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沉市場中的元宇宙:我們造了一個“虛擬貧民窟”?
作者:陳隻三原文:《元宇宙裡的貧民窟》在探訪元宇宙裡的貧民窟之前,先看看科技巨擎們向我們描繪的理想元宇宙: “在元宇宙,你幾乎可以做任何能想象的事情--與朋友和家人聚在一起、工作、學習、玩耍、購物、創作——以及完全不符合我們如今對電腦或手機的看法的全新體驗。”——Meta CEO 紮克伯格 “我認為元宇宙可能會通過AR技術,來提升計算的沉浸感,並且會開啟各種沉浸式、交互式的多樣化體驗。”——穀歌CEO Sundar Pichai “元宇宙本質上是一個社交場所......我們圍繞著一個共同的願景、一個共同的障礙或一些創造娛樂渠道的東西聚在一起。”——Roblox CEO Craig Donato CEO們在布局,NFT賣出了天價,搜索頁面的前10頁看起來都欣欣向榮。 或許我們還有必要了解一下這個宇宙模型的一些基建,也是普通人更容易參與的部分。 圖片來源:Facebook@Mark Zuckerberg NFT遊戲對沒錢沒技能的普通人來說,是進入“元宇宙”最容易的方式,P2E(Play to Earn)模式讓玩家可以通過做任務來換取加密代幣作為獎勵。 在今年3月份,Finder發布了全球26個國家和地區的NFT遊戲統計報告,以菲律賓為首的東南亞國家,以及非洲的尼日利亞和南非,NFT遊戲玩家比例比歐洲發達國家還高,但他們不是來玩遊戲的,是來打工的。 圖片來源:Finder 40%的Axie Infinity玩家都是菲律賓人,這個遊戲有點像Pokemon Go,玩家需要買三個怪物Axies,做任務獲得的遊戲幣可以兌換成加密貨幣,同時每個Axies都是一個NFT代幣,可以拿去出租或交易,巔峰時期,每天有270萬人在Axie Infinity打怪升級。 Orias原本是一個做章魚燒的廚師,一個月能賺4000比索(約80美元),去年他剛開始玩Axie Infinity的時候,每周能到手29美元,加起來比工資還高。 Orias,圖片來源:TIME@Ezra Acayan Axie Infinity遊戲頁面 Orias這樣的菲律賓窮人大量湧入Axie Infinity,很多人連買三個入門級怪物的錢都拿不出(最便宜的一個37美元),於是又崛起了一批遊戲公會,把怪物租給這些玩家,從玩家的收入裡收30%-50%的回扣。 這類NFT遊戲也叫區塊鏈遊戲,遊戲機製大多枯燥甚至幼稚,隻能用獎勵機製吸引玩家,而吸引來的“玩家”,更像是花錢雇來的NPC。 在這個虛擬世界裡,沒有遊戲體驗可言,科技巨頭許諾的未來感、虛擬娛樂和他們毫不沾邊,貧窮讓大家相遇,忙忙碌碌,隻為加密貨幣的小數點後幾位數。 圖片來源:TIME@Ezra Acayan,出租怪物的人被叫做“經理”,Albert Oasnon就是其中之一,最多的時候手下有20個租客 玩家一多,競爭就激烈,碰到加密貨幣全線暴跌,做任務換到的錢也越來越少,再加上今年三月份,Axie Infinity被黑客入侵盜走了6億美元的加密貨幣,Axie NFT價格縮水99%,曾經隻要每天玩幾個小時手機就能養家糊口,如今有些人連租怪物的錢都無力償還。 Axie Infinity的隕落沒有讓其他NFT遊戲吸取教訓,但吸取了一批窮人NPC。 一部分玩家轉戰Critterz,這是一款搭建在“我的世界”(Minecraft)裡的NFT遊戲,玩家可以買Critterz的NFT作為門票,訪問專屬的Minecraft世界,在裡面耕地、造建築、生產商品來獲得代幣獎勵,最多時一天能掙上100美元。 Critterz NFT=打工人圖鑒 Big Chief在“我的世界”裡建了一個賭場,為了收集建築材料,他雇了一幫菲律賓孩子,每天給他打工8個小時來賺錢。 面對剝削童工的指責,Big Chief還覺得很不服氣,覺得自己明明幫助了這些想賺外快的窮人: “我不能告訴你每個小時收入是多少,但我可以告訴你,菲律賓人掙的錢很少,生活成本也很低。” 直到今年7月,“我的世界”開發商Mojang宣布禁止在遊戲裡玩NFT交易,玩家們再一次下崗。 比他們更慘的,可能隻有礦場裡日夜兼工的顯卡了 雖然沒有人關心這些打工人的死活,但這種雇傭模式也帶來了一些啟發。 Wolves DAO成員 Mikhai Kossar建議發展中國家的玩家可以在富裕玩家的世界中扮演 NPC: “隻是在世界上居住——也許做一份隨機的工作,或者隻是來回走動、釣魚、講故事、當店主,一切皆有可能。” 這劇情怎麼莫名熟悉? 不想在元宇宙裡打工的人,可以創作並出售NFT作品,元宇宙裡的藝術家,你們掙到錢了嗎? CryptoArt.io隻收錄了身價最高的一萬名NFT藝術家,第一名是Pak,一個已經在數字藝術領域活躍了二十多年的數字藝術家,把自己的NFT送進蘇富比拍賣,他的團隊可以在2年的時間創作並賣掉18萬幅NFT作品,賺了3.9億美元。 而排在第10000名的chrisparks賣了8幅NFT,價值2084美元。 圖片來源:CryptoArt.io 圖片來源:YouTube@Gamertag VR NonFungible顯示最近7天內,NFT作品的平均售價是461美元,同時,售價最高的一幅NFT賣了49萬美元,這樣攤出來的平均價格,跟平均工資水平一樣沒什麼參考意義。 藝術家Kimberly Parker曾經在NFT交易網站OpenSea上,收集了一個星期的NFT銷售記錄,數據表明有一半的NFT作品售價不超過200美元。 你在新聞裡看到的動輒上千萬美元的NFT作品,隻是統計圖裡最細的一線生機,而這統計的還是那些能賣出去的NFT。 圖片來源:Kimberly Parker 至於那些沒有賣出作品的NFT藝術家,雖然還沒有掙到錢,但他們豐富了NFT交易市場,是一串串漂亮數據背後的無名英雄,以另一種NPC的形式,活躍於元宇宙中。 NVIDA的CEO Jensen Huang曾經這樣描述他眼裡的元宇宙:“很多人是這樣想的——當你說‘虛擬世界’的時候,他們想象著戴上VR頭盔,但顯然不僅僅是這樣。我最喜歡的享受虛擬世界的方式之一是一大堆的機器人在虛擬世界中工作,並與物理世界中的其他機器人進行交流。物理世界和虛擬世界可以通過很多不同的方式連接,不一定隻有人類,可以是機器對機器。” 目前看來他才是真正的預言家,這些元宇宙裡的NPC,和機器又有什麼區別。 “加入元宇宙吧,你也可以在虛擬世界裡過上我的現實生活。” 或許又如一位reddit網友所困惑的:“web2.0的時候,我們追求資訊共享、跨越地域和種族的交流,web3.0的時候,我們發行貨幣,模擬娛樂,複製一個消費至死的地球,你們管這堆虛擬世界的玩具叫元宇宙?” 這是我們邁向未來必經的陣痛,還是某條岔路上竭澤而漁的巔峰?   圖片及資料來源 《A Crypto Game Promised to Lift Filipinos Out of Poverty. Here's What Happened Instead》by ANDREW R. CHOW and CHAD DE GUZMAN / MANILA,TIME 《Most artists are not making money off NFTs and here are some graphs to prove it》by Kimberly Parker 《NFT expert imagines a hopeful future where poor people serve as 'real-life NPCs' in games》by Andy Chalk,PCGAMER 《Can an NFT Game Throw a Lifeline to Asia’s Poor?》by George Russell,AFP 《NFT Game Consultant Says Poor People Could Be NPCs》byKate Irwin,Decrypt 《Embracing the metaverse: Roblox’s ambitious vision for building online worlds》by Janko Roettgers Finder NonFungible CryptoArt.io
PA薦讀 -
A&T View:NFT借貸協議的現存問題和解決方案
基於Peer-to-Pool模式和Peer-to-Peer模式的前車之鑒,可以設想一種兼顧兩者優點的Peer-to-Orderbook模式。 一、摘要 TL; DR: 以NFT形式封裝的資產是上一輪牛市的一大爆發點之一,但除現貨交易外,其他NFT-Fi相關項目發展則有些滞後,尤其是在借貸市場方面。而反觀DeFi Summer時,DEX與Lending Protocol的興起幾乎是同步的。 從絕對水平看,NFT借貸總金額不高更多是因為NFT仍是長尾資產;從相對水平看,NFT借貸滲透率較低並不是市場中缺乏供求關系,更多是缺少適應NFT特點的、能夠高效匹配供求雙方的借貸協議。 借貸協議主要解決三個問題:一是高效地匹配、撮合資金供求雙方;二是安全地保管抵押品;三是借款人違約時按約定處置抵押品。現有的Peer-to-Pool模式和Peer-to-Peer模式沒能解決好第一個問題,它們的撮合效率都不高,要麼隱性資金成本高,要麼時間成本高。 Peer-to-Pool模式的優點在於時間成本低,能夠實現「Instant Borrowing」,缺點在於隱性資金成本高且依賴預言機報價。Peer-to-Peer模式的優點在於隱性資金成本低且無需預言機報價,缺點在於時間成本高。 基於Peer-to-Pool模式和Peer-to-Peer模式的前車之鑒,可以設想一種兼顧兩者優點的Peer-to-Orderbook模式。例如,可以將抵押品、可貸金額上限和期限相同,但利率不同的訂單集中到一個訂單簿上,讓借貸雙方在不同利率水平上競價並進行撮合,從而降低隱性資金成本和時間成本,實現更高匹配效率。   二、正文 以NFT形式封裝的資產是上一輪牛市的一大爆發點之一,NFT總市值在2021年初僅不到七千萬美元,而到2021年8月已暴漲至427億美元,即使是在市場轉熊的2022下半年,也基本保持在210億美元以上。NFT現貨交易的火熱催生出了Opensea這樣估值超百億美元的獨角獸,但除現貨交易外,其他NFT-Fi相關項目發展則有些滞後,尤其是在借貸市場方面。而反觀DeFi Summer時,DEX與Lending Protocol的興起幾乎是同步的。 Marketcap and Trading Volume of NFT (source: nftgo.io) 那麼,NFT借貸不活躍、滲透率較低的原因究竟是甚麼? 從絕對水平看,NFT借貸總金額不高更多是因為NFT仍是長尾資產,對於單獨的Collection,總市值和交易量不高、即時流動性深度不足; 從相對水平看,NFT借貸滲透率較低並不是市場中缺乏供求關系,更多是缺少適應NFT特點的、能夠高效匹配供求雙方的借貸協議。 相較於FT,NFT仍是長尾資產的事實是顯而易見的。即使是最頭部的項目,如BAYC,其總市值仍在100萬枚ETH附近波動,僅有不到15億美元,甚至比Ape coin的FDV還要低不少。 這一事實短期內我們無力改變,但作為Web3投資人,我們看到了NFT的潛力,在下一輪牛市中,大概率會有更多類型的資產採用NFT的形式封裝,NFT總市值很可能還會有十倍乃至百倍的漲幅。所以,站在現在的時點上,可以挖掘匹配效率與資金利用效率更高的借貸協議,這樣的項目將更有潛力在下一輪NFT牛市中爆發。 在評估現有NFT借貸協議的模式前,不妨先梳理一下抵押借貸的本質與借貸協議發揮的作用。 抵押借貸的具體流程是,借款人提供一攬子資產作為抵押品,與貸款人就可貸金額上限、利率、期限和清算條件與方式等關鍵參數達成共識後,再從貸款人處獲得流動資金,並按約定償付本息。借貸關系存續期間,如果借款人違約或觸發了清算條件,那麼抵押品將按照約定的方式被清算。 在上述過程中,借貸協議發揮的作用可以從三個角度/階段考慮: 1.借貸關系發生前,協議需要高效地匹配資金供求雙方,即撮合能夠對抵押品、可貸金額上限、利率、期限和清算條件與方式等關鍵參數達成共識的借款人和貸款人,幫助雙方建立借貸關系。 2.借貸關系存續期間,協議需要安全地保管抵押品。 3.借貸關系存續期間,如果借款人違約,協議需要按照約定處置抵押品。 明確了抵押借貸的本質與借貸協議提供的核心價值,我們可以開始評估現有模式的優劣。   1. Peer-to-Pool模式: 優點:能夠實現「Instant Borrowing」,匹配的時間成本低 缺點:隱性資金成本高(資金利用率不高,且借貸利率存在較大利差)、依賴預言機報價  Peer-to-Pool模式 這一模式本質是對AAVE的模仿,盡管AAVE模式在FT市場取得了成功,但它並不是沒有缺點。AAVE模式的缺點主要有三,一是資金利用率不高,二是借貸利率存在較大利差,三是依賴預言機報價來判斷是否達到觸發清算的條件。 由於利率曲線的設置,貸款人存入的資金基本不會被全部借出,實際的資金利用率往往低於50%,而這一問題又進一步導致了借貸利率存在較大利差,因為借款人支付的利息需要分給所有的貸款人。這大大地增加了匹配借貸雙方的隱性資金成本。例如,本來貸款人願意為市場提供100,000枚ETH的流動性,但借款人實際只願意借出50,000枚(再多將無法承受高利率);本來借款人願意支付36%的年利率,但貸款人平均只能收到12%。  BendDAO目前的利率曲線 在匹配資金供求雙方時,協議代替貸款人做了決策,貸款人並不能決定哪些是被貸出資金的抵押品,也無法控制貸款的利率和期限。於是乎,為了控制系統的風險、保障貸款人利益,Peer-to-Pool模式需要引入外部預言機報價,實時確保抵押品能夠償付貸出資金。 然而,由於為NFT評估公允價格仍是一大難題,依賴預言機報價的缺點在NFT借貸中被放大了。例如,對於不成熟的外部預言機的依賴可能導致協議錯誤地估計市場中的流動性,為後續清算環節埋下流動性風險的隱患。 綜合而言,目前的Peer-to-Pool模式並不高效,借貸雙方隱含支付的匹配成本較高,且存在依賴預言機的風險,並不是理想的模式。   2. Peer-to-Peer模式: 優點:無需預言機、資金成本較低(資金利用率高、借貸利差小) 缺點:匹配的時間成本較高、成為貸款人的門檻高  Peer-to-Peer模式 本質上來說,造成Peer-to-Pool模式種種缺陷的原因在於,在匹配資金供求雙方時,協議代替貸款人做了決策。那麼,如果將決定合同中關鍵參數的權利交還給貸款人,這些問題是否就迎刃而解了呢? 的確如此,在以NFTf為代表的Peer-to-Peer模式中,由於接受哪個NFT作為抵押品、借貸金額的上限、期限、利率和清算條件與方式等關鍵參數都是由借款人與貸款人雙方共識過的,所以貸款人提供多少資金,借款人就能借出多少資金;借款人支付多高利率,貸款人就能得到多高利率。並且,只要借款人能夠在到期日前償付本息,就不會觸發清算,也就不需要依賴預言機。 盡管以NFTfi為代表的Peer-to-Peer模式解決了Peer-to-Pool模式的問題,但這種解決方法也是有所犧牲的,同樣不是完美的方案。 Peer-to-Peer模式的缺點在於,匹配過程的時間較長,借貸雙方達成共識往往需要來回好幾輪的報價;並且,由於目前尚未支持一個借款人向多個貸款人借款(Peer-to-multiPeer),阻擋了資金體量較小的潛在貸款人進入市場。   3. Peer-to-Orderbook模式: 基於Peer-to-Pool模式和Peer-to-Peer模式的前車之鑒,可以設想一種兼顧兩者優點的Peer-to-Orderbook模式。 其實在Peer-to-Peer模式中,已經用到了標準化的借貸訂單: 如果將這些分散的訂單集中到一個公開的訂單簿上,就能夠在保留Peer-to-Peer模式優點的前提下,降低匹配的時間成本。因為,在借貸前,雙方是在一個Pool(Orderbook)裏尋找對手方,有Peer-to-Pool模式的優點;借貸後,實際的借貸關系是精準的、點對點的,也就有Peer-to-Peer模式的優點。例如,可以將抵押品、可貸金額上限和期限相同,但利率不同的訂單集中到一個訂單簿上,讓多個貸款人在不同利率水平上提供流動性,借款人則能夠隨時從訂單簿上提取他們願意接受的資金,實現所謂的「Instant Borrowing」。   轉載連結:https://www.chaincatcher.com/article/2081023   本文章挑選自鏈捕手 借貸市場動態與研究   本網站所有非原創(轉載)文章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特別說明:轉載文章會進行二次編輯以符合文章寫作需求,望作者包涵     延伸閱讀:  【新手懶人包】區塊鏈是甚麼? 一文看懂區塊鏈演化、應用、常見術語  【新手懶人包】元宇宙是甚麼? 剖析元宇宙的構成、未來商機和應用  【新手懶人包】 NFT 是甚麼? 整合 NFT 科普、平台比較、製作方法  【新手懶人包】 GameFi 是甚麼? 一文認識 GameFi 原理、運作方式、熱門NFT遊戲
