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ntraland元宇宙音樂節盛大落幕,創海外元宇宙平台最高人氣記錄
11 月 10 日至 13 日,由元宇宙平台 Decentraland舉辦的第二屆元宇宙音樂節 (MVMF)盛大舉辦。作為全球範圍內成立最早、最具影響力的元宇宙平台之一,Decentraland一直引領著技術風潮,由其主辦的Metaverse音樂節,更是每年虛擬世界的頂尖音樂盛事。今年的Metaverse音樂節規模更勝以往,吸引到了包括法國環球音樂的Vladimir Cauchemar、CryptoPunk 說唱歌手Spottie WiFi、日本女子團體Atarashii Gakko在內的一百多位藝人共襄盛舉。主辦方更通過元宇宙偶像平台Meet48邀請到中國偶像團體SNH48的部分偶像成員獻演,帶來了她們在元宇宙的首秀。 (SNH48在DCLMVMF22主舞台的演出) 此次華人第一偶像團體的跨界參演得到了多方的巨大關注,不僅在粉絲群體中間引發熱議,更是得到了活動方的鼎力推薦。Decentraland官方賬號多次在推特轉發Meet48賬號發布的推文,並在音樂節活動網站首頁多次推薦Meet48的演出預約信息,展示了他們對此次跨界合作的空前重視。 Meet48聯手元宇宙知名建築商BEAMStudio共同打造此次活動舞台,以中國古戲劇遊園驚夢為靈感,將昆曲中的樓閣園景元素融合科技感,呈現出一個既夢幻又具文化底蘊的展示區域,吸引了最多的用戶來參觀,也成為這屆Metaverse音樂節中最亮眼的風景線。 SNH48同樣彰顯了自己在全球華語區內的超高人氣,演出預約人數居於本屆Metaverse音樂節首位,吸引了超十萬人次參與相關打榜活動。在偶像的演出過程中也發生了小插曲,因瞬間湧入的粉絲過多,造成了Decentraland的服務器多次宕機。此後SNH48的粉絲紛紛在各大社交平台留言吐糟自己首次元宇宙體驗不儘如人意,對此,此次負責邀請SNH48的元宇宙平台Meet48方在表達抱歉的同時,也表示未來將此次活動用戶的反饋和需求融入到自身的元宇宙平台打造中,推出更符合偶像文化和全球粉絲需求的元宇宙體驗。 (Meet48主題場館遊園驚夢活動現場圖) Meet48是一個建立在區塊鏈技術之上,由用戶驅動,圍繞偶像文化和粉絲經濟驅動的元宇宙平台。偶像藝人或者經紀公司可以在Meet48中進行演出和用戶養成,粉絲也可以和自己喜歡的偶像進行互動、觀看演出、打call、玩遊戲。未來,Meet48中還將結合XR技術高度還原演出現場效果,增加虛實交融的互動效果以及數字虛擬偶像的同台演出,真正成為一個沉浸互動社交元宇宙平台。 相信此次無論是SNH48的元宇宙首秀,亦或者Meet48與Decentraland的強強聯手,都將是未來更多合作可能性的開始。我們也期待更多的內容創作者、運營者走向全球元宇宙舞台中央,帶來更多的突破與驚喜。
活動集 -
Tiffany攜NFT項鏈來加密圈“搶錢”,90後高管掌舵布局Web3消費生態
來源丨矽星人 作者丨Juny 原標題:《Tiffany也來“搶錢”:NFT限量項鏈34萬一條,20分鐘被搶光》 50年前,在電影《蒂凡尼的早餐》中,奧黛麗·赫本站在Tiffany玻璃大櫥窗駐足凝望的經典一幕,讓Tiffany&CO.這個珠寶品牌成為了全世界無數女生的憧憬。 自從去年LV集團的二公子、90後的AlexandreArnault出任Tiffany的產品與傳播副總裁之後,Tiffany開始在潮流圈裡動作不斷,不斷拓展自己更年輕的時尚第二曲線。 最近,Tiffany也搞起了時下最火的NFT。此次,Tiffany從圈內頂流CryptoPunks切入進行了一場成功的饑餓營銷,把NFT變成真實珠寶的操作,也讓Tiffany在珠寶業、時尚界、Web3圈子裡吸睛無數,並再次把NFT的CC0版權模式推向了風口浪尖。 很多人都調侃,看來未來不僅隻是女孩們憧憬Tiffany小藍盒了,男孩們也要為它搶破頭。 越來越潮的Tiffany, 34萬一條的NFT項鏈被瘋搶 上周初,Tiffany正式宣布正式踏足NFT領域,並推出了品牌首個項目“NFTiff”, 即“NFT”和“Tiffany”的組合。這套NFTiff係列以CryptoPunks為主題,限量250組,每組定價為30 個以太坊(約34萬人民幣)。 此次NFTiff最大的特點是“虛實結合”,購買了“NFTiff通行證”的用戶,不僅可以獲得一款獨一無二的Tiffany定製版實體吊墜,同時還可以獲得該吊墜的NFT 數字藏品。 在官方發布的NFTiff項目宣傳片中,Tiffany一改往日精致優雅的路線,小藍盒變成了像素風,音樂變成了電子版,再配以CryptoPunks的吊墜示例,給人一種突然變身成了潮牌的感覺。 但需要注意的是,此次的NFTiff並不是你有錢就可以買得到。除了限量發售之外,此次的NFTiff 的銷售對象被限定在了CryptoPunks的持有者之中,且每位用戶限購三個“NFTiff通行證”。 作為NFT市場上最早和最火的係列數字藏品,CryptoPunks係列作品中百萬美元級彆的頭像比比皆是,甚至最高賣出價超過了2000萬美元。因此Tiffany的這波操作,可以說是完全把目標客戶聚焦在了高淨值人士身上。 為了高品質還原CryptoPunks頭像原貌,Tiffany設計團隊將CryptoPunks係列1萬個頭像中所曾出現的87種屬性和159種顏色,一一轉換為了顏色最為相近的寶石和琺琅,再在18K玫瑰金或18K黃金底盤上進行彩繪與鑲嵌。 區塊鏈公司Chain的創始人的項鏈實物,圖片來自Deepak.eth推特 Tiffany在美東時間8月3日上午開啟了100 個NFTiff通行證的預售,很快被一搶而空,剩下的150 個NFTiffs 在5日正式發售,僅僅開賣20分鐘左右就宣告售罄。買家中也不乏一些大家都熟悉的身影,比如林俊傑、Moonbird的創辦人Kevin Rose等等。 統計顯示,此次Tiffany僅用這250個通行證就順利籌集了超過1250 萬美元。Tiffany表示,首批NFT藏品交付時間預計在今年12月,而配套的定製項鏈交付時間預計為2023年2月。 但矽星人注意到,目前NFTiff在二級市場的交易地板價已經跌破了30個以太坊的發行價。 