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之間我們怎麼就成“Crypto猶太人”了?Token2049會議小作文彙總
編者按:9月28日,新加坡Token2049在一片熱鬨與喧囂中結束。很多參會人員寫小作文總結這次Web3大會的所見、所聞和所想,而昨晚趙晨同學的《Token 2049 Takeaways》開始刷屏。我們一醒來,就變成了“Crypto猶太人”。趙晨在小作文中總結:歐美Web3世界正在對國人進行“壓迫”和“排擠”,而我們自然就成為了“Crypto猶太人”。而後,圈內許多大V和知名人士也寫小作文進行回應,包括火星財經創始人王峰、DForce創始人民道、波場創始人孫宇晨、慢霧餘弦等等。本文將對TOKEN2049小作文進行彙總,讓大家了解“Crypto猶太人”的來曆及後續對此的觀點。 一、“始作俑者”:趙晨《Token 2049 Takeaways》 二、火星財經創始人王峰 看了趙同學的新加坡刷屏小短文。心情無比沉重。 我們正在經受著新世界人類曆史上最大的侮辱。這樣侮辱,我從小到大沒有過。小時候,見過比自己更硬了拳頭。忍了。離開故士北漂,忍受著一句你們這些外地人如何如何,忍了。買不起房子的時候,隻能佳京郊的平房,經曆過民警半夜砸門要暫住證的驚恐,忍了。我都是哈哈罷了。唯有努力命運。 但從心裡,從來沒有遭受這樣的忍辱負重,這種滋味。不是皮膚之痛,即使用火烤也不能比。這是一個新技術族群血液的殤。 中國 Web3 團隊就隻能拿最少的錢乾最多的活,彆人和你一樣的能力,融資是你的十倍,台上台下,風光占儘。我們是人類 Web3 文明上的鐵軌枕木嗎? 想起馬克思那句話。 說中國人是 Web3 的猶太人,大家彆笑。人家說也是 1948 年以色列建國前的猶太人,四海漂流隻為錢財的上帝選民,沒有自己的人格。 而且迄今為止,我們也沒有自己的摩西。一年來,聽到最多的就是,華人看不起華人,這不就是 100 年前的上海攤十裡洋場嗎? “華人與狗(韭菜)不得進入(搞不好)Web3”。這個牌子已經寫在很多人的心裡了。這是什麼嘴臉?這是誰造成的?明明說好的大航海時代,乘風之初,我們招誰惹誰了? 三、DForce創始人Mindao 一場 Web3 的會,能開出國仇家恨也不容易。其實,中國人文化裡這種身份感就特彆強,喜歡開展自虐式反思;當然,長期以來被黨國代表四處孔學、人才滲透,以至於個體已經完全被汙名化,這種被集體代表的汙名化已經滲透到海外主流社會的潛意識,當然這個影響的不是哪個行業,而是最寬泛的華人群體。 至於國人內心的文化自卑,哪裡是 web3 的產物,十多年前香港中環高檔餐廳訂餐、下單說英語服務態度和口氣都要好很多,這也不用否定。Web2 時代還有巨大的本土市場做底牌,買方還願意出高價,大部分國內項目西方的 LP 也隻能找代理人才能搶到 deal。這個周期中美的政治對抗導致的資本站隊確實是明顯的。 比如 a16z 都搞出 American Dynamism (愛美黨)這種基金,這種站隊最終決定 LP 構成及 GP 的底色web3 這個群體,左邊祖國不愛,右邊資本站隊,中間主體市場缺位,相比其它行業,對比確實更明顯。這過渡時期,個體能改變的不多,減少些悲情和過度身份感知,錢是不缺的,人才是不少的,市場是大大的。 三、波場創始人孫宇晨 Token2049 大家不必特彆悲觀,與此相反,在新加坡我看到了很多具有創造力的國人團隊,在公鏈交易平台布局是很完善的。波場會繼續義不容辭地支持 Web3 華人團隊與用戶,持續重倉,扛起華人在 Web3 發展的價值! 四、Frank Fan 都在外面瘋傳晨哥這篇。大部分說的就是現實情況,但是國內項目被看不起,真的隻是因為國籍和語言的問題嗎?不是的吧。 上一筆熊市真正堅持下來在做事情的華人創業者,現在各方面都還不錯。現在的國人項目呢,我看到更多的是在不了解 crypto,沒搞懂的情況下就來圈錢、硬改的,這種被嫌棄也是正常的吧。 投資人有病想去舔歐美嗎?還不是國內的好的項目少,硬改的多創新的少,這有什麼辦法?我一直認為隻有中國創業者崛起,中國的 crypto fund 才能真正的起來,所以真的希望有越來越多真的熱愛和相信 crypto,又能踏實做事的華人創業者,這樣才是解決目前困境的最終辦法。有了問題解決問題天天在這喊口號有 p 用。 五、Conflux聯創元傑 給 Web3 創業者幾個大前提: 1. 國內路線:使用公鏈做底層一樣合規合法,必須使用人民幣做結算,不能碰金融和代幣相關的創新。經濟模型可以用 NFT(1155) 和其二級市場驅動。 2. 因為內容審查/支付限製的原因,Web3 創作者/內容/品牌營銷/社交/DID 的創業機會在國內必然有鏡像機會,參考 Web2 發展史。 3. 國際路線:融資而言,國內聯通國際有大量活躍的 VC 資金嗷嗷待哺。架構而言,在國內如無必要,勿增實體。前台(露臉)人員非華人面孔,或在 Token 流通前出境。產品而言:沒有中文界面也無中文宣傳,更沒有中國用戶可保平安。 4. 長期主義創業者:首先著眼於用戶增長,為 Web3 拓圈,不看任何人臉色。 六、Wiger:《Wiger 眼中的 Token 2049》 看了趙晨的文字,非常認同,也有一些感觸。 1.新加坡機會很多,對年輕人很友好,見到了優質項目方,向 OG 學習經驗,見到了 VC 合夥人和 LP。 2.這次國內來參加 2049 的小朋友(00 後)很少,聊了一圈發現就我,York,Zixi,而海外的年輕人非常多,尤其是年輕的項目方,德國,美國等等,忽然感覺壓力很大,感覺就是兩軍交戰,對方有源源不斷,密密麻麻的人投入戰鬥,而我們似乎身後已經是荒漠了。 3.中國和海外圈子出現了一點割裂,出現了認知,研究,資金流向上一些不算太大的斷層,但我認為,這是我們巨大的機會,多寫一點代碼,多開發一點應用,說不定哪一個成了微信,抖音呢。 4.應該試著去融入一些海外圈子,即使融入不進去,也應該了解對方在做什麼,這樣才不會盲目努力。 5.雖然感覺大家對我都很好,很熱情,但我時刻提醒自己,我不能陷入自我麻醉的狀態,會不會聊天,做的產品如何,機構投不投錢,每一步都很難,我時刻提醒自己,要清醒,要努力。 6.對自己認識更深刻了,除了技術,溝通能力,學習速度,努力程度之外,如何使不同文化背景和不同認知層次的人,相互取得信任,講清楚自己做的事情,達成合作,是有一定挑戰的。 7. 25 號附近的宴會上,清一色中國人,群裡活躍,現場活躍,但當我試圖去分享,我們想深耕做技術,我們想做模塊化公鏈,我們想做 QoS,大家的興趣並沒有很足,反而隻對我少年班的 Title 和 NGC 最初的支持感興趣,以及問的最多的就是 NGC 給了你們多少幫助,估值多少,有點難過,但也無所謂了,我們一定會做出來的。 8.28 號的 Longhash NGC 晚宴和 29 號的 LTP 晚宴是我最喜歡的,超級好評。 9.28 號晚上的 1inch 晚宴,96%的海外群體,隻看到了一個朋友進去了,群裡甚至沒有人討論,可能是我圈子的信息差,我在門口站了 20 分鐘走了,隻能說我還是不夠強吧,哈哈。 10.真心感謝豪哥介紹的前輩,大數據群友,還有夏總,有人帶路的感覺真的很好,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我會更加努力,兩頓火鍋,一頓早餐,一通電話,可能都是幾年的寶貴經驗,10 個 A9 的前輩帶我,我何德何能。 11.看到身邊一起等車的路人,坐上了一輛白色勞斯萊斯走了,我卻在算手上剩下的錢,還夠不夠在新加坡住 5 天,鬥誌一下就上來了,前有 22ETH 逼我努力,後有勞斯萊斯推我向前。 12.向上爬,信息差,資金量,做項目。這裡機會太多,不欺少年窮,繼續努力吧,出山,大殺四方。 七、KVC.eth:《Token 2049 @SG 圈內 buidler 的話》 1. 除 Mainland/HK 以外,環 CN 圈都賺麻了 2. 演講台上的英文也沒啥好聽的,真有價值的英文不在 SG 2049 聽,在北美。 3.V 神是在中國得到支持之後,才能成功的拋棄中國礦工,現在進入花街勢力圈。華裔項目有全球最棒的 CEX,有馬上追趕上 OpenSea 的 Element/X2Y2。中國資本和中國項目最大的瓶頸是自卑,是渴求認同而不是實力不行。 4. 再不投中國項目去接盤灣區的 20 億/30 億 infr 明智麼? 5.Crypto Native 項目是不完全需要資本支持的,特彆是 web2 習性的資本。上一波他們根本看不懂 Crypto,這一波沒吃到紅利之後又試圖用傳統 VC 的敘事來看待/打壓 Crypto 項目,把 buidler 拉到自己的敘事裡面 PUA。 6. 交易平台/公鏈是有支持行業發展的責任的。就好像 FB/騰訊,他們有支持生態的義務和必要性。否則沒有生態的公鏈,自己玩單機麼? 7.Web2 的創業者趕緊來吧,現在 linfr 差不多可以做 Dapp 了。現在又是最好的潛伏猥瑣發育時期,所有的流量/人員都比牛市打折一半。浮躁的投資人跟泡沫一樣散去了,剩下的就是最信仰的 Crypto Invester。 8. 產品永遠是靠產品和用戶就能夠征服市場,忘掉那些浮躁的 VC/Fund 吧,不是你產品不好,他們隻不過是自己沒錢了而已。 9. 中國人/中國項目一定是 Crypto 下一輪敘事裡面最受歡迎的方向。沒必要掩耳盜鈴,不投華人項目的 fund 目光短淺而已,你給他一個機會回去投 binance,你看他吃不吃。 10. 不要被 Fund PUA,要堅信中國工程師的實力。做事不要忘本,Crypto 不是中國韭菜支持,偉大的以太坊基金會不知道在何處飄搖。 11. 這一輪熊市的拯救者不是 web2 VC,是 Crypto Native fund 和社群!我們需要的是 Doge / Robin Hood 的故事。Buidler 尋找那些 Crypto OG 吧,他們在行業裡成長起來的,也是最相信這個行業的。 12.Crypto 本質上是顏覆資本,顛覆傳統,顛覆過往的一切,不要再被西裝革履的資本教育了,他們愛投不投,我們是要做出來讓他們接盤的,而不是讓他們來教育你的。 13. 請堅持 Crypto Native 不妥協!The Stars our Destination! 八、Victor Ji 1,2022 年了亞洲社區的核心竟然還是交易平台,怎麼會有真正去中心化的 ecosystem? 2,很少聽到機構和項目方在聊 roadmap、產品、用戶、增長,沒有這些就發幣的 token 就是割韭菜。過去很多華人項目就是,現在也是,未來應該還是。 3,很多 VC 看項目關注的隻是上一輪的投資機構和上了什麼交易平台。項目方隻是希望介紹歐美的 VC。Modular,ZK,danksharing 這些方向對新加坡可能還是太早了。 4,能 build narrative 而不是投 cheap deal, hype deal 的華人機構在哪裡?高估值接 Aptos 和 Sui 是 fomo 還是認知偏差? 5,問題不是在華人,而是環境和專注的方向。在美國的華人也是能努力做好項目的,接下來沉下心來花七年時間做好一個方向。隻要關注正確的事情(如何 realize vision 而不是買勞斯萊斯) 保證團隊足夠 diverse(不是找人站台,做 web3 項目必然要有足夠 diverse 的 engineering #l marketing team) 華人也一定可以做一個有社會價值的產品/平台。 6, 中國的革命可以源自紫禁城,也可以源自檀香山,web3 也是如此。新加坡很好,近兩年是不用再來了。 九、Flynngao:《Crypto 猶太人 Takeaways' Takeaways》 1. 新加坡 確實麻了。 2. 我可以寫個 twitter thread 但用 iphone 備忘錄更貝猶太人的底蘊。 3. 如果有華人說他要做個項目是有去中心化理想,最終推動政治格局的,其他華人一定會立馬想他一定是個窮 x 和傻 x。 4. 大部分 web2 進來的人根本不是要做什麼大事業,隻是為了儘快彌補在 web2 中的失敗。 5. 亞洲資本不投中國人的原因是他們隻想趕緊投完割了,華人項目因為正常不能大刀闊斧割華人了,投資回報率低。華人項目經常拿不到投資主要原因是前面的項目越割越快後面鐮刀遭殃。 6. 優秀的 web3 創始 人在於自己臉皮到底能賣出個什麼個好價格。 7.2018 全球一家親隻是純純的玩 cx,誰玩得好就跟誰玩,2022 大家賺了點錢想買點臉皮回來搞得遮遮掩掩的。 8.web3 到底是什麼我也不知道,彆再問了。 十、慢霧餘弦 華人在 Web3 不必悲觀也不必樂觀,看淡那些虛假的繁榮,真實力從來不計較這些。比如大家所謂的 Web3 黑客們,所有的行動都是最原生最本質的,代碼不安全就是不安全,有實力就是有實力,運氣好就是運氣好,管你什麼國家什麼地區。黑暗森林才是這個行業的最真實形態,而不是那些燈紅酒綠,那不是朋克,那是虛假的繁榮... 歡迎清醒。  
PA觀察 -
詳解新公鏈競爭三大維度:多鏈、單鏈與特殊鏈