Allen -
當下以太坊上最活躍 NFT 交易市場盤點
自21年NFT Summer開始,NFT市場經歷了一波瘋狂的牛市,直到今年5月,隨着加密市場的整體走熊,NFT領域也步入了自爆發以來的第一個熊市。雖然交易規模大幅縮減,但NFT市場依舊新聞不斷,各家融資消息層出不窮,傳統領域對於NFT的關注度不降反增。 作為NFT領域最關鍵的交易市場賽道,可謂老牌龍頭馬不停蹄,新入局者來勢洶洶。今天我們就來盤點一下,當前以太坊上最活躍的那些NFT交易市場。   總覽 根據DappRadar最近30天以太坊NFT交易市場的數據顯示,無論是成交量還是用戶數,Opensea均保持着其主導地位。最值得注意的是,近段時間開始發力的Element Market,近30天活躍用戶量實現了110%的增長,跻身到了以太坊NFT交易市場的第二梯隊之中。而藝術類NFT交易市場Foundation,在去年的大爆發後逐漸歸於平淡。最近因版稅風波而被諸多合集屏蔽的X2Y2,同時被社區質疑經濟模型的合理性。而LooksRare作為曾經的Opensea挑戰者之一,在最近的幾輪競爭中敗下陣來,用戶量持續減少。Gem作為交易聚合器,其本身並不提供市場,故不算在本次討論之列。 原文連結 一、Opensea 提起NFT交易市場,人們最先想起的自然是Opensea,這家17年底誕生的NFT交易市場,在堅持了4年耕耘之後,隨着NFT的快速發展也迎來了自己的爆發。在2022年1月交易額突破150億,在5月份達到300億,4個月時間總交易額便翻了一番。同時又在4月份收購了強勢增長中的聚合器Gem。 就在最近,Opensea的總交易額突破了400億美元大關,按照2.5%交易手續費來算,Opensea的手續費收益已超過10億美元,無疑是NFT領域最賺錢的公司。(作為參考,5月份Yuga Labs的Otherdeed總銷售額約為3億美元) SeaDrop Opensea在9月份推出了自家的Launchpad產品──SeaDrop,NFT項目可以直接在SeaDrop上進行啓動和鑄造,創作者無需額外進行合約部署,降低發行難度。但從數據表現來看,SeaDrop已進行的兩個NFT項目的發售,omgkirby x Channel Tres以及Cloudmachine,目前均為破發狀態,其中omgkirby x CT地板價已經腰斬。Opensea的Launchpad之路仍然任重道遠。 二、Element Market Element Market由金山三傑之一的王峰於2021年4月創立,是一家多鏈聚合交易市場,已完成由紅杉、SIG、Dragonfly Capital等多家資本領投的1150萬美元融資。隨着今年8月份Element 2.0的發布,和元素風暴活動的開啓,Element的交易量快速攀升,目前交易總額已突破1億4千萬美元,近30天活躍用戶數達到了17.41k。 與其他交易市場不同的是,Element不僅支持自家市場的上架/購買,還集成了交易聚合器的功能,可同時在多個交易市場完成NFT的上架和購買。Element 2.0選擇以開放的態度加入到NFT交易市場間的競爭之中,多市場的支持更快速的養成用戶使用習慣,同時降低新用戶的選擇門檻。 自有交易協議ElementEx、聚合協議ElementSwap 對於一家想要長遠發展的NFT交易平台來說,協議是未來最核心的護城河。Element採用自有交易協議、聚合協議,與Opensea的Seaport相似,同樣通過更底層的彙編語言優化transfer效率,從而在交易時實現了更低的Gas,經用戶實測,ElementEx比OpenSea 的SeaPort合約低約39%的Gas交互,在批量購買時的Gas節省會更加明顯。 優化合約降低Gas是一件非常費時費力的事情,這也是Opensea在運營5年後才發布Seaport的原因之一,Element能夠在1年時間裏便推出同等級的協議,也體現出了在技術層面的投入。 OG空投、元素風暴活動 Element於8月14日對平台地址進行了快照,並於近日公布了具體空投數量,與Looksrare、X2Y2剛推出時針對Opensea的吸血鬼攻擊不同的是,Element將超過80%的空投權重分配給了平台的自身交易用戶,體現出了其對自身用戶粘性的培養和注重。 9月5日-11月5日,Element開啓元素風暴活動,活動包含了邀請獎勵、掛單獎勵、交易獎勵、Gas補貼等一系列的獎勵行為,同時還包括白名單空投,Lucky Draw,簽到獎勵等趣味活動。此外,Element開啓了全球首家web3社區邀請返傭系統:Element KOL征集計劃,通過申請方式獲得個人專屬邀請鏈接,同時,好友還可享受10次Gas補貼。 產品叠代日更 自7月份以來,Element以日更的頻率進行着產品叠代,這在整個Web3領域都是絕無僅有的。同時Element對社區的反饋非常迅速,第一時間根據用戶需求對產品進行更新。 以近期火熱的域名賽道為例,Element根據社區反饋,增加了最全面的域名類型篩選功能,並針對域名的寬字符/特殊字符進行特殊標注,防止用戶被釣魚。也正因如此,目前.bit域名NFT在Element自有協議的掛單量已超過了OpenSea,佔據二級市場交易份額的80%。 三、X2Y2 X2Y2成立於2022年2月份,由匿名團隊組建,已知創辦人為華人。上線時通過代幣空投的方式向Opensea發起吸血鬼攻擊,同時推出掛單獎勵,結合低手續費的形式吸引到了第一批用戶。由於多數項目方並未在X2Y2設置版稅的優勢,佔領了一部分市場份額。 X2Y2於5月份推出交易挖礦,導致長期存在大量的刷量交易,一度出現日交易額超越了Opensea的情景,根據Dune Analytics數據顯示,X2Y2交易數據在粗略清洗前後所佔市場份額的變化(右側為清洗後,僅過濾了左右相互倒手的交易),真實交易額只有總交易額的10%左右,而其中Gem聚合器提供了大部分的交易額。 自定義版稅風波 8月26日X2Y2宣布推出「自定義版稅」功能,買家可自主選擇是否支付版稅給NFT項目方。消息一經宣布,便引發了一場針對NFT版稅的爭論。目前已經有多個項目方針對X2Y2的行為做出了應對措施。 Yogapetz創世合集Keungz Genesis目前已從合約中限制對X2Y2合約的授權,該合集無法在X2Y2中上架;近期大熱的藝術類項目QQL Mint Pass則是在合約裏轉移NFT方法中,將X2Y2合約加入了黑名單,可以上架但無法實現交易。   總結 隨着NFT市場第一個熊市的到來,Opensea依然佔據着NFT交易市場的龍頭地位,並暫時無可動搖,而在牛市中嶄露頭角的交易市場,隨着牛熊的轉換,已經有幾家逐漸淡出了人們的視野。因被Uniswap集成並公布發幣預期而短時間蹿紅的NFT AMM協議sudoswap,隨着代幣分配的公布又歸於平靜。能夠在熊市中依然保持活躍,並潛心build的NFT交易市場,如Element,相信會在下一個NFT牛市到來之時,綻放出耀眼的光彩。   轉載連結:https://www.chaincatcher.com/article/2080671 本文章挑選自鏈捕手 NFT動態與研究   本網站所有非原創(轉載)文章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特別說明:轉載文章會進行二次編輯以符合文章寫作需求,望作者包涵   延伸閱讀: 【新手懶人包】區塊鏈是甚麼?一文看懂區塊鏈演化、應用、常見術語 【新手懶人包】元宇宙是甚麼?剖析元宇宙的構成、未來商機和應用 【新手懶人包】 NFT 是甚麼?整合 NFT 科普、平台比較、製作方法 【新手懶人包】 GameFi 是甚麼?一文認識 GameFi 原理、運作方式、熱門NFT遊戲
BlockPulse -
每日精選 | 以太坊主網合併升級完成 | OpenSea 宣布下週推出 NFT 稀有度開放標準 OpenRarity
韓國檢方要求強制注銷 Do Kwon 等人的護照;OpenSea 宣布下周推出 NFT 稀有度開放標準。 精選新聞 1. 以太坊主網達到預定高度,合併升級正式完成 歐科雲鏈 OKLink 數據顯示,以太坊區塊高度已達到預定合併高度15537393,以太坊合併正式完成。合併代表了以太坊的現有執行層(即當前的主網)與其新的權益證明共識層信標鏈的結合,標志着以太坊工作量證明機制的結束。(原文連結) 2.加密做市商 Portofino Technologies 完成 5000 萬美元融資,Valar Ventures 等參投 據 The Block 報道,前 Citadel 證券高管 Leonard Lancia 和 Alex Casimo 創立的加密做市商 Portofino Technologies 完成 5000 萬美元融資,Valar Ventures、Global Founders Capital 和 Coatue 參投。 據悉,Portofino Technologies 創立於 2021 年 4 月,正在開發數字資產高頻交易技術,並已經在 CEX、DEX 以及場外交易中完成了數十億美元交易。據報道,該公司可能會與 Wintermute、B2C2 和 Jump Trading 等其他加密貨幣做市商競爭。(The Block) 3. 證券代幣化基礎設施公司 Ownera 完成 2000 萬美元 A 輪融資,摩根大通等參投 據 CoinDesk 報道,證券代幣化基礎設施公司 Ownera 完成 2000 萬美元 A 輪融資,摩根大通、LRC Group、Draper Goren Holm、tokentus Investment AG、Accomplice Blockchain、Polymorphic Capital、The Ropart Group、Archax 等參投。 據悉,Ownera 基於開源協議 FINP2 P 開發,支持任何公鏈或私鏈以及傳統分類賬上任何類型的證券代幣化引擎。客戶可以訪問統一的數字證券錢包,允許用戶對代幣化資產進行投資、交易和借貸。(原文連結) 4. 韓國檢方要求外交部強制注銷 Terra 創辦人 Do Kwon 等 5 人的護照 據 News1 報道,韓國首爾南地方檢察廳今日要求外交部對 Terra 創辦人 Do Kwon 等 5 人進行行政制裁,強制注銷他們護照。據悉,根據該國護照法,在已發出逮捕令的人中,可以拒絕簽發或補發護照,或者可以向在國外的人發出歸還護照的命令。 鏈捕手此前報道,9 月 14 日,韓國法院已對現位於新加坡的 Terraform Labs 聯合創辦人 Do Kwon 及核心成員發出逮捕令,針對其的主要指控是違反《資本市場法》。(News1) 5. OpenSea 宣布下周推出 NFT 稀有度開放標準 OpenRarity OpenSea 在推特上宣布已與 Curio、icy.tools、PROOF 達成合作,以共同開發 NFT 稀有度的開放標準OpenRarity,OpenSea 表示目前市面上的稀有度排名是由封閉源代碼產生,不公開透明,且工具提供商經常為稀有程度排名收費,不能為較小的預算項目提供公平競爭環境。 而 OpenRarity 旨在提供一個透明的、數學上合理的稀有度計算,讓該計算完全開源,保證公平與透明,開發者可以通過 API 訪問 OpenRarity 分數和排名。據悉,OpenRarity 將於下周在 OpenSea 上推出。(原文連結) 6. 美國破產法官任命中立第三方審查 Celsius 的財務狀況 美國紐約南區的一名破產法官批準了一項命令,任命一個中立的第三方來審查陷入困境的加密借貸平台 Celsius 的財務狀況。來自司法部的律師、證券監管機構以及尋求彌補損失的債權人和消費者代表推動了這一進程,Celsius 本身並不反對這一步驟。(The Block) 精選文章 1.《警惕利用「以太坊合併」的 3 種騙局》 北京時間 9 月 15 日 14 時 43 分,以太坊完成主網和信標鏈的合併。在合併即將到來前,去中心化安全網絡市場PolySwarm創辦人Steve Bassi 對媒體表示,詐騙者可能會利用以太坊合併這一市場熱點,針對新手加密用戶發起新的騙局,這些騙局包括假 ETH2.0代幣置換、欺詐性的ETH質押礦池、假空投等形式。 2.《Bankless:如何成為 ETHPoW 分叉中的赢家?》當合併倒計時為零時,大多數以太坊生態系統將轉向新的權益證明鏈,少數不滿的以太坊礦工宣布了合併分叉計劃,並維護以太坊的工作量證明版本(ETHPOW)。如果發生這種情況,你可能擁有舊以太坊鏈的 ghost town(鬼城)副本版本上每個現有數字代幣的複制品。其中一些代幣可能有價值,但大多數不會。本文提供了一份方便的檢查清單,說明了需要注意甚麼。 原文連結:https://www.chaincatcher.com/article/2079608本文章挑選自鏈捕手鏈捕手精選 本網站所有非原創(轉載)文章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特別說明:轉載文章會進行二次編輯以符合文章寫作需求,望作者包涵 延伸閱讀: 【新手懶人包】區塊鏈是甚麼?一文看懂區塊鏈演化、應用、常見術語 【新手懶人包】元宇宙是甚麼?剖析元宇宙的構成、未來商機和應用 【新手懶人包】 NFT 是甚麼?整合 NFT 科普、平台比較、製作方法 【新手懶人包】 GameFi 是甚麼?一文認識 GameFi 原理、運作方式、熱門NFT遊戲
Allen -
DigiDaigaku 開發商拿下巨額融資 「Free to Own 」模式可行嗎?