90後“高富帥”總裁掌舵,Tiffany布局Web3消費生態 實際上,從去年NFT開始爆火至今,包括Gucci、Burberry、巴黎世家等很多奢侈品品牌都曾試水搞過NFT,Tiffany並不是第一個。但此次項目最大的特點就在於Tiffany並沒有依托Opensea或其他交易平台來發行或售賣自家的NFTiff,而是攜手區塊鏈技術創新企業Chain,來打造了自家面向全球的NFT平台nft.tiffany.com。 從中也可以看出,Tiffany此次進軍NFT並不隻是一次玩票那麼簡單,而是有著更加長遠的計劃。接下來,Tiffany可能還會跟更多的NFT係列作品進行合作,複製和升級此次CryptoPunks的玩法,通過NFT開發、數字版與實體版相互轉換、交易和轉賣等多個環節,打造一個全新的NFT業務生態。 Tiffany此次高調進軍Web3的轉型嘗試,可以說跟它如今的產品和營銷副總裁Alexandre Arnault息息相關。 2020年10月,LV集團以158億美元的價格收購了Tiffany,創下了奢侈品行業曆史上的最大交易。而Alexandre Arnault,就是LV集團掌門人Bernard Arnault的二兒子。出生於1992年、身高1米9的Alexandre被業內認為是LV集團最具潛力的接班人之一,他以年輕化的行事風格聞名,對於近年來LV集團的數字化轉型、年輕客戶拓展做出了很大貢獻。 比如他在25歲的時候出任了百年行李箱品牌Rimowa的CEO,革新了品牌營銷策略,推進了Rimowa與年輕品牌Supreme、Off-White等的合作,此外他還牽頭打造了LV的電商平台24 Sevres。 圖片來自Alexandre Arnault的個人Instagram 接手Tiffany之後,Alexandre也是“年輕化革命”動作不斷。而作為一個自詡為“科技宅”的Alexandre,對時下火熱的Web3也是興趣盎然。 今年一月,Alexandre就將自己的Twitter和Instagram的頭像都換成了CryptoPunks,緊接著4月就在推特上曬出了以自己CryptoPunks為藍本做的Tiffany飾品,當時就讓外界猜測Tiffany會在NFT上有所動作。但與此同時,他的父親、LV掌門人 Bernard Arnault也曾公開表示對於低價出售品牌的虛擬產品沒有興趣。 而此次,Alexandre顯然是找到了一個將數字產品和實體產品結合的好方法。不僅沒有削弱Tiffany作為奢侈品的調性,同時還為日後NFT和實體商品的轉換找到了一個很好的路徑。 圖片來自Alexandre4月份的推文 NFT版權問題再成為焦點,CC0模式究竟如何運行? Tiffany此次將NFT實體化的玩法,可以說是給各個品牌商打開了新世界的大門。既然可以把熱門NFT變成珠寶飾品,那是不是也可以如法炮製將其變成奢侈品包包、衣服和配飾?於是,NFT的版權問題如何界定、NFT的稀缺性如何保證、收益的歸屬問題就成為了大家非常關注的問題。 實際上,此次Tiffany的NFT項目雖然是以CryptoPunks為基礎,但卻與CryptoPunks的項目方並沒有什麼直接關係。用CryptoPunks官方的說法就是,Tiffany的此次嘗試為它們即將發布的版權許可協議做了一個很好的案例詮釋。 今年3月,無聊猿的母公司YugaLabs 宣布收購了CryptoPunks的所有知識產權,並宣布將計劃授予所有CryptoPunk持有人以商業權利。也就是說,當你擁有一個NFT時,你不僅擁有它的所有權,同時也擁有它的版權,你可以決定用你的CryptoPunk做什麼,並圍繞它建立什麼樣的IP。 放在Tiffany此次的例子中,本質上來說,此次並不是Tiffany賣了產品給客戶,而是CryptoPunks頭像的持有者們委托Tiffany基於他們所持有NFT來創造新的IP,而這個新的IP就是Tiffany的CryptoPunks吊墜和一個新的NFT。 這背後涉及到的其實是一個近期NFT業界內的討論焦點,一種名為CC0版權形式。 CC0 是非營利性組織CreativeCommons(知識共享組織,CC) 於2009 年推出的一款專門用於放棄版權、將作品投入到公共領域的版權數字授權許可。如果一個NFT項目聲明了CC0 許可,意思就是任何人都可以都可以通過多種方式將 NFT 用於商業或非商業用途,無需注明原始NFT的創作者、也無需經過任何申請。 簡單來講,CC0可以看作是一種開源 IP。也就是說即使你不持有一個NFT,你也可以基於那個NFT作品來進行二次創作並從中獲利。目前,有很多新興NFT項目都轉向CCO模式,比如Mfers、Moonbirds、Blitmap、Nouns等。 當然,目前業界對於NFT項目是否應該采用CC0協議也仍然充滿爭議。 支持方認為,CC0能夠快速擴大項目的知名度和擴大整個NFT市場的邊界和規模,當人們都在使用NFT來創造更多創意型產品時,NFT市場會快速繁榮。同時這種不把版權掌握在項目方手裡的做法,顯然也更符合Web3去中心化的精神。 反對方認為,CC0協議會導致NFT作品的濫用,從而削弱原始NFT項目的影響力和稀缺性。同時很容易造成版權和創意的糾紛,損害NFT持有者們的自身權益。 在這樣的情況下,目前包括無聊猿、Meebits、CloneX、Azuki等頭部項目便采用了一種比較折中的辦法,就是授予限製性的許可。比如無聊猿就允許持有者使用自己擁有的NFT去創作和售賣衍生產品,但要求不能使用BAYC 的品牌LOGO 和名稱;Meebits要求持有者獲取的商業利益每年不超過10萬美元等等。 李寧就曾用持有的無聊猿頭像進行商業化,圖片來自李寧官方微博 在這種模式下,NFT作品的版權仍然歸項目方所有,但項目方將權力在某些約束性的條件之下免費授予給了持有者。因為並不是面對所有人開放使用,從而也能保證項目的稀缺性。 在被Yuga收購之前,CryptoPunks其實采用的是完全封閉的版權形式,持有者們除了能將購買的作品用作頭像、交易買賣之外不具備其他任何權益。這也是導致為CryptoPunks作為最早的NFT,但後期發展卻不如無聊猿等後起之秀的重要原因。而Tiffany的此次試水,顯然是為CryptoPunks打開了一個全新的商業通道。 目前來看,在NFT退潮的大環境下,項目轉向限製性許可或完全CC0化或許是大勢所趨。而伴隨著NFT的版權問題的日漸明晰,接下來,我們可能也會看到更多帶有NFT元素的實體商品出現在我們的日常生活中。
