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比特幣的貨幣屬性角度分析:是否應該支持全面RBF?
原文:《Properties of Money and Full RBF》 編譯:BTCStudy 本文不會詳細剖析“全面 RBF”的利與弊。我隻分析比特幣開發者提出新增一個激活全面 RBF 的比特幣節點選項之舉是否合乎道德。 這次我依然使用之前用來分析 Segwit2x 的道德框架。 比特幣開發者的道德框架 我強烈建議你閱讀我在 2017 年寫的文章,這裡我會試著總結它的主要內容。 比特幣的目標是成為貨幣。這是中本聰創造它時就已經確定的。如果你覺得應該是別的什麼,我們沒什麼好討論的,你可以關閉這個頁面了。我相信我們對此已經有了充分的共識。 想必貨幣的一些基礎屬性你都已經非常熟悉了:可分割性、可轉移性、防禦性、耐久性。我隨意列出了幾個,你或許還發現了其它一些屬性。重要的是,隻要其中一個屬性被破壞到無法挽救的地步,比特幣就再也不配被稱為貨幣了。 在 Segwit2x 引發爭議期間,我就提出提高區塊體積上限(即使是通過給見證數據打折的方式,就像當前共識所做的那樣)的提議從根本上是不道德的。原因是,這實際上是犧牲貨幣的一個屬性去換取另一個屬性。 大區塊增加了比特幣的可分割性,因為用戶可以使用更小的面額付款。但是,這會影響貨幣的防禦性(增加了運行節點的難度)。 從客觀角度來看,我們無法斷言可分割性優於防禦性,反之亦然。因此,提高區塊體積上限是不道德的。但是,現在還原到之前的區塊大小同樣是不道德的,還是那個原因:這並非優化,隻是取舍。 這個道德框架應該運用到節點策略上嗎? 改變區塊體積是改變共識(每個人都需要運行新的規則),而全面 RBF 是節點運營者的個體決策。這個道德框架同樣適用嗎?是的。 想象一下,如果比特幣開發者決定新增一個可選的節點策略 —— 遵守 OFAC(美國財政部海外資產控製辦公室)規則,讓節點運營者可以不轉發不在某個權力機關白名單上的交易。顯然,這個選項的存在會影響比特幣的可轉移性(導致轉移比特幣的難度/成本增加)。假如所有節點運營者都選擇該選項,權力機關又決定禁止所有交易,比特幣就不配再被稱為貨幣了。 比特幣開發者不能以“我們隻是給節點運營者更多選擇”的理由來將這一道德責任推卸給節點運營者。單單是這個新策略的存在就會影響貨幣的一些基本屬性。 當然了,那些運行節點過濾交易的人是有責任,但是比特幣開發者在道德層面上也有不去助長它的責任。 節點運營者應當有權利完全控製他們想要執行的政策規則,這點並沒有錯。比特幣開發者可以通過以下兩種沒有道德風險的方式實現: 開源代碼 插件基礎設施 這兩種解決方案可以讓開發者將道德重擔轉移給插件開發者和分叉開發者。 全面 RBF 的節點策略選項是不道德的嗎? 現在,我們認識到節點策略可能會影響比特幣的貨幣屬性。我們要來分析可以讓節點運營者激活全面 RBF 的具體案例。 比特幣社區的一些成員對此表示強烈反對。在(來自比特幣支付服務商 Bitrefill 的)John Carvalho 的視頻中可見一斑(https://www.youtube.com/watch?v=uBRhFxfIZkE&t=5056s)。 正如我上文所言,我不會討論 RBF 的利弊。John 表示全面 RBF 這一選項正在損害他的公司業務。出於論證的目的,我不會否認這點。 我的觀點是,“損害業務”並不意味著比特幣開發者做錯了什麼。即使全面 RBF 在沒有帶來任何好處的情況下損害了業務,也不在本文的討論範圍內。一切改變都會給部分人帶來或積極或消極的影響,對此我們不可能有任何客觀解決方案。 從客觀角度來說,我們唯一可以問的問題是:這一變化是否對某個貨幣屬性產生了消極影響? 現在,我會儘力將 JoHn 的論點放入我的道德框架中進行分析。 John 稱全面 RBF 選項意味著他的業務再也不能接受任何零確認交易,否則任何發送方都可以在收到貨物後取消交易。(無論這是真是假還是真假參半都不在本文的討論範圍內,出於論證的目的我們就當它是真的。) 這會影響比特幣的防禦性嗎?有人可能會說,由於未確認交易比以前更容易取消,保護自己的比特幣比以前更難。 這一說法根本站不住腳:首先,所有人都會認同一點:在交易確認前,比特幣並不屬於接收方,因此保護一說並不成立。隻有當交易所在區塊被挖出時,相關比特幣的所有權才真正轉移到接收方手中。原因是,全網對於哪些交易未確認沒有達成共識。 當比特幣開發者表示未確認交易並不安全時,他們的意思不是說我們不應該接受未確認交易,而是未確認比特幣尚未發生所有權轉移,因此用戶“取消”未確認交易的行為不一定是盜竊。 還有一點:全面 RBF 會影響比特幣的可轉移性嗎?John 堅持認為,全面 RBF 會增加人們花費比特幣的難度,也讓商家更難接受比特幣。這個論點看似有一定道理,但是不足以讓我信服。 如果我們回到 2017 年的區塊體積之爭,可以斷言如果交易費非常高,或區塊體積為 0 字節或無限高,比特幣就不再是貨幣。 再說回遵守 OFAC 規則的節點策略選項。如果所有節點運營者都執行遵守 OFAC 規則的交易會怎樣?比特幣有可能不再是貨幣,因為 OFAC 從理論上來說可以禁止所有交易! 那麼,如果所有節點運營者都激活全面 RBF,或都不激活全面 RBF 呢?在這兩種情況下,比特幣依然是貨幣。 如果我們接受 John 的論點,幾乎任何事情都有可能影響可轉移性,從而變得不道德。舉個例子,通過 Taproot 軟分叉,我們得到了一種新的地址類型。這時,一些舊版本錢包用戶將無法向另一些 Taproot 錢包用戶發送比特幣。前者能否斷言引入一種新的地址類型是不道德的,因為這會增加他們發送比特幣的難度?還是同樣的假設:無論所有人都支持還是都不支持 Taproot 錢包,比特幣依然是健全貨幣!因此,引入一種新的地址類型是合乎道德的。 總結 在本文中,我展示了一種方法來評估開發者將全面 RBF 選項引入比特幣核心的做法是否合乎道德。 我再強調一次,就像 2017 年的區塊體積之爭那樣,我們討論的不應該是某個變化的利弊,而是它是否會給貨幣屬性帶來負面影響。 這篇文章並不代表我支持全面 RBF。我認為依據某些利/弊來支持或反對全面 RBF 都是可以的。我們不能因為某件事合乎道德,就一定要去做它。對此我不想作進一步討論。我唯一的目的是想明白比特幣開發者的行為是否合乎道德。我相信,在新增全面 RBF 選項這件事上,這個問題的答案是肯定的。 至於我個人是否支持全面 RBF 選項:我不怎麼在意它,因此談不上反對。
