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 DAO 的主要經驗教訓:創建、實踐與文化
去中心化自治組織(DAO)是一個圍繞特定使命組織起來的團體。DAO 通過一套在區塊鏈上執行的共享規則進行協作。DAO 本身只是一個特定的組織結構,它被用來控制共享的經濟資源以及組織的協議規則,所以每個 DAO 的運作方式都不盡相同。有些 DAO 是封閉的(譯者注:有嚴格的準入門檻),有些則是開放的,任何人都可以加入和貢獻。在一些 DAO 裏面積極的貢獻者可以從 DAO 獲得工作報酬。 DAO 一直以來都是我在 web3 中最喜歡的領域之一。世界各地的人們能夠聚集在一起,為一個共同的使命而努力。這一特點十分激動人心,特別是當這個群體因為重重阻隔(如地點、年齡、兼職、非傳統的教育/工作經驗)而不可能在傳統的公司架構下形成的時候。更多關於DAO 的發展潛力的信息,請看我的 DAO的初學者指南 (https://linda.mirror.xyz/Vh8K4leCGEO06_qSGx-vS5lvgUqhqkCz9ut81WwCP2o)。 這篇文章涵蓋了我在 DAO 工作中的一些主要收獲。其中大部分是來自我在 Gitcoin DAO 當代表的經歷,但我也參與和觀察了許多其他 DAO。我認為不存在完美的 DAO 結構,因為每個DAO都有自己的文化,所以一個 DAO 奉為圭臬的東西不一定對另一個 DAO 有用。以下內容反映了我的個人經歷和觀點,其他人很可能和我意見不同。整個行業領域也在不斷地叠代,試圖去找出哪些是可行的,哪些是不可行的。   創立一個 DAO 的時候:   明確這個 DAO 的使命。一個明確的使命對維護像 DAO 這樣一個充滿多樣性並且不斷發展的社區來說至關重要,它確保了在一段時間內社區成員的共識保持一致並以此指導決策。例如,如果有人把一個超過可承受範圍的資助方案提交給 DAO ,DAO 應該能輕松地拒絕這個提案。但是如果 DAO 的優先事項不明確,那麼這個DAO 要朝着它的使命專注前行將非常具有挑戰性。 考慮漸進式去中心化。雖然許多DAO的意圖是將運營和決策完全去中心化,但在沒有指導或領導的情況下將一個社區放進完全去中心化的 DAO 結構中,往往會導致缺乏高效的溝通和協作。創始團隊通常都是最了解情況的,所以他們是最合適的人選,為DAO 設定好路線,隨着時間的推移,漸進式地賦能更廣泛的社區。 例如,新成立的 Optimism Collective (譯者注:Optimism 是一個Layer2 協議)就有工作章程,其中定義了 Optimism 基金會在早期作為管家的作用,以及基金會將如何幫助指導社區,並計劃隨着時間的推移越來越去中心化這個角色。 3. Optimism 基金會將成為 Optimism 及其早期治理模式的管家。Optimism 基金會註冊在開曼群島,負責指導 Optimism Collective 的成長和發展。基金會通過其董事會將做到以下幾點: 促進和監督集體治理。 分配國庫資產以資助公共產品,激勵 Optimism 社區的積極貢獻者,或以其他方式促進基金會和  Optimism 社區。 修訂本工作章程;以及 採取其他有利於其管理作用的措施。 基金會將以符合  Optimism 使命的方式承擔所有這些責任,並致力於隨着時間的推移逐漸去中心化這個角色。   執行層面:   規模越小的工作組越高效。不是所有的 DAO 成員都需要對 DAO 裏的大大小小每個決定都進行投票。想要跟進所有的事情是不可能的,這也是對每個人的時間的浪費,尤其是在 DAO 的規模擴大時。因此,我喜歡 Gitcoin 和 ENS 等 DAO 的委托模式,它允許代幣持有者將他們的投票權委托給一個能夠投入必要時間做出明智決定的人或團體。 同樣地,被委托的代表們也不需要參與 DAO 日常運作的每一個方方面面。代表們不會成為金融投資、技術研發、經濟設計等等每一個領域的專家,也可能不關心高度具體的審核細節。建立規模較小的工作小組,可以專注於某一特定領域,這樣會更加高效。 比如,在 Gitcoin DAO 當中,每個季度工作小組會分享上個季度的工作成果以及下個季度所需要的財政預算,然後代表們會對這一提案進行投票。ENS DAO 則使用 Orca 來推進工作。Orca 是一個為 DAO 設計的治理工具,專門用於小型工作組協同工作,在 Orca 每一個這樣的小組被叫做一個「豆莢」 。 另一個例子是 Aave V3,它允許白名單地址持有者在不需要通過治理投票的情況下更新參數設定。但是,治理投票將有能力撤銷這些列入白名單的地址或添加新地址。 請求預算的 Gitcoin DAO 工作流(圖片來源:Annika Lewis) 探究建立問責制的方式。DAO 當中每位代表和工作組貢獻者的參與度證明是非常重要的。Gitcoin DAO 正在嘗試使用代表健康卡來衡量代表的參與度,代表健康卡會統計論壇活躍度,投票參與度等等方面。 同時 Gitcoin DAO 正在構建工作流健康卡,也開始量化 DAO 當中的貢獻度,以便一些工作流中的貢獻者可以通過參與 DAO 成為更有話語權的代表。這些指標應該隨着時間的推移而改進,確保它的嚴肅和公正,從而減少錯誤的行為,例如僅僅為了投票而投票,而不考慮相關知識或專業經歷。 代表的評價體系能夠幫助 DAO 的成員們決定自己想要交付的治理權歸屬。有時人們可能只是委托給他們認識的人,但實際上那個人可能不是積極參與的代表。我也對代表選舉周期的想法持開放態度,這可以成為人們在不想繼續工作時逐步退出 DAO 的一種方式,並讓代表們思考 DAO 是否是他們想要繼續付出時間和精力的組織。  探討激勵制度。當成員或代表需要做出重大貢獻或者付出時,就應該對補償結構進行公開討論。不是每個人都能負擔得起免費在 DAO 上兼職工作,所以他們應該為他們的工作得到補償。在委托給代表的模型中,我認為所有的主要代表都應該至少獲得他們在鏈上投票和提交鏈上提案上花費的手續費作為補償。這樣能為每位代表提供相對均等的參與機會。理想情況下,DAO 還將努力實現補償機制的標準化,以確保 DAO 不會明顯地少付或多付工資。 為 DAO 的長期可持續性未雨綢缪。考慮將 DAO 的國庫資金多元化,無論是一輪公開募資還是把資金換成更加穩定的資產,如 USDC 或 DAI(例如 Forefront 的國庫資金多元化公開募資)。加密貨幣是一個容易出現波動的領域,而且與公司一樣,確保 DAO 能夠長期運營非常重要。這就要對從 DAO 中支出費用嚴格把關,特別是對於經常性產生,而且沒有明確的資金補充的費用。   文化: 培養一種能夠自如地說 "不 "和進行艱難對話的文化。由於沒有作為最終決策者並能迅速對不符合公司目標的事情說不的CEO,DAO 成員和代表們都肩負着維護 DAO 的各項資源的重任(時間、注意力、國庫等等)。當任何人都可以發起融資提案, DAO 金庫很快就會陷入失控。 在你與許多朋友和你尊敬的人一起工作時,想要說「不」是很難的;當有提案為某些不符合 DAO 最大利益的項目請求資源時,整個討論的過程也會變得很艱難。所以在早期就需要培養一種說「不」的文化,在這種文化中,每個人都知道決策是為了 DAO 的最佳利益,而且拒絕並不是針對某個特定的個人,或者出於誰的個人利益。 建立架構使成員能夠休息。加密世界是 7*24 小時全天候的,DAO 由來自世界各地的人異步協作。如果一個 DAO 沒有休息或休息的標準,會讓人疲憊不堪,導致成員的倦怠。所以, DAO 需要為成員給出明確的指引,讓他們知道自己應該要休息。例如,Forefront 甚至將休假作為他們補償的一部分。 在 Forefront 全職工作3年後,貢獻者可以獲得長達6個月的帶薪休假,用於休息、旅行、研究或培訓。在代表投票制的 DAO 當中,如果有流動性投票,那將是最理想的。在流動性投票中,如果代表在一段時間內不活躍(或者投票的領域不是他們的專長,讓他們投票會導致單位時間的效率變低),他們可以將投票權委托給其他人。這和讓同事在某人休假時接管他在公司的工作沒有區別。 盡早進行實驗。實驗不同的系統和流程,看看哪些對 DAO 有效,哪些無效。早期的實驗成本比較低,只需要保證溝通過程的公開透明。然而 DAO 越大,實驗、改變或引入流程就越困難。一個值得探索的領域是來自 Element 投票庫的治理樂高積木,能夠符合很多的應用場景,例如向 GitHub 貢獻者提供投票權或允許那些將代幣質押了的成員進行投票。 轉載連結:https://www.chaincatcher.com/article/2080340  本文章挑選自鏈捕手 DAO與社區治理   本網站所有非原創(轉載)文章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特別說明:轉載文章會進行二次編輯以符合文章寫作需求,望作者包涵   延伸閱讀: 【新手懶人包】區塊鏈是甚麼?一文看懂區塊鏈演化、應用、常見術語 【新手懶人包】元宇宙是甚麼?剖析元宇宙的構成、未來商機和應用 【新手懶人包】 NFT 是甚麼?整合 NFT 科普、平台比較、製作方法 【新手懶人包】 GameFi 是甚麼?一文認識 GameFi 原理、運作方式、熱門NFT遊戲
Allen -
萬物島發起人肖風:關於Web3,必須要明白的11個真相
來源:萬物島 Three Dao 原文:《萬物島發起人肖風:關於Web3的11個真相》 9月22日《萬物生》第二場開播,由萬物島聯合發起人、萬向區塊鏈實驗室創始人肖風博士領銜,面對面解答Web3創業者的困惑。 萬物島社區Lucia同學特彆圍繞本場訪談,整理了肖風博士關於Web3的11個精華觀點,以下內容均屬獨家,enjoy —— 1、以太坊合並不是為了提升性能 以太坊作為主網和主鏈,隻承擔兩件事:一是保證整個網絡的安全性和健壯性;二是最終的價值結算層。在L2上做完後,打包回主鏈登記結算。然後通過分片、分層、側鏈、子鏈等來提升效率,提升TPS,提升擴展性。比如合並之後把以太坊分成64片,乘以每片每秒15-20筆的TPS,性能就提升了,雖然可能還是不夠。 現在有很多新的公鏈在主網和主鏈上做事情,試圖用一些新的技術來提升TPS,但往往都犧牲了一定的去中心化,去中心化非常重要,隻要足夠去中心化,網絡就是安全的,但如果犧牲了去中心化,網絡其實是不安全的。 2、以太坊合並後有兩大創業機會 第一個創業機會是L2、L3甚至L4的協議,Vatalik不久前也提到了L3,他認為L2還是一個普適的網絡概念,L3是一個專網的概念,比如專門提供隱私計算的算法,供彆人調用。 第二個機會就是做應用層,大廠的朋友們有很好的商業場景的運營經驗,這是中國人最擅長的,全球無敵,你可以把你熟悉的商業場景在Web3重做一遍。 3、Web3不是為了革Web2的命,也彆老擔心Web2大廠會搶了Web3的機會 Web2 和Web3最大區彆是:Web2是企業holder,股東資本主義,追求股東價值最大化。Web3是使用權證券化了之後的staking holder,是利益相關者資本主義。在Web3,沒有公司,隻有DAO,也沒有股東,隻有利益相關方,就是參與者。大廠是由股東來決定的,自上而下的一個架構,它的利益已經形成了,沒辦法從企業holder變成staking holder。 Web2的大廠做不了Web3這些事情,但並不代表Web2大廠沒有前途。Web3是一個新的東西,它不是去把Web2乾掉,你是創造出新的東西,比如比特幣、無聊猿,它不是跟大廠競爭,它是創造出嶄新的東西。 Web3是把公司、平台的權利還給了個人,每個個人有更多的能力、更大的空間去創造更多的東西。 4、Web3的創業跟Web2有兩大不同 如果你在Web3創業,一定要記住,你不是創始人,隻是發起人。創始人是owner,你說了算,哪怕股份稀釋到10%,但你還有60%的投票權,這是Web2的玩法。 但Web3沒有創始人,隻有發起人,這個項目是你發起的,但並不屬於你,但你可以有足夠大的影響力,就像以太坊,它不是Vatalik的,但他對以太坊的社區和發展進程有很大的影響力,以致於大家都以為這是中心化的,但他和以太坊基金會都決定不了今天做什麼,明天做什麼,一切都由社區來決定。從法律上來說,以太坊沒在哪裡注冊過,沒有員工、沒有董事會、沒有資產。 Web3還會帶來工作方式的巨大變化。現在互聯網大廠工作的朋友,都有自己的一技之長,你在那裡領薪水、期權,就隻能為它服務。但為一家服務所得的報酬,肯定比不上為1000家服務所得的東西。 Web3是不屬於任何人,也就是說,任何人都可以進來做事,無須許可,你進來做事是能得到token獎勵的,但沒有人能壟斷你的工作經驗和能力,你可以通過DID或者靈魂綁定的token SBT,不斷地累積你的工作業績,當你累積到一定程度的時候,全世界的DAO、那些應用層的發起人當他們想要找這方面高手的時候,他就想到你了,他就給你token,你可以服務1000、10000萬個項目,相信你獲得的報酬一定比大廠給你的多。 5、加密市場每一輪熊市都會誕生一個新東西,然後引爆下一輪牛市 過去十年時間,加密貨幣每四年一個牛熊周期,基本上是三年牛市一年熊市。 每四年的周期還都有一個敘事主線,2013、2014年的主線是比特幣,大家突然發現比特幣很好,去追捧,造成了泡沫。在泡沫破滅之後誕生了一個很偉大的東西,那就是以太坊,以太坊的白皮書是2014年寫出來的,眾籌了一筆錢開發的。 以太坊的ICO吹爆了2017年的牛市,ERC20 這麼一個協議,人人都可以發行資產,10分鐘搞定,ICO這個技術是好的,但用的騙子太多。 2018年的熊市誕生了以太坊的第二個應用,DeFi,接下來2019年開始的這一輪牛市是它帶來的。DeFi受到追捧,又造成了泡沫,後期NFT加速了它的泡沫。今年DeFi破滅了,很多公司要麼破產要麼損失巨大。 2022年的熊市,會誕生什麼新東西,受到追捧又形成泡沫呢?我個人認為是DAO,可能會引爆新一輪牛市,但可能引起泡沫。 比特幣和以太坊近期的表現是被市場錯殺的,它們天然具有抗通脹的功能,它作為超主權的資產,也天然具有對衝地緣政治動蕩的功能,但現在這兩個功能並沒有體現出來,昨天美聯儲加息,它也大跌。但我認為市場是聰明的,總有一天會認識到這一點,我相信6個月以後會反映出來。 6、Web3就像工業革命的電氣化時代,而Web2就是工業革命的機械化時代 最大的一個華人DAO pandaDAO最近宣布解散了,發起人抱怨大量的時間花在項目協調和管理機製上,效率很低,而且社區很多意見,左右了很多事情,這也引發了大家對DAO的思考,這種去中心化的運作方式跟Web2那種精細化的組織運作相比,是否犧牲了效率。 DAO肯定是有成功也有失敗,有成功的DAO,比如比特幣是一個DAO,以太坊也是。但失敗的DAO肯定也很多,就像公司一樣,不是每家公司都能成功。 DAO不是萬金油,不是包治百病,它有五個特點:在鏈上,用智能合約、去中心化的治理機製、開源、無須許可。還有經濟模型,token、NFT,如果沒設計好,也可能失敗。經濟激勵做得不對,就無法運行下去,無法平衡地激勵到所有參與者。 Web3和 Web2不是一回事,你不能用Web2的方法來評價Web3,它是沒效率,是不是每件事情都要有效率、都要996才能做得好呢?事情上以太坊已經證明了不需要996,比特幣沒有一個員工,也做出了一萬億美元的東西。 Web2不是不好,它有點類似工業革命的機械化階段,而Web3像工業革命的電氣化階段。 英國人發明了蒸汽機、紡織機導致了一場工業革命,後來美國發明了電燈、電話、無線電,電氣化和機械化之間有模式的更新。 Web2上萬億美元市值的企業也好幾家,而以太坊也有幾千億美元,它上面有幾十萬開發者,7X24小時想著怎麼在以太坊上做一個自己的事情,不要工資,不要獎金,不要考核,自帶乾糧,你說是它的生命力更強,還是互聯網大廠的生命力更強? Web3是一個陌生人大規模協作的網絡,它可以是一個中國人和一個阿根廷人可以一起把一件事情乾了。這是一個無須信任的網絡,規則寫進智能合約後,沒有人可以改動,我也不在意你是誰,也無需要去對你做儘職調查、審計,交易成本變成了無摩擦。 我們相信越來越多的商業不一定要追求效率,而是追求公平,並不是每一件事情都要高效地做,有些事情可能更適合用公平的方法,用達成共識的方法去做。 看Web3,一定要忘掉過去,不要站在過去看現在,要站在未來看現在。 7、Web3應該是數字原生的 國內的數字藏品大量把現實世界中的物體進行數字化,然後上鏈,作為權證,我認為是用反了方向。它隻是複製品,沒有意義。IP是現實世界的IP,不是NFT的IP。你要做的是,創造數字原生IP,用NFT證明是你的,再弄到線下去做運營,就像李寧買無聊猿的頭像做T恤。無聊猿已經充分證明了這一點,大家千萬彆把方向搞反了,所有的Web3應該是數字原生的。 8、Web3的創作者更容易變現 對於創作者來說,Web2是流量模式,先有海量用戶,然後逐步轉化。而Web3則如凱文凱利所說的,你隻需要有一千個鐵杆粉絲願意付錢就可以了。 現在互聯網是打賞模式,支付係統是外掛的,被平台控製,而Web3的支付係統是內置在鏈上的,讀者可以直接用它的token來支付。 Token是怎麼來的?沒互聯網之前其實就有了token,它是登陸計算機係統的通行證、令牌,現在為什麼數字資產也叫token?你登陸某個互聯網係統,你需要一個許可,就是token,你有了它,就有了互聯網係統的使用權,使用權金融化之後就變成了數字資產,token代表著使用權的資產,而不是所有權,你有ETH,不代表你擁有以太坊,但你有ETH,你就可以使用以太坊。 在Web3,你的權益就是token,token最終也有一個集中交易的市場,一些中心化和去中心化的交易所,為使用權的變現提供一個機製。 9、Web3的激勵機製一定要設計好 Web3是一個自組織,跟企業自上而下的激勵機製不同,它的激勵機製有兩點,有兩個工具是必須要有:一是NFT,給所有的參與者做貢獻度、活躍度、行為能力的記錄。另一個就是token模型,憑NFT記錄下來的能力、貢獻,係統給你獎勵token,這些token就是你獲得的回報。在Web3,沒有hr、沒有財務,沒有管理層,業績考核,就是出示NFT。 token 模型要設計好,我們看過很多失敗的案例。有一條公鏈上市一小時就停了,因為有巨大漏洞,發給誰了,激勵錯了,鏈就沒法運轉。 10、GameFi是個區塊鏈的早產兒 GameFi就是個區塊鏈的早產兒,它出現的時候,鏈的性能還不夠,但玩遊戲,一舉一動都需要計算,而鏈支持不了,因為性能不夠,沒法把遊戲好玩的一方面體現出來,最後就變成了金融遊戲,遊戲本身不好玩。 以後鏈的性能提升了,遊戲好玩的那部分就能體現出來,遊戲就有了兩個翅膀:一是數值模型,第二個就是token model。以前隻有數值模型,而且規則由中心化的公司控製,現在有智能合約,產生的道具就是NFT,由鏈來保證誰都拿不走,不能撤銷,不能濫發。 加上token model,就能又好玩,又能掙錢,當區塊鏈的性能達到每秒幾十萬筆或者一百萬筆的時候,GameFi的問題就解決了。 11、聯盟鏈頂多算Web2.5,鏈就是公鏈 2015年全球很多人都說要做聯盟鏈,全球四五十家銀行成立了一個聯盟鏈,IBM也成立了一個聯盟鏈,以太坊做了一個企業聯盟鏈,最後都失敗了。說明聯盟鏈不是一條可以走下去的路,聯盟鏈更偏互聯網,頂多算Web2.5,而鏈就是公鏈。
PA薦讀 -
深度解析應用鏈的風險與機遇:應用鏈的下一個機會在哪裏?