PA薦讀 -
近半年藍籌NFT都怎麼樣了?全方位數據帶你了解
作者:柳葉驚鴻原文標題及鏈接:《46.NFTGO實例分析,十大藍籌NFT近半年數據橫向對比。》作者的話其實寫這個文章,有點像當年做項目評級的感覺。隻不過當年行業並沒有什麼數據分析站,隻能全靠閱讀白皮書和官方資料,因此當年的評級很多都是主觀評判。但現在數據分析工具非常多,有了各種客觀數據支撐,因此這樣的分析我認為也會客觀一些。那麼此文是推特粉絲說想看藍籌NFT的數據對比,那麼我就來寫一篇這樣的文章。首先,數據來源是nftgo.io,我並不知道他們采集的數據準確率是多少,因此可能還是會有一些誤差。我會選一些經典藍籌NFT項目來查看他們的鏈上數據,同時介紹一些數據指標對於NFT項目的意義。另外,此文也給許多讀者提個醒。因為NFT與FT在交易機製上有本質的區彆,因此對於價格漲跌的感知不明顯,很多人會看著地板價好像沒跌多少。但是在地板價背後,實際上大有文章。一個是ETH\USD雙跌,另一個則是NFT項目的鏈上數據暴跌。這些都無法從地板價體現出來。最重要的是,入圈的新朋友往往隻會看到熱度項目,但又會被這些fomo項目、meme項目給一葉障目,從而忽視整體NFT賽道的背後數據。我非常看好NFT在未來的發展,但是也不否認現階段NFT處於消泡沫的階段。最後,此文將以CryptoPunks為分析案例,講解其中NFT的市場指標以及核心指標的優先級,並且給出一定的主觀分析。在CryptoPunks之後的項目,則直接羅列市場數據,具體分析希望感興趣的讀者,去NFTGO上跟著案例嘗試自我分析。同時,文中的項目排序是按市值由高到低來分析的。市場上一些熱度很高,但市值尚未靠前的項目在這裡我就沒有分析,讀者可以自行研究。正文總結因為後續數據分析的枯燥內容太多,我先把本文總結放上來。藍籌NFT的交易額、交易量、交易者跌幅普遍超過90%;藍籌NFT藍籌的高峰期大多在2021年8月前後;藍籌NFT的短期流動性大幅度下挫;文中分析的藍籌樣本大部分都有一個相似點,即交易額、交易者數量跌幅很多達到了98%以上,交易者出現十位數,NFT交易量甚至出現個位數的情況。但背後的總市值依然為數十億美金。因此我個人主觀的認為,NFT其實是存在大範圍的流動性陷阱。即沒有交易者,從而導致沒有交易深度。可以從opensea的floor price與best offer的大額價差看出,雖然市值很高,但市價offer與地板價的價差可以達到8%,而同樣體量的FT的2%交易深度可以達到一到兩百萬美元。這說明NFT市場流動性嚴重不足。當然,也有NFT玩家會認為NFT本身就不是拿來交易的,所以流動性不足是正常的,這一點仁者見仁智者見智了。我總共統計分析了10個頭部的NFT項目,上圖是流動性這一參數的對比圖。其中橙色的是同一時間周期最差的流動性,綠色的是同一時間周期中最好的流動性。在NFTGO的流動性參數定是:流動性比率衡量每個項目的相對流動性。流動性 = 銷售額 / NFT 數量 * 100%換言之,NFT交易數量不變時,銷售額越大,則流動性越好。這個概念其實很類似股票/幣圈的換手率,流動性越高等於換手率越高,也代表著一段時間內的流動性高低。我會拿第一個項目來做一些指標上的解讀,相當於案例解析,剩下的項目會直接講結論。同時我會把每個項目精簡出一段關鍵指標,方便大家快速閱讀。希望大家可以在NFT那些光鮮亮麗的敘事背後,看一下真實的各項數據。CryptoPunks市值&交易額CryptoPunks是NFT領域的頂流,市值高達24億美金。但是在總市值右側的總交易額是毫無意義的,他統計的是一年中所有的交易總和,這無法給趨勢分析帶來有效參考。對於總市值來說,意義也不大,因為在實際市值的統計中,是根據地板價與成交價之間去最大值。但是NFT交易會存在一種情況,就是那些賣不掉的NFT如何估值。CryptoPunks單個曆史最高價格約12.4萬/ETH,那麼這樣的NFT如何估值呢。正因如此,我會認為NFT總市值這個參數是無意義參數。我分享一下我所認為的NFT核心指標,優先級從高到低分彆為:- 單日交易額;- 單日交易量;- 流動性;- 地板價/均價;- 總市值;真正有效數據是單日交易額,單日交易額可以反應出一段時間內項目真實交易的情況。雖然其中會包含一定的對敲交易,但是連對敲後的交易量都在下跌,那更能說明一個問題,即市場內沒有資金了。由上圖可以看出CryptoPunks單日交易額的最高峰在2021年10月25日,約5.5億美金;而昨日的單日交易量隻有1400萬美金,相對於最高點單日交易量跌幅達到-97%。交易量&流動性這裡需要做一個補充,上一段落的交易額是指交易金額,即USD金額。而這一段落的交易量指的是NFT交易數量。二者不是同一個指標。我們先隻看交易量,從圖上可以看到,在去年七月和九月,是CryptoPunks交易量的最高峰。每天最高有近200個成交。但是來到2022年,絕大部分時間每天隻有幾個的成交量。當然,2022年之後CryptoPunks的價格已經漲至天價。而流動性則是一個長周期的指標,受製於NFT交易模式的問題,小單位時間的流動性不具備參考意義。因此我以一年的周期來看CryptoPunks的流動性。在CryptoPunks的一年周期內,流動性為79%,這數據看起來不錯。但是我們聚焦在小周期數據時就會發現其流動性非常差。我在這裡展示了從單日到一年的流動性數據,後續會直接貼數據,減少圖片重複出現。流動性自然是越高越好。但CryptoPunks由於單價非常高,所以小周期沒有大額交易是非常正常的。這個指標需要具體項目具體分析。但後面的各類項目就不做多圖展示了,會直接貼數據,這樣大家閱讀也很直觀。持有者&交易者持有者這個數據大部分情況下不會減少,因為無論上漲還是下跌,隻要你出售,那麼至少會有一個用戶接收到了這個NFT,因此地址數據上並不會減少。極端情況下出現個人巨鯨將其他人的賣單全部吃下,才可能出現持有者地址減少的情況。此時需要注意的是買家跟賣家的數據,這直接關係到市場參與者數量的多少。可以從圖上看出,在2021年8月23日,買賣雙方人數是最高的。買方298人,賣方321人,單日合計619人。而最新數據即2022年7月17日單日合計交易人數為80人,交易者對比最高點跌幅-87%。