PA薦讀 -
RGB 魔法:比特幣上的客戶端合約
原文:《RGB MAGIC: CLIENT-SIDE CONTRACTS ON BITCOIN》 編譯:btcstudy “智能合約” 這個術語的曆史比區塊鏈和比特幣還更久。它第一次出現是在Nick Szabo 於 1994 年出版的文章裡,該文將智能合約定義為一種 “計算機化的交易協議,可以執行合約的條款”。雖然從定義上來說,得益於比特幣的腳本功能,比特幣從一開始就支持智能合約,但這個詞是因為以太坊的支持者才火起來的,他們調整了智能合約原本的定義,成了 “可以被一個全局共識網絡的所有節點冗餘式執行的代碼”。 雖然將代碼的執行委托給一個全局共識網絡有其優勢(例如,易於部署無主合約(unowed contracts);這樣的合約的一個例子是熱門的自動化做市商(AMM)),但這樣的設計也有一個重大缺陷:缺乏可擴展性(以及隱私性)。如果網絡中的每個節點都必須冗餘式地運行同一段代碼,可以運行的代碼數量就隻能保持較低水平,否則會過度地提高運行節點的成本(因此阻礙去中心化)。 那麼,我們是否可以設計出一種係統,其合約的條款僅由參與方執行和驗證,而不是由所有的網絡成員了驗證呢?我們設想一家希望發行股票的公司的例子。與其將發行合約公開放在一個全球賬本上、使用這個賬本來跟蹤這些股份在未來的所有權轉移情況,我可以直接私密地發行股份並將進一步轉讓的權利傳遞給買方。然後,轉讓所有權的權利可以傳遞給每一個新的所有權人,就像修改最初的發行合約一樣。如此一來,每一個所有權人都可以獨立地驗證自己收到的股票是真實的,辦法就是閱讀最初的合約並驗證轉移股份的所有操作都遵循了合約中的規則。 這不是什麼新鮮玩意兒,在政府的登記處流行之前,人們正是用這種辦法來轉移地產的。舉個例子,在英國,直到上世紀 90 年代開始,地產所有權的轉移才強製注冊。也就是說,英格蘭和威爾士至今仍有 15% 的土地是沒有注冊的。如果你要購買一塊沒有注冊的土地,你不是去登記處查證賣方是不是真正的所有權人,而是要驗證至少 15 年內的所有權轉移鏈條沒有缺漏(這個時長足以假設賣方擁有充足的所有權)。這樣做的時候,你需要確保每一次所有權轉移都是正確執行的,並且用於之前交易的所有抵押貸款都已經還清了。這種模式的優勢是提高了所有權的隱私性,而且你不必依賴於政府土地登記處的維護者。另一方面,對買方來說,這讓驗證賣方所有權的工作複雜很多很多。 -圖片來源:未登記的不動產權的確認書 - 那麼,如何優化這種未登記的地產的轉讓呢?首先,要把它電子化。如果用計算機可以運行的代碼來驗證所有權轉移的全部曆史都符合最初的合約規則,買賣就會變得快捷和便宜許多。 其次,為了避免賣方一房多賣,必須實現一套發布證明係統。舉個例子,我們可以實現一條規則:每一次所有權的轉移都必須在一份知名報紙的一個特定位置刊登(例如:將所有權轉移操作的哈希值放在紐約時報的頭版右上角)。因為你沒法在同一個地方重複刊登相同的哈希值,自然也就不能重複花費。但是,使用著名的大報紙也有不利之處: 為了驗證,你必須購買一大捆的報紙。這不太實際。 每一個合約都需要在報紙上有一個專屬的位置。這不便於擴大吞吐量。 報紙的編輯很容易就可以審查你,甚至在你的位置放置隨機的哈希值來模擬重複花費,讓潛在的買家都認為你的資產已經賣掉了,從而阻止他們購買你的資產。你必須信任報紙的編輯。 因為這些原因,我們需要找到更適合發布所有權轉移證據的地方。那麼,還有什麼地方比比特幣區塊鏈 —— 一個業已建立的可信任的公開賬本、帶有保持抗審查性和去中心化的強大激勵 —— 更合適呢? 如果我們使用比特幣,我們不應該使用區塊的固定位置(比如區塊中的第一筆交易,即 coinbase 交易)作為發布所有權轉移承諾的地方,因為,就像紐約時報的編輯(可以決定報紙的內容),礦工也可以操縱它。更好的辦法是在一筆預定義的比特幣交易中放置承諾,更具體來說,是使用關聯著已發行的資產的所有權的 UTXO 來發起的一筆交易。一項資產與一個比特幣 UTXO 的聯係,既可以通過發行資產的合約來建立,也可以在所有權的後續流轉中建立 —— 每次流轉都可以指定某個 UTXO 作為被轉移的資產的容器。這樣一來,我們就清晰地定義了所有權轉移的義務應該放在哪裡(即,放在源自特定 UTXO 的比特幣交易中)。任何運行比特幣節點的人都可以獨立地驗證這個承諾,而且沒有礦工和其它實體能夠審查或阻止這種資產轉移方式。 因為在比特幣區塊鏈上我們隻發布了所有權轉移的承諾,不包括轉移的內容本身,所以賣方需要一條專門的信息通道,向買方提供證明其產權真實性的所有證明。這可以用許多方式來實現,甚至可以打印出證明、用信鴿來傳送,雖然有點不實際,但也算能夠勝任。但是,要避免審查和隱私性降級,最好的選擇莫過於建立一條直接的點對點加密信道;與信鴿相比,還有易於跟驗證證據的軟件集成的優勢。 上述基於客戶端驗證的合約和所有權轉移模式,正是 RGB 協議所實現的東西。有了 RGB,你可以創建一套合約,定義資產的權利、將資產分配給一個乃至多個 UTXO 並指定這些資產的所有權可以如何轉移。