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精選 | FTX 以 14.22 億美元出價成功競拍 Voyager | Cosmos Hub 發布 2.0 白皮書
精選新聞  1. Voyager 正式宣布完成拍賣,FTX 以 14.22 億美元出價競拍成功 Voyager Digital 今天宣布,經過多輪競標,其運營公司 Voyager Digital LLC 選擇 FTX US 作為其資產的最高和最佳出價。無擔保債權人官方委員會(UCC)公證並支持 FTX US 中標。 FTX US 的出價約為14.22 億美元,包括所有 Voyager 加密貨幣在未來某個日期的公允市場價值,按當前市場價格估計為13.11 億美元,加上估計提供約1.11 億美元增量價值的額外對價。公司對三箭資本的債權仍在破產財產中,破產財產將把此類債權的任何可用追償分配給該財產的債權人。(原文連結)   2. Cosmos Hub 2.0 白皮書正式發布,將推出流動性質押功能並減少 ATOM 增發量 Cosmos Hub 2.0 白皮書草案已在治理論壇正式公布,該白皮書概述了 Hub 作為鏈間安全核心的全新角色,這意味着其他鏈將能夠使用 Cosmos Hub 來保護自己的網絡。該白皮書將於 10 月 3 日上鏈並進行社區投票。 據悉,白皮書描述了兩個特定於應用程序的功能,分別是 InterChain Scheduler和InterChain Allocator,它們共同構成了加速跨鏈增長的飛輪。InterChain Scheduler是一個跨鏈區塊空間市場,它從跨鏈的 MEV 中產生收入。這些收入被 InterChain Allocator 用來將新的 Cosmos 鏈資本化,促進鏈間協作,從而擴大 Scheduler 的潛在市場。 白皮書還介紹了旨在為 Cosmos Hub 的原生代幣 ATOM 增值的機制,Cosmos Hub 將很快支持流動性質押功能,從而提高 ATOM 的流動性,未來還將大幅減少向網絡發行的 ATOM 代幣數量。(Coindesk)   3. 波卡公布最新路線圖,預計異步支持功能將使 TPS 達到 10-100萬 波卡聯合創辦人 Rob Habermeier 在官方博客公布波卡最新路線圖,其中包括年底前在 Kusama 上部署異步支持功能,隨後部署在主網,該功能可以將平行鏈出塊時間減少到 6 秒,將每個區塊的可用空間量增加 5-10 倍,並允許平行鏈區塊在第一次嘗試沒有進入中繼鏈時被「重用」,預計此次更新將使網絡的總 TPS 容量達到 100,000 到 1,000,000 之間,而不會影響網絡所做的安全保證。 此外,波卡還計劃在 2023 年第一季度或第二季度上線平行線程功能,該功能使平行鏈臨時參與波卡安全性、啓動區塊鏈而無需參與拍賣並租用專用平行鏈插槽;在 2022 年 10 月中旬投入使用 Weights V2,該版本引入了多維權重的概念,它不僅測量執行時間,還測量特定操作訪問的狀態量。在今年第四季度初在 Kusama 上部署新的治理系統,該系統系統體現 Polkadot 鏈上治理機制自我升級的能力;計劃在年底前上線質押模塊的爭議削減功能,提交無效平行鏈區塊的驗證者將被削減其全部代幣份額。(原文連結)   4. 蘋果新政策或將允許 NFT 市場通過 Apple Pay 出售 NFT 科技巨頭蘋果公司即將達成協議,允許 Web3 初創公司通過其 App Store 出售 NFT。根據新政策,OpenSea、LooksRare 和 Magic Eden 等 NFT 市場可以通過 Apple Pay 網關出售托管的數字收藏品。 據悉,蘋果公司對通過 iOS 應用程序內的所有 NFT 交易收取高達 30% 的傭金,但由於蘋果公司目前不處理任何加密貨幣交易,所以 App Store 購買必須以美元進行,而兌換美元又非常困難,最終將導致 NFT 交易者遠離蘋果生態系統,因為高昂的費用使 NFT 項目幾乎不可能盈利。(原文連結)   5. 加密技術服務商 ChainUp 已聘請新加坡前總理吳作棟為董事會特別法律顧問 加密技術服務商 ChainUp 已聘請新加坡前總理、新加坡華僑銀行董事長吳作棟(Goh Chok Tong)擔任董事會特別法律顧問。 據悉,ChainUp 是交易所基礎設施、流動性服務、加密錢包、NFT、挖礦等區塊鏈解決方案的提供商。吳作棟自 1990 年起接任李光耀任新加坡總理,並於 1992 年起擔任新加坡人民行動黨秘書長至 2004 年為止。2004 年至 2011 年間,他出任國務資政。(原文連結)   6. LFG 錢包在韓國檢方發出逮捕令後轉移 3313 枚比特幣至交易所 據 CoinDesk Korea 報道,韓國檢方對 Terra 創辦人 Do Kwon 發出逮捕令後,9 月 15 日至 18 日 Terra 基金會 Luna Foundation Guard(LFG)錢包將約 3313 枚比特幣(約合 6659 萬美元)轉移到加密交易所 KuCoin(1354 枚)和 OKX(1959 枚)。 據悉,韓國檢方隨後向 KuCoin 申請凍結賬戶,但 OKX 無視了檢察機關的凍結要求,1959 枚 BTC 可能已經轉移到另一個交易所,檢察官正在密切調查轉移的情況。(原文連結)   7. CoinDesk 評選「2022 年區塊鏈最佳大學」,清華、北大、上海交大等上榜 CoinDesk 公布了 2022 年對區塊鏈影響最大的 50 所大學的排名,排名根據研究出版物的數量和影響力、課程、學位、會議、行業合作夥伴、贈款數量、畢業生工作、聲譽和其他衡量標準在內的指標。香港理工大學、新加坡國立大學、蘇黎世大學、加州伯克利、康奈爾大學、清華大學排名前六。 此外,上海交通大學、北京大學、中山大學、浙江大學、複旦大學也位列前三十。(Coindesk)   8. Safe 公布社區挑戰結果:12,168 個地址被剔除,節省約 290 萬美元 數字資產管理平台 Safe(原 Gnosis Safe)公布社區挑戰結果,12,168 個地址被剔除,43,575 個地址符合空投條件,29 個安全地址有資格獲得獎勵。Safe 表示該措施為社區節省約 290 萬美元,後續會將 75% 重新分配給社區,25% 作為挑戰者的獎勵。 據悉,9 月 8 日,Safe 發起一項「識別空投獵人」的社區挑戰,成功舉報空投獵人的用戶可獲得被舉報者 25% 的 SAFE ,剩餘的 75% 將分配給其他所有符合條件的人。對於在被其他人舉報之前主動自首的空投獵人,可以保留 25%。(原文連結)   精選文章  1.《全面解讀 Cosmos 2.0 :從松散聯盟走向經濟共同體》 在9 月 26 日-28 日的 Cosmoverse 大會中,Cosmos 發布了全新的 2.0 白皮書,本文為大家帶來最新的白皮書解讀。白皮書首先回顧之前 Cosmos 通過 Tendermint、IBC 和 SDK 所創造的輝煌。在意識到 Cosmos Hub 網絡的採用率低下和質押在其上的 ATOM 代幣利用率低下後,貢獻者們希望通過 Cosmos 2.0 改變這一局面。   2.《破局與重生:以太坊合併後的傳奇之路》 以太坊經歷了歷史性的升級,發展進入了新的階段。合併之後,以太坊將繼續沿着擴容和去中心化的方向前進。The Merge 僅僅是 PoS 時代的第一步,以太坊依然面臨着巨大的挑戰,驗證者群體中心化,擴容,Lazy Validator Problem 等問題依然制約着應用的爆發和以太坊的安全擴展,本文將從 The Merge 開始,逐步分析 POS 採用的共識算法,重點探索使用 DVT 技術來解決驗證者單點風險的問題,和從業者一起分析以太坊的問題和未來的發展機會   3.《獨角獸 Immutable 誕生背後:從「網瘾少年」到身價超 10 億美元的 Fergusons 兄弟》 James 和 Robbie 共同成立了澳大利亞發展最快的獨角獸公司 Immutable,估值達到 10 億美元。James 擔任 CEO,Robbie 則出任總裁,二人都登上 2019 年福布斯亞洲「30 Under 30」榜單,他們是澳大利亞狂野的 Web3 護林員。本文帶領讀者走進 Robbie Ferguson 和 James Ferguson 的傳奇故事。   原文連結: https://www.chaincatcher.com/article/2080253 本文章挑選自鏈捕手 鏈捕手精選   本網站所有非原創(轉載)文章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特別說明:轉載文章會進行二次編輯以符合文章寫作需求,望作者包涵     延伸閱讀:  【新手懶人包】區塊鏈是甚麼? 一文看懂區塊鏈演化、應用、常見術語  【新手懶人包】元宇宙是甚麼? 剖析元宇宙的構成、未來商機和應用  【新手懶人包】 NFT 是甚麼? 整合 NFT 科普、平台比較、製作方法  【新手懶人包】 GameFi 是甚麼? 一文認識 GameFi 原理、運作方式、熱門NFT遊戲
BlockPulse -
每日精選 | FTX 正洽談擬以 320 億美元估值融資 10 億美元 | 幣安宣布成立全球顧問委員會
精選新聞 1. Azuki 開發團隊 Chiru Labs 將以 3 至 4 億美元估值完成 3000 萬美元 A 輪融資 據 The Block 援引消息人士報道,Azuki 開發團隊 Chiru Labs 將以 3 至 4 億美元估值完成 3000 萬美元 A 輪融資,目前融資細節尚未敲定。(The Block) 2. 知情人士:FTX 正洽談擬以 320 億美元估值融資 10 億美元 據 CNBC 援引消息人士報道,加密交易所 FTX 正在與潛在投資者談判,以籌集高達 10 億美元的新資金,這將使該公司的估值保持在約 320 億美元,與今年早些時候的融資保持一致。此外消息人士稱談判正在進行中,條款可能會發生變化。(原文連結) 3. Uniswap 基金會向 14 個項目贈款約 180 萬美元 Uniswap 基金會正在支付第一波贈款計劃,總額約 180 萬美元,共 14 筆。其中一些贈款是在幾個月前授予的,而另一些贈款是在 Uniswap 基金會創建後最近批準的。 捐款分布在三個類別中:協議增長(Decentralized Volatility Oracle、Uniswap Diamond: Open Source API & SDK、Uniswap Diamond: Pro Interface、Numoen、Uniswap.fish、Uniswap data extraction tool)、社區發展(Uniswap v3 Development Course、DeFi LATAM、DeFi Africa、Phi、Ignition Hacks 2022)、治理管理(Holdim、Governance Decentralization Benchmarks and Tracker、Recognized Delegation Program Research and Development)。 此前報道,8 月份前 Uniswap Labs 成員發布提案建議成立 Uniswap 基金會以發展生態,同時申請 7400 萬美元預算,其中 6000 萬美元用於擴大贈款計劃,1400 萬美元用於支付運營費用。(原文連結) 4. 加密數據分析和研究機構 Messari 完成 3500 萬美元融資,Brevan Howard Digital 領投 據《財富》雜志報道,加密數據分析和研究機構 Messari 完成 3500 萬美元 B 輪融資,Brevan Howard Digital 領投,參投方包括 Morgan Creek Digital、FTX Ventures、Point72 Ventures、Kraken Ventures、Uncork Capital、Underscore VC、Galaxy 和 Coinbase Ventures 等。(原文連結) 5. 幣安宣布成立全球顧問委員會,包括美國、法國等多國政府前高層 幣安宣布設立全新全球顧問委員會(GAB),該委員會由公共政策、政府、金融、經濟、公司治理等領域的頂尖專家組成,包括美國前駐華大使與前參議院財政委員會主席 Max Baucus、韓國總統委員會顧問 HyungRin Bang、前法國財政部部長 Bruno Bezard、前巴西經濟部部長 Henrique de Campos Meirelles 、國際證監會組織前秘書長 David Wright 等 11 名成員。 據悉,針對整個加密資產行業在監管、政治、社會領域面臨的複雜問題,該委員會將為幣安提供咨詢建議,幫助其快速成長和發展。(原文連結) 6. Web3 社區遊戲平台 Iskra 完成 4000 萬美元融資,Krust Universe 等參投 Web3 社區遊戲平台 Iskra 宣布完成 4000 萬美元融資,韓國互聯網巨頭 Kakao 旗下孵化器 Krust Universe、WeMade、Netmarble、LINE Studio 等參投。據悉,Iskra 旨在通過為遊戲開發人員整合可持續的代幣經濟解決方案來協調社區利益。 鏈捕手此前報道,Iskra 於今年 4 月完成 3400 萬美元融資,Krust Universe 領投,WeMade、MetaBora、Neowiz、NHN Bigfoot、Fast Ventures、Liberty Investment 和 Kakao Ventures 等參投。(原文連結) 7. 知識圖譜協議 0xScope 完成 300 萬美元種子輪融資,ABCDE、梁信軍等領投 知識圖譜協議 0xScope 宣布完成 300 萬美元種子輪融資,Huobi 聯合創辦人杜均和 BMAN 創立的加速器和風險投資基金 ABCDE、Hash Global 和梁信軍共同領投,Mask Network 旗下風投 Bonfire Union 和鏈聞前總編輯劉鋒創立的早期風投 Bodl Ventures 參投。 據悉,0xScope 提供了一種創新的解決方案,可以在單個產品中共同探索源自 Web2 和 Web3 的數據,可以將 Web3 分散的數據轉換為組織良好的知識圖譜。基於 0xScope 創建的新數據層,可以開發大量的數據應用。Watchers 是首個由 0xScope 提供支持的產品,它讓用戶可以訪問增強的盡職調查、強大的地址集群工具、交易監控、實時事件警報和金融風險控制。(cointelegraph)   精選文章 1.《Messari:以太坊合併成功後值得關注的 Q3 數據》 以太坊協議於 2022 年 9 月 15 日從工作量證明過渡到權益證明,也在開發深度、去中心化金融生態以及 Web3 用例方面得到了廣泛認可,但在進入 2022 年最後一個季度之前,仍有一些關鍵指標和數據需要關注。本文對網絡性能、市場指標、Layer 2 分析、DEX、NFT 等角度進行了分析。   2.《向移動設備發展會是 Web3 的突破契機嗎?》 在過去五年中,面向消費者的移動應用程序一直是該行業增長的最大推動力,這就解釋了為甚麼 Wyre 和 Moonpay 的估值分別為 15 億美元和 34 億美元。因為它們是應用程序通過小額交易(主要是通過移動設備)滲透零售用戶的關鍵基礎設施。如果加密貨幣必須想要從彼得潘綜合症中走出來,它就必須接觸到那些不想關心私鑰和協議的普通人,解鎖下一個幾萬億價值的手段是通過關心推特以外的人想要甚麼。   3.《模塊化區塊鏈──以太坊成為「世界計算機」的工程化方案》 站在2022年的當下看Crypto的發展趨勢,在這個時候去做一個L1新公鏈難免有點牽強,模塊化區塊鏈的叙事不可忽視。The Merge之後,Ethereum的發展路線越來越傾向於模塊化區塊鏈(Modular Blockchain)的方向。事實上,並非只有以太坊在規劃模塊化的架構:最早提出模塊化區塊鏈思路的Celestia正基於Cosmos生態為Rollups搭建一個數據可用性層。本文主要討論以太坊的模塊化趨勢。   原文連結:https://www.chaincatcher.com/article/2080009  本文章挑選自鏈捕手 鏈捕手精選  本網站所有非原創(轉載)文章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特別說明:轉載文章會進行二次編輯以符合文章寫作需求,望作者包涵   延伸閱讀: 【新手懶人包】區塊鏈是甚麼?一文看懂區塊鏈演化、應用、常見術語 【新手懶人包】元宇宙是甚麼?剖析元宇宙的構成、未來商機和應用 【新手懶人包】 NFT 是甚麼?整合 NFT 科普、平台比較、製作方法 【新手懶人包】 GameFi 是甚麼?一文認識 GameFi 原理、運作方式、熱門NFT遊戲
Allen -
來自 SBF 的智慧清單:如何推動 FTX 成為最成功的加密貨幣交易所之一?