市場從來不缺新故事。Limit Break 能不能為低迷的市場開辟新一輪創新和增長,需要打下一個大大的問號。 區塊鏈遊戲公司 Limit Break 近日宣布完成 2 億美元融資,成為近幾個月單筆融資金額最高的加密項目,而本輪融資背後投資方陣容也十分矚目,領投方是 Paradigm、Josh Buckley 和 Standard Crypto ,參投方有 FTX、Coinbase、Positive Sum、Shervinator 和 Anthos Capital 等。 融資消息官宣後,Limit Break 於 8月 10 日剛發售的 NFT系列 DigiDaigaku ,在 OpenSea 上 24h 之內的交易量曾位居第一,地闆價高峰期一度漲至 18 ETH 左右。而DigiDaigaku 還是以 Stealth Drop ( 隱形發射 ) + Free Mint 的形式發售。 從 Free Mint 到 18 ETH 的地闆價,DigiDaigaku 在熊市之下完成了超乎想象的逆勢增長。 但無論是 DigiDaigaku 還是 Limit Break ,在此次融資官宣前卻鮮有發聲。這家被頂級投資方組團重金押注的Limit Break 帶來了哪些創新看點?團隊又是甚麼來頭? 「Free to Own」,一種創新模式? Limit Break 提出的新理念 「Free to Own」(免費擁有)模式,是目前最吸睛、同時也是最受質疑的一個討論部分。 Limit Breack 創始人&CEO Gabriel Leydon 自稱 「Free to Own」 是革掉 「Play to Earn」 的新玩法,但究竟甚麼 「Free to Own」? 我們來看 Gabriel Leydon 在採訪中的解釋:相比與鏈遊中需要預先購買 NFT,「Free to Own」 模式下,NFT 是免費贈送給初始玩家,而創世的 NFT 資產可以成為「未來資產的工廠」,持有者可以通過這款 NFT 獲得未來更多的 NFT。 那這麼做的背後邏輯是甚麼?Gabriel Leydon 認為這種做法將避免公司先銷售 NFT,然後無法交付遊戲的欺詐行為。相反,通過贈送 NFT可以將粉絲變成即將到來的遊戲最佳擁護者,讓粉絲們以病毒式的方式宣傳遊戲。「由於玩家從零開始,而不是從赤字開始,所以沒有那麼有動力立即賺錢,從而有更長時間的花在遊戲上。」 Gabriel Leydon 認為「Free to Own」模式將淘汰免費遊戲和 NFT 預售模式,並表示「Free to Own」的簡單性是公司能融到如此多資金的原因之一。 如果免費發售,那開發商該如何賺錢呢?Gabriel Leydon 的意思是,團隊為自己保留了一定比例的NFT,可以以市場價出售給新玩家。值得一提的是,其實開發商的利潤其實還有高達 10% 的版稅。 但目前通篇看下來只留下一個疑問:「 Free to Own 」 和 「 Free Mint 」 模式有啥區別? DigiDaigaku 目前只是以 Stealth Drop( 隱形發射 )+ Free Mint 的形式發售,對於下一步的計劃,Gabriel Leydon 稱因為不希望有別人模仿,暫時不對外公布。 僅就 Gabriel Leydon 的採訪和其它公開資料中都很難看到兩者有所不同,「Free to Own」 似乎「Free Mint」 的另一種高級說法,難免有新瓶裝舊酒之嫌。 而提到的 NFT 背後的遊戲目前還沒發布,同時也查不到任何遊戲的動態,Gabriel Leydon 只透露背後是一支有豐富 MMO 遊戲經驗的團隊。 這麼來看,DigiDaigaku 目前和曾爆紅且迅速隕落的 Piece Of Shit 項目似乎別無二致。以free Mint 迅速吸引一批用戶形成共識,炒高價格,並通過一些玩法設計意圖從後入玩家中賺取收入。Piece Of Shit 也號稱要推出遊戲,但目前遊戲還沒推出,Piece Of Shit 地闆價已跌到0.06ETH,近乎歸零。 但 Limit Break 目前還在早期階段,盡管所謂的創新理念 「Free to Own」 含糊不清,項目本身似乎也沒有太多實際亮點。但在熊市下,且能拿到 Paradigm、FTX 等等知名投資方的2億美元融資,Limit Break 接下來的動作還是值得期待。 本輪領投方 Standard Crypto 投資人Alok Vasudev 提到,「我們花了很多時間在加密遊戲上,尋找最好的想法和團隊……不僅圍繞遊戲,還有商業模式,而這部分幾乎沒人能比得上 Gabriel Leydon、Halbert 和 Limit Break 。」 不難感受到,繼 「 Play to Earn 」 模式之後,資本或者市場迫切需要一個新的模式出現,而 Limit Break 提出的 「 Free to Own 」 似乎能帶來一絲希望。 Alok Vasudev 還補充了對這種模式的期待,大致意思是當年 Limit Break 創始團隊成員創造性的推出了免費遊戲模式並取得了成功,對於遊戲模式很有創造力,同時他們是心理學和社會學出身,對於如何吸引玩家參與有着深刻的見解。 顯而易見,Limit Break 創始團隊為此次融資帶來了極強背書,那 Limit Break 的創始團隊到底甚麼來頭? 自帶 Web2 遊戲巨頭光環 先簡單概括一下,Limit Break 由 Gabriel Leydon 與 Halbert Nakagawa 於 2021 年 8 月創辦,創辦 Limit Break前,兩位合夥人創辦過曾輝煌一時的手遊公司 Machine Zone,這家公司曾發布了《Game of War》和《Mobile Strike》兩免費 MMO 策略手遊,據維基百科稱,曾跻身當年十大最賣座手遊之列,為公司帶了幾十億美金的收入。 近日 Limit Breack 創始人&CEO Gabriel Leydon 接受了矽谷科技網站 venturebeat 的採訪,從本次採訪來看仔細梳理來看,他的創業經歷可分為重要的兩段:一是2009年左右入局手遊;二是 2018 年左右涉足加密。 Gabriel Leydon 在創業前,是一位資深的遊戲設計師。2008年左右,Gabriel Leydon 與 Halbert Nakagawa 和 Mike Sherrill 共同創立了社交應用程序 Addmired。2009年iPhone流行,Addmired 團隊看到移動端遊戲的市場機遇後,迅速轉型為手機遊戲公司,並改名為 Machine Zone。 而 2010 年前後,Gabriel Leydon 帶領團隊連續開發了幾款免費 MMO 策略手遊《Game of War》、《Mobile Strike 》和 《Final Fantasy》等獲得了成功。根據 Sensor Tower 的數據,從 2014 年到 2018 年,這些遊戲創造了超過 45 億美元的收入,憑借着這些遊戲的成功,2016年,市場給 Machine Zone 在一輪融資中估值高達 50 億美元。 Machine Zone 這段較為成功的手遊公司創業經歷,為 Gabriel Leydon 此次成立新的區塊鏈遊戲公司帶來了極強的背書。 本輪領投方之一的 Josh Buckley 這樣評價 Gabriel Leydon,「 Gabe 是世界上最好的遊戲設計師和營銷人員之一。他和 Halbert Nakagawa 為塑造手機遊戲產業做出了貢獻,開創了新的設計和營銷技術,影響了整整一代的開發者,現在有超過 25 億的手機遊戲玩家。」 總結來看,除了善於挖掘市場新信號外,Machine Zone核心團隊另一特點是,市場營銷上非常敢投入甚至激進。維基百科上的資料顯示,2016年2月,Machine Zone 在電視廣告上的支出估計是其他任何一家移動遊戲公司的三倍,其中包括在超級碗 50 大賽上播放了 3265 次以阿諾·施瓦辛格為主題的 Mobile Strike 廣告,支出估計為 1070 萬美元。 那 Gabriel Leydon 又是怎麼進入加密的呢?2018年左右 Gabriel Leydon 在Machine Zone 孵化了獨立運作的區塊鏈數據平台 Satori,但venturebeat採訪稿中提到,正可能因為該項業務以及在Machine Zone 業務發展重點上與董事會發生了分歧,Gabriel Leydon 選擇辭職離開了 Machine Zone。 但這一點上目前還存疑,關於Gabriel Leydon 脫離 Machine Zone 最早其實可以追溯到2015年,維基百科引用的一篇往期新聞稿中稱,Gabriel Leydon 其實早在 2015 年即不再擔任 Machine Zone CEO,2018 年被董事會接管業務後只負責 Satori 這個項目。 在 Gabriel Leydon 出走後的 2020 年,維基百科上顯示,Machine Zone 的最終結局是被 AppLovin 以 5億美元左右價格收購。(真實收購價格難以確定,在近日的 venturebeat 採訪中,作者先後提到兩次關於此次收購價格分別為 3 億美金和 6 億美金,前後矛盾) 但 Satori 似乎也沒有和 Machine Zone 一樣取得成功,這一項目後續發展沒有很多信息可以參考。從他的推特上來看,Gabriel Leydon 2021年開始在區塊鏈領域進行了個人投資,投資了兩款區塊鏈遊戲 Parallel 和 Branch,而 crunchbase 數據顯示,截止目前,他一共投資了 Pogo、Yield Guild Games 等4家公司。 於此同時,Gabriel Leydon 也在 Axie 和 NFT 的市場火熱中看到了新的機會。Gabriel Leydon 在採訪提到,Axie Infinity 「Play to Earn」 模式爆紅之時,他看到了該模式經濟模型不可持續的缺陷。 在有遊戲創業經驗和區塊鏈研究背景下,Gabriel Leydon 決定再次下場做區塊鏈遊戲,於 2021年 8 月和一同創辦過 Machine Zone 的聯創 Halbert Nakagawa 創辦了區塊鏈公司 Limit Break,並帶來了前文提到的 「Free to Own」 新理念。 Limit Break 團隊現在已經有 50 多人,其中約 80% 是前 Machine Zone 員工。一直一起創業的 Halbert Nakagawa 依然延續 CTO 身份負責技術,而首席創意官 Thomas 也是曾在 Machine Zone 任職創意設計,是當時爆款遊戲《Game of War》的主策之一。從投資方發言來看,有着連續創業經驗且已經磨合驗證過的團隊,確實是投資方重金下注的原因之一。 目前作為一個早期項目,Limit Break 已自帶了多個吸睛標簽,2億融資、豪華投資方、Web2 遊戲成功創業經驗、NFT 逆勢暴漲、「Free to Own」 創新理念……,但市場從來不缺新故事。講完故事過後,Limit Break 能不能為低迷的市場開辟新一輪創新和增長,需要打下一個大大的問號。 轉載文章連結https://www.chaincatcher.com/article/2078821本文章挑選自鏈捕手項目介紹與分析作者:flowie、鏈捕手 本網站所有非原創(轉載)文章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特別說明:轉載文章會進行二次編輯以符合文章寫作需求,望作者包涵 延伸閱讀: 【新手懶人包】區塊鏈是甚麼?一文看懂區塊鏈演化、應用、常見術語 【新手懶人包】元宇宙是甚麼?剖析元宇宙的構成、未來商機和應用 【新手懶人包】 NFT 是甚麼?整合 NFT 科普、平台比較、製作方法 【新手懶人包】 GameFi 是甚麼?一文認識 GameFi 原理、運作方式、熱門NFT遊戲
BlockPulse -
千萬級融資背後: Web3 社交應用新動向