價格在觀測NFT賽道時,價格反而是最不重要的。原因有二,首先目前NFT以ETH計價,隻看價格無法準確衡量其價值,假設CryptoPunks五個月前價格為100ETH,現在也是100ETH。但當時ETH單價高達4000美元,現在僅有1500美元。那麼看似CryptoPunks價格不變還是100ETH,但實際上USD本位已經跌了60%。其次,受到NFT交易機製的影響,NFT的價格實質上更類似掛單參考價,而非真實價格。Opensea上的地板價是根據過去一段時間的成交價計算得出,那麼如果在低流動性、低交易量的情況下,Opensea很可能無法得出地板價。這一點在CryptoPunks中已經體現出來了,過高的單價,過低的流動性,導致Opensea無法計算其地板價。因此NFT的價格隻具備參考意義,不具備實際意義。好了,我在這裡彙總一下CryptoPunks的NFT市場數據,後續項目會直接曬對應的市場數據,對NFT市場分析感興趣的,可以模仿這段CryptoPunks的分析去NFTGO查詢。如果有特殊的情況,我也會特彆列出來。CryptoPunks市場數據一覽CryptoPunks總市值最高峰出現在2022年1月28日,約34.8億美元;2022年7月23日總市值為24億美元,相對最高值跌幅-31%;CryptoPunks單日交易額的最高峰在2021年10月25日,約5.5億美元;2022年7月16日單日交易額1400萬美元,相對於最高點單日交易量跌幅-97%;CryptoPunks單日交易量的最高峰在2021年8月23日,為351個NFT;2022年7月22日的交易量為9個NFT,相對於最高點單日交易量跌幅-97.43%;CryptoPunks交易者的最高峰2021年8月23日,單日合計619人。2022年7月17日單日合計交易人數為80人,交易者數量對比最高點跌幅-87%。- CryptoPunks的24H流動性為0.06%;- CryptoPunks的7日流動性為1.42%;- CryptoPunks的30日流動性為4.27%;- CryptoPunks的3月流動性為12.28%;- CryptoPunks的1年流動性為79.23%;Bored Ape Yacht ClubBored Ape Yacht Club市場數據一覽BAYC總市值最高峰出現在2022年4月22日,約44.3億美元;2022年7月23日總市值為19.1億美元,相對最高值跌幅-56%;BAYC單日交易額的最高峰在2022年4月30日,約1.02億美元;2022年7月19日單日交易額約611萬美元,相對於最高點單日交易量跌幅達到-94%;BAYC單日交易量的最高峰在2021年8月4日,為391個NFT;2022年7月22日的交易量為11個NFT,相對於最高點單日交易量跌幅達到-97.18%;BAYC交易者的最高峰2021年8月1日,單日合計459人。2022年7月19日單日合計交易人數為18人,交易者數量對比最高點跌幅-96%;- BAYC的24H流動性為0.1%;- BAYC的7日流動性為0.6%;- BAYC的30日流動性為3.34%;- BAYC的3月流動性為16.84%;- BAYC的1年流動性為109.48%;市值&交易額BAYC的交易額與CryptoPunks有著很大的不同,可以明顯看出BAYC的交易額是有一個周期性的,而CryptoPunks則是高峰之後一路下跌。結合BAYC在實際的運營可以看出,每一次BAYC做出重大的運營舉措時,都能大幅度提高交易額,這也說明了BAYC在運營策略上非常優異,每次都能大幅度刺激市場活躍度。而運營也是NFT項目的重中之重。同時BAYC的交易額最高峰出現在4月30日,而此時正是Otherdeed即將空投的日子。在空投完成之後,交易額也是一路下跌並無起色。流動性在長期流動性方面,BAYC可以看出遠強於CryptoPunks。具象化來說,還是因為BAYC出色的運營能力,讓BAYC每隔幾個月能達到一次交易額的小高峰,因此在3月及以上的時間周期來看,BAYC流動性是不錯的。OtherdeedOtherdeed市場數據一覽Otherdeed總市值最高峰出現在2022年4月30日,約13.2億美元;2022年7月23日總市值為9.1億美元,相對最高值跌幅-31.2%;Otherdeed單日交易額的最高峰在2022年5月1日,約3.75億美元;2022年7月22日單日交易額約98萬美元,相對於最高點單日交易量跌幅達到-99.7%;Otherdeed單日交易量的最高峰在2022年5月1日,為15227個NFT;2022年7月22日的交易量為25個NFT,相對於最高點單日交易量跌幅達到-99.8%;Otherdeed交易者的最高峰2022年5月1日,單日合計19925人。2022年7月22日單日合計交易人數為247人,交易者數量對比最高點跌幅-98.7%;- Otherdeed的24H流動性為0.14%;- Otherdeed的7日流動性為1.1%;- Otherdeed的30日流動性為5.83%;- Otherdeed的3月流動性為55.7%;市值&交易額Otherdeed也是BAYC旗下的一個項目,給BAYC空投不少,以及用APE認購了不少。但是從交易額趨勢可以看出,在認購之後交易額直線下降,再也沒有高峰。Art BlocksArt Blocks市場數據一覽Art Blocks總市值最高峰出現在2021年11月5日,約41.1億美元;2022年7月23日總市值為8.42億美元,相對最高值跌幅-79.5%;Art Blocks單日交易額的最高峰在2021年8月21日,約1.82億美元;2022年7月19日單日交易額約185萬美元,相對於最高點單日交易量跌幅達到-98.9%;Art Blocks單日交易量的最高峰在2021年8月23日,為5353個NFT;2022年7月22日的交易量為370個NFT,相對於最高點單日交易量跌幅達到-93.08%;Art Blocks交易者的最高峰2021年8月1日,單日合計4609人。