FTX 的首席執行官 Sam Bankman-Fried 分享了他對公司管理、招聘、品牌決策和行業競爭的看法。 你能從 FTX 首席執行官兼創辦人 Sam Bankman-Fried(SBF)那裏學到哪些管理和運營公司的經驗?如果你只有幾分鍾的空閑時間,以下就是投資者、運營商和創辦人應該了解的關於「building」的知識。 認清你的責任。CEO 的工作很簡單:確保他們的業務能取得好成績。為此,你可能必須介入處理一項特別具有挑戰性的任務,並將其推向預期的結果。僅僅將項目委派給某人是不夠的──你的責任只有在工作完成時才結束。 謹慎雇傭「合適的」人。在面對「合適的」簡歷候選人時,聘請他們可能會讓你倍感壓力,但這樣其實往往適得其反。尤其在涉及到高級職位時,這將變得特別昂貴。你可能認為聘請具有數十年經驗的 CRO 是明智之舉,但他們可能並不渴望在一家成長型公司工作。在挑選新夥伴時,應優先考慮學習能力而不是經驗。 了解你的競爭對手。保持競爭意識很重要。與其採取零和觀點,不如試着理解你的競爭對手為甚麼會做出他們所做的選擇──並隨着時間的推移跟蹤結果。你將了解你的決策是如何叠加的,以及你是否需要針對你所在的空間更新你的決策模型。‍ 有目的的規模化。增加員工人數是一場危險的遊戲。增長過快的公司可能會失去執行和創新的能力。FTX 有意擴張,只增加它認為可以支持的員工,這將有助於實現特定任務。 很少有公司像 FTX 一樣增長如此之快。在三年多的時間裏,Sam Bankman-Fried 的公司已經從一個很有前途的衍生品平台發展成為全球最大的交易所之一,業務涵蓋股票、代幣、NFT 和其他金融服務。 無論哪個創辦人都很難駕馭這種增長速度,同時加密貨幣的波動性和監管複雜性使其成為一項特別艱巨的挑戰。這使得 Sam Bankman-Fried 成為本期智慧清單絕佳的候選人,該系列要求史詩般的創辦人分享他們最有影響力的運營建議。SBF 不僅建立了可能被證明是這個時代最重要的公司之一,而且他經常通過違背公認的智慧來做到這一點。我認為他是科技界真正實踐第一性原理的思想家之一。 FTX 做得比其他人好 100 倍的第一件事是甚麼? SBF:風險管理。2019 年年中,當我們開始構建 FTX 時,加密衍生品交易的情況非常糟糕,每天損失大約一百萬美元的客戶資金。 發生這種情況是因為交易所的風險引擎非常糟糕,其中一些不會一次運行 12 個小時。如果未運行風險引擎時市場發生了變化,本應被追加保證金的客戶卻沒有追加,從而導致賬戶變成負數。當引擎重新啓動時,就只剩下劣質的選擇了。為了彌補這一缺口,交易所會從盈利的交易者那裏拿錢。 我們認為我們可以將其構建得更好。我們根據第一性原理設計了一個風險引擎,該引擎每天 24 小時運行並主動減輕不良後果。它知道需要多少抵押品以及何時進行追加保證金。構建它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需要費點勁才能讓它正確工作──但它確實奏效了。 正確把握風險是我們剛成立時的最主要的特色,也是長期以來人們能認識我們的原因。 你如何完善自己? SBF:這個問題沒有完美的答案,不幸的事實是它很混亂。 我試圖做的不是讓自己找借口。作為 CEO,我的工作是確保正確的事情發生。當你意識到這一點時,你就會開始了解你需要做甚麼以及需要走多遠。 例如,我可能會告訴團隊成員做一些我認為對 FTX 有益的事情。但我的責任不止於此,只有當事情本身完成時才會結束。如果它沒有完成,那不是我的隊友的責任──而是我自己的責任。我需要盡一切努力到達我們想要達到的,即使我不知道該怎麼做。結果,我大部分時間都花在學習不熟悉的東西上──鑽研一個新學科,與專家交談,並試圖弄清楚發生了甚麼。 我發現完善自己的最佳方式是認識到這是我的責任,並且我需要積極主動地學習並為我們的業務創造美好的事物。 對於潛在的隊友,你會在意甚麼? SBF:有一些角色的專業知識非常重要。但總的來說,我們很少在關注潛在隊友已有的知識,更多在意其學習能力。在這一點上這幾乎是陳詞濫調──我認為許多公司都會意識到後者更有價值。 除此之外,我們希望找到能夠進入忙碌、複雜、混亂的環境並努力工作的人。我們喜歡勤奮的人,想要工作的人,以及願意自己承擔工作的人。我們盡量不讓經理管理員工。公司的每個人都應該參與到實際的運作之中,無論是編寫代碼還是設計產品。 通常,符合這些標準的人並不是字面上的「合適」員工。他們可能沒有最華麗的簡歷或最豐富的經驗。根據我們的經驗,你被告知要雇用的人,因為他們在某些方框上打勾,大多數情況下都不會成功。例如,我們經常聽到類似這樣的話:「你應該聘請一家大型上市公司的 CFO,讓他們成為你的 CRO。」在我們看來,這絕不是一個好主意。這有很多原因:你不知道他們以前的公司是否對他們進行了適當的審查,你真的不知道他們在該職能中的表現如何,並且存在一些逆向選擇──如果他們表現如此出色,為甚麼要離職?很多時候,這種人正在尋找退休工作。他們想用自己的簡歷來滑行,而不是提供「穩定的手」,他們會把事情搞砸。 我試圖通過提問他們非常熟悉的話題來判斷某人的能力。我故意不向他們詢問有關 FTX 的詳細問題──候選人沒有足夠的背景來給出對作為面試官的我來說具有預測性的回答。相反,我會通過健全性檢查的方式,要求他們簡明扼要地解釋他們從事的項目並概述他們的主要目標。我們正在尋找能用清晰的思考給我們留下深刻的印象的人。但這樣的人並不常見。有時,我們與候選人談論他們花了數年時間從事的業務,但聊完後卻覺得他們並不完全理解它。 有一領域尤其如此:績效營銷。我和很多人談過它,但我總感覺他們從未深入考慮。 FTX 最重要的企業文化是甚麼? SBF:對此,我想了很多。現在我的觀點已經改變。如果你在我剛創立 FTX 時問我,我會回答「聰明」之類的話。但這並不是真正的文化特徵。它不夠有趣。你永遠不會找到一家公司的目標是愚蠢。 隨着時間的推移,我開始覺得讓我們與眾不同的是我們能夠真正專注於完成正確的事情。我們將經歷痛苦,試圖找出我們相信甚麼從而讓我們得到正確的結果。這是我們最大的特質。 這讓我們在某些地方與其他公司不同。一方面,我認為它鼓勵我們建立一個極其精簡和連貫的團隊。我們不想因此而擴大員工人數。只有當我們相信這會幫助我們實現這些結果時,我們才會增加人數。 今天,我們有 350 名員工,這對我們來說是一個巨大的數字。每個人來這裏的原因都是不同的,我們有足夠的資源來確保他們得到指導和培訓,以便在這種環境中取得成功。如此可幫助我們創造一種專注於承擔責任而不是為榮譽而戰的文化。 你的新想法從何而來? SBF:一種方法是大量使用產品──我們的產品和其他公司的產品。我會經常在 FTX 上註冊一個新帳戶或嘗試新功能。如果我對某事感到沮喪,你可以確信其他人也會。畢竟,我應該比任何人都更了解這個產品。 我產生新想法的另一種方法是問自己,甚麼對我的生活和其他人的生活是有用的。我會經常花時間與探索這些領域的公司交談。最近,我決定想更多地了解公司如何開始交易股票。所以我請他們中的一些人談談他們是如何開始的,聽聽甚麼有效,甚麼無效。通過這些對話,我最終了解了很多關於市場結構的知識。 你如何決定關注甚麼? SBF:坦率地說,這是我希望自己做得更好的事情。不過,我確實有一個粗略的框架。 首先,我檢查是否有任何東西是緊急的。現在有甚麼可能使公司處於危險之中?如果沒有直接的危險,我會考慮中期最重要的事情。在決定做甚麼工作時,我盡量確保我不會根據我擅長的事情進行選擇。我認為 CEO 不應該說:「我不擅長 X,所以我不會去做。」 如果需要做某事,我會去做。 你如何看待競爭? SBF:我想過很多,但我盡量不從零和的角度來考慮它。我不會花時間思考我們如何傷害我們的競爭對手。這不是一個健康的氛圍或對行業有利。 我主要嘗試了解我們的競爭對手在做甚麼,尤其是當他們做的事情與我們不同時。他們的決定似乎基於甚麼?我怎麼看他們的策略? 如果歷史證明了他們的做法是正確的,那麼這對我來說很有趣。它告訴我,也許我們應該做更多的事情。這也有助於我明確我們的戰略。有時人們會問我們為甚麼不做我們競爭對手所做的事情。如果我花時間仔細思考,當這個問題出現時,我就不必陷入生存危機。我可以對我們正在做的事情充滿信心。 你最好的品牌決策是甚麼? SBF:我們最好的品牌推廣計劃非常頭重腳輕。如果你停下來想一想,我想幾乎每個人都會同意甚麼策略對我們是最有效的。問一千個人他們是如何聽說 FTX 的,通常是以下四種方式之一:我們的超級碗廣告、FTX 競技場、我們對美國職業棒球大聯盟裁判制服的贊助以及湯姆·布雷迪。那些已經達到了效果,我想做更多這樣的事情。 老實說,我們所做的一些其他事情幾乎沒有影響。很少有人一步到位直接成功推動用戶使用平台。 你最大的管理挑戰是甚麼? SBF:早期,答案是我不知道如何管理。也許我知道當事情很容易並且沒有人有任何問題時如何管理。但這並不難。我必須學習的部分是當事情變得糟糕時該怎麼做。當我還是 Jane Street 的一名員工時,如果我需要甚麼,我總能找到上級來解決。當沒有老板可以求助時,就需要時間去學會如何處理沖突或分歧。 最近,我最優秀的管理人才一直在弄清楚如何在不失去其特色的情況下擴大業務規模。你怎麼能雇傭數百人,而不出現我們所看到的發生在競爭對手身上的責任分散?我現在花很多時間在這方面。 FTX 的故事是甚麼? SBF:如果你幾年前問我,我會說我們的故事與「金融產品」有關。我沒有預料到的是,我們在監管方面會如此活躍。為了打造市場需要的產品,我們必須盡可能多地了解如何在受監管的環境中運營。我認為,這最終以一種很好的、相當革命性的方式改變了我們的業務。我們擁有廣泛的力量,而不是狹隘的力量。 當我想到我們的故事時,這就是我想到的。我們是一家不只是彌補我們的弱點的公司;我們從他們身上成長,直到他們成為力量。 你在擔心甚麼? SBF:我想到了成百上千的小事,所有這些都很重要。不過,我盡可能多地嘗試考慮大事件。我們必須堅持一些事情,因為如果他們失敗了,一切都會失敗。 監管就是其中之一。但是我們已經花費了大量時間來確保我們成為該領域的領導者。我們可能不可避免地會搞砸一切,就像每個人都的那樣。 我最擔心的是合作失敗。會發生甚麼讓我們從一家在很多事情上都優秀且有能力的公司轉變為僅在狹窄範圍內優秀的公司?如果你的能力全方面下降,一切都會變得更糟。你處理監管的能力會下降,你赢得客戶的能力會下降。 發生這種情況的方式是從文化腐爛開始。如果我們讓自己變得龐大和分散,我們就有可能成為一家無法執行的公司。我們已經在很多企業中看到了這種情況。我擔心確保它不會發生在我們身上。 FTX 將如何改變我們的時代? SBF:如果我們能產生我認為可以產生的影響,FTX 可能會作為一家為公眾提供真實、連貫的市場準入的公司被銘記。 實現這一目標有很多步驟。我們必須了解金融是如何運作的,然後問:它如何或應該如何運作?是甚麼阻礙了它?現在還距離多少?我們在這裏要做的是弄清楚這一點。 原文連結:https://www.chaincatcher.com/article/2079790 本文章挑選自鏈捕手 深度訪談與對話原文標題:《The Wisdom List: Sam Bankman-Fried》作者:Mario Gabriele, The Generalist 創辦人 本網站所有非原創(轉載)文章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特別說明:轉載文章會進行二次編輯以符合文章寫作需求,望作者包涵 延伸閱讀: 【新手懶人包】區塊鏈是甚麼?一文看懂區塊鏈演化、應用、常見術語 【新手懶人包】元宇宙是甚麼?剖析元宇宙的構成、未來商機和應用 【新手懶人包】 NFT 是甚麼?整合 NFT 科普、平台比較、製作方法 【新手懶人包】 GameFi 是甚麼?一文認識 GameFi 原理、運作方式、熱門NFT遊戲
Allen -
 每日精選 | 韓國首爾南區檢察廳對 Terra 創辦人 Do Kwon 申請發出逮捕令;加密風投機構 North Island Ventures 新基金完成 1.25 億美元融資
趙長鵬否認福布斯對其 174 億美元身價評估;加密風投機構 North Island Ventures 新基金完成 1.25 億美元募資。 精選新聞 1. NFT 項目 Doodles 以 7.04 億美元估值完成 5400 萬美元融資,Seven Seven Six 領投 NFT 項目 Doodles 以 7.04 億美元估值完成 5400 萬美元融資,Reddit 聯合創辦人 Alexis Ohanian 旗下風投 Seven Seven Six(776)領投,Acrew Capital、FTX Ventures 與 10T Holdings 參投。 Doodles 官方表示,正在利用這筆資金迅速收購一支由工程師、創意人員、營銷人員和業務主管組成的世界級團隊,並為產品開發,收購,專有技術,媒體和收藏家體驗提供資金。成員團隊將由 11 人擴大至 30 人。(福布斯) 2. 北京第一中級人民法院披露一起萊特幣投資糾紛,判決被告返還拖欠資產 北京石景山區人民法院與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近日分別對一起萊特幣投資民事糾紛做出一審與二審判決,要求被告丁浩返還原告翟文傑3.3萬個萊特幣。 根據資料,2014年12月5日,翟文傑向丁浩指定收幣地址轉入50000個萊特幣進行基金投資。丁浩承諾每個月給付1000個萊特幣作為利息。直至2017年4月7日,丁浩返還17000個萊特幣,尚欠33000個萊特幣未還。 法院認為,翟文傑與丁浩簽訂的借條和收條,可以證明雙方成立借用合同關系。從性質上看,萊特幣應當是一種特定的虛擬商品,不具有與貨幣等同的法律地位,不能且不應作為貨幣在市場上流通使用。但萊特幣具備虛擬財產、虛擬商品的屬性,應受法律保護。 在該一審判決公布後,被告以虛擬貨幣投資在中國不受法律保護為由提起上訴。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在二審判決書中表示,雖然相關法律文件規定,虛擬貨幣相關業務活動具有違法性及法人、非法人組織和自然人投資虛擬貨幣及相關衍生品,違背公序良俗的,相關民事法律行為無效,但並無法律、行政法規或部門規章等規定否定虛擬貨幣本身作為虛擬財產的可保護性,故一審法院認定本案中翟文傑出借的萊特幣具有虛擬財產的屬性,應受法律保護,並無不當,該院予以維持。(原文連結) 3. 加密風投機構 North Island Ventures 新基金完成 1.25 億美元募資 據 Business Wire 報道,加密風投機構 North Island Ventures 宣布旗下新基金 NIV Fund II 完成規模為 1.25 億美元募資,將致力於對新興加密、Web3 公司和協議進行 30 到 40 項早期投資,初始投資從 25 萬美元到 300 萬美元不等。(Business Wire) 4. 嘉信理財、Citadel Securities 和富達等公司計劃啓動加密貨幣交易所 金融巨頭嘉信理財(Charles Schwab)、Citadel Securities、Fidelity Digital Asset、Paradigm、Sequoia Capital 和 Virtu Financial 計劃啓動加密貨幣交易所 EDX Markets。該交易所計劃使高流動性的加密貨幣生態系統能夠聚集來自多個做市商的流動性,以減少利差並提高透明度。 據悉,EDX Markets 將由首席執行官 Jamil Nazarali、首席技術官 Tony Acuña-Rohter 和總法律顧問 David Forman 領導。(原文連結) 5. 趙長鵬否認福布斯對其 174 億美元身價評估 推特網友近日發文稱,趙長鵬以 174 億美元身價位列福布斯全球富人排行榜第 99 名。趙長鵬對此回應,「這些數字是評估,作者基於一些估計的主觀意見。我的錢包裏沒有類似的東西。這並不重要。讓我們專注於對用戶的積極影響。」(原文連結) 6. 韓國首爾南區檢察廳對 Terra 創辦人 Do Kwon 申請發出逮捕令 據朝鮮日報報道,韓國首爾南區檢察廳下屬 5 名檢察官組成的調查小組最近向首爾南部地方法院申請了對 Terra 創辦人 Do Kwon、TFL 創始成員 Nicholas Platias 等 7 名相關人士的逮捕令。