Cosmos、Polkadot、Avalanche 和以太坊上的應用鏈的實現正在趨向一種共享安全方法。有了共享安全性,應用鏈實際上並不需要共識機制,相反依靠一個獨立的執行層就夠了。 過去一年中,有不少明星應用都推出自己的應用鏈,或者宣布了部署自己應用鏈的計劃。對於高增長項目來說,應用鏈方向無疑是可預見的未來。一些應用鏈相關的文章甚至開始預測,每個流行的 Web3 應用最終都會擁有自己的區塊鏈。 基於這一趨勢,一些項目創辦人開始認為,最正確的做法是一開始就把應用構建為應用鏈。當然,我相信這對於某些應用來說是適用的,但選擇過早把錢花在構建應用鏈上對於很多項目來說事實上是「自取其辱」。 我們經常在 Alliance DAO 社區中經常討論這個話題,並且從中已經延伸出了一些解決辦法,包括:應用鏈的最佳使用場景、構建應用鏈需解決的問題以及創業機會有哪些。   一、甚麼是應用鏈? 應用鏈旨在主要執行單個功能或應用程序,例如遊戲或 DeFi 應用程序。這意味着應用程序可以使用鏈的全部資源,例如吞吐量、狀態等,而不會與其他應用競爭。此外,應用本身可靈活優化鏈的技術架構、安全參數、吞吐量等以匹配應用程序需求。由於只針對特定應用,因此應用鏈一般不對開發人員「無許可」,而對用戶「無許可」,在這個層面上,應用鏈背離了標準的區塊鏈實踐,即區塊鏈對用戶和開發人員都是開放的。   把應用鏈比作「小城鎮」 我們可以把智能合約鏈(公鏈)比作城市,來理解創辦人在選擇構建應用鏈時要做甚麼妥協。 以太坊和 Solana 等通用計算鏈就像大都市,擁有多樣化的基礎設施來支持不同類型的業務(應用程序)。這使得通用連鎖店更受歡迎、更擁擠、通常更貴,有時甚至更忙。但這種流行為生態系統中的企業創造了大量流量和機會:從一項業務轉到另一項業務很容易。也可以結合不同的商業活動來創造新的有趣的商業。 而搭建自己應用鏈就像具有單一商業活動的小城鎮。小鎮可以制定自己的規則和政策。它不那麼擁擠,也更便宜,但可能與外部世界沒有很好的聯繫。鎮上的每個人都在使用鎮上的單一業務。如果它足夠受歡迎且足夠獨特,客戶甚至可能會為了這項特定業務而來到這個「特色小鎮」。 此外,還有安全性差異。大城市人口更多、更富裕、更強大。這座城市所有企業都有一個共同的利益,那就是擁有一個安全可靠的城市。這些因素使大城市更難攻擊、更安全。另一方面,小城鎮的安全與單一業務的受歡迎程度和成功緊密相關。如果生意做得好,城鎮居民的數量就會增加,城鎮會變得更強大,如果生意不好,人們就會離開,這會使城鎮的安全性降低,更容易受到攻擊。 在這兩種模式的折中方案是特定行業鏈,例如 DeFi 或遊戲專用鏈,相當於郊區城市,它比小城鎮更受歡迎和安全,但沒有大城市那樣繁忙。 通用計算鏈、應用鏈和行業鏈可以共存並滿足不同的需求。重要的是識別哪些用例需要應用鏈,而不是在通用計算鏈或行業鏈上構建智能合約。本文第一部分討論了應用鏈及其使用場景,第二部分涵蓋了該領域中存在的創業機會,最後一部分比較了不同應用鏈的實現方法。   二、應用鏈具體的使用場景有哪些? 正如我們在過去幾年中看到的那樣,可以出於各種原因啓動應用鏈。在本節中,我們將討論哪些最常見的場景更適合應用鏈。   1、生態系統需要 Cosmos 和 Polkadot 等生態系統上的應用程序構建者基本需要將其應用程序構建為應用鏈。兩種協議都專注於互聯互通的多鏈生態,任一生態系統中的主鏈都沒有實現支持智能合約的執行引擎。因此,想在這兩個生態構建應用,要麼自己搭建應用鏈,要麼選擇已經實現了通用計算執行引擎的鏈。 在 Cosmos 生態系統中,實現智能合約執行引擎的生態鏈包括 Evmos(EVM 兼容)和 Juno(CosmWasm 智能合約),其生態都包含多個 DeFi 和 NFT 應用程序,而Osmosis (AMM DEX)、Mars hub(貸款)和 Secret(隱私)這些則屬於應用鏈。 在 Polkadot 生態系統中,通用計算平行鏈包括 Moonbeam(與 EVM 兼容)和 Astar(WASM 智能合約)。Polkadot 上的應用鏈示例包括 PolkaDex(訂單簿 DEX)、Phala(隱私)和 Nodle(物聯網網絡)。   2、吞吐量的需求 當一些通用計算鏈無法滿足應用的吞吐量需求或費用需求時,選擇構建應用鏈是最理想的狀態。如果想在Web3中構建類似 Web2 性能的應用,應用鏈就是不二之選。 遊戲應用是最佳示例。大多數互動遊戲都需要極高的吞吐量來支持用戶的遊戲交互。此外,交易應該是免費的或費用可以忽略不計。通用計算鏈則無法滿足這些要求。一些例子包括: Axie Infinity:在 Ronin 側鏈上推出 Sorare:以 StarkEx L2 形式推出的夢幻足球遊戲 在遊戲之外,訂單簿交易等 DeFi 協議通常需要高吞吐量才能為專業交易者提供卓越的用戶體驗。一個已知的例子是 DeFi 衍生品交易所 dYdX。dYdX 協議目前每秒處理約 1000 個訂單。所需的鏈吞吐量應超過 1000 TPS。出於這個原因,dYdX V3 是作為基於 StarkEx 技術的專用以太坊 Rollup 推出的。隨着協議計劃進一步擴展需要更高的吞吐量,它正在轉向應用鏈。因此,dYdX 宣布將為其 V4 使用專用的 Cosmos 鏈。   3、添加特定技術的需求 如果應用程序需要 L1 鏈上沒有的特定技術,另一種方法是構建一個實現該技術的應用鏈。最好的例子是零知識證明,例如 zk-Snarks 或 zk-Starks。隱私支付或交易等注重隱私的應用程序需要 zk 證明來構建區塊。然而,生成 zk 證明是計算密集型的,並且這些計算太昂貴而無法在鏈上執行。 在這種情況下,最好的方法是在應用鏈上實現所需的技術。例如 Aztec,這是一個維護隱私的支付和交易應用程序,在以太坊上推出了 L2。此外還有 Cosmos 生態系統上的 Secret 應用鏈。   4、提高應用經濟性的需求 當團隊將應用程序構建為 L1 區塊鏈上的智能合約時,用戶需向應用程序支付兩種費用:原生應用程序費用和 gas 費用。原生應用程序費用,例如交易所的交易費用或借貸協議的差價,本質上是應用程序的收入流。該收入通常被用作激勵應用參與者發展應用社區並加速應用採用的激勵措施。 另一方面,應用的用戶向 L1 的驗證者支付gas費用。gas 費用是應用用戶的開銷,會降低用戶體驗。gas 費對應用的經濟沒有貢獻,相當於應用給 L1 的托管服務交「租金」。盡管這筆「租金」能夠保證應用的安全,但更理想的是,這部分錢如果能留存在應用經濟系統內部,就更能激勵用戶了。 應用鏈就支持這種情況,項目方可以控制自己的 gas 費來分配獎勵給試用應用的參與者。例如,Yuga Labs 想將 Bored Ape Yacht Club ( BAYC ) 生態系統分離為一個獨立的鏈就是考慮了這方面的情況。BAYC社區在項目 NFT 資產的鑄造期間向以太坊網絡支付了巨額費用,而遷移到自己的應用鏈會將這些費用保留在 BAYC 的經濟系統中。   三、應用鏈有哪些風險? 盡管應用鏈有以上優點,但也面臨不少風險。比如構建應用鏈比開發智能合約複雜得多,需要開發與應用程序的核心業務無關的基礎設施。此外,應用鏈增加了安全性和可組合性風險。   1、安全保證  智能合約應用程序從底層 L1 獲取安全性。正如前面在「大都會VS小城鎮」類比中所討論的,由於L1支持多種應用程序,因此保持 L1 安全的動機在大量 L1 參與者之間共享。這使得 L1 更安全,更難攻擊。此外,L1 安全保證獨立於特定應用程序的採用。 在應用鏈中,安全性很大程度上取決於應用的採用情況和應用原生代幣的價格。根據實施細節,應用鏈可以是 L2 排序器或獨立的 PoS 驗證器。在這兩種情況下,驗證者獎勵通常以原生應用代幣計價。驗證者必須質押原生代幣並使用具有高正常運行時間(high uptime)的複雜基礎設施才能參與網絡。驗證獎勵需要高於驗證者所承擔的運營成本和代幣質押的風險。該模型的一些問題包括: 質押風險可能會讓加入網絡的情況變複雜,甚至會吸引業餘驗證者,這可能會危及網絡安全和正常運行時間。 驗證者獎勵對代幣價格的依賴,可能會促使應用開發人員使用高代幣通脹或不可持續的遊戲化代幣經濟學。 如果應用採用率低且代幣價格低,則網絡安全性變弱,這會使得作惡者能夠以低成本攻擊網絡。   2、成本和團隊時間 啓動應用鏈會附帶一系列需要構建的額外基礎設施以及與驗證者協調的活動。在基礎設施方面,需要公共 RPC 節點來允許錢包和用戶與鏈進行交互。還需要包括區塊瀏覽器和存檔節點在內的數據分析基礎設施,來允許用戶查看活動。還需要網絡監控和驗證者信息等服務。 所以,需要額外搭建的基礎設施很多,這就需要大量成本和工程時間,而且工程團隊花了很多時間在處理與應用邏輯無關的任務上。此外,還包含維護區塊鏈的成本,維護要進行大量計劃並與驗證者進行溝通,來安排網絡升級或響應錯誤和網絡停機時間。 一般來說,開發應用鏈需要團隊更強大,成本也更高,這是初創公司無法承受的,尤其是在早期階段。這些冗雜的事物會對應用的發展邏輯造成幹擾,也會成為項目快速適應和實現產品市場契合的障礙。   3、缺乏可組合性 將應用程序構建為智能合約的主要優勢之一是原子可組合性(atomic composability)。應用程序可以相互構建,用戶可以在同一事務中與多個協議無縫交互。例如智能 DEX 路由器,可以通過不同的 AMM 路由單筆交易以實現最佳定價。 另一個例子是閃電貸,其中交易可以從借貸協議中借款,並在償還貸款之前在 AMM 上執行交易或套利。這些交互可在同一個事務中「原子地」發生。原子可組合性是 Web 3 應用程序中的一項獨特功能,可實現有趣的行為和商業機會。 應用鏈缺乏這種原子可組合性,因為每個應用都與其他應用隔離開來。應用程序之間的交互需要跨鏈橋或消息傳遞,這需要跨多個區塊且不能「原子可組合」。當然,原子可組合性的缺乏或許會催生一些有趣的初創公司來解決這個問題。例如:   4、跨鏈風險 應用鏈的另一個問題是跨鏈資產的風險增加。具體而言,DeFi 應用程序需要橋接多種資產,例如 BTC、ETH 和穩定幣。資產跨鏈會降低用戶體驗並帶來更大的風險。跨鏈橋是被攻擊的常見目標,如果跨鏈橋被破壞,可能會使需要資產跨鏈的 DeFi 應用程序產生壞賬。 對於無法吸引信譽好且資金充足的跨鏈橋的應用鏈,風險甚至更高。在這些情況下,應用鏈可能會求助於中心化的跨鏈橋,例如中心化交易所或開發自己的跨鏈橋。   四、應用鏈領域有哪些創業機會? 應用鏈生態系統的挑戰為初創公司創造了解決問題的機會。在這部分,我們討論了其中的一些機會,並鼓勵更多有興趣的創辦人伸出援手。   1、高性能 DeFi 協議 這裏的關鍵推動因素是使用可根據 DeFi 協議需求進行調整的可定制技術堆棧。旨在與 Web 2 性能競爭的 DeFi 協議需要作為應用鏈來實現。中央限價訂單簿 (CLOB) 交易所是最佳選擇。dYdX 衍生品交易所開啓了這一趨勢,預計現貨和商品交易所將被構建為應用鏈,從而受益於低費用和低延遲。   2、應用鏈遊戲引擎 一些受限於公鏈性能的應用目前來搭建應用鏈的選擇還比較有限,StarkEx 在這方面是一個不錯的選擇。希望能看到初創公司為鏈上遊戲構建新的高效架構,可以支持 10萬+ 的 TPS。   3、用於定制、部署和維護側鏈和 L2 的開發人員工具 使用適當的架構啓動側鏈或 Rollup 來作為應用鏈非常複雜,促進這項任務的開發者平台可以成為一項非常有價值的業務,想想應用鏈的 Alchemy。   4、支持人工智能的應用鏈 與零知識證明類似,人工智能是一種計算密集型的變革性技術。因此,支持 AI 的應用程序不能構建在鏈上。有許多成功的 web 2 AI 產品需要用戶支付大量訂閱費用。可以使用應用鏈向公眾開放對 AI 應用程序的訪問。考慮構建運行訓練有素的 AI 模型的應用程序,例如 Dall-E 或 GPT3,這些模型對公眾開放使用。   5、可組合性解決方案和跨鏈通信 應用鏈中缺乏原子可組合性,為初創公司創造跨鏈消息傳遞並創建感知可組合性提供了機會。想法包括: 用戶前端在後台執行跨鏈功能,例如 IBC 傳輸或 LayerZero 消息傳遞,並創建多個應用程序以可組合方式工作。比如跨鏈zapper。 通過多方計算 (MPC) 實現安全多鏈賬戶的錢包,並通過在多鏈上執行同時交易來本地處理跨鏈活動。例如跨鏈套利。   6、跨鏈 DeFi 協議 盡管應用鏈在吞吐量方面具有多項優勢,但也導致流動性碎片化,從而導致滑點增加和用戶體驗下降。跨鏈 DeFi 協議自動在不同鏈之間拆分交易以獲得更好的定價,將擁有更好的用戶體驗和更大的客戶群。   7、EVM 和非 EVM 鏈之間的去信任跨鏈訊息傳輸 應用鏈實現分為 Cosmos、Polkadot 和 EVM L2。提高可組合性的一種可能方法是構建通用的去信任跨鏈消息傳遞協議,該協議可以連接 EVM L2、Cosmos zone、Polkadot 平行鏈等。這樣的產品可以取代現有的跨鏈橋,並促進每年數十億美元的交易量。   8、開啓跨鏈安全共享 使用支持跨鏈安全的產品可以緩解應用鏈的安全挑戰。與 PoW 鏈的合併挖礦類似,我們設想了可以允許不相關 PoS 鏈之間共享安全性的方法,例如,驗證者抵押 ETH 而不是原生應用鏈代幣來保護應用鏈。流動性質押協議可能在該制度中發揮重要作用。   五、如何搭建一條應用鏈?   應用鏈能夠以不同複雜性和安全性的多種方式實現。本節簡要比較了一些構建應用鏈的方式。 1、Cosmsos Zone Cosmos 是第一個設想多鏈世界的生態系統。基於這一願景,Cosmos 的開發專注於標準化和簡化推出可以互連在一起的專用鏈的過程。這項工作產生了 Cosmos SDK,這是一個用於定制和開發區塊鏈的模塊化框架。Cosmos SDK 默認支持 Tendermint 共識機制,但允許使用其他共識機制。Cosmos SDK 後來通過添加 IBC 模塊進行了改進,該模塊允許基於 Tendermint 的鏈之間的無信任通信。 這些鏈中的每一個都稱為一個Zone(區域)。Cosmos 生態系統已經發展到超過 45 個 zone,由700 多個IBC互連中繼器組成。其中,不少 Cosmos Zone 都被用來做單一目的應用鏈。Osmosis 是其中一個最大的 Cosmos Zone,是實現了 AMM DEX 的應用鏈。 Cosmos 最初採用了隔離安全的理念,即每個區域負責自己的安全。每個 zone 都需要招募驗證者來運行網絡,並用 zone 的原生代幣獎勵驗證者。盡管這種方法很靈活,但它增加了應用鏈建設者的進入門檻。因此,Cosmos 正在實施一項更改,允許較小的 zone 通過跨鏈安全模塊從 Cosmos Hub 獲取安全性。   2、Polkadot 平行鏈 與 Cosmos 類似,Polkadot 發展出了一個多鏈生態系統。Polkadot 生態中的鏈稱為平行鏈,它們可以使用 Substrate SDK 啓動。 Polkadot 和 Cosmos 之間的主要區別在於,Polkadot 從一開始就統一了安全願景。所有平行鏈都與稱為中繼鏈的 Polkadot 主鏈共享安全性。中繼鏈的主要功能是為平行鏈提供共識和安全性。因此,中繼鏈不實現智能合約功能。 由於共享安全保障,Polkadot 生態系統不允許平行鏈在未經許可的情況下啓動。相反,平行鏈插槽被拍賣給想要構建自定義鏈的開發人員。競拍者必須鎖定 DOT,以確保平行鏈插槽。到目前為止,已經有 27 個平行鏈被拍賣。 Polkadot 上的不同平行鏈可以通過交叉共識消息 (XCM) 格式進行通信。XCM 通信還在實施階段,目前可以正常工作,但需要將消息傳遞數據存儲到中繼鏈。   3、Avalanche 子網 Avalanche 的子網實現方法與 Cosmos 非常相似。開發者可以推出自己的子網,每個子網可以支持多條鏈。子網需要招募自己的驗證者。但是,除了驗證專用子網之外,這些驗證器還需要驗證 Avalanche 的主網絡。盡管這一要求提高了主網絡的安全性,但與 Cosmos 相比,它增加了專用子網的進入門檻。 目前,子網生態系統不支持本地子網間通信,子網必須開發自己的網關。當然,為了增加採用率,Avalanche 團隊正努力支持相關功能。   4、以太坊 L2 在以太坊中,「應用鏈」一詞可能並不總能準確描述需要專用環境的應用程序。在以太坊中,此類應用既可以實現為專用的 L2,也可以實現為側鏈。L2實現不能稱為應用鏈,因為它沒有實現完整的區塊鏈堆棧。L2 是Rollup或驗證,僅支持事務的執行和排序。對於Rollup,共識和數據可用性由以太坊 L1 提供。對於驗證,L1 只是提供共識,數據存儲在鏈下。使用此架構的應用示例包括 Sorare 和 Immutable X。 另一種方法,即側鏈,需要啓動由少數驗證者驗證的獨立區塊鏈,以實現高吞吐量。側鏈通常由同一組驗證者驗證的橋連接到以太坊。已知的例子是支持 Axie Infinity 遊戲的 Ronin 側鏈。 與所有其他方法相比,L2 實現方法的主要優點是其優越的安全保證。L2 通過 zk Proofs 或欺詐證明從以太坊 L1 繼承安全性。盡管如此,它們仍然可以實現非常高的吞吐量和微不足道的費用。這些要求非常適合遊戲應用的需求。 L2 方法的主要缺點是 L2 之間或 L2 和 L1 之間的可組合性更加困難。在不同Rollup之間快速轉移資產通常需要第三方提供商,例如 LayerZero。盡管有些技術支持在在不通過 L1 的情況下在Rollup之間去信任地轉移資產,但這些技術會產生大量延遲,而像DeFi 這類應用就無法容忍這些延遲。這就是為甚麼 DeFi 協議使用 Optimism 和 Arbitrum 等通用 L2 作為擴展機制而不是特定於應用程序的 L2。 使用 L2 方法的另一個挑戰是實現的複雜性,與使用 Cosmos SDK 啓動 Cosmos 應用鏈的相比,在以太坊上啓動特定於應用的 L2 沒有標準的腳本。但是,隨着以太坊在以 Rollup 為中心的路線圖上走得更遠,這種情況會在未來有所改善。   結論 應用鏈叙事正獲得關注,但也在朝着與最初設想不同的方向發展。Cosmos、Polkadot、Avalanche 和 Ethereum 上的應用鏈的實現正在趨向一種共享安全方法,但差異很小。有了共享安全性,應用鏈實際上並不需要共識機制。相反,應用程序可以只使用為應用程序服務的專用執行環境,並使用 L1 來實現共識和數據可用性。這個執行環境可以是一個 Rollup 或遵循模塊化區塊鏈方法的獨立執行層。     轉載連結:https://www.chaincatcher.com/article/2080080本文章挑選自鏈捕手 公鏈挑戰者原文標題:《The Appchain Universe: The Risks and Opportunities》作者:Mohamed Fouda, Alliance DAO   本網站所有非原創(轉載)文章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特別說明:轉載文章會進行二次編輯以符合文章寫作需求,望作者包涵   延伸閱讀: 【新手懶人包】區塊鏈是甚麼?一文看懂區塊鏈演化、應用、常見術語 【新手懶人包】元宇宙是甚麼?剖析元宇宙的構成、未來商機和應用 【新手懶人包】 NFT 是甚麼?整合 NFT 科普、平台比較、製作方法 【新手懶人包】 GameFi 是甚麼?一文認識 GameFi 原理、運作方式、熱門NFT遊戲
Allen -
HistoryDAO:去中心化《史記》