2022年7月22日單日合計交易人數為431人,交易者數量對比最高點跌幅-90.6%;- Art Blocks的24H流動性為0.2%;- Art Blocks的7日流動性為1.04%;- Art Blocks的30日流動性為5.48%;- Art Blocks的3月流動性為12.4%;- Art Blocks的1年流動性為75.41%;Mutant Ape Yacht ClubMutant Ape Yacht Club市場數據一覽MAYC總市值最高峰出現在2022年4月22日,約22.7億美元;2022年7月23日總市值為8.3億美元,相對最高值跌幅-63.4%;MAYC單日交易額的最高峰在2021年8月29日,約1.99億美元;2022年7月19日單日交易額約252萬美元,相對於最高點單日交易量跌幅達到-98.7%;MAYC單日交易量的最高峰在2021年8月29日,為5580個NFT;2022年7月22日的交易量為24個NFT,相對於最高點單日交易量跌幅達到-99.5%%;MAYC交易者的最高峰2021年11月13日,單日合計1204人。2022年7月19日單日合計交易人數為40人,交易者數量對比最高點跌幅-96.6%;- MAYC的24H流動性為0.13%;- MAYC的7日流動性為0.72%;- MAYC的30日流動性為4.7%;- MAYC的3月流動性為28.37%;- MAYC的1年流動性為188.28%;MeebitsMeebits市場數據一覽Meebits總市值最高峰出現在2022年3月25日,約10.07億美元;2022年7月23日總市值為8.19億美元,相對最高值跌幅-18.6%;Meebits單日交易額的最高峰在2022年1月16日,約14.69億美元;2022年7月19日單日交易額約1140萬美元,相對於最高點單日交易量跌幅達到-99.2%;Meebits單日交易量的最高峰在2022年3月11日,為1061個NFT;2022年7月22日的交易量為22個NFT,相對於最高點單日交易量跌幅達到-97.9%;Meebits交易者的最高峰2022年4月30日,單日合計407人。2022年7月19日單日合計交易人數為32人,交易者數量對比最高點跌幅-92.13%;- Meebits的24H流動性為0.10%;- Meebits的7日流動性為1.06%;- Meebits的30日流動性為7.52%;- Meebits的3月流動性為30.54%;- Meebits的1年流動性為140.52%;交易量Meebits在一年周期中的交易量,並未像其他項目一樣出現單邊暴跌再也不起,Meebits出現了與BAYC類似的周期性交易量上升。雖然我並未了解對應時間Meebits做了什麼事情,但想必是對應時間點官方出了較大的運營活動,對交易量起到了很好的刺激作用。CLONE X - X TAKASHI MURAKAMICLONE X - X TAKASHI MURAKAMI市場數據一覽CLONE X總市值最高峰出現在2022年4月2日,約13.42億美元;2022年7月23日總市值為5.31億美元,相對最高值跌幅-60.42%;CLONE X單日交易額的最高峰在2021年12月11日,約11.36億美元;2022年7月19日單日交易額約207萬美元,相對於最高點單日交易量跌幅達到-99.8%;CLONE X單日交易量的最高峰在2021年12月13日,為2379個NFT;2022年7月22日的交易量為43個NFT,相對於最高點單日交易量跌幅達到-98.19%%;CLONE X交易者的最高峰2021年12月15日,單日合計740人。2022年7月19日單日合計交易人數為46人,交易者數量對比最高點跌幅-93.87%;- CLONE X的24H流動性為0.10%;- CLONE X的7日流動性為0.94%;- CLONE X的30日流動性為3.97%;- CLONE X的3月流動性為19.15%;- CLONE X的1年流動性為99.01%;MoonbirdsMoonbirds市場數據一覽Moonbirds總市值最高峰出現在2022年4月18日,約11.38億美元;2022年7月23日總市值為4.93億美元,相對最高值跌幅-56.6%;Moonbirds單日交易額的最高峰在2022年4月14日,約1.95億美元;2022年7月19日單日交易額約210萬美元,相對於最高點單日交易量跌幅達到-98.9%;Moonbirds單日交易量的最高峰在2022年4月16日,為3735個NFT;2022年7月22日的交易量為27個NFT,相對於最高點單日交易量跌幅達到-99.2%;Moonbirds交易者的最高峰2022年4月22日,單日合計422人。2022年7月19日單日合計交易人數為16人,交易者數量對比最高點跌幅-96.2%;- Moonbirds的24H流動性為0.23%;- Moonbirds的7日流動性為0.77%;- Moonbirds的30日流動性為4.41%;- Moonbirds的3月流動性為23.96%;- Moonbirds的1年流動性為101.89%;AzukiAzuki市場數據一覽Azuki總市值最高峰出現在2022年4月2日,約10.02億美元;2022年7月23日總市值為3.6億美元,相對最高值跌幅-63.8%;Azuki單日交易額的最高峰在2022年5月8日,約9410萬美元;2022年7月19日單日交易額約107萬美元,相對於最高點單日交易量跌幅達到-98.8%;Azuki單日交易量的最高峰在2022年1月12日,為2323個NFT;2022年7月22日的交易量為10個NFT,相對於最高點單日交易量跌幅達到-99.5%;Azuki交易者的最高峰2022年2月1日,單日合計1082人。2022年7月19日單日合計交易人數為31人,交易者數量對比最高點跌幅-97.31%;- Azuki的24H流動性為0.05%;- Azuki的7日流動性為0.78%;- Azuki的30日流動性為4.39%;- Azuki的3月流動性為64.4%;- Azuki的1年流動性為284.3%;VeeFriendsVeeFriends市場數據一覽VeeFriends總市值最高峰出現在2022年4月2日,約5.88億美元;2022年7月23日總市值為1.98億美元,相對最高值跌幅-66.32%;VeeFriends單日交易額的最高峰在2021年8月5日,約9410萬美元;2022年7月19日單日交易額約107萬美元,相對於最高點單日交易量跌幅達到-98.8%;VeeFriends單日交易量的最高峰在2022年1月12日,為2323個NFT;2022年7月22日的交易量為10個NFT,相對於最高點單日交易量跌幅達到-99.5%;VeeFriends交易者的最高峰2022年2月1日,單日合計1082人。