合約可以從一套模板(叫做 “方案(schema)”)開始創建,合約的創建者隻需調整參數和所有者權利,就像傳統的法律合約做的那樣。當前,RGB 協議有兩類方案:一種用於發行同質化代幣(RGB20),另一種用於發行收藏品(RGB21);但在未來,人們無需更改協議層,就能以免信任的方式開發出更多方案。 舉一個更加現實的例子,一種同質化資產(例如公司股票、穩定幣,等等)的發行者可以使用 RGB20 模板,創建一個定義了發行多少代幣、資產的名稱並攜帶額外的元數據的合約。然後,它可以定義哪些比特幣 UTXO 有權轉移被創建的代幣的所有權,並分配其它權利給其它 UTXO(例如增發權和重命名資產的權利)。每一個收到由此合約創建的代幣的客戶端,都可以驗證創始合約的內容,並驗證自己收到的代幣在曆史上的每一次所有權轉移都遵守了創始合約的規則。 那麼,今天我們能拿 RGB 來乾什麼呢?首先,也是最重要的,它可以用於發行和轉移代幣化的資產,而且相比現在其它所有方案,其可擴展性和隱私性都要更好。在隱私性上,RGB 得益於所有轉讓相關數據都保存在客戶端的做法,區塊鏈的觀察者無法從區塊鏈上抽取出關於用戶的金融活動的任何信息(甚至無法區分包含了 RGB 承諾的交易和普通的比特幣交易);此外,資產的接收方可以僅跟發送方分享盲化的 UXTO(即 TA 希望用以承接資產的 UTXO 拚接一個隨機數後的哈希值),而不是 UTXO 本身,所以轉讓者也無法監控接收方在未來的金融活動。為了進一步提高用戶的隱私性,RGB 還使用了 bulletproof 密碼學機製來隱藏曆史上的資產轉讓數額,如此一來,未來的資產所有權人對以往所有權人的金融活動也隻能形成模糊的認識。 至於可擴展性,RGB 也有優勢。首先,絕大部分數據都在鏈下保存,區塊鏈僅用於保存承諾,這就減少了需要支付的手續費,同時也意味著每個客戶端都隻驗證跟自己相關的轉讓曆史,而無需驗證一個全局網絡的所有活動。因為 RGB 轉賬依然需要發起比特幣交易,所以能夠節約的手續費看起來很少,但當你引入交易批處理技術後,這部分節約很快會變得非常可觀。實際上,你可以在一筆比特幣交易中放置一個承諾,將一個 UTXO 相關的所有代幣(更廣義來說是 “權利”)轉移給任意數量的接收者。假設你是一個服務提供商,需要同時支付給多名客戶;有了 RGB,你就可以在一筆比特幣交易中承諾對幾千名要求不同資產的客戶的幾千筆轉賬,讓每一筆支付的邊際成本都變得微不足道。 低價值資產的發行者可使用的另一種節約手續費的機製是,在 RGB 中,發行資產並不需要支付手續費。因為創建一個代幣發行合約並不需要在區塊鏈上承諾。一個合約隻是定義了新發行的資產要分配給哪些已經存在的 UTXO。所以,如果你是一名藝術家,希望創建一些收藏品代幣,你可以免費發行任意數量的代幣,僅在買方出現並請求把代幣轉移給他們的 UTXO 時才需要支付比特幣手續費。 此外,因為 RGB 是建立在比特幣交易上的,它也跟閃電網絡兼容。雖然在撰文之時還尚未實現,但創建資產專屬的閃電通道和路由係統,是可以做到的,就類似於正常的閃電交易運作的方式。 結論 RGB 是一個突破性的創新,使用全新的範式開啟了新的應用場景。但是,現在我們有什麼工具可用呢?如果你想要實驗這項技術的核心,你應該直接嘗試RGB 節點。如果你希望在 RGB 上開發應用,有不想深入協議的複雜性,你可以使用rgb-lib 庫,它為開發者提供了一個簡單的接口。如果你想嘗試發行和轉移資產,你可以試用Iris Wallet(Android),這款錢包的代碼也是開源的。如果你想學習 RGB,你可以看看這份資源列表。
一文了解最新比特幣協議:Counterparty與RGB/Taro的介紹與對比
原文:《Counterparty vs RGB vs TARO》by Mandel duck 我最近參加了一個古董 NFT 節(Historical NFT festival)。什麼是「古董 NFT」呢?簡單來說就是在 NFT 變成流行文化之前就出現的 NFT。在這個活動上,Counterparty 協議似乎成了焦點,這可能是因為它實際上比特幣上的第一個 NFT 平台,可以追溯到 2014 年(在它之前也有其它協議,但 Counterparty 是第一個被用來鑄造現在我們稱為 NFT 的藝術品而不是金融Token的協議)。 時間快進到 2022 年,比特幣網絡上又出現了兩種新的協議,分別叫做「RGB」和「Taro」(兩者有些相似)。 RGB 和 Taro 在很大程度是一樣的東西(TRAO 曾用名「CMYK」,這是對 RGB 的一種調侃),而且它們也不在我擅長的領域,所以,我不會過多比較兩者的細節。相反,我想比較一下 Counterparty 跟這些新的比特幣 2.0 Token協議,它們到底新在哪裡? Counterparty 總結 Counterparty 在 2014 年推出,當時還有其它Token協議,例如染色幣和 Mastercoin(現在叫做「omni」)。染色幣似乎是為了「將黃金的份額在區塊鏈上Token化」而創建的。Mastercoin 則商業味很重,要是沒有 Mastercoin 背後的公司幫忙,是非常難用的。Counterparty 是作為一個開放標準啟動的,而且它又一個易於使用的錢包,每個人都可以培育它,讓它在社區用於休閒的比特幣中得到采用。 Counterparty 的創始人在設計它的時候考慮到了金融服務,例如,可以使用Token來表示一家公司的股權,但是,這裡面有許多法律問題和連帶影響,所以最終他們放棄了這個項目,成立了一個更加商業化的組織(symbiont.io)。這樣一來,Counterparty 就交到了社區手中,大家開始將它用於「社區項目」,比如 RAREPEPE,藝術收藏品,等等。 Counterparty 怎麼工作? 