針對他們的主要指控是違反《資本市場法》,檢方認為加密貨幣 Terra 和 Luna 屬於資本市場法規定的「投資合同證券」。(朝鮮日報) 7. 加密投資基金 SevenX Ventures 三期完成 8000 萬美金首次關賬 亞洲新銳加密投資基金 SevenX Ventures 宣布完成 Fund Ⅲ 8000 萬美金的首次關賬。 據悉,SevenX Ventures Fund Ⅲ 總規模 1 億美金,將在 10 月底前完全關閉募資。本期基金的資金主要來自於一二期基金LP的持續追投,以及亞洲頭部互聯網創業者的家族辦公室。 SevenX Ventures Fund Ⅲ 會將其 60% 的資金用於投資以數據層為主的中間件與基礎設施協議,40% 的資金用於投資以亞洲應用開發者為核心的去中心化應用,涵蓋遊戲、金融、內容與社交等新商業模式探索。(原文連結) 8. 去中心化數據管理系統 Inery 以 1.28 億美元估值完成融資,Metavest 領投 去中心化的數據管理系統 Inery 獲得了專注於 Web3 的風險投資公司 Metavest 的投資,該輪融資估值為1.28億美元。 Inery 是一個去中心化的數據管理系統,將 DB 引入 Web3。它為數據管理提供了低成本、減少延遲、安全和防篡改的方式。數據管理系統旨在確保用戶(包括遊戲玩家和企業)通過所有者控制的數據資產保持對虛擬世界中數據的控制。(原文連結) 精選文章 1.《應用鏈叙事流行之際,Helium為何計劃放棄獨立鏈並遷移至 Solana?》 在一眾應用出走並搭建自身區塊鏈之際,去中心化無線通信網絡Helium反其道而行之。8月30日, Helium核心開發者發起HIP70 提案,計劃將網絡從其定制區塊鏈遷移至 Solana。 鏈捕手採訪了Helium亞太區負責人Yuan,其向我們講述了 Helium 遷移至 Solana 的戰略考量。 2.《創辦人自述:Rentable 關閉的三大警示》 9月13日,NFT 租賃協議 Rentable 宣布關閉,從10月14日起,所有的服務將停止,聯合創辦人Emiliano Bonassi表示,「我們沒有找到適合市場的產品,我們的跑道也結束了。經過多次仔細考慮和交談,我們更願意朝關閉這個方向前進,而不是做進一步的資金融資。」 曾幾何時,NFTFI 還是一個火熱的賽道,特別是6月 NFT 租賃協議標準 ERC-4907 通過後,不少人看好這個賽道,但是短短幾月,變了天,針對「失敗」的原因,創辦人發文進行了反思。 原文連結:https://www.chaincatcher.com/article/2079541本文章挑選自鏈捕手鏈捕手精選編輯:Jessy、鏈捕手 本網站所有非原創(轉載)文章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特別說明:轉載文章會進行二次編輯以符合文章寫作需求,望作者包涵 延伸閱讀: 【新手懶人包】區塊鏈是甚麼?一文看懂區塊鏈演化、應用、常見術語 【新手懶人包】元宇宙是甚麼?剖析元宇宙的構成、未來商機和應用 【新手懶人包】 NFT 是甚麼?整合 NFT 科普、平台比較、製作方法 【新手懶人包】 GameFi 是甚麼?一文認識 GameFi 原理、運作方式、熱門NFT遊戲
Allen -
SBF的加密版圖再添一塊:FTX Ventures收購天橋資本30%的股權
據《金融時報》報道,FTX 旗下的風險投資部門FTX Ventures 將購買天橋資本30% 的股權,該資本是由前白宮通訊主任 Anthony Scaramucci 所創立,自去年開始大舉進軍加密市場。針對這筆交易,雙方都在推特表示期待後續的合作。 天橋資本於2020 年底開始投資加密領域。在今年四月時,創辦人 Anthony Scaramucci 表示,天橋資本管理的 35 億美元資金,一半和加密資產相關,當時他說希望能成為「加密資產的管理公司」,並預計未來管理資產將可以增加三倍,達到 100 億美元。 受到加密市場崩跌的影響,天橋資本似乎也受到影響,該資本旗下的 Legion Strategies 基金今年回報率已經下降30%,因此在七月份暫停用戶贖回。 不過Anthony Scaramucci 依然對加密資產充滿信心。他指出許多機構包括貝萊德、Coinbase 都開始建立比特幣信托,這表示加密市場潛在的機構需求。 針對此次收購案,Anthony Scaramucci 表示非常興奮: 「我也非常興奮,今天真是太棒了。Sam 是個有遠見的人,我們會一起討論,共同實現願景。」 該筆交易的細節尚未透露,但 Anthony Scaramucci 表示,會使用其中的 4,000 萬美元資金購買加密貨幣,而且會長期持有這些加密貨幣。 繼續買進、持續擴張 根據《彭博社》整理,今年以來,SBF 一直在逢低買進,包括: 1.2022/02/02:FTX 收購日本合規交易所 Liquid,最後改名為FTX Japan 2.2022/03/22:FTX US 收購Good Luck Games,並入 FTX Gaming 3.2022/05/02:SBF 購買Robinhood 股票 6.48 億美元,約7.6% 4.2022/06/17:FTX 收購加拿大交易所Bitvo,進軍加拿大市場 5.2022/06/17:Alameda 提供 Voyage Digital 約4.85 億美元的貸款 6.2022/06/22:FTX US 收購Embed,藉以提供 FTX Stocks 服務 7.2022/06/30:FTX US 提供 BlockFi 6.4 億美元貸款,其中 2.4 億可以轉換成 BlockFi 股權 SBF 的加密版圖,Source:彭博社 再加上這筆收購案,SBF 在今年至少會完成 8 筆收購。 另一方面,FTX 也在全球監管層面上有所突破,包括七月底時,FTX 旗下公司 FTX Exchange FZE 獲得迪拜監管機構許可,為機構投資人提供衍生品交易服務。 另外也有報道指出, FTX可能會收購韓國加密交易所 Bithumb 的股份。 本月初,FTX US Derivative 還聘請了前 CFTC 委員Jill Sommers,幫助未來的監管合規以及融入金融市場。 總體來說,這筆收購天橋30% 股權的交易延續了 FTX 創辦人 SBF 在熊市持續擴張的策略,並繼續扮演加密市場的最後借款人。
PA薦讀 -
 每週要聞回顧 |  NEAR 錢包 Sender 完成 450 萬美元融資 | FTX Ventures 將收購 SkyBridge Capital 30% 的股份
精選要聞 1. NEAR 錢包 Sender 完成 450 萬美元融資,Pantera Capital 領投 NEAR 錢包 Sender 以代幣銷售的方式完成 450 萬美元融資,Pantera Capital 領投,Crypto.com、Jump Crypto、Amber Group、WOO Network、SevenX Ventures、Smrti Labs、D1 Ventures、Puzzle Ventures、Shima Capital、Eniac Ventures 和 GFS Ventures 等參投,估值為 4500 萬美元,交易於今年 4 月完成。 據悉,Sender 是一個非托管錢包,允許用戶即時交換代幣,將其質押以獲得潛在的獎勵,並持有 NFT。 根據公告,Sender 還可以連接到 Ledger 和 Keystone 等硬件錢包,以及集成 Moonpay、Banxa 和 Transak 等加密入口服務。 該項目表示在桌面和移動設備上的下載量已超過 50 萬次。 2. ENS 核心開發者:ENS 定價現階段很難改變,Vitalik 提議未考慮可訪問性 以太坊聯合創辦人 Vitalik 在其個人網站發表文章討論 ENS 域名是否應該引入基於需求的經常性費用。 Vitalik 認為目前 ENS 域名十分廉價,由此引發了産權強度和公平性之間的權衡問題,而且 ENS 二級市場的高度投機性也無法確保市場的有效性。 對此,ENS 核心開發者 Jeff Lau 在社交媒體上進行了回應。 他指出由於想不出有什麽辦法,可以在不干預的情況下讓定價系統自我延續,以及創造一個無法投機的定價系統,因而 ENS 最終決定保持價格的可接受性,但對較短的域名仍收取更多費用。 允許動態定價/續期可能會有幫助,但現在為時已晚。 當前的 ENS 系統運行良好,定價也足夠合理,能夠看到一些域名到期的情況。 Vitalik 的論文更多關於域名空間的擁塞問題(可以通過子域名解決),以及更多資金給到 ENS DAO 以資助公共産品,但可訪問性沒有得到足夠的重視。 雖然 ENS 的定價被設計成可以改變,但現階段很難改變。 3. 挪威央行正在以太坊上構建 CBDC 沙盒,已開發基礎架構原型 挪威銀行(該國央行)正在以太坊上構建央行數字貨幣(CBDC)沙盒,目前已開發基於以太坊技術的基礎架構原型。 今年 5 月份,以太坊擴容方案 Nahmii 宣布通過競争招标被選中與挪威央行合作,開展挪威即將推出的實驗性 CBDC 沙盒項目。 Nahmii 將為挪威央行構建沙盒環境,挪威央行將使用該平台作為對 CBDC 進行更廣泛測試的一部分。 4. Vitalik 出席基輔科技峰會,並稱烏克蘭可能成為下一個 Web3 樞紐以太坊創辦人 Vitalik 當地時間 9 日在烏克蘭出席基輔科技峰會並發言,表示他對基輔技術峰會的興趣和欽佩促使他參觀了該峰會,因為一個事件正在一個處於戰争狀態的國家的首都舉行,它聯合了來自世界各地的強大的 Web3 社區。 「我想親眼看看這裏正在創建什麽樣的基於以太坊技術的項目和應用程序,以了解他們背後的人。」他說。 「我認為烏克蘭很可能成為下一個 Web3 樞紐。 以太坊基金會在新加坡、柏林、博爾德設有中心,因為社區在那裏有機會發展。 如果一個國家的人民對這項技術感興趣並決定為其發展做出重大貢獻,那麽一個國家就可以成為 Web3 中心。 烏克蘭既有能力也有決心。 」Vitalik 強調說。 據悉,基輔技術峰會是為期三天的 Web3 黑客馬拉松,於 9 月 6 日至 9 日在基輔舉行,旨在推動開發可以在戰争期間和勝利後幫助烏克蘭的軟件解決方案,超 500 個項目報名參與。 幣安烏克蘭總經理 Kiril Khomiakov、NEAR Protocol 聯合創辦人Illia Polosukhin 也參與了峰會發言。 5. 迪士尼:正密切關注區塊鏈技術,暫無 NFT 或鏈遊相關計劃迪士尼公司遊戲業務負責人、副總裁Luigi Priore在採訪中表示,雖然迪士尼目前正在密切關注區塊鏈行業,但還沒有任何關於區塊鏈項目的消息可以宣布,目前會關注行業和市場趨勢變化。 迪士尼公司遊戲業務代表在後續聲明中澄清說,公司沒有NFT或區塊鏈遊戲的計劃。 6. FTX Ventures 將收購 SkyBridge Capital 30% 的股份 據 CoinDesk 報道,FTX Ventures 將收購 SkyBridge Capital 30% 的股份,作為其向 Web3 領域部署 4000 萬美元投資的一部分。 此前在 7 月 21 日報道,SkyBridge Capital 將於 9 月推出投資 Web3 和加密初創公司的新基金,該基金將進行風險投資和後期股權投資,並向合格投資者開放。 延伸閱讀: 【新手懶人包】區塊鏈是甚麼?一文看懂區塊鏈演化、應用、常見術語 【新手懶人包】元宇宙是甚麼?剖析元宇宙的構成、未來商機和應用 【新手懶人包】 NFT 是甚麼?整合 NFT 科普、平台比較、製作方法 【新手懶人包】 GameFi 是甚麼?一文認識 GameFi 原理、運作方式、熱門NFT遊戲
BlockPulse -
剖析 FTX 營銷之路:如何在 3 年內從估值 700 萬美元提升到 320 億美元
「FTX 增長戰略可概括為 8 個營銷要點,其中包括與各行業 KOL 合作、全渠道策略構建社區、投放搜索廣告以提高品牌知名度等。」 FTX 是一個虛擬貨幣交易所,平均日交易量達 100 億美元,日註冊用戶超過 600 萬。 2019 年 FTX 開局不利僅收入 720 萬美元,但是僅僅用了 36 個月,公司的估值便增長了 4000%,飆升到 320 億美元, 為甚麼 FTX 飛速增長? 他們用了甚麼策略搖身一變 3 年內成為世界第二大加密貨幣交易所? 通過這個 Web3 營銷案例,一起看一下 FTX 如何構建一個成功的加密貨幣交易平台──你也可以把這些營銷策略運用到自己的項目中。 FTX 是做甚麼的? FTX 專注於複雜的「加密衍生品」,市場參與者無需持有實物資產,這就意味着交易不需要錢包或其他複雜的市場基礎設施,讓客戶可以押注比特幣和以太坊等主要貨幣的未來價格。 FTX 提供的加密產品: 行業領先的衍生品 期權和波動性產品 代幣化股票 市場預測 槓桿代幣 其他更多 簡言之,FTX 是一個讓用戶能簡單進行加密貨幣交易的平台 FTX 在短短 3 年內已經成為世界上最受尊敬的加密貨幣交易所之一。 FTX 也發行了自己的實用型代幣 FTT(可以看到自 2022 年以來,市值增加了 850%) FTX 的用戶個人和投資者各佔 50%,以下是 FTX 突出的成就 : FTX 是加密衍生品的頭部交易所之一,甚至比 Twitter,股票交易巨頭納斯達克,德意志銀行更有價值。(可以換成「市值更高」?) 2021 年,FTX 成為增長速度最快的虛擬貨幣交易所,同期超過了對手,例如 Coinbase,Stripe 和 Binance。 截至 2022 年 3 月,FTX 已通過 7 輪融資共獲 17 億美元(包括一些頭部投資機構 Softbank Vision Fund, Tiger Global Management, Blackstone Group, Temasek Holdings, 和 Lightspeed Venture Partners) 他們的網站(ftx.com)每月通過 7.7 萬的關鍵字搜索獲得約 70 萬的總流量。 FTX 最受歡迎的市場(交易對)是 BTC/USD 和 ETH/USD。該交易所被最大的加密指數 Nomex 評為「A」 級,A 的意思是「透明」。在 778 家交易所中,FTX 透明度和交易量排名第四。 也許最驚人的是創辦人 Sam Bankman-Fried 和 Gary Wang 在競爭激烈的加密貨幣交易市場中高效地殺出重圍。 閱讀更多:《An NFT Marketing Checklist for Your Crypto Project》,《What Is Web 3.0? The Future of the Internet》 從 FTX 的成功中學到的 8 個營銷技巧 現在你基本很清楚地了解了 FTX 是甚麼了,以及他們所處的激烈競爭環境,和他們為甚麼能在 Web3 出人頭地,我們看看從 FTX 難以置信的成功學中提取出的 以下營銷技巧。 [技巧 1] 押注有影響力的人增加品牌知名度 FTX 非常關注 KOL 營銷。為了和美國強勁的競爭對手對抗,他麼舉辦了一場營銷活動,七次超級碗冠軍的 Tom Brady和 模特兼商人的 Gisele Bündchen 也受邀參加: FTX 為活動投入了 2000 萬美金。活動於 2021 年在坦帕灣(布雷迪的球隊)和達拉斯舉行的 NFL 賽季揭幕戰期間進行,整個 10 月,與 NFL 廣播和數字營銷組件一起進行。 一間與 Brady 和 Bündchen 合作的機構 DentsuMB 創了一條幽默的廣告語:「 FTX:你也來了?」 與 Tom 和 Gisele 合作的目的是讓消費者熟悉技術、客戶服務、產品的同時與知名公司 Binance、Coinbase 和 Kraken 達成合作。 FTX.US 的總裁 Brett Harrison 說道:「對於加密服務場景,我們還是新人,我們也知道如果想達成這一點,必須開始一些大眾品牌和廣告營銷,贊助類型的工作等。」 KOL + 體育營銷似乎是實現這一點的完美路徑。 除了足球,FTX 還做了甚麼: 聯系美國國家籃球協會球員斯蒂芬庫裏成為另一位品牌形象大使。 為 NBA 的邁阿密熱火隊體育場簽署了一份價值 1.35 億美元的冠名合同。 與美國職業棒球大聯盟達成協議,成為他們官方虛擬貨幣交易所,這意味着我們會看到裁判穿着帶有 FTX logo 的制服。 和網球之星Naomi Osaka達成合作,專注於引導女性進入加密平台。 運動員並不是唯一的目標人群:FTX 還聯系了美容創業者 Lauren Remington Platt,他是高端美容公司 Vensette 的創辦人。