2022年7月19日單日合計交易人數為31人,交易者數量對比最高點跌幅-97.31%;- VeeFriends的24H流動性為0.05%;- VeeFriends的7日流動性為0.21%;- VeeFriends的30日流動性為0.87%;- VeeFriends的3月流動性為4.46%;- VeeFriends的1年流動性為34.46%;Cool CatsCool Cats市場數據一覽Cool Cats總市值最高峰出現在2022年12月31日,約4.23億美元;2022年7月23日總市值為1.6億美元,相對最高值跌幅-62.17%;Cool Cats單日交易額的最高峰在2021年8月25日,約1975萬美元;2022年7月19日單日交易額約21萬美元,相對於最高點單日交易量跌幅達到-98.9%;Cool Cats單日交易量的最高峰在2021年8月28日,為909個NFT;2022年7月22日的交易量為12個NFT,相對於最高點單日交易量跌幅達到-98.6%;Cool Cats交易者的最高峰2021年8月1日,單日合計560人。2022年7月19日單日合計交易人數為9人,交易者數量對比最高點跌幅-98.39%;- Cool Cats的24H流動性為0.13%;- Cool Cats的7日流動性為0.57%;- Cool Cats的30日流動性為3.10%;- Cool Cats的3月流動性為20.83%;- Cool Cats的1年流動性為175.04%;
PA薦讀 -
Bankless:盤點5種主流的NFT投放方式並比較優缺點
原文:NFT drop styles(Bankless)作者:William M. Peaster編譯:DeFi 之道今年夏天早些時候,我寫了一篇關於 NFT 智能合約方法的入門文章。在啟動一個 NFT 項目時,確定一個基礎的智能合約方法已經成功了一半。另一半則來自於決定使用哪種 NFT Drop(投放,一般指一級市場搶購)方式。當然,可以在各種不同的組合中配置 NFT 合約和 Drop 方式,也完全有可能以各種方式混合不同的 Drop 方式。而在目前的 NFT 生態係統,有一些是你需要關注的基礎 Drop 方式。流行的 NFT 投放方式先到先得(FCFS)鑄造方式一種 NFT 投放方式,鑄造以 “先到先得” 的方式對公眾或特定的 NFT 社區成員開放。變體: - 無許可(Permissionless)——任何人都可以在 FCFS 的基礎上進行鑄造,示例:Bored Ape Yacht Club。- 代幣門控(Token-gated)——任何持有指定代幣的人都可以在 FCFS 基礎上進行鑄幣,示例:Blitnauts ,隻能由 Blitmap 持有者鑄造。- 基於抽獎——需要使用抽獎係統為 FCFS 鑄造分配有限數量的許可名單,示例:Boki 最終銷售)- 價格分級(Price-tiered)——在一個係列中,不同的供應層有不同的鑄造價格,例如 NFT ID 0-999 為 0.1 ETH,1000-1999 為 0.2 ETH 等。示例:Hashmasks。Hashmasks 鑄造層,圖片來自 thehashmasks.com優點: - 對構建者而言,易於實施- 鑄造者使用簡單方便缺點: - 低價、高需求的 FCFS 鑄造可能導致 “gas 戰爭”,使整個鏈(例如以太坊)擁塞。- 在鑄造事件結束時容易出現交易失敗的情況- 容易被機器人鑄造者淹沒- 與時區無關,因為 FCFS 鑄造速度通常很快荷蘭式拍賣(DAs)一種 NFT 投放方式,其中係列的 NFT 以初始鑄幣價格(例如 10 ETH)開始,並且該價格定期下降特定金額(例如每 30 分鐘下降 0.25 ETH),直到達到指定的價格下限或需求均衡,並且所有 NFT 都售罄。  例子: - Art Blocks——為了緩解 gas 戰爭並專注於支持藝術家而不是鑄造者,自 2021 年夏天起,生成性藝術應用 Art Blocks 開始讓藝術家能夠通過荷蘭式拍賣推出他們的收藏品。- Azuki——以動漫為主題的 PFP 係列於 2022 年 1 月通過荷蘭式拍賣進行鑄造,但該係列在幾分鐘內就鑄成,其最初的 1 ETH 鑄造價格從未下降。- Forgotten Runes Warrior's Guild——Forgotten Runes Wizard's Club 擴展係列的第一階段發布開始於荷蘭式拍賣;初始鑄造價格設定為 2.5 ETH,但在鑄造過程中下降至最終指定的 0.6 ETH。優點: 為 NFT 競價和價格發現流程帶來透明度缺點:通常有利於最有錢的收藏家,他們能夠以最初的拍賣價格或接近最初的拍賣價格進行鑄造。免費索賠/免費鑄造一種 NFT 投放方式,在這種方式下,除了與索賠交易相關的 gas 成本外,藏品的 NFT 可以免費鑄造。最近,選擇這種風格的項目通常依靠高於平均水平的二級銷售版稅來獲得收入。例子: - CryptoPunks——現在看來似乎很難相信,但當有史以來最具代幣性的 NFT 係列於 2017 年發布時,所有 “Punks NFT” 都可以免費申領!圖片來自 Larva Labs- Loot——Dom Hofman 於 2021 年 8 月免費  發行了 Loot,這是一個鏈上冒險裝備係列。該係列中的所有 NFT 在幾個小時內就從智能合約中被認領。- goblintown——今年早些時候席卷 NFT 領域的以野生 goblin 為主題的 NFT 係列,以 “每個錢包 1 個免費 + gas mint ” 的投放風格發布。優點: - 低成本使許多用戶都可以獲得這些 NFT。 - 激勵項目繼續交付,因為隨著時間的推移,持續的進展將支持更好的版稅收入缺點: - 低費用/零費用 NFT 市場的興起可能會侵蝕免費鑄造項目未來的收入前景- 容易被機器人鑄造者淹沒Nounish 拍賣由 Nouns DAO 開創的一種 NFT 投放方式,需要每天無限期地生成和拍賣一個新的 NFT。然而,最近我們看到一波項目采用 Nounish 發行方式,同時調整其 NFT 節奏,即每天發布多個 NFT 等等。