作者:HistoryDAO 9 月 15 日,以太坊順利完成了合並,其 PoW 的最後一個區塊被 Vanity Block 鑄造成了 NFT,即整個區塊隻包含一個用於鑄造 Vanity Block NFT 的交易,成本為 30 ETH。在最後的區塊中,Vanity Blocks 引用了美國民族植物學家特倫斯·麥肯納的名言寫下寄語:「隻要勇於做出承諾,世界自會助你鏟除不可逾越之阻礙。去完成未竟之夢想,宇宙絕不會抑製你前進的步伐。這即是奧義所在。」 Vanity Block 通過區塊,記錄了以太坊生命曆程中最重要的一次升級。以太坊此次合並事件也成為了加密世界的重要回憶。 回憶,是對於人類最重要的事情之一。 在遠古,人類通過壁畫、繩結來記錄回憶。在組成小型部落、氏族後,過去的故事通過語言口口相傳。後來,文字成為了回憶和曆史的載體。曆史和故事就被史官們記載了下來。 而到了信息時代,互聯網成為了曆史記錄的載體。如今,用不可篡改的區塊記錄回憶成了加密世界中最流行的事情。 這是信息時代和區塊鏈技術所帶來的便利,但它們又為曆史記錄加了一層新的詛咒。 曆史記錄的詛咒是什麼? 中心化的曆史記錄:從古至今,記錄曆史的權力被掌握在中心化實體手中,且不可挑戰。而野史和民間記錄,也大多來自古代貴族。即使到了信息時代,這種局面仍未被打破,強大的中心化實體擁有記錄曆史的權力。而在加密世界,用區塊記錄的權力也被掌握在礦工手中。 信息太過龐雜:信息時代所帶來海量數據也導致真實曆史難以被記錄,尤其是對於沒有任何聲量的普通人,他們難以記錄關於自己的曆史。或許在未來,就像我們對自己先祖的過往一無所知一樣,最後能為後人保留下來的,也隻有一張照片。 去中心化曆史記錄解決方案 HistoryDAO 希望通過 Web3&區塊鏈技術解決以上兩個詛咒。 用區塊承載曆史 希羅多德在流放期間,以自己的視角寫下了《Ἱστορίαι(曆史)》一書,把他在旅行中的所聞所見,以及波斯阿契美尼德帝國的曆史記錄了下來。這是西方史上第一部完整流傳下來的曆史記錄。羅馬演說家西塞羅評價他為“曆史之父”。 不過,客觀的記錄往往會受到記錄者主觀的影響,最後讓曆史記錄失去公允性。 這在人類史上常有發生。就像那句名言所提到的:曆史由勝利者書寫,但事實真相隻有親曆者才曉得。在史料搜集和對因果分析方面保有嚴謹態度的古希臘曆史學家修斯底德也指出:不要偶然聽到一個故事就寫下來,甚至也不單憑我自己的一般印象作為根據——我所描述的事件,不是我親自看見的,就是我從那些親自看見這些事情的人那裡聽到後,經過我仔細考核過了的。 如何讓事實真相的親曆者低門檻地記錄無法被篡改的曆史?這個問題一直在困擾著追求真實曆史的人們。 幸運的是,如今區塊鏈技術讓它成為了可能。 就像比特幣將鑄幣權去中心化一樣,HistoryDAO 去中心化了曆史記錄的權力。 得益於區塊鏈技術,HistoryDAO 允許用戶在以太坊和 BNB Chain 上發行、查詢和交易 NFT: HistoryDAO 支持各類數據格式的曆史記錄形式,允許用戶進行多維度的信息記錄; HistoryDAO 擁有一個允許用戶有效地發現、評估、交易和管理的 NFT 二級市場; HistoryDAO 完全由社區擁有並管理,DAO 的發展完全由社區議程推動; 簡而言之,HistoryDAO 是一個由 DAO,也就是由去中心化社區組織驅動的NFT平台。 HistoryDAO 在為個體提供記錄曆史的服務的同時,也有由 DAO 組織記錄已經達成共識的曆史——社區負責記錄每周、每月和每年的曆史人物、曆史進程、曆史專輯和重大曆史事件。 HistoryDAO 如何架構產品和商業化? 接下來,我們將從三個方面深入探索 HistoryDAO 的功能和服務。 鑄造曆史 NFT 和二級交易市場 就像上文所提及的,HistoryDAO 支持用戶進行多元的曆史信息記錄,這些內容都將以 NFT 的形式保留在用戶的區塊鏈錢包中,公開透明,彆人無法強製篡改和轉移該 NFT。 更有想象力一點,用戶所記錄的數據可以是任何信息,包括生活的點點滴滴、與好友愛人的美好回憶、遊戲中的精彩瞬間等等。或許,未來的人類也會像我們通過研究清明上河圖來複現古人生活一樣,通過研究 HistoryDAO 的曆史 NFT 來複現我們當代人的生活圖景。 其中,在 NFT 鑄造時,用戶需要支付 0.01 ETH 的服務費用和 Gas 費用。對應的服務費用將直接轉入由 DAO 控製的市場流動性儲備,也就是 DAO 國庫。 同時,曆史和回憶是由全人類共同擁有的。因此,用戶所鑄造的曆史 NFT 也可以在二級市場中流通和交易。HistoryDAO 市場會收取 2%的傭金,這部分費用也會被轉移到 DAO 國庫。 而 HistoryDAO 市場也會對各類曆史 NFT 進行排序,排序將參考對應 NFT 的上市時間、瀏覽量、受喜愛數量等多個維度。為了確保每個曆史 NFT 的曝光率儘可能的公平,每一個新的算法變化都需要在 DAO 中提案並獲得社區支持。 INO 為了讓曆史記錄變得更有效率,HistoryDAO 引入了“Initial NFT Offering”,即 INO 的概念。任何用戶都可以為 NFT 集合提供一個主題,且這個通過與其他社區成員來共建該 NFT 集合。 為了方便理解,我們可以拿一些體育賽事來舉例。 以 NBA 為例,在一個賽季中,我們可以為每一場比賽創立 NFT,並隨著賽季的進行,通過圖片、視頻剪輯和球員數據等信息記錄每一場比賽的詳情。理所當然的是,一場精彩比賽的 NFT 要比普通比賽的 NFT 更具收藏價值,決賽 NFT 要比正常輪次的比賽更具收藏價值。或者,我們也可以發揮想象力,在賽季結束後,選取 1000 場比賽的精彩時刻鑄造 NFT 發行。對於品牌方而言,INO 活動是對之前事件影響力的再利用,極具性價比。 當然,這隻是一個例子。由 HistoryDAO 推出的 INO 活動擁有極強的可擴展性,也不會僅限於體育賽事。 隻要品牌營銷團隊擁有創新式的營銷思路,便可以通過 HistoryDAO 記錄任何活動和事件,便進行營銷——毫無疑問,這要比純粹的撒錢營銷活動要更具吸引力。在INO活動之後,品牌方也可以圍繞此次事件鑄造的NFT進行後續賦能。 DAO 和 Token 與其他 NFT 平台不同,HistoryDAO 更注重社區互動和社區力量。本質上,HistoryDAO 是記錄曆史的工具平台,而非 NFT 交易市場。因此,HistoryDAO 在產品設計上,更注重社區活躍度的算法設計,希望構建出像 Reddit 那樣強大的社區產品。 增強社區力量目的在於規避監管對於社區曆史記錄和言論自由的壓力,去中心化社區可以抵抗強大的利益集團對於曆史記錄的審查,並且會提升人們對於去中心化曆史記錄的積極性,也會提升 HistoryDAO 曆史 NFT 的價值。 而 HistoryDAO 的治理將由其原生 Token $HAO 完成。持有$HAO 是 DAO 的準入門檻。進入 DAO 之後,社區成員可以進行提交提案、評論和投票等治理行為。 除了治理外,$HAO 還將被應用於 HistoryDAO 產品的方方面面,比如在市場進行 NFT 交易時,若用$HAO 進行支付,則市場隻會收取 1.5%的傭金。 從見證到書寫:HistoryDAO 如何賦能 Web3? 毫無疑問,曆史對於人類整體和每個人類個體有著特殊的意義。就像唐太宗李世民所言,“以銅為鑒,可以正衣冠,以人為鑒,可以知得失,以史為鑒,可以知興替”。 曆史是我們向前邁步的基礎。 但相關的利益集團不管是出於掩蓋相關醜聞或者達成某一種目的,往往會修改曆史記錄。其次,曆史記錄往往會被主觀情緒引導,失去原本的公允性。 而如今,HistoryDAO 正在通過區塊鏈和 NFT 技術扭轉曆史記錄的缺陷。就像比特幣將鑄幣權去中心化一樣,HistoryDAO 將曆史記錄的權力分散了。 去中心化且無法篡改的曆史記錄將從多角度記錄曆史,追求曆史記錄的公平和真實。 這正是 Web3 所倡導之精神的體現——Web3倡導個人主權,倡導個體價值,曆史不再由勝利者書寫,全人類平等參與。 作為與現實話題緊密連接的 NFT 在鑄造後,也會增強 Web3 在外界的話題度,吸引更多人主動了解 Web3 世界。而通過真實曆史記錄來賦能 NFT 采用,也會推動 Web3 世界的進一步發展,變得更加成熟。 除此之外,由 HistoryDAO 主導的 INO 活動也能為各類品牌提供強有力的營銷支持。 Web2 品牌通過 Web3 手段營銷已經成為了趨勢。 Tiffany 推出 CryptoPunks 定製 NFT 和星巴克推出 Starbucks Odyssey 計劃便是很好的例子。 其實,隨著 Web3 世界的影響力與日俱增,更多的 Web2 品牌將思考如何通過 Web3 進行營銷活動和社區增長。對於人生地不熟的 Web2 品牌而言,一個簡單直觀的 Web3 營銷方案是剛需。 而由 HistoryDAO 推出的 INO 活動恰好能夠滿足這一需求。可以認為,這類需求將會成為 HistoryDAO 未來增長的主要動力之一。 以前是石頭,後來是文字,現在是區塊 最後,讓我們回到 HistoryDAO 的初心——讓所有人都可以低門檻地記錄曆史。拋開我們基於產品做出的思維拓展,HistoryDAO 的本質是允許將曆史記錄的權力去中心化。 這無疑是開創性的,也是對 Web3 精神的一次解構——Web3 不止是去中心化金融,還包含了更多層面的思考和應用。憑借著區塊鏈技術所賦予的去中心化曆史記錄的權力,這個世界的所有人,都將有機會像凱撒一樣,豪氣乾雲地說出:我來,我見,我記錄!
PA薦讀 -
向移動設備發展會是 Web3 的突破契機嗎?
我將移動設備看作是 Web3 應用程序的傳播媒介,是因為該設備最能吸引人類的注意力。 熊市是考慮從事加密貨幣的好時機。在一個晝夜不停的行業中工作是有社會、精神和身體成本的。 由於代幣的工作方式,區塊鏈生態系統中 "成功 "創辦人的定義與過去傳統世界中的定義略有不同。 你可能會經常看到沒有產品、用戶或商業模式的創辦人為他們自己和他們的投資者賺取令人難以置信的資金──完全基於炒作。 在加密行業中,你不需要吸引力、粘性用戶或收入來運行一個 "十億美元協議",許多所謂的意義重大的 "成功 "對行業外的人的生活沒有任何有意義的改變。 每當監管當局試圖圍繞技術制定法律時,這就說明該領域成為一個焦點,特別是在新興市場。 我可以說,我們的行業是一個彼得潘綜合症案例:一個人在成長過程中擁有成人的身體,但卻是兒童的頭腦。它描述了一種困境:即使我們所玩的遊戲的技術在創辦人、投資者和使用者看來往往是幼稚的,但是只要有資本可以通過這些遊戲賺錢,就會有玩家,遊戲就會繼續下去。 但是想要達到 Coinbase、FTX 和 Binance 那種地步,不同的資本方需要多年的努力。 在過去五年中,面向消費者的移動應用程序一直是該行業增長的最大推動力,這就解釋了為甚麼 Wyre 和 Moonpay 的估值分別為 15 億美元和 34 億美元。因為它們是應用程序通過小額交易(主要是通過移動設備)滲透零售用戶的關鍵基礎設施。 如果加密貨幣必須想要從彼得潘綜合症中走出來,它就必須接觸到那些不想關心私鑰和協議的普通人,我們解鎖下一個幾萬億價值的手段是通過關心推特以外的人想要甚麼。 這篇文章是對動機、宏觀趨勢和機會的初步探索,同樣希望在這個行業中建立的創辦人可以利用這些機會。在這個背景下,讓我們來深入聊一聊。   為甚麼選擇 PC? 為了理解為甚麼今天的 Web3 大部分應用是面向 PC 端的,我們可以回想一下,今天留在加密貨幣中的大部分用戶可能是在 2017 年至 2019 年之間進場的。那個時代有大約 250 億美元的資金流向 8000 多個 ICO。那是一個黃金時代,任何人都可以進行交易並快速賺錢。但與大多數交易一樣,你的優勢取決於你能多快地獲得信息。 在那個時代,普通人進入這個領域所得到的用戶體驗是圍繞着 ICO,然後希望它以足夠大的倍數上市。一旦一個代幣上市,你就會尋找下一個 ICO 來部署資金。這與 2017 年之前有很大的不同,當時你只能進行交易(發送/接收)或交易數字資產。就在那時,像 Myetherwallet 和 Metamask 這樣的錢包開始瓜分行業的蛋糕。 隨着 DeFi 生態系統最終演變成今天的龐然大物,基於桌面的應用成為用戶與該行業互動的標準。 在我看來,這其中的原因有兩個方面: 首先,將大型機構的資金部署到 DeFi 協議從而累積 TVL 前,需要有安全的基礎設施。而這通常只能通過 Metamask 這樣的基於瀏覽器的錢包來實現,智能合約的互動和添加新的代幣更容易通過基於桌面的界面進行。 其次,飛輪激勵着開發者為少數擁有多數資本的用戶進行建設。產品可以不強調最終用戶的體驗,因為它們的主要關注點是盡可能多地吸收 TVL。不幸的是,這也意味着大多數進入生態系統的用戶在 2020 年的大部分時間裏都無法使用這些新的 DeFi 基礎。   為甚麼要轉向移動設施? 我將移動設備看作是 Web3 應用程序的傳播媒介,是因為我認為該設備最能吸引人類的注意力。即使當我們使用像電視這樣的設備時──從設計上來說,這些設備是消耗注意力的設備──智能手機也處於優勢地位。它是我們接受教育、約會、娛樂、購買雜貨、支付賬單和尋找反感存在的新方式的界面。到2013年,通過移動設備上網的時間已經超過了我們通過筆記本電腦或台式電腦上網的時間。 在移動端構建還可以讓過去很少或根本無法訪問所有權元素的人體驗所有權元素。移動優先的應用加速了數字化,壓縮了成本,使更多的人能夠負擔得起服務。 在過去,獲得複雜的金融產品和實現所有權的產品是高成本、低利潤的產品。這解釋了為甚麼為無銀行服務的人提供銀行服務在歷史上是一個巨大的問題。員工的工作時間是線性擴展的,而客戶群則是指數級的。在沒有數字化的情況下,要為不斷增長的用戶群提供服務,就要花費大量的時間,所以,銀行會進行篩選。 傳統上,對於一個貸款人來說,向一萬個用戶發放貸款──這意味着按比例雇用信用評估人員。當數字銀行出現時,AML/KYC 和分銷功能呈指數級增長,減少了在這方面花費的時間──允許數字平台與更小的團隊一起擴展。隨着用戶群的擴大,為每個新用戶提供服務所產生的成本也會減少。 以 Compound 和 Aave 為例,由於智能合約在 Ethereum 上運行,所產生的成本會更低。DAO 不運行基礎設施本身(底層區塊鏈)。這不包括他們的信用評估或 AML/KYC 成本為零的事實。 數字銀行颠覆了包容性的單位經濟。突然間,銀行不再需要在世界的偏遠地區設立辦事處。相反,他們可以通過移動設備的連接,接觸到他們的用戶,進行必要的 KYC 並提供銀行服務。這方面在印度表現得最為明顯。該地區一個名為 UPI 的國有支付網絡在四年內從每月 40 億美元的交易量擴展到超過 1200 億美元的交易量,印度人每年通過數字方式進行 720 億次交易。 DeFi 承諾讓每個人都能獲得投資銀行級別的產品。這是 ICO 承諾的一種變體, 當時的想法是,現在每個人都可以投資於早期的項目。總的來說──這是真的,但它排除了這樣一個事實,即人們往往想要簡單,設置好後就忘了,而不是那些需要持續監控的。我有一個例子可以證明這一點,那就是來自印度的 JarHQ 案例。該應用程序的 UPI 交易量一直在該地區排名前 20 位,用戶做這麼多交易是為了甚麼?為了購買黃金,價格低至 0.05 美元。 從歷史上看,購買黃金在印度是一種土豪行為, 人們花費足夠多的錢卻買到了少得多的數量。Jar 颠覆了它的單位經濟學,通過專注於數字黃金存管,他們減少了購買黃金所需的資金量,於是人們紛紛湧入,他們以大多數傳統的、以商店為先的同行無法做到的速度擴大規模。 所有這些是如何轉化為 DeFi 的?根據我的理解,大多數創辦人已經轉向為機構建立產品。為甚麼?因為你可以不在乎用戶體驗,只專注於少數幾個客戶,並聲稱擁有數十億的 TVL。由於你的客戶群幾乎完全是經驗豐富的財務經理,因此在提高用戶教育方面也不會花費多少精力。 這具有一定的商業意義,因為絕大多數的數量來自於桌面用戶。在另一方面,交易所看到接近 90%的用戶群是通過移動應用程序來進行訪問的。在台式與移動設備上的建設的核心是這種資本量級與人的思想份額之間的鬥爭。   繪制用戶動機 我很想了解更多關於新興市場的用戶動機和錢包用戶的行為模式。來自 Frontier 錢包的 Ravindra 很友好地提供了他在其產品上觀察到的信息。Frontier 錢包是市場上最早的基於智能合約的錢包之一,它允許用戶輕松地在多個區塊鏈上跟蹤他們的投資組合,而無需與每個鏈的瀏覽器進行交互。 Ravindra 觀察到,Frontier 的用戶平均節省了 1000 到 10000 美元,這些用戶比在交易所儲存資產的普通用戶更了解加密貨幣。印度交易所的普通用戶的錢包餘額接近 150 到 200 美元。這些用戶直接與多個智能合約互動,對產生以美元計價的收益感興趣。在像土耳其(Frontier 較大的市場之一)這樣的通貨膨脹地區,對於能夠存儲數字美元並產生收益這件事情,擁有濃厚的興趣。 他已經看到不同的用戶子集,尋求將 Web3 作為一個消費軌道,這些用戶通常在鏈上與音樂或遊戲相關的 NFT 互動。在他看來,下一波數字資產用戶將不會來鏈上投機,而是來娛樂的。 在我看來,數字資產方面的用戶增長弧線將遵循一個非常類似於我們在印度的數字消費方面所見證的模式。上面的數據揭示了印度人在某一年花了多少年的時間來消費不同的應用程序類別。社交媒體和娛樂是被動的應用程序, 他們找到了最多的用戶。 消費模式幾乎在非常寬松的意義上遵循馬斯洛夫的層次結構。在這種情況下,人們從滿足他們的基本需求開始──一個可以花費他們注意力的地方。然後,沿着弧線往上走,為交易和儲蓄提供金融服務,還有一小部分向教育或提高技能的方向發展。我嘗試根據上述數據制作馬斯洛夫的需求層次結構。 在 Web3 ──我們將這種關系颠倒了。我們大多數人把時間花在 Telegram、Discord 和 Twitter 上。市場是一個娛樂的來源,但它是以巨大的經濟成本為代價的。 今天的 Web3 應用程序專注於金融應用或投機層,如果該行業要與互聯網上的絕大多數人相關,它需要着眼於今天網絡上的大部分人。比如,那些不需要購買,但可以娛樂或連接人們的應用程序。 這並不是說我們沒有朝着這個方向努力。Axie Infinity 在 2021 年的大幅上漲部分是由於該團隊花了兩年時間建立了最大的 Web3、移動優先的用戶群。最近──Sweatcoin,一個擁有±300-400 萬 DAU 的 Web2 應用,已經在其應用內推出了一個代幣經濟。 像 Mirror、Coinvise 和 OpenSea 這樣的應用程序允許創作者與他們的用戶建立更強大的商業聯系。但幾乎在所有這些情況下,我們都假設用戶會參與交易,我們的重點應該是實現被動參與。一個用戶可以受益,而不需要主動交易或發布,有一類應用可能會引領這一轉變。 這一類別就是遊戲。它們有豐富的數字資產,擁有最大的用戶群,對不同人群都有吸引力,而且購買要求最低。與當今大多數加密貨幣應用不同,遊戲給用戶帶來了社區和娛樂的體驗。 由於玩遊戲的人和參與加密貨幣的人在用戶行為上的重叠,通過遊戲教育用戶了解錢包、進行交易或與 NFT 互動變得非常容易。   未來是甚麼? 今天的 Web3 是由處在投機高潮中的技術兄弟組成的社區,他們在解釋通過追蹤小圖片,然後發現錢包地址是多麼的具有突破性。 但是,如果它必須滲入社會的結構,我們需要清楚地思考人們如何與技術互動。我們需要建立工具,改變人類對為甚麼要關心這項技術的想法。 有一些公司已經在為這個願景而努力。例如,Bluejay 正在為新興市場開發一種穩定幣,Goldfinch 已經為全球中小企業發放了超過 1 億美元的貸款。 根據 Crypto-art 的數據,圍繞 NFT 的炒作是有理由的,因為在過去一年中,它幫助近 900 名藝術家賺取了 10 萬美元以上的收入,超過 10,000 名藝術家賺取了 2000 美元以上的收入。 因此,在市場的某些部分,我們正在做出有意義的改變──但通過移動設備,它可以擴展到每個人。 我們的重點應該是實現這種過渡,從一個混亂的、令人困惑的 Web3,讓用戶在不同的方向上亂竄,到一個有指導、有策劃和有用的 Web3。所有這一切,都是為了保留加密貨幣最初所具有的特徵:去中心化和包容性。   轉載連結:https://www.chaincatcher.com/article/2080000  本文章挑選自鏈捕手 Web3之窗原文標題:《On building mobile first》作者:Joel John   本網站所有非原創(轉載)文章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特別說明:轉載文章會進行二次編輯以符合文章寫作需求,望作者包涵   延伸閱讀: 【新手懶人包】區塊鏈是甚麼?一文看懂區塊鏈演化、應用、常見術語 【新手懶人包】元宇宙是甚麼?剖析元宇宙的構成、未來商機和應用 【新手懶人包】 NFT 是甚麼?整合 NFT 科普、平台比較、製作方法 【新手懶人包】 GameFi 是甚麼?一文認識 GameFi 原理、運作方式、熱門NFT遊戲  
Allen -
PandaDAO 解散提案背後:高效和民主只能二選其一麼?