公鏈 vs 應用的發展可能並非呈循序漸進的態勢,有諸多因素導致「躍遷式」發展,因此需要對所有應用/生態保持無偏見的觀察和體驗。 前言   最近對新一輪的公鏈競爭有了新的思考。上次通過數據的對比總結(不含cosmos/dot)如下: 綜合公鏈和生態來看:Sol > Avalanche > Near > Bsc > Polygon > Ftm 本次僅從架構上做比較,加入了 ETH / Cosmos / Dot,觀點和上次基本一致 從架構上,把目前主流公鏈分為三大類:多鏈、單鏈、特殊   多鏈   採取橫向或者縱向擴容,另一個區別在於是否共享狀態,安全性和自由性的 tradeoff Eth:L1 + L2 優點:智能合約平台鼻祖;最安全的鏈;最多的創新和真實用戶,目前排名第一,沒懸念 缺點:貴、慢 、架構舊、船大不好調頭 Dot:中繼+平行 優點:更先進的架構(xcmp,wasm);牛逼的 gavin wood;安全;理論上適合「懶團隊」,不需要擔心鏈的設計(安全 & 經濟模型) 缺點:費用模型對「懶團隊」壓力大;生態才剛起步 Cosmos:hub + zone 優點:更先進的架構(Ibc,CosmosSDK);符合 web3 自由開放的精神;項目方可以充分利用鏈的性能來做定制化設計(安全 & 經濟模型) 缺點:組織結構松散,賦能不足;一切需要自己設計,開發門檻高;生態才剛起步 Avax:主網+子網 優點:錢多;融合的架構(新共識+重叠驗證網絡);搶得 EVM 先機;生態全面 缺點:子網間沒有交互性;新玩意在熊市中共識不夠 Polygon:POS + Hermez + ... 優點:錢多;布局廣,理念先進(zk + POS + DA), 缺點:整體網絡概念未知;新玩意在熊市中共識不夠;印度團隊 總結下來,發現大家都在往多鏈的方向走,包括 ETH 也更改到這條線路,多鏈和模塊化肯定是最主流的大方向。到底選哪家,其實問題還是落在了「不可能三角」上。 分類 A:ETH、Dot、Polygon     Dot 其實和 ETH 很類似,都是依靠主鏈來完成狀態共享和結算,並保證子網絡的(L2,平行鏈)安全,而付出的代價就是必須跟着「大哥」走,交「保護費」並且沒自主權,Polygon Supernet 也大概率與此類似,因此把他們歸為分類 A,項目方選擇分類 A的話,那他們最在意的就是(主鏈)安全性了,那 Dot 和 Polygon 拿甚麼和久經沙場的老將ETH競爭?Polygon 的多方案+強資本的布局也會被類似方向的 BSC 極大削弱。ETH 這邊的問題是,目前路線是 rollup-centric,但是有三個問題: OP 方案目前性能平平,未來有改善,但落地未知 zk 方案被賦予太高的期望,雖然各方案都在緊鑼密鼓的開發,但真正全功能完全落地,個人持懷疑態度;而且 zk 方案的未來究竟是與 ETH 合作還是競爭,依舊存疑 眾多 rollup 方案相互割裂,沒有原生的跨鏈和合作,部分生態有遷移/多鏈的趨勢 ── 做大了有野心,太小了另謀出路(dydx,Boba),這點從 DeFi 藍籌的多生態部署也能看出一二 分類 B:Cosmos   構建類似「超級城市群」的概念,最大化的放權,犧牲了部分的安全,換來的是理論上生態層面的更去中心化(Dapp 不受制於鏈+避免單一項目造成災難)和性能的更獨立(Dapp 獨享鏈)。靈活性/獨立自主權其實是一個非常重要且容易被忽視的公鏈特質: 從性能上說,一條鏈性能再高,也會在某一天被一個奇怪的 NFTmint 打爆,進而影響其他鏈上活動; 從安全性講,整個網絡是「分割的安全」:因為沒人可以保證絕對的安全,因此在出事時能將損失分割,降到最小,尤為重要。另一方面,對於 Dapp 端,一個對時效性很敏感的 Dapp 肯定不希望自己的用戶因為鏈的升級或其他意外情況而導致爆倉或產生其他意外損失; 從創新性來講,有自主權的Dapp可以利用底層的特性,將缺點化為優勢。比如:MEV 是去中心化系統天生就有的缺陷,在之前,大家只在想怎麼消除他,但很難,而 Cosmos 則是想辦法來利用他,這就巧妙很多。相比於對其壓制,疏通亦不失為一個良方。比如路堵了,是直接將路炸了,還是想辦法開一條路去疏通呢?同類的案例還有很多,如零 gas 費交易、LP 資產做質押節點等等。歸根結底,都是利用了 Cosmos 主權性做的創新。所以這種自下而上得模式是鼓勵創新,而區塊鏈最鼓勵的也是創新; 從經濟上講,Dot 的模式是「來,你們都用我,我最牛逼,都給我交錢」,連ETH也不敢這樣,在發展初期就唯我獨尊的這種形式從事務的演化角度來看待是很難被接受,而 Cosmos 這樣,則先是以免費來吸引人(類似 web2 公司的砸錢賺吆喝),等有足夠的人來用的時候再慢慢想收「保護費」的事(atom2.0),所以代幣賦能的前提是你有個「有人用」的好產品。因此,我認為獨立自主和開放性是 Cosmos 優於 Dot 甚至 ETH 的最大殺招。 分類 C:Avax     Avax 更像是分類 A 和分類 B 的交集,既可以搭 Permissionless 的子網,並且針對性的做定制化微調;同時又「部分共享安全」,幫助子網冷啓動的同時對母幣進行賦能。最新消息:原 ETH 二層 Boba 部署至 Avax(之前 Boba 也有在 Moonbeam 和 Ftm 上部署測試網,這次與 Avax 合作的主要方向感覺是 game,結合 Boba 的 Hybrid Compute概念,官方主推了一個 EvoVerses 的遊戲),現在 Avax 也是既有 subnet 又有 rullup 了,從架構 — 生態 — 資本,Avax 更像一個勤懇的「良好學生」,每項指標都不是 top,但勝在平衡,這種類型不能忽視。   單鏈   重點在並行執行,但也有兩者兼備的,加入多鏈,如 Fuel EVM 為代表的智能合約都是串行執行,由於其無法發揮節點多線程性能,網絡處理效率低下,進而造成執行時間長和 TPS 低下,而 EVM 天生不適合做並行執行。做並行執行有兩個方向: 使用 UTXO 模型:比特幣的賬戶模型,適合併行處理,但不容易實現複雜交易類,所以基本適用於支付領域。不過 Cardano 和 Findora 已在此領域進行探索 狀態模型更改:最大的難題是需要識別「獨立交易」和「關聯交易」,能通過並行執行「獨立交易」來大幅提高處理性能   Solana 一切創新的本質是:最小化網絡通訊消耗+採用高運算性能節點。並行的本質 ── 狀態模型的更改:交易需要交易事先聲明其「關聯性」──該交易需要改變哪些狀態,進而能很好的做並行執行。 缺點:假去中心化;節點性能的極度壓榨,造成了單點故障帶來的頻繁宕機。後續需要重點關注費用機制實施的效果 Aptos 使用 blocks STM 緩存,採用「樂觀執行」,不需要交易聲明是否「關聯性」。 所有交易先無差別並行執行,執行完後若發現有關聯交易,則進行判定並重新執行,如此往複。此方式對開發者較友好(無需申請交易的關聯性),但若整個塊的交易都是關聯的,則沒有達到提速目的,不過官方說即便這樣也不會比串行執行效率低 並行執行效率提升;驗證節點每個 epoch 會變更,不像 Sol 是可預測的,容易被攻擊 在用戶端, 做了很多 web2 用戶友好的措施:交易識別,私鑰混合托管 Sui 類似 aptos,但不同的是需要交易事先聲明其「關聯性」。 Linera 技術細節公布較少,似乎更專注於支付領域 Fuel 專注於模塊化,只做執行層,放棄共識和 DA 層,目前應該是想做 ETH 的 L2 使用 UTXO 模型,能夠很方便的做並行執行 並行執行的方案共同面臨 2 個問題: 提升效率的幅度:主要取決於鏈上活動「關聯交易」的佔比,佔比越大則提升越有限。根據 ETH 數據推算,目前約 30% 交易為此類型,因此以 ETH 的 gaslimit 和blocktime 來推算,並行能提高 3-5x 效率,當然具有更好的 gaslimit 和 blocktime 的鏈能提升更多(100X) 中心化問題:執行效率更高意味着對硬件性能的壓力越大,從而導致驗證者中心化。面對此問題,Aptos 和 Sui 並沒有表態,而 Fuel 在積極與 ETH 互動來解決此問題 這個分組裏面除了 Sol 有經過市場的驗證,其他的都處於早期階段,具體實現和帶來的問題很大程度需要上線跑一跑才知道,在此之前都持有懷疑態度,並且從理論上講,Libra 系和 Sol 一樣會踩很多坑。而且資本太用力的推進,謹防變成「天亡級」項目。當然,Libra 系也是有很多創新的,大家普遍反映的是語言好用,理論上更安全又易用,又有開發者+資本,需要保持一定的關注。 Fuel 則比較特殊,需要深入研究後再下結論。 這個類別目前只看好 Solana:非 EVM 中最繁榮生態 + 最高單鏈性能 + 出圈效果最好,這三個「最」就足以對它保持高度重視,從之前的觀察也可以看出 Sol 在非常清晰地走着一條「非以太坊」之路,所有的動作都意在弱化區塊鏈屬性,降低用戶門檻,容易出爆款項目,但同時觀察開發者走向,謹防被 Libra 們吸血。   特殊   這一類別的公鏈很難簡單劃分未單鏈 / 多鏈,特色都非常突出,短板也很明顯 Near 主要亮點在分片;從之前報告的開發者維度看,勢頭很強勁 缺點:目前生態發展整體偏慢;異步合約調用的分片方案增加了系統的複雜性,樂觀驗證帶來可能的效率低下和安全隱患也值得注意,未來的路線具有不確定性 Ar 以存儲打造的新範式公鏈,天然自帶低價的「類數據可用性」,在 scp 範式的叠代下,理論上可以達到超高的 tps 缺點:scp 安全性/去中心化可能會有局限性,可能不適合 DeFi 類應用;市場接受度存疑;基礎設施都在非常基礎的階段,很多標準未統一。 需要關注圍繞 scp 範式的基礎設施的搭建和應用。 Bsc 頂級流量+無限子彈的玩家 + 創新進取的 CEO;幾乎是第二大繁榮的生態,會蹭熱度:EVM - 多鏈 -zk-bab,雖然技術創新薄弱,但因為「有錢」這個超能力也能撮合成更「適合的」方案。 也是因為有幣安的存在,對打法類似的 Polygon 更加不看好 在此類別中,還有很多有特色的鏈,由於還是處於早期,就不一一介紹: 同樣基於存儲的公鏈 Filecoin zk 公鏈 Mina 可能適用於社交的 ICP   TL; DR   當然上述分析沒考慮到的因素也可能造成競爭格局的變化: 1.資本的推進(Delphi 突然奶 Cosmos,Polygon / Sol / Avax的砸錢流) 2.超級 Dapp 的崛起 按照正常發展推演對公鏈進行如下排名:ETH > COSMOS > SOL > AVAX > BSC > AR 但需要注意的是:公鏈 vs 應用的發展可能並非呈循序漸進的態勢,有諸多因素導致「躍遷式」發展,因此需要對所有應用/生態保持無偏見的觀察和體驗。   轉載連結:https://www.chaincatcher.com/article/2080318  本文章挑選自鏈捕手 公鏈挑戰者     本網站所有非原創(轉載)文章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特別說明:轉載文章會進行二次編輯以符合文章寫作需求,望作者包涵   延伸閱讀: 【新手懶人包】區塊鏈是甚麼?一文看懂區塊鏈演化、應用、常見術語 【新手懶人包】元宇宙是甚麼?剖析元宇宙的構成、未來商機和應用 【新手懶人包】 NFT 是甚麼?整合 NFT 科普、平台比較、製作方法 【新手懶人包】 GameFi 是甚麼?一文認識 GameFi 原理、運作方式、熱門NFT遊戲
Allen -
破局與重生:以太坊合併後的傳奇之路
只要勇於做出承諾,世界自會助你鏟除不可逾越之障礙。去完成未竟之夢想,宇宙絕不會抑制你前進的步伐,這即是奧義所在。」──以太坊 PoW 時代最終區塊留言 以太坊經歷了歷史性的升級,發展進入了新的階段。合併之後,以太坊將繼續沿着擴容和去中心化的方向前進。The Merge 僅僅是 PoS 時代的第一步,以太坊依然面臨着巨大的挑戰,驗證者群體中心化,擴容,Lazy Validator Problem 等問題依然制約着應用的爆發和以太坊的安全擴展,本文將從 The Merge 開始,逐步分析 POS 採用的共識算法,重點探索使用 DVT 技術來解決驗證者單點風險的問題,和從業者一起分析以太坊的問題和未來的發展機會,建議具備一定以太坊基礎的讀者閱讀此文章。   1. The Merge   1.1 背景 The Merge 是以太坊有史以來最大的技術升級,在 2022 年 9 月 15 日實現了 Execution Layer 和 Consensus Layer 的合併,其最大的變化是將以太坊的 PoW 共識切換為 PoS 共識。 除此之外,合併以後以太坊的能源消耗降低了將近 99.95%,據 Vitalik Buterin 推文,以太坊合併將使全球用電量減少 0.2%。   1.2 合併帶來的改變 代幣增發:PoW 時代的 ETH 代幣增發停止,新的 ETH 僅通過 PoS 共識出塊產生,以太坊的通脹率降低,當 base fee 超過 15gwei 的時候,以太坊甚至進入通縮。 質押收益:gas 費用和 MEV 的收入被分配給 Validator,驗證者的質押幣本位收益達到 5-7%。 Withdraw:合併以後質押的 ETH 並不能立即 Withdraw,需要在上海升級以後才會放開 Withdraw 的限制,並且在提款的時候,用戶並不能直接提取,為了避免大規模的提款,對於單次提款的數量和時間都有一定的限制,所以開放提款以後,並不會出現大量提款抛售的情況。具體的信息可以參考 EIP-4895:Beacon chain push withdrawals as operations 數據結構的改變:Consensus Block 裏面會包含 Execution Block 的 Hash 值,同時 Execution Block 裏面和 PoW 相關的參數不再生效。mixHash 字段會記錄以太坊原生的 RANDAO 隨機數,供 EVM 調用,以太坊的開發者可以直接使用這個隨機數到智能合約開發中。 共識替換:PoW 共識被 PoS 替換,原有的礦工職責被驗證者替代,同時存在兩條鏈,需要同時運行兩個客戶端節點,Execution Layer Client(EL)和 Consensus Layer Client(CL)。 切換為 PoS 共識以後,以太坊的算法由 Ethash 轉換為了 Casper FFG(Gasper),相較之前的算法,Gasper 更加節能,不需要再通過專門的礦機計算難度值,而是通過隨機的方式來出塊,讓我們往下繼續探索以太坊的共識算法和出塊方式!   