公司與 Vogue, Chopard 和 Michael Kors 等建立了品牌聯盟。 Platt 受邀與奢侈品和時尚品牌建立合作關系。由於奢侈品行業價值達 3000 億美元,FTX 旨在瞄準由加密財富創造的新一代高端消費者。 最近幾年,奢侈品牌也進軍加密圈,包括: Prada 與 Adidas 合作發行 NFT Ralph Lauren 在 Robloxmetaverse 開設了將近7 家數字商店 Gucci 與 Superplastic 合作發售限量款 NFT 因此,Platt 在時尚圈和奢侈品圈的經驗對 FTX 在今後發展階段和品牌合作,以及品牌塑造方面至關重要。 但是如果你正在考慮:「 FTX 做得好,但是我們買不起 Tom Brady。」 別擔心!雖然 FTX 還在選擇 A 類 KOL 上猶豫不決,但是許多成功的加密項目已經開始和稍有名氣的 KOL 合作來獲得早期影響力了。 更多資訊,請閱讀:Influencer Marketing Strategy: The Ultimate Guide to Growing Your Business with Brand Partnerships [技巧 2]:在 Web3 建立一個強健的社區(使用「全渠道」策略) 社區建設是 web3 項目增長的必需品,因為會幫助吸引很多新用戶來交易。擁有一個龐大的粉絲群可以增加用戶對這個新興領域的信心和自信。 社區能幫助創建高活躍度,高參與度的用戶群體,相反用戶群能拉動更多交易活動,為交易所帶來更多交易量。 FTX 利用社媒建設社群來增加粉絲量。隨着品牌知名度提高,用戶自然而然更願意使用平台,然後推薦給其他用戶。社交媒體也給 FTX 創造了一個更具競爭力的環境,從而降低交易費用並提供更好服務。 他們用 Twitter, Telegram, Instagram 和其他社交媒體尋找更廣泛的加密愛好者。FTX 的推特粉絲超過 66.5 萬,Instagram 上的粉絲也達到了 13.6 萬。他們定期向用戶提供內容以指導他們,增加彼此的互動。 通過一系列的社交媒體優化和品牌建設,FTX 的市場份額從 2020 年到 2021 年增長了 600%。 建設一個社區幫助 FTX 在眾多競爭者中(Coinbase 和 Binance)脫穎而出。 FTX 認為品牌認同感和用戶留存對於加密交易所用戶基數增長至關重要。 社區項目旨在幫成員之間保持聯系,並向提出疑問的成員提供支持。忠實的加密貨幣購買者和投資人幫助推動交易所新產品上線。他們利用文字,視頻,圖片鼓勵用戶在主流社交媒體平台上交流互動。 不像許多其他品牌,FTX 通過親自回複用戶評論,和他們互動的方式將用戶活躍度保持在頂峰。 以下是一些增加社媒粉絲的優質建議: A) 宣布重大事件和更新 公告是 FTX 推特市場策略的主要一環。他們保證將任何產品發布和收購通知到粉絲: 在 Instagram 上,FTX 宣布其估值達到 320 億美元,高於 250 億美元: B) 鼓勵用戶交流 讓用戶就產品和品牌進行交流其實很簡單: 發布一條問問題的消息讓粉絲給出建議 通過群聊方式組織在線活動,用戶能夠給你發消息或提問,然後你立即回複 為粉絲舉辦定期的線上聚會,增加粉絲互動。 FTX 借助 KOL 來問粉絲加密相關的問題。且立即回複他們。這種做法也幫他們獲得了即時的關注。 下面是一個例子說明了 FTX 如何借助美國知名籃球運動員Stephen Curry的影響力,用視頻的方式鼓勵用戶嘗試加密貨幣交易。這條推特獲得 2900 多個贊和 799 條回複。 閱讀更多資訊:Best Community Management Agency: Top 7 Choices for 2022 C) 結合社交渠道 其中一個很有效的方式就是通過聯合強有力的不同社媒平台增加粉絲互動。 FTX 目前開通了很多領先的社媒品台,像 Instagram, Facebook, Twitter, Discord and Telegram。他們擁有大量忠實加密愛好者,這些粉絲與世界頂級加密交易所之一的 FTX 發出的帖子積極互動。 這就是全渠道營銷的力量 全渠道客戶體驗由多個營銷渠道(如電子郵件、電話、短信、社交媒體甚至實體店)上的各個接觸點組成。全渠道指跨所有這些渠道打造有凝聚力的客戶體驗,無論客戶從哪離開還是從哪進來。 和傳統的營銷方式比,全渠道方式側重去客戶或潛在客戶所在的地方,而不是讓客戶來找他們。 D) 利用公關的力量 公共關系對構建粉絲群體至關重要。就像 Sam Bankman-Fried 那樣,試着去建立一個積極有效的品牌形象。早期他接受了一個採訪,讓他有機會出名且名字也能在網上搜到。 為此,重要的是要在媒體上建立聯系,然後參加當地活動在正確的地方曝光自己。這會幫你自己,你的品牌和產品赢得最大限度曝光量。在加密貨幣方面,這點更關鍵因為這個行業還很新,許多人對此依舊持懷疑態度。 舉例來說:當 FTX 打算在非洲開拓業務時,Bankman-Fried 擔心沒人聽過 FTX 的加密貨幣交易: 「我們已經成立兩年半了,但是比加密交易領域很多大交易所時間要短得多。我們了解到很多人初次想進入加密世界時,根本沒聽說過 FTX。」 因此,2021 年 7 月 FTX 雇了Harrison Obiefule作為公關經理為公司炒作。 …似乎立即帶來了更多流量和引用域: E) 用競賽的方式增加粉絲基數 競賽是極棒的一種方式來說服人們嘗試加密和 NFT。FTX 用競賽當誘餌鼓勵人們在推文下評論並參與其中。 在這個競賽裏,FTX 送出了 6 個價值 1.1 萬美元的 NFT: [技巧 3]:簡化信息內容讓目標用戶更輕松地了解項目 加密世界可能很難掌控,尤其對於新手。為了讓加密世界更好理解,FTX 和知名的創作者合作,創作優質內容,以通俗易懂地語言清楚地解釋他們的產品。 為了打破 FTX 和剛剛進入加密領域人群的隔閡,品牌方發起了一項名為「Not an Expert」的活動 他們利用 KOL,無論形象力大小去創作短視頻教程來吸引剛入行的用戶注意力。 這項計劃的精彩之處是僅僅用 60 秒的視頻去解釋一個加密術語的基本概念,就像 Erika Kullberg 這篇解釋比特幣的文章一樣: 與 FTX 合作為用戶提供短視頻創作的其他 KOL 包括: Kyla Scanlon, Bread 的創辦人,解釋了用一分鍾視頻解釋了穩定幣和貨幣的三大核心功能。 Kayla Kilbride, TheDropNFT 的創辦人。他解釋了元宇宙。 Humphrey Yang 是獨立視頻創作者,解釋了智能合約。 Duke Alexander Moore, TikTok 稅務專家, 介紹了短期和長期資本收益的差異。 Daniel Iles, YouTuber 和 TikTok 的 KOL, 解釋了冷錢包和熱錢包的差異。 Austin Hankwitz, Witz 的聯合創辦人,解釋了 DeFi 概念。 Patrick Kim,Worth Network Inc 的創辦人兼 CEO,解釋了 P2E 遊戲。 Tejas Hullur, YouTube 博主和數字創作者,解釋了比特幣來源。 Adi Adara, Brown Venture Group 的投資專家,解釋了比特幣。 Danny Devan, 金融領域 KOL,解釋了牛市和熊市差異。 除此之外,用戶可以自由下載 FTX App獲得行業新聞和來自頂級項目方的最新信息。 甚至,FTX 還有博客,包含加密,NFT 等內融供大家學習: 市場回顧專欄用於通知社區關於加密貨幣的漲跌。 公司新聞和事件 PDF 格式的可下載的月度摘要,包含 FTX 的活動和更改列表,用於提升用戶體驗。 一系列視頻和博客吸引用戶注意力,用於引導和支持用戶持續進行加密貨幣投資。 內容營銷可以將潛在客戶轉變為真正的客戶,因為公司可以用一種有趣且帶有通知性質的方式展示產品。FTX 利用優質的內容來吸引處於不同階段的買家,其中包括 有說服力的 CTA (Call to Action)以邀請網站訪問者採取行動。 引人入勝的標語對潛在用戶轉變為真正用戶也很有幫助,因為公司可以用這種清晰簡潔的方式告訴用戶他們接下來的規劃(閱讀更多,登陸,下載免費 XYZ,購買) 以下是 FTX 網站上 CTA 的例子: 通過使用「加入團隊」標題和一些 KOL 的圖片,FTX 成功吸引了千禧一代和 Z 世代用戶。CTA「創建免費賬戶」讓人們註冊賬號更加方便,無需支付任何費用。 人們對加密交易不感興趣的一個主要原因是他們覺得這個對他們來說很難。 因此,FTX 利用標語「以最便捷的方式開啓加密交易」以最簡單的方式,最大限度縮小用戶瓶頸。 [技巧 4]:尋找你的潛在用戶 FTX 與喜劇演員 Larry David合作,作為 NBC 超級碗中場秀前 60 秒廣告「不要錯過」的宣傳活動一部分。 在短片中,Larry David 演了一個自己的版本(眾所周知的版本—抑制你的熱情)。作為一個對時間旅行的懷疑論者,他嘲笑輪子,叉子,馬桶,燈泡和便攜式音樂播放器等發明。 廣告快結束的時候,David 坐在一張桌子後宣傳 FTX 是一種安全且安全的加密貨幣交易平台。他說:「嗯?我不這麼覺得,而且這種事我從來沒錯過,從來。」 因為 David 是一個臭名遠揚且憤世嫉俗的人,之前從未出在廣告裏出現過,所以該廣告目的是向對數字貨幣領域持懷疑態度的人推廣加密貨幣。 David 的長期創意合作夥伴Jeff Schaffer 告訴好萊塢記者,多年來各種廣告公司找到他們談合作,但是當他們試着提出一些概念時,談話最後都沒甚麼好結果。 然而,當廣告公司 dentsuMB 提出讓大衛扮演一個穿越時空的白癡的想法時,它太完美了,不能放棄。 閱讀更多資訊:The Ultimate Guide to Blockchain Digital Marketing and Cryptocurrency*5 Best NFT Marketplaces for Beginners in 2022*How to Promote Your NFTs the Right Way [技巧 5]:設計一個無法抗拒的優惠來說服用戶註冊你的項目 想要在一夜之間在 Web3 營銷得到一個更好的結果嗎?提供一些物品來說服人們註冊你的服務──就像 FTX 向平台用戶提供免費和獨家商品。交易所還會舉辦競賽,提供誘人獎品。 例如:2020 年,FTX 為平台交易排名前三用戶的舉辦了一場「100 eth」的比賽,比賽中選手可以用加密貨幣、山寨幣、槓桿代幣和穩定幣,指數等期貨或期權。 2019 年,FTX 發行了原生加密貨幣 FTT 並推出代幣化 BTC,這是一種能跟蹤比特幣價格的合成資產。FTX 是少數提供槓桿代幣的交易所之一,槓桿代幣是內置槓桿的 ERC-20 代幣。例如,一個 3 倍增長的比特幣(bull-3x)給持有者 3 倍的比特幣價格變動敞口。 因此,如果你正在找更多獲取加密貨幣的方法,或者已經花錢購買 / 交易加密貨幣,那麼註冊一個免費的 FTX 賬號獲得這些獎勵是絕對不虧的。 當然,每筆交易超過 10 美金後,您收到的代幣數量是不受限制的。但是在 10 美元或者更多合規交易後,你會收到一條獲得代幣的消息,這些代幣會自動存入賬戶。您獲得代幣是隨機選擇的,並且不會收到和其他或以前交易中相同的代幣。 [技巧 6]:最大化使用搜索付費廣告拉動用戶註冊 運用搜索廣告是交易所提升品牌知名度的好方法,因為 PPC 廣告擁有高響應率。谷歌廣告是獲得新用戶高效的方法之一,可以吸引「註冊意向」高的用戶以幫助提升轉化率。 下面是 FTX 投放的 PPC 廣告的例子,強調用戶開始加密交易是多麼的容易: 注意標題──「加密投資變得容易:開啓交易的最簡單方式」── 對於在開啓加密交易之旅上猶豫不決人更具有吸引力。 在標題下方的廣告文案中,他們列出了時間線──「不到 3 分鍾」──加密交易開啓更快速轉化。憑着出色的文案,這種特定且簡短的投資文案鼓勵了每個人開啓加密交易,因為只需要 3 分鍾而已。你能在自己的項目廣告中測試下這個技巧嗎? 閱讀更多咨詢:How to Improve E-Commerce Landing Pages with Paid Ads Data*22 Alternative Ad Networks for Best PPC Conversions in 2022*Ecommerce Advertising Strategy: How We Doubled PPC Sales for ThinSlim Foods (with a 3X+ ROAS) [技巧 7]:用真誠的信任提升網站轉化率。 品牌可以通過多種方式使用信任信號增加轉化率: 在他們的網站或產品頁面上顯示客戶推薦或評論。 為客戶提供退款保證或免費退貨 / 換貨(在文案中也稱為「風險逆轉」)。 FTX 用幾個明確的信號增強信任感,和客戶建立強有力的關系。其中一個最重要的信任信號就是透明度。 例如,FTX 推出 FTX 卡,讓用戶以零費用開始與全球數百萬商家進行加密交易。該卡是免費的,並提供最高的安全標準,以確保用戶資金安全。 FTX 在運營方面保持透明度,通過撰寫新聞和發推定期更新活動動態和信息。這有助於和客戶建立信任,讓客戶感覺交易所在業務上保持開放和誠實的態度。 另一個關鍵的信任信號是安全性。FTX 已實施多項安全措施來保護客戶資產。FTX 對所有客戶資金進行冷存儲,採用多層安全模式,包括 2FA 和 IP 白名單。這些都有助於讓客戶相信他們的資產很安全。 FTX 在業界建立了良好的聲譽。它是最受歡迎和最受尊敬的加密貨幣交易所之一。用戶也對他們保持積極態度。 這有助於與潛在客戶建立信任,這些潛在客戶能看到彼此的良好用戶體驗。 以此幫助推動 FTX 的超速增長,用戶超過 600 萬。 [技巧 8]:向非營利組織捐贈赢得尊重 數十年來,企業的慈善事業一直是一個模糊的話題。 企業社會責任 (CSR) 不僅僅包括對公益事業的捐贈。公益營銷超越了一次性捐贈,並在促使公司和非營利組織建立了夥伴關系。 公益營銷總是能從相互合作中獲得好處: 提升品牌忠誠度 樹立良好品牌形象 從競爭中脫穎而出 提升品牌知名度 FTX 的 CEO Sam Bankman-Fried 已承諾將其大部分資產(美元或比特幣)捐贈給非營利和慈善組織。他說自己只保留 1% 的資產,也足夠他過上舒適的生活。(大約每年 10 萬美元)。 他的朋友形容他是一個奇怪的資本主義僧侶。基於有效的利他主義原則,Bankman-Fried 對自己的人生哲學「賺得多,贈得多」興趣滿滿。 下面是 FTX 向慈善機構捐贈的步驟: A) 啓動 FTX 基金會 Bankman-Fried 和 Wang 創辦 FTX 之初的目標是最世界產生最重大最積極的影響。自 2020 年以來,FTX 及其附屬公司已向慈善事業捐贈了數百萬美元。除了 Bankman-Fried 之外,FTX 其他成員也承諾捐贈他們所創造的東西。 2021 年,他們成立了 FTX 基金會確實對世界產生了積極影響。基金會使命是減少全球極端貧困,減少動物痛苦,應對氣候變化,改善人類長期發展前景。 FTX 基金會還承諾,FTX 對其捐贈的項目擁有發言權。目前,基金會已經募集了 FTX 費用收入的 1%。 B) 聘請 Gisele Bündchen 擔任環境和社會倡議負責人 FTX 最近宣布,超模 Gisele Bündchen 現在是 FTX 環境和社會倡議負責人。她的職責是幫助 FTX 和影響力廣的慈善機構建立聯系。 Bankman-Fried 與這位超模一樣熱衷於慈善事業,以及建立了保護野生動物和環境的組織來為子孫後代消除貧困。所以這對 Bündchen 來說是一個完美的角色。 C) 向烏克蘭政府捐贈 烏克蘭政府與 FTX 合作推出了一個官方網站,用於接收對烏克蘭武裝部隊和人道主義援助計劃的加密貨幣捐贈。 烏克蘭政府網站上的 Aid for Ukraine 頁面是該國數字化轉型部、美國加密貨幣交易所 FTX、質押提供商 Everstake 和烏克蘭交易所 Kuna 之間聯合舉辦的項目。 該網站建立目標是籌集 2 億美金。截至 2022 年 3 月,已經籌集到 6000 萬美元。網站接受比特幣、以太坊、Polkadot、Solana、Tether 和 Dogecoin,以及一些鮮為人知的貨幣,例如 ICON 和 Casper。 FTX 正在將收到的所有加密貨幣轉換為法定貨幣並將其發送給烏克蘭國家銀行。 