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精選 | FTX 以 14.22 億美元出價成功競拍 Voyager | Cosmos Hub 發布 2.0 白皮書
精選新聞  1. Voyager 正式宣布完成拍賣,FTX 以 14.22 億美元出價競拍成功 Voyager Digital 今天宣布,經過多輪競標,其運營公司 Voyager Digital LLC 選擇 FTX US 作為其資產的最高和最佳出價。無擔保債權人官方委員會(UCC)公證並支持 FTX US 中標。 FTX US 的出價約為14.22 億美元,包括所有 Voyager 加密貨幣在未來某個日期的公允市場價值,按當前市場價格估計為13.11 億美元,加上估計提供約1.11 億美元增量價值的額外對價。公司對三箭資本的債權仍在破產財產中,破產財產將把此類債權的任何可用追償分配給該財產的債權人。(原文連結)   2. Cosmos Hub 2.0 白皮書正式發布,將推出流動性質押功能並減少 ATOM 增發量 Cosmos Hub 2.0 白皮書草案已在治理論壇正式公布,該白皮書概述了 Hub 作為鏈間安全核心的全新角色,這意味着其他鏈將能夠使用 Cosmos Hub 來保護自己的網絡。該白皮書將於 10 月 3 日上鏈並進行社區投票。 據悉,白皮書描述了兩個特定於應用程序的功能,分別是 InterChain Scheduler和InterChain Allocator,它們共同構成了加速跨鏈增長的飛輪。InterChain Scheduler是一個跨鏈區塊空間市場,它從跨鏈的 MEV 中產生收入。這些收入被 InterChain Allocator 用來將新的 Cosmos 鏈資本化,促進鏈間協作,從而擴大 Scheduler 的潛在市場。 白皮書還介紹了旨在為 Cosmos Hub 的原生代幣 ATOM 增值的機制,Cosmos Hub 將很快支持流動性質押功能,從而提高 ATOM 的流動性,未來還將大幅減少向網絡發行的 ATOM 代幣數量。(Coindesk)   3. 波卡公布最新路線圖,預計異步支持功能將使 TPS 達到 10-100萬 波卡聯合創辦人 Rob Habermeier 在官方博客公布波卡最新路線圖,其中包括年底前在 Kusama 上部署異步支持功能,隨後部署在主網,該功能可以將平行鏈出塊時間減少到 6 秒,將每個區塊的可用空間量增加 5-10 倍,並允許平行鏈區塊在第一次嘗試沒有進入中繼鏈時被「重用」,預計此次更新將使網絡的總 TPS 容量達到 100,000 到 1,000,000 之間,而不會影響網絡所做的安全保證。 此外,波卡還計劃在 2023 年第一季度或第二季度上線平行線程功能,該功能使平行鏈臨時參與波卡安全性、啓動區塊鏈而無需參與拍賣並租用專用平行鏈插槽;在 2022 年 10 月中旬投入使用 Weights V2,該版本引入了多維權重的概念,它不僅測量執行時間,還測量特定操作訪問的狀態量。在今年第四季度初在 Kusama 上部署新的治理系統,該系統系統體現 Polkadot 鏈上治理機制自我升級的能力;計劃在年底前上線質押模塊的爭議削減功能,提交無效平行鏈區塊的驗證者將被削減其全部代幣份額。(原文連結)   4. 蘋果新政策或將允許 NFT 市場通過 Apple Pay 出售 NFT 科技巨頭蘋果公司即將達成協議,允許 Web3 初創公司通過其 App Store 出售 NFT。根據新政策,OpenSea、LooksRare 和 Magic Eden 等 NFT 市場可以通過 Apple Pay 網關出售托管的數字收藏品。 據悉,蘋果公司對通過 iOS 應用程序內的所有 NFT 交易收取高達 30% 的傭金,但由於蘋果公司目前不處理任何加密貨幣交易,所以 App Store 購買必須以美元進行,而兌換美元又非常困難,最終將導致 NFT 交易者遠離蘋果生態系統,因為高昂的費用使 NFT 項目幾乎不可能盈利。(原文連結)   5. 加密技術服務商 ChainUp 已聘請新加坡前總理吳作棟為董事會特別法律顧問 加密技術服務商 ChainUp 已聘請新加坡前總理、新加坡華僑銀行董事長吳作棟(Goh Chok Tong)擔任董事會特別法律顧問。 據悉,ChainUp 是交易所基礎設施、流動性服務、加密錢包、NFT、挖礦等區塊鏈解決方案的提供商。吳作棟自 1990 年起接任李光耀任新加坡總理,並於 1992 年起擔任新加坡人民行動黨秘書長至 2004 年為止。2004 年至 2011 年間,他出任國務資政。