2. Gasper   目前信標鏈上面質押了13,830,378 個 ETH,活躍驗證者的數目為432,203 個(截至 2022 年 9 月 23 日),根據 PBFT 的特點,beacon chain 的驗證者數目很多,網絡通信數據量大,簡單的 PBFT 不再適用於以太坊網絡,於是以太坊在網絡結構上面採用 PBFT 的思想對網絡架構進行了改進和設計,使用了 Gasper 算法。 Gasper 為 beacon chain 協議中的終局性工具(finality gadget),用於確定哪些區塊應被參與者認定為已經確定的、不可更改的,同時在分叉的時候用於確定哪個分叉鏈是主鏈。Gasper 的終局性一般化了《Casper Friendly Finality Gadget(casper FFG)》論文中的概念。   2.1 概念 Slot(時隙):合併以後一個 Slot 就是一個區塊,有一個 committee 負責在 12S 的時間內生成該 Slot。 Epoch:每 32 個 Slot 組成一個 Epoch,一個 Epoch 的時間為 384S,即 6.4Min。Committee(驗證者委員會):每個驗證者委員會最低會分配 128 個 Validator,驗證者會對自己負責的 Slot 進行 Attestation 操作,並且在委員會中有一個 Validator 會被隨機選為 Proposer,進行出塊。 Attestation(投票簽名):每一個 Slot 對應的 committee 裏面的 Validator 都需要對上一個 Epoch 進行投票簽名,確保自己認可了上一個 Epoch 裏面的交易。 Validator(驗證者):由於以太坊 The Merge 以後共識算法切換為了 POS,原來的礦工被 Validator 取代,Validator 通過質押 32ETH 資產成為 Validator,負責參與各個 Epoch 內 slot 的出塊和簽名工作。 Proposer(提議者):Proposer 來自 committee 中的 Validator,通過 RANDAO 產生的隨機數選出,被選用於 Slot 區塊的打包。 Beacon chain(信標鏈):用於替代 PoW 共識的 PoS 區塊鏈,beacon chain node 被用來掛載 Data Blobs 的交易類型,為 Rollup 提供更多的存儲空間。   2.2 流程 Epoch 開始的時候,通過 RANDAO 為每一個 Slot(時隙)分配一個 Committee(驗證者委員會)對上一個 Epoch 進行 Attestation(簽名投票)。 為當前 Epoch 的 32 個 Slot 分配多個 Aggregator 將 committee 對上一個 Epoch 的 Attestation 聚合以後記錄進 Slot 區塊裏。 RANDAO 通過生成隨機數確定 Proposer 負責出塊。 在當前 Epoch,每一個 Slot 在出塊的時候,committee 都對上一個 Epoch 的檢查點進行 Attestation,連着兩個檢查點 Attestation 以後,上一個檢查點才 Finalised,直到 32 個 Slot 都依次對檢查點進行了 Attestation,本輪 Epoch 結束。Post-Epoch 的第一個 Slot 開始的時候,Pre-Epoch 達到了終局性的共識,即 Post-Epoch 經歷了 Pre-Epoch 和當前 Epoch,一共兩輪 Epoch(因為兩個 Attestation 的檢查點之外,還有沖突的檢查點的話,必然有 1/3 的驗證人作惡了,比如 32 64 96 三個區塊高度,可能 64 號高度沒有達成檢查點,到了 96 號才有檢查點,這時候 32 號高度才是 Finalised),時間上為 12.8Min,交易就在鏈上確定下來了,即所謂的終局性。   2.3 特性   RANDAO 賦予了鏈上的隨機數。RANDAO 生成的隨機數將會放進 Execution Layer Block,智能合約能夠直接使用該隨機數,在擁有鏈上的原生隨機數以後,DeFi 可能會有新的應用誕生,比如博彩類的 DeFi 應用可以直接信任和使用 RANDAO 產生的隨機數。   2.4 Latest Message Driven GHOST(LMD-GHOST,由最新消息驅動的 GHOST) 在以太坊新的 POS 共識機制中使用 LMD-GHOST 作為分叉選擇規則,當發生分叉的時候,GHOST 會選擇獲得更多消息支持的子樹。其背後的理念是在計算鏈頭時,只考慮每個驗證者最近的投票,而不是過去產生的任何投票,以此降低運行 GHOST 所需的計算量。 想要深入學習的可以查閱:https://eprint.iacr.org/2013/881.pdf 2.5 隨之而來的問題 通信與驗證成本增加:是不是驗證者越多越好呢?其實不然,雖然驗證者的數量增多有利於數據可用性採樣(DAS)和去中心化,但是驗證者增多意味着單個 Slot 的驗證者也會變多,在收集各個驗證者簽名的時候就會增加 Aggregator 和驗證者之間的通信負擔,除此之外,聚合簽名的驗證成本也會增大,這無形中會增加驗證者節點的負擔。 長程攻擊:長程攻擊是指某個驗證者在 Withdraw 質押在信標鏈上的 ETH 後,他可以利用舊私鑰在某個曾經簽署過的區塊進行惡意分叉,因為此時其在鏈上已無任何質押資產,然後迅速產生空塊至目前的區塊高度,對網絡進行攻擊。這也是未來可能出現的攻擊方式。以太坊在設計的時候是對 Pre-Epoch 的 checkpoint(檢查點)進行投票,其設計思路也就是將初始狀態不斷往前推進,避免可能出現的攻擊。   3. 以太坊質押挖礦   3.1 Staking 質押門檻:驗證者為了履行職責參與共識出塊需要質押 32ETH 作為保證金資產。 驗證者的職責:在協議規定的時間生產區塊和 attestation。   3.1.1 Staking 方式 Solo Staking:solo staking 的方式是由想要自己出資 32 個 ETH 做驗證者的質押人自己在雲服務器上運行驗證者節點,除了選擇在雲服務器上面運行節點,也可以選擇在自己家中擺放服務器設備運行以太坊節點,區別在於雲服務之上運行節點更加穩定,在參與網絡共識的時候可以避免和減少因為停電和網絡原因造成的怠工懲罰,而在家自己搭建節點的優勢在於硬件和網絡服務的成本低於雲服務器,這裏質押人可以自行選擇採用哪種托管方案。 Staking Pool:由於 32 個 ETH 對於普通人來說是一筆不菲的資金,尋常小資金的質押者想要參與網絡共識卻沒辦法自己運行節點,於是出現了質押池解決方案,其中以許可型的半去中心化質押解決方案 Lido 為主要項目,其吸收了較大的資金體量,成為賽道內的頭部解決方案,其次還有去中心化程度更高一些的解決方案如 Rocket Pool 和 Swell 等,在現有的質押池解決方案之上,還產生了 Unamano 這樣的聚合解決方案來幫助和發展以太坊 Staking 領域。 在節點運營方面,Lido 選擇指定部分專業的運營商來運行網絡節點,這也是其相對中心化的一點,運營商掌握簽名私鑰,用戶的資產部分信賴 Lido 和運營商,至於提款私鑰,2021 年 7 月之前,提款地址是一個 6/11 的多簽地址,多簽私鑰由行業內 OG 保管,2021 年 7 月之後,提款地址指向一個可升級的合約地址,該合約由 DAO 進行管理。Rocket Pool 在節點方面選擇更加去中心化,任何人只需要提供 16 個 ETH 和相應的軟硬件設備就可以作為運營商運行節點,雖然降低了運營商門檻,但是 Rocket Pool 引入 $RPL 質押來降低運營商作惡的風險。 Staking Pool 的方案使得普通的用戶可以將小額的 ETH 存入合約來獲得以太坊的挖礦獎勵,同時返還生息代幣如 stETH 和 rETH 來釋放質押資產的流動性,進一步增強了以太坊的去中心化程度和資金使用效率,是社區最為看好的方向。 CEX,中心化托管機構:除了 Solo Staking 和 Staking Pool,中心化的交易所和一眾資管機構都是以太坊質押的主要參與者,例如 Coinbase 和幣安等也都推出了自己的質押服務,通過吸收小額的 ETH 來參與低風險的以太坊質押挖礦。三種方案在去中心化程度和安全性方面都各有優劣,這取決於質押者的信任對象,但是無可置疑的是,三種方案都捕獲到了相應的資金和用戶,共同維護着以太坊的安全和去中心化。   3.1.2 風險與隱患 是否合併以後真的就萬事大吉?我覺得未必,從下圖的數據我們可以窺探一下解除信標鏈提款限制以後的局面。 目前以太坊的質押量主要集中在 Lido,Coinbase 和 Solo Staking,合併以後新的以太坊質押則大量流向了 Lido 和 Coinbase 這類相對中心化的機構和協議裏,在解除提款限制以後,我覺得原來質押的以太坊會被重新分配到 Lido 和 Coinbase 裏,隨着時間的流逝,Lido 和 Coinbase 將會掌握越來越多的以太坊驗證者和質押量,最終對以太坊的去中心化帶來嚴重的威脅,當他們控制住以太坊以後,對於想要重新打破這種局面的交易,將會被 Lido 或 Coinbase 這樣的大礦池所拒絕,因為你想質押 ETH 到以太坊的這筆交易能否上鏈也是他們說了算,並且新產生的 ETH 也將會往 ETH 越多的人手裏集中,因為他們在質押的時候就掌握了大量的 ETH,這無疑對以太坊的去中心化會是新的挑戰,我們可以期待社區和核心開發者一起來解決這個問題。 3.1.3 獎勵類型 Attestation 獎勵:每一個 slot 的 committee 都要對前一個 Epoch 歷史區塊檢查點進行 Attestation,成功 Attestation 以後會獲得 Attestation 獎勵,作為 Validator 的收入之一。(概率大,獎勵低) 出塊獎勵:每一個 Slot 會有一個 Validator 作為 proposer 來打包區塊,被選為 proposer 的 Validator 可以獲得出塊獎勵。(概率低,獎勵多) MEV(礦工可提取價值)收入:MEV 收入除了 gas 費用的收入以外,還有三明治攻擊等方式的收入,據 EigenPhi 的數據,過去 7 天三明治攻擊的 Volume 都在 100M 以上,最高 Volume 接近 400M,MEV 的收入成為驗證者的重要收入組成之一。   3.1.4 懲罰類型 怠工懲罰:未能按照共識預期產生出塊:未在預期時間對區塊進行 Attestation。 惡意行為導致 slash(罰沒):在單個 Slot 內生產兩個區塊或者進行兩次 Attestation;違反 Casper FFG 共識規則提議錯誤區塊。 3.2 私鑰類型 簽名私鑰:簽名私鑰用於驗證者在履行職責時的消息簽署,包括 attesting 和 proposing blocks,每 6.4min,即每個 Epoch,該密鑰將被使用一次。提款私鑰:提取質押資產和出塊獎勵時使用的密鑰,需要離線存儲,在上海分叉以後,可用提款私鑰提取質押的 ETH 和獎勵。   3.3 ETH2 質押風險 私鑰被盜:ETH2 的簽名 / 提款私鑰被盜。 單點故障 / 驗證者的有效性:目前,驗證人以單一的機器或節點存在並履行其職責。協議嚴格的規則禁止常見的冗餘形式,如在多個節點上運行同一個驗證人,這樣做可能會導致驗證人被 「懲罰」(slashed)。如果使用質押服務,密鑰位於一個雲服務器上( 如 AWS)。如果任何組件出了問題,驗證人就會停止驗證,從而受到懲罰。   4. 分布式驗證者技術(DVT)   在質押層面,雖然我們有去中心化的質押解決方案來降低質押門檻和提高質押服務的去中心化,但是在 Validator 層面,依然存在着單點風險,現在單個驗證者運行着網絡的多個客戶端,如果因為網絡原因或者是斷電等物理因素會造成怠工懲罰,slot 也無法收集到有效的簽名,我們無法通過冗餘的方式在多個地方運行同一個驗證者節點,因為這會造成簽名的混亂,會被認為是對網絡的攻擊,但是我們可以將簽名私鑰拆分,通過 DVT 技術來降低單點故障的風險,在實施升級的時候,也為節點提供了升級空間,並不會因為網絡升級導致節點的大面積掉線,具體分析,請讓我們往下探究!   4.1 概念 operator:運行一個(或多個)節點的個人或實體。 operator node:指的是一個硬件和軟件,執行以太坊驗證者的任務。這些任務可以由節點單獨完成,也可以與其他使用 DVT 工具的節點聯合完成。 分布式驗證者技術:分布式驗證者技術是一種將單個以太坊驗證者的工作分配給一組分散節點的技術。相比驗證者客戶端在單台機器上運行,分布式驗證者技術能夠提供更加安全和去中心化的服務。   4.2 分布式驗證者節點需要運行 以太坊執行層客戶端 以太坊共識層客戶端 以太坊分布式驗證者客戶端 以太坊驗證者客戶端   4.3 DV 如何防範 ETH2 質押風險 私鑰被盜 使用門限簽名技術(m-of-n)可以實現防止私鑰被盜的風險 一個完整的驗證者密鑰被拆分為多個小的密鑰 拆分後的小份密鑰通過聚合產生完整密鑰的簽名   節點宕機 Crash Faults: 原因:因為停電,斷網,硬件故障,軟件錯誤導致的崩潰; 防範措施:通過在多個地方運行同一個節點的冗餘備份方案來防範節點掉線; Byzantine Faults: 原因:由軟件 bugs,網絡攻擊導致; 防範措施:多個參與節點通過共識決定,單個節點無法做出決定。   4.4 總體架構 分布式驗證者使用私鑰分片遠程簽署消息 在分布式驗證者客戶端內通過聚合簽名技術對分布式驗證者的簽名進行聚合,達到閾值以後,對區塊進行簽名。   4.5 實現 DVT 技術的兩種路徑 An approach to DVT using SSS:該方案由質押 32 個 ETH 的實體創建簽名私鑰(sk,pk)和提款私鑰,並運行一個 Secret Sharing Scheme 程序在委員會節點中安全的分發 sk 密鑰的份額。 