圖片來自nouns.wtf變體: - Nouns DAO——“一個名詞,每天,永遠” 是 Nouns 主要項目的口號。底層協議從特征庫中生成一個頭像,拍賣該頭像,並每天結算一次拍賣。- Lil Nouns DAO——每 15 分鐘拍賣一個 Lil Noun NFT,直至永遠。- WizardsDAO——每天拍賣 3 個 Wizard NFT,直到收藏的總供應量達到 2000 個 NFT。優點: - 這種投放/分配方式是一種新的鏈上原始方式,項目可以用來逐步建立一個 NFT 社區。- 節奏和參數可以以不同的方式定製。缺點: - 這種投放方式最終是實驗性的 - 高需求可能導致拍賣在價格方面對許多人來說變得難以接受- Nouns 協議設計優雅且相當複雜,因此需要專業的 Solidity 開發人員來分叉(fork)和構建它。開放式版本(Open editions)一種 NFT 投放方式,其中創建者或項目發布的 NFT 沒有硬性供應上限。變體: - Infinite——Infinite OE 是指收藏有無限可能供應,且鑄造永遠不會關閉。最近的一個例子是 “無限繪畫室(The Room of Infinite Paintings)” 項目。- Timed——Timed OE 是一種沒有設定供應上限,但僅在有限的時間窗口內提供開放鑄幣的投放方式。最近的一個例子是 Zora 的 “State of Mind” 項目,該項目在本月初進行了三天,並在此期間籌集了超過 123 ETH。優點: - 對創作者和收藏品來說很靈活,因為每個人都可以得到一個。- 使用現代 Web3 創建者工具,容易啟動榮譽獎:Bonding curves 和 MultiRaffle在過去的一年裡,一種 NFT 投放方式似乎已經不再受歡迎了,那就是聯合曲線(Bonding curves)鑄造方式。這種格式在 NFT 領域的先驅之一是 EulerBeats  項目,該項目沿著由特定數學公式確定的價格曲線出售(並允許轉售)其 NFT。正如 EulerBeats  文檔所述:“任何收藏家都可以根據聯合曲線上設定的價格公式購買版畫(print)。隨著特定原件的流通版畫數量的增加,發行其下一個版畫的價格以指數速度增長。[...] 聯合曲線充當一個流動市場,允許印刷持有者燒毀他們的版畫代幣,從而減少相關原件的當前版畫代幣供應,以換取當時收到的燒毀價格。因此,燃燒過程將 ETH 從儲備中返回給版畫代幣燃燒器。”最後,一種 NFT 投放方式雖然沒有獲得太多關注,但我認為應該更多地采用它,那就是 MultiRaffle 。它是由 Paradigm 的 Anish Agnihotri 和 Hasu 創建的一種抽獎方式的參考實現。 簡而言之,MultiRaffle 是 Agnihotri 和 Hasu 對最公平、最有效的 NFT 投放方式的研究結果。因此,在 MultiRaffle 中,兩人對不可開發的公平性進行了優化,防止競爭條件,並從上到下最大化了鑄造的成本效率。我相信一些 MultiRaffle 實驗已經實現,儘管自 Agnihotri 和 Hasu 早在 2021 年 10 月發表他們的相關研究帖子以來,我個人還沒有看到任何實驗。這是一個遺憾。
PA觀察 -
BAYC深陷輿論風暴:12條證據被指種族歧視、納粹符號
作者:老雅痞原標題:《納粹狗哨?種族歧視?BAYC該如何回應輿論風暴?》來源鏈接BAYC陷入輿論風暴相信無論是在長期混跡於加密圈的OG,還是初入圈子的新手,對於BAYC這個名字都不會陌生。即便是在NFT寒冬的如今,BAYC仍有高達1,716,537,043.03美元的市值(數據來自於NFTGO)以及近百枚ETH的地板價,同時還衍生了MAYC、Otherside等一係列熱門IP。作為NFT賽道的龍頭,BAYC創造了太多傳奇。近日來,BAYC再次處於風口浪尖,不過這次並非是因為其驚世駭俗的價格上漲或是商業方面的重大舉措,而是由於一些相當敏感且負面的話題。6月21日,YouTuber博主Philip Rusnack發布視頻控訴BAYC采用納粹圖案,同時在NFT形象設計上奉行白人至上主義。他聲稱BAYC圖像以抹黑黑人和亞洲人民的種族主義漫畫為藍本,並將Yuga Labs和BAYC使用的符號和語言與納粹Totenkopf標誌進行了比較。Rusnack呼籲他的觀眾將持有的BAYC發送到黑洞地址進行銷毀。反誹謗聯盟(ADL)極端主義中心的高級研究員Mark Pitcavage認為BAYC的徽標與Totenkopf之間沒有關聯,但同意其中一些NFT的特征和屬性是有問題的,例如帶有金鏈的“嘻哈”特征和“壽司廚師頭帶”分彆是對黑人文化和日本人的刻板印象。但無論結果到底如何,此次事件都在歐美地區引發了廣泛的討論,甚至曾經使用BAYC NFT作為自己社交媒體頭像的名人,如NBA球星庫裡等,也紛紛換掉了頭像。納粹狗哨?種族歧視?而對於此次事件,有個人是不能不提的,他就是Ryder Ripps。此人可謂是BAYC的“黑粉頭子”(非貶義),從2021年12月以來,Ryder Ripps就開始調查BAYC及其創建者Yuga Labs。通過數月的深入研究,Ryder Ripps和其他社區成員發現了BAYC與互聯網納粹巨魔文化之間存在廣泛的聯係。BAYC的猿猴形象有各種服裝和特征,Ryder Ripps認為其大多數特征都具有種族導向,或涉及某種類型的軍事曆史。曆史上有一個臭名昭著的詞彙“Simianization”,它是指將某個種族或少數族裔的成員貶低地比作猿或猴子的行為。這種行為已經有數百年的曆史,其目的是通過將指代對象同猿類進行比較來證明針對另一個群體的暴力和種族主義是正當的。Simianization曾大量發生於猶太人、愛爾蘭人和亞洲人等不同種族群體中,但它最主要還是充當應對黑人的策略。甚至時至今日,這種行為仍未根除,例如在賽場上向黑人足球運動員扔香蕉的野蠻行為。而Ryder Ripps認為Yuga Labs就是在通過BAYC,以Simianization的方式對於亞洲人民和黑人進行種族歧視。同時,Ryder Ripps認為Yuga Labs團隊故意在整個項目中嵌入納粹狗哨,居心叵測。並羅列出十幾條證據,證明自己並非信口開河。Ryder Ripps的鐵證如山Ryder Ripps羅列的證據如下:1、BAYC的標誌看起來與納粹的Totenkopf標誌非常相似,甚至在頭骨上包含相同數量的牙齒——18枚。