一覽去中心化社交風潮的來龍去脈和熱門應用。 7月至 8 月間,在加密市場的起起落落中,DeFi 應用歸於沉寂,NFT 項目地闆價接連跳水,公鏈賽道冷冷清清。如此境遇下,兩起千萬級別的融資來自去中心化社交賽道。 8 月 11 日,去中心化通訊協議 Satellite IM 完成 1050 萬美元的種子輪融資,由 Multicoin 和 Framework Ventures 領投,Solana Ventures、Hashed 等機構參投。7 月 13 日,去中心化社交底層網絡 Farcaster 完成 3000 萬美元融資,由知名加密風投機構 a16z 領投,Standard Crypto、Coinbase Ventures 等參投。 Satellite IM 和 Farcaster 目前均沒有推出可使用的應用,融資時協議尚停留在開發階段。Satellite IM 將在秋季後續推出名為 UpLink 的移動原生應用程序,而 Farcaster 官方推特僅僅流出幾張產品使用截圖,用戶還沒有見到產品全貌。 為何這兩個項目在產品未露面前就獲得了頂級資本的支持? 很長一段時間裏,去中心化社交產品都在圍繞 NFT 資產打轉,比如借 NFT 搭建各種會員社區或俱樂部。但隨着 NFT 市場的冷卻,這些以 NFT 資產為中心的社交產品偃旗息鼓。而想做 Web3 版 Twitter、Discord、Telegram 等類型的社交或通訊應用,總是限於資源和底層設施的困境難以與 Web2 式的軟件拼體驗,最多只能講講「用錢包地址登錄」的老故事。 Satellite IM 和 Farcaster 的出現或許能打破僵局。 Satellite IM 是通訊工具,也是試圖實現鏈上用戶基於錢包地址溝通的底層協議,而 Farcaster 作為社交應用的底層基礎設施,不但為開發者提供了工具和組件,還宣稱基於該平台搭建的社交應用之間可以實現交互。 Satellite IM 和 Farcaster 帶來了去中心化社交賽道新風向。 鏈上應用需要可集成的通訊工具 DeFi、NFT、GameFi 的出現總算對外展現了區塊鏈作為新一代互聯網底層的價值,那些搭建在鏈上的程序被稱為去中心化應用「DApp」,用戶使用這些應用的方式也與 Web2 世界中的 App 應用程序不同──DApp 無需任何人許可,不用註冊,只要用鏈上錢包地址即可連接應用,使用它所提供的功能。 目前,主流的區塊鏈應用都偏重於金融屬性,比如 DeFi 領域的去中心化加密資產交易平台、借貸平台;鏈上遊戲雖然做到了一定的可玩性,但出圈的鏈遊均在突出「玩賺」屬性,賺取加密資產是鏈遊玩家的主要目的;NFT 盡管可以承載圖片、視頻,但人們買 NFT 更多沖着它的資產屬性而去。 當前 Web2 時代的絕大多數應用程序和場景都沒能在鏈上發展起來,比如,人們使用最頻繁的社交軟件,更遑論電商、視頻平台、出行這些與日常生活關聯越來越緊密的應用。相比非金融的線下場景,線上場景更容易在鏈上實現,這很可能是 Web2 向 Web3 過渡時最先被突破的方向,社交成為重要突破口。 在 Web2 世界中,社交產品大致分為兩大類,一類是通訊類產品,這類產品以實現用戶之間的信息傳遞為主要功能,可以向對方發送文字、文件、聲音和影像。如 QQ、微信、釘釘、郵箱等。這類通訊應用也被稱為 IM(Instant Messaging)即時通信工具;另一類屬於社交媒體平台,如微博、推特等,這類應用多用於人們在線上展現生活狀態、發表觀點見解等,且可互動。 IM 已經不僅局限於通訊工具,它可以在各類 App 中集成,實現用戶與平台間的溝通。你在淘寶上與商家的溝通早就不成問題。但去中心化應用目前無法實現與服務商的互動。 絕大多數基於錢包地址登陸的 DApp 尚未在區塊鏈上集成通訊工具,別說用戶間的溝通了,連用戶與平台方的溝通都無法實現。當你使用 Uniswap 交易加密資產遇到問題時,你要麼得在使用指南上尋找答案,要麼就在 Uniswap 建立在推特、Discord 的官方賬號下留言,要麼只能在 Telegram 上求助有經驗的使用者。 交易是 Web3 了,交流還得靠 Web2,更別說社交了。 早有開發者在探索鏈上應用的通訊工具,從去年到今年,市場上逐漸出現了一些基於錢包的通訊應用雛形,其中最知名的要屬今年 1 月由 Etherscan 團隊開發的 BlockscanChat,它是一款基於以太坊錢包地址對地址的即時通訊產品,目前處於測試模式。使用時,用戶先用以太坊錢包地址登錄,然後搜尋對方以太坊地址或者 ENS 域名,即可免費進行信息溝通。 更早時候的 2021 年 11 月,NFT 交易平台 Rarible 宣布推出一項消息服務工具 Rarible Messenger,集成在交易平台內,支持平台用戶通過錢包地址進行通信,無需再跳轉到 Discord、推特等其它 Web2 應用中。Rarible Messenger 的出現讓 NFT 潛在的買家與賣家直連,不僅能溝通信息,甚至可不經過平台實現點對點的交易需求對接。Rarible 表示,將會把這個功能衍生為一個獨立的 Web3 通信工具。 除了 Blockscan Chat 和 Rarible Messenger,還有一些通訊應用值得被關注。 跨平台通信應用 SwapChat SwapChat 宣稱是一個去中心化的通信應用工具,支持用戶跨平台創建聊天頁面,完成信息交流。該產品基於 Web3MQ 搭建,Web3MQ 是支持在分布式系統中發送和接受消息的軟件基礎設施。 目前,SwapChat 以插件的方式供用戶使用,使用它需要在瀏覽器(如谷歌)中添加這個插件,然後連接錢包地址,即可在不同的 DApp 應用程序中作為即時通訊工具使用。 SwapChat 支持用戶跨平台發送消息,包括去中心化應用和中心化社交平台,它將用戶的錢包地址與中心化社交平台的資料聯系起來,實現了在不同平台上給錢包地址發送信息的功能。 目前,該插件支持在推特、Discard 等社交平台上使用,用戶的瀏覽器只要安裝了該插件,就可在這些平台的用戶主頁中創建一個聊天頁面,與他人進行信息傳遞。 比如,小明是推特上知名的加密圈 KOL,他持有某個 BAYC 無聊猿 NFT,小莉想要買這個 NFT,可以使用 SwapChat 點擊小明的個人推特主頁,即可創建一個聊天頁面詢價。 針對加密資產交易應用,SwapChat 可集成至 NFT 交易平台 OpenSea、SudoSwap 上,用戶安裝該插件後,只需創建一個 SwapChat 頁面即可向 NFT 的持有者發送信息,同樣安裝了該插件的持有者才能收到信息。也就是說,OpenSea 用戶間的交互需要雙方均安裝 SwapChat。用戶還可以點擊 NFT 項目合集的主頁,點擊加入「NFT 房間 (NFT Room)」,查看和回複人們有關某 NFT 項目的群聊內容。 SwapChat 解決了用戶在 OpenSea 等 NFT 交易市場中缺少交流工具的痛點,有機會成為 NFT 交易平台中的「阿里旺旺」。SwapChat 不排除可以嵌入到其他 DApp 場景中,直接作為一個即時通訊工具使用。 需要特別注意的一點是,在 SwapChat 上溝通,要做好用戶地址審查工作,防止上當受騙。 SwapChat 之所以能夠實現跨平台通訊,主要還是因為有 Web3MQ 的底層支撐。但從它集成在 OpenSea 上可見,它還無法真正與區塊鏈集成運行,不是完全的去中心化。可見,鏈上社交應用需要分布式的鏈上通訊底層的支撐,有開發者已在這個領域發力。 去中心化通信底層協議 Satellite IM 2020 年,開發者 ChristopherHogan 和 Thomas McArdle 創建了 SatelliteIM,它既是一個去中心化的通信平台,可實現點對點私人消息傳遞,也是一個基礎設施,試圖利用去中心化和加密技術提供一個構建可擴展的應用程序的平台。它為開發者提供了構建去中心化社交產品的自定義模塊和基礎組件,開發者可以根據自己的需求搭建產品。 Satellite IM 披露,它將在秋季推出名為 UpLink 的移動應用程序。 在 Satellite IM 平台上,信息是加密的,傳遞信息需要用戶的加密簽名。這意味着,即使有人能夠獲取發送的信息,除了指定的收件人之外,其他人不可閱讀。 Satellite IM 正式產品並未上線,目前僅有測試版本。從官方的產品截圖可見,Satellite IM 頁面十分像中國用戶熟悉的 PC 版微信,用戶間可以發送文字、音頻、視頻和文件,還可以建立群組。 另外, Satellite IM 號稱其底層協議與以太坊虛擬機(EVM)兼容,這意味着開發者可以在協議上構建可與 Layer1 網絡集成的社交應用,並與多個 Layer1 區塊鏈網絡交互,成為鏈上溝通工具。 平台化運營促進社交應用之間的可組合性 將 Web2 的應用場景在 Web3 上複刻,是 Web3 社交應用可以推進的方向。如果,利用區塊鏈智能合約實現應用間的交互、打破 Web2 社交應用不互通的壁壘,那麼 Web3 社交應用將獲得突破性的創舉。 智能合約的交互性已經在 DeFi 賽道中得到展現,比如,去中心化交易應用(DEX)中存在的加密資產流動性獎勵模式催生了機槍池應用,機槍池可以為願意提供資產流動性的用戶在多個 DEX 中尋找高回報。這種寄生或組合的方式被業內成為「DeFi 樂高」,打破了金融資產流動性的壁壘。 這種可組合性如果放在在線社交場景,將解決不同平台的數據壁壘問題。在 Web2 社交產品中,不同的平台之間的信息和數據無法互通。淘寶鏈接無法在微信上直接打開被很多用戶吐槽;快手名人的原創視頻無法二次上傳至抖音限制了內容創作者的流量聚集。 Web2 的社交時代,處處都有壟斷。中心化的社交平台將用戶分割,將用戶創造出的內容據為己有。一些人寄望 Web3 能解決這些問題,讓不同產品間實現交互,用戶的社交數據能自由遷移。 已經有不少開發者在構建去中心化社交應用,還有開發者試圖通過通用的社交圖譜或數據模型,為其它開發者提供底層基礎、構架社交項目。 其中,最出名的代表產品是 Aave 團隊開發的 Lens Protocol,它是一個可組合的、開放的去中心化社交媒體底層協議,屬於 Web3 社交媒體類應用的基礎設施,主要用來幫助開發人員構建去中心化的社交媒體平台。 Lens Protocol 基於 NFT 資產提供一整套的「個人主頁 NFT、內容 NFT 化、粉絲 NFT、收藏 NFT」等模塊組件,這些組件為開發者提供了一套從創作者、到內容、再到消費者的完整商業運營鏈條。開發者可以任意使用這些基礎組件構建社交產品。基於 Lens Protocol 開發的社交應用,將共享 Lens 生態的資源。比如,凡是基於 Lens 開發的去中心化社交平台,都支持用戶使用一個錢包地址即可訪問,平台與平台之間能實現交互,產品內置的 NFT 資產互通等等。 除此之外,CyberConnect 和 Farcaster 也值得一提。 去中心化社交名冊 Farcaster Farcaster 是由 Coinbase 前員工 Dan Romero 和 Varun Srinivasan 開發的 Web3 社交網絡。它是一個用於構建去中心化社交網絡的底層應用協議,支持開發者在協議上搭建各種應用程序,且用戶能夠在不同應用程序之間自由遷移社交資源及身份。它旨在為用戶與粉絲建立直接關系,而不依賴任何中間平台。 Farcaster 仍處於開發中,創始人 DanRomero 公布一些產品頁面圖,從已披露的信息看,該應用的功能類似於 Twitter,用戶可以發布內容、評論,獲得信息通知等。 Farcaster 在產品頁面上類似於 Twitter,但我們可以期待它們的本質區別──在 Farcaster 上,用戶可以自由地在應用程序之間遷移社交圖譜和身份資料,用戶永遠擁有與關注者間的聯系,而不受應用程序的限制。Twitter 用戶的粉絲無法直接遷移到 Facebook 上,而 Farcaster 協議上搭建的 A 應用中,如果用戶 100 個粉絲,當他到該協議的 B 應用上時,那麼這 100 個粉絲及社交資源都會隨之遷移。 Farcaster 官方表示,用戶連接錢包地址並驗證後,可以發送信息、讀取消息,也可以展示錢包地址中的 NFT,比如頭像等。作為去中心化的社交網絡,Farcaster 不僅關心用戶表達甚麼,還關乎用戶可以在鏈上證明甚麼。 