An approach to DVT using a DKG protocol:在 DKG 的方案中,沒有一個實體來為驗證者分發簽名私鑰的份額,而是一群驗證者委員會節點一起運行 DKG 協議。因此,一個秘鑰和公鑰(sk,pk),以及 sk 的 n 個份額 sk_1,…,sk_n 被創建,i=1,…n 的第 i 個節點擁有份額 sk_i。 4.6 Threshold Signature Schemes (TSS)(閾值簽名方案) 當驗證者對區塊達成一致需要簽名時,採用 BLS 閾值簽名方案來實現簽名。其允許 N 個驗證者共同簽名數據,並且在 t+1(0) 個驗證者正確簽名的情況下實現完整簽名。通過 tss 的方案,既實現了每一個驗證者都無法獲得完整的簽名私鑰,又保證了完整簽名的順利生成。   5. 從主流項目看 DVT   5.1 SSV 表面上看,SSV 提供了穩健的、去中心化的進入以太坊質押(Staking)生態系統的途徑。再深入一點,SSV 是一個複雜的、配有共識層的多簽錢包,SSV 在信標鏈節點和驗證者客戶端之間充當緩沖器的作用。   5.1.1 配置的主要組成部分 Distributed Key Generation:operator 通過運行 SSV 程序計算生成了一個共享的公私鑰集。每個 operator 只擁有私鑰的單一部分,確保沒有一個運營商可以影響或控制整個私鑰做出單方面的決定。 Shamir Secret Sharing:這個機制被用於使用預先定義的 KeyShares 閾值重構驗證者密鑰,單個的 KeyShared 不能被用於簽署消息。SSV 能夠利用 BLS 技術聚合簽名,創建驗證者的完整密鑰簽名。通過結合 Shamir 和 BLS,驗證者的簽名私鑰被切片共享,並在需要簽名時聚合重組。 Multi-Party Computation:將安全的多方計算(MPC)應用於 secret sharing,允許 SSV 的 KeyShares 安全地分布在 operators 之間,以及執行驗證者職責的分散計算,而無需在單個設備上重建驗證者密鑰。 Istanbul Byzantine Fault Tolerance Consensus:將這一切聯繫起來的是 SSV 的共識層,基於伊斯坦布爾拜佔庭容錯(IBFT)算法。該算法隨機選擇一個驗證者節點(KeyShare),負責區塊提議並與其他參與者分享信息。一旦預定的 KeyShares 閾值認為該區塊是有效的,它就被添加到鏈上。因此,即使一些 operators(達到閾值)有問題或目前不在線,也可以達成共識。   5.1.2 SSV 生態的三類參與者 Stakers:利用 SSV/DVT 技術的交易所,服務商或個人 ETH 持有者,以實現其驗證者的最佳有效性、安全性和去中心化。stakers 向 operators 支付 SSV 代幣的費用,以管理他們的驗證器。 Operators:operators 提供硬件基礎設施,運行 SSV 協議,並負責維護驗證者和 ssv.網絡的整體健康。operator 以 SSV 代幣確定其服務費用,並向驗證者收取運營和維護驗證器的費用。 DAO (SSV token holders) :ssv.network DAO 分散了 ssv.network 協議和資金的所有權和治理權,SSV 是網絡的原生代幣。任何擁有 SSV 代幣的人都可以參與 DAO,對提案和其他需要投票的項目進行投票。擁有的 SSV 代幣的數量決定了對影響網絡的決策的投票權。   5.1.3 ssv.network DAO 負責以下工作: Operator scoring:ssv.network 依靠 operators 和對他們的質量、經驗和提供的服務進行 0-100% 的去中心化和透明的評分。DAO 還負責審核 「Verified Operators」(VOs),並維護 VOs 的名單。Stakers 可以查看並使用這些排名來選擇管理其驗證者的 Operators Network fees:為了使用 ssv.network,Stakers 需要支付網絡費。網絡費是對每個驗證者收取的固定費用,被添加到 operators 費用中。網絡費直接流入 DAO 國庫,可用於資助 SSV 生態系統的進一步發展和通過 DAO 投票程序的活動。 Treasury:stakers 支付的網絡費用為 DAO 國庫提供資金,它被用於發展 SSV 協議和生態系統的項目。可能包括協議開發和網絡增長的贈款,與 SSV 代幣持有人直接分享收入,營銷和社區激勵,代幣交換以實現國庫的多樣化,以及戰略合作夥伴的投資以換取 SSV 代幣。 Voting:提交給 DAO 的撥款請求和其他需要投票通過的提案。任何持有 SSV 代幣的人都可以對影響 DAO 的決定進行投票,例如撥款請求、成為驗證運營商的請求以及提交給 DAO 考慮的其他想法或請求。   5.2 Obol Obol 是一種通過 multi-operator 促進 staking 信任最小化的協議,該協議能夠被作為多種類 web3 產品的核心模塊以低信任成本獲得以太坊質押收益。   5.2.1 Obol 的四個核心公共產品: Distributed Validator Launchpad:引導分布式驗證者的 CLI 工具和 dApp Charon:Charon 是 Obol Network 的分布式驗證者客戶端,也是啓用信任最小化驗證的第一步。Charon 支持容錯、高可用性驗證,使一群人能夠在多台機器上共同運行驗證者,而不是在單個機器上運行。 Obol Managers:一組用於形成分布式驗證器的可靠智能合約 Obol Testnets:一組正在進行的公共激勵測試網,使任何規模的運營商都可以在為 Obol 主網網絡服務之前測試他們的部署。   5.2.2 關鍵概念: Distributed Validator:分布式驗證器是運行在多個節點 / 機器上的以太坊權益證明驗證器。使用分布式驗證器技術 (DVT) 可以實現此功能。分布式驗證者技術避免了單點故障的問題,如果 DVT 集群中<33% 的參與節點下線,剩餘的活躍節點仍然可以就簽署達成共識,並為 Staking 的驗證者生成有效簽名。這是主動冗餘方式,用於最大限度減少關鍵任務系統停機時間的常見模式。 Distributed Validator Node:分布式驗證器節點是 operator 需要配置和運行以履行分布式驗證器 operator 職責的一組客戶端。operator 可以在同一硬件上運行冗餘的執行和共識客戶端,運行執行層中繼器(如 mev-boost),其他檢測服務,以確保最佳的性能。在上述例子中,客戶端堆棧包括 Geth,Lighthouse,Charon 和 Teku。 Execution Client:執行層客戶端(以前稱為 Eth1 客戶端)專門負責運行 EVM 和管理以太坊網絡的交易池。 執行層客戶端包括:Go-Ethereum、Nethermind、Erigon。 Consensus Cilent:共識客戶端的職責是運行以太坊的權益證明共識層,通常稱為信標鏈。共識層客戶端包括:Prysm、Teku、Lighthouse、Nimbus、Lodestra。 Distributed Validator Client: 分布式驗證者客戶端通過標準化的 REST API 攔截驗證者客戶端↔共識層客戶端的信息流,並聚焦於兩個核心職責: 就所有驗證者簽署的候選人職責達成共識 將所有驗證者的簽名組合成一個分布式驗證者簽名 Validator Client:驗證者客戶端是運行一個或多個以太坊驗證者的一段代碼。 驗證者客戶端包括:Vouch、Prysm、Teku、Lighthouse Distributed Validator Cluster:分布式驗證者集群是連接在一起的分布式驗證者節點的集合。 Distributed Validator Key:Distributed Validator Key 是一組 BLS 私鑰,它們共同作為參與權益證明共識的閾值密鑰。 Distributed Validator Key Share:分布式驗證者私鑰的一份私鑰。 Distributed Validator Key Generation Ceremony:為了在分布式驗證器中實現容錯,各個私鑰份額需要一起生成。與其讓受信任的經銷商產生私鑰,將其分割並分發,不如讓分布式驗證器集群中的每個操作員參與所謂的分布式密鑰生成儀式,這樣做的好處是在任何時候都不會構建完整的私鑰。分布式驗證器密鑰生成儀式是 DKG 儀式的一種類型。儀式產生簽名的驗證器存放和退出數據,以及所有的驗證器密鑰份額和它們相關的元數據。   6. 總結與展望   6.1 總結 行文通篇,從 The Merge 開始叙述,講述合併以後以太坊採用的 Casper FFG 算法,熟悉了合併以後區塊的產生方式以及新的一些技術概念,隨後講到了以太坊新的挖礦方式以及目前存在的 Staking 方案,了解到驗證者存在的單點故障問題,隨後又深入到 DVT 技術,並通過兩個項目的案例簡述 DVT 如何解決了這個問題,整篇文章按照去中心化的思路叙述,為讀者了解以太坊的共識算法和去中心化發展方向提供了一定的參考。   6.2 展望 以太坊在 The Merge 以後,將會逐步實現 Danksharding,首先通過 EIP-4488 降低 calldata 的 gas 花銷,從 16gwei 降低到 3gwei,為 rollup 的提速擴容進行強有力的支持,之後一步是在 Proto-danksharding 中引入 Blobs 的交易類型,使得以太坊能夠為 rollup 提供更多的存儲空間,降低 D/A 的成本,並逐漸實現 Danksharding。 要實現 Danksharding 中描述的數據可用性採樣(DAS)、區塊提議者 / 構建者分離(PBS)等設想,必須要確保以太坊網絡的節點足夠多,足夠去中心化,數據可用性採樣才能實施,也就是說要確保擴容和低成本的 D/A,以太坊的去中心化是最為重要的一環,因為去中心化的質押方案和 DVT 等技術對以太坊後續的發展至關重要。 特別感謝前火幣研究院首席研究員李煉炫、Arbitrum 的集成工程師 JasonWan、Lido 社區的 Jerry、Unipass 研究員 cyberorange、Web3Q 的周齊博士以及石榴礦池的幣圈李白對於本文成文的建議和審閱。   轉載連結:https://www.chaincatcher.com/article/2080231  本文章挑選自鏈捕手 以太坊 2.0 動態與研究     本網站所有非原創(轉載)文章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特別說明:轉載文章會進行二次編輯以符合文章寫作需求,望作者包涵   延伸閱讀: 【新手懶人包】區塊鏈是甚麼?一文看懂區塊鏈演化、應用、常見術語 【新手懶人包】元宇宙是甚麼?剖析元宇宙的構成、未來商機和應用 【新手懶人包】 NFT 是甚麼?整合 NFT 科普、平台比較、製作方法 【新手懶人包】 GameFi 是甚麼?一文認識 GameFi 原理、運作方式、熱門NFT遊戲  
Allen -
Satori Research 每日快訊:加密貨幣市場在週末趨向走高  | NFT 成中亞、南亞和大洋洲加密貨幣應用的最大推動力
加密貨幣市場在週末趨向走高  目前所有加密貨幣都在正區域交易,ETH (+6%) 優於 BTC (+3%)。  與此同時,XRP 在法院裁決公佈後亦上漲了 28%。 預計底部交易者在接下來的幾個交易日會繼續支撐價格。  NFT 成中亞、南亞和大洋洲加密貨幣應用的最大推動力  2022 年第二季度,NFT 相關活動佔 CSAO 地區所有加密相關活動流量的 58%。Chainalysis 的一份報告還指出,21% 的流量流向了邊玩邊賺 (P2E) 區塊鏈遊戲。  加密貨幣的應用不再僅僅是金融和支付 — 遊戲和娛樂在未來同樣重要。    是日市場概況   加密市場市值:$0.99T (+4.5%)    BTC +3.3% (19,350)  ETH +6% (1,340)  BNB +4.5% (277)  SOL +5.5% (33)  AVAX +7% (18)  DOT +6.5% (6.5)  ADA +6% (0.4707)  DOGE +7% (0.0619)  黃金價格 $1,670  原油價格 $82.82  恆生指數 -0.6%   日經指數 -0.58%  美元兌日圓 142.30  歐元兌美元 0.9800  美元兌人民幣 7.1033     關於 Satori Research   Satori Research 是一個亞洲數字資產平台,透過數十年的傳統金融和數字資產經驗,不斷開拓市場機遇和數字資產生態系統。   Website: https://satoriresearch.io/    Twitter: https://twitter.com/SatoriResearch    LinkedIn: https://www.linkedin.com/company/satori-research/    Medium: https://medium.com/@researchsatori   
Allen -
模塊化區塊鏈 — 以太坊成為「世界電腦」的工程化方案