而18這個數字同阿道夫希特勒淵源頗深(18是阿道夫希特勒的白人至上主義字母數字代碼1=A、8=H)。除此之外,這兩個標誌都有一個參差不齊的邊緣,這在其他圓形標誌中非常罕見。2、BAYC由一家名為Yuga Labs的公司發起,而Kali Yuga則是另類右翼/傳統主義意識形態的流行元素。Yuga Labs努力將傳統主義哲學家René Guénon的名字、另類右派圖標元素、猿猴等要素嵌入NFT當中。René Guénon被認為是將Kali Yuga引入進西方思想的人。猿猴這個詞就更不必解釋了,這是一個眾所周知的種族誹謗詞。3、BAYC的聯合創始人之一自稱為Gargamel,一個來自藍精靈的名字,被公認為是猶太人的反義詞,也是4chan(被稱為“互聯網黑暗角落”的社區)上用來討論猶太人的常用術語。而Gargamel的真名是Greg Solano,他是一位作家,他的本科論文是關於納粹小說的,並表示有興趣將漢斯·賴特(黨衛軍軍官)這樣的角色融入他的寫作中。4、BAYC的另一位聯合創始人Emperor Tomato Ketchup,與1971年的一部露骨電影同名,其中有一個穿著法西斯製服的男孩強奸成年新娘的場景。原版電影在美國和其他國家以兒童色情為由被禁止。5、BAYC其中一位聯合創始人自稱為Gordon Goner,其讀音相當類似於Drongo (Gordon) Negro (Goner),Drongo是常見的4chan和澳大利亞俚語中的愚蠢。所以這個名字的含義可以理解為“愚蠢的黑人”。Gordon Goners的真名為Wylie Aronow,網上幾乎沒有關於他的任何信息。但Ryder Ripps聲稱能找到一個認識他的人說“我毫不懷疑他們是加密法西斯主義者”。6、BAYC最後的聯合創始人是SASS。SA(Sturmabteilung)是納粹黨最初的準軍事派彆,而SS(Schutzstaffel)是主要的準軍事納粹派彆。所以他的名字SASS結合了納粹的兩個主要軍事部門。7、BAYC的電子遊戲以及滾石樂隊的封面均以老鼠為主題,這是一種常見的反猶太主義協會。該遊戲還具有排列成看起來像萬字符的香蕉,其含義相信不用過多解釋8、在Yuga Labs網站上,他們表示另一個NFT係列——The Hashmasks,是一個很好的靈感。Hashmasks由瑞士公司Suum Cuique Labs製造,這是納粹在布痕瓦爾德集中營大門上使用的短語。而這句話也用在了BAYC 係列中的普魯士頭盔的臉上。Yuga Labs受到Suum Cuique Labs的啟發,甚至他們的服務條款都取自Suum Cuique Labs。9、BAYC圖像本身的符號、內容和態度都有新納粹思想和戰爭的參考,比如“普魯士頭盔”。許多更具體的特征與4chan(被稱為“互聯網黑暗角落”的社區)很相似。10、BAYC聯合創始人Gargamel在接受采訪時承認,BAYC NFT的集合中沒有任何東西是“隨機的”,它們都具有隱藏的加密含義,並引用了“冰山理論”來說明。在同一次采訪中,Gargamel引用了Ludwig Wittgenstein的名言“讓不可言喻的東西被不可言喻地傳達”。至於其他含義是什麼?他們還沒有解釋,而且似乎非常回避。下圖是完整的Gargamel語錄:11、Yuga Labs旗下的另一個項目“The Otherside”以及Bored Ape Yacht Club本身都在希特勒去世的4月30日正式啟動。12、BAYC的聯合創始人Emperor Tomato Ketchup持有的Otherside虛擬地塊中,有一個名為“Stone Hole Jackson”的角色,指的是同盟國將軍“Stonewall Jackson”。這份證據一出,不禁讓人感到觸目驚心。目前事實到底如何仍不得而知,但僅從我本人出發,看完這些內容心中已經有了些傾向。對於這些證據,Yuga Labs必須予以正面且全面的回應,否則今後的web3可能將再無其立錐之地。BAYC的版權漏洞除了搜集與公布上述的證據之外,Ryder Ripps還創建了RR/BAYC係列NFT,該係列NFT共10000枚,其外在形象同BAYC幾乎沒有任何分彆。按照通常的情況,這種仿盤般的做法迎來的應該隻有下架一條路。而Opensea作為一個中心化程度極高的交易市場,這次下架應該極為迅速的。但讓人意想不到的是,RR/BAYC並沒有迎來想象中的下架(準確來說是先下架,又恢複了)。同時,在6月21日,RR/BAYC 24h內的交易量直接超過BAYC和CryptoPunks兩大龍頭,登頂Opensea 24h交易額榜首,其地板價也一度超過1個ETH。這無疑是在狠狠打臉BAYC。RR/BAYC的價格起飛可以說明兩個問題:1、BAYC自身的版權是存在問題的。因為目前BAYC的運營團隊並不包含猿猴形象創作者本人,因此無法享有完整的著作權。自然也無法要求下架RR/BAYC。舉例而言,BAYC可以禁止他人盜用自己的形象,但無法阻止他人畫出和自己相同的東西。2、RR/BAYC可以視為是Ryder Ripps對Yuga Labs發起的挑戰。其價格的起飛其實也體現了公眾對於此事的態度。關於種族歧視和納粹狗哨問題,Yuga Labs必須正面給出回複。結語加密圈最近的確是不太平。原以為對加密市場和機構資產進行去泡沫化將成為接下來熊市的主旋律。不成想緊隨其後,就存在有人夾帶私貨,裹挾意識形態的問題。不過不論是資金層面的去泡沫化,還是揪出人群中的老鼠都絕不是壞事。這說明加密市場是在監督下前進的,且前進方向也充滿正向意義,因此這一切都讓我感到來日可期。熊市漫漫,但不要失去信心,投資永遠不可能隻是一場短跑,耐心蟄伏,加密和我們都將迎來光明。
GameFi 每週回顧 | 2022 年 11 月 14 日至 11 月 20 日
GameFi 每週回顧 | 2022 年 11 月 14 日至 11 月 20 日
02
簡述當前區塊鏈各模塊的性能瓶頸和挑戰
03
NFT 一週回顧 丨2022 年 11 月 14 日至 11 月 20 日⁠
04
BlockPulse 新用戶註冊優惠 註冊就送Early adopters NFT 靈魂綁定代幣(SBT)
快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