMM 機製是DeFi 的核心基礎,但是其無法規避大宗交易帶來的價格衝擊。在市場下跌時,用戶往往有兌付資金的及時需求,當交易在短時間內大規模發生時,Swap 內的質押資金難以滿足用戶的交易需求。首先,DeFi 生態中,Swap Protocols 內質押資金規模與 Lending Protocols 內質押資金規模大體相當,在發生大規模清算時,Swap Protocol 無法為清算提供足夠的深度。更為重要的是,在AMM 交易機製下,大額交易會顯著影響市場價格(單筆大規模清算會顯著影響交易發生在固定乘積曲線的位置),造成價格偏移。Igor Mikhalev 與 Zoia Mandrusova 在《Agent-Based Modeling of Blockchain Decentralized Financial Protocols》表明了他們的研究結果:交易規模與滑點呈正相關,單筆大額交易將會打亂交易價格。UST 在 Curve 協議上脫錨就是最好的例子。5月7日,在STw-3CRV Curve 資金池中,一筆以8500萬美元 UST 兌換 USDC 的交易直接導致了 UST 流動性枯竭,以 AMM 為基礎的 DeFi 在面臨市場發生危機時,顯得有些力不從心。總結:宏觀環境的壓力下,數字資產市場表現低迷影響的不隻是DeFi,CeFi 甚至是傳統金融機構同樣面臨著危機。美聯儲縮表,回收過剩流動性,將導致金融環境收緊,無風險利率上升。美聯儲政策的外溢性將導致全球利率中樞抬升,對全球金融市場會構成不同程度壓力,尤其是對部分高估值的風險資產影響較大。與此同時,區塊鏈創新停滯,行業內生增長動力不足,面向圈外世界的吸引能力下降。更為重要的是,由於 DeFi 交易機製的運行特點,在面對市場調整的時,鏈上金融係統的處境會更加危險。三、DeFi 流動性危機帶來的影響1)DeFi 進入到存量市場,頭部集中度或將提升首先,市場走低會直接導致鏈上交易量走弱與借貸需求下降,DeFi 的競爭環境將會加劇。Trading Fee 與 Interest Spread 是 DeFi 主要收益來源,而在熊市環境下,交易量與鎖倉量將會顯著下滑,這會導致市場空間萎縮。在未來很長一段時間,DeFi 開發者需要面臨存量,甚至是減量市場。而競爭加劇對那些剛剛啟動的 DeFI Dapps 並不友好。與牛市相比,新協議在熊市獲取流動性將會變得更難,DeFi 龍頭的市占率或許會顯著提升。由於風險偏好降低,投資者正在失去參與新礦的興趣。具體到做市機製,DeFi 協議在上線時通過賣出代幣來獲取收入,開發團隊以代幣來激勵做市商與用戶:以套利成本(無常損失)與通證獎勵作為交易費用的函數,並確定對流動性提供者的獎勵金額。但是在流動性低迷的市場環境下,用戶肆意FOMO的可能性降低,新協議保證做市商收益(維持幣價)將會變得更加困難。提醒投資者注意的是,頭部協議正在蠶食其他協議的生存空間。Curve 在7月份宣布將推出超額抵押穩定幣。與此同時,借貸協議 AAVE 也計劃發布自己的穩定幣 GHO,並提供相應的 Swap 服務。在鏈上交易逐漸走弱的背景下,頭部 DeFi 協議正在切入其他賽道,利用自身優勢擴展成長空間。因此 Bittracy 認為在未來兩年內,DeFi 具備集中度提升的邏輯。2)DeFi 協議需要優化治理結構與提升治理效率DeFi 協議的“寡頭治理”直到現在都沒有解決,直白來講,項目團隊與投資方對協議有很強的控製能力,這導致很容易發生道德風險。而在本次壓力測試面前,那些宣稱去中心化治理的組織(Celsius、Terra等)選擇了犧牲客戶利益,做出違規操作,力求自保,而用戶的權益無法得到保證。實際上 DeFi 治理結構問題一直存在,牛市期間,用戶對於它們選擇視而不見,當危機發生之後,卻為時已晚。DeFi 治理應當如何優化開始成為投資者廣泛關注的部分。