以太坊的模塊化架構設計主要分為四層:執行層、結算層、共識層、數據可用性層。目前很多情況下,行業內也會把執行層和結算層統一稱執行層,共識層和數據可用性層統一稱為共識層。 區塊鏈的模塊化趨勢 站在2022年的當下看Crypto的發展趨勢,在這個時候去做一個L1新公鏈難免有點牽強,模塊化區塊鏈的叙事不可忽視。 The Merge之後,Ethereum的發展路線越來越傾向於模塊化區塊鏈(Modular Blockchain)的方向。模塊化區塊鏈與單片區塊鏈(Monolithic Blockchain)的區別主要在於:單片區塊鏈在一個基礎共識層同時實現執行、結算、共識和數據可用性四個功能,而模塊化區塊鏈則分為多個模塊負責這些功能實現。事實上,並非只有以太坊在規劃模塊化的架構:最早提出模塊化區塊鏈思路的Celestia正基於Cosmos生態為Rollups搭建一個數據可用性層;Tezos也正在擁抱以Rollup為中心的路線圖;NEAR也正在對數據可用性分片進行設計。本文主要討論以太坊的模塊化趨勢。以太坊的擁堵現狀,已經反映了單片區塊鏈的弊端──可擴展性差、不可定制、費用高。單片區塊鏈的問題在於:在共識層必須執行許多不同的任務,並且僅針對其中一項功能進行優化無法有效提高區塊鏈的性能。形象地說,單片區塊鏈就像一個由4塊木板構成的木桶,它的容量(性能)取決於最短的那根,只要有一個屬性短板整體性能就有短板,而「區塊鏈不可能三角」又限制了所有屬性同時實現極致發展的可能,所以單純地基於單片區塊鏈的思路做擴容是無法解決以太坊的困境的。模塊化混合擴容:layer1(data sharding)+layer2(rollups) 實際上模塊化區塊鏈本質上是一種混合擴容的方案。在第六屆區塊鏈全球峰會上,Vitalik的演講主題是《以太坊第二層協議生態的崛起》,會上Vitalik認為以太坊生態系統中不單純是Layer1擴容或者Layer2擴容,採取的是混合擴容的方式。而模塊化區塊鏈的本質就類似layer1和layer2混合擴容。   以太坊的模塊化架構 以太坊的模塊化架構設計主要分為四層:執行層、結算層、共識層、數據可用性層。目前很多情況下,行業內也會把執行層和結算層統一稱執行層,共識層和數據可用性層統一稱為共識層。執行層(Execution Layer):負責處理鏈上交易、執行鏈上訂單並驗證轉帳和智能合約的執行,主要將以Rollup為主。模塊化區塊鏈發展到一定階段後,用戶通常是基於執行層與區塊鏈進行交互,包括簽名交易、部署智能合約以及轉移資產等。執行層解決了區塊鏈的可擴展性。結算層(Settlement Layer):結算層用於驗證Rollup等執行層的執行結果以及解決爭議,並結算出狀態承諾。 共識層(Consensus Layer):共識層通過全節點網絡下載和執行區塊的內容,就狀態轉換的有效性達成共識,從而提供排序和最終確定性,並以PoS機制驗證出塊。 數據可用性層(Data Availability Layer):保證交易數據可以被使用(保證存儲且可驗證與可用)。需要將驗證狀態轉換有效性所需的數據發布並存儲在這一層,一旦遭遇惡意區塊提議者扣留交易數據的事件,數據可用性層的數據可用作驗證。 在The Merge後可預見的短中期階段,以太坊的結算層、共識層和數據可用性層是統一的。未來的Danksharding將會把以太坊L1的數據分片(Data Sharding)轉變為數據可用性引擎、信標鏈作為共識層、原來的以太坊主網成為一個執行層,更多的執行層則是L2的Rollups。此外,在目前L2的基礎上,行業裏已經開始探索定制化的L3也將是執行層的擴展。 如果說當下的以太坊還只是理論性「世界計算機」,那麼模塊化區塊鏈則是以太坊成為「世界計算機」的工程化方案。   以太坊接下來的規劃 眾所周知,The Merge是關於從PoW轉換為PoS,Beacon Chain和原以太坊主鏈合併。The Merge之外,以太坊其實還同時並行推進着The Surge、The Verge、The Purge、The Splurge。這些升級的推出順序尚不確定,因為它們是相互獨立、平行進行的。The Surge是關於引入分片,屆時將允許以太坊網絡通過分片來實現大規模擴展。 The Verge是關於Verkle Trees,以幫助優化以太坊上的存儲並幫助減少節點大小。這次升級將致力於通過Verkle Trees優化存儲,這是一種數學證明,是Merkle Trees的升級。通過減少驗證者需要在其電腦上存儲的數據量來運行操作,節點規模將縮小,並允許更多用戶成為驗證者。這將進一步使網絡去中心化,提高安全性。 The Purge將減少驗證者所需的硬盤空間,因為消除了歷史數據和技術債務。這意味着存儲簡化,從而減少網絡擁堵。 The Splurge是對以太坊網絡的一系列微調,包含各種較小的升級,讓以太坊網絡更絲滑。Vitalik表示,以太坊在完成以上5個關鍵階段後可以實現10萬TPS,真正成為他當初設想的「世界計算機」。 以上五個並行的關鍵階段的命名雖然押韻,但可能還是挺難理解以太坊在未來三四年的具體規劃。如果把其中的更關鍵更具體的升級事件拎出來講,也許更能看清以太坊的模塊化趨勢:   1. Proto-danksharding(EIP-4844) Proto-danksharding是一個提議,用於實現構成完整Danksharding規範的大部分邏輯和基礎規則(例如:交易格式、驗證規則等),但這個階段尚未實現任何分片。在Proto-danksharding階段,所有驗證者和用戶仍然必須直接驗證完整數據的可用性。 Proto-danksharding引入的主要特徵是新的交易類型,稱為「攜帶blob的交易」。攜帶blob的事務類似於常規事務,主要區別是它還攜帶一個稱為blob的額外數據。Blob大概128kb,比類似大小的Calldata便宜很多。但是EVM執行無法訪問blob數據,EVM只能查看對blob的承諾。 目前以太坊的區塊大小是由Gas容量決定,在EIP-4844實施後Blob的數量將會成為決定區塊大小的另一個維度。Blob是一種二元數據結構,大小約為128kb,以太坊區塊對每個區塊中可以容納的Blob做了限制,目標Blob數量是8個,最大可以為16個,因此每個區塊將額外增加1-2MB(128*8-128*16)的存儲空間。 Blob主要用於存儲Layer2的數據,在此之前Layer2數據的存儲是通過Calldata實現的。在引入Blob後,區塊內可用於存儲的空間將得到大幅增加。但由於Blob數據較大,如果每個區塊額外增加1MB的Blob數據,那麼以太坊區塊鏈一個月就會多出數TB的數據,為了解決數據量快速增加的問題,這些Blob數據將會採取離線存儲的方式,而且30天後會自動删除。 由於Blob的數據沒有與現有以太坊交易的Gas使用量競爭,因此仍然可以獲得很顯著的擴容效果。如果要比較簡單地理解Proto-Danksharding的這個EIP-4844提議,可以理解為──以太坊layer1在保持1MB的區塊大小的基礎上,通過採取30天短期、離線存儲的方式以Blob這種形式來存儲Layer2的數據,以此實現擴容效果。 2、Danksharding Danksharding是為以太坊提出的新分片設計。以前計劃的分片是狀態分片(State Sharding),後來決定以Rollups為中心的路線圖,實施layer1(data sharding)+layer2(rollups)模塊化混合擴容方案後,實施的是數據分片(Data Sharding)。數據分片本質上是模塊化區塊鏈的思路,將以太坊分成多個數據分片,每個數據分片連接一個或多個Rollup,Rollup作為執行層,以太坊作為共識層和數據可用性層。 Danksharding引入的核心機制主要:PBS和DAS。 PBS(Proposer builder separation)是指構建區塊時區塊提議者(Proposer)和區塊構建者(builder)分離。由Proposer提議區塊,Builder競拍交易的排序權並計算區塊頭,Proposer根據Builder的計算結果打包交易並將區塊頭寫入區塊完成出塊。在PBS之前的區塊提議者(Merge前是Miner,Merge後是Validator)可以通過查看mempool中有哪些交易並採取一些策略來獲得MEV的機會以最大化他們的挖礦收益。引入PBS機制後,這種角色分離機制結合Builder排序權的競拍機制可以一定程度上解決MEV問題,最後的MEV收益相當於會被全網驗證者共享。除此之外,PBS還有助於解決分片與信標鏈的同步問題、以太坊網絡的抗審查問題等。 DAS(數據可用性抽樣,Data Availability Sampling)是解決區塊鏈狀態爆炸的有效方法。讓驗證節點檢查區塊可用性,通過使用DAS檢查,輕客戶端可以通過僅下載一些隨機選擇的塊來驗證一個塊是否已發布。由於DAS可以對區塊數據做並行化驗證,所以未來數據分片(Data Sharding)的數量即使很多,也不會增加單個驗證節點的負擔,反而會刺激更多驗證節點加入,從而保證驗證節點的充分去中心化。 最終,Danksharding能夠通過PBS實現以太坊的中心化出塊,通過DAS實現去中心化驗證,並且具備一定程度的抗審查性,從而確保以太坊成為可擴展的共識層和數據可用性層,並且能夠承接住執行層的更多Rollups。(PS:中心化出塊、去中心化驗證也是Vitalik在Endgame中提出的對以太坊未來發展的構想。)   總結 我其實一直覺得以太坊創始團隊是很有情懷的,有很多細節讓我覺得他們會不忘初心、砥砺前行。 在以太坊歷次升級中,有三個升級讓我印象深刻,分別是:437萬區塊高度的拜佔庭硬分叉、728萬區塊高度的君士坦丁堡硬分叉、906.9萬區塊高度的伊斯坦布爾網絡升級。 很有意思的是,拜佔庭、君士坦丁堡和伊斯坦布爾是同一個城市。這個城市橫跨歐亞,北瀕金角灣、南臨馬爾馬拉海、東與小亞西亞半島隔海相望、只有西邊與陸地相連。拿破侖曾對這座城市慷慨陳詞:「如果世界是一個國家,他的首都一定是伊斯坦布爾」。這座古城因為以太坊的緣故,與區塊鏈世界構建了微妙的聯系,這三次升級的命名也傳遞了一種訊息──以太坊始終如一。 也許以太坊的模塊化區塊鏈之路不會走得那麼快,但可以確定的是,無論大主題的The Merge、The Surge、The Verge、The Purge、The Splurge等旨在實現10萬TPS的五階段,還是具體的關鍵升級Proto-danksharding、Danksharding,最終目的都是要推動以太坊實現「世界計算機」的初衷。   轉載連結:https://www.chaincatcher.com/article/2080008 本文章挑選自鏈捕手 以太坊 2.0 動態與研究   本網站所有非原創(轉載)文章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特別說明:轉載文章會進行二次編輯以符合文章寫作需求,望作者包涵   延伸閱讀: 【新手懶人包】區塊鏈是甚麼?一文看懂區塊鏈演化、應用、常見術語 【新手懶人包】元宇宙是甚麼?剖析元宇宙的構成、未來商機和應用 【新手懶人包】 NFT 是甚麼?整合 NFT 科普、平台比較、製作方法 【新手懶人包】 GameFi 是甚麼?一文認識 GameFi 原理、運作方式、熱門NFT遊戲
Allen -
Messari:以太坊合併成功後值得關注的 Q3 數據
以太坊协议于 2022 年 9 月 15 日从工作量证明过渡到权益证明,也在开发深度、去中心化金融生态以及 Web3 用例方面得到了广泛认可,但在进入 2022 年最后一个季度之前,仍有一些关键指标和数据需要关注。 2021 Q4-2022 Q3 以太坊关键指标   以太坊网络性能分析   1. 三季度亮点   以太坊合并后,每日区块奖励从约 13,500 ETH 下降至约 2,000 ETH,大大降低了网络的安全费用。以太坊的活跃地址和交易基本保持稳定,环比变化相对较小。虽然地址和数量可能会随着更广泛的加密采用而增加,但以太坊的网络扩展仍主要来自 L2,而不是更高性能的 L1。   需要注意的是,以太坊 2022 年第三季度网络总费用一落千丈,降至 2020 年以来的最低水平,如果这种态势持续到今年下半年,将会直接影响合并后的以太坊质押收益率。   2. 网络性能   2022 年三季度,以太坊网络日均交易量为 120 万笔,比上一季度增长 6%,其中 ETH 转账和 DeFi 交易增长 7% 和 14%,日均交易量分别为 415,000 笔和 82,000 笔。另一方面,NFT 和桥接交易量出现下降。NFT 交易在本季度下降 17% 至每天 181,000 笔交易,桥接交易下降 41% 至每天 9,000 笔交易。   以太坊网络活跃地址数量的增长与交易增长趋势相似,三季度每天有 550,000 个活跃地址,比上一季度增长 5%。不过,这一增长主要是由于 2022 年 7 月 27 日活跃地址的激增,当时著名矿工郭宏才(宝二爷)宣布了以太坊 PoW 分叉 的计划,以及 Binance 的一些钱包「维护活动」,因此这些活跃地址可能不是由于新用户涌入或新应用程序上线导致。   在此期间,ETH 供应量增长了 0.7%,年化增长率为 4.2%,所有的通胀都来自 PoW 奖励,因为交易 Base 费用的消耗略高于信标链奖励的通胀。 自 2020 年以来,随着在 DeFi 和其他应用程序中使用的数字资产越来越多,智能合约中的 ETH 呈上升趋势。然而,Terra 的崩溃似乎削弱了市场对智能合约的信任,甚至在整个生态系统中也是如此。2022 年 5 月 9 日,也就是 Terra 崩溃的同一天,智能合约中 ETH 的百分比达到了 30% 的峰值,此后一直呈下降趋势。8 月底智能合约上的 ETH 占比降至为 27%,比 6 月底下降 2%。   3. 市场指标 以太坊合并事件导致三季度看涨押注有所提升,看涨期权 与看跌期权的比率均有所增加,数据显示看涨期权的执行价格在 9 月 30 日到期时最高为 5,000 美元,而在 12 月 30 日到期时为 2,500 美元。看涨期权的执行价格表明,投资者可能更关注今年 12 月到期的以太坊期权合约。   在整个 7 月和 8 月,ETH 的日均波动幅度要小得多。在经历了极具挑战性的第二季度之后,加密货币和股票市场的绝对波动性都出现下降。