(原文連結)   6. LFG 錢包在韓國檢方發出逮捕令後轉移 3313 枚比特幣至交易所 據 CoinDesk Korea 報道,韓國檢方對 Terra 創辦人 Do Kwon 發出逮捕令後,9 月 15 日至 18 日 Terra 基金會 Luna Foundation Guard(LFG)錢包將約 3313 枚比特幣(約合 6659 萬美元)轉移到加密交易所 KuCoin(1354 枚)和 OKX(1959 枚)。 據悉,韓國檢方隨後向 KuCoin 申請凍結賬戶,但 OKX 無視了檢察機關的凍結要求,1959 枚 BTC 可能已經轉移到另一個交易所,檢察官正在密切調查轉移的情況。(原文連結)   7. CoinDesk 評選「2022 年區塊鏈最佳大學」,清華、北大、上海交大等上榜 CoinDesk 公布了 2022 年對區塊鏈影響最大的 50 所大學的排名,排名根據研究出版物的數量和影響力、課程、學位、會議、行業合作夥伴、贈款數量、畢業生工作、聲譽和其他衡量標準在內的指標。香港理工大學、新加坡國立大學、蘇黎世大學、加州伯克利、康奈爾大學、清華大學排名前六。 此外,上海交通大學、北京大學、中山大學、浙江大學、複旦大學也位列前三十。(Coindesk)   8. Safe 公布社區挑戰結果:12,168 個地址被剔除,節省約 290 萬美元 數字資產管理平台 Safe(原 Gnosis Safe)公布社區挑戰結果,12,168 個地址被剔除,43,575 個地址符合空投條件,29 個安全地址有資格獲得獎勵。Safe 表示該措施為社區節省約 290 萬美元,後續會將 75% 重新分配給社區,25% 作為挑戰者的獎勵。 據悉,9 月 8 日,Safe 發起一項「識別空投獵人」的社區挑戰,成功舉報空投獵人的用戶可獲得被舉報者 25% 的 SAFE ,剩餘的 75% 將分配給其他所有符合條件的人。對於在被其他人舉報之前主動自首的空投獵人,可以保留 25%。(原文連結)   精選文章  1.《全面解讀 Cosmos 2.0 :從松散聯盟走向經濟共同體》 在9 月 26 日-28 日的 Cosmoverse 大會中,Cosmos 發布了全新的 2.0 白皮書,本文為大家帶來最新的白皮書解讀。白皮書首先回顧之前 Cosmos 通過 Tendermint、IBC 和 SDK 所創造的輝煌。在意識到 Cosmos Hub 網絡的採用率低下和質押在其上的 ATOM 代幣利用率低下後,貢獻者們希望通過 Cosmos 2.0 改變這一局面。   2.《破局與重生:以太坊合併後的傳奇之路》 以太坊經歷了歷史性的升級,發展進入了新的階段。合併之後,以太坊將繼續沿着擴容和去中心化的方向前進。The Merge 僅僅是 PoS 時代的第一步,以太坊依然面臨着巨大的挑戰,驗證者群體中心化,擴容,Lazy Validator Problem 等問題依然制約着應用的爆發和以太坊的安全擴展,本文將從 The Merge 開始,逐步分析 POS 採用的共識算法,重點探索使用 DVT 技術來解決驗證者單點風險的問題,和從業者一起分析以太坊的問題和未來的發展機會   3.《獨角獸 Immutable 誕生背後:從「網瘾少年」到身價超 10 億美元的 Fergusons 兄弟》 James 和 Robbie 共同成立了澳大利亞發展最快的獨角獸公司 Immutable,估值達到 10 億美元。James 擔任 CEO,Robbie 則出任總裁,二人都登上 2019 年福布斯亞洲「30 Under 30」榜單,他們是澳大利亞狂野的 Web3 護林員。本文帶領讀者走進 Robbie Ferguson 和 James Ferguson 的傳奇故事。   原文連結: https://www.chaincatcher.com/article/2080253 本文章挑選自鏈捕手 鏈捕手精選   本網站所有非原創(轉載)文章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特別說明:轉載文章會進行二次編輯以符合文章寫作需求,望作者包涵     延伸閱讀:  【新手懶人包】區塊鏈是甚麼? 一文看懂區塊鏈演化、應用、常見術語  【新手懶人包】元宇宙是甚麼? 剖析元宇宙的構成、未來商機和應用  【新手懶人包】 NFT 是甚麼? 整合 NFT 科普、平台比較、製作方法  【新手懶人包】 GameFi 是甚麼? 一文認識 GameFi 原理、運作方式、熱門NFT遊戲
BlockPulse -
深度解析應用鏈的風險與機遇:應用鏈的下一個機會在哪裏?