在 Farcaster 官方介紹中,該產品主要通過鏈上註冊表(On-Chain Registry)與鏈下主機(Off-Chain Hosts)來完成用戶信息的存儲和讀取。 鏈上註冊表是存儲用戶名稱的智能合約數據庫,包括用戶名、錢包地址、社交資料連接(鏈下主機 URL 網址),它是證明用戶名唯一性的工具;鏈下主機則是指存儲用戶社交資料等信息的數據庫,可在調取用戶歷史社交資料時使用。 Farcaster 如同一個以社交名冊構建的底層,任何開發者都可以利用這個名冊建立社交產品。協議的核心是在以太坊上建立的名字註冊系統──用戶用一個以太坊地址就可以註冊一個獨一無二的用戶名,並關聯一個內容托管網址,只有擁有地址私鑰,才可以更新內容托管地址。這就是用戶掌握內容關聯權掌握的奧秘所在。 目前已經有開發者在 Farcaster 協議上部署一些原生項目,如圖片上傳發布工具 Instacaster、帖子檢索工具 Searchcaster 等。 去中心化社交圖譜協議 CyberConnect CyberConnect 是一個去中心化的社交圖譜協議,旨在將數據所有權和實用權歸還給用戶,並為 Web3 開發者提供一個構建應用或整合數據的底層基礎設施,它已經集成在以太坊和 Solana 鏈上。今年 5 月,CyberConnect 完成 1500 萬美元 A 輪融資。 CyberConnect解釋,所謂「社交圖譜」,即是以「人和人的社會關系」為線索的圖譜,用戶通過各種途徑認識、建立聯系的人,以及關注、跟蹤的事情都會形成線索。在互聯網的線上世界中,這樣的線索多在推特、Facebook 等知名的社交網絡平台上聚集,形成了一個在線的社交關系圖譜。 CyberConnect 的使命是將社交圖譜數據的所有權和實用性還給用戶,使社交聯系民主化,使社交圖譜具有自主權、可移植性、可組合性,讓社交圖譜變得不僅僅只與區塊鏈有關,還能讓用戶通過關聯發現更多的社交身份意義。 CyberConnect 本身並不是一個完整的 Web3 社交產品,而是一套基礎設施服務,其核心服務對象是開發者。它通過分析用戶在不同應用中的交互軌蹟及行為,將用戶畫像標準化,創建數據標準、數據存儲基礎設施和推薦索引系統,這些數據可以被任何人訪問,可以為內容推薦和社交發現提供更好的建議,給 Web3 世界裏的去中心化應用(如 DeFi、GameFi、NFT、DAO 等)提供通用的社交數據層。 基於 CyberConnect 開發的產品允許用戶擁有使用產品時產生的數據,這些數據可以隨身份遷移,每個人的社交圖譜都可以成為 Web3 身份的一部分,在不同的應用之間自由切換。 普通用戶在 CyberConnect 上連接錢包地址後,可關注其他地址,或搜索想要關注的人的錢包地址,點擊這些地址即可進入他人的主頁,查看他的 NFT、Mirror 文章等 Web3 式的內容。 7 月 19 日,CyberConnect 宣布推出原生的社交應用 Link3──一個 Web3 社交網絡裏的身份聚合器。 Link3 將通過個人資料頁(Profile)彙集用戶鏈上和鏈下數據,這個個人資料頁面可作為用戶在 Web3 世界的整體身份,與他人和組織形成可信賴的網絡聯系。目前,用戶想要體驗該產品,需要申請白名單。 轉載文章連結:https://www.chaincatcher.com/article/2078523本文章挑選自鏈捕手Web3之窗撰文:湯圓、蜂巢 Tech 本網站所有非原創(轉載)文章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特別說明:轉載文章會進行二次編輯以符合文章寫作需求,望作者包涵 延伸閱讀: 【新手懶人包】區塊鏈是甚麼?一文看懂區塊鏈演化、應用、常見術語 【新手懶人包】元宇宙是甚麼?剖析元宇宙的構成、未來商機和應用 【新手懶人包】 NFT 是甚麼?整合 NFT 科普、平台比較、製作方法 【新手懶人包】 GameFi 是甚麼?一文認識 GameFi 原理、運作方式、熱門NFT遊戲
Allen -
痛定思痛:盤點那些讓人難忘的NFT跑路項目
原文:《The Biggest Rug Pulls in NFT History》by ERIC JAMES BEYER 翻譯:Kath丨The SeeDAO翻譯工會 「跑路」(字面直譯為「拉地毯」),這詞兒沒有任何積極含義。它意味著不是有人要摔個狗吃屎,就是家具要翻倒,或者在 NFT 的世界裡,它意味著很多人將會損失很多錢。 跑路騙局是指:加密世界裡的項目方吸引早期投資者加入後,迅速放棄項目建設。他們要麼帶著項目資金遠走高飛,要麼賣掉那些預先鑄造的資產。無論哪一種情況,這樣做都是為了從項目社區中卷走所有的資金。 對那些意欲跑路的項目方來說,當 NFT 價格漲到讓他們滿意之後,會急匆匆地從項目生態中轉走資金,立刻人間蒸發,隻留下那些幾乎沒有法律資源的投資者們。那麼現在,歡迎來到 Web3 的黑暗面。 近年來,一些引人注目的跑路事件成了 NFT 風險的醒世恒言。我們編寫了一份簡短的清單,列出了這個生態裡發生過的一些最令人難忘(並且代價高昂)的跑路事件。如果非要從這些事件中找到點什麼好處的話,那就是它教育了人們如何更有效地識彆和避免 NFT 騙局。 冰冰熊冷酷卷走 130 萬美金 Frosties( 冰冰熊 ) 於 2022 年 1 月 7 日推出,是一個以冰淇淋為主題,包含 8888 個 NFT 的合集。Forsties 極力推銷自己,標榜自己是一個「酷、美味和獨一無二」的項目。 創始人 Ethan Nguyen(被稱為 Frostie)和 Andre Llacuna(被稱為 heyandre),已經在 Discord 上建立了一個相當大的社區,並承諾為收藏者提供商品、抽獎和確保項目長期發展的基金。 這些 NFT 的標價為每個 0.04ETH。也就是說,幾小時後該 NFT 係列剛一售罄,項目團隊就卷走了 335ETH(一百多萬美元)。隨後,該項目的網站和 Discord 迅速消失,銷售所得資金被轉移到多個錢包。買完加入社區的人們沒辦法聯係到創始人,除了他們的數字藝術品和滿心不快之外一無所有。 FROSTIES 對 Nguyen 和 Llacuna 來說很不巧,此時正值司法部開始密切關注加密貨幣世界的欺詐案件。 據報道,2022 年 3 月 24 日,經過兩個月的調查,來自紐約南區的檢察官將兩人逮捕,並指控他們串謀欺詐和洗錢,理由是他們「向投資者承諾 Frosties NFTs 的利益,但銷完後……卷走了受害者的資產,幾乎立即關閉了網站並轉移了資金」。 該案件仍在審理中,但此事被廣泛認為是司法部的首個 NFT 跑路案件,是 NFT 曆史上的重大時刻。 猿老爹俱樂部 Big Daddy Ape Club 本應是一個以猿猴為主題、計劃在 Solana 上鑄造並且在 Solanart 市場發售的 NFT 係列,總量 2222 個。 作為 Solana 上最大的跑路項目,Big Daddy Ape Club 讓投資者們痛不欲生。大多數跑路項目還能看到項目方拿出些 NFT 作品,然後才卷錢跑路,而 Big Daddy Ape Clue 則不然,該項目設法成功撈到 9136 SOL(當時約合 130 萬美元),說是用來鑄造 NFT,隻是這些 NFT 從來就不曾存在過。 推文內容:我們已經了解到 Big Daday Ape Club 跑路並有人蒙受損失一事。我們高度重視這次針對 NFT 社區的攻擊,正在采取措施儘可能地提供所有協助。 悲催的是,在鑄造開始的幾個小時前,Big Daddy Ape Club 關閉並且停用了項目的 Discord,隨後項目的 Twitter 賬戶和網站也迅速消失。沒有一個投資者收到他們掏錢購買的 NFT。 該項目已經事先通過了 Civic(一家去中心化的身份驗證公司)的驗證,因此這次跑路尤其令人惱火。值得稱讚的是,為逮捕這些騙子,Civic 的首席執行官 Chris Hart 和整個公司正在與執法部門合作。 球猿俱樂部跑路引發司法部關注 另一個猿猴衍生 NFT 的項目團隊如今的日子可不好過。近期,Baller Ape Club( 球猿俱樂部 ) 的創始人 Le Anh Tuan 被司法部指控串謀進行電信欺詐和跨國洗錢活動。 據稱,Tuan 從 Baller Ape Club 的投資者那裡拿走了 260 萬美元,然後刪除了項目網站並洗了錢。根據司法部的說法,Tuan 將這筆錢換成各種加密貨幣,並轉移到數個不同的區塊鏈上,這個過程被稱為「 跨鏈 」。 司法部將此案認定為「迄今為止最大的 NFT 騙局」。 惡猿耍了進化猿 NFT 社區 Evolved Apes( 進化猿 ) 的創始人,是一個化名 Evil Ape( 惡猿 ) 的匿名者。該係列推出僅一周後,他就設法成功地從項目投資者那裡卷走了 798ETH( 270 萬美元 )。Evil Ape 的推特賬戶和項目網站已不複存在。 EVOLVED APES Evolved Apes 的總計發行量為 10000 個 NFT。相當諷刺的是項目的描述:「陷入法外之地」。該項目原本想做一個類似 Axie Infinity 的戰鬥遊戲。但是不用說,這個遊戲從未被實現過。然而,這一係列仍然在 OpenSea 上存在著,雖然地板價已經不出意外地掉到了 0.01ETH。 拔腿欲跑的像素精靈 Pixelmon( 像素精靈 ) 並不完全符合跑路的嚴格描述。但是,它仍然非常接近跑路的形式,並且在 NFT 社區中被當作關於炒作和可信度的寶貴一課。該項目包含 10005 個像素化的 NFT 角色,發行於 2022 年 2 月 7 日。此前,項目方做的相當不錯,把人們對該係列和項目前景的期待堆得像山一般高。 Pixelmon 承諾會打造出一款 AAA 級開放世界風格的冒險遊戲,其低分辨率的像素藝術很有懷舊之風,讓人腦補出設定在「我的世界」中的寶可夢精靈宇宙。據其創始人 Martin van Blerk 稱,項目背後的團隊都曾在迪斯尼和動視一類公司工作過,這讓人們燃起希望──這些 NFT 一旦發售之後亮相,定會與眾不同。Pixelmon 團隊宣布 NFT 鑄造將以荷蘭拍的形式進行,起拍價為 3ETH,更加強了這種觀念。 首發的 8079 個 NFT 在鑄造活動開啟的一小時內就告售罄,而且大部分買家全額支付了 3ETH。銷售結束時,Pixelmon 團隊已經斬獲 23055ETH(超過 7000 萬美元)。 不久後,社區的擔憂開始浮出水面,因為關於團隊身份和遊戲細節還是隻有零零星星的信息。而且,NFT 作品仍然沒有公開。於是發布後的幾個小時內,二級市場的成交價格暴跌至 1ETH 左右。 PIXELMON 5866 CREDIT: PIXELMON 2 月 16 日,NFT 作品終於對社區公開時,收藏者們感到大惑不解。最後交付的作品,與項目方先前拿來撩撥社區的作品相比,客氣地說,差異巨大。這些像素藝術作品看上去非常業餘,有不少甚至荒唐。並不是說像素藝術或任何形式的藝術對 NFT 社區沒有價值,隻是社區成員感覺他們的錢被騙走了。許多 NFT 都有渲染問題,上下顛倒,甚至刷不出來。大多數設計都是重複的,設計上隻有極少或者可以說毫無變化。 有人向創始人 van Blerk 發出連番指責,據信,他從項目中抽取資金購買 Bored Apes、 Azukis、CloneX、Invisible Friends 等藍籌 NFT。這些指責進一步增加了人們對項目跑路的恐懼。 推文內容:@Pixelmon 賣 3ETH 一個,籌到了超過 7000 萬美金,到頭來就這…… 我覺得,說成項目跑路也不為過。停止支持撈金的 NFT 項目。 雖然 Pixelmon 已經修複了渲染問題,但其創始人在 Twitter 上致歉,承認這次 NFT 發布(客氣地說)活兒很糙。該項目最近似乎正在反彈。Pixelmon 目前的地板價是 0.21ETH,而其中一些醜得出奇的 NFT 獲得了邪教式的追捧,標價一度達到 2ETH、4ETH,甚至 5ETH。 類似的跑路事件中,這已經是你所能期盼的最好結果了。無論如何,Pixelmon 的案例算得上是一個有警示意義的寓言。在 NFT 世界中,FOMO(錯失恐懼症)是一個強大但有時又危險的東西。
PA薦讀 -
探索 NFT 市場微觀結構:一個高效的 NFT 市場會是怎樣的?