染色幣會跟蹤 UTXO(譯者注:原文為「聰」,是比特幣的最小單位,而比特幣都是以 UTXO 的形式超存在的),Counterparty 則不同,它是比特幣之上的一個數據層。 換一種解釋方法:染色幣的意思是「這筆比特幣(UTXO)代表某一根金條」;如果 Alice 要把這根金條轉移給 Bob,那隻需要把這筆比特幣發送給 Bob 就好(技術上沒有麼這麼簡單,但對一篇 medium 帖子來說,這樣講就夠了)。 但是,如果你想買一杯咖啡,但不小心把代表金條的比特幣也發給了咖啡師 Charlie,那麼 Charlie 就會得到這些黃金(至少是代表著一些黃金的比特幣)。 這就意味著,你在使用染色幣的時候必須很小心,因為你很容易會意外地把Token發送給一個從來沒有這樣的預期的接收者,甚至 TA 可能看不見這筆錢還有別的價值、也無法把它轉回給你。 相反,在 Counterparty 中,你必須放棄一筆特殊的 Counterparty 交易,才能轉移Token的所有權。Counterparty 節點會在鏈外解析這筆交易的數據,然後更新一份放在 Counterparty 節點中的 賬本/數據庫。 這是使用 OP_RETURN 來完成的,這是一種在比特幣交易中存儲任意數據(因此可以將數據存入比特幣區塊鏈)的方法。 載入的 OP_RETURN 數據需要表明這個意思: 發送 1 RAREPEPE 到地址 X 你需要把這個 OP_RETURN 放到一筆比特幣交易中,隻要你使用當前持有 RAREPEPE Token的地址的私鑰簽名這筆交易,Token就會轉移到 OP_RETURN 數據指定的新地址。 使用 OP_RETURN 的一個優勢在於,對 Counterparty 協議不感興趣的全節點既不需要存儲,也不需要驗證這些數據,而且可以把這些數據從節點中刪去。   如果我們已經有了 Counterparty,為什麼還要創建 RGB/Taro? 這個問題很好。因為從今天來看,Counterparty 似乎比 RGB 和 Taro 擁有更多的特性,而且從 2014 年開始運行至今。那麼,為什麼我們還需要製作新協議呢? 我認為,開發者傾向於從零開始製作一套新協議,而不是在現有的協議上開發,可能有幾個原因。 動機 我認為,一個很大的理由是,這些開發者就是想創建自己的項目、擁有自己的「孩子」。人總是更有動力開發自己的想法,而不是維護和提升現有的項目。 技術 從零開始,你就可以使用最新的學習成果和技術;在現有的代碼中插入新的範式可能會很麻煩。許多看過 Counterparty 代碼的開發者認為那很糟糕。尤其是以今天的標準和密碼學的新技術角度來看。 可擴展性 因為 RGB/Taro 使用客戶端驗證技術(下文我們會解釋),它天生更容易擴容,因為並非每個用戶都需要存儲所有Token的全部曆史。 無知 許多開發者要麼不知道 Counterparty,要麼認為這個項目已經死了。 Counterparty Token 我認為這也是一種重要的因素。比特幣愛好者基本上不喜歡開發一套擁有自己的Token的協議,而 Counterparty 協議有,叫做「XCP」。我感覺Token發行永遠地玷汙了這個項目,以事後之明來看,最好不要發行這種Token。 但是,我也要說,這種Token不像其它的協議Token,因為 a)你不需要用到它 你隻需要使用 BTC 就可以製作 Counterparty 交易、發行資產、使用去中心化的交易平台,不用管什麼 XCP b)它是公平發行的 不像其它舉辦過 ICO 的協議最終讓創始人致富,XCP 是通過 燃燒證明 來分發的,意思是,你隻有燒掉比特幣才能獲得 XCP。這意味著創始人也隻能燃燒自己的幣才能獲得 XCP,因此不能通過預先發行來致富。 XCP 有什麼用? 雖然你不需要持有 XCP 來使用 Counterparty,但如果你要使用自定義的名稱來發行資產,就需要用到 它。Counterparty 的資產名稱都是獨一無二的,類似於 URL(網站域名),所以你會遇到跟域名搶注一樣的問題,即,有些人會提前買下帶有流行詞彙的域名。 在 Counterparty 中,為了緩解這一點,你必須持有 XCP 才能以自定義的名稱發行資產,例如 SATOSHI 幣和 FREEDOM 幣。 另一種需要少量 XCP 的場景是使用 Counterparty DeX(去中心化交易平台)。DeX 允許 Counterparty 資產的點對點、非托管式交易,意思是,我可以掛一個賣單,提出使用 1 RAREPEPE 交換 1 SATOSHICARD,然後把這個訂單廣播到比特幣網絡中,如果某人掛了一個賣單,使用 1SATOSHICARD 交換 1 RAREPEPE,兩個訂單訂單會自動匹配,然後資產就轉移了。 因此,如果一個用戶隻是想拿一種Token換取另一種Token,是不需要用到 XCP 的。但是,當資產不是直接交換,而是通過一種流動性更強的貨幣來買賣的時候,交易會更通暢。理想情況下,應該使用 BTC,但技術上來說,就不太可能,因為 Counterparty 協議中不存在比特幣,隻存在 Counterparty 資產,所以,大家的想法是,可以拿資產賣成 XCP,然後到交易平台把 XCP 賣成 BTC。(最終來說,基礎資產是 PEPECASE,而不是 XCP!) RGB/Taro 哪些地方優於 Counterparty? 除了因為 RGB/Taro 沒有自己的Token因此給人印象更「乾淨」以外,還有許多技術創新,讓 RGB/Taro 引人注目。 我認為,最大的技術優點是它們存儲數據的方式。 如前所述,Counterparty 使用 OP_RETURN 輸出,把可以更新其 賬本/狀態 的 Counterparty 消息存儲的比特幣區塊鏈上。