治理時間太長,開發時間太少,價格聲音太多。太累了,全部退還。」這樣的一句解散宣言,透露了團隊成員的許多委屈和無奈。 9月19日,PandaDAO 在Snatshot上發布了「社區退款和解散提案」,提案投票開始於9月20日淩晨12點,截止於9月24日淩晨12點。截至目前投票票數統計,已有超80%的社區成員支持該提案,雖然還未到投票的截止日期,但可以預測的是,這個由People DAO 孵化、募資達到1900ETH、曾是Dework上最大的DAO組織,在不到1年的時間裏最終將解散。 按照核心成員「panda」在推特上的說法,解散提案的提出,是核心開發小組和社區成員之間的矛盾無法解決,管理的問題沒辦法解決。大量的時間用在了社區的治理和溝通上,留給項目開發的時間太少了。為了更好地專心做項目,所以決定解散DAO。 PandaDAO 實際上是一個去中心化數據開發組織,在上線不到一年的時間,其開發了可開發可編程式的數據引用平台Pansight,開發了NFT的AMM DEX協議,完成了NFT集合對ERC20的相互碎片化協議。 對比於現在市面上大多數的興趣小組類DAO,以及還未跑通經濟模型的DAO來說,PandaDAO已經算是一個相當成熟和成功的DAO組織。而這樣的DAO最終因為治理問題選擇解散,也折射着目前DAO組織所存在的普遍問題。 首先是決策的效率低下,核心成員Panda回憶,「以前一分一厘都要走投票程序效率很低下,整個社區不是在投票就是在去投票的路上,沒法幹活。」後來發現了事無巨細投票的效率低下,Panda DAO才改變了這一行事風格,選擇只在一些重大的可公開的決策上公投。 但是成員們之間意見的不統一,核心成員與大眾的意見相悖,讓矛盾愈演愈烈。曾經社區內有提案是希望PandaDAO能夠發行自己的NFT,但是最終這個提案被核心成員所否定。Panda 在推特上這樣解釋核心團隊當時的考量「如果NFT發行後,你無法保障到投資者,社區雖然會賺錢,但是社區的信譽會遭質疑。當時我一直認為,社區的口碑和信譽要大於社區短期的賺錢效益。」 或許就是從那個時候開始核心團隊和社區之間的隔閡就存在。社區無法理解為甚麼核心團隊可以單方面拒絕一些提案,雙方意見出現了分歧。 類似的情況並不少見,PandaDAO 曾有個提案是希望把國庫內的ETH換成穩定幣,去挖Terra生態裏的UST,當時這個提案已經通過了社區投票,但被擁有多簽投票權peopleDAO成員所否決了,當時多簽人否決的理由在於核心團隊未向社區披露UST和其它穩定幣的風險,沒有對應的風控管理提案。 回頭看來,這是一個十分正確的決定。如果當時聽從了社區的聲音,PandaDAO 的國庫資金盡可能在Luna的暴跌中血本無歸。但在當時,核心成員未能聽從大眾的意見,則在社區內引發了不小的抱怨。 這其實是DAO中存在的一個普遍問題,是由「聰明的大腦」來做決策還是聽從「大多數人「的聲音。在現如今的公司組織架構中,都是」精英「決策,DAO的出現就是為了用這種去中心化的組織,來實現權力賦予給每個擁有「Token」的人。 雖然用了這種去中心化的組織形式,但矛盾亘古不變。Panda其實很清楚專斷和完全聽從社區聲音這兩種決策方法分別的優劣。他曾經舉例阿裏雲在當初阿裏內部並不被看好,正是馬雲和王堅的專斷推動才讓項目沒能夭折。但是如果在DAO 的體制內,出現了類似的重大轉折點,肯定需要社區投票來決定,在某種意義上是多數決定少數的。「成員沒有辦法理解我們在做的事情,或者真的把這個東西給否決掉了,那也只能是按照社區的決定去執行。」Panda 對於所有的矛盾都有預判和感知,他曾說他做好了承受一切結果的準備。 而解散正是這最後他需要承受的結果。「治理時間太長,開發時間太少,價格聲音太多。太累了,全部退還。」這樣的一句解散宣言,透露了團隊成員的許多委屈和無奈。 國內一位參與了多個DAO項目的從業者定慧告訴記者,看到PandaDAO的解散宣言,感覺十分心疼。他認為pandaDAO 存在的問題也是目前許多DAO 普遍存在的問題,就是核心成員和社區的成員還是一個經營者和消費者的關系。而一個良性循環的DAO應該是所有人都是經營者,社區成員不僅僅是提出提案和投票,也應該去參與到項目的執行。 但實際上能看到,PandaDAO的開發者們其實花了很多的時間去傾聽,協調社區成員們的意見,去滿足他們的需求。核心成員「panda」對外就叫「panda」,這能看出,他是PandaDAO的核心,也承載了許多人們對於PandaDAO的期望所衍生出的壓力。 這樣的狀況似乎是DAO的發展所必須經歷的階段的,或許等到DAO組織一代代更叠,能看到一個相對「完美「能解決這一系列問題的DAO的出現。 「What People Want, What Pandas Build」, 人們需要甚麼,Panda 就創造甚麼,這曾是刻在 PandaDAO 骨子裏的信念與使命。 但是到了最後,又似乎是「人們」毀掉了PandaDAO,在熊市之下,社區裏要求退款的聲音越來越大,PandaDAO 最後一次決定傾聽「人們」的聲音。 轉載連結:https://www.chaincatcher.com/article/2079899本文章挑選自鏈捕手熱點事件追蹤與解讀 本網站所有非原創(轉載)文章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特別說明:轉載文章會進行二次編輯以符合文章寫作需求,望作者包涵 延伸閱讀: 【新手懶人包】區塊鏈是甚麼?一文看懂區塊鏈演化、應用、常見術語 【新手懶人包】元宇宙是甚麼?剖析元宇宙的構成、未來商機和應用 【新手懶人包】 NFT 是甚麼?整合 NFT 科普、平台比較、製作方法 【新手懶人包】 GameFi 是甚麼?一文認識 GameFi 原理、運作方式、熱門NFT遊戲
Allen -
從下一代數據中心的角度,談談為何 Web3 終將到來
治理時間太長,開發時間太少,價格聲音太多。太累了,全部退還。」這樣的一句解散宣言,透露了團隊成員的許多委屈和無奈。 1.甚麼是數據中心? 數據中心(Data Center),起源於20世紀40年代的巨型計算機房,以埃尼阿克這樣的最早面世的計算機為代表,早期的計算機系統,操作和維護起來很複雜,需要一個特殊的操作環境,連接所有組件需要許多電線和電纜,數據中心就是用來容納和組織這些組件的空間。 圖:最早的計算機埃尼阿克(ENIAC)來源:維基百科 在20世紀80年代,用戶可以在各個地方部署計算機,當時對操作的要求還並不複雜,但是,隨着信息技術 (IT) 運營的複雜度增加,大家意識到需要對 IT 資源進行控制。「數據中心」,適用於專門設計的計算機房。 1980年代的數據中心長這樣 盡管2000年前後處於互聯網泡沫時期,很多公司倒閉,但是這段時間也給數據中心的發展和普及創造了機會,因為很多中小互聯網創業公司也需要快速的互聯網連接和不間斷的操作來部署系統,但是對於資源有限的小公司來說,安裝大型互聯網數據中心是很不實際的,因此許多公司開始建造非常大的設施,也就是IDC(Internet Data Center,互聯網數據中心) IDC長啥樣? IDC的發展經歷了三個不同階段: 第一代的數據中心只提供場地、帶寬等基礎托管服務; 第二代的數據中心則是以增值服務和電子商務作為其服務的核心; 第三代的數據中心能夠提供融合的托管服務,可以實時地將互聯網信息、電話信息、傳真信息等集成在一起,再以客戶最容易接受的方式提供給客戶,這樣,第三代的數據中心其實變成了一個網絡服務中心。 2.數據中心的叠代 那麼,從最早的機房時代再到今天常見的行業雲,數據中心都經歷過哪幾次叠代? 數據中心1.0時代,基本就是物理意義上的數據中心,也就是1990年代至2006年的機房時代,包含了大型計算機,小型計算機以及今天意義上的x86通用計算機,基本上就是電信企業面向大型企業提供的機房,包括場地、電源、網絡、通信設備等基礎電信資源和設施的托管和線路維護服務。 數據中心2.0時代,互聯網走向民用,網站數量激增,服務器、主機、出口帶寬等設備與資源集中放置與維護需求激增,主機托管、網站托管等商業模式出現,再到後來IDC服務商出現,他們圍繞主機托管提供數據存儲管理、安全管理、網絡互連、出口帶寬網絡服務等等,這一階段的數據中心由互聯網企業自行搭建或者租賃,存在建設與維護成本高、難以隨業務發展而靈活擴展諸多問題,雲計算應運而生。2007至2013的通用計算雲時代,這一時期主要的特徵是商業模式構建以租戶為中心,不論是物理機的服務器托管服務還是雲計算的虛擬機租用模式。 數據中心3.0時代,2014至2021的行業雲時代,雲服務提供商成為主流,而其中高價值的行業雲誕生,數據中心的規模空前,而這也意味着計算和數據的高度的集中化。早在1961年就有人預料到計算會成為公共服務,1990年代網格計算(Grid Computing)與雲計算(Cloud Computing)等概念就已先後出現,不過直到本世紀初亞馬遜AWS才真正拉開雲計算的序幕,計算真正成為所見即所得的公共服務,數據中心從分散在各地的「小電站」逐步走向集中式的「大電廠」,一般都是科技巨頭搭建的大型化、虛擬化、綜合化數據中心,通過對存儲與計算能力虛擬化,變為一種按需使用的計算力,對於使用者來說,集中規模化降低了成本,同時具備了靈活拓展能力。 數據中心的歷史,最早可以追溯到20世紀40年代中期,當時最早用於軍事的計算機房容納了大型軍用機器,用來處理特定的數據任務。到了20世紀60年代,有了大型計算機的誕生,IBM公司為大型公司和政府機構部署了專用大型機房,但是,由於使用需求的增長,需要獨立的建築承載這些大型計算機,這就是最早一批數據中心的誕生。 直到20世紀80年代,個人電腦(PC)橫空出世,電腦需要與遠程服務器聯網,這樣才可以訪問大型數據文件。到20世紀90年代,也就是互聯網(Web1.0)開始廣泛普及時,互聯網交換中心(IX)大樓已逐步在主要國際城市興起,以滿足萬維網的需求。這些IX大樓,也是是當時最重要的數據中心,很多人提供服務,很多還在使用。 甚麼是互聯網交換中心(Internet Exchange Point)? 主要是指是不同電信運營商之間為連通各自網絡而建立的集中交換平台,互聯網交換中心在國外簡稱IX或IXP,一般由第三方中立運營,是 互聯網的重要基礎設施。 參考資料:數據中心進化史:從本地機房到IDC到雲再到智算中心 -創事記-2020 3.為甚麼數據中心會叠代? 從網站托管需求開始出現的數據中心發展 隨着互聯網使用的增長,數據中心數量開始急劇上升,因為2000年前後,各種規模的公司都熱衷於在互聯網上建立自己的網站,這時的數據中心,可以為這些公司的網站提供托管服務,並且提供遠程服務器以保持它的運行。由於這個時候的互聯網數據中心有着大量的服務器和來自不同電話公司和網絡運營商的電纜,一旦網站出現任何技術問題,數據中心運營商可以馬上更換服務器或切換連接,以保持其正常運行。 這是互聯網數據中心主要的需求所在,也是商業模式和用戶選擇它們的理由。 當時,很多組織或者公司會將自己的數據業務遷移到數據中心,這種方式被稱為主機托管,也就是說,企業要麼將自己的服務器放在供應商的數據中心,要麼從供應商那裏租用服務器空間,用於遠程運行和訪問一些應用程序,例如電子郵件、數據存儲或備份。 雲服務與數據中心 不過,在過去的十年左右,雲服務大廠頻頻出現,無論是微軟、谷歌、亞馬遜、IBM、甲骨文、SAP、Salesforce、阿裏雲,還是其他許多公司,雲服務的市場,最初是由亞馬遜網絡服務啓動的,該公司圍繞 "基礎設施即服務(IaaS)"為企業提供托管解決方案。IaaS允許公司通過雲計算靈活地訪問由AWS等供應商擁有的遠程服務器,並根據其業務數據處理和管理需要,按需使用(也就是說,企業可以隨時點外賣,由專業服務商處理這些業務)。 還有一種說法是,AWS提供IaaS,主要是因為亞馬遜有着快速增長的電子商務業務,而這些業務可以為市場其他主體提供多餘的雲服務器容量,而事實並不是這樣,AWS的出現,是亞馬遜可以向任何有需求的人或機構提供IaaS而專門建立的業務,IaaS允許初創公司和小公司與大型機構競爭,因為大型機構通常擁有更廣泛的計算能力供其支配,有了雲服務,小公司也可以直接採購成熟的業務,不需要自己建設團隊(自己建設團隊,構建計算能力的成本對於小公司是非常高的) 需求和增長是如何發生的? 當很多公司開始通過雲計算遠程訪問部分或大部分關鍵的商業軟件應用程序,而不是在位於自己機房的服務器上部署和管理這些應用時,雲計算數據中心的增速就開始了。 為甚麼會有這種變化? 成本和效率,永遠是商業公司需要考慮的。 有了雲服務,無論是何種規模的公司,都可以根據業務需求,選擇合適的使用規模,從而降低軟件的成本。這比在公司內部服務器上永久安裝一些功能豐富的軟件的成本要低很多。 由於雲服務的需求急劇增加,因此,為托管這些服務而建造的數據中心的規模和數量也會增加。這樣的數據中心就是超大規模的數據中心,通常這種設施由雲服務提供商和其他公司所有,建造這些設施是為了向提供這些服務的家喻戶曉的公司使用空間。2020年第二季度末,如微軟、谷歌和亞馬遜運營的全球大型數據中心總數已增加到541個,比2015年中期的數字增加了一倍多 總結一下: 1980--2000年這段區間內,互聯網剛出現,大型機和小型機是主流,但其成本非常高昂,運行的UNIX系統也成本高昂,並且,通用計算機x86性能尚且無法滿足很多業務需求,但是隨着通用計算機真正成為下一個時代的趨勢,降本增效成為了所有企業的剛性需求。 2000年到現在,2006年AWS成立是一個開始,之後行業逐步認可了公有雲作為基礎設施的存在,特別是在2013/2014年,AWS拿很多大客戶的單子,我們可以這麼理解,在早年間使用公有雲的確成本低廉,成本優勢巨大,但在2015之後公有雲的成本優勢也在不斷減少,即使按照整體成本(服務器+租用機櫃+運維人員工資+開發團隊協同等因素)目前公有雲成本並不佔優勢,於是出現了很多大廠開始自建雲的趨勢。 那麼,下一代數據中心長甚麼樣?和Web3有甚麼關系?為甚麼會出現新的第四代數據中心?背後的原因何在? 4.Web3與下一代(第4代)數據中心 首先,我們認為下一代數據中心一定會與目前的數據中心不同,這是業務進化和底層技術的叠代所造成的必然。 其次,下一代數據中心,會呈現分布式(邦聯化)和去中心化的形態。 為甚麼這麼判斷? 我們先從業務角度來看,這塊分為兩部分:一是傳統業務,二是Web3業務。 首先,如果從傳統業務來看,Service Mesh的發展,給很多業務帶來了分布式的呈現。自從幾十年前第一次引入分布式系統這個概念以來,出現了很多原來根本想象不到的分布式系統使用案例,行業的需求特推動着前進的步伐,分布式系統的組成從幾個大型的中央電腦發展成為數以千計的小型服務。具體是怎麼回事呢? 當電腦第一次聯網,由於人們首先想到的是讓兩台或多台電腦相互通訊,因此,大家構思出了如下圖的邏輯。 互相之間可以通訊的兩個服務可以滿足最終用戶的一些需求,讓我們把這個圖再詳細一點,添加一些網絡協議棧組件: 上述這個修改過的模型自20世紀50年代以來一直使用至今。一開始,計算機很稀少,也很昂貴,所以兩個節點之間的每個環節都被精心制作和維護。隨着計算機變得越來越便宜,連接的數量和數據量大幅增加。隨着人們越來越依賴網絡系統,工程師們需要保證他們構建的軟件能夠達到用戶所要求的服務質量。當然,還有許多問題急需解決以達到用戶要求的服務質量水平。人們需要找到解決方案讓機器互相發現、通過同一條線路同時處理多個連接、允許機器在非直連的情況下互相通信、通過網絡對數據包進行路由、加密流量等等。 在這其中,有一種叫做流量控制的東西,下面我們以此為例。流量控制是一種防止一台服務器發送的數據包超過下遊服務器可以承受上限的機制。這是必要的,因為在一個聯網的系統中,你至少有兩個不同的、獨立的計算機,彼此之間互不了解。計算機A以給定的速率向計算機B發送字節,但不能保證B可以連續地以足夠快的速度來處理接收到的字節。例如,B可能正在忙於並行運行其他任務,或者數據包可能無序到達,並且B可能被阻塞以等待本應該第一個到達的數據包。這意味着A不僅不知道B的預期性能,而且還可能讓事情變得更糟,因為這可能會讓B過載,B現在必須對所有這些傳入的數據包進行排隊處理。 一段時間以來,大家寄希望於建立網絡服務和應用程序的開發者能夠通過編寫代碼來解決上面提出的挑戰。在我們的這個流程控制示例中,應用程序本身必須包含某種邏輯來確保服務不會因為數據包而過載。在我們的抽象示意圖中,它是這樣的: 幸運的是,技術的發展日新月異,隨着像TCP/IP這樣的標準的橫空出世,流量控制和許多其他問題的解決方案被融入進了網絡協議棧本身。這意味着這些流量控制代碼仍然存在,但已經從應用程序轉移到了操作系統提供的底層網絡層中。 這個模型相當地成功。幾乎任何一個組織都能夠使用商業操作系統附帶的TCP/IP協議棧來驅動他們的業務,即使有高性能和高可靠性的要求。 當第一次使用微服務 多年以來,計算機變得越來越便宜,並且到處可見,而上面提到的網絡協議棧已被證明是用於可靠連接系統的事實上的工具集。隨着節點和穩定連接的數量越來越多,行業中出現了各種各樣的網絡系統,從細粒度的分布式代理和對象到由較大但重分布式組件組成的面向服務的架構。 不過,為了處理更複雜的問題,需要轉向更加分散的系統(我們通常所說的微服務架構),這在可操作性方面提出了新的要求。下面則列出了一個必須要處理的東西: ①計算資源的快速提供②基本的監控③快速部署④易於擴展的存儲⑤可輕松訪問邊緣⑥認證與授權⑦標準化的RPC 因此,盡管數十年前開發的TCP/IP協議棧和通用網絡模型仍然是計算機之間相互通訊的有力工具,但更複雜的架構引入了另一個層面的要求,這再次需要由在這方面工作的工程師來實現。例如,對於服務發現和斷路器,這兩種技術已用於解決上面列出的幾個彈性和分布式問題。 