最近在接觸 DeFi 協議的路演中,如何在市場壓力面前保證各方利益,已經成為討論最多的話題。項目發展初期需要中心化治理來保證效率,社區也應當建立行之有效的機製來防止項目團隊作惡,避免重蹈覆轍。我曾經在年初的時候寫過關於治理的文章:《2022,DAO 將走向何方?》,在文中曾經討論過,DAO 治理方式並不適用於所有的場景,中心化治理方式使用得當可以保證協議有效運行。DeFi 協議應當根據業務性質選擇適當治理機製,這樣才能促成協議的基業長青。創新方向:資產安全受到關注,保險、隱私賽道發展機會2020年,DeFi 為去中心化世界搭建了金融體係,這是行業蓬勃發展的基礎。隨著市場走強,DeFi 向著更高效率、更好的收益的方向演變。我們看到了半抵押甚至無抵押算法穩定幣協議(UST);無抵押的借貸協議(TrueFi 、Maple Finance);更高收益的質押協議(Alpaca Finance、Lido)。諸如此類的流動性創新提升了資金使用效率,幫助用戶增厚收益。在這之中,一些協議犧牲流動性換取高收益, 一些則使用更高的杠杆獲得 FarmingYield。然而由於DeFi 的可組合性,經濟係統一旦出現流動性收縮,高度堆棧化的金融係統很容易陷入危機。因此在市場向下波動時候,我們看到了歸零的LUNA、脫鉤的sETH、大規模清算、以及手忙腳亂的Dapps。著眼長遠,風險管理應當被從業者重視起來,在去中心化金融生態中,建立有效風險管理體係應當成為開發者工作的重點。DeFi 流動性創新百花齊放後,我個人非常期待DeFi 世界會出現多種多樣的“安全工具”。以 Gauntlet 為例,作為去中心化風險管理平台,其作用在於幫助 DeFi 協議控製風險的條件下,提升資本效率。協議通過在不同場景下敏感性分析來為DeFi 協議的資金利用效率提供指導,目的為做市商和用戶提供更直接的激勵。目前 ,Gauntlet 已經和 AAVE、Compound、MakerDAO、Sushiswap、Balancer。與此同時,Gauntlet 與DeFi Pulse合作,為不同的資金平台評估“經濟安全等級”。舉個例子,用戶將資金抵押至 Anchor 獲得 19.5% 的利率收益,資深玩家也不清楚自己遇到的風險水平是多少,Gauntlet 在C端可以作為評級工具來幫助用戶量化風險。以從業者視角,我們必須承認,風險管理是當下 DeFi 生態的短板。正因為此,保險、安全賽道或許會迎來不錯的發展窗口。四、總結DeFi 作為去中心世界發展的重要基礎,在牛市行情中,其收益來源於治理通證的超額通脹以及無視風險的杠杆率,顯然市場下跌時,這些不再可靠。在熊市,協議需要實打實的通過手續費與利差獲得自己的生存空間。不過這樣也好,DeFi 的發展將會更靠近金融本質,開發團隊也會為市場提供可靠的商業模式與穩定的產品;更均衡的治理模式、更紮實的收益方式、更安全的風險管理,這些可是未來 DeFi 發展的邏輯根本。參考文獻1、https://pintail.medium.com/uniswap-a-good-deal-for-liquidity-providers-104c0b6816f22、《Uniswap: A Good Deal for Liquidity Providers?》
PA觀察 -
GameFi 每週回顧 | 2022 年 11 月 14 日至 11 月 20 日
GameFi 每週回顧 | 2022 年 11 月 14 日至 11 月 20 日
02
簡述當前區塊鏈各模塊的性能瓶頸和挑戰
03
NFT 一週回顧 丨2022 年 11 月 14 日至 11 月 20 日⁠
04
BlockPulse 新用戶註冊優惠 註冊就送Early adopters NFT 靈魂綁定代幣(SBT)
快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