圍繞 NFT 市場金融化的討論使一些人感到不安,尤其是那些目前從上述市場低效中獲益的那些人。其中一個核心主張是,NFT 市場永遠無法通過量化和算法進行交易。 我最近一直在探索圍繞 NFT 不斷發展的市場微觀結構,最近關於 Sudoswap 等平台優點的討論凸顯了當前 NFT 受衆和該資產類別的未來之間的一些內在矛盾。大量平台即將會出現,它們將以交易者為導向,為 NFT 和其他冷門資產帶來更穩健的市場結構。由於技術創新和新的金融化模式的發展,NFT 市場結構的演變有助於我們了解随着時間的推移,所有市場的發展趨勢。 在本文中,我將強調為什麽會存在市場低效現象、為什麽市場微觀結構很重要,以及為什麽 NFT 不能幸免於套利。低效的市場總是會被看到盈利機會的交易者套利。就像我們在比特幣和後來的代幣中看到的一樣,NFT 固有的數字特性加速了這一過程。我還將從市場的角度分享一些關於文化作為資本和文化套利的未來的簡短想法,以及高效市場如何幫助消除新興資產類別中普遍存在的欺詐行為。 低效市場 101 市場效率低下是由於信息不對稱、交易成本高、心理和人類情感,以及串通和內幕交易等各種類型的市場操縱的結果。 NFT、房地產、收藏品、美酒、藝術品等許多「獨特」的資產都受到了低效市場的影響。然而,技術可以提高效率。由於 Zillow、Open Door、Compass 等新平台的出現,房地產開始變得更加高效。這些新平台最大限度地減少了信息不對稱和交易成本,開發了更好的工作流程來大規模地管理這些資產。這導致了更多的公司在房地產領域進行交易。過去高度專業化的房地產投資者擁有自己的內部系統和流程,在資產類別中占主導地位,但更通用的工具和市場基礎設施的可用性使更多的普通投資者能夠建立房地產投資策略,以利用低效和市場套利的好處。 NFT 市場的效率也很低,這在某種程度上是因為我們對 NFT 資產的理解很大程度上局限於「藝術」的主觀世界。但 NFT 市場效率低下的最大原因是缺乏能夠提高交易效率的市場微觀結構。 什麽是市場微觀結構? 雖然聽起來很花哨,但市場微觀結構隻是交易所如何在特定市場運作的細枝末節。交易所每一階段所使用的流程、技術和平台都會影響訂單簿深度、交易成本、清算量、交易行為和其他一些重要的市場指標。對市場微觀結構的研究就是為了了解這些交易機制如何影響價格的形成。 如今,NFT 缺乏正式的、統一的市場微觀結構,這使得它對於規模交易的市場參與者來說是一個具有挑戰性的資產類別。然而,工具生態系統可以使 NFT 可用於動量、套利和波動等量化交易策略,它消除了挑選個別作品的需要,並實現了程序化的規模買賣,而無需查看或「評估」NFT。這潛在地釋放了 NFT 的交易量和流動性。 為了分解市場微觀結構,從高層次上理解交易的生命周期很有幫助。以下是對交易生命周期和當前 NFT 市場的一些挑戰的簡單介紹: 為了使 NFT 市場與資產類別一起成長和規模化,需要有更多的協議和平台,使交易生命周期的每個階段都能更有效地運作。理想情況下,這些模塊化組件應該組合在一起,形成一個自動化的、可擴展的工作流程,使所有類型的市場參與者能夠部署各種交易和投資策略。 如今的 NFT 生態系統迎合了收藏者和業餘愛好者的需求。未來的 NFT 生態系統將通過一套複雜的市場微觀協議和平台,為更廣泛的功利主義和投機交易者服務。這並不意味着收藏者或個人將不再是市場參與者,這隻是意味着他們與市場互動的方式將發生變化,随着價格發現的轉變,他們發現優勢的場所也將發生變化。這可能會導致大規模的財富轉移,將有利於早期的市場參與者和收藏者,並使 NFT 市場在規模上呈指數級增長。這個過程被稱為金融化,這也是每個市場和資產類別演變的一部分。 NFT 並非不受套利影響 圍繞 NFT 市場金融化的討論使一些人感到不安,尤其是那些目前從上述市場低效中獲益的那些人。其中一個核心主張是,NFT 市場永遠無法通過量化和算法進行交易。我認為,如今大多數 NFT 市場參與者都是糟糕的交易者,他們受利潤驅動,但效率低下,表現不穩定。 套利是所有市場的自然組成部分。當交易者看到市場低效時,他們會設計一個交易策略從中獲利,並反複執行直到消失。早期的商人為了利用地理套利,冒着巨大的物質和金融風險,駕着滿載香料的駱駝商隊沿着絲綢之路前行,在沿途積累了世代財富。在 2022 年,卡通 PFP 的精明交易者將制定戰略,利用 NFT 套利,光速拋擲 JPEG,並在這一過程中積累世代財富。 ERC-20 代幣和 ERC-721 代幣之間的區別是,ERC-20 代幣是同質化的,而 ERC-721 代幣是非同質化的。這種區別主要是為了區分每種資產的功能性經濟用途。在某種程度上,它也可能決定了每種資產的市場微觀結構,盡管随着時間的推移,我預計其中大部分將會趨同,因為這種趨同會帶來更多的流動性。随着 Uniswap 通過收購 Genie 整合 NFT,我們看到這一趨勢正在加速。 ERC-20 代幣作為「貨幣」很有用,因為它們可以作為記賬單位和交換媒介,或許還可以作為價值儲存手段。這使得我們更容易理解和預測這些資產的市場微觀結構的演變,因為我們目前對貨幣和貨幣資產的行為已經建立在了對市場效率作為一種積極屬性的信念之上。當涉及到這些資產時,我們不會質疑進步的弧線,因為它們符合我們從小就有的心理模式。 由於每種資產的獨特性質,ERC-721 或非同質化代幣不能作為「貨幣」使用,但這並不意味着從市場的角度來看,它們會在某種程度上不受相同進化曲線的影響。與貨幣資產相比,圍繞 NFT 的文化叙事是一種推動更廣泛受衆參與市場的有效機制,因為文化更有趣,也通常比金融更容易理解。 然而,該媒介並不能改變信息。就像所有的鏈上市場一樣,NFT 對效率驅動的交易策略有着難以置信的好處。 設想高效的 NFT 市場 綜上所述,一個高效的 NFT 市場會是什麽樣的呢? 價格發現 你如何收集關於 NFT 的數據?你怎麽知道一個 NFT 的價格應該是多少?你如何為你的交易找到最佳定價? 目前最常用的發現平台是 OpenSea,然而,OpenSea 界面提供的數據相當少,除了可以在鏈上收集到的數據之外,它提供的見解很少。OpenSea 還限制你查看他們平台上的列表,這並不總是代表訂單簿的全部內容。 Genie 是一個市場聚合器,它可以從 OpenSea、LooksRare 等多個不同的市場獲取價格數據,它不僅整合了來自市場的價格數據,還加入了來自 Upshot 的評估數據。此外還有來自 RaritySniper 的稀有性數據,供那些仍然重視稀有性數據的用戶參考。請注意,我個人贊同我最喜歡的兩個 NFT 思想家提出的觀點——如果它不是聖杯,它就是地闆。 然而,如今所有的數據服務、聚合器和市場都隻專注於彙總列表或銷售價格。我們還沒有看到包括出價或買入報價,以及這些出價的結算價格的,顯示市場深度的結構化數據 feed 或聚合器的發展。因此很難確定市場深度。如下圖所示,市場流動性是由訂單簿的深度決定的,而價格則由訂單清算的範圍決定。如果不了解各個交易場所和場外交易的價差,價格發現就非常不完整。 目前有大量的價格發現平台正在建設中,它們對交易者的有用程度各不相同。許多平台更多的是面向收藏者,專注於特征、稀缺性和其他缺乏可操作性的數據點。專注於市場洞察並結合資產特定數據的價格發現平台的出現是奇蹟發生的地方,Upshot 目前在實現套利交易策略方面處於領先地位,盡管我們還沒有看到有基金或產品將這些數據集成建立一個純粹的套利驅動策略。也許很快就會有人建立這樣的產品...... 我還期望 OTC 市場變得更加高效。正如 Paradigm 已經為比特幣和其他加密貨幣提供了大規模的場外報價一樣,我們需要一個用於場外 NFT 交易的批量 RFQ 平台。我希望能夠通過點擊一個按鈕,使用特定的搜索參數,一次出價數百個 NFT,而不是在不同的平台上單獨出價數百次。也許鏈上消息解決方案將有助於使之更容易,精明的狙擊手已經在使用錢包級消息來發出報價,獲得最佳定價,並避免市場費用。 交易執行 一旦我確定了我想交易的資產,並對價格發現充滿信心,我就會想要執行交易。如今許多市場和聚合器都將交易執行、價格發現和結算綁定到一個界面中,一些 NFT 收藏甚至為交易執行構建了自己的協議或節目。例如,LarvaLabs 在其網站上直接嵌入了自己的 cryptopunk 市場,而 EtherRocks 隻能在 EtherRock 網站上進行交易,因為這些早期 NFT 在出現時還沒有市場。如今,效率需要聚合。Sudoswap 就是這樣一個構建模塊,它通過開發流動性池,允許通過響應市場動態的粘合曲線在整個集合中做市,從而簡化了規模上的聚合和執行。 在上面這個例子中,人們可以按指數粘合曲線以 ETH 出售或購買 dickbutts。Sudoswap 還允許你對一個集合中的所有資金池進行出價,這意味着你可以通過點擊一個按鈕對多個流動性的 dickbutts 進行出價。 Uniswap 還將 NFT 添加到他們的協議中,這將是代幣和 NFT 市場融合,並使更多的應用程序利用 Uniswap 流動性的令人興奮的一步。關鍵是使執行簡單、程序化和可擴展,無論訂單類型如何。 目前,大規模購買的最佳解決方案是:(a) 使用 OpenSea、Genie 或即將成為 Uniswap 的 Gem 掃描地闆價,或 (b) 尋找大型持有人,協商批量出價,並進行 DVP(交付與支付)結算。 如今,交易 NFT 的場外經紀商少之又少,多數大宗交易往往在特定收藏品和收藏者之間進行。從規模上採購是一項挑戰,但我預計我們將看到更多專業的場外經紀商和做市商出現,他們會在鏈下和鏈上的 NFT 市場上進行規模交易,並在不影響市場價格的情況下專門清算或積累可觀的頭寸。與以往一樣,場外交易的主要挑戰在於此類交易的不透明性,以及如何將市場數據整合到定價模型中,尤其是交易在鏈外完成的情況下。 保證金和清算 NFT 流動性的最大限制之一是清算和結算過程,以及交易場所在你出價時提交抵押品的要求。假設我想在一次批量出價中對 100 個 CryptoDickbutts 進行出價。OpenSea 會要求我把 ETH 包裝為 wETH,然後發布 100 個競價,鎖定我的 wETH 好幾天。雖然我可以發布最小的 wETH,以盡量減少資本拖累,但這也意味着我可能會有多個不明確的出價匹配。這是嚴重的資本低效,並可能會導致次優執行。為了使 NFT 更具流動性,我們需要有能力以任何其他資產進行規模出價,並降低抵押品要求。 也許可以整合像 Credora 這樣能夠實現信用管理的鏈上清算所,以幫助推動更好的資本效率。也許我們會看到會為此類出價提供短期信貸的優質經紀商的出現。但從結構上看,這個問題可能是需要解決的最大挑戰之一,特別是對於鏈上交易來說。如果 NFT 清算轉變為每日結算而非即時結算的樞中心輻射模式,這個過程可能會變得更容易,但也更集中。效率和去中心化難以兼得。 在保證金方面,像 NFTFi 這樣的平台使 NFT 持有者能夠使用他們現有的 NFT 作為抵押品,以獲得更多的交易流動性。即將推出的 Astaria 承諾通過將借貸方納入一個收益率支付池,而不是按收藏將其分割,來為 NFT 提供即時流動性。場外交易公司和主要經紀商也在接受 NFT 作為貸款抵押品,值得注意的是,Genesis 在 2022 年 1 月接受 NFT 作為貸款的抵押品,向 NFT 基金 Meta4 貸款 600 萬美元,該基金随後用這些資金購買了更多的 NFT。這就是所謂的加槓桿,而槓桿化是現代金融市場的命脈。 如今,獲取槓桿的成本很高,而且往往發生在現有的訂單流程之外。你必須訪問一個單獨的平台,將你的 NFT 轉移到第三方托管賬戶,並仔細管理保證金。將保證金直接整合到交易流程中,可以幫助交易者更穩定、更大規模地獲取槓桿,但貸款機構將需要更好的定價 oracle,這就又回到了為什麽第 1 步,也就是價格發現不僅對交易者重要的問題上了。 NFT 的巨大機遇在於提高資本效率。系統交易需要資本效率,因為套利利潤率往往會随着時間的推移而減少,你的利潤必須超過你的資本成本。例如,如果你可以持續利用 10-15% 的短期價格套利,你這樣做的資本借貸成本必須低於 10-15%,最好有一個相當大的差額,這樣你就可以計入利潤,讓這種做法物有所值。此外,投資組合經理的一個重要衡量指標是 ROIC 或「投資資本回報率」。如果我有 100 ETH,但我隻能在沒有槓桿的情況下進行 1 倍的交易,以獲得 6% 的 ARB,我的 ROIC 將遠遠低於我有 100 個 ETH,但可以用 4-5 倍的槓桿來放大我每一美元的回報,因為 6% 的 ARB 現在被放大了數倍。 結算和交易後核對 這個周期的最後一步是結算交易,這意味着資產的交換,然後確保結算按照約定進行,這被稱為對賬。鏈上市場最大的好處是即時結算,NFT 是收藏品、藝術品和其他結算非標準化、成本高或需要專門保管的獨特市場的重要證明點。如今的 NFT 結算利用了智能合約,可以實現原子交換,而不需要可信的第三方來協調交付與支付 (DVP),這比其他類型的資產有巨大的優勢。NFT 來源很容易跟蹤,真實性可以在鏈上驗證。 考慮到上述步驟的非正式和非標準化性質以及缺乏標準化的數據格式和 API,NFT 交易生命周期中結構化程度最低的部分是對賬。收集數據並將其整合到風險管理或後台系統中通常是一個手工和勞動密集型的過程,需要對數據進行彙總、清理和標準化。也許像 Cryptio 這樣更廣泛地支持加密資產後台功能的工具也會開發 NFT 報告模塊,随後實時監測頭寸並為它們分配價值的時候將需要更好的定價數據——這又回到了第 1 步的價格發現。跟蹤公開競價和報價以及任何保證金要求將需要將所有頭寸彙總到一個如果風險參數或阈值被越過,實時數據反饋也能實現實時程序化執行的公司層面的視圖中。 随着時間的推移,我樂觀地認為更多標準化的數據 API 將使管理對賬變得更容易,而無需太多的手工工作,並將使應用稅務和會計的叠加變得更容易,從而使實時損益跟蹤成為可能。例如,廣泛使用的 FIX( 金融信息交換 ) 標準是 1992 年由交易界開發並為其服務的,與供應商無關的電子通信協議。