捐贈是 FTX 一種很成功的營銷策略,效果顯着。尋找事業或慈善事業是一個很好的策略,因為客戶喜歡懂得回饋的公司:85% 的消費者更喜歡支持慈善機構的企業。 閱讀更多:How a Brand Persona Plays Into Effective ROI 總結一下, 8 個營銷技巧 FTX 制定了有效的營銷策略,幫助該品牌在極短的時間內成為頂級加密貨幣交易所。 該公司專注於提供一個全面且用戶友好的平台,以滿足經驗豐富的交易者和新手交易者的需求。 FTX 為交易者構建產品,例如槓桿代幣和代幣化股票。他們使用代幣激勵以獲取早期用戶,也因為轉換成本高,所以他們選擇了正確的 L1 區塊鏈來幫助擴展 Solana 周邊的 DeFi 生態系統。 以下是 FTX 增長戰略的 8 個營銷要點: 與一線 KOL 和影響力不太大的 KOL 合作(取決於您的預算)以獲得項目或品牌知名度,並且涉足與你不相關的行業。FTX 與一家高端美容公司合作,以吸引新的受眾。 社區建設對於您的加密佳一所尤為重要,因為社區有助於創建更活躍和參與度更高的用戶群。使用全渠道策略構建社區,因為這可以跨渠道提供更廣泛的用戶體驗。客戶從這裏離開也會從那裏回來。FTX 涉獵了大多數領先的社交媒體平台,擁有大量忠實的加密愛好者,這些人積極和 FTX 互動。 加密市場可能很難掌握,所以需要讓目標用戶輕松了解你的項目。FTX 與受歡迎的創作者合作創建了產品教育,用易懂語言清楚地解釋他們的產品。 預測問題、解釋困惑或懷疑,讓你能夠了解潛在客戶的情緒,並在他們提出問題之前就做出回答。為了實現這一目標,FTX 與完美的懷疑論者 Larry David 合作。他們制作了一個視頻廣告,向那些對數字貨幣領域持懷疑態度的人宣傳加密貨幣。 如果你想通過自己的營銷策略快速看到結果,那麼需要提供一些甜蜜誘餌來說服人們註冊你的服務或購買產品。FTX 為平台用戶提供免費和獨家商品,並舉辦比賽,獎品非常誘人。沒有甚麼比提供免費 / 有價值的東西更能讓人們採取行動的方式了。 投放搜索廣告以提高品牌知名度,因為 PPC 廣告的響應率很高。FTX 投放 PPC 廣告,文案出色,強調新手在短短三分鍾內就能開啓加密交易,多麼簡單。這讓着實另人難以抗拒。 我希望這份 Web3 增長研究能夠幫你了解 FTX 用來吸引更多用戶使用其加密交易平台的營銷策略。您可以從他們的策略中獲得靈感,開啓你的下一個大型 Web3 業務。 轉載文章連結:https://www.chaincatcher.com/article/2079026本文章挑選自鏈捕手交易所行業動態與研究原文:Web3 Marketing Case Study: How FTX Scaled from a $7M to $32B Company in Just 36 Months撰文:Joydeep Bhattacharya編譯:Misaki, Diamond,WhoKnows DAO 本網站所有非原創(轉載)文章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特別說明:轉載文章會進行二次編輯以符合文章寫作需求,望作者包涵 延伸閱讀: 【新手懶人包】區塊鏈是甚麼?一文看懂區塊鏈演化、應用、常見術語 【新手懶人包】元宇宙是甚麼?剖析元宇宙的構成、未來商機和應用 【新手懶人包】 NFT 是甚麼?整合 NFT 科普、平台比較、製作方法 【新手懶人包】 GameFi 是甚麼?一文認識 GameFi 原理、運作方式、熱門NFT遊戲
BlockPulse -
對話 Injective Labs 創始人 Eric Chen:優質應用對底層公鏈的依附性正在變弱
先放棄追求短期利益,甚至你自認為的長期利益。堅持做你認為對的事情,總會迎來自己的優勢。 在加密市場持續走熊、DeFi 遇冷的周期之下,專注於 DeFi 建設的 Layer1 協議 Injective 近日完成了由 Jump Crypto 領投的 4000 萬美元融資。 Injective 創辦於2018年並由 Binance Labs 孵化,基於 Cosmos SDK 框架構建了獨立的 Layer1 協議,支持開發者以較低門檻構建 DeFi 和 Web3 應用。Injective 為用戶提供了創建 DeFi 應用所需的開箱即用的訂單簿和衍生品模塊,並啓用了智能合約的應用與以太坊和 Cosmos IBC 原生兼容,實現即時交易結算。 距去年主網上線以來,Injective 已經處理了近1億次鏈上交易,基於 Injective 構建的 dApps 有Helix、Frontrunner、Dexterium、Wavely、INJDojo 等,累計總交易金額已超過 70 億美元。 在Injective 上構建的 DeFi 衍生品平台是 DeFi 最具前景的市場之一,但其規模仍然處於非常早期的階段,大部分市場都由幣安、FTX 等中心化交易所佔據。在這樣的背景下,以 Injective 為代表的 Layer1 將如何破局?又有哪些彎道超車的機會? 近期,鏈捕手專訪了Injective Labs 的聯合創始人兼CEO Eric Chen,並針對 DeFi 市場現存問題、未來發展格局展開深入討論。以下為對話全文: 鏈捕手:聽說你初中就接觸到加密貨幣,可以聊聊與加密結緣的故事。 Eric Chen:我大概十一二歲在賺外快時發現可以利用顯卡去挖比特幣,當時它價格才一兩百塊錢。最開始只是在網絡上觀望大家對它的討論和研究,覺得很新鮮,後來嘗試挖礦,但挖礦挖得不理想,一年才挖一兩個,就很早賣掉了。 在高中末期和大學早期,我經常會接觸到區塊鏈領域的創業團隊,比如當時以太坊早期的一些團隊,他們經常會討論加密區塊鏈技術和趨勢,接觸多了就開始去思考區塊鏈技術方向。 後來大學在紐約大學學金融,隨着對現有金融產品的深入接觸,發現這些產品在各個方面都存在或多或少的局限性。基於從小對電腦的興趣,所以就開始輔修計算機科學和密碼學,這個時候意識到這才是自己的興趣所在,去用技術進步產品創新產品。於是開始沉迷在實驗室經常做一些密碼學的研究,確實上手很快,後來還發布過研究論文。 大學實習期我去了一家基金,利用自己研究優勢做了一些量化交易,而且在這方面比較擅長,後來在這家基金全職做量化交易。期間結識了對區塊鏈同樣感興趣的 Albert Chon,他曾在斯坦福大學學習計算機科學,後在亞馬遜和 Open Zeppelin 就職,也是 ERC-1178 標準的開創者之一。我們一起開展了對 VDF(可驗證延遲函數)的研究,最後發展成了 Injective 這樣一個創業項目。 鏈捕手:在基金做交易量化半年後,是甚麼契機讓你決定去創業做 Injective 這個項目?加密貨幣交易市場有哪些痛點? Eric Chen:做交易員期間還是遇到了很多困擾。一是中心化交易所即使是 VIP 的體驗也比較差,當時很多中心化交易所還沒有做到很頭部,我們經常會遇到由於大幅市場波動導致的服務器故障,無法進行交易。 二是區塊鏈主打的雖然是去中心化,但是當時中心化交易所把社區擁有的基礎設施做成了中心化的形式。在沒有太多監管情況下,交易所會為了自己的利益爭取用戶,做一些不太公平的事情。 而市面上又沒有太多成熟的去中心化解決方案,即使有幾家,但本質上整個交易平台很多層次依舊是中心化的,比如幾乎每個限價訂單簿 DEX 都有中心化的組成部分,要求交易員服從中心化的組織意願,但是我們認為是有機會把所有組件做成去中心化的。 從這些問題出發,再加上我們當時又在做一些密碼學的研究,我們認為自己可以創建一系列去中心化、穩定的、自我驅動的解決方案。 鏈捕手:和其它做去中心化的衍生品協議相比,你們有哪些差異化的定位或者策略? Eric Chen:首先,我們的定位是做 Layer1,做 DeFi 基礎設施。在這個前提下,為開發者提供了基於 Cosmos SDK 的可插拔模塊,構建 DeFi 和 Web3 應用。 我們現在已經進化成了較為完善的基礎設施並擁有較多的開發者模塊,作為一個鏈上的訂單簿,速度比較快且穩定,同時兼容多鏈允許跨鏈。作為一個衍生品交易的基礎設施時,又能夠支持開發者創建更多協議。 現在 EVM 存在很多不合理的限制,或者說有一些缺陷和 Bug,但是被一些投機性的獎勵策略所掩蓋。在熊市中可能更能讓人醒悟去關注更多底層基礎設施的改善,只有這樣才能允許 DeFi 的開發者開發出可持續、更健康的應用。 鏈捕手:為甚麼衍生品協議需要獨立的區塊鏈網絡?你們為此在協議方面進行了哪些專門的優化與設置? Eric Chen:衍生品對快速變化的價格敏感度、以及對執行和結算功能的高要求,注定其對基礎設施的要求較高,因此在區塊限制相對較高的公鏈上執行難度就會較大。 Injective 的優化主要體現在這幾大方面:完全去中心化的開源公鏈,高度安全性;快速、穩定、零 Gas 費;兼容 Cosmos IBC,實現互操作性;針對 DeFi 完全可定制和優化(即插即用模塊,包括 Cosmos 生態系統內的首個訂單簿和衍生品模塊);由 Injective 頻繁批量拍賣共識機制提供的抗 MEV 功能。 鏈捕手:以太坊 Layer2 協議正在走向成熟,你認為 dYdX 為甚麼會選擇離開 Layer2?在你看來,為甚麼現在非常多的衍生品協議會選擇搭建自己的應用鏈? Eric Chen:以太坊漫長的開發周期是一方面,目前來看 Node Operator 網絡完全去中心化尚需時日。而且相對於通用公鏈來說,應用鏈更加靈活,利用 Cosmos SDK 模塊,可以實現更加順暢的可組合性,同時優質應用對底層公鏈的依附性正在變弱。 鏈捕手:怎麼看待競爭對手 dYdX v4 版本即將來到 Cosmos? Eric Chen:我們算是 Cosmos 的老成員了,相比於把 Cosmos 看成一個生態,我們更應該把它看成一個網絡,這個網絡允許自己的生態和其它生態更好的鏈接。 在 Cosmos 網絡上能讓我們去專注在 DeFi 生態的發展,對於 dYdX 的轉型和入局,我們並沒有感到壓力。而且對我們來說是非常利好的,dYdX 的流動性挖礦會讓更多機構去集成 Cosmos 生態。 雖然有競爭關系,但是競爭的腳步和方向是有點不一樣的,Injective 可以看作是 DeFi 開發者的實驗室,而 dYdX 可能是做一個半去中心化的衍生品交易平台。未來我們是要一起努力去和 CeFi 競爭的。 鏈捕手:雖然 DeFi 在這兩年增長迅速,但是我們看到衍生品市場的大部分交易還是發生在中心化交易所,使用去中心化或者中心化的這種衍生品交易用戶,他們各自有哪些特點?未來兩者的格局是怎樣的? Eric Chen:目前為止,CeFi 衍生品的交易量確實要大於 DeFi,但這只是暫時的。你會發現一個趨勢,最近 Uniswap 很多核心市場的流動性已經超過很多中心化交易所的流動性。 中心化交易所確實是快、交易量高,但不意味有更高的流動性。Injective 的最終形式很可能可以作為一個底層流通性的中樞,中心化交易所會去 Injective 獲取流動性,然後把 Injective 作為提交層。 去中心化的組合架構下,一些轉換、橋接,還有它的創新周期永遠都是要比中心化的產品快很多。DeFi 還是有去中心化、可信、安全的優勢,未來用戶還是傾向於 DeFi 或者其它去中心化的產品。 鏈捕手:近期 Tornado Cash 被制裁後,引發加密圈在抗審查性方面的廣泛討論,作為去中心化的協議,Injective 怎麼看待完全去中心化和監管之間的爭論? Eric Chen:對於一些項目在前端層和應用層做一些審查制度是可以理解。作為開發團隊,秉承着對用戶負責和對規則的尊重,都應該是要堅守原則的。監管的存在是為了確保在技術創新的同時,也能保持原則。 但如果作為一個底層協議,如果你能有權力不讓 Tornado Cash 用戶用你的協議,那就證明你不是一個真正的去中心化平台,協議自始至終是沒辦法真正屏蔽這些地址的。 鏈捕手:怎麼看待 Terra 等 DeFi 項目大崩盤,對你們來說有哪些啓示? Eric Chen:我認為會對整個行業起到一個健康的回調作用,讓大家意識到不能妄想通過流動挖礦就能立刻實現真實的用戶增長。 而對於很多 DeFi 開發者或者用戶,也是一個非常大的覺悟時刻,他們會發現挖礦或者空投不是一個可持續行為。這會讓用戶的行為習慣發生改變,他們會逐漸去尋找更加可持續的平台或者協議。 這對於我們來說是一個非常大的機遇,雖然我們有設置交易挖礦,但更多是一個防禦措施,挖礦獎勵在我們的生態裏佔比相對較小,我們從始至終都不是一個非常傾向於利用挖礦獎勵去拓展用戶的團隊。 Aperture 之前在 Terra 上做 Arbtirum 和 Optimism 的投票遷移,最終他們決定遷移到 Injective 上開始做一個基差交易協議。當然,今後也會有更多 dApp 將其應用遷移到 Injective 上。 鏈捕手:在加密市場持續走熊,DeFi 遇冷下,Injective 有哪些中長期的挑戰?又有哪些應對策略? Eric Chen:由於整個宏觀經濟的下行,加密行業的收縮,確實對 DeFi 有挺大的負面影響,我們能看到隨市場趨勢導致的交易量下滑趨勢,很多資本不去部署 DeFi 生態,同時一些穩定幣都換回了法幣。在加上之前 DeFi 產品對於流動性挖礦的過於依賴引發了一些大崩盤事件,也讓整個行業雪上加霜。 但我認為機會是出現在在熊市中。當大家都不太好的情況下,你又是唯一能夠挖掘機會和進行增長的項目,往往能促進真正的創新和發展。 我們對於 DeFi 生態的成長也非常有信心,在短暫的回落階段,也是我們抓住機會進行高速發展的一個好時機。對我們的挑戰主要還是如何抓住這波機遇,找到更多符合市場需求的解決方案,做更好的用戶增長。我們也花了大量的時間和精力去研究如何讓開發者更好的使用 Injective,包括開展和一些項目方的合作來拓展生態。 另外,在這種下行周期中,我們也非常注重產品的機制設計完善度,這種機制不能再像之前的 DeFi 產品那樣太過於關注短期的利益,最終導致所有的努力都付之一炬,對用戶也造成了非常大的打擊。 鏈捕手:你們最近有很多動作,先是宣布 CosmWasm 主網正式上線,又宣布了新一輪融資,融資過後又有哪些新的戰略規劃? Eric Chen:在今年年初我們就啓動了將 CosmWasm 引入 Injective 的計劃,並嘗試進行了 CW20 標準代幣的跨鏈。前不久在 Injective 主網最新的升級中,已經完成了對 CosmWasm 智能合約層的支持,這次 CosmWasm 的實現將允許開發人員在 Injective 上構建多樣化的應用,同時仍然利用 Injective 提供的現有核心模塊,比如可以利用 Injective 的去中心化訂單簿模塊來創建應用,例如交易平台、預測市場、借貸協議等。現在已有多個不同類型的應用在 Injective 鏈上開發。 Injective 的 CosmWasm 實現,與 Cosmos 生態中其他現有 CosmWasm 智能合約不同。 Injective 是僅有的能夠允許智能合約在每個區塊自動執行的區塊鏈。一般來說,智能合約需要外部代理(如用戶)來調用合約並觸發與合約關聯的邏輯。Injective 的 CosmWasm 實現允許在每個區塊上自行觸發智能合約,而無需外部代理,從而進一步允許開發人員創建真正去中心化且無需許可的高級應用程序。 我們近期在與跨鏈橋 Wormhole 合作,將10個新區塊鏈集成到 Injective 網絡中,通過跨鏈橋接實現互操作性,並成為跨鏈數量最多的網絡之一。 這次融資引入了 Jump Crypto 和 Brevan Howard 兩個比較大的機構。Jump 作為一個鏈上主要的做市商,也會使得 Injective 擁有更好的流動性。之後我們還會和應用層比較優質的項目合作,這會幫助 Injective 引入更多的用戶,此外和 Cosmos 上智能合約間的鏈接,做一些 DeFi 協議的集成,讓 Injective 具備更完善的基礎鏈的功能也是我們接下來的工作重點。伴隨更多創新技術的實現,Injective也在積極發展生態,吸引更多開發者們在平台上搭建,發展更加多元的生態系統。 鏈捕手:作為相對來說的「加密老人」,對一些新入局的 Web3 華人創業者有哪些建議? Eric Chen:我們發現,華人創業者在融資時種子輪到A輪相比於西方創業者而言,相對沒有太多優勢,但在經過大風大浪後,站在行業頂峰的華人創業者不在少數。 但同時,無論是資本還是創業者,歐美國家確實比中國具有更長的周期。比如在中國有可能會看到一些為了1個億放棄100億的短視現象,但在歐美國家恰好反過來。 所以我認為很重要的一點是,放棄追求短期利益或者中期利益,甚至你自認為的長期利益。 只要你比大家更有激情,或者更願意創新,更有動力去堅持你認為對的事情,即使開始的時候會有處於劣勢的階段,但是過了幾個月或者幾年,總有一天會迎來自己的優勢,同時會發現有更開闊的發展空間,我們需要堅信機會總會站在你這邊。 轉載文章連結:https://www.chaincatcher.com/article/2079079本文章挑選自鏈捕手DeFi進展與分析受訪者:Eric Chen採訪者:flowie、鏈捕手 本網站所有非原創(轉載)文章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特別說明:轉載文章會進行二次編輯以符合文章寫作需求,望作者包涵 延伸閱讀: 【新手懶人包】區塊鏈是甚麼?一文看懂區塊鏈演化、應用、常見術語 【新手懶人包】元宇宙是甚麼?剖析元宇宙的構成、未來商機和應用 【新手懶人包】 NFT 是甚麼?整合 NFT 科普、平台比較、製作方法 【新手懶人包】 GameFi 是甚麼?一文認識 GameFi 原理、運作方式、熱門NFT遊戲