因為它使用 OP_RETURN,常規的比特幣節點既不需要解析,也不需要存儲這些數據;然而,如果你是一個 Counterparty 節點,你不得不存儲一個包含了所有 Counterparty 交易狀態的一個很大的賬本。 而 RGB/Taro 使用客戶端驗證。 這意味著,賬本或者說網絡的狀態不是存儲在比特幣區塊鏈上的,而是每個需要存儲這些數據的用戶把數據存在自己的數據庫裡。 這個數據的一條 哈希值/證據 會存儲在比特幣區塊鏈上;而且,通過有技巧地使用默克爾樹,你隻需要存儲你想要交互的Token的數據。 舉個例子,在 Counterparty 中,我是 Alice,我要給 Bob 發送 1 RAREPEPE,然後 Charlie 要給 Daid 發送 1 SATOSHICARD,我必須存儲 Charlie 和 David 們的狀態的記錄,即使它們跟我的交易完全無關。Charlipe 和 David 也可以看到我發給 Bob 的交易,所以它的隱私性會差一些。 而在 RGB/Taro 中,我可以忽略所有跟 Charlie-David 交易有關的數據。如果 David 後來發送 SATOSHICARD 給我(Alice),我可以在那時候再存儲和驗證數據。 最終讓 RGB/Taro 更加隱私的是,第三方將無法知道我的交易的內容,除非我主動向他們曝光。這也意味著我可以存儲更少的數據。這個 哈希值/證據 跟一個包含在 tapscript(taproot 腳本)中的常規比特幣簽名是沒有分別的,所以 RGB/Taro 交易看起來就跟常規的比特幣交易一樣。Counterparty 交易是透明的,因為他們用的是 OP_RETURN,因此可以被(也曾經被)節點和礦工審查。 (注:似乎 RGB 也允許你使用 OP_RETURN(而非 tapscript)來存儲哈希值,但是,它是一種泛用的哈希值,無法跟其它基於哈希值的 OP_RETURN 協議——比如 opentimestamps——區別開來。) RGB/Taro 是新項目(有風險資本支持)可能也能激勵和資助更多開發者開發協議,最終創造出更好的工具、更流暢的錢包,等等。 許多從 2014 年開始資助和開發 Counterparty 的公司後來都破產了,或者遷移去了別的鏈(比如以太坊),讓開發速度變得緩慢,因為整個生態很大程度上依賴於社區的捐贈。 Counterparty 哪些地方優於 RGB/Taro? RGB/Taro 的客戶端驗證特性的一個缺點是,如果我弄丟了我的數據而且其他人都沒有備份,那麼我就無法再發起交易了,所以實際上就是弄丟我的資產了。 而在 Counterparty 中,狀態可以隨時從比特幣區塊鏈上重新解析和計算出來。 主觀上來說,我也認為,資產用名唯一的特性,讓 Counterparty 更適合於「收藏品/NFT」。 就功能而言,Counterparty 也領先於 RGB/Taro,它允許用戶發行資產、轉移資產、接收資產、在去中心化交易平台上交易、分紅、批量發送、創建自動售貨機,等等。 Counterparty 也有一個現成的生態,社區已經開發了很多年了。 哪些地方 RGB、Taro 和 Counterparty 做的都不好? 我個人認為,所有這些協議都有一個問題,就是它們需要發起鏈上交易來轉移非同質資產和同質化資產的所有權。技術上來說,你可以在它們上面使用一種同質化Token(比如穩定幣)建立一個閃電網絡。但是,放到 NFT 上,我認為人們設想的有用場景是實現不了的。 一個例子是拿 NFT 來博彩。熱門的遊戲每一秒會執行幾千次甚至幾百萬次交易,如果每一筆交易都需要發起一筆鏈上的比特幣交易,那就完全無法擴容的,這會導致隻有少數用戶能夠玩上遊戲,而且還要支付很高的手續費。我曾經在 2017 年目睹這樣的事情,那時候我拿 Counterparty 來玩遊戲,玩家必須為交易價值 1 美元的遊戲物品支付 10 美元的手續費,而且還要等待幾天才能看到交易確認。 在這方面,RGB 和 Taro 也沒有太大變化,RGB 支持批處理交易(Counterparty 也可以)。但我希望這些協議在未來可能出現的比特幣側鏈項目上找到更好的安身立命之所。
簡述當前區塊鏈各模塊的性能瓶頸和挑戰
注:本文來自@chenxingdotli推特,其簡述了決定區塊鏈各模塊的性能瓶頸和挑戰,看看那些漂亮數據背後的水分。 區塊鏈的性能優化是一個很熱的話題。然而,由於區塊鏈係統的複雜性,係統性理解性能優化門檻很高,這就為“性能虛標”提供了空間。前有 “百萬tps” 大躍進,後有 “80萬tps” 宕機鏈。 所以,我希望展開來講一下決定區塊鏈各模塊的性能瓶頸和挑戰,看看那些漂亮數據背後的水分。 1. 網絡模塊 作為一個去中心化的係統,網絡通信是整個係統的基礎,也有人將其稱為 Layer 0。 我將網絡模塊抽象為三層:網絡設施層、節點連結層、廣播協議層。每一層都是下一層的基礎,每一層的性能都是下一層性能的上限。 網絡模塊的帶寬和延遲構成了區塊鏈係統 tps 和 finality 延遲的基礎。 1.1 網絡設施層 帶寬:主要取決於網絡基礎設施的發展,以及區塊鏈節點的配置要求。前幾年公鏈的網絡配置要求一般在 20Mbps 到 100 Mbps. 到 2022 年,Aptos 已經要求 1 Gbps 網絡帶寬了。總之,帶寬要求越高,節點門檻越高,越中心化。 延遲:延遲有一個優化的極限,就是光速。互聯網中的傳輸延遲比光速延遲要更大一些。Conflux 曾經測得的洲際節點延遲可達 200-300ms。如果是那種所有節點都在一個數據中心的“機房鏈”,延遲可以忽略不計。 1.2 節點連結層 節點連結層主要通過鄰居節點間的通信實現網絡中的消息廣播。 帶寬:一般情況下,節點連結層可以獲得接近於網絡設施層的帶寬。也可以選擇犧牲帶寬來降低延遲:例如,當要廣播一條消息時,同時發給所有鄰居(帶寬要求翻幾倍),而不是發完一個再發下一個。 