以太坊与比特币的相关性保持在 90% 附近,而与标准普尔 500 指数的相关性略有下降。     4. Layer 2 分析 虽然以太坊的平均交易数量可能保持在合理区间范围内,但 L2 交易却出现了较大增长。Arbitrum 的平均交易量增长了近三倍,从 2022 年 1 月的 39,000 笔增长到 2022 年 8 月的 115,000 笔。同期,Optimism 的交易量也增长了近 3.5 倍,从 41,000 笔增至 142,000 笔。   新兴的底层生态系统正在推动 L2 活动,L2 应用吸引了不少人使用和关注,比如 Arbitrum 上的 GMX 和 Optimism 上的 Synthetix ,这些应用程序也是其各自平台上 TVL 的最大驱动力之一。然而,随着 OP 激励措施上线并且预计会有 Arbitrum 空投,我们发现 L2 的增长可能并非来自有机用户。   5. 其他导致 L2 增长的因素 Arbitrum 的 Nitro 升级上线,Arbitrum Odyssey 预计将再次恢复。 三个不同的团队宣布在 zkEVM 上实现突破,分别是:Polygon 、zkSync 和 Scroll。zkSync 的 zkEVM 预计将在第四季度推出其主网。 StarkNet 宣布计划推出自己的代币。   子领域分析   1. DEX   2022 年二季度,DEX 的日均交易量为 27.8 亿美元,三季度这一数字降至 18.3 亿美元,同比交易量也下降到大约 8 亿美元。期间,Uniswap 的主导地位从第二季度末的 60% 增加到 8 月底的 72%,但整个第三季度始终保持在 DEX 市场份额的 75% 左右。 2. 借贷 三季度,加密市场平均贷款交易量急剧下降。从二季度的日均 2800 亿美元降至 1160 亿美元。7 月份是一个明显缓慢的月份,8 月份交易量略有回升,主要因为 ETH POW 空投对现货 ETH 的需求增加了。   3. NFT   NFT 日均交易量大幅下降,但日均交易者数量的降幅并没有预期那么多,NFT 行业平均每天仍能吸引大约 40,000 名忠实用户。第三季度平均每月以美元计算的 NFT 交易量比 1 月份下降了 90%,销售额不到 10 亿美元,而第二季度则高达 46 亿美元。需要注意的是,下跌不仅与 NFT 市场放缓有关,还与 ETH 价格下跌有关。OpenSea 在第三季度继续占据最大的 NFT 市场交易份额。 Sudoswap 在 2022 年三季度上线,类似于用于 NFT 的 Uniswap 的流动性池,其交易量在 8 月达到顶峰。   4. 稳定币 稳定币与以太坊的相关性十分紧密,虽然稳定币的走势和总体交易量与第二季度相比基本没有变化,但三季度一些政策事件值得关注,比如: 在美国外国资产控制办公室 (OFAC) 制裁隐私协议 Tornado Cash 的智能合约后,USDC 背后的组织 Circle 禁止了 38 个地址。 MakerDAO 的 DAI 计划降低其对中心化稳定币 USDC 的持有量。 Tribe DAO 计划解散,所有 FEI 都将被赎回。 Circle 推出以欧元计价的稳定币 EUROC。 Aave 宣布推出美元稳定币 GHO。   USDC 的市场份额在三季度下降到 41%。下跌的主要原因是被 BUSD「吸收」,BUSD 的稳定币市场份额已经从 14% 增加到 16%。   L1 竞争分析     目前,以太坊及其 L2 生态系统合计占加密智能合约 TVL 总量的 62%,以太坊以 340 亿美元贡献了最大份额,而 Arbitrum 和 Optimism 各贡献了 10 亿美元。从长远来看,自 2021 年初以来,以太坊及其 L2 的 TVL 份额一直在下降。   开发人员是以太坊生态系统蓬勃发展的「关键护城河」,相比于其他加密货币生态系统,以太坊每周活跃的开发人员数量仍遥遥领先,即便在熊市中,以太坊的开发活动份额比去年增加了 10%。   总结 尽管我们身处于加密熊市之中,以太坊仍然是最活跃的加密生态系统,拥有大多数开发人员、用户和应用程序,向 PoS 的成功过渡有助于以太坊的进一步发展。但是,随着 Aptos 、Sui 和 Celestia 等「Layer 1 挑战者」在 2022 Q4 推出,以太坊必须巩固「护城河」并加快推动路线图,以保持其在智能合约领域内的领先地位。   轉載連結:https://www.chaincatcher.com/article/2079984  本文章挑選自鏈捕手 以太坊 2.0 动态与研究原文标题:《State of Ethereum Q3 2022》作者:Tom Dunleavy, Kunal Goel, Messari   本網站所有非原創(轉載)文章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特別說明:轉載文章會進行二次編輯以符合文章寫作需求,望作者包涵   延伸閱讀: 【新手懶人包】區塊鏈是甚麼?一文看懂區塊鏈演化、應用、常見術語 【新手懶人包】元宇宙是甚麼?剖析元宇宙的構成、未來商機和應用 【新手懶人包】 NFT 是甚麼?整合 NFT 科普、平台比較、製作方法 【新手懶人包】 GameFi 是甚麼?一文認識 GameFi 原理、運作方式、熱門NFT遊戲
Allen -
Satori Research 每日快訊:加密貨幣價格一夜回升 | 元宇宙婚姻展露 Web3 可能性
加密貨幣價格一夜回升 雖然加密貨幣價格昨夜回升,但由於美聯儲將在後日公佈新消息,BTC 和 ETH 分別在 20k 和 1.4k 的價位前失去了動力。 在 FOMC 之前,任何顯著的加密貨幣升幅都只是止損做法的跡象。目前基本確認將會有最低 75 個基點的緊縮。由於 10 月份沒有舉行會議,市場預計美聯儲可能會先發制人的加幅 100 個基點。 元宇宙婚姻展露 Web3 可能性 元宇宙項目 The Sandbox 上舉行了第一次混合數字和現實生活中的婚禮。 一對新加坡夫婦在現實世界的酒店裏喜結連理,同時他們的數字化身亦出現在客人加入的虛擬世界中。元宇宙擁有無限的可能性。 是日市場概況 加密市場市值:$0.98T (+3%) BTC +4.5% (19,400) ETH +4.5% (1,360) BNB +3.5% (270) SOL +3.5% (32.3) AVAX +1.5% (17.1) DOT +1.2% (6.3) ADA +2% (0.4480) DOGE +3% (0.0585) 黃金價格 $1,671 原油價格 $85.7 恆生指數 +1.2% 日經指數 +0.45% 美元兌日圓 143.40 歐元兌美元 1.0025 美元兌人民幣 7.0085 關於 Satori Research Satori Research 是一個亞洲數字資產平台,透過數十年的傳統金融和數字資產經驗,不斷開拓市場機遇和數字資產生態系統。 Website: https://satoriresearch.io/ Twitter: https://twitter.com/SatoriResearch LinkedIn: https://www.linkedin.com/company/satori-research/ Medium: https://medium.com/@researchsatori
Allen -
ETHW 分叉後 72 小時:市值暴跌、礦工離場
當代幣市值暴跌,礦工與用戶離去,鏈上生態建設幾乎需要從頭開始,ETHW的開篇黯然失色,如何在一眾新老公鏈中立足將成為它最大的挑戰。 距離以太坊分叉網絡ETHW(EthereumPow)誕生已經過去了超過72小時。在此期間,ETHW網絡風波不斷,其先是使用了與 SmartBCH 測試網相同的鏈ID,導致網絡連接出現問題;而後安全機構又指出,ETHW遭遇了重放攻擊,損失了200枚ETHW代幣。 在二級交易市場,由原ETH 1比1映射生成的ETHW代幣在短暫上漲後一路下行,截至9月19日,該資產價格跌至5美元上下,相比上線當天的高點跌超80%。 資產價格持續下跌反映了持幣用戶對其發展前景的看衰,而以維護PoW礦工利益為口號的ETHW也在遭遇礦工的抛棄。 2miners數據顯示,ETHW主網上線當天,其全網算力最高達到80.56 TH/s 。到了9月19日,這一數值已跌至29.92TH/s,相比峰值下跌了62.8%,僅佔據以太坊主網合併前總算力769 TH/s 的3.89%。 市值暴跌,礦工離去,ETHW分叉後的72小時窘態畢露。 ETHW上市後價格一路下行 9月15日,以太坊完成合併升級,共識機制由PoW(工作量證明)轉變為PoS(權益證明)。在此之前的7年時間裏,PoW礦工一直承擔着以太坊網絡的區塊打包和驗證工作,並獲得了豐厚的區塊獎勵和手續費獎勵。而在合併之後,PoW機制下的以太坊正式退出歷史舞台,但原有礦工的礦機和算力並未消失。 以「捍衛礦工的利益」為旗幟,國內早期幣圈KOL郭宏才(寶二爺)和波場創辦人孫宇晨作為社區領袖,掀開了分叉以太坊的篇章。按照計劃,在以太坊合併完成的24小時後,繼續保持PoW共識機制的分叉網絡ETHW(EthereumPow)主網將正式部署,之後 ETHW 的鏈 ID將進行切換。為了預留充足的時間,ETHW 主網將在處理完2048個空塊後的指定時間上線。 但ETHW主網上線期間發生了一個小插曲。 9月16日,許多用戶發現,他們仍無法使用ETHW官方公開的主網信息訪問其區塊鏈,並且無法使用加密錢包連接其網絡。隨後BCH公鏈擴容方案SmartBCH 指出,ETHW出現網絡連接問題,可能是由於其使用了與 SmartBCH 測試網相同的鏈ID。 這一問題後續得到了修複。ETHW主網隨之上線,部分以太坊的原始礦工將算力切換到ETHW網絡,其全網算力最高達到80.56 TH/s 。 與此同時,作為以太坊的分叉網絡,ETHW也向所有ETH持有者1比1發放代幣空投。目前,歐易OKX、FTX、Bitfinex等交易平台都已上線了ETHW交易市場。 按照以往區塊鏈分叉的規律,分叉鏈代幣上線後的價格走勢,一定程度反映出其背後的共識基礎如何。在OKX平台上,ETHW以15美元的價格開盤,上線後一度上漲至27.99美元,這一數值與以太坊分叉前1600美元左右的價格相差甚遠。相比之下,ETH在合併後仍在一段時間內維持了之前的價格。 而在短暫沖高後,ETHW價格迅速走低,當天收盤價跌至12.08美元,較最高點下跌56.8%。隨後幾天,ETHW延續下行走勢,9月19日,ETHW最低跌至3.88美元,而後反彈至5.15美元左右,相較上線當天的高點跌去81.6%。 分析人士認為,ETHW在短短4天內大幅下跌,主要是獲得代幣空投的持有者抛售所致。根據歐科雲鏈ETHW瀏覽器9月19日的數據,主網上線後,該網絡處理了超過95.6億枚ETHW的交易量,根據其價格走勢來看,多數用戶在領取空投後都選擇了賣出。 算力銳減顯示礦工正在離開 ETHW的市場抛售反映出用戶對這條分叉網絡的前景並不看好,尤其在9月18日,一條安全警報,加劇了外界對其安全性的擔憂。 據安全機構BlockSec監測,有攻擊者在ETHW鏈上實施重放攻擊。重放攻擊通常發生在區塊鏈網絡分叉後,由於兩條鏈上的地址和私鑰是相同的,且交易格式完全相同,因此其中一個鏈上的交易在另一個鏈上也是完全「合法」的。在一條鏈上發起的交易,如果在另一條鏈上重放也會被確認。 在分叉準備期,ETHW團隊在代碼層面進行了重放保護,要求所有交易必須使用鏈ID進行簽名。盡管如此,依然有人找到了漏洞。據分析,攻擊者首先通過Gnosis鏈的Omni跨鏈橋向ETH網絡轉移了200 WETH,然後在PoW鏈上重放了相同的消息,獲得了額外的200 ETHW。 此次攻擊讓用戶對ETHW的技術能力和安全性產生質疑。隨後,ETHW官方聲明稱,已經嘗試聯系Omni Bridge,告知網橋需要正確驗證跨鏈消息的實際鏈ID。ETHW強調,「這不是鏈級別的交易重放,而是由於特定合約的缺陷而導致的調用數據重放。」 無論是主網上線期間使用了與 SmartBCH 測試網相同的 Chain ID,還是重放攻擊的發生,都讓分叉後的ETHW顯得不夠牢靠。如果說,這些問題都算是較小的技術問題,可以快速得到解決,那麼人心的潰散對於ETHW而言則打擊力十足。 在ETHW主網上線後,包括F2Pool、Poolin 和 BTC.com 在內的多家礦池都宣布支持ETHW挖礦,ETHW 社區還合作推出一個備用礦池 Ethwmine,致力於為 ETHW 提供長期的礦池服務。 這些為礦工服務的礦池,希望從轉移到ETHW的礦工中繼續獲得營收。然而,ETHW網絡的算力卻在短短幾天內快速流失。 根據2miners 9月19日的數據,ETHW全網算力為29.92TH/s,相比主網上線後80.56 TH/s 的峰值下跌了62.8%。按照分叉前的設想,ETHW將有機會承接多數原始以太坊網絡的算力,但其當前的算力水平,僅佔據以太坊主網合併前總算力769 TH/s 的3.89%。 相比之下,ETC、RVN、ERGO等採用相同挖礦算法的網絡出現大幅算力增長,尤其是ETC從合併前的50 TH/s一度增長至超過200TH/s,這表明ETHW並不是原以太坊礦工們的唯一選擇。 由於ETHW價格持續下跌,越來越多的礦工發現這條分叉鏈上無利可圖,算力大幅下跌便不足為奇。而在共識基礎本就薄弱的背景下,ETHW最倚重的礦工群體也逐漸離去,給這條分叉鏈的未來蒙上了陰霾。 在加密行業的共識中,新一代公鏈的價值取決於鏈上生態的建設情況,鏈上生態越繁榮,鏈上活動越活躍,往往公鏈價值越被認可。而在ETH合併前,Uniswap、OpenSea、USDT發行方Tether、USDC發行方Circle等一眾主流DeFi應用和穩定幣發行方都表態不支持任何分叉鏈,這直接導致ETHW無法繼承原以太坊的主流鏈上應用。換言之,當前ETHW鏈上生態十分薄弱。 根據歐科雲鏈的數據,9月19日ETHW鏈上活躍地址數僅為2.71萬個,相比前一日減少了22.64萬個,這表明鏈上用戶參與ETHW的積極性大幅下降。相比之下,ETH網絡同期活躍地址數為48.77萬個,BNB Chain活躍地址數為142.68萬個。 當代幣市值暴跌,礦工與用戶離去,鏈上生態建設幾乎需要從頭開始,ETHW的開篇黯然失色,如何在一眾新老公鏈中立足將成為它最大的挑戰。 原文連結:https://www.chaincatcher.com/article/2079813 本文章挑選自鏈捕手以太坊 2.0 動態與研究 本網站所有非原創(轉載)文章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特別說明:轉載文章會進行二次編輯以符合文章寫作需求,望作者包涵 延伸閱讀: 【新手懶人包】區塊鏈是甚麼?一文看懂區塊鏈演化、應用、常見術語 【新手懶人包】元宇宙是甚麼?剖析元宇宙的構成、未來商機和應用 【新手懶人包】 NFT 是甚麼?整合 NFT 科普、平台比較、製作方法 【新手懶人包】 GameFi 是甚麼?一文認識 GameFi 原理、運作方式、熱門NFT遊戲