Allen -
每日精選 | a16z 領投元宇宙身份平台 Ready Player Me | Telegram 計劃在 TON 區塊鏈上推出用戶名交易市場
a16z 領投元宇宙身份平台 Ready Player Me;Telegram 計劃在 TON 區塊鏈上推出用戶名交易市場。 精選新聞 1. 元宇宙身份平台 Ready Player Me 完成 5600 萬美元B輪融資,a16z 領投 據 TechCrunch 報道,元宇宙身份平台 Ready Player Me 完成 5600 萬美元融資,此輪融資由 a16z 領投,Roblox 的聯合創始人 David Baszucki、Twitch 聯合創始人 Justin Kan、King Games 聯合創始人 Sebastian Knutsson 和 Riccardo Zacconi、體育和娛樂公司 Endeavour、Kevin Hart 和 Hartbeat Ventures 等參投。 Ready Player Me 旨在讓用戶得以在元宇宙中通過 NFT 等虛擬產品確立虛擬身份,目前已有 1000 多個項目方在該平台使用其產品。媒體集團華納兄弟、時裝公司迪奧和運動服裝品牌新百倫都在與 Ready Player Me 合作,以期在未來融入元宇宙。 此前在 2021 年 12 月 28 日,元宇宙平台 Ready Player Me 完成 1300 萬美元融資,Taavet+Sten 領投,GitHub 聯合創始人 Tom Preston-Werner、Konvoy Ventures、Samsung Next Ventures 和 Tiny VC 等參投。(TechCrunch) 2. 去中心化社交 ID 平台 Quivr 完成 355 萬美元種子輪融資,騰訊聯創 Jason Zeng 參投 據 Global Online Money 報道,去中心化社交 ID 和驗證平台 Quivr 宣布完成 355 萬美元種子輪融資,本輪融資由 Infinity Ventures Crypto 領投,騰訊聯合創始人 Jason Zeng、C2 Ventures、Sfermion 和 FBG Capital 參投。 Quivr 通過與不同社交平台(即 Twitter、Spotify、LinkedIn 等)相關的應用程序來驗證消費者的線上足蹟並發布驗證「徽章」,這些徽章會被鑄造到其個人 NFT 中並記錄在區塊鏈上。此外,Quivr 將運用融資打造平台,打造基於「徽章」的驗證行為和「數字簡歷」,旨在創造更加人性化和值得信賴的數字世界。(原文連結) 3. Telegram 計劃在 TON 區塊鏈上推出用戶名交易市場,增加 Web3 內容 Telegram 創始人 Pavel Durov 計劃在 TON 區塊鏈上推出一個用戶名交易市場,從而把用戶名變成一種類似於 NFT 的智能合約,可以在區塊鏈上自由交易,Telegram 生態系統的其他元素,包括頻道、表情包或表情符號,以後也可能成為這個市場的一部分。此外他表示,「接下來的幾周,我們是否能給 Telegram 添加一點 Web3 」。(原文連結) 4. 阿根廷總統候選人 Javier Milei 因涉嫌推廣加密龐氏騙局而被起訴 阿根廷總統候選人 Javier Milei 因涉嫌推廣加密龐氏騙局而被起訴。去年,Milei 在社交媒體上向 130 萬粉絲宣傳加密貨幣投資平台 CoinX,並承諾將給用戶帶來巨額回報。但阿根廷監管機構「國家證券委員會(CNV)」警告稱, CoinX 沒有在該國合法運營的權利,並命令其停止運營,CoinX 隨後關閉相關業務。 據當地媒體報道,CoinX 沒有向投資者支付預期的回報,部分聽信 Milei 的追隨者正在起訴他尋求賠償。據悉,51 歲的自由主義經濟學家 Milei 支持比特幣,曾稱中央銀行為「騙局」,此後他與該平台保持距離,稱他沒有欺騙任何人,也沒有為推廣 CoinX 獲得報酬。(Decrypt) 5. Yuga Labs 創始人:我們從不看 NFT 地闆價,只關心錢包持有人數量 Yuga Labs 創始人 Greg Solano 和 Wiley Aronow 在 Full Send 播客節目中提到,他們購買的第一批 NFT 是 2017 年的 CryptoPunks 和 CryptoKitties,但不是作為投資,而是作為有趣的東西。 Aronow 則表示,「我們從不看地闆價,我不在乎,我唯一關心的是錢包持有人的數量,這也是為甚麼每個創始人只擁有一只無聊猿的原因」。(原文連結) 6. 知情人士:FTX US 或被允許以交易最低價格 1500 萬美元收購 BlockFi 據消息人士透露,FTX US 最終可能被允許以 1500 萬美元的價格收購加密借貸公司 BlockFi,這也是交易的最低價格。消息人士稱,如果到 12 月 31 日,BlockFi 赢得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對 BlockFi Yield 的重要監管許可,FTX US 將額外支付 2500 萬美元;如果 BlockFi 的客戶資產在 SBF 公司行使收購該公司的選擇權時達到至少 100 億美元,FTX US 將再增加 1 億美元。 此外,消息人士表示 FTX US 同意支付相當於 BlockFi 年營業收入 25% 的金額,最高可達 1 億美元,但預計該公司在 2020 年和 2021 年虧損,並預計 2022 年將持續虧損。(CoinDesk) 7. Coinbase 與 ENS 合作上線 DID 功能,用戶可領取 ENS 子域名「cb.id」 Coinbase 與 ENS 合作上線去中心化身份功能,能夠生成並向符合條件的用戶提供免費的子域名。用戶可通過 Coinbase Wallet 領取基於 ENS 的「cb.id」子域名,從而獲得去中心化身份並訪問 Web3 服務。(原文連結) 8. Sudoswap 仿盤 Sudorare 疑似發生 Rug Pull,部署者獲利約 519 枚 ETH Sudoswap 仿盤 Sudorare 疑似發生 Rug Pull,合約地址中的 Looks、WETH 與 XMON 代幣被轉入開頭 0xbb42地址,隨即在 Uniswap 出售為 ETH,共計獲利約 519.5 ETH(約 80 萬美元)。Sudorare 網站與推特帳號現已無法訪問。‎據推特用戶分析,最初的部署資金來自於韓國交易所 Kraken。(原文連結) 精選文章 1.《半年損失超過 20 億美元 區塊鏈安全賽道被資本瘋搶》 Acala 遭黑客攻擊增發超 12 億穩定幣 AUSD、Solana生態錢包大面積被盜……不誇張地說,區塊鏈2022年這大半年一半熱點都是安全問題貢獻的。區塊鏈安全毫無疑問是剛需,但一個現實是,無論是項目方還是普通用戶,似乎都很難有安全感。在這樣的背景下,新入場的安全服務廠商們前赴後繼。本文作者試圖從安全「守護者」的現狀去看,整個區塊鏈安全究竟面臨着怎樣的困境?行業格局又在發生怎樣的演變? 2.《對話 Mysten Labs 聯合創始人、Move 語言創造者:詳解 Sui 技術方案與路線》 8月18日,Mynft 團隊與 Mysten Labs 聯合創始人、Move 語言創造者 Sam Blackshear 在Twitter Space 進行了一次深入訪談,就 Move 語言的特點、Mysten Labs 開發的 Sui 區塊鏈發展規劃展開討論。在對話中,Sam Blackshear 透露,取名「Sui」是因為 Sui 代表水,不斷流動、充斥在生活中、無處不在,這對大家的生活很重要,這個名字背後有很多含義,不太可能對名字進行改動。 3.《名人背書的 NFT 還能不能買?》 自NFT以社交網絡頭像、數字藏品等形態進入消費市場後,娛樂圈、體育圈的名人也開始為各種NFT代言,甚至有名人參與到一些NFT項目的發行制作中。但其中已經出現了名人站台涉騙NFT的現象。為各種NFT站台的不僅只有海外名人,華語娛樂圈明星也熱衷此道,他們同樣存在與項目曖昧不清的關系。而NFT市場轉寒也讓名人代言的NFT價值一落千丈,徒留一地雞毛。 原文連結:https://www.chaincatcher.com/article/2078436本文章挑選自鏈捕手鏈捕手精選整理:潤升、鏈捕手 本網站所有非原創(轉載)文章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特別說明:轉載文章會進行二次編輯以符合文章寫作需求,望作者包涵 延伸閱讀: 【新手懶人包】區塊鏈是甚麼?一文看懂區塊鏈演化、應用、常見術語 【新手懶人包】元宇宙是甚麼?剖析元宇宙的構成、未來商機和應用 【新手懶人包】 NFT 是甚麼?整合 NFT 科普、平台比較、製作方法 【新手懶人包】 GameFi 是甚麼?一文認識 GameFi 原理、運作方式、熱門NFT遊戲
BlockPulse -
紐約雜誌特稿:加密天才面具下的瘋子  以及蒸發的萬億美元
人人都信任 Three Arrows Capital 的那兩個家伙,他們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對吧? 這艘船很漂亮:大約 500 噸,由玻璃和鋼鐵建成的 171 英寸的船體像聖托裏尼島一樣潔白無瑕,船上還有一個帶有玻璃底的遊泳池。這艘船將於 7 月落成,屆時西西里島附近的日落晚餐,伊維薩島海岸綠松石淺灘的雞尾酒,簡直是這艘船的絕配。「她」的準船長在派對上向好友們展示了這艘價值 5000 萬美元的船的照片,吹噓它「比新加坡所有最富有的億萬富翁的遊艇都大」,並描述了用投影儀屏幕裝飾客艙的計劃,讓他們能夠更好地展示收集來的 NFT 藝術品。 這艘價值 1.5 億美元的超級遊艇是老牌船舶制造商聖勞倫佐在亞洲銷售的最大的遊艇,這是一場屬於加密貨幣「暴發戶」的狂歡。「這代表着一段迷人旅程的開始,」這家遊艇經紀人在去年的拍賣公告中表示,並表示「期待見證船上的許多快樂時刻。」 買家也為這艘船想好了一個足以彰顯加密文化又足夠有趣的名字——Much Wow。 她的買家 Su Zhu 和 Kyle Davies 是安多佛大學的兩名畢業生,他們經營着一家名為 Three Arrows Capital 的新加坡加密對沖基金。但是,他們卻沒能等來在 Much Wow 的船頭上打開香檳的那一刻。取而代之的是,今年 7 月,也就是這艘船即將下水的同一個月,兩人申請破產並在支付最後一筆款項之前失蹤,將這艘船「棄置」在她位於意大利海岸拉斯佩齊亞的泊位上。雖然她還沒有被正式挂牌轉售,但國際超級遊艇經銷商的圈子中已經出現了這艘豪華遊艇的身影。 從那以後,這艘遊艇在 Twitter 上成為了無窮無盡的 Meme 和茶餘飯後的談資。從數以百萬計的小規模加密貨幣持有者到行業從業者和投資者,世界上幾乎每個人都在震驚或沮喪的情緒中目睹了 Three Arrows Capital——這個曾經可能是蓬勃發展的全球金融業中最受推崇的投資基金——的崩塌時刻。該公司的暴雷引發了一系列影響,不僅迫使比特幣遭到曆史級别的抛售,還「摧毀」了加密行業在過去兩年間的大量「成果」。 多家紐約和新加坡的加密公司都是 Three Arrows Capital 暴雷事件的直接受害者。Voyager Digital 是一家總部位於紐約的公開交易的加密貨幣交易所,曾經擁有數十億美元的估值,於 7 月申請了破產保護,披露稱 Three Arrows Capital 公司欠它超過 6.5 億美元。 Genesis Global Trading 向 Three Arrows Capital 公司提供了 23 億美元的貸款。Blockchain.com 是一家提供數字錢包並發展成為大型交易所的早期加密貨幣公司,3AC 向其借貸的 2.7 億美元尚未償還,該公司截止發文時已裁員四分之一。 加密貨幣行業最聰明的觀察者們普遍認為 Three Arrows Capital 對 2022 年這輪加密貨幣崩盤負有重要責任,因為市場混亂和強制抛售導致比特幣和其他數字資產暴跌 70% 甚至更多,超過一萬億美元的價值就此蒸發。FTX 行政總裁 Sam Bankman-Fried 表示,「這輪暴跌估計有 80% 的誘因要歸咎於 3AC 的暴雷,」 FTX 在過去一段時間裏救助了多家破產的貸方,他可能比任何人都更了解這些問題. 「並不是只有 3AC 有問題,只不過他們做得比其他任何人都大。也正因如此,他們在整個加密生態中獲得了更多的信任,最終導致了更加嚴重的結果。」 對於一家一直把自己描繪成只玩自己的錢的公司 — 「我們沒有任何外部投資者,」3AC 的行政總裁 Su Zhu 今年二月接受彭博社採訪時如是說 — 但故事戛然而止的時候,Three Arrows Capital 的破壞力是驚人的。截止 7 月中旬,債權人已提出的債券索賠金額已經超過了 28 億美元,而這個數字應該還不是冰山的全部。從最知名的資金出借方到那些富甲一方的投資者,加密領域的每個人似乎都將他們的數字貨幣借給了 3AC,甚至是 3AC 自己的員工,他們也將工資存入其自營平台以換取利息。「很多人感到失望,其中一些人感到尷尬,」區塊鏈分析公司 Nansen 的行政總裁 Alex Svanevik 說。「他們不應該這樣做,因為很多人的一輩子可能會因此被毀掉,很多人給了他們錢。」 這筆錢現在似乎已經消失了,同時消失的還有幾個附屬基金的資產和 3AC 管理的各種加密項目的部分資金。損失的真實規模可能永遠無法得知,對於許多將資金存放在該公司的加密初創公司來說,公開披露這種關系可能會面臨投資者和政府監管機構加強審查的風險。(出於這個原因,以及作為債權人的法律複雜性,許多談到他們在 3AC 的經曆的人都要求保持匿名。) 與此同時,這艘無人認領的遊艇似乎是該公司 35 歲聯合創始人傲慢、貪婪和魯莽的一個略顯荒謬的化身。由於他們的對沖基金正處於混亂的清算程序中,Su Zhu 和 Davies 目前躲了起來。(發給他們和他們的律師要求發表評論的多封電子郵件都沒有得到回覆,除了 Davies 的自動回覆,上面寫着「請注意我現在不在辦公室。」)對於一個不斷為自己辯護的行業來說,加密貨幣從業者從入行的第一天就在努力證明這不是一個騙局,但 Three Arrows Capital 似乎用一己之力證明了「對方辯手」的觀點。 Su Zhu 和 Davies 是兩個雄心勃勃的年輕人,他們非常聰明,也非常了解數字貨幣的結構性機會:加密貨幣是一種憑空創造虛擬財富並用傳統貨幣形式說服其他人的遊戲,他們堅稱那些虛擬的財富應該成為現實世界的財富。他們通過扮演億萬富翁金融天才的角色來建立社交媒體信譽,將其轉化為實際的金融信貸,然後將數十億美元的借款用於投機性投資,他們可以通過他們有影響力的大型平台助推成功。在不知不覺中,假裝的億萬富翁成長成了有財力購買超級遊艇的真正億萬富翁。他們摸索着前行,但看似總能讓計劃完美地落地,直到末日突然到來。 2005 年,Su Zhu 和 Davies 在安多弗大學讀大四。來源:菲利普斯學院 Su Zhu 和 Kyle Davies 在馬薩諸塞州安多弗的菲利普斯學院相遇,衆所周知,安多弗的許多孩子都來自巨額財富或顯赫家庭,但 Su Zhu 和 Davies 在波士頓郊區相對普通的環境中長大。