延遲:消息廣播延遲和節點數量有關,節點越多,延遲越高。 目前比特幣和以太坊大概有幾千個節點。根據我們的實驗,如果全網有一萬個世界各地的節點,廣播延遲中位數 3~6 秒,最大可至 15 秒。通過一些協議優化,最大延遲可以再降低一半。 而一些宣稱確認延遲 1~2 秒的公鏈,顯然隻能支撐更少的節點 1.3 廣播協議層 節點連結層隻負責轉發數據塊,而不管數據是什麼。而廣播協議層則定義具體的區塊、交易轉發規則。 帶寬:主要在於如何減少冗餘傳輸。試想,如果每個鄰居都給你發了同一筆交易,是不是很浪費?Conflux 設計的轉發協議 Shrec,就通過減少冗餘,在同等網絡帶寬下將廣播交易的 tps 提升了 6 倍。 不過,隻要網絡設施層帶寬足夠高(比如 1Gbps),即使不優化,這裡也不會成為瓶頸。 延遲:一些共識協議會將廣播協議層的延遲放大若乾倍,例如,比特幣的出塊間隔需要 5 倍於廣播協議層的延遲,而確認需要 6 個塊。因此,優化這裡的延遲至關重要。2016 年,比特幣通過緊湊區塊的設計,將區塊廣播延遲從 120 秒降低到了不到 10 秒。 緊湊區塊不包含完整交易,隻包含交易哈希前 6 字節,因為這些交易已經在網絡中被廣播過並被多數節點收到。這可以加速區塊廣播,使廣播協議層獲得接近節點連結層的延遲。2017年後,高性能公鏈基本都采取了這一設計。 2. 共識模塊 共識協議是區塊鏈係統中最複雜、最精巧的部分,它協調各個互不信任的節點,並為上層應用提供提供可信的去中心化服務。很長一段時間內,對共識模塊的性能優化都是熱點。 帶寬:中本聰共識自身的缺陷導致它的共識帶寬必須處於一個非常低的水平,否則會增加網絡分叉,降低係統安全性。 2017 年後的新協議基本都可以充分利用帶寬了,這不再是一個難題。 不過,有些項目混淆了共識模塊的 tps 和區塊鏈係統的 tps,把充分利用帶寬稱為“無限可擴展”,仿佛網絡帶寬是無限的。 延遲:共識的延遲指區塊從產生到 finalize 需要多久。中本聰共識的確認延遲很差,大概需要 30~60 倍廣播協議層延遲,後續 PoW 協議例如 Bitcoin-NG, OHIE 等也沒有優化這一延遲。Prism 將延遲優化到了 23 倍,Conflux 優化到了 3 倍。PoS 協議我了解得有限,估算大概需要 5 倍延遲。 不過 PoW 和 PoS 協議有一個很大的不同:PoW 參考最大延遲, PoS 參考中位數延遲,而最大延遲和中位數延遲可能有 3 倍差異,所以 PoS 共識普遍延遲表現更好一些。節點少的話,進入 10 秒也不是不可能。至於以太坊這種上了 PoS 共識反而更慢的,隻能說是一個奇葩吧。 共識模塊是“參數虛標”最嚴重的地方。比如,明明需要等 6 個區塊才能達到安全性要求,項目方告訴你 1 個區塊就行,反正沒人攻擊就不會露餡,沒資產就沒人攻擊。 還有一種叫分片的技術:給節點分組,把交易分給各組,每組隻處理自己的交易、相信其他小組。這種技術通過增加小組數量,容易獲得一個很高的 tps 用於吹噓,但相信其他小組會帶來安全風險。所以分片適用於對安全性要求不高的場景,如國產聯盟鏈。 3. 執行模塊 以太坊之所以能在比特幣外開辟一片天地,在於它創造了可編程的數字資產。因此交易執行模塊也是區塊鏈係統的重要的一環。也是在早期的性能優化中被忽視的一環。 執行不再區分帶寬和延遲,隻關心單位時間內處理的交易或計算任務數量。 執行模塊的效率受到計算機係統各個資源的限製。 3.1 CPU資源 在串行執行中,CPU 的性能瓶頸是非常明顯的。在過去 5 年內,CPU 單核性能提升了不到 1 倍。在 EVM 中,如果不考慮存儲訪問,最快的 CPU 大概 1 秒能執行 1 億 gas , 是現在以太坊性能的 80 倍(僅是量級的粗略估計)。 並行執行是利用 CPU 資源的關鍵一步。一些項目在嘗試提出更利於並行的語言模型,例如 Move。 在 Conflux 一項關於 EVM 並行化的研究表示,目前以太坊鏈上交易的並行化潛力是 9 倍 tps。 但是,並行化 VM 有很多的挑戰。比如,理想情形下,交易高度並行;最差情形下,交易相互依賴,隻能串行。那如何設計 gas 定價與 gas limit,使得理想情況可以充分利用並行優化,而最差情況又不至於跟不上執行? 3.2 存儲訪問資源 和網絡設施層一樣,這裡的性能主要取決於硬件的發展和區塊鏈節點的最低配置。除非數據被緩存在內存裡,執行交易時的讀寫性能不可能超越硬盤的讀寫性能。 還拿 Aptos 舉例,他們節點的存儲要求是 40K IOPS,而一筆交易可能涉及到發送者和接受者兩個賬戶的狀態修改,也就是最差情況下網絡隻能支持 2 萬 tps。 但他們的宣稱 tps 是 16 萬,可想而知這後面有多少不公開的前提條件了。 3.3 可驗證存儲結構 可驗證存儲結構是區塊鏈存儲的一個重要數據結構。它允許一個輕節點向一個它不信任的全節點查詢鏈上狀態,是區塊鏈 trustless 裡的最重要一環。在以太坊中,訪問可驗證存儲結構 MPT 比直接訪問數據庫慢 10 倍。所以,有些區塊鏈乾脆去除了可驗證存儲結構,以換取更好的性能。 最後做個總結,區塊鏈的性能優化不是一個追求極限的過程,而是在各種限製下對安全、效率、去中心化程度的取舍。 有些取舍是可以被優化的,比如中本聰共識中,共識帶寬與安全性的矛盾後來被解決了。 有些取舍是不可避免的,如果你要求每個節點配備 256 GB 的內存,就注定了獨立參與者的數量不會太多。 一味地去追求紙面上的高性能,隻會得到一個中心化的宕機鏈。隻有真正去面對和解決性能優化中的問題,才是性能提升的正途。 受篇幅所限,還有很多安全性相關的考量並沒有提到。不過以上內容足以點破很多大餅了。
PA薦讀 -
審查風暴下,“叛逆”的以太坊能走多遠?