FIX 已經成為訂單工作流程通信和監管報告的信息傳遞標準,FIX API 將確保你的數據與為現代資本市場構建的每個交易、會計和風險管理系統兼容。作為一個公共數據層,區塊鏈的固有結構使得提取數據更加容易,但在為 NFT 交易定義更正式的工作流程之前,很難確定如何最好地在協議、平台和應用程序之間彙總和協調數據。 雖然對賬可能看起來是一項根本不吸引人的業務,但它非常棘手,因為所有公司都需要它,並圍繞它構建他們的流程,此外,它可以成為一項巨大的經常性收入 / 搖錢樹業務。 總結 從長遠來看,交易者可能不單單會進行 NFT 的基礎交易,還會出現一種新的合成衍生品或預測市場,讓交易者可以進行定向押注,而不是交易底層資產。然而,在短期內,機會是相當明顯的。 這些細節還沒有到位,但任何一個交易者都能看到即將發生的事情。NFT 市場的微觀結構正慢慢變得更加明確和有序,並將為新型市場的參與者以及擁有底層基礎設施的運營商和投資者創造機會。有待觀察的是,這種交易生命周期的哪些部分將作為獨立的平台或協議被建立和商業化,以及是否有玩家試圖構建或獲得構建垂直整合的 NFT 交易工作流程所需的組件。 許多人表示,由套利驅動的交易者進入 NFT 領域是一件壞事。將文化資本注入金融資本的行為是過去 20 年的一大趨勢,盡管這是通過社交媒體和網紅的崛起間接實現的,但随着加密貨幣對文化的侵蝕,這一趨勢將繼續積聚勢頭,並變得更加直接可見。 機構的時代已經過去,網紅的時代正在遠去,接下來是 degen 的時代。卡戴珊一家比大多數對沖基金經理都要富有。Coinbase 的存款在美國銀行中排名前十。匿名交易者已經建立了與華爾街最著名的傳統交易公司的 PM 相匹敵的損益賬。很快,匿名的卡通化身將主宰 NFT 市場,翻轉原始來源的精美 jpeg 圖片。 無論你是在拋售幾個 ETH 還是數十億美元,鏈上市場已經開始通過使任何人都能成為做市商或流動性提供者來實現公平的競爭環境。 随着信息不對稱的減少和市場結構的改善,所有低效的市場都變得更加高效。認為文化資本在某種程度上不受這種模式影響的觀點充其量是故意無知的。算法已經決定了你如何消費文化。不要自欺欺人地認為自己有品位,看看 NFT 就知道了。首先,你是如何發現 NFT 的?你有多少次是因為 NFT 網紅在你的首頁上推廣而購買的?對你的市場參與進行文化純度測試是擁抱貧窮和悲傷的好方法。 圍繞文化達成的共識創造了價值。由於 Upshot、Context、Flip 等工具的存在,NFT 市場中出現的共識是一種可以通過定量和定性信息發現並呈現出來的模式。今天的文化資本已經被套利了,它隻是由一小群內部人士在閉門造車。為什麽不通過提供透明度和工具,使這一過程民主化,讓更多的市場參與者受益呢? 有些人可能會說這是反烏托邦的,但我不同意這種說法。市場正在變得高效,而技術隻是以新的方式推動了這一點。可以說,真正的問題是有效的市場不會讓內部人士受益——在葡萄酒、藝術品和收藏品等低效、不透明的市場中存在許多欺詐行為。我們在資本市場也看到了這種情況——每一波技術創新都會帶來一些出售獲取渠道和內幕信息的騙子——我們在代幣、大麻股票,以及現在的 NFT 中都看到了這種情況。欺詐和金融泡沫將永遠存在,這是人性使然,是市場不可避免的一部分,沒有技術可以改變這一點 ( 目前 )。因此,當人們抗議進步的步伐時,這往往是因為他們自己害怕這種變化所帶來的結構性權力轉移。 你可以對抗進步,也可以擁抱它。歷史不會為批評家塑像。投資於進步是為了獲利,請作出相應的選擇。 轉載文章連結:https://www.chaincatcher.com/article/2078212本文章挑選自鏈捕手NFT 動態與研究原文標題:《為 NFT 構建市場微觀結構》撰文:老雅痞編譯:RR 本網站所有非原創(轉載)文章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特別說明:轉載文章會進行二次編輯以符合文章寫作需求,望作者包涵 延伸閱讀: 【新手懶人包】區塊鏈是甚麼?一文看懂區塊鏈演化、應用、常見術語 【新手懶人包】元宇宙是甚麼?剖析元宇宙的構成、未來商機和應用 【新手懶人包】 NFT 是甚麼?整合 NFT 科普、平台比較、製作方法 【新手懶人包】 GameFi 是甚麼?一文認識 GameFi 原理、運作方式、熱門NFT遊戲
BlockPulse -
解讀Sudoswap AMM機製:避開恒定乘積,將個人訂單偽裝成公開市場
原文:《把不是恒定乘積的 AMM 引入 NFT 的 Sudoswap,是偽裝成公開市場的個人訂單》 撰文:北辰丨鏈茶館 NFT 市場已經很少出現能讓人興奮的動態了,基本都是已經發生的事情的重複,而 Sudoswap 是為數不多值得關注的現象——它為鏈上世界帶來了新物種。 儘管 Sudoswap 的產品和團隊本身也有很多亮點,但我認為最值得探討的是它的 AMM 機製,所以先放在前面講。 適用於 NFT 交易的 AMM 在 Sudoswap 之前,NFT 似乎注定就不易流通,隻能借助於平台龐大的規模來實現點對點的交易。而 Sudoswap 把 AMM 機製引入了 NFT 市場,NFT( ERC-721)賣家不必再去尋找對手方,而是像在 Uniswap 上交易 FT(ETH 或 ERC20,但最常見的是 ETH)那樣獲得即時的流動性,從而解決了 NFT 缺乏流通性的頑疾。 Sudoswap 的基本邏輯與所有基於 AMM 機製的 DEX 的邏輯是一致的,熟悉 DeFi 的朋友沒有任何理解門檻。 首先得創建流動性池,這就需要 LP 在流動性池裡提供初始的 NFT 和 ETH,這個池子裡的 NFT 得是一個係列的,如 Bored Ape Yacht Club。有了初始流動性池就可以直接交易了,交易者可以存 NFT 然後兌換 ETH(即賣出),或者存 ETH 兌換 NFT(即買入),總之體驗就像 BTC 兌換 ETH 那樣絲滑。 不過需要注意一點,Sudoswap 的池子隻允許一個 LP,那就是創建者本人,而不是像 DeFi 的 AMM 那樣創建後會開放給所有人。 那麼問題來了,NFT 畢竟是 NFT,具有獨一無二的屬性,因此流動性池不會像 FT 那樣一直都有套利者在維係與外部價格之間的平衡。所以萬一這個池子給出的價格跟 OpenSea 上的差彆很大,豈不是虧大了麼? Sudoswap 有一個限價單的功能,用戶如果不著急兌換,那在存入 NFT 時就可以設定任何想要的地板價,然後就等願者上鉤,這個功能就跟在 OpenSea 上掛單沒啥區彆。 當然,這隻是錦上添花的功能,用戶如果著急兌換,還是得把 NFT 直接賣給池子,所以我們回到它的 AMM 機製。 Sudoswap 沒有采用 x*y=k 的恒定乘積 AMM,原因正如剛才提到的,NFT 不能無限分割,它一定要以整數的形式存在(即使是被賣光),而 AMM 模型意味著池子裡永遠都會有殘餘,它不適用於 NFT。 Sudoswap 專為 NFT 設計了 AMM——sudoAMM,采用了全新的定價函數,具體有兩種,一個是線性的(Linear Curve),另一個是指數函數(Exponential Curve),未來可能會更多,但都是聯合曲線(Bonding Curve)的概念,即代幣的價格由其供應量決定。 簡單來說就是在創建池子時就設定好 delta 值的參數,然後每次交易都會根據 delta 值更新價格,采用了 Linear Curve 的池子是以加法運算 delta 來更新價格,采用了 Exponential Curve 的池子則是以乘法運算 delta 來更新價格。 具體來說,在 Linear Curve 的池子裡,假設 delta 值是 0.1,意味著每次買入(或賣出)都會將價格加上(或者減去)0.1 ETH。假如這個池子的 NFT 是連續賣出,且第 1 個的價格 1 ETH,那麼第 2 個就是 0.9 ETH,第 3 個是 0.8 ETH,第 4 個 0.7 ETH,第 5 個 0.6 ETH…… 在 Exponential Curve 的池子裡,假設 delta 值是 1.1,意味著每次買入(或賣出)都會將價格乘以(或者除以)1.1 ETH。案例可以根據上一個例子腦補…… 也許聰明的你已經發現它的優勢了——滑點是可以預期的(畢竟 NFT 是論個賣,很好計算),更重要的是雖然也有滑點,但比較平滑。 反過來看基於恒定乘積的 AMM,隻要交易對的資產足夠失衡(無論是 NFT 的數量還是 FT 的數量),理論上價格有可能無窮大或無窮小。這對於 FT 交易來說不成問題,因為它可以無限分割,套利者會抹平與外部市場的差價。 NFT 如果要采用 AMM 模式,就必須避開恒定乘積,去選擇更加平滑的函數,sudoAMM 出色地實現了。 把權力下放給用戶的產品 SudoAMM 是整個 Sudoswap 的基石,可以說整個大廈都是建立在 sudoAMM 上,就像 STARK 證明之於 StarkWare。 未來 sudoAMM 的定價函數庫還會繼續豐富,聯合曲線(Bonding Curve)這個概念還在早期,上一次采用它的項目是不爭氣的 Swarm 的 BZZ…… 但即使我們抽出 sudoAMM 這個基石,假設 Sudoswap 就是一個常見的去中心化 NFT 交易所,它在產品層面也有不少亮點,我把它概括為「把權力下放給用戶」。 首先它完全上鏈。Sudoswap 在去年第二季度推出的 Alpha 版本就已經實現了完全上鏈,但產品形態跟 OpenSea 沒啥本質上的區彆,都是給 NFT 搭建了一個 P2P 平台讓用戶自行撮合。當然完全上鏈的確是一個優勢,但過去一年沒什麼動靜說明這個優勢對於目前的市場而言比較雞肋。 其次是訂單高度靈活。這是今年 7 月 9 日宣布推出 sudoAMM 之後才實現的一係列功能,賣家可以按照 AMM 的價格立馬賣出獲得即時流動性(當然不急的話也可以掛單),LP 完全掌控資金池的定價(從價格函數到 delta 值都可自定義,而且還可以隨時調整參數)。 第三個優勢是便宜。不僅手續費僅 0.5%,而且批量交易時 Gas 費可以省 40%,當然還有一個省錢的點也為他們帶來了爭議,那就是取消了創作者版稅,而這個本來就是 NFT 數字藏品之所以成立的理由之一。 但總的來說,拋開 Gas 費,在其他平台上通常需要支付 7.5% 的費用(2.5% 的手續費 + 5% 的版稅),所以買家通常需要漲價 10% 才能達到收支平衡,而在 Sudoswap 上僅需 0.5%。 以上似乎已經概括完產品層面的所有亮點了,但研究的魅力從來不是大卸八塊去分門彆類,而是抽絲剝繭地從不同層面去審視研究對象。 你可能沒有意識到,Sudoswap 上的每一個 AMM 池,其實都是一個偽裝成 DeFi 的 AMM 那樣的公開市場的個人訂單。 每一個 DeFi 的 AMM,都是一個不屬於任何人的來去自由的農貿市場,所有人都可以隨時擺攤兒或者撤攤兒(也就是 LP 增加或移除流動性),或者隨時都可以過來交易。而每一個 Sudoswap 的 AMM 則隻是一個地攤兒,儘管它看起來很大,而且任何人都來去自由,但它有攤主,這個地攤兒上的東西按什麼規矩賣,得攤主(創建池子的 LP)說了算,來去自由的人隻是把東西放在這裡寄賣(交易者)而已,攤主賺手續費。 很糟糕的一點是,Sudoswap 把出售 NFT 或者購買 NFT 的行為也稱之為「提供流動性」,雖然事實上確實向池子提供了流動性,但這會誤導人…… 所以 Sudoswap 上的每一個 AMM 池都是創建者的個人訂單,他們可以同時提供 NFT 和 ETH 來賺手續費,但對 Sudoswap 平台而言,真正的長尾價值其實還是在於點對點的交易——如果想要購買一個沒有在這裡上線的 NFT,那就提供 ETH,然後創建一個單獨的 AMM 池,添加該 NFT 的合約地址,設置好價格和 delta 值(此時可設置為 0)就相當於掛單了,賣出也是同理。 所以從功能上來說,Sudoswap 既有「即時流動性」的優勢,也可以跟 OpenSea 那樣的 P2P 平台一樣能解決長尾資產。要知道 Uniswap 之所以能崛起,就是因為作為它新物種解決了中小項目方發幣的難題。 所以 Sudoswap 未來有潛力成長為像 Uniswap 這樣的「真正的協議」,形成一係列第三方產品 / 協議 / 服務生態。 總結 說完了機製和產品,該輪到團隊以及現狀了。 Sudoswap 是由匿名開發者 0xmons 構建,他在 2017 年第一次接觸 crypto,是和 88mph 的聯合創始人一起參與黑客鬆,但後來搞了幾年機器學習。 直到 2020 年的 DeFi Summer 才開始正式踏入 crypto 領域。但他認為 DeFi 太過冒險,最後選擇了 NFT,發行了 NFT 藏品 0xmons,這是一係列基於機器學習生成的動畫,還發行了 XMON 代幣。後面嘗試了挺多 NFT 產品,基本都是為了給 0xmons 賦能。 例如 Soundscapes,也是一個機遇機器學習把聲音與圖像結合在一起的視聽 NFT 係列,0xmons 持有者免費 mint。還有 NFGas,這是一個 NFT 鑄幣廠 / 市場,你可以理解為把 Gas 費做成了加油使用券,並且還是 NFT,費用會返還給 XMON 的質押者。另外還接受了 zkSync 的 grant, 搞了 zkNFT。 「不管怎樣,越來越多的東西不斷推出,0xmons NFT 持有者總是第一個知道。」也就是說,這些都可以當作 0xmons 生態的一部分,也包括 Sudoswap。 但剛升級了 SudoAMM 機製的 Sudoswap,想象空間遠遠超出了 NFT 藏品 0xmons,因此一定會獨立出來,發行 SUDO 代幣,隻不過早期一定會照顧到 0xmons 和 XMON 的持有者。 當然,以上分析和判斷都沒有考慮潛在的技術風險(畢竟現在是黑客 Summer),也沒有考慮已經存在的倫理風險(創作者版稅)。
技術最前沿 -
追蹤2.8萬個NFT項目鏈上數據,鑄造收入的ETH去哪兒了?