Allen -
每日精選 | 各主流公鏈 DAU 總和為互聯網 0.05% | PandaDAO 將發布社區退款和解散提案
精選新聞 1. Ripple 和 SEC 要求法官在 Ripple 出售未註冊證券 XRP 一案中做出簡易判決 Ripple 和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要求法官在 Ripple 出售 XRP 代幣一案中迅速做出簡易判決,雙方都不希望法律訴訟繼續進行全面審判,此前 SEC 指責 Ripple 在發行 XRP 代幣時出售未註冊的證券。 據悉,簡易判決是英美法系國家一種具有特色的民事訴訟制度,該制度允許法官可以不經開庭審理而直接對全部或者部分案件作出實體性的、有拘束力的判決。(The Block) 2. 研究:各主流公鏈 DAU 總和僅為互聯網 0.05%,Web3 開發者佔全球開發者不足 0.06% 近期 Redpoint Ventures 總經理 Tomasz Tunguz 在 DuneCon 2022 大會中表示,各主流公鏈每日活躍用戶(DAU)累計約為 250 萬,而互聯網 DAU 為 50 億,目前佔比僅為 0.05%。 此外,Web3 領域約有 1.6 萬名開發者,而世界上有大約 2700 萬開發者。Web3 開發者佔比不足 0.06%。(原文連結) 3. 非洲加密交易平台 Yellow Card 完成 4000 萬美元 B 輪融資,Polychain Capital 領投 非洲加密貨幣交易平台 Yellow Card Financial 完成 4000 萬美元 B 輪融資,Polychain Capital 領投,Valar Ventures、Third Prime Ventures、Sozo Ventures、CastleIsland Ventures、Fabric Ventures、DG Daiwa Ventures、The Raba Partnership、Jon Weiner、Alex Wilson、Pat Duffy 等參投。 本輪融資將用於推動該公司業務增長、非洲市場擴張、產品創新研發等。去年 9 月,Yellow Card 完成 1500 萬美元 A 輪融資,Valar Ventures、Third Prime 和 Castle Island Ventures 領投。(PR Newswire) 4. PandaDAO 將發布社區退款和解散提案 去中心化自治組織 PandaDAO 核心成員 Panda 發推表示將發布社區退款和解散提案,今日審計完成後將發布至 Snapshot,社區金庫的所有資金將用作退款,Panda 表示解散的主要原因是治理結構的問題和 DAO 的管理問題。根據介紹,PandaDAO 曾在 Juice Box 上募資約 1900 枚 ETH,也曾推出過 NFT 項目 Random Panda Club 和 NFT 交易協議 ERC721P。(原文連結) 5. 數據:GMX 近七日平均手續費達 70 萬美元,在所有應用中居第三 據 CryptoFees 數據顯示,衍生品協議 GMX 近七日平均手續費(協議收取的費用)在所有應用中位居第三,約為 70 萬美元,其排名高於 ENS、Curve 等頭部應用。 GMX 是 Arbitrum 生態頭部衍生品協議,支持低掉期費用和零價格影響交易。交易由多資產池支持,通過做市、掉期費和槓桿交易賺取流動性提供者費用。(原文連結) 6. Web3 信息聚合平台 TwitterScan 獲 Huobi Ventures、KuCoin Ventures 等投資,金額未披露 Web3 信息聚合平台 TwitterScan 宣布獲 Huobi Ventures、KuCoin Ventures、Gate Labs 等投資,具體金額尚未披露。TwitterScan 是一個由 MetaScan 推出的 NFT 數據類網站,網站主要分為三個板塊:Token、NFT 和 KOL。據官方路線圖,未來其將打造類似於 ENS 的 NFT DID 系統。(原文連結) 7. 比特小鹿斥資 4000 萬新元收購新加坡高安全性存儲設施 Le Freeport 據彭博社援引知情人士報道,吳忌寒旗下公司比特小鹿 Bitdeer 斥資 4000 萬新元(約 2840 萬美元)收購新加坡高安全性存儲設施 Le Freeport,吳忌寒本人已確認了該筆交易,據會計監管機構記錄顯示該筆收購發生在 7 月。 Le Freeport 的造價高達 1 億新元(近 7100 萬美元),並於 2010 年開業。知情人士表示,收購款約 3/4 流向了包括星展集團在內的債權人,而曾經持有 Le Freeport 70% 股權的 Yves Bouvier 和其他股東在償還債務並支付成本後獲得了約 500 萬新元(近 355 萬美元)。(彭博社) 精選文章 1.《一種轉移並在 OpenSea 上拍賣靈魂綁定代幣的方法》 5 月初,以太坊創辦人 Vitalik 的靈魂代幣 SBT 論文發表之後,迅速成為整個 Web3 領域最熱門的話題之一,不久前 Vitalik 發布新書時便使用了此 SBT,任何人均可捐贈任意金額,並獲得一個靈魂綁定的 NFT ,但是新的 Token 標準不僅是缺乏市場上對靈魂綁定的可靠應用,更是其靈魂代幣本身還存在強制轉移的漏洞。 本文將介紹如何在Opensea上拍賣SBT,對於合約技術的老手而言,只需合約錢包 /A3S 協議兩個關鍵詞即可理解核心內容。 2.《以太坊路線圖:合併之後,Rollup+分片是擴容關鍵》 以太坊終於完成了POW轉為POS的共識叠代。合併只是以太坊路線圖中的一環,那麼,之後以太坊路線圖到底是怎麼樣的呢?由於數據可用性層面,合併不會帶去任何改變。即以太坊不會擴容、Layer1的使用體驗依舊。這時候Rollup+分片在執行和數據可用性方面做出了改變,使得以太坊擴容得以實現。 3.《一文了解以太坊質押賽道的挑戰者 Swell Network》 Swell Network 目前位於其受保護的主網中,是一種無需許可、非托管的以太坊流動質押協議。 為了使質押有流動性,Swell 鑄造並向儲戶返還 NFT,即 swNFT。swNFT 是一個容器,其中包含 swETH 以及有關權益、收益和驗證者的信息。 swETH(非變基)以 1:1 的 ETH 存入(本金)返還。Swell 已成為第一個採用分布式驗證器技術 (DVT) 的流動質押服務,該技術將提供高資本效率、無需許可進入其驗證器集。還計劃提供 dApp 內的 DeFi 保險庫和白標功能,允許節點運營商在協議之上創建自己的前端。 原文連結:https://www.chaincatcher.com/article/2079792本文章挑選自鏈捕手鏈捕手精選 本網站所有非原創(轉載)文章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特別說明:轉載文章會進行二次編輯以符合文章寫作需求,望作者包涵 延伸閱讀: 【新手懶人包】區塊鏈是甚麼?一文看懂區塊鏈演化、應用、常見術語 【新手懶人包】元宇宙是甚麼?剖析元宇宙的構成、未來商機和應用 【新手懶人包】 NFT 是甚麼?整合 NFT 科普、平台比較、製作方法 【新手懶人包】 GameFi 是甚麼?一文認識 GameFi 原理、運作方式、熱門NFT遊戲
BlockPulse -
一文了解以太坊質押賽道的挑戰者 Swell Network
Swell 計劃構建 Rails 以允許節點運營商在協議之上創建自己的前端,如果成功執行,這可能會使 Swell 成為首選的質押市場。 主要觀點 Swell Network 目前位於其受保護的主網中,是一種無需許可、非托管的以太坊流動質押協議。 Swell 有第一個集成原子存款的服務:允許用戶直接將 ETH 存入他們選擇的驗證者──創建一個質押市場。 為了使質押有流動性,Swell 鑄造並向儲戶返還 NFT,即 swNFT。 swNFT 是一個容器,其中包含 swETH 以及有關權益、收益和驗證者的信息。swETH(非變基)以 1:1 的 ETH 存入(本金)返還。 Swell 已成為第一個採用分布式驗證器技術 (DVT) 的流動質押服務,該技術將提供高資本效率、無需許可進入其驗證器集。 還計劃提供 dApp 內的 DeFi 保險庫和白標功能,允許節點運營商在協議之上創建自己的前端。 以太坊從工作證明(PoW)過渡到採取證明(PoS),使 ETH 持有者有機會確保以太坊的新中央共識中心 Beacon 1Chain 的安全。 作為鎖定("質押")其持有的資產以創建新區塊的交換條件,驗證者可以獲得通貨膨脹的獎勵。 在合併之後,獎勵也將包括優先權費用和最大可提取價值(MEV),為質押者提供有吸引力的 7-14%年利率。 然而,最低資本要求(32ETH)太過昂貴,圍繞驗證過程的技術複雜性,以及延長的鎖定期(合併後六個月至一年)阻礙了 ETH 持有人的能力和意願。為了解決這些用戶體驗問題,催生了一個名為 "抵押即服務 "的行業。 到目前為止,最受歡迎的解決方案是非托管式的流動性質押,Lido 是此板塊的龍頭,替代方案也有 Rocket Pool 等等。 雖然目前的一套非托管式流動性質押協議是成功的,積累了超過 34% 的質押 ETH,但它們在設計和實施方面留下了許多未經測試的空白。 在一個競爭激烈、網絡效應驅動的領域裏,後來者反而能取得更大的優勢,Swell Network 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它從非托管流動性質押先行者那裏學到了經驗,並提供了一種新穎的質押和賺取以太坊收益的方式。最重要的區別是它對原子存款的整合:允許用戶直接將 ETH 存入他們選擇的驗證器,從而創建第一個事實上的質押市場。 展望未來,除了提供 dApp 內 DeFi 保險庫(類似於 Yearn)外,Swell 已經採取了切實的措施,成為第一個採用分布式驗證器技術(DVT)的流動性質押服務。DVT 將允許 Swell 為其獨立的、無權限的節點運營商提供與商業、白名單運營商相同的資本效率進入其驗證器集。 最後,Swell 計劃構建 Rails 以允許節點運營商在協議之上創建自己的前端(「白標」)。 如果成功執行,這可能會使 Swell 成為首選的質押市場:促進關系,允許可定制性並增加整個以太坊網絡的去中心化。 背景 Swell 的概念驗證(V1)於 2020 年 12 月推出,在 Beacon Chain 之後不久。 2022 年 6 月,Swell 在 Kaleido 上推出了 V2 私人測試,並在不久之後在 Görli 上開放了公共測試。 大約在同一時間,Swell 完成了 375 萬美元的種子輪融資,由 Framework Ventures 領投,IOSG Ventures、Maven Capital、Apollo Capital、Mark Cuban、Fernando Martinelli(Balancer)以及 Ryan Sean Adams 和 David Hoffman(Bankless)等機構參與。 2022 年 8 月底,Swell V2 在以太坊主網上上線了。 Swell 是怎樣運作的? Swell 的運作方式與其他以太坊流動質押協議完全不同。 在其最終狀態下,Swell V2 將涉及: 節點運營商,負責管理質押。他們可以不經許可的情況下加入(獨立,且每個驗證者有 16 個 ETH 抵押)或通過白名單(經過驗證,每個驗證者有 1 個 ETH 抵押)。 原子存款,允許用戶直接與選擇的節點運營商進行質押,最低為 1ETH。 swNFT/swETH,鑄造並返還給存款人(質押者)。swNFT 是一個容器,可以保存 swETH 以及有關權益、收益和驗證者的信息。swETH(非變基)以 1:1 的 ETH 存入(本金)返還。 swETH 可以被提取並用於 Swell dApp 的內置 DeFi 保險庫以及其他任何接受 ERC-20 代幣的地方。 Swell 的安全發射分五個階段進行。 該協議目前處於第一階段,有 242 個 ETH 和 8 個白名單節點運營商。 每個階段的完成都取決於達到其 ETH 閾值,一切都在繼續正常運行。 節點運營 Swell 的節點運營商負責實際的質押。Swell 將有兩組節點運營商:驗證(有權限/白名單)和獨立(無權限)。 在受保護的啓動期間,驗證只對經過驗證的節點運營商開放。這些操作員通常被認為是經驗豐富的,他們可以在一輪申請中申請成為白名單。第一個(到目前為止唯一的)白名單是由 Swell 核心團隊進行,加入了八個商業節點運營商。InfStones, RockX, Smart Node Capital, DSRV, Blockscape, HashQuark, Stakely, 以及 Kiln。 