歷史往往會重演,第一批基於微服務構建的系統遵循了與前幾代聯網計算機類似的策略。這意味着落實上述需求的責任落在了編寫服務的工程師身上。 服務發現是在滿足給定查詢條件的情況下自動查找服務實例的過程,例如,一個名叫Teams的服務需要找到一個名為Players的服務實例,其中該實例的environment屬性設置為production。你將調用一些服務發現進程,它們會返回一個滿足條件的服務列表。對於更集中的架構而言,這是一個非常簡單的任務,可以通常使用DNS、負載均衡器和一些端口號的約定(例如,所有服務將HTTP服務器綁定到8080端口)來實現。而在更分散的環境中,任務開始變得越來越複雜,以前可以通過盲目信任DNS來查找依賴關系的服務現在必須要處理諸如客戶端負載均衡、多種不同環境、地理位置上分散的服務器等問題。如果之前只需要一行代碼來解析主機名,那麼現在你的服務則需要很多行代碼來處理由分布式引入的各種問題。 斷路器背後的基本思路非常簡單。將一個受保護的函數調用包含在用於監視故障的斷路器對象中。一旦故障達到一定閾值,則斷路器跳閘,並且對斷路器的所有後續調用都將返回錯誤,並完全不接受對受保護函數的調用。通常,如果斷路器發生跳閘,你還需要某種監控警報。 這些都是非常簡單的設備,它們能為服務之間的交互提供更多的可靠性。然而,跟其他的東西一樣,隨着分布式水平的提高,它們也會變得越來越複雜。系統發生錯誤的概率隨着分布式水平的提高呈指數級增長,因此即使簡單的事情,如「如果斷路器跳閘,則監控警報」,也就不那麼簡單了。一個組件中的一個故障可能會在許多客戶端和客戶端的客戶端上產生連鎖反應,從而觸發數千個電路同時跳閘。而且,以前可能只需幾行代碼就能處理某個問題,而現在需要編寫大量的代碼才能處理這些只存在於這個新世界的問題。 事實上,上面舉的兩個例子可能很難正確實現,這也是大型複雜庫,如Twitter的Finagle和Facebook的Proxygen,深受歡迎的原因,它們能避免在每個服務中重寫相同的邏輯。 大多數採用微服務架構的組織都遵循了上面提到的那個模型,如Netflix、Twitter和SoundCloud。隨着系統中服務數量的增加,他們發現了這種方法存在着各種弊端。即使是使用像Finagle這樣的庫,項目團隊仍然需要投入大量的時間來將這個庫與系統的其他部分結合起來,這是一個代價非常高的難題。有時,代價很容易看到,因為工程師被分配到了專門構建工具的團隊中,但是更多的時候,這種代價是看不見的,因為它表現為在產品研發上需要花費更多的時間。 第二個問題是,上面的設置限制了可用於微服務的工具、運行和語言。用於微服務的庫通常是為特定平台編寫的,無論是編程語言還是像JVM這樣的運行時。如果開發團隊使用了庫不支持的平台,那麼通常需要將代碼移植到新的平台。這浪費了本來就很短的工程時間。工程師沒辦法再把重點放在核心業務和產品上,而是不得不花時間來構建工具和基礎架構。那就是為甚麼一些像SoundCloud和DigitalOcean這樣的中型企業認為其內部服務只需支持一個平台,分別是Scala或者Go。 這個模型最後一個值得討論的問題是管理方面的問題。庫模型可能對解決微服務架構需求所需功能的實現進行抽象,但它本身仍然是需要維護的組件。必須要確保數千個服務實例所使用的庫的版本是相同的或至少是兼容的,並且每次更新都意味着要集成、測試和重新部署所有服務,即使服務本身沒有任何改變。 下一個邏輯 類似於我們在網絡協議棧中看到的那樣,大規模分布式服務所需的功能應該放到底層的平台中。 人們使用高級協議(如HTTP)編寫非常複雜的應用程序和服務,甚至無需考慮TCP是如何控制網絡上的數據包的。這種情況就是微服務所需要的,那些從事服務開發工作的工程師可以專注於業務邏輯的開發,從而避免浪費時間去編寫自己的服務基礎設施代碼或管理整個系統的庫和框架。將這個想法結合到我們的圖表中,我們可以得到如下所示的內容: 通過改變網絡協議棧來添加這個層並不是一個可行的任務。許多人的解決方案是通過一組代理來實現。這個的想法是,服務不會直接連接到它的下遊,而是讓所有的流量都將通過一個小小的軟件來透明地添加所需功能。 在這個領域第一個有記載的進步使用了邊三輪(sidecars)這個概念。「邊三輪」是一個輔助進程,它與主應用程序一起運行,並為其提供額外的功能。在2013年,Airbnb寫了一篇有關Synapse和Nerve的文章,這是「邊三輪」的一個開源實現。一年後,Netflix推出了Prana,專門用於讓非JVM應用程序從他們的NetflixOSS生態系統中受益。在SoundCloud,我們構建了可以讓遺留的Ruby程序使用我們為JVM微服務構建的基礎設施的「邊三輪」: 雖然有這麼幾個開源的代理實現,但它們往往被設計為需要與特定的基礎架構組件配合使用。例如,在服務發現方面,Airbnb的Nerve和Synapse假設了服務是在Zookeeper中註冊,而對於Prana,則應該使用Netflix自己的Eureka服務註冊表 。隨着微服務架構的日益普及,我們最近看到了一波新的代理浪潮,它們足以靈活地適應不同的基礎設施組件和偏好。這個領域中第一個廣為人知的系統是Linkerd,它由Buoyant創建出來,源於他們的工程師先前在Twitter微服務平台上的工作。很快,Lyft的工程團隊宣布了Envoy的發布,它遵循了類似的原則。 Service Mesh 在這種模式中,每個服務都配備了一個代理「邊三輪」。由於這些服務只能通過代理「邊三輪」進行通信,我們最終會得到類似於下圖的部署方案: 甚麼是Service Mesh? 服務網格是用於處理服務到服務通信的專用基礎設施層。它負責通過複雜的服務拓撲來可靠地傳遞請求。實際上,服務網格通常被實現為與應用程序代碼一起部署的輕量級網絡代理矩陣,並且它不會被應用程序所感知。這個定義最強大的地方可能就在於它不再把代理看作是孤立的組件,並承認它們本身就是一個有價值的網絡。 隨着微服務部署被遷移到更為複雜的運行時中去,如Kubernetes和Mesos,人們開始使用一些平台上的工具來實現網格網絡這一想法。他們實現的網絡正從互相之間隔離的獨立代理,轉移到一個合適的並且有點集中的控制面上來。 來看看這個鳥瞰圖,實際的服務流量仍然直接從代理流向代理,但是控制面知道每個代理實例。控制面使得代理能夠實現諸如訪問控制和度量收集這樣的功能,但這需要它們之間進行合作: 完全理解服務網格在更大規模系統中的影響還為時尚早,但這種架構已經凸顯出兩大優勢。首先,不必編寫針對微服務架構的定制化軟件,即可讓許多小公司擁有以前只有大型企業才能擁有的功能,從而創建出各種有趣的案例。第二,這種架構可以讓我們最終實現使用最佳工具或語言進行工作的夢想,並且不必擔心每個平台的庫和模式的可用性。 總結一下:隨着Service Mesh的發展,傳統業務的一部分確實會向着分布式的趨勢發展。 本段參考資料:原文:Pattern: Service Mesh,來源,騰訊開發者(作者/Phil Calçado,翻譯/雁驚寒,責編/魏偉 ) 其次,如果從Web3的業務來看,與Web2.0不同,Web3的業務和基礎設施綁定的很深,Web3也有分布式數據中心的需求。特別是在以太坊轉為PoS之後,不需要所有的節點去達成共識,而是PoS中的超級節點進行投票,PoW模式下,所有節點都可以參與驗證,但 PoS的場景則只有被選出的超級節點可以成為驗證節點,這些超級節點通常是運行着GNU/Linux。每一次驗證需要超過2/3的機器的節點都要參與投票,才能夠通過,假設某項業務全球有幾十個超級節點,一個節點放到德國的Hetzner數據中心,一個在法國節點放到OVH數據中心,然後日本的節點又是一個當地機房進行托管。 如何保證這些服務器本身的運行狀態是可信的,比如沒有遭到機房管理人員或者其他Evil Maid(邪惡女仆)的篡改,如果能做到這點那web3超級節點的物理服務器可以被扔進這個星球上任何一個數據中心並且放心大膽的運行,畢竟驗證服務器是關系到錢的組件。另外一方面,不同超級節點之間可以使用邦聯化協議或者跨鏈橋的方式進行通信。 然後,我們從商業需求、社會文化、和目前看到的一些蹟象來解釋為甚麼下一代數據中心會呈現分布式: ①首先是企業降低成本的需求。很多知名企業開始嘗試自建雲,這種自建模式本身就算分布式的呈現。原因主要在於,目前公有雲成本極其高,而自建雲會顯著降低成本。一個典型的案例就是Dropbox。Dropbox 通過構建自己的技術基礎設施,在兩年內節省運營成本近 7500 萬美元。從 2015 年開始,Dropbox 開始將其文件存儲服務的用戶從 AWS 的S3 存儲服務轉移到自己定制設計的基礎設施和軟件上,從 2015 年到 2016 年,這個項目,讓Dropbox 節省了 3950 萬美元,將「我們的第三方數據中心服務提供商」的支出減少了 9250 萬美元,2017年,它比2016年的數字額外節省了3510萬美元的運營成本。 注意,早期的Dropbox由於使用了亞馬遜網絡服務,構建起了龐大的用戶群和品牌形象。盡管許多公司仍然樂於向AWS支付管理其基礎設施的費用,但是,這種依賴知名雲廠商的情況會一直存在嗎?一旦初創公司變成擁有數億用戶的大公司,並且他們已經非常了解計算需求,那麼建立完全按照這些需求設計的計算基礎設施可能會更有效率。經過多年的實踐,Dropbox於2016年第四季度完成了所謂的「基礎設施優化」項目。 Dropbox管理層是這麼說的,「我們的基礎設施優化降低了單位成本,並幫助限制了資本支出和相關折舊。結合我們的付費用戶群的同期增長,我們經歷了收入成本的降低,毛利率的增加,以及我們在所呈現期間自由現金流的改善。 那麼,如果Dropbox選擇自建基礎設施,這會不會成為行業內的一種趨勢? 其次,從技術的底層來看,數據中心的進化和摩爾定律有一定關聯度,也就是說,芯片性能在持續提升並且價格下降還可以不斷下降。但是,我們也發現,摩爾定律過去10年對於性能的增速明顯在下降,AMD EPYC3造就了單節點性能的一個高峰,原因除了AMD的微架構優化不錯外也和用了TSMC的5nm工藝有關,這會成為一個通用計算的一個岔路口。為甚麼這麼說,首先, EPYC3的微架構優化不錯且制程也使用了較先進的5nm工藝,基於矽的通用計算往後性能提升會極其有限。其次,EPYC3成本上優勢巨大,不光是對比Intel也包括arm64平台。AMD EPYC3把單計算節點(服務器)性能推上了一個高峰,之前需要4-7個機架才能達到的性能,0xide的服務器一個機架就可以達成,這對於Web3的數據中心來說,會極大的降低運維成本。 第三,就如同BTC出現是為了反抗金融危機之後的傳統金融系統,數據中心也是一樣。人類長期經歷了數據和業務集中化的年代,對業務的反壟斷和去中心化有着天然的需求。正所謂天下話說天下大勢,分久必合,合久必分,Web1.0時代本來是去中心化的,但到了2.0的年代實際上就是少數的壟斷性科技企業通過使用普通用戶的數據得到了了巨額利潤,Web3想解決的也是這個方面的問題,而第四代數據中心由於單點芯片技術能達到的程度,原來需要10個機櫃的性能,現在可能2個就搞定了,這樣的話,從技術上去支撐聯邦化數據中心的業務可以說是神助攻。 第四,目前移動數據中心逐漸發展成熟,可以成為Web3數據中心業務的擴充。如下圖,我們發現DC-ITRoom機架和集裝箱用量在不斷增大,DC-ITRoom機架和集裝箱是啥呢?其實就算是移動化的數據中心,如果做一個大的活動,活動對數據有要求,就可以使用這種集裝箱式的可移動數據中心。那它和Web3的關系何在?在PoW的時代,其實就算在證明誰的算力大,那麼這種移動化的數據中心可以直接靠數量堆上去給Web3的節點驗證提供算力。 5.Web3、區塊鏈特性與下一代數據中心 不過,我們在理解下一代數據中心時,也要結合區塊鏈的固有特性去考慮。 已知常識是,區塊鏈具備不可能三角,這個不可能三角指的是,去中心化、安全、可擴展性這三者是無法同時滿足的,也就是說,任何系統的設計只能滿足其中兩個。比如極端的去中心化方案BTC(比特幣)和XMR(門羅)都是以犧牲可擴展性為代價的,這導致BTC/XMR技術架構無法提供更複雜的業務,所以對於這類似這兩種方案的業務來說,Layer 2的存在是必然的,因為需要支持更複雜的業務。 為甚麼說BTC和XMR的設計都是極端去中心化的?因為這兩種區塊鏈,首先它們的業務非常簡單且單一,比如XMR/BTC都是記賬和轉帳功能 ;其次,每個節點都可以成為驗證方,那也就意味着全網數據都可以保存在每個節點上。 但是,Layer 2對於安全主要有幾個方面的挑戰: 首先,安全和可擴展性對於去中心化系統也至關重要,超級節點的引入會增加系統安全的風險。舉個例子,PoW的模式下,以前需要搞定幾萬個節點才能發起攻擊比如51%。但PoS時代,超級節點的誕生讓需要掌控節點數量大大降低,安全存在的隱患也就更大。 其次,跨鏈協議實現中存在缺陷。這個缺陷要怎麼理解?其實就是目前例如跨鏈橋的實現中存在bug,比如A到B鏈經過跨連橋C,但C在沒有完成A和B的檢查就把transaction放行,那就可能被攻擊者利用去進行無限制轉帳。 第三,就是供應鏈安全。主要包括開發人員是否會植入後門以及build基礎設施的需要安全加固等考考量因素。 不過,如果犧牲一部分去中心化的特性,採用邦聯化的架構,那這個三角就可以成為可能(也就是可以滿足可擴展性和安全的特性)我們認為,Scalability和Security是不能犧牲的,因為一旦這麼做了,複雜業務也無法開展。不過,如果用分布式\邦聯化替代100 %的完全去中心化,就會導致技術架構轉變。因為完全去中心化指的是每個節點都有驗證的權利,那即使某幾個節點被攻擊,也只是錢包安全的問題。但如果是PoS選出超級節點成為validator的節點受了攻擊問題那嚴重性就非常高了。 6. 分布式Web3數據中心應用實例 那麼,倘若第四代數據中心真正到來,應用場景又是怎樣的呢? 這裏我們舉一個應用場景: 如圖所示,A為農業小鎮,B為金融小鎮,C為礦業小鎮,D為工廠小鎮,藍色橢圓代表業務節點,綠色橢圓代表邦聯化的服務器,這四個小鎮是互相聯系的,使用分布式/邦聯化的數據中心架構。 首先,小鎮數據中心裏的各個業務節點,可以根據具體業務需求跟其他小鎮的業務節點進行交互,這種呈現,實質上在極端去中心化和效率之間得到了平衡(PoS就是極端去中心化和效率之間進行平衡的代表這個平衡,因為PoW無法承載複雜的業務)。這也是我們所認為的下一代互聯網(Web3)的主流形態之一。 第二,在分布式賬本(區塊鏈)的上下文中,邦聯化服務器有點類似於超級節點,這種節點需要把自身的安全等級公開,比如Security Chain的設計中,是把安全防護等級和日志公布在區塊鏈上。 第三,四個小鎮使用了第四代數據中心的架構,服務器單節點都具備高性能特徵(比如搭載AMD EPYC3的服務器每個機櫃可提供超過4000個CPU核),這讓原本需要10個機櫃的運算能力現在大概只需要2個。 第四, 四個小鎮使用的服務器固件是開源實現,開源雖然不能直接保證安全,但其可審計性可以降低後門的風險。 第五,四個小鎮的用戶如果把服務器部署在自己的家裏,那麼安全性會有保證,至少Evil Maid的攻擊風險會降低,但如果要讓用戶任意的把物理服務器放置在4個小鎮的任意數據中心中的話,那就需要硬件級別的安全特性,以保證用戶可以隨時通過遠程證明進行驗證自己的機器是否處於「預期」的運行狀態。 7.關於未來趨勢的判斷 首先,目前的技術進程已經逐步滿足當年早期0ldsk00l黑客和密碼朋克對未來互聯網烏托邦式的構想,因為無論是密碼朋克宣言,自由軟件運動,到後期的開源軟件和開源硬件商業化和加密貨幣,這些技術和思想也逐步開始加速了Web3時代的發展。 其次,近期ETH合併,也代表嘗試用主鏈+layer 2方式構建複雜業務時代的結束,在此我們從技術和生態的角度,大膽的預測一下未來可能面臨的機遇和挑戰: ①ETH的主鏈和layer 2的邊界會變得模糊,或者需要重新定位。 ②如果BTC能繼續保持在人們心中的黃金共識,那BTC會承載大部分PoW的工作,如果共識把隱私納入考量部分算力會轉向XMR/ZEC。 ③承載複雜業務的Web3顯然逐步走向了邦聯化,而非完全的去中心化的路線,任何形式的超級節點會以幾種方式存在: (1) 當前的主流是跨鏈橋。 (2)邦聯化標準協議的出現,因為需要協調眾多的玩家生態,從傳統的邦聯化系統比如email或者XMPP可以看到這種模式在一定程度上會導致發展緩慢。 (3)打造JIT解釋器或者LLVM IR重構跨鏈協議以降低生態的開發成本。 (4)有不少同學都預測未來一定會把大量的超級節點從公有雲(主要是AWS)轉移到數據中心,這樣可以規避一定程度的安全風險,但依然面臨大量的來自基礎架構的安全風險,比如OS(操作系統層面)和below-OS(操作系統以下的層面)。 (5)基於ETH的生態會更多元化,而下一代數據中心會成為一大助力,讓我們拭目以待。 轉載連結:https://www.chaincatcher.com/article/2079897本文章挑選自鏈捕手硬核觀點 本網站所有非原創(轉載)文章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特別說明:轉載文章會進行二次編輯以符合文章寫作需求,望作者包涵 延伸閱讀: 【新手懶人包】區塊鏈是甚麼?一文看懂區塊鏈演化、應用、常見術語 【新手懶人包】元宇宙是甚麼?剖析元宇宙的構成、未來商機和應用 【新手懶人包】 NFT 是甚麼?整合 NFT 科普、平台比較、製作方法 【新手懶人包】 GameFi 是甚麼?一文認識 GameFi 原理、運作方式、熱門NFT遊戲
Allen -
Vitalik :DAO 不是公司,自治組織中的去中心化十分重要。