「我們的父母都不富裕,」Davies 去年接受採訪時說。「我們是非常中產階級的人。」 他們也不是特别受歡迎。「他們都被稱為怪人,尤其是 Su,」一位同學說。「實際上,他們一點也不奇怪——只是害羞。」 Su Zhu,6 歲時随家人來到美國的中國移民,以完美的 GPA 和英勇的 AP 課程而聞名;在他的高年級年鑒中,他獲得了「最勤奮」的最高評價。他在數學方面的工作獲得了特别獎,但他不僅僅是一個數字專家——他還在畢業時獲得了安多弗的小說最高獎項。「Su 是我們班最聰明的人,」一位同學回憶道。 Davies 同樣是校園中的明星,但同學們在其他方面都將他視為局外人——如果他們還記得他的話。作為一個初露頭角的日本人,Davies 在畢業時獲得了日語最高榮譽。據 Davies 說,他和 Su Zhu 當時並不是特别親密。「我們一起上高中,一起上大學,一起找到了第一份工作。他在 2021 年的加密播客中說,我們一直不是最好的朋友。「我在高中時不太了解他。我知道他是個聰明人 — 他就像我們班的告别演說者 — 但到了大學,我們有了更多的交流。」 「一起上大學」是在哥倫比亞大學,他們都參加了數學繁重的課程並加入了壁球隊。Su Zhu 以優異成績提前一年畢業,然後搬到東京,在瑞士信貸從事衍生品交易,Davies 跟随他實習。他們的辦公桌挨在一起,直到 Su Zhu 在金融危機中被解雇,随後入職了新加坡一家名為 Flow Traders 的高頻交易平台。 在那裏,Su Zhu 學習了套利的藝術——試圖捕捉兩個相關資產之間相對價值的微小變化,通常是賣出定價過高的資產,買入定價過低的資產。他專注於交易所交易基金(基本上是像股票一樣上市的共同基金),買賣相關基金以賺取微薄利潤。他在這方面表現出色,在 Flow 的盈利排名中名列前茅。這成功給了他新的信心。衆所周知,他會直言不諱地批評同事的表現,甚至指責他的老闆。Su Zhu 以另一種方式脫穎而出:Flow 辦公室裏滿是服務器,很熱,他會穿着短褲和 T 恤來上班,然後脫掉襯衫,即使穿過大樓的大廳也不會把衣服穿戴整齊。 「Su 會穿着他的迷你短褲赤裸上身走來走去,」一位前同事回憶道。「他是唯一一個會脫掉襯衫交易的人。」 在 Flow 之後,Su Zhu 在德意志銀行工作了一段時間,追随加密傳奇人物和 BitMEX 交易所的億萬富翁聯合創始人 Arthur Hayes 的腳步。Davies 則一直留在瑞士信貸,但那時兩人都厭倦了大銀行的生活。Su Zhu 向熟人抱怨他的銀行同事質素低下,讓人們在交易中損失公司的錢而沒有甚麼後果。在他看來,最優秀的人才已經離開了對沖基金,或者自食其力。他和現年 24 歲的 Davies 決定開辦自己的平台。「離開幾乎沒有甚麼壞處,」Davies 在去年的採訪中解釋道。「就像,如果我們離開並真的把事情搞砸了,我們肯定會得到另一份工作。」 2012 年,Su Zhu 和 Davies 暫時住在舊金山,Su Zhu 和 Davies 集中積蓄,從父母那裏借錢,為 Three Arrows Capital 籌集了約 100 萬美元的種子基金。這個名字來自一個日本傳說,一位傑出的大名或軍閥教他的兒子們區分試圖折斷一支箭 — 毫不費力 — 和試圖把三支箭一起折斷 — 不可能。 Davies 在播客 UpOnly 上說,在不到兩個月的時間裏,他們的錢翻了一番。兩人很快就前往沒有資本利得稅的新加坡,到 2013 年,他們在那裏注冊了該基金,並計劃放棄美國護照並成為公民。Su Zhu 先生能說流利的中英文,在新加坡的社交圈裏行動自如,偶爾會和 Davies 一起舉辦撲克遊戲和友誼賽。不過,他們似乎對無法讓 Three Arrows Capital 更上一層樓感到沮喪。在 2015 年左右的一次晚宴上,Davies 向另一位交易員感歎從投資者那裏籌集資金是多麽困難。交易員並不感到驚訝,畢竟 Su Zhu 和 Davies 既沒有太多的血統,也沒有太多的記錄。 在這個早期階段,Three Arrows Capital 專注於一個利基市場:套利新興市場外匯(或「FX」)衍生品——與較小貨幣(例如泰铢或印尼盾)未來價格挂鈎的金融產品)。BitMEX 的 Hayes 最近在一篇 Medium 帖子中寫道,進入這些市場取決於與大銀行建立牢固的貿易關系,而要進入這些市場「幾乎是不可能的」 。「當 Su 和 Kyle 告訴我他們是如何開始的時,我對他們匆忙進入這個利潤豐厚的市場印象深刻。」 當時,外匯交易正在轉向電子平台,很容易發現不同銀行報價之間的差異或點差。Three Arrows Capital 公司發現了它的最佳位置,即在價格錯誤的情況下拖釣並「挑選它們」,正如華爾街所說的那樣,通常每交易一美元只賺幾分錢。這是銀行厭惡的一種策略 —Su Zhu 和 Davies 基本上是在攫取這些機構原本會保留的資金。有時,當銀行意識到他們報錯了 Three Arrows Capital 的價格時,他們會要求修改或取消交易,但 Su Zhu 和 Davies 不會讓步。去年,Su Zhu 在推特上發布了一張 2012 年自己坐在 11 個屏幕前微笑的照片. 他似乎提到了他們的外匯交易策略,即挑選銀行的報價,他寫道,「直到你在淩晨 兩點半以相同的報價擊敗了五個交易商,你才活了下來。」 到 2017 年,銀行開始嘗試阻止這種套利操作。「每當 Three Arrows Capital 要求報價時,所有銀行外匯交易員都會說,『操這些家夥,我不會給他們定價的!』」一位曾是 3AC 交易對手的前交易員說。最近,外匯交易員之間流傳着一個笑話,他們在非常早期就已經知道了 Three Arrows Capital,現如今看着它倒閉,有點幸災樂禍。「我們外匯交易員對此負有部分責任,因為我們知道這些人無法在外匯中賺錢,」這位前交易員說。「但是當他們來到加密貨幣領域時,每個人都認為他們是天才。」 2021 年 5 月 5 日,随着 Three Arrows Capital 的財富達到頂峰,Su Zhu 在推特上發布了 2012 年該公司早期的照片,當時他和 Davies 在一間兩居室的公寓裏做交易。這條推文中隱含着一條信息:想想我們從如此卑微的起點建立起一家價值數十億美元的公司,該有多好。 來源:Su Zhu 推特 一個基本的東西要了解加密貨幣的是,無論如何,到目前為止,它一直處於極端但大致有規律的繁榮與蕭條周期的進程中。在比特幣 13 年的曆史中,2018 年的熊市是特别痛苦的。在 2017 年底達到 20,000 美元的曆史新高後,該加密貨幣跌至 3,000 美元,市場上出現了數千種較小的代幣。正是在這種背景下,Three Arrows Capital 將注意力轉移到了加密貨幣上,在這樣一個合適的時機開始投資,以至於 Su Zhu 經常被認為是個天才(也就是說,他獲得了信用),因為他精準判斷了那一輪周期的底部。在後來的幾年裏,對於在 Twitter 上關注 Su Zhu 和 Davies 的許多易受影響的加密新手——甚至是業内人士來說,它看起來就像是才華橫溢。但實際上那一次對於時機的把握,可能真的只是運氣好罷了。 随着加密貨幣在世界各地的交易所交易,該公司的套利經驗立即派上了用場。一種著名的交易策略被稱為「kimchee premium」——它包括在美國或中國購買比特幣,然後在韓國以更高的價格出售,因為那裏的交易所受到更嚴格的監管,從而導致價格上漲。那時,像這樣的獲勝交易設置很多且有利可圖。它們是 Three Arrows Capital 的生計,它告訴投資者,它實行低風險策略,旨在在牛市和熊市時期都賺錢。 另一種加密套利可能涉及以當前(或「現貨」)價格購買比特幣,同時出售比特幣期貨,反之亦然,以獲取價格溢價。「該基金的投資目标是在保持資本的同時實現一致的市場中性回報,」3AC 的官方文件中寫道。當然,無論大盤在做甚麼,都以有限的下行空間進行投資,這被稱為「對沖」(對沖基金得名)。但對沖策略在大規模執行時往往會剝離最多的資金,因此 Three Arrows Capital 公司開始借錢並投入使用。如果一切順利,它所產生的利潤可能會超過它所欠貸款的利息。然後它會重新做一遍,繼續擴大其投資池,這將允許它借入更大的資金。 除了大量借貸之外,該公司的增長戰略還依賴於另一個計劃:為兩位創始人建立大量社交媒體影響力。在加密領域,唯一重要的社交媒體平台是 Twitter。已成為全球行業的許多關鍵人物都是匿名或僞匿名 Twitter 帳戶,用着愚蠢的卡通頭像。在沒有傳統機構和全球市場 7*24 消失不間斷交易的不受監管的空間中,Crypto Twitter 是競技場的中心,是推動市場的新聞和觀點的交換所。 Su Zhu 赢得了進入加密推特上層精英的機會。據朋友說,Su Zhu 有一個成為「推特名人」的明确計劃:它需要發很多推文,以極其樂觀的預測迎合加密大衆,吸引大量追随者,進而成為頂級掠奪者在 Crypto Twitter 上,以犧牲其他所有人為代價獲利。 Su Zhu 通過推廣他的加密貨幣「超級周期」理論獲得了 570,000 名追随者——即比特幣價格長達數年的牛市的想法,價格上漲至每枚硬幣數百萬美元。「随着加密貨幣超級周期的繼續,將會有越來越多的人試圖了解他們處在多麽靠前的位置,」Su Zhu 去年發推文說。「唯一重要的是你現在有多少硬幣。」 和:「随着超級周期的繼續,主流媒體將嘗試談論早期鲸魚如何擁有一切。加密領域最富有的人現在在 2019 年的淨資產接近於零。我知道有人反諷地說,如果有人在過去多借給他們 5 萬美元,那麽他們現在就會多出 5 億美元。」 Su Zhu 在平台上以及在加密播客和視頻節目中不斷強調這一點:買,買,現在買,超級周期總有一天會讓你發瘋。 「他們曾經吹噓自己想借多少就借多少,」在新加坡認識他們的前交易員說。「這一切都是計劃好的,夥計,從他們建立信譽的方式到基金的結構方式。」 随着它的發展,Three Arrows Capital 從比特幣擴展到一系列初創加密項目和更晦澀難懂的加密貨幣(有時稱為「shitcoins」)。該公司似乎對這些賭注相當不加選擇,幾乎就像將它們視為慈善機構一樣。今年早些時候,Davies 在推特上寫道:「風險投資具體投資甚麼並不重要,系統中的更多法定貨幣對行業有利。」 許多投資者記得他們第一次感覺到 Three Arrows Capital 可能會出現問題是在 2019 年。那一年,該基金開始接觸業内同行,並稱其為難得的機會。3AC 投資了一家名為 Deribit 的加密期權交易所,並出售了一部分股份;條款清單將 Deribit 的價值定為 7 億美元。但一些投資者注意到估值似乎偏離了——並發現其實際估值僅為 2.8 億美元。事實證明,Three Arrows Capital 公司正試圖以大幅加價的前提出售其部分投資,實質上為該基金帶來了巨額回扣。在風險投資中,這是一件粗略的事情,它讓外部投資者以及 Deribit 本身都蒙了眼。 但該公司正在蓬勃發展。在疫情期間,随着美聯儲向經濟注入資金,加密貨幣市場連續數月上漲。到 2020 年底,比特幣從 3 月的低點上漲了五倍。對許多人來說,它看起來确實像是一個超級周期正在啓動。根據其年度報告,Three Arrows Capital 的主要基金的回報率超過 5,900%。到那年年底,它管理着超過 26 億美元的資產和 19 億美元的負債。 3AC 最大的頭寸之一——也是其命運中的一個重要頭寸——是一種在證券交易所交易的比特幣形式,稱為 GBTC(灰度比特幣信托的簡寫)。該公司擺脫了通過套利獲取利潤的老套路,在 GBTC 中積累了高達 20 億美元的資金。當時,它的交易價格高於普通比特幣,而 3AC 很樂意將差價收入囊中。在推特上,Su Zhu 經常對 GBTC 發表看漲的評價,並多次觀察到購買它是「精明」或「聰明」。 Su Zhu 和 Davies 的公衆形象變得更加極端;他們的推文越來越浮誇,社交熟人表示,他們毫不掩飾對過去的朋友和不那麽富有的同時代人的屈尊俯就。「他們對大多數人,尤其是普通平民沒有多少同理心,」一位曾經的朋友說。 Three Arrows Capital 以員工流動率高而聞名,尤其是在交易員中,他們抱怨說他們從未因赢得交易而獲得認可,但當他們搞砸時被侮辱為愚蠢——甚至他們的工資會被扣押,獎金也被減少了。(不過,3AC 交易員在行業内受到高度追捧;在基金倒閉之前,Steve Cohen 的對沖基金 Point72 正在採訪一個 3AC 交易員團隊,以暗地裏挖走其交易團隊成員。) Su Zhu 和 Davies 對公司的内部運作保密。只有他們兩個可以在某些加密錢包之間轉移資金,大多數 Three Arrows Capital 員工不知道公司管理着多少錢。這位朋友說,雖然員工抱怨工作時間長,但 Su Zhu 不願雇用新人,擔心他們會「洩露商業機密」。在 Su Zhu 看來,Three Arrows Capital 是在幫任何為它工作的人。「Su 說,他們應該為員工提供寶貴的學習機會而獲得報酬,」這位朋友補充道。新加坡的一些商業熟人將 3AC 創始人描述為 1980 年代華爾街之狼交易大廳的扮演角色。 兩人現在都是已婚父親,還有年幼的孩子,他們已經成為運動狂熱者,每周鍛煉多達六次,並限制卡路裏飲食。Su Zhu 將自己的體脂減少到 11% 左右,並在推特上發布了他赤膊上陣的「更新」 。一位朋友回憶說,至少有一次,他稱自己的私人教練「胖」。當被問及他成為「大人物」的動力時,Su Zhu 對一位採訪者說,「我一生中的大部分時間都非常虛弱。在 COVID 之後,我找到了一位私人教練。我有兩個孩子,所以就像醒來,和你的孩子一起玩,去上班,去健身房,回家,讓他們睡覺。」 雖然還不是億萬富翁,但 Su Zhu 和 Davies 開始享受超級富豪的一些奢侈品。2020 年 9 月,Su Zhu 某以妻子的名義購買了一座價值 2000 萬美元的豪宅,在新加坡被稱為「上等洋房」。次年,他以 3500 萬美元的價格以女兒的名義又買了一處房產。(據透露 Davies 在成為新加坡公民後也購置了豪宅,但房子還在裝修中,他還沒有搬進去。) 不過從人的角度來看,Su Zhu 還是個内向的人,不愛閑聊。Davies 在公司的商業交易和社交活動中都是直言不諱的人。一些第一次在推特上遇到這對的熟人發現他們本人出人意料地低調。「他對許多主流、流行的東西非常不屑一顧,」一位 Davies 的朋友表示。當他變得富有之後,Davies 費盡心思購買和定制了一輛豐田世紀,這是一輛外觀簡單的汽車,但價格與蘭博基尼差不多。「他會因此感到自豪,」另一位朋友說。 雖然 Su Zhu 和 Davies 逐漸習慣了他們的新財富,但 Three Arrows Capital 仍然是借入資金的巨大漏鬥。借貸熱潮席卷了加密行業,因為 DeFi(「去中心化金融」的縮寫)項目為儲戶提供的利率遠高於傳統銀行所能提供的利率。Three Arrows Capital 將通過其平台保管屬於員工、朋友和其他富人的加密貨幣。當貸方要求 Three Arrows Capital 提供抵押品時,它經常被拒絕。相反,它提出支付 10% 或更高的利率,高於任何競争對手提供的利率。正如一位交易員所說,由於其「黃金标準」的聲譽,一些貸方根本不要求提供經審計的財務報表或任何文件。即使規模龐大,資本充足, 對於其他投資者來說,Three Arrows Capital 對現金的需求是另一個警告信号。2021 年初,由一位 29 歲的芝加哥本地人管理的名為 Warbler Capital 的基金試圖籌集 2000 萬美元,以實施一項主要涉及將其資本外包給 3AC 的戰略。專注於加密貨幣的 Castle Island Ventures 的聯合創始人 Matt Walsh 無法理解為甚麼像 Three Arrows Capital 這樣價值數十億美元的基金會費心投入如此少量的資金。「我坐在那裏摸不着頭腦,」沃爾什回憶道。「它開始敲響警鍾。也許這些機構已經資不抵債了。」 麻煩似乎在去年就開始了,Three Arrows Capital 對 GBTC 的巨額賭注是問題的關鍵。正如公司在溢價時獲得回報一樣,當 GBTC 開始以低於比特幣的價格交易時,它感到痛苦。GBTC 的溢價是產品最初獨特性的結果——它是一種在您的 eTrade 賬戶中擁有比特幣的方式,而無需處理加密貨幣交易所和深奧的錢包。随着越來越多的人湧入該行業並出現新的替代品,這種溢價消失了 — 然後變成了負數。