申請過程根據他們的經驗、表現、基礎設施(質量、多樣性和安全性)以及對 DAO 的貢獻潛力來評估潛在的節點運營商,還有 KYC 檢查和合同協議。 一旦 Swell 全面啓動,獨立的節點運營商將能夠無權限地加入 Swell 平台。 然而,他們需要為每個驗證者提供 16 個 ETH 作為抵押品才能這樣做。 加入後,節點運營商設定自己的傭金率,範圍在 0-10%之間。 目前,Swell 還對質押獎勵征收 5%的協議費,該費用直接進入 DAO 國庫,並接受 DAO 治理。 節點運營商在他們運行的客戶端方面也有靈活性。在合併之後,節點運營商將完全控制他們如何重新分配優先費用和 MEV 獎勵,因為客戶端不會配置費用接收地址。Swell 還計劃最終發布一個平滑池,類似於 Rocket Pool 的平滑池。 雖然節點運營商可以調整他們的傭金率、發送到他們指定的 Swell 費用池的額外收益數量,以及他們顯示其業績(回報)的方式,但他們將在一個開放的市場中競爭。從理論上講,那些最大限度地提高透明度和回報,同時最大限度地減少費用的節點運營商將吸引最多質押。 swNFT 和 swETH 由於 Swell 使用原子存款,用戶將質押(至少 1ETH)直接委托給他們選擇的 Beacon Chain 存款合約。換句話說,用戶可以選擇他們的節點運營商(基於個人資料、傭金和/或性能),並繼續跟蹤他們的存款。 在這個模型中,質押不是自然可替代的(即流動性),因為它與特定的節點運營商而不是一般的質押池(由許多節點運營商組成)綁定。如今,Swell 已經找到了一種方法,通過使用 swETH 衍生品和 swNFT 從質押收益中提取出存入的 ETH,從而在一定程度上緩解這種情況。 作為對存入質押的交換,該合約鑄造並向用戶發送 swETH 和 swNFT。 swETH 是一種非變基的 ERC-20 流動質押衍生代幣,代表主要質押,swETH 被保存在 swNFT 中。 在受保護的啓動期間,流動質押將保持禁用狀態,這意味着 swETH 無法從 swNFT 中撤回。一旦流動性質押(取款)上線,質押者將可以選擇在 DeFi 中使用 swETH。同時,節點運營商將收到一個代表其抵押品的靈魂綁定(不可轉讓)swNFT。 除了作為 swETH 的容器外,swNFT 還持有質押獎勵(收益率)和關於質押的具體的、不可僞造的信息。這些信息包括委托的節點運營商、驗證人地址以及存款的時間戳。 swNFT 實際上並沒有獲得收益(質押獎勵)。相反,持有質押相關信息的 swNFT ,會與最初存入節點運營商的 ETH 所獲得的收益率聯系起來。 換句話說,即使不持有任何 swETH,swNFT 也會繼續累積收益。為了實際獲得獎勵(和本金),用戶需要用最初存入的 swETH 金額燒毀 swNFT。 提款目前預計在合併後 6-12 個月啓用。在合併期間,swETH 的主要流動性來源將是二級市場。 這種模式對 swETH 和 swNFT 持有人有一些有趣的影響。 首先,在這種模式下,賺取質押獎勵的唯一途徑是獲得 swNFT,因為沒有 swNFT 而獲得的 swETH 是不會累積收益的。 swNFT 最終也可以以不同的方式在整個 DeFi 中使用:作為抵押品,與利率協議(例如 Element Finance 和 Yield Protocol),由節點運營商建立他們的品牌/與質押者的關系,以及由 Swell 本身對某些功能的訪問控制。 路線圖 提高資金效率 如前所述,一旦啓用了無需許可的質押,獨立節點運營商將需要為每個驗證者提供 16 個 ETH 抵押品,才能加入 Swell 的運營。 然而,這對獨立節點來說是一個加入協議的瓶頸,而且對整個以太坊網絡的去中心化都構成問題。 Swell V3 將通過利用秘密共享驗證器(ssv.Network)的技術,也被稱為分布式驗證器技術(DVT)來降低這一要求。 特別是,Swell 將與 ssv.Network(DVT 基礎設施協議)合作,整合 SSV,並將獨立運營商的抵押品要求降至 1 個 ETH(與驗證的相同)。 Swell Vaults/DeFi 集成 除了委托之外,流動質押還允許用戶放棄鎖定資金的機會成本。相反,質押者仍然可以保留和使用至少部分質押價值。 隨着 Swell Vaults 的推出,Swell 將更進一步。 首先,dApp 內的保險庫將由 Swell 團隊創建,主要用於簡化和自動複利,並為 swETH 創造流動性。到最後,允許任何人都構建保險庫以及提出策略(類似於 Yearn)。 DeFi 整合的第二個組成部分將圍繞為 swETH 創造流動性。一旦 swETH 可以提取,Swell 將在 Uniswap V3 和 Balancer 上啓動 swETH/ETH 流動性池。除了運行流動性挖礦計劃外,該團隊還計劃激勵 vlAURA/veBAL 持有人增加 LP 收益(從而增加流動性)。 Swell Network 的代幣 Swell 還沒有推出其治理代幣 SWELL。除了管理協議(參數和現金流的使用),SWELL 將被用來激勵節點運營商和 swETH/ETH 的流動性池。 早期用戶將獲得空投,種子輪投資者將有三年的歸屬時間表。 White-Labeled 流動性質押 Swell 將通過允許節點運營商在 Swell 的後端創建自己的界面來進一步增強可定制性和質押者關系。 板塊競爭 在非托管流動性質押領域,Swell 最大的競爭對手是 Lido 和 Rocket Pool。 在許多方面,Lido 和 Rocket Pool 在他們的產品和方法方面處於相反的兩端。 Lido 是最大的流動性質押供應商,佔所有流動性質押的 ETH 的近 90%。 在很大程度上,Lido 在以太坊上的積極擴張是通過其存款模式實現的。Lido 只使用一組專業的、列入白名單的節點運營商,它不要求他們提供抵押品。這種模式允許節點運營商輕松吸收大量的 ETH。此外,質押池使用戶在向平台存款後就能開始賺取收益(而不是通過以太坊驗證器排隊等待進入),從而使 Lido 的質押激增。 在需求方面,對於 stETH,Lido 與幾乎所有主要的 DeFi 藍籌整合。Yearn, Curve, Aave, MakerDAO, Balancer 等等。Lido 還堅持每月花費數百萬的 LDO(Lido 的治理代幣)來激勵流動性(8 月有 250 萬 LDO,大約 600 萬美元),由此產生的網絡效應創造了一個強大的飛輪,並推動更多的需求回到質押服務中。 然而,Lido 也收到了來自以太坊社區的批評,許多人認為 Lido 是對以太坊去中心化的一個威脅。因為 Lido 相對較小的、封閉的、機構性的節點運營商,它實際上是由一個內部人委員會(LNOSG)把關的。即使 LDO 持有者有最終決定權,但 LDO 的內部人所有權非常集中。 所以,他們更傾向於 Rocket Pool,Rocket Pool 採取了幾乎相反的方法。在 Lido 推出近一年後,Rocket Pool 將去中心化放在首位,允許未經許可進入驗證人集合。 該協議通過經濟激勵而不是聲譽或過去的表現來確保質押權。雖然 Rocket Pool 的系統導致了更廣泛的參與驗證,但由於其資本效率低下,也造成了瓶頸。節點運營商目前需要為每個驗證者投入 16 個 ETH,此外還需要綁定 RPL。這種設置使得擴展驗證者,吸收質押成為一項難題。因此,Rocket Pool 目前佔流動 ETH 質押的 5% 多一點,不到 ETH 總質押的 2%。 Swell 充分利用了後發優勢,從這兩個協議中吸取經驗教訓,同時將自己的新型解決方案引入到 "質押即服務 "領域。 Swell 的第一個重大戰術舉措是在 Lido 和 Rocket Pool 的運營商設置之間進行三角定位。通過啓用無權限和白名單節點運營商,Swell 允許更廣泛地參與驗證過程(加強去中心化),同時保持其吸收質押需求的能力。此外,Swell 將通過從一開始就實施無權限驗證,從而平滑過渡到 DVT。 Swell 還增加了一些新穎的功能──其中最突出的是原子存款。第一個開放、透明的質押市場將為質押者和節點運營商提供一系列好處。質押者將能夠決定在哪個節點運營商那裏質押(基於性能、傭金、基礎設施、管轄權或其他一些公開列出的特徵),並在鏈上跟蹤他們的質押。 節點運營商能夠定制他們的產品(例如,優先費/MEV 分配、傭金、客戶端等),與客戶對接(通過 swNFT),甚至最終在 Swell 之上建立自己的前端("白標")。這個模型的權衡是損失(懲罰和削減)沒有在所有用戶之間共享,而是在受影響的驗證者和它的質押者之間分配。 使用 NFTs 也是流動質押協議的首例。這種模式最終排除了使用收益率累積的收益代幣(例如 Rocket Pool 的 rETH 和 Lido 的 stETH)。雖然這是一個必要的權衡,但由於缺乏可替換性,使用 NFT 很可能會擴大 swETH:ETH 的折扣。 Swell 的另一個策略是需要 1 ETH 的最低質押,因為它沒有質押池。根據 ETH 價格的升值情況,1ETH 的最低限額可能會在未來鎖定大量的用戶,Rocket Pool 最低有 0.01 ETH,Lido 沒有最低要求。 Swell 的另外兩個競爭優勢是 Swell Vaults 和可變傭金率。傭金率可能成為一個很大的賣點,這取決於協議的內部市場將其推向何處。 未來的質押生態系統將有可能為這些模式和它們的獨特產品提供一席之地。這些模型可能會開始趨同,尤其是在無許可節點操作/資本效率方面。Rocket Pool 目前正在考慮一項正式提案,將所需的抵押品減少到 8 ETH,並最終甚至將其降低到 4 ETH(連同 RPL 債券)。 Lido 的路線圖與 Swell 的相比更具競爭力,因為它也在尋求實施無需許可的 DVT。 然而,Swell 似乎在路線圖上走得更遠,即將進行(主網)無權限驗證,並且已經公開了 DVT 戰略/與 ssv.network 的合作關系。 風險 Swell 最大的風險是它進入市場較晚。雖然以太坊質押仍處於起步階段,但 Lido 以及在較小程度上的 Rocket Pool 已經在 DeFi 和更廣泛的生態系統中站穩腳跟。他們有一個強大的飛輪效應,整合和流動性推動了需求,反過來又推動了更多的整合和流動性。 Swell 已經有了顯著的差異化,並致力於激勵 swETH 的流動性和積極地與 DeFi 整合。但是,該協議很可能需要在其特點上無縫執行,才能真正扭轉局面。 如果成功,它可能會吸引少量的 ETH2 流入,並激發自己的競爭飛輪。 我想到的一個潛在的叙事是成為第一個成功實施 DVT 的項目──將獨立運營商的抵押要求降至1ETH。解鎖的資本效率可以讓大量的獨立驗證者加入,同時提高以太坊網絡的去中心化程度。除了與以太坊網絡和社區的核心目標保持一致外,DVT還可以通過在四個運營商之間進行無信任的驗證來證明其安全性。 Swell 的另一個叙事是建立一個非常有吸引力的質押者、運營商市場。這個市場可以受益於外部催化劑,使運營商的信息更有價值,如管轄區的監管執法/打擊。另一個推動力可能是比目前行業標準低得多的傭金率,這些將吸引利益相關者,但這種轉變也可能來自驗證人的遷移。商業運營商可能會被 Swell 的靈活性所吸引,決定使用 Swell 的 swNFT 以及最終的白標功能與客戶進行垂直整合。 對於可定制方面(節點運營商)是一把雙刃劍。不僅上述的傭金率可以收斂到高於行業標準,而且節點運營商也可以達成共識,不向他們的費用池發送優先費用/MEV。即使這是一個透明的、競爭性的市場,但決定市場平衡的因素是多方面的,而且無法提前知道。 盡管 Swell 使用 swNFT/swETH 解決了它的可替代性問題,但該功能給協議帶來了額外的風險載體。正如 stETH 的情況一樣,二級市場上的 swETH/ETH 對可能會有相當大的分歧(從 1:1),即使啓用了提款功能,因為 swETH 只對那些在 Swell 有頭寸的人來說是有價值的質押衍生品(減少其需求)。這種不確定性也可能阻礙 DeFi 的整合(因為它將被視為不穩定的抵押品)。 結語 雖然 Swell 的新穎帶來了不確定性,但也帶來了不同。 目前,以太坊的質押量約佔流通量的 11%,大量的增長還沒有到來。 Swell 在正確的時間啓動,它有一個顯著的、獨一無二的核心產品:一個開放的、透明的質押市場。很難確切知道流動質押環境將如何隨着時間的推移而演變,但毫無疑問的是,Swell 對質押者和節點運營商來說都是一個有吸引力的產品。 原文連結:https://www.chaincatcher.com/article/2079772 本文章挑選自鏈捕手項目介紹與分析 本網站所有非原創(轉載)文章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特別說明:轉載文章會進行二次編輯以符合文章寫作需求,望作者包涵 延伸閱讀: 【新手懶人包】區塊鏈是甚麼?一文看懂區塊鏈演化、應用、常見術語 【新手懶人包】元宇宙是甚麼?剖析元宇宙的構成、未來商機和應用 【新手懶人包】 NFT 是甚麼?整合 NFT 科普、平台比較、製作方法 【新手懶人包】 GameFi 是甚麼?一文認識 GameFi 原理、運作方式、熱門NFT遊戲
BlockPulse -
每日精選 | FTX 以 14.22 億美元出價成功競拍 Voyager | Cosmos Hub 發布 2.0 白皮書
每日精選 | FTX 以 14.22 億美元出價成功競拍 Voyager | Cosmos Hub 發布 2.0 白皮書
02
深度解析應用鏈的風險與機遇:應用鏈的下一個機會在哪裏?
03
談到 Web3 社交和遊戲的結合
04
向移動設備發展會是 Web3 的突破契機嗎?
05
BlockPulse 新用戶註冊優惠 獎品總計高達 $10,000 USDC
快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