近日,有諸多討論關注一種觀點──高度去中心化的DAO無法運作,認為DAO治理應該逐漸趨於傳統的公司治理,以保持競爭力。這些觀點大體一致:高度去中心化的治理效率很低,而傳統的擁有董事會、首席執行官等人員的公司治理結構,或其類似結構,在數百年間不斷演變,致力於在變化的世界中做出良好決策,為股東創造價值。DAO的理想主義者天真地認為平均主義的去中心化理想可以表現更好,然而在傳統企業部門中的如此嘗試,其實至多只獲得些許成功。 這篇文章將論證為甚麼這種立場往往是錯誤的,並詳細討論不同種類的去中心化在不同情況中的重要性。我將特別集中討論去中心化的三種情況: 去中心是為了在凹的環境中做出更好的決定:在這種環境中,多元主義甚至是天真的妥協平均來看,都有可能勝過集中化所帶來的一致性。 抗審查的去中心化:應用程序在運作同時,需要抵抗強大外部行為者的攻擊。 去中心化是可信的公平性:DAO承擔着類似於國家的職能,如基本的基礎設施供應,因此像可預測性、穩健性和中立性等特徵都比效率更重要。 中心化是凸的,去中心化是凹的 對需要做出的決定進行分類的一種方法,是看它們是凸形還是凹形。在A和B之間選擇,我們首先要看的不是A與B問題本身,而是一個更高階的問題:你是願意在A和B之間採取折中方案,還是願意擲硬幣來決定?在預期效用方面,我們可以用一個圖來表達這種區別: 如果一個決定是凹形,我們就會選擇妥協,如果是凸形,我們就會選擇抛硬幣來決定。通常情況下,我們可以更容易地回答高階問題:「妥協」或 「擲硬幣」,而不是回答關注於A與B本身的一階問題。 凸形決策的例子包括: 應對流行疾病:100%的旅行禁令可能會起到阻斷病毒的作用,0%的旅行禁令無法阻斷病毒,但至少不會給人們帶來不便,但50%或90%的旅行禁令則在兩方面上都會帶來糟糕結果。 軍事戰略:在A線進攻可能有意義,在B線進攻可能有意義。但把軍隊分成兩半,在兩邊進攻,則意味着敵人可以輕松逐一對付兩支軍隊。 加密協議中的技術選擇:使用技術A可能有意義,使用技術B可能有意義,但兩者之間的一些混合往往會導致不必要的複雜性,甚至增加兩者相互幹擾的風險。 凹形決策的例子包括: 司法決策:兩個獨立判決的中間值可能比隨機選一個判決更公平、更理智。 公共產品投資:通常,給兩個有前途的項目中的每一個提供X美元,比給一個提供2X美元,而不給另一個項目提供任何資金更有效。 稅率:由於二次無謂損失機制( quadratic deadweight loss mechanics),X%的稅率帶來的危害往往只有2X%的稅率的四分之一,但在提高收入方面比後者多出二分之一。因此,適度的稅收比在低/無稅收和高稅收之間隨機選擇更好。 當決策是凸形時,去中心化決策的過程很容易導致混亂和無效的妥協。當決策是凹形時,依靠群眾的智慧可以得到更好答案。在這些情況下,類似DAO的結構,能夠輸入大量不同決策,這意義重大。事實上,那些認為世界總體上更加凹陷的人,更有可能在更廣泛的背景下看到人們對去中心化的需要。 VitaDAO 和烏克蘭 DAO 應該是 DAO 嗎? 許多相對新興的DAO與早期DAO(如MakerDAO)不同,早期DAO關注於提供基礎設施組織,而相對新興的DAO圍繞特定主題執行各種任務。VitaDAO是一個資助早期長壽研究的DAO,而UkraineDAO資助與組織相關活動,以幫助烏克蘭戰爭的受害者,同時支持烏克蘭的國防活動。它們需要成為DAO嗎? 這是一個細微的問題,我們可以通過了解UkraineDAO本身的內部運作,來獲得一個可能答案。典型的DAO傾向於「去中心化」,將大量的資本聚集到一個池子裏,代幣持有人進行投票來資助每一次分配。而UkraineDAO,將其功能分割成許多單元(pod),每個單元盡可能獨立工作。最高層的管理機構可以創建新的單元(原則上,管理機構也可以為單元提供資金,盡管到目前為止,資金只提供給與烏克蘭有關的外部組織),但一旦一個單元被創建並被賦予資源,它在很大程度上是獨立運作的。在內部,單個單元確實存在領導,以更中心化的方式運作,盡管它們仍努力遵循個人自治的精神。 人們可能會問的一個自然問題是:這種「DAO」實際上不就是傳統的多層等級制嗎?只是換了一種包裝方式。我想說的是,這取決於實施情況:採取這種模式當然可能演變為刻板印象中的大公司專制,但也有可能用非常不同的方式來對其進行採用。 有兩件事可以幫助確保以這種方式建立的組織能夠形成有意義的去中心化: 單元的真正高度自治。單元接受來自核心的資源,如果單元想繼續獲得這些資源,就偶爾需要接受檢查,看其要求和能力是否符合要求。但除此之外,單元完全獨立行動,不「聽令於」核心。 高度去中心化和多樣化的核心治理。這不需要一個「治理通證(governance token)」,但它確實需要更廣泛和更多樣化的核心參與。通常情況下,廣泛和多樣化參與會導致效率下降。但是,如果(1)得到了滿足,單元高度自治,核心只需要做出更少決定,那麼高層治理的效率降低的影響就會變小。 現在,這如何符合「凸與凹」的框架?答案大致如下:(更去中心化的)頂層是凹的,(在單元中更中心化的)底層是凸的。給一個單元X美元通常比給它0美元和給它2X美元之間隨機選擇更好。採取妥協、或用「不一致」的原理指導不同決策也不會造成太大損失。但在每個單獨的單元內,能有明確觀點指導決策,並能堅持許多選擇,這些選擇互相協,這更為重要。 去中心化和抗審查 在加密貨幣中,去中心化常被認為是為了抗審查:一個DAO或協議,在面對外部攻擊時需要能繼續運作並保護自己,包括來自大公司甚至政府的攻擊。這一點已經被公開談論了很久,所以不再贅述,但仍有一些重要的細微差別。 目前使用最多的兩個最成功的抗審查服務是 The Pirate Bay 和Sci-Hub。 The Pirate Bay 是一個混合系統:它是BitTorrent的搜索引擎,是一個高度去中心化的網絡。但搜索引擎本身是中心化的,一個小的核心團隊專門負責維持其運行。它用打地鼠的策略來保護自己:當錘子落下時,讓開一條路,然後在其他地方重新出現。The Pirate Bay 和Sci-Hub都經常更換域名,利用不同的司法管轄區,使用各種其他技術。這種策略是中心化的,但它使他們在防禦和產品改進的敏捷性上取得成功。 DAO和The Pirate Bay和Sci-Hub不一樣;DAO更像是BitTorrent。而BitTorrent需要是去中心化的:它不僅需要抵抗審查制度,還需要長期投資和具有可靠性。如果BitTorrent每年被關停一次,並要求其所有播種人(seeders)和用戶更換到新供應商,那麼網絡會迅速降級。抗審查的DAO也應屬於同一類別:它們不僅應該提供躲避永久審查的服務,也要避免單純的不穩定和幹擾。MakerDAO(以及管理RAI的Reflexer DAO)是這方面的優秀案例。你可以建立一個普通的搜索引擎,並使用Sci-Hub式的技術來確保其生存。 去中心化是可信的公平性 有時,DAO也需要承擔民族國家的一些功能。這往往涉及到可描述為「維護基本基礎設施」的任務。因為政府監督DAO的能力較弱,所以DAO需要在結構上進行更多的自我監督,而這需要去中心化。 考慮三個激勵性的例子:算法穩定幣、Kleros法庭和Optimism追溯性資助機制。 算法穩定幣DAO,是使用鏈上金融合約創建加密資產的系統,其價格跟蹤一些穩定的指數,通常(但不一定)是美元。 Kleros是一個「去中心化的法庭」:作為一個DAO,其功能是對仲裁問題作出裁決,如「該Github提交的內容對該鏈上懸賞來說是否可接受?」 Optimism的追溯資金機制,是Optimism DAO的組成部分,它追溯性獎勵那些為Ethereum和Optimism生態系統提供過價值的項目。 在這三種情況下,都需要進行主觀判斷,無法通過一段鏈上代碼自動完成。在第一種情況下,目標是獲得一些對價格指數的合理測算。如果穩定幣跟蹤美元,那麼你只需要ETH/美元的價格。如果出現惡性通貨膨脹或其他一些需要放棄美元的原因,穩定幣DAO可能需要管理一個可信賴的鏈上CPI計算。 Kleros對提交的任意問題都會做出不可避免的主觀判斷,包括判斷已提交問題是否應該因「不道德」而被拒絕。Optimism的追溯性資助任務是所有最開放的主觀問題之一:哪些項目對以太坊和Optimism生態系統做出最大貢獻? 這三種情況都不可避免地需要「治理」,而且是相當強大的治理。在所有情況下,治理會受到內外部攻擊,很容易導致大的問題出現。因此,治理不僅需要強大,還需要使眾多對其不信任的公眾相信它是強大的。 算法穩定幣的阿喀琉斯之踵:預言機 算法穩定幣依賴於預言機。為了讓鏈上智能合約了解是將DAI的價值鎖定在0.005ETH還是0.0005ETH,它需要一些機制來了解ETH/USD價格的(鏈外)信息。而事實上,該「預言機」就是算法穩定幣可以被攻擊的主要地方。 這導致了一個安全難題:算法穩定幣無法安全持有比其投機代幣(如MKR,FLX......)市值更多的抵押品,因此不能發行更多單位。因為如果允許它這樣做,它就可以購買一半的投機代幣,用這些代幣來控制預言機,通過提供壞/錯誤的預言機價值,對其進行清算,來竊取用戶資金。 一個可能的穩定幣預言機的替代設計是:增加一層間接性。引述ethresear.ch的帖子: 「我們設立了一個合同,其中有13個「提供者」;查詢的答案是這些提供者返回答案的中位數。每周都會有一次投票,預言機代幣持有者可以替換其中一個提供者...... 安全模型很簡單:如果你相信投票機制,你就可以相信預言機的輸出,除非7個提供者同時出現腐敗。如果你信任當前的預言機提供者,你至少可以在未來六周內信任其輸出,即使你完全不信任該投票機制。因此,如果投票機制受到破壞,任何依賴預言機的應用程序參與者都有足夠時間進行有序退出。」 請注意,這個建議一定程度上剝奪了治理者快速行動的能力,有意將預言機的責任分散到大量的參與者身上。這樣做是有價值的,原因有二。首先,它使外人更難攻擊預言機,也使新幣持有者更難迅速控制預言機。其次,它使預言機參與者本身更難串通起來攻擊系統。它也削弱了預言機的可提取價值,在這種情況下,一個供應商可能會故意推遲發布,以便從清算中獲利(在一個多供應商系統中,如果一個供應商不立即發布,其他人很快就會發布)。 Kleros的公平性 「去中心化法庭」系統Kleros是以太坊生態系統的一個非常有價值的重要基礎設施。 最近,有一些公眾對該平台的決策是否公平表示擔憂。一些參與者發起案件,試圖從去中心化的智能合約保險平台索取他們認為應得的賠款。這些案件中最著名的應該是Mizu對第1170號案件的報告。該案件從一個細小的語言糾紛演變成大範圍的醜聞,因為有人指責Kleros本身的內部人員通過協作,使用大量代幣,使決策走向他們希望的態勢。一位參加辯論的人寫道: 「法院基於激勵機制的決策過程......目前為止,正在被在法院擁有強大(25%)利益的魔鬼所吞噬。」 當然,這不過是更廣泛辯論中一則問題的一面,需要Kleros社區來弄清楚孰是孰非,以及如何應對。但是,從更廣的角度看,重要的是Kleros這樣的價值主張,在多大程度上能夠說服公眾──他們是受到保護的,能免於這種中心化的操縱。要使類似Kleros的存在受到信任,似乎有必要禁止個人在高級法院擁有25%的股份。無論是更廣泛的對代幣進行分配,還是使用其他非代幣驅動的治理,一個更可信的去中心化的治理形式都可以幫助Kleros完全避免這種擔憂。 Optimism追溯性資助 Optimism追溯性資助第一輪的結果由24個「徽章持有者「的四次投票選出。第二輪可能會有更多的徽章持有者,最終的目標是使其轉變為追溯性資金分配系統,由更廣泛的公民機構控制,比如採用一些涉及分類、小組委員會和/或授權的多層次機制。 關於是否要有更多或更少的公民,已經有一些內部辯論:「公民」是否真的意味着更接近於「參議員」,該公民應該是一個深刻理解Optimism生態系統的專家貢獻者,還是任何明顯參與過Optimism生態系統的人?或者介於兩者之間?在這個問題上,我個人的立場一直是傾向於更多公民,用第二層授權來解決治理效率低下的問題,而不是在治理協議中加入集中化。我堅持該立場的關鍵原因,是認為存在潛在的內幕交易和自我交易。 Optimism的追溯性資助機制一直以來都是為了與未來的投機生態系統相結合:目前需要資金的公益項目可以出售「項目代幣」,任何購買項目代幣的人都有資格在以後獲得大量追溯性資助。但這種機制若要良好運作,關鍵取決於追溯性資金能正常運作,但這種追溯性資金機制極易遭到破壞,比如: 如果一些人已經決定了他們如何對某個項目投票,他們可以在發布決定之前買入(或如果價格過高,則做空)其項目代幣。 如果某些人知道他們以後會對某個特定的項目進行裁決,他們可以提前買入項目代幣,然後故意投票支持它,即使該項目實際上不值得資助。 資助決策者可以接受項目的賄賂。 處理這些類型的腐敗和內幕交易問題通常有三種方式: 追溯性地懲罰惡意的決策者。 主動過濾,尋求高質量的決策者。 增加更多的決策者。 企業界通常專注於前兩種方式,對第一種方式採取財務監管和明確懲罰,對第二種方式採取親自面試和背景調查。去中心化世界對這些工具的訴諸較少:項目代幣可能是匿名交易,DAO對外部司法系統的求助極其有限。而項目的遠程和在線性質,以及對全球包容性的訴求,都使背調和非正式的當面「測試」更難進行。因此,去中心化的世界需要更加重視第三種技術:將決策權分配給更多的決策者,這樣每個單獨決策者的權力就會減少,因此相互勾結更有可能被舉報和揭露。 DAO應該從公司治理或政治學中學習更多東西嗎? Curtis Yarvin是一位美國哲學家,他認為公司比政府更有效、更優,因此我們應該讓政府看起來更像公司,來對政府進行改善(例如,遠離民主,靠近君主制),他最近寫了一篇文章,表達了他認為DAO治理應該如何設計: 「相反,自工業革命開始以來,英美有限責任股份公司的基本設計大致保持不變--一個持不同意見的歷史學家可能會說,這實際上可能是一場公司革命。如果股份公司的設計並不完美,我們可以期望它趨於完美。 雖然這兩種類型的組織之間存在着分類差異──我們可以稱其為一階(主權)和二階(契約)組織──但似乎目前的社會有非常有效的二階組織,但沒有非常有效的一階組織。 因此,我們可能對二階組織了解更多。因此,在設計DAO時,我們應該從公司治理開始,而不是從政治學開始。」 Yarvin的帖子非常正確地指出了「一階」(主權)和 「二階」(契約)組織之間的關鍵區別。但Yarvin的帖子緊接着犯了一個令人驚訝的錯誤,他轉而說公司治理是DAO進行運作的更好起點。這個錯誤令人驚訝,因為這種情況的邏輯幾乎直接暗示了完全相反的結論。因為DAO之上沒有主權,而且通常明確從事提供服務的業務(如貨幣和仲裁),這些服務通常為主權所有。所以DAO更值得學習的正是主權的設計(政治學),而不是公司治理的設計。 值得稱贊的是,Yarvin帖子的第二部分確實主張採用「沙漏」模式,將去中心化的一致和問責層與中心化的管理和執行層結合,但這已經是共識,那就是DAO的設計至少需要從一階機構和二階機構中進行學習。 主權國家低效,而公司高效,這與數論可以證明很多東西,但抽象群論只能證明有限數量的東西是一樣的:公司面臨的失敗更少,取得的成就更高,是因為它們可以做更多的設定,有更強大的工具來進行運作。企業可以依靠當地的主權,在需要時受到保護,並依靠外部法律系統,基於此來穩定其激勵結構。但是,在主權國家中,最大的挑戰往往是,當激勵結構受到攻擊和/或面臨完全崩潰的風險時,並沒有外部的利維坦隨時做好準備對其進行支持。 在為主權國家設計成功的治理系統時,最大的問題就是Samo Burja所說的「繼任問題」:當第一批人退休,系統由新的一群人接管時,如何確保連續性。Burja寫道,企業往往根本不解決這個問題: 「矽谷熱衷於‘颠覆’,因為我們已經習慣了這種繼承問題,它在公司等獨立機構中從未被解決。」 DAO最終將需要解決繼承問題(事實上,鑒於加密貨幣早期採用者很多是「賺夠錢就退出」,一些DAO已經需要處理繼承問題)。君主制和類似公司的形式往往很難解決繼承問題,因為該制度結構與一個特定人物的習慣緊密相連,要麼移交是困難的,要麼在移交給誰的問題上存在着巨大風險。像民主這樣更去中心化的政治形式,至少能提供如何實現平穩過渡的理論。因此,我認為,與公司治理相比,DAO能夠從更自由和更民主的政治學流派中借鑒更多。 當然,DAO在某些情況下必須完成特定的複雜任務,為完成這些任務而使用一些類似公司的形式是明智的。此外,DAO需要處理來自意外的不確性。如果一個系統旨在圍繞一組假設,以穩定和不變的方式運作,當面臨這些極端和意外變化時,確實需要有魄力的領導者來協調應對。後者的一個典型例子是穩定幣處理美元崩潰:當一個穩定幣DAO,一直堅信且致力於追蹤美元,突然發現美元不再是一個可行的追蹤對象,而需要快速切換到某種CPI時,該怎麼辦? 在這種情況下,公司治理也許是一種啓發。因為它們提供了一個現成模式來應對該問題:創辦人就是支點。但事實證明,政治制度在歷史上也提供了一種應對該情況的模式,而且這種模式涵蓋了危機結束後如何回到去中心化模式的問題:羅馬共和國有一個慣例,就是選舉獨裁者在臨時任期內擔任,以應對危機。 事實上,我們可能只需要少量這樣的DAO──它們看起來更像是政治學的構造,而不是公司治理。但它們才是真正重要的。一個穩定幣不需要高效,它首先必須是穩定和去中心化的。一個去中心化的法院也是如此。為特定事業注入資金的系統──無論是Optimism追溯性資金、VitaDAO、UkraineDAO還是其他系統──其目的都遠不在於利潤最大化。因此需要一個除股東利潤激勵以外的一致方案,以確保系統一直將資金用於預定目的。 到目前為止,組織中的大多數,即使是在加密世界中,都將是「契約性」的二階組織,最終依靠於一階巨頭的支持。對於這些組織來說,更簡潔、由領導者驅動、強調敏捷的治理形式是有意義的。但不應該偏離一個事實:如果沒有一些非企業的去中心化形式來維持整體穩定,生態系統將無法存在。 轉載連結:https://www.chaincatcher.com/article/2079847 本文章挑選自鏈捕手DAO與社區治理原文標題:《DAOs are not corporations: where decentralization in autonomous organizations matters》 本網站所有非原創(轉載)文章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特別說明:轉載文章會進行二次編輯以符合文章寫作需求,望作者包涵 延伸閱讀: 【新手懶人包】區塊鏈是甚麼?一文看懂區塊鏈演化、應用、常見術語 【新手懶人包】元宇宙是甚麼?剖析元宇宙的構成、未來商機和應用 【新手懶人包】 NFT 是甚麼?整合 NFT 科普、平台比較、製作方法 【新手懶人包】 GameFi 是甚麼?一文認識 GameFi 原理、運作方式、熱門NFT遊戲