Cosmos、Polkadot、Avalanche 和以太坊上的應用鏈的實現正在趨向一種共享安全方法。有了共享安全性,應用鏈實際上並不需要共識機制,相反依靠一個獨立的執行層就夠了。 過去一年中,有不少明星應用都推出自己的應用鏈,或者宣布了部署自己應用鏈的計劃。對於高增長項目來說,應用鏈方向無疑是可預見的未來。一些應用鏈相關的文章甚至開始預測,每個流行的 Web3 應用最終都會擁有自己的區塊鏈。 基於這一趨勢,一些項目創辦人開始認為,最正確的做法是一開始就把應用構建為應用鏈。當然,我相信這對於某些應用來說是適用的,但選擇過早把錢花在構建應用鏈上對於很多項目來說事實上是「自取其辱」。 我們經常在 Alliance DAO 社區中經常討論這個話題,並且從中已經延伸出了一些解決辦法,包括:應用鏈的最佳使用場景、構建應用鏈需解決的問題以及創業機會有哪些。   一、甚麼是應用鏈? 應用鏈旨在主要執行單個功能或應用程序,例如遊戲或 DeFi 應用程序。這意味着應用程序可以使用鏈的全部資源,例如吞吐量、狀態等,而不會與其他應用競爭。此外,應用本身可靈活優化鏈的技術架構、安全參數、吞吐量等以匹配應用程序需求。由於只針對特定應用,因此應用鏈一般不對開發人員「無許可」,而對用戶「無許可」,在這個層面上,應用鏈背離了標準的區塊鏈實踐,即區塊鏈對用戶和開發人員都是開放的。   把應用鏈比作「小城鎮」 我們可以把智能合約鏈(公鏈)比作城市,來理解創辦人在選擇構建應用鏈時要做甚麼妥協。 以太坊和 Solana 等通用計算鏈就像大都市,擁有多樣化的基礎設施來支持不同類型的業務(應用程序)。這使得通用連鎖店更受歡迎、更擁擠、通常更貴,有時甚至更忙。但這種流行為生態系統中的企業創造了大量流量和機會:從一項業務轉到另一項業務很容易。也可以結合不同的商業活動來創造新的有趣的商業。 而搭建自己應用鏈就像具有單一商業活動的小城鎮。小鎮可以制定自己的規則和政策。它不那麼擁擠,也更便宜,但可能與外部世界沒有很好的聯繫。鎮上的每個人都在使用鎮上的單一業務。如果它足夠受歡迎且足夠獨特,客戶甚至可能會為了這項特定業務而來到這個「特色小鎮」。 此外,還有安全性差異。大城市人口更多、更富裕、更強大。這座城市所有企業都有一個共同的利益,那就是擁有一個安全可靠的城市。這些因素使大城市更難攻擊、更安全。另一方面,小城鎮的安全與單一業務的受歡迎程度和成功緊密相關。如果生意做得好,城鎮居民的數量就會增加,城鎮會變得更強大,如果生意不好,人們就會離開,這會使城鎮的安全性降低,更容易受到攻擊。 在這兩種模式的折中方案是特定行業鏈,例如 DeFi 或遊戲專用鏈,相當於郊區城市,它比小城鎮更受歡迎和安全,但沒有大城市那樣繁忙。 通用計算鏈、應用鏈和行業鏈可以共存並滿足不同的需求。重要的是識別哪些用例需要應用鏈,而不是在通用計算鏈或行業鏈上構建智能合約。本文第一部分討論了應用鏈及其使用場景,第二部分涵蓋了該領域中存在的創業機會,最後一部分比較了不同應用鏈的實現方法。   二、應用鏈具體的使用場景有哪些? 正如我們在過去幾年中看到的那樣,可以出於各種原因啓動應用鏈。在本節中,我們將討論哪些最常見的場景更適合應用鏈。   1、生態系統需要 Cosmos 和 Polkadot 等生態系統上的應用程序構建者基本需要將其應用程序構建為應用鏈。兩種協議都專注於互聯互通的多鏈生態,任一生態系統中的主鏈都沒有實現支持智能合約的執行引擎。因此,想在這兩個生態構建應用,要麼自己搭建應用鏈,要麼選擇已經實現了通用計算執行引擎的鏈。 