作者:老雅痞 來源鏈接 2022年上半年,市場參與者在鑄造NFT上花費了大約27億美元。NFT項目用他們籌集的錢做了什麼? 在2022年1月1日至6月30日期間,市場參與者在以太坊區塊鏈上花費了963,227ETH(約27億美元)用於NFT的鑄造。 籌集的ETH有一半留在了NFT項目中(50.7%),而45.7%的ETH則流通到了非實體錢包。 籌集到的ETH流通到非實體錢包的數量已經從之前報告的52.3%(11個月前)下降到目前的45.7%。排名靠前的非實體錢包包括ETH百萬富翁、使用過EIP1559的錢包、NFT收藏家、Heavy DEX交易者和一些私人錢包。 累計起來,通過鑄幣籌集ETH的前五個NFT收藏家累計籌集了81,364個ETH;估計占觀察期內所有項目籌集的ETH總量的8.4%。 Nansen之前發表了一篇研究文章,追蹤通過NFT集合的主要銷售(即NFT的鑄幣)籌集的以太幣(ETH)的流向。近一年來,我們重新審視了這個研究課題,看看之前發現的趨勢是否仍然成立。具體來說,NFT收藏品是如何處理他們籌集的ETH的? 拉攏以太坊上的NFT礦工 以太坊上的鑄幣量(2022 年 1 月 1 日至 6 月 30 日) 目前的研究分析了2022年1月1日至6月30日期間,通過NFT藏品的初級銷售,ETH的流動情況。在此期間,市場參與者在NFT鑄幣上花費了963,227個ETH(約27億美元)。共有1,088,888個錢包參與了鑄幣活動。然而,如果包括免費的鑄幣活動,參與的錢包數量已經增加到超過150萬個獨立錢包。 按周計算,2022年1月1日至6月30日期間的鑄幣量約占NFT總活動量的13.7%。與Nansen提供NFT活動覆蓋的其他區塊鏈相比,以太坊上的NFT鑄幣量所占比例較小。值得注意的是,BNB鏈報告的鑄幣相關量的比例最高,每周平均占80.2%。在2022年1月1日至6月30日期間,BNB鏈上的總鑄幣量約為1.07億美元。 不同區塊鏈上的 NFT 鑄幣量(2022 年 1 月 1 日至 6 月 30 日) ‍Arbitrum 上的 NFT 活動量(2022 年 1 月 1 日至 5 月 31 日) BNB 鏈上的 NFT 活動量(2022 年 1 月 1 日至 5 月 31 日) Avalanche 上的 NFT 活動量(2022 年 1 月 1 日至 5 月 31 日) 不同區塊鏈的鑄幣量比例(2022 年 1 月 1 日至 6 月 30 日) 確定當前研究的範圍 在研究期間,共有 28,986 個 NFT 集合部署在以太坊上。這些項目總共籌集了 963,227 ETH。有趣的是,這些收藏品中略多於一半是免費鑄幣項目(51.6%,n=14,961)。對於通過鑄幣廠成功籌集 ETH 的項目,其中近三分之二的項目(65.8%,n= 9,229)籌集到低於 5 ETH。項目籌集的中位數為 1.43 ETH,平均為 59.4 ETH。一百四十個 NFT 收藏已經籌集了超過 1,000 ETH。因此,通過鑄造籌集到多少 NFT 集合之間的差異仍然很大。 NFT 收集的 ETH 數量(適用於 2022 年 1 月 1 日至 6 月 30 日期間部署的合約) 隨著參與鑄幣活動的獨特錢包數量的增加,我們還目睹了在此期間每個錢包的平均鑄幣量略有增加,達到每個錢包 3.65 鑄幣,高於之前報告的平均 3.16 鑄幣。 按錢包地址參與 NFT 鑄幣廠(不包括免費鑄幣廠):適用於 2022 年 1 月 1 日至 6 月 30 日期間部署的合約 與我們之前的發現類似,大多數錢包地址在觀察期內持續鑄造一個獨特的NFT(51.7%,n=563,348)。 那麼,在初級銷售期間籌集的ETH會發生什麼?更具體地說,項目究竟用這些資金做什麼? 在這部分分析中,我們遵循了最初研究設定的研究參數——分析2022年1月1日至6月30日期間初級銷售收入超過20ETH的項目。ETH從項目庫中的轉移通常是在以太坊上作為內部交易記錄的合約調用。我們利用Nansen的錢包地址標簽數據庫來分析ETH的流出去向。在這裡,Nansen將非實體錢包定義為我們無法確定其所有者或已知實體的地址。在某些情況下,這樣的地址可能仍然有一個名字(例如,nansen.eth)。簡而言之,非實體錢包通常是私人錢包和無標簽的錢包。 我們之前的研究發現,從初級銷售中籌集的ETH有52.3%流通到了非實體錢包。此外,0.2%籌集的ETH被轉移到去中心化交易所,3.6%由NFT項目籌集的ETH被存入中心化交易所,17.7%籌集的ETH被倒入更廣泛的市場上的NFT項目。 籌集的 ETH 流出分配 在最新的研究中,以前的研究觀察受到了挑戰。在初級銷售期間籌集的大部分ETH現在留在了NFT項目中。NFT項目籌集的ETH有一半被保留(50.7%)。隻有0.2%的ETH被送到了非中心化交易所或中心化交易所。最後,大約3.5%的資金流出被歸類為 “其他 “錢包,包括服務提供商、天使投資者或慈善機構。 下表細分了2022年1月1日至6月30日期間收到ETH的前20個非實體錢包。排名靠前的非實體錢包包括ETH百萬富翁、使用過EIP1559的錢包、NFT收藏家、重型DEX交易,以及一些私人錢包。如圖所示,Vee Friends Series 2在向非實體錢包的前20筆轉賬中占了5筆;主要是向被認定為高活躍度錢包的轉賬。 收到 ETH 的前 20 個非實體錢包(2022 年 1 月 1 日和 6 月 30 日) 我們承認,這項研究隻考察了從NFT項目的地址到直接交易地址的直接轉賬。換句話說,沒有捕捉到潛在的後續交易到其他交易方,這限製了我們的發現。因此,我們審查了按籌集的ETH數額排名的前5個NFT集合,以跟蹤籌集的ETH的流動。利用Nansen的錢包分析器和交易方功能,我們對每個NFT係列進行了深入分析,以及通過其主要銷售籌集的ETH的流動情況。 鏈上數據顯示,Pixelmon – Generation 1 在通過其主要銷售籌集的 ETH 數量中排名第一。下表概述了前五個 NFT 集合。他們總共籌集了 81,364 ETH,估計占觀察期內所有項目籌集的 ETH 總額的 8.4%。 ETH 募集量排名前 5 位的 NFT 收藏 Pixelmon – 第1代 Pixelmon-Generation通過一級銷售籌集的ETH被轉移到另一個錢包,該錢包被確認為Nansen的 “Gnosis安全代理”(私人)錢包( 0xf6bd9fc094f7ab74a846e5d82a822540ee6c6971),這可能是項目組的多簽名錢包的執行。在調查時,這個錢包的活動相對零散。對該錢包的交易方的分析顯示,募集的資金是以USDC(57%)或WETH(43%)從這個錢包轉出的。 Moonbirds 對於Moonbirds,通過初級銷售收到的ETH被轉移到Moonbirds公共鑄幣廠的受益人地址( 0x000ddf0af676ec8e21d77c5af8166a95531a1668)。從受益人錢包中,又有19.7k ETH被轉移到幾個與Gemini掛鉤的錢包中。 VeeFriends係列2 VeeFriends係列2錢包的活動在鑄幣廠之後有所下降。資金大多被轉移到與EIP 1559用戶和高活動用戶相關的30個錢包地址。 World of Woman Galaxy (WoWG) 從WoWG募集的大部分ETH被轉移到被Nansen標記為’OpenSea Royalty Recipient’的錢包( 0x646b9ed09b130899be4c4bec114a1aa94618be09)–這個地址可能屬於WoW的團隊。這個錢包的大部分ETH隨後被轉移到與這個新錢包的EIP 1559用戶相關的錢包地址。 Genesis Box 從Genesis Box的主要銷售中收集的大部分資金被直接轉存到Nansen的一個被確認為Gnosis安全代理錢包的錢包( 0xd1f124cc900624e1ff2d923180b3924147364380)。存入這個錢包的ETH資金大部分被重新分配到一個私人錢包(0xbe560d510e4223c2e68f4ddc956da58eb01132a9)。資金從這個錢包轉移到一個Blockfolio錢包(現在屬於FTX)。 反思 我們第一次嘗試跟蹤通過初級銷售籌集的ETH的情況,發現大部分籌集的資金被轉移到非實體的錢包。在我們更新的研究中,這種情況不再出現,一半的ETH被NFT項目保留。然而,45.7%的ETH募集資金被轉移到了非實體錢包。自我們最初的研究以來,Nansen不斷改進標簽和指標。這種錢包標簽的增加可能有助於本研究的統計結果,其中更多的實體錢包被捕獲。我們標簽的改進也意味著鏈上調查和儘職調查更容易進行。最初的研究是在過濾掉正在進行的洗盤交易的限製下進行的,而目前的研究是在整合了Nansen的洗盤交易過濾器後進行的,這有助於提高調查工作的質量。反思鏈上的結果,我們堅持我們的結論,即隨著每個獨特的錢包地址的平均mint的增加,NFT市場的mint部門仍然健康。此外,NFT收藏品將主要銷售收入再投資於NFT的鏈上證據表明,在這個市場中存在著有良心的建設者和創造者。 免責聲明 本內容的作者和Nansen的成員可能參與或投資於本文提到的一些協議或代幣。上述聲明是對潛在利益衝突的披露,並不是對購買或投資任何代幣或參與任何協議的建議。Nansen不推薦與任何代幣或協議有關的任何特定行動方案。這裡的內容純粹是為了教育和提供信息,不應作為金融、投資、法律、稅務或任何其他專業或其他建議來依賴。這裡的任何內容和信息都不是為了誘導或試圖誘導任何讀者或其他人購買、出售或持有任何代幣或參與任何協議,或為購買或出售任何代幣或參與任何協議而訂立或提出訂立任何協議。這裡的陳述(包括意見陳述,如果有的話)完全是一般性的,沒有考慮到任何讀者或任何其他人的個人需求和獨特情況。強烈建議讀者在做出購買或出售任何代幣或參與任何協議的決定之前,謹慎行事並考慮自己的個人需求和情況。Nansen可以在任何時候改變這裡表達的觀察和觀點,恕不另行通知。Nansen對因使用或依賴任何這些內容而引起的任何損失或責任不承擔任何責任。
PA觀察 -
GameFi 每週回顧 | 2022 年 11 月 14 日至 11 月 20 日
GameFi 每週回顧 | 2022 年 11 月 14 日至 11 月 20 日
02
簡述當前區塊鏈各模塊的性能瓶頸和挑戰
03
NFT 一週回顧 丨2022 年 11 月 14 日至 11 月 20 日⁠
04
BlockPulse 新用戶註冊優惠 註冊就送Early adopters NFT 靈魂綁定代幣(SBT)
快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