Allen -
每日精選 | 各主流公鏈 DAU 總和為互聯網 0.05% | PandaDAO 將發布社區退款和解散提案
精選新聞 1. Ripple 和 SEC 要求法官在 Ripple 出售未註冊證券 XRP 一案中做出簡易判決 Ripple 和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要求法官在 Ripple 出售 XRP 代幣一案中迅速做出簡易判決,雙方都不希望法律訴訟繼續進行全面審判,此前 SEC 指責 Ripple 在發行 XRP 代幣時出售未註冊的證券。 據悉,簡易判決是英美法系國家一種具有特色的民事訴訟制度,該制度允許法官可以不經開庭審理而直接對全部或者部分案件作出實體性的、有拘束力的判決。(The Block) 2. 研究:各主流公鏈 DAU 總和僅為互聯網 0.05%,Web3 開發者佔全球開發者不足 0.06% 近期 Redpoint Ventures 總經理 Tomasz Tunguz 在 DuneCon 2022 大會中表示,各主流公鏈每日活躍用戶(DAU)累計約為 250 萬,而互聯網 DAU 為 50 億,目前佔比僅為 0.05%。 此外,Web3 領域約有 1.6 萬名開發者,而世界上有大約 2700 萬開發者。Web3 開發者佔比不足 0.06%。(原文連結) 3. 非洲加密交易平台 Yellow Card 完成 4000 萬美元 B 輪融資,Polychain Capital 領投 非洲加密貨幣交易平台 Yellow Card Financial 完成 4000 萬美元 B 輪融資,Polychain Capital 領投,Valar Ventures、Third Prime Ventures、Sozo Ventures、CastleIsland Ventures、Fabric Ventures、DG Daiwa Ventures、The Raba Partnership、Jon Weiner、Alex Wilson、Pat Duffy 等參投。 本輪融資將用於推動該公司業務增長、非洲市場擴張、產品創新研發等。去年 9 月,Yellow Card 完成 1500 萬美元 A 輪融資,Valar Ventures、Third Prime 和 Castle Island Ventures 領投。(PR Newswire) 4. PandaDAO 將發布社區退款和解散提案 去中心化自治組織 PandaDAO 核心成員 Panda 發推表示將發布社區退款和解散提案,今日審計完成後將發布至 Snapshot,社區金庫的所有資金將用作退款,Panda 表示解散的主要原因是治理結構的問題和 DAO 的管理問題。根據介紹,PandaDAO 曾在 Juice Box 上募資約 1900 枚 ETH,也曾推出過 NFT 項目 Random Panda Club 和 NFT 交易協議 ERC721P。(原文連結) 5. 數據:GMX 近七日平均手續費達 70 萬美元,在所有應用中居第三 據 CryptoFees 數據顯示,衍生品協議 GMX 近七日平均手續費(協議收取的費用)在所有應用中位居第三,約為 70 萬美元,其排名高於 ENS、Curve 等頭部應用。 GMX 是 Arbitrum 生態頭部衍生品協議,支持低掉期費用和零價格影響交易。交易由多資產池支持,通過做市、掉期費和槓桿交易賺取流動性提供者費用。(原文連結) 6. Web3 信息聚合平台 TwitterScan 獲 Huobi Ventures、KuCoin Ventures 等投資,金額未披露 Web3 信息聚合平台 TwitterScan 宣布獲 Huobi Ventures、KuCoin Ventures、Gate Labs 等投資,具體金額尚未披露。TwitterScan 是一個由 MetaScan 推出的 NFT 數據類網站,網站主要分為三個板塊:Token、NFT 和 KOL。據官方路線圖,未來其將打造類似於 ENS 的 NFT DID 系統。(原文連結) 7. 比特小鹿斥資 4000 萬新元收購新加坡高安全性存儲設施 Le Freeport 據彭博社援引知情人士報道,吳忌寒旗下公司比特小鹿 Bitdeer 斥資 4000 萬新元(約 2840 萬美元)收購新加坡高安全性存儲設施 Le Freeport,吳忌寒本人已確認了該筆交易,據會計監管機構記錄顯示該筆收購發生在 7 月。 Le Freeport 的造價高達 1 億新元(近 7100 萬美元),並於 2010 年開業。知情人士表示,收購款約 3/4 流向了包括星展集團在內的債權人,而曾經持有 Le Freeport 70% 股權的 Yves Bouvier 和其他股東在償還債務並支付成本後獲得了約 500 萬新元(近 355 萬美元)。(彭博社) 精選文章 1.《一種轉移並在 OpenSea 上拍賣靈魂綁定代幣的方法》 5 月初,以太坊創辦人 Vitalik 的靈魂代幣 SBT 論文發表之後,迅速成為整個 Web3 領域最熱門的話題之一,不久前 Vitalik 發布新書時便使用了此 SBT,任何人均可捐贈任意金額,並獲得一個靈魂綁定的 NFT ,但是新的 Token 標準不僅是缺乏市場上對靈魂綁定的可靠應用,更是其靈魂代幣本身還存在強制轉移的漏洞。 本文將介紹如何在Opensea上拍賣SBT,對於合約技術的老手而言,只需合約錢包 /A3S 協議兩個關鍵詞即可理解核心內容。 2.《以太坊路線圖:合併之後,Rollup+分片是擴容關鍵》 以太坊終於完成了POW轉為POS的共識叠代。合併只是以太坊路線圖中的一環,那麼,之後以太坊路線圖到底是怎麼樣的呢?由於數據可用性層面,合併不會帶去任何改變。即以太坊不會擴容、Layer1的使用體驗依舊。這時候Rollup+分片在執行和數據可用性方面做出了改變,使得以太坊擴容得以實現。 3.《一文了解以太坊質押賽道的挑戰者 Swell Network》 Swell Network 目前位於其受保護的主網中,是一種無需許可、非托管的以太坊流動質押協議。 為了使質押有流動性,Swell 鑄造並向儲戶返還 NFT,即 swNFT。swNFT 是一個容器,其中包含 swETH 以及有關權益、收益和驗證者的信息。 swETH(非變基)以 1:1 的 ETH 存入(本金)返還。Swell 已成為第一個採用分布式驗證器技術 (DVT) 的流動質押服務,該技術將提供高資本效率、無需許可進入其驗證器集。還計劃提供 dApp 內的 DeFi 保險庫和白標功能,允許節點運營商在協議之上創建自己的前端。 原文連結:https://www.chaincatcher.com/article/2079792本文章挑選自鏈捕手鏈捕手精選 本網站所有非原創(轉載)文章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特別說明:轉載文章會進行二次編輯以符合文章寫作需求,望作者包涵 延伸閱讀: 【新手懶人包】區塊鏈是甚麼?一文看懂區塊鏈演化、應用、常見術語 【新手懶人包】元宇宙是甚麼?剖析元宇宙的構成、未來商機和應用 【新手懶人包】 NFT 是甚麼?整合 NFT 科普、平台比較、製作方法 【新手懶人包】 GameFi 是甚麼?一文認識 GameFi 原理、運作方式、熱門NFT遊戲
BlockPulse -
全景式解析 Lido 的治理現狀:DAO 的脆弱性
系統是動態的、不斷變化的,所以將治理脆弱性轉化為機會的過程也將是持續性的。 研究背景 基於我們針對DAO脆弱性的研究成果,Lido發起了「Lido DAO 治理脆弱性全景研究」的提案,並聯系到我們,對 LIDO 流動質押協議(liquid staking protocol)的治理進行韌性評估。在這篇文章中,我們將分享 Lido DAO 治理脆弱性的評估報告,包括以下部分: 研究方法和途徑 甚麼是 Lido,它在權益證明(PoS)領域的重要性以及利益相關者(Stakeholders)分析圖。 治理的直覺(Governance Intuition):對治理最小化和「合理規模」的見解。 從系統的社會、技術和經濟動態層面看 Lido 的脆弱性。 結論和解決措施。 本研究的目標是描繪 Lido 的治理現狀,以了解其目標、動態和風險。這可以幫助指導 Lido 治理過程的發展,在確保社會和技術彈性的同時,做好風險管理來支持 Lido 的發展目標,推動其在流動性質押行業的領先地位。 在這篇文章中,我們把「脆弱性」定義為一個與「威脅」相關的概念。「脆弱性」通常出現在系統內部,而不是外部。因此在許多情況下,一旦發現脆弱性就可以進行幹預。對脆弱性的識別有助於提高系統的適應能力、複原力和增長發展的機會,這對旨在實現去中心化和自治(指獨立於外部方向)的 DAO 來說是至關重要的。 研究方法和途徑 我們採用了定性分析的研究方法,包括利益相關者訪談,文獻、代碼庫、區塊瀏覽器、數據看板、合約接口、公共傳播渠道等方面的研究。這項研究的範圍主要集中在以太坊上的 Lido(注意:我們沒有運行一個完整的節點來檢查和驗證 Lido 合約,也沒有訪問任何與我們交互的網絡服務器)。另外, Lido 是一個複雜的適應性系統,這些信息在研究期間(2021 年 12 月至 2022 年 3 月)是準確的,現在有些信息可能已經有了變化。 甚麼是 Lido 流動性質押? Lido 是一個提供ETH質押衍生品服務並收取管理費的金融平台。Lido 允許用戶無需鎖定資產或維持自己的質押基礎設施就可以獲得流動性代幣獎勵,將 ETH 存入 Lido智能合約即可收到可轉讓的 stETH(Lido 平台質押 ETH 的流動性代幣)。作為回報,所有 ETH 質押收益的 10%(可通過 LDO 投票改變)歸入 Lido DAO ,由 LDO 代幣持有人控制。 LDO 代幣持有者是該平台的所有者 / 管理者。LDO 代幣持有者管理 Lido DAO 的組織架構、一套擴展合約,Lido DAO 的國庫,以及 LDO 代幣本身。任何以太坊鏈(多鏈)之外的事物或 IRL(人)不由 LDO 代幣持有人直接擁有或管理。雖然這在未來可能會改變,但 Lido 的治理責任目前由鏈上 LDO 代幣投票者和用腳投票的終端用戶以及運營者共同承擔。 流動性質押是一個高技術、資本密集和充滿競爭的市場。通過資產管理規模(AUM)的快速增長來提升 Lido 收取的管理費數額,然後繼續投資於進一步的增長和安全建設,這符合 LDO 代幣持有人的利益。 為甚麼 Lido 在權益證明(PoS)領域舉足輕重 區塊空間生產是一個競爭性市場。權益證明(PoS)的通貨膨脹獎勵自然是中心化的,少數大玩家可能會主導市場。Lido 需要獲得足夠的市場份額成為領先的「去中心化」ETH 質押服務供應商,它現在已經有了先發優勢。 如果 Lido 成功了,它將填補公共區塊鏈領域中心化交易所質押服務和 DIY 興趣質押之間的重大空白。這樣,個人、機構、去中心化應用(dApps)、DAO 和去中心化金融(DeFi)協議都可以從簡單、安全、流動性質押的 ETH 中受益。然而,如果 Lido(或類似的去中心化流動性質押解決方案)不能做到這一點,中心化的交易所又受制於其管轄區和監管機構的法律,很可能會控制以太坊等主要區塊鏈上的大部分質押,進而擁有所有主要公共區塊鏈上的區塊空間生產。區塊空間在公共區塊鏈中是關鍵和寶貴的資源,誰生產區塊空間,誰就可以重新排序或審查交易。 如果像 Lido 這樣一個「去中心化」的系統保證了當前和未來大部分權益證明(PoS)區塊鏈的安全,那麼區塊空間就更有可能保持可信的中立性(意味着不太可能被單個或聯合集團壟斷)。這將使 LDO 作為控制區塊空間生產的治理代幣,以及從該區塊空間生產中流出的價值越來越高。這意味着 Lido 需要識別和解決內部的社會、技術和經濟脆弱性,以便它能夠調整自身來保持競爭力和對外部威脅和環境變化的複原力,從而避免中心化或走向失敗。 可以閱讀 Lido 的白皮書和 2022 OKRs 來更好地理解該項目。 Lido 利益相關者 圖 2:以太坊上的 Lido 利益相關者圖解。一些類別的利益相關者經常在不同的背景下發生角色重叠或互相轉換。隨着 Lido 的發展,它的利益相關者群體也可能會發生變化。 Lido 有幾個關鍵的利益相關者群體,他們對實現簡單、安全、流動性強的 ETH 有重要作用。分別為: 主要利益相關者:所有者、經營者和用戶,如 LDO 代幣持有人、治理小組委員會、多重簽名者、Lido 員工和 stETH 終端用戶。 二級利益相關者:外部合作者,如整合 stETH 的 DApps、驗證者運營、預言機運營、接口運營等。 外部利益相關者:與 Lido 有間接關系的團體或系統,如 Layer 1 底層區塊鏈、競爭性的質押服務(staking-as-a-service) 提供者等。 這些利益相關者幫助實現了簡單安全的 ETH 流動性質押。一些類別的利益相關者也經常在不同的背景下重叠或在不同的角色之間轉換。隨着不斷的發展, Lido 的利益相關者群體可能也會發生變化(特別是在多個鏈上,但本文主要關注以太坊生態系統,所以這不在我們的初步分析範圍內)。 治理直覺 關於治理最小化和治理規模的看法 Lido 發布了《以太坊上的無信任質押》的路線圖,強調了通過智能合約托管和節點運營者的自動化參與來實現治理最小化。「治理最小化」往往會在利益相關者中引起各種假設,明確它的定義有助於統一利益相關者對未來治理討論和決策的期望。 在此語境下,治理最小化意味着「盡可能減少對治理的權力和依賴」。正如Paradigm所說:「最廣泛使用的協議將趨於治理最小化。」這個觀點想表達的是:人們更願意使用和信任一個不會違背他們利益的系統,而不是一個當前所有者或運營者說他們不會改變的系統。 自動化治理就是一種實現治理最小化的方法,目前正得到普及,尤其是在 DeFi 協議中。自動化治理是指通過技術層的自動化將治理過程算法化。例如,Lido 路線圖強調了驗證器節點選擇等功能的自動化。我們認為這裏指的是治理過程的自動化,因為治理本身是不能被自動化的。如果一個算法做出了治理決定,那是因為它被設計為以特定方式進行治理。因此,流程自動化將治理從系統操作層轉移到設計層。 然而,批準該設計同樣需要治理,而引入算法治理則引入了新的治理面(需要塑造行為的行動領域)。自動化改變了系統中的治理方式,以及對誰來說是透明和可識別的,而不只是簡化流程或者提高效率。治理更多的是一個甚麼功能應該被自動化,甚麼需要人類的監督的問題。 圖 3:來自《結合 DAO 的概念與控制論的先例》(Zargham,Nabben,2022) 實際上,這通常看起來是通過引入自動化來減少人為治理的過程,同時有意將人為治理應用到其他方面。然而,如果治理過程變得如此簡化或局限,系統便不能再被「引導」或治理,那麼對意外的威脅和事件做出反應的能力就會降低。例如,Lido 可能希望對地方團隊的權力進行限制,同時給予他們在這些限制下行動的自由來提高操作效率(見下文「運營效率的輔助性原則」),這種方式可以保持高效的運營,同時減少系統性風險。隨着 Lido 的發展,保持適應性和彈性(複原力)的平衡,並隨着時間的推移不斷調整這種平衡,會是持續成功的關鍵。 治理規模化 Lido DAO 的問題是:DAO 如何通過自動化和對代碼的信任保證操作效率,同時使 DAO 治理者對戰略責任有足夠的認識、接觸和參與?這需要一種規模化治理的做法(也就是我們熟知的「必要多樣性」),即哪些東西可以剔除,哪些東西是引導一個系統的必要因素。 思考治理規模化的一種方法是想清楚以下幾點:甚麼是可操作(並且可以自動化)的?採用甚麼戰略(可能需要投入人力)?甚麼可以被監測到(控制理論術語為「通過傳感器和反饋」)?甚麼可以被控制(通過「執行機構」)?這些要素可以被調整,以達到實現系統目標所需的可靠性和運行效率。 換句話說,為了「去中心化」而「去中心化」是低效的。也許更有效的是減少單點故障,限制運營人員的權限,並為用戶提供「參與」或 「退出」系統的選擇。從這個角度來看,限制 LDO 代幣持有者對大多數事情的權力,但保留他們對需要人力投入的核心功能的權力,其實是一件好事。這可能會違背「甚麼是 DAO」的主流概念,但也有可能不會。 過度簡化治理的風險是會消除適應性。如果治理的目的是使一個系統能夠適應並完成其功能,那麼治理面應該是在一定範圍內盡可能小,但不能過小。定義治理面的目的是建立盡可能小但可控的規模。如果治理面過大,就無法控制和觀察,從而破壞了治理。如果治理面太小,就沒有足夠的操縱來影響和引導系統。適當的治理面大小是通過剛好的而不是過度的操縱來引導系統實現其目標。本文所探討的多種脆弱性是關於最大限度地降低治理風險以及如何區分治理和運營。 