作者:柳葉驚鴻原文:《抗審查與接受審查,以太坊或將陷入一個長期監管困局。》 作者的話 這篇文章沒有嚴格的結論,更多是出於探討交流。而且這篇文章討論的東西在華語區貌似較少,我也沒有經過嚴謹審慎的調研,僅限於公開渠道收集得來的信息源。 以太坊最近的重大事件莫過於merge準備開始了,但在merge的冰山之下,其實波濤洶湧。由於我經常關於英語係KOL的討論,因此總結了一些近期算是很重大的、潛藏在merge之下的大事件。 感興趣的讀者可以深入去研究這個信標鏈抗審查的事情。 正文 美國正在推動協議級的審查 首先回到兩天前,知名KOL@lex_node在推特爆出“美國驗證者(包括非常強大的 Coinbase)將推動協議級彆的審查”。 此番言論的由來,是源於以太坊在信標鏈的驗證者們有大約超過66%的人將會遵守OFAC規定。 OFAC, 即美國財政部海外資產控製辦公室(The Office of Foreign Assets Control of the US Department of the Treasury),它的使命在於管理和執行所有基於美國國家安全和對外政策的經濟和貿易製裁。 換言之,如果OFAC有必要對某個以太坊賬戶進行製裁,那麼是完全可以實現的。一如現在針對t0rnado進行製裁。 更直接一點,OFAC在理論上是可以掌控一個以太坊賬戶是否可以進行轉賬交易等行為。因為一旦你的以太坊賬戶被OFAC製裁,那麼以太坊的驗證者節點會根據相關政策,將不執行對應的區塊打包。這也就是區塊鏈級彆把對應的賬戶禁用了。 為什麼區塊鏈不再抗審查了? 大家對區塊鏈的既定印象是有良好的抗審查機製,但為什麼發展到現在,通過一係列司法案件、製裁事件可以看出,區塊鏈並沒有體現出很好的抗審查機製。 其核心點有二。第一,區塊鏈行業隨著發展壯大,迎合相應監管是必然的事情。從USDC的市場份額與日俱增就可以看出,無論是機構投資者還是個人投資者,都傾向於使用合規的穩定幣、Web3協議。 第二,美國監管者在技術上不但與時俱進,甚至對區塊鏈的理解遠超大部分行業人士。 具體來說,以太坊這樣的區塊鏈他是去中心化的,非常難以監管審查。但是在以太坊推動merge之後,監管機構則可以通過信標鏈的驗證者來進行區塊/交易審查。 在目前現狀看來,無論是現在信標鏈上的驗證者,還是未來merge之後的驗證者,他們都依賴於機構驗證/項目驗證。比如coinbase,Lido,KRAKEN、BITCOIN SUISSE 等等。 但這類節點會受製於OFAC規定,必須要響應監管政策。換言之,由於驗證者節點們隸屬於美國機構,因此需要響應美國政府來對以太坊區塊鏈進行相關審查。而且是協議級,深入到每筆tx交易的審查。 那麼如何應對? 值得慶幸的是,V神以及以太坊基金會並不願意看到以太坊被美國政府進行協議級的審查,在最近的一段時間都致力於反對這樣的審查。 在推特最新的以太坊社區調查中,V神投票給了X,即認為“將審查視為對以太坊的攻擊,並通過社區共識銷毀他們這個節點”。 當然,coinbase的信標鏈質押服務構建者@LukeYoungblood在推特上以非公開的形式闡述了Coinbase的節點運行機製。 但是我們回過頭來看OFAC的管轄範圍,似乎無論驗證器是否在美國境內或者境外,隻要公司主體即Coinbase是在範圍內的,那就要服從監管。 在技術一方,V神以及以太坊基金會最近也積極研究Block Proposer Separation methodology.方案,即BPS,區塊提議者分離方案。 對技術方案感興趣的可以查閱以下資料: https://writings.flashbots.net/writings/why-run-mevboost/ https://ethresear.ch/t/proposer-block-builder-separation-friendly-fee-market-designs/9725 包括一些著名KOL也在公開渠道向各大質押機構們提問,但目前沒有得到答複。 總結 以太坊現在正在進行的抗審查風暴,其實影響力我認為遠在merge之上。merge嚴格來說隻是以太坊經濟模型更迭。但以太坊抗審查風暴,則是動搖了整個區塊鏈行業的根基。一旦以太坊抗審查風暴擺上台面,那麼勢必會造成區塊鏈共識分裂。 一部分以美國機構為主,主張美國要控製且審查區塊鏈。另一部分則以理想主義的開發者為主,致力於區塊鏈抗審查。而中間各種基於區塊鏈的應用們,則需要在此中間站隊。 或許,一場龐大的抗審查與接受審查之間的鬥爭已經開始了。
PA薦讀 -
Helium融資3.65億美元,節點月入僅20刀,去中心化無線通信網絡是偽命題嗎?
原文來源:Liron Shapira、Amir、Kyle Samani 推特原文編譯:0x711、wzp、czgsws,BlockBeats加密投資人 Liron Shapira 近期在社交媒體發文表示,去中心化無線通信網絡 Helium 獲得了 3.65 億美元的天價融資。而其結果卻不甚理想,據其統計,Helium 網絡的月收入僅為 6500 美元,而單礦機的每月收入隻有 20 美元。一石激起千層浪,該長推發布後引起社區廣泛討論,並引來 Helium 創始人 Amir 以及 Multicoin Capital 管理合夥人 Kyle Samani 回應。雙方對物聯網及 Helium 的未來進行了激烈爭論,BlockBeats 整理如下。Liron Shapira 質疑最近在 Helium 的 reddit 社區看到越來越多有關 Helium 回報率慘淡的言論。他們平均花費 400-800 美元購買了一個礦機(hot spot),總礦機銷售額超 2.5 億美元,節點們希望每個月能夠獲得 100 美元的回報。然而事實是單節點單礦機目前的月收入僅有 20 美元。與此同時,Helium 網絡背後的開發公司 Nova Labs 每年卻能夠從網絡中抽取 3000 萬枚 HNT。a16z 合夥人 Chris Dixon 曾在其有關「心智模型」的推文中稱 Helium 無法在 Web2 中構建,因為它需要 Token 激勵。但事實表明,Web2 不會激勵 Helium,因為需求低。最終用戶對 Helium 的需求匱乏不足為奇。基本的 LoRaWAN 市場分析表明,這是圍繞虛假、誇大用例的投機泡沫。雖然熊市裡任何網絡的礦工收入均大幅縮水,但 20 美元的數字太過誇張,社區的反應讓 Helium 創始人和投資人做出回應。