但許多聰明的市場參與者已經看到了這一點。「所有的套利都會在一個點之後消失,」Su Zhu 的一位交易員和前同事說。 Davies 意識到這對 Three Arrows Capital 造成的風險,在 Castle Island 制作的 2020 年 9 月播客的一集中,他承認他預計這部分交易會虧損。但在節目播出之前,Davies 要求删掉該片段。Three Arrows Capital 的 GBTC 股票一次被鎖定六個月——雖然 Su Zhu 和 Davies 在那個秋天的某個時候有一個機會退出,但他們沒有。 「他們有足夠的機會逃跑,」Fauchier 說。「我認為他們不會愚蠢到用自己的錢來做這件事。我不知道是甚麼控制了他們的思維。這顯然是你想成為第一個進入的交易之一,而你又不希望最後一個退出。」 同事們現在說,Three Arrows Capital 挂在其 GBTC 的位置上,因為它押注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將批準 GBTC 期待已久的交易所交易基金轉換,使其更具流動性和可交易性,並可能消除比特幣價格錯配。(6 月,SEC 拒絕了 GBTC 的申請。) 到 2021 年春天,GBTC 已經跌破比特幣的價格,Three Arrows Capital 因此遭受重創。盡管如此,加密貨幣仍經曆了持續到 4 月的牛市,比特幣創下 60,000 美元以上的紀錄,而狗狗幣也在 Elon Musk 推動的非理性反彈中飙升。Su Zhu 也看好狗狗幣,有報道稱,當時 3AC 的資產約為 100 億美元,引用了 Nansen 的話說(盡管 Nansen 的首席執行官現在澄清說大部分金額可能是借來的)。 回想起來,Three Arrows Capital 似乎在那年夏天晚些時候遭受了致命的損失——如果是人類的損失,而不是經濟損失。8 月,該基金的兩名少數合夥人同時退休,他們常駐香港,每周工作 80 至 100 小時,負責管理 3AC 的大部分業務。這將他們的大部分工作留給了 Three Arrows Capital 的首席風險官 Davies,他似乎採取了一種更悠閑的方式來尋找公司的不利因素。「我認為他們以前的風險管理要好得多,」這位前朋友說。 大約在那個時候,有迹象表明 Three Arrows Capital 正面臨現金緊縮。當貸方要求為該基金的保證金交易提供抵押品時,它通常會質押其在私人公司 Deribit 的股權,而不是像比特幣這樣易於出售的資產。這種非流動性資產不是理想的抵押品。但還有另一個障礙:Three Arrows Capital 與其他投資者共同擁有 Deribit 的股份,這些投資者拒絕簽署使用他們的股份作為抵押品的協議。顯然,3AC 正試圖質押它沒有權利的資產——並且試圖反複這樣做,向各種機構提供相同的股份,尤其是在 2021 年底比特幣開始下跌之後。該公司似乎已經承諾同一塊鎖定的 GBTC 也提供給了幾個貸方。FTX 首席執行官 Bankman-Fried 表示:「我們懷疑 Three Arrows Capital 公司試圖同時向多人質押一些抵押品。」 「如果這就是這裏的全部失實陳述,我會感到非常驚訝;那將是一個非常奇怪的巧合。我強烈懷疑他們賺得更多。」 加密貨幣的熊市往往使任何傳統金融市場的波動都相形見绌。崩潰是如此嚴重,以至於内部人士稱之為「加密貨幣冬天」,而且這輪熊市可以持續數年。這就是 Three Arrows Capital 在 2022 年 1 月中旬發現自己所處的境況,他們已經抗不下去了,GBTC 的頭寸在 3AC 的資產負債表上吃下了越來越大的漏洞,其大部分資金被捆綁在較小的加密項目的限制性股票中。其他套利機會已經枯竭。作為回應,Three Arrows Capital 似乎已決定提高其投資的風險性,以期獲得高分並讓公司重新站穩腳跟。「讓他們改變的只是過度追求回報,」一位主要的貸款高管說。「他們可能會說,『如果我們做多會怎麽樣?』 」 今年 2 月,Three Arrows 進行了迄今為止最大的一次波動:它向一個名為 Luna 的熱門代幣投入了 2 億美元,該代幣由一位傲慢、迷人的韓國開發商和斯坦福大學輟學生 Do Kwon 創立。 大約在同一時間,Su Zhu 和 Davies 正在計劃放棄新加坡。他們已經將該基金的部分法律基礎設施搬到了英屬維爾京群島,四月,Three Arrows Capital 宣布將把總部遷至迪拜。朋友們說,同月,Su Zhu 和 Davies 以總計約 3000 萬美元的價格購買了兩棟别墅,一棟位於迪拜第一區的水晶瀉湖上,這是一個比世界上任何其他地方都大的人造海藍寶石綠洲。展示並排豪宅的照片,Su Zhu 告訴朋友他已經從領事那裏購買了他的新七居室房產——一個 17,000 平方英尺的大院子。 不過在 5 月初,Luna 突然暴跌至接近於零的水平,在幾天内就蒸發了超過 400 億美元的市值。它的價值與一種名為 terraUSD 的相關穩定幣挂鈎。當 terraUSD 未能維持與美元的挂鈎時,兩種貨幣都崩潰了。據追蹤 3AC 錢包的新加坡投資者 Herbert Sim 稱,Three Arrows Capital 在 Luna 的持股,曾經大約 50 億美元,而這筆巨款幾乎一夜之間「憑空消失了」,随之而來的就是死亡螺旋的展開。 Blockchain.com 的貸款主管 Scott Odell 聯系了該公司,以了解其受到影響的規模。畢竟,貸款協議規定,如果 Three Arrows Capital 公司的整體提款率至少達到 4%,則 Three Arrows Capital 公司會通知該公司。「無論如何,作為投資組合的一部分,它並沒有那麽大,」3AC 的頂級交易員 Edward Zhao 寫道,根據 Blockchain.com 公開的消息。幾個小時後,Odell 發來通知稱需要收回其 2.7 億美元貸款的很大一部分,並將以美元或穩定幣支付。這讓他們感到措手不及。 第二天,Odell 直接聯系了 Davies,Davies 簡潔地向他保證一切都很好。他向 Blockchain.com 發送了一封沒有水印的簡單的一句話信,聲稱該公司管理着 23.87 億美元。與此同時,Three Arrows Capital 也在向至少六家貸方提出類似的陳述。根據 3AC 清算人發布的 1,157 頁文件中包含的宣誓書,Blockchain.com 「現在懷疑這份淨資產價值聲明的準确性」。 幾天後,Davies 沒有退縮,而是威脅要「抵制」Blockchain.com,如果它收回 3AC 的貸款。「一旦發生這種情況,我們就知道出了問題,」Blockchain.com 首席商務官 Lane Kasselman 說。 Three Arrows Capital 辦公室内,氣氛變了。 據一位前員工說,Su Zhu 和 Davies 過去常常在 Zoom 上舉行定期的推介會,但當月他們不再露面,然後經理們完全停止了這類日程安排。 5 月下旬,Su Zhu 某發了一條推文,這也可能是他的墓志銘:「超級周期價格論點是錯誤的,令人遺憾。」 盡管如此,他和 Davies 還是表現得很冷靜,因為他們似乎召集了他們認識的每一個富有的加密貨幣投資者,要求借入大量比特幣,並提供與公司一直以來相同的高利率。「在他們已經知道自己遇到了麻煩之後,他們顯然是在提升自己作為加密貨幣對沖基金的實力,」接近最大貸方之一的人士說。實際上,Three Arrows Capital 公司正在尋找資金只是為了償還其他貸款人。「這是搶劫彼得付錢給保羅,」Matt Walsh 如是說。6 月中旬,在 Luna 崩潰一個月後,Davies 告訴 Blockchain.com 的首席戰略官 Charles McGarraugh,他正試圖尋找另一個貸方以避免清算其頭寸。 但在實踐中,這種財務混亂往往會導致所有相關人員大量抛售以籌集現金以保持償付能力。Three Arrows Capital 的頭寸如此之大,以至於它實際上開始打擊更廣泛的加密貨幣市場:3AC 本身和其他恐慌的投資者都争先恐後地賣出並滿足追加保證金要求,反過來又壓低了價格,形成了一個惡性循環。由於貸方要求更多抵押品並在 3AC 和其他公司無法發布時賣出頭寸,導致比特幣及其同行跌至多年低點,因此下跌引發了進一步下跌。随着加密市場的整體價值從 2021 年末 3 萬億美元的峰值跌至 1 萬億美元以下,此次崩盤成為全球頭條新聞。McGarraugh 說,Davies 告訴他,「如果加密市場繼續下跌,3AC 就再也沒機會了。」 那是 Blockchain.com 的任何人最後一次與 Davies 交談。在那之後,他和 Su Zhu 不再回答他們的貸方、合作夥伴和朋友。 該公司正在倒閉的傳言在推特上快速擴散,進一步推動了更大的加密貨幣抛售。6 月 14 日,Su Zhu 總終於承認了這個問題:「我們正在與有關方面進行溝通,並全力解決這個問題,」他在推特上寫道。幾天後,Davies 接受了《華爾街日報》的採訪,他在採訪中指出,他和 Su Zhu 仍然是「加密貨幣的信徒」,但承認,「Terra-Luna 的情況讓我們非常措手不及。」 Su Zhu 開始試圖出售他的至少一間頂級房產。與此同時,該公司開始轉移資金。6 月 14 日,在 Su Zhu 發布推文的同一天,3AC 向開曼群島一家附屬空殼公司的加密錢包發送了近 3200 萬美元的穩定幣。「不清楚這些資金随後去了哪裏,」清算人在他們的宣誓書中寫道。但是有一個工作理論。在 Three Arrows Capital 的最後幾天,合作夥伴向他們認識的每一位富有的加密貨幣鲸魚伸出援手,借入更多比特幣,而頂級加密貨幣高管和投資者——從美國到加勒比海到歐洲再到新加坡——相信 3AC 在其中找到了願意的最後貸款人有組織的犯罪人物。欠這些人物一大筆錢可以解釋為甚麼 Su Zhu 和 Davies 躲起來了。這些也是您希望在其他任何人之前完成的貸方類型,但您可能必須通過開曼群島將資金轉移。這位前交易員和 3AC 的商業夥伴說,「他們(把這些錢)還給了黑手黨,」並補充說,「如果你開始向這些人借款,你一定非常絕望。」 崩盤後,加密貨幣交易所的高管開始查驗他們留下的蛛絲馬迹。他們驚訝地發現,Three Arrows Capital 完全沒有持有空頭頭寸,也就是說它已經停止了對沖——他們曾經投資策略的根本。「這很容易做到,」這位主要的貸款主管說,「沒有任何交易台知道你在這樣做。」 投資者和交易所高管現在估計,到年底,3AC 的杠杆率約為其資產的三倍,有些人甚至懷疑這個數字可能更高。 Three Arrows Capital 似乎把所有的錢都放在了混合賬戶中——這些資金的所有者並不知道——從每一筆錢中取出來償還貸款人。「他們可能在 Excel 表格上管理整個事情,」沃爾什說。這意味着當 3AC 在 6 月中旬無視追加保證金通知並隱瞞貸方時,包括 FTX 和 Genesis 在内的這些貸方清算了他們的賬戶,沒有意識到他們也在出售屬於 3AC 合作夥伴和客戶的資產。 在公司的交易員停止回覆消息後,貸方嘗試在每個平台上給他們打電話、發電子郵件和發消息,甚至在清算他們的抵押品之前聯系他們的朋友並在他們的家中停留。一些人透過 3AC 新加坡辦事處的門窺視,那裏的地闆上堆放了數周的郵件。 就在幾周前,那些將 Su Zhu 和 Davies 視為親密朋友並借給他們錢(甚至是 200,000 美元或更多)的人卻沒有聽到任何提及該基金陷入困境的消息,他們感到憤怒和背叛。「他們肯定是反社會者,」一位前朋友說。「他們在 5 月份報告的數字非常非常錯誤,」Kasselman 說。「我們堅信他們犯了欺詐行為。沒有其他方式可以說明——那是欺詐,他們撒了謊。」 Genesis Global Trading 在所有貸方中借給了 Three Arrows Capital 最多,已提出了總額高達 12 億美元的索賠。其他人又借給他們數十億美元,其中大部分是比特幣和以太坊。到目前為止,清算人只收回了 4000 萬美元的資產。「很明顯,他們資不抵債,但仍在繼續借款,這看起來就像一個經典的龐氏騙局,」Kasselman 說。「他們和伯尼麥道夫之間的比較並不遙遠。」 當 Three Arrows Capital 於 7 月 1 日在紐約南區申請第 15 章破產時,我們還看到了一些有趣的内容。即使債權人急於提出索賠,3AC 的創始人已經搶先一步:索賠名單中排在第一位的是 Su Zhu 本人,他在 6 月 26 日提出了 500 萬美元的索賠,以及 Davies 的妻子 Kelly Kaili Chen,她聲稱她借給該基金近 6600 萬美元。不過他們的索賠除了一個數字以外,根本沒甚麼别的證據。「這完全是個笑話,」沃爾什說。雖然内部人士不知道 Chen 參與了公司,但他們認為她一定是代表 Davies 行事;她的名字出現在各種公司實體上,可能是出於稅收原因。據知情人士透露,Su Zhu 的母親和 Davies 的母親也提出了索賠。(Su Zhu 後來告訴彭博社,「你知道,他們會說我在上一段時期潛逃了資金,實際上我把更多的個人資金投入了。」) 據知情人士透露,自從該公司申請破產以來,清算人直到發稿前才與 Su Zhu 和 Davies 取得聯系,至今仍不知道他們在哪裏。他們的律師說,聯合創始人收到了死亡威脅。在 7 月 8 日的一次尷尬的 Zoom 電話會議上,使用 Su Zhu 和 Davies 用戶名的參與者在關閉攝像頭的情況下登錄,即使這對英屬維爾京群島清算人向他們的化身提出了數十個問題,他們也拒絕取消靜音。 監管機構也在仔細研究 Three Arrows Capital。新加坡金融管理局——該國相當於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正在調查 3AC 是否「嚴重違反」了其規定,該機構已經因提供「虛假或誤導性」信息而受到制裁。 7 月 21 日,Su Zhu 和 Davies「從一個秘密地點」接受了彭博社的採訪。這次採訪之所以不同尋常,有幾個原因——Su Zhu 以騎自行車上班、不去夜店、「在新加坡只有兩個家」來抗議關於他自由消費生活方式的頭條新聞——並與合作夥伴將 3AC 的崩潰歸咎於他們未能預見到加密貨幣市場可能會下跌。二者都沒有提到「超級周期」這個詞,但态度卻很明顯。正如 Davies 講到的那樣,「在市場好的時候我們做得非常好。只不過在糟糕的階段中我們輸得最多。」 兩人還告訴彭博社,他們計劃「很快」去迪拜。他們的朋友說他們已經在那裏了。律師說,這片沙漠中的綠洲提供了一個特别的優勢:該國與新加坡或美國沒有引渡條約。 轉載文章連結:https://www.chaincatcher.com/article/2078059本文章挑選自鏈捕手局中人的故事原文標題:《The Crypto Geniuses Who Vaporized a Trillion Dollars》作者:Jen Wieczner, Intelligencer編譯:Amber, Foresight News封面圖片來源:The Generalist 本網站所有非原創(轉載)文章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特別說明:轉載文章會進行二次編輯以符合文章寫作需求,望作者包涵 延伸閱讀: 【新手懶人包】區塊鏈是什麼?一文看懂區塊鏈演化、應用、常見術語 【新手懶人包】元宇宙是甚麼?剖析元宇宙的構成、未來商機和應用 【新手懶人包】 NFT 是什麼?整合 NFT 科普、平台比較、製作方法 【新手懶人包】 GameFi 是甚麼?一文認識 GameFi 原理、運作方式、熱門NFT遊戲
Allen -
每日精選 | FTX 以 14.22 億美元出價成功競拍 Voyager | Cosmos Hub 發布 2.0 白皮書
每日精選 | FTX 以 14.22 億美元出價成功競拍 Voyager | Cosmos Hub 發布 2.0 白皮書
02
深度解析應用鏈的風險與機遇:應用鏈的下一個機會在哪裏?
03
談到 Web3 社交和遊戲的結合
04
向移動設備發展會是 Web3 的突破契機嗎?
05
BlockPulse 新用戶註冊優惠 獎品總計高達 $10,000 USDC
快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