Lido 的脆弱性 從代幣系統安全方面來看,「去中心化」的主要目的之一是防止任何一方(內部或外部)將其意志強加於系統發展方向及其利益相關者。如果一個系統是「去中心化」的,即使你不相信參與者,你也可以相信這個系統。本節旨在探討 Lido 可能存在「單點故障」(中心化)的領域,這些領域可能會降低它的彈性,阻礙其成為簡單、安全、流動性強的代幣。 思考這個問題的一種方式是通過控制論概念中的可控性和可觀察性。在這裏,「可控性」指的是系統中的操縱桿控制,而「可觀察性」指的是如何觀察和測量系統的行為。 系統是否可控(可受信號影響,在有限的時間內達到給定的狀態)?是否可觀察(可從系統輸出了解狀態的關鍵變化)?如果是,如何可控,如何可觀察? 哪裏是增加感應器(測量狀態和產品輸出以產生反饋回路)和執行機構(施加力量或控制操縱桿)的最有效的地方? 系統中的哪些狀態應該被量化,哪些可以被估計? 根據這一方式,我們將從 Lido 治理面的脆弱性開始探索,包括:可控制和可觀察的事物集合;關於系統目標和針對該目標的優化能力。我們將從社會、技術和經濟層面分析。 圖 4: Lido 脆弱性的變革動力 社會面的脆弱性 目標適應性 適應性和治理最小化是密不可分的。有些人可能認為,適應性(變化)與治理最小化(不變)是對立的,但事實並非如此。 適應性是改變的能力。相反,治理的最小化限制了可以改變的東西和在系統中如何改變的方法。隨着時間的推移,通過增加對決策的限制,適應性使治理最小化成為可能,並且不會在出現意外時完全喪失對系統的治理能力。這樣一來,一個系統就可以在不斷變化的環境中發展得更有彈性。 功能決定形式 一個機構的組織形式需要遵循它想要優化的功能。廣義上講,Lido 是一個「DAO」,但它採取甚麼樣的組織形式取決於它所要實現的功能以及它所處的環境。在宏觀層面上,DAO 的「去中心化」「自治」概念意味着沒有任何一方控制這個系統。然而,這個概念應用在質押即服務(staking as service)和底層協議的共識其實是有區別的。Lido 的治理需要讓系統盡可能簡單,同時還允許系統具備適應性來提供簡單、安全、流動的質押。Lido 治理面的正確範圍是由系統的目的和可能性(或可達性)決定的。Lido 需要具備適應不斷變化的 L1 協議(如 ETH2.0)和多個區塊鏈生態系統的能力,同時還要有效地追求其目標。 Lido 的治理過程已經有了調整和發展,在能實現新功能的同時,對現有功能進行約束,以優化其目標。其中一個例子便是 Easy Track 治理。這是 Lido 的一個子系統,它為運營者提供了自由,讓他們在最少的支持下快速啓動(適應性),但限制了可實施的內容(治理最小化)。這降低了治理風險,同時也將高層次的目標設定決策(Aragon投票)與低層次的執行決策(Easy Track 投票)分開。 Lido 正在探索增加 DAO 的投票時間和難度,以及對 Easy Track 治理施加更多限制。在未來,通過創建與戰略、整個 DAO 決策相分離的運營功能子系統,Lido 可以實現最小化治理(減少超級用戶層面的活動),並向無信任的以太坊質押(更多普通用戶層面的活動)發展。 溝通 & 協調 溝通和緊急預案對 DAO 的 運作和治理至關重要。DAO 需要避免因溝通產生的協調費用過多的情況,同時要有明確的危機應對計劃和危機適應流程。這是一個跨越組織職能的領域,當 Lido 將其運營規模擴大到多個底層協議、執行團隊和驗證者節點,以及將團隊轉變為直接附屬於 DAO 的多個工作組時,才可以實現專業化。 目前,Lido 團隊和利益相關者的 DAO 內溝通是通過非正式的模式進行的。如果出現一個漏洞、一場有爭議的辯論或出現任何信任破裂的場景,用戶很難獲得信息並採取行動保護他們的利益。一些關鍵的溝通功能依賴於特定的團隊成員在半開放的渠道中看到信息,並且是否意識到與更廣泛的 Lido 社區分享信息。如果信息沒有被看到,人們會離開項目。如果項目繼續擴大規模,關鍵功能必須由程序而不是個體組成。這種溝通中斷的潛在可能也是一種治理風險。 治理設計對 DAO 的溝通改進有重要作用。為了減少對單個團隊成員的依賴,可以制定組織功能,以提高適應性和降低冗餘度。組織功能可以根據角色、責任和流程來確定範圍,這樣即使人員發生變化也能維持。這樣,即使貢獻者隨時間變化,組織也能繼續穩定地運作。 運營治理的輔助性原則 經濟學家埃莉諾·奧斯特羅姆的《公共事物治理之道》中提到的原則正是自下而上的自我治理策略的一種方法。奧斯特羅姆提到了「嵌套企業」這一原則,認為長期存續的、複雜的資源系統通常被規劃成許多層級的嵌套組織,共同完成供應、監測、執行、沖突解決和治理活動。換句話說,複合的、可擴展的組織可以在多個層面運作──橫跨個人、組織以及更廣泛的系統等。通過將組織相互嵌套,用戶能夠利用許多不同範圍的組織,在每個範圍上更好地治理他們的資源,管理複雜的體系,實現整體效率、所有權、問責制和範圍的提升。 這種治理形式和「複原力」息息相關,複原力是一種「應對幹擾的適應能力和轉變能力,以繼續履行其核心功能」。 這種治理設計的一個適當的出發點是輔助性原則:將決策權分配給治理安排中可勝任的最低層級。輔助性原則是根據組織的功能,而不是系統中的具體行為者來規劃的。明確一個組織功能像是提供了一個容器,它被賦予必要的權力和激勵措施來履行其功能,而不是對某些人的依賴。這允許冗餘度在每個組織功能中被適當地設計,並為每個功能之間的互動創造一個共同理解的基礎。它還允許系統所有者授予或撤銷在這些「容器」內活動的權利。 Lido 已經開始這樣做了,為一些團隊制定了不同的投票通道和業務預算,只有在改變金額時才需要 DAO 投票(例如 LEGO 撥款)。了解輔助性原則和嵌套治理的原則可以幫助 Lido 在適當的領域檢驗和執行這種方法。 非加密財產的所有權和運營權 這裏的非加密財產是指任何與 Lido DAO 相關的,包括「Lido」這一名稱、「隱私政策」下存儲的信息、網站域名、通信基礎設施、軟件訂閱等需要法人實體和 / 或非加密支付才能擁有和運營的數字產權或知識產權。 如果出現有爭議的治理事件,「Lido」這一名稱的知識產權(IP)最有可能成為法律或政治鬥爭的中心。目前,它沒有被註冊,也沒有人明確地擁有它。 為了避免生態系統合作夥伴退出、訴訟(如 Craig Wright Bitcoin 訴訟)或社區分叉等潛在的風險,Lido 可能會考慮成立一個向 DAO 報告的附屬公司,來處理法律業務或開源 IP。 技術面的脆弱性 圖 5:Lido 技術架構的不完全概述 本節探討了 Lido 的主要治理機制和與之相關的技術脆弱性 全球節點(Lido Aragon DAO,目前由 LDO 代幣投票控制) 節點運營者註冊 Oracle 操作人員註冊 財務管理 DAO 權限 和 ACL 子系統 Easy Track 治理 Lido 節點運營商次級治理小組 Lido 生態系統撥款組織 reWards 委員會 存款監護委員會 協調主要渠道 Telegram(非正式聊天) Governance Forum(細節討論) Snapshot ( 簽名投票 ) Social Media(通知和更新) Aragon 早期投票 以太坊上的 Lido 是通過 Aragon DAO 並由 LDO 代幣投票來控制的,包括 Lido 金庫、ETH2 提款密鑰、節點和預言機操作員列表、DAO 訪問控制列表(ACL)權限、EVM 腳本的執行等等。因此,投票應用程序實際上是 Lido 的根訪問權限。 在撰寫本文時(2022 年 3 月),Lido DAO 的權限包括: 任何擁有歸屬或未歸屬 LDO 代幣的地址都可以創建一個新的投票 為了使投票通過,參與投票的數量需要至少佔 LDO 代幣供應量的 5%(批準 / 法定人數) 在投票窗口結束時,50% 的投票參與者批準提案後才能通過(支持 / 閾)。 如果總供應量的 50% 投票贊成或反對一項提案,它符合絕對多數制並且可以立即執行。 這幾件事也許會降低出現治理俘虜或治理妥協的可能性。 不要降低投票支持門檻。 考慮增加難度(時間、支持度和參與度),盡可能減少根訪問(更多地使用子系統)【進行中】 考慮創建更多的 Lido 子系統(如 Easy Track),其權限受到限制,但這給了操作者在這些限制中行動的自由,這樣就不必頻繁使用主要的(根訪問)投票應用程序。 將 LDO 分發給廣泛的生態系統參與者,特別是那些長期參與者。這樣一來,更多治理參與者的利益與 Lido 的長期願景是一致的。在未來,甚至可以添加一個時間加權的投票系統(投票托管、信任投票等等),賦予長期的利益相關者更多的治理權力。 創建自動監測工具,為每一次投票提供警報,最好是在出現不尋常的 EVM 腳本時提供額外警告(例如,資金轉移 >X%)。 評估自動化可以應用在哪些方面、如何幫助治理過程以及它引入了哪些額外的動態因素(治理面)。 由於 Aragon Voting 相當於對 DAO 的根訪問,因此治理妥協可能會對 Lido 造成嚴重的生存威脅。 托管接口 接口是連接用戶和服務的門戶。通常情況下,用戶相信接口向他們展示的東西。雖說眼見為實,但看到了不等於看懂了。當大多數用戶連接他們的以太坊錢包或與 DApp 交互時,他們往往不會驗證他們屏幕上顯示的內容是否真的上鏈了。這就產生了一個風險,即接口可能不可用或有誤導性,導致用戶沒有採取最佳行動來代表他們的利益。為了使 Lido 能夠應對內部和外部的壓力,利益相關者需要能夠找到信息並對其採取行動。任何阻礙或幹擾這一點的因素都可能成為治理知情權和參與權的風險。 潛在的威脅包括但不限於: 對接口進行審查以防止利益相關者使用。 修改接口顯示的數據,使協調 / 溝通變得困難和 / 或誘導用戶對錯誤的提案投票。 黑客攻擊接口以竊取用戶的資產。 例如,最近 Badger DAO 的接口被利用,損失金額達到 1.2 億美元。這與他們的合約或以太坊區塊鏈無關,是他們的網站出現了問題。 另一個例子是第三方合約驗證。安全研究員@Samczun 最近在 Etherscan 的合約驗證引擎中發現了一個零日漏洞。除了自己發現漏洞之外,防止零日漏洞的最好辦法是盡量減少對受信任的第三方的依賴。 總的來說,接口被攻擊的面通常比智能合約要大,並且它們更不透明,所以很難保證安全性。當然,也有一些措施可以使接口更有彈性: 內容尋址:最初的方法是盡可能使用內容尋址接口。如果每個版本都是不可改變的,這可以幫助最小化接口的治理。然後,內容尋址接口可以托管在IPFS或Arweave。TornadoCash 接口 便是這樣一個例子。 自我托管的接口:讓用戶更容易啓動或托管他們的接口也很重要。這將允許個人運行他們自己的接口,而不需要信任第三方,同時也允許生態系統的合作夥伴(和騙子)在主要接口癱瘓的情況下托管他們的 Lido 接口。這為競爭性的接口市場建立了基礎,並且不需要依賴任何特定的服務提供商。 多個獨立的接口:另一個解決接口漏洞的策略是供應商的競爭性市場。攻擊者要破壞多個接口或數據提供者是比較困難的,也是不太可能的。有了多種選擇,用戶可以在不同的供應商之間比較結果。 驗證者的多樣性 正如在 Lido 研究論壇上提到的,驗證者客戶端的多樣性對於削減相關性以及減少對單一基礎設施供應商的依賴非常重要。如果 Lido 驗證者都使用相同的客戶端軟件,一個錯誤可能會影響 Lido 所有的資產管理規模,但如果 Lido 驗證者使用多樣化的客戶端,那麼任何一個錯誤都只會影響資產管理規模的其中一個子集。這在以太坊合併後可能特別重要,因為那時驗證者將能夠獲得最大可提取價值(MEV),但大多數 ETH2 客戶端不提供 MEV 相關的功能(這可能導致圍繞以太坊客戶端的合併)。Lido 節點運營商分組(LNOSG)正致力於實現「無信任的以太坊抵押」,LDO 代幣持有人應該注意這些變化,特別是對於批準新的節點運營商和 / 或任何對節點運營商進行排名和獎勵的自動化系統。 我們注意到這是 Lido 運營的核心競爭力,而且 Lido 似乎已經意識到這一點並在努力。 經濟面的脆弱性 Lido 通過競爭在權益證明(PoS)系統中生產區塊空間。可以獲得區塊補貼、費用和未來的 MEV 作為回報。 投資區塊生產是具有前瞻性和概率性的。這意味着,如果你控制了百分之十的驗證權利(質押的代幣),那麼未來你也許能獲得區塊獎勵的百分之十左右。但是,如果其他驗證者增加了他們的質押,那麼你只能獲得較低比例的區塊生產獎勵。為了保持競爭力,你必須購買更多的代幣。這就產生了一種激勵機制,即盡早購買盡可能多的代幣,這樣就可以盡早參與質押賺取獎勵。你越早質押就越早掙錢,而你越早掙錢就可以越早質押更多。簡而言之,PoS 驗證可能是一個赢家通吃的市場,質押市場的好處多多。Lido 的目標是:以去中心化、非托管的質押池模式,成為合併質押中的領軍者。 這裏需要提到 Lido 所處的市場競爭動態,在 PoS 網絡中佔主導地位的驗證者可能會變得非常有價值,因此,對該驗證者的治理也會變得有價值。但這可能會造成對該系統控制權的競爭(想想 MEV 的曲線戰爭)。如果發生這種情況,有兩種力量可能使這樣的系統能夠避免中心化,同時繼續提供中立的競爭性去中心化區塊空間生產:競爭市場和 DAO。 如果區塊空間是一個競爭市場,那麼用戶和驗證者將有選擇的權利。他們可以選擇購買和出售哪些代幣,以及使用或驗證哪些鏈。如果某一方成為網絡中大多數區塊的生產者,他們不太可能「提高租金」,並且用戶和驗證者可以輕松出售他們的代幣並選擇離開。也就是說,專業的 PoS 驗證者是高技術和資本密集型的。在這方面最擅長的人可能會得到更多的資本(代幣、電腦和融資),進而可以參與到所有鏈。 如果一個去中心化的治理系統控制了大部分區塊生產,那麼這個系統可以由一個不同的利益相關者群體來指導,同時不受他們中任何一個人的控制。 這在實踐中如何呈現取決於該質押系統的代幣分配和治理方式,但隨着時間的推移可能會涉及到最小化治理面。通過資源的最小化治理,利益相關者爭奪和捕獲該資源的能力也被最小化了。因此,如果提前預料到一個系統會被爭奪,那麼應該盡快並盡其所能去減少治理,當且僅當它達到了這一點,同時保持它所需的適應性,才能使其功能得以實現。 結論和下一步措施 這篇文章中的目標是根據系統在社會、技術和經濟層面的動力來找到 Lido 治理的脆弱性。一旦找到了脆弱性,就可以對它們進行「治理」,以提高 Lido 的適應性和複原力。由於系統是動態的、不斷變化的,所以將治理脆弱性轉化為機會的過程也將是持續性的。 治理社會技術系統的脆弱性需要對人類利益相關者和技術機制進行分析。治理是在一個系統的邊界內使用操縱桿來引導該系統。Lido 目前的結構使其能夠為以太坊的流動性質押提供一個去中心化的平台,同時也有足夠的控制力來適應以太坊 1.0 到 2.0 的過渡中不斷變化的架構。隨着時間的推移,以太坊變得更加穩定,Lido 治理結構的適應能力就可以不斷得到應用,使 Lido 更加具有彈性。這是及其重要的,隨着 Lido 發展到多條區塊鏈上並且變得更有價值,對 Lido 流動性質押的治理也將變得有價值。 通過最大限度地減少單點故障,增加「根級」治理的難度,利用組織功能的輔助性和能在約束範圍內快速執行決策的子系統機制(如 Easy Track)創造出更多的子系統治理,Lido 可以提高其複原力。Lido 的目標是為去中心化的 ETH 流動性質押做出貢獻,同時減少任何特定行為者或運營過程的系統性風險。理想情況下,解決脆弱性問題可以降低惡意攻擊或表現不佳的可能性,同時以更加無需許可和更有效的方式獎勵富有成效的貢獻。這需要在戰略層面上即時得到重視。 在去中心化自治組織和流動性質押這兩個新興的、高風險的領域,完成這項任務是非常複雜的。我們要贊揚 Lido 團隊和社區為實現以太坊去中心化流動性質押所做的貢獻。 本報告由 Kelsie Nabben、Burrrata、Michael Zargham 和 Jessica Zartler 共同撰寫。特別感謝 Lido 團隊、參與訪談的 Lido 利益相關者以及 BlockScience 團隊提出的所有意見和反饋,尤其是 Jeff Emmett、Peter Hacker 和 David Sisson 給予了很多幫助。 轉載文章連結:https://theblockpulse.io/article/567本文章挑選自鏈捕手DAO與社區治理原文標題:《DAO Vulnerabilities: A Map of Lido Governance Risks & Opportunities》原文作者:BlockScience原文編譯:Jeanne Jiang,The SeeDAO 本網站所有非原創(轉載)文章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特別說明:轉載文章會進行二次編輯以符合文章寫作需求,望作者包涵 延伸閱讀: 【新手懶人包】區塊鏈是甚麼?一文看懂區塊鏈演化、應用、常見術語 【新手懶人包】元宇宙是甚麼?剖析元宇宙的構成、未來商機和應用 【新手懶人包】 NFT 是甚麼?整合 NFT 科普、平台比較、製作方法 【新手懶人包】 GameFi 是甚麼?一文認識 GameFi 原理、運作方式、熱門NFT遊戲
BlockPulse -
每日精選 | FTX 以 14.22 億美元出價成功競拍 Voyager | Cosmos Hub 發布 2.0 白皮書
每日精選 | FTX 以 14.22 億美元出價成功競拍 Voyager | Cosmos Hub 發布 2.0 白皮書
02
深度解析應用鏈的風險與機遇:應用鏈的下一個機會在哪裏?
03
談到 Web3 社交和遊戲的結合
04
向移動設備發展會是 Web3 的突破契機嗎?
05
BlockPulse 新用戶註冊優惠 獎品總計高達 $10,000 USDC
快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