Helium 創始人兼 CEO Amir 回應首先,針對 Liron Shapira 所說的一些數據:1.Nova Labs 自成立以來完成約 2.5 億美元融資。但融資都是為了購買公司的股權,而不是網絡中的 Token;2. 公司每年賺取大約 150 萬枚 HNT,並非報告中的 3000 萬。關於收入:1.Helium 網絡每月產生大約 200 萬美元的費用。其中大部分是固定熱點費用(Hotspot onboarding fees)的形式,並且隨著網絡飽和逐步縮小。2. 網絡每月傳輸量約 6.5 億個數據包,產生 6,500 美元。使用公司股權投資來看網絡收入就好像將蘋果與橙子進行比較。但 Nova Labs 的確融資較多,我們還有許多很棒的事情要做,我們將用它來做首個無線協議 LoRaWAN,LoRaWAN 也是 Helium 目前正在專注的專為傳感器和遙測應用設計的極低功耗低數據速率協議。這個在電信領域通常被稱為低功率廣域網,或 LPWAN。這些類型的設備不依靠蜂窩網絡運行,因為電池壽命短,並且通常硬件成本很高。LoRaWAN 不應該以任何方式與 LTE 或 5G 競爭。雖然它在過去十年左右一直存在,但在某種程度上 LPWAN 非常初期。我相信 LPWAN 領域已經面臨極端的先有雞還是先有蛋的問題。優秀的應用程序因為沒有網絡可以使用而無法構建,反之沒有網絡是因為沒有應用程序。Helium 旗下 LoRaWAN 的目標是通過創建個人經濟係統來構建網絡以解決上文悖論。伴隨著接近 100 萬個節點和 10% 的世界人口覆蓋,這似乎運作良好。那麼為什麼 Helium 每月隻有 6,500 美元的收入呢?與傳統的蜂窩網絡不同,目前還沒有數以百萬計的設備可以連接到 Helium。頂級的應用程序尚未構建,而構建它們需要數月或數年時間。但是現在應用程序已經出現了,而且它們很棒。比如一個可以貼在任何東西上的貼紙形式的跟蹤設備怎麼樣?這樣的設備正在被部署,在我們討論這些的時候。把基礎設施建設好是第一步。實際上,Helium 過去 6-9 個月隻是在其覆蓋範圍內「可用」。說服用戶依賴由個人建立的分布式網絡並非易事,而且覆蓋範圍參差不齊。還有很多地區都沒有覆蓋到。那麼再說回來,Helium 是否是一個證明 Web3 很糟糕的失敗案例呢?我會說這一切隻是剛剛開始。我對 LoRaWAN 的預期時間從以前就是自可用網絡存在開始的 5 到 10 年後,這意味著覆蓋範圍和成本。我希望我們看到越來越多的應用程序建立在 LoRaWAN 端。該技術允許使用史無前例的廉價電池供電設備。我很高興看到人們建造了什麼。這裡可以看到這些構建的部分展示。與此同時,使用未經許可的 CBRS 頻譜的新 5G 網絡正在被建立。大多數現代手機都支持這些頻段,新的開源協議棧首次使構建公有蜂窩網絡成為可能。並且,由於 HIP51 提案的通過,其他新網絡將建立在 Helium 之上,包括 VPN、CDN、WiFi 網絡以及幾乎任何涉及分布式節點網絡的東西。批判的聲音對於加密和 Web3 世界有好處。那裡有很多垃圾項目,但全球物聯網網絡不是其中之一,我為 Nova Labs 團隊所建立的東西感到自豪。我們正在目睹 Pollen Mobile 和 Althea Network 這樣的團隊在這個領域取得長足的進步。擴大你在時間上的格局,專注於真正在發揮作用的項目,並在困難時期保持低調,其他一切都隻是噪音。Kyle 回應我對這個數字沒有異議,物聯網客戶的交貨時間很長,客戶直到 6 個月前才認真對待 Helium 物聯網,把網絡測試、升級硬件、更新服務門戶和運輸的時間都算在內的話需要 6-12 個月的時間。Liron 回複根據Crunchbase 的報道,除了總計 2.5 億美元的風投融資外,2021 年,a16z 領投了該公司的 1.11 億美元的 IC0。此外,根據其白皮書顯示,Helium 網絡每年新增鑄造 3000 萬枚 HNT,其中 33%,即 1000 萬枚 HNT 作為證券 Token 支付給 Helium Inc. 和其他持有證券 Token 的投資者。Amir 認為 LoRaWAN 網絡將通過 NanoThings 等應用程序獲得應用。但牽引力在哪裡?數據不會說謊。散戶付出了超過 2.5 億美元購買了 50 萬多個熱點來構建一個分布式網絡,該網絡目前每月從數據使用中僅賺取 6500 美元。這是我在 2021 年 12 月時與 Helium 風險投資人 KyleSamani 的討論,我問Helium 的具體用例是什麼。考慮一下……當你通過具體示例進行推理時,按使用付費的 LoRaWAN 市場有多大?現在 Helium 正在轉向構建 5G 網絡。他們正在與具有完美蜂窩架構的現有 5G 網絡競爭。他們說,隻要給它時間。在我們 8 個月前的辯論中,凱爾說給它 1 年。根據他們的 LoRaWAN 數據,我對他們的 5G 競爭持懷疑態度。關注項目細節可以幫助技術社區內更多成員將 Web3 炒作與現實區分開來。當意見領袖分享空洞抽象的內容時,請詢問具體情況。我在這裡使用了這種技術來帖子。Web3 意見領袖經常轉移、羞辱或阻止真實的調查,這很糟糕。有了足夠的壓力(顯然是 1.4 萬點讚),我們就可以回答有關用例和資金流向的基本問題。我為 Amir Haleem 的回應鼓掌,並希望從像 a16z 這樣的 Web3 風投中看到同樣的情況。我知道大多技術平台都有其生命周期,就像現在還有人使用光盤嗎?但 Helium 以 2.5 億美元以上融資價格吸引了超 20 萬名普通民眾投資超 50 萬台設備。何況還有正在流通著的總價值超 10 億美元的 HNT Token。有些時刻我們不得不給出結論,Helium 已在 Web3 世界中走入絕路。
PA薦讀 -
GameFi 每週回顧 | 2022 年 11 月 14 日至 11 月 20 日
GameFi 每週回顧 | 2022 年 11 月 14 日至 11 月 20 日
02
簡述當前區塊鏈各模塊的性能瓶頸和挑戰
03
NFT 一週回顧 丨2022 年 11 月 14 日至 11 月 20 日⁠
04
BlockPulse 新用戶註冊優惠 註冊就送Early adopters NFT 靈魂綁定代幣(SBT)
快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