在 Cosmos 生態系統中,實現智能合約執行引擎的生態鏈包括 Evmos(EVM 兼容)和 Juno(CosmWasm 智能合約),其生態都包含多個 DeFi 和 NFT 應用程序,而Osmosis (AMM DEX)、Mars hub(貸款)和 Secret(隱私)這些則屬於應用鏈。 在 Polkadot 生態系統中,通用計算平行鏈包括 Moonbeam(與 EVM 兼容)和 Astar(WASM 智能合約)。Polkadot 上的應用鏈示例包括 PolkaDex(訂單簿 DEX)、Phala(隱私)和 Nodle(物聯網網絡)。   2、吞吐量的需求 當一些通用計算鏈無法滿足應用的吞吐量需求或費用需求時,選擇構建應用鏈是最理想的狀態。如果想在Web3中構建類似 Web2 性能的應用,應用鏈就是不二之選。 遊戲應用是最佳示例。大多數互動遊戲都需要極高的吞吐量來支持用戶的遊戲交互。此外,交易應該是免費的或費用可以忽略不計。通用計算鏈則無法滿足這些要求。一些例子包括: Axie Infinity:在 Ronin 側鏈上推出 Sorare:以 StarkEx L2 形式推出的夢幻足球遊戲 在遊戲之外,訂單簿交易等 DeFi 協議通常需要高吞吐量才能為專業交易者提供卓越的用戶體驗。一個已知的例子是 DeFi 衍生品交易所 dYdX。dYdX 協議目前每秒處理約 1000 個訂單。所需的鏈吞吐量應超過 1000 TPS。出於這個原因,dYdX V3 是作為基於 StarkEx 技術的專用以太坊 Rollup 推出的。隨着協議計劃進一步擴展需要更高的吞吐量,它正在轉向應用鏈。因此,dYdX 宣布將為其 V4 使用專用的 Cosmos 鏈。   3、添加特定技術的需求 如果應用程序需要 L1 鏈上沒有的特定技術,另一種方法是構建一個實現該技術的應用鏈。最好的例子是零知識證明,例如 zk-Snarks 或 zk-Starks。隱私支付或交易等注重隱私的應用程序需要 zk 證明來構建區塊。然而,生成 zk 證明是計算密集型的,並且這些計算太昂貴而無法在鏈上執行。 在這種情況下,最好的方法是在應用鏈上實現所需的技術。例如 Aztec,這是一個維護隱私的支付和交易應用程序,在以太坊上推出了 L2。此外還有 Cosmos 生態系統上的 Secret 應用鏈。   4、提高應用經濟性的需求 當團隊將應用程序構建為 L1 區塊鏈上的智能合約時,用戶需向應用程序支付兩種費用:原生應用程序費用和 gas 費用。原生應用程序費用,例如交易所的交易費用或借貸協議的差價,本質上是應用程序的收入流。該收入通常被用作激勵應用參與者發展應用社區並加速應用採用的激勵措施。 另一方面,應用的用戶向 L1 的驗證者支付gas費用。gas 費用是應用用戶的開銷,會降低用戶體驗。gas 費對應用的經濟沒有貢獻,相當於應用給 L1 的托管服務交「租金」。盡管這筆「租金」能夠保證應用的安全,但更理想的是,這部分錢如果能留存在應用經濟系統內部,就更能激勵用戶了。 應用鏈就支持這種情況,項目方可以控制自己的 gas 費來分配獎勵給試用應用的參與者。例如,Yuga Labs 想將 Bored Ape Yacht Club ( BAYC ) 生態系統分離為一個獨立的鏈就是考慮了這方面的情況。BAYC社區在項目 NFT 資產的鑄造期間向以太坊網絡支付了巨額費用,而遷移到自己的應用鏈會將這些費用保留在 BAYC 的經濟系統中。   三、應用鏈有哪些風險? 盡管應用鏈有以上優點,但也面臨不少風險。比如構建應用鏈比開發智能合約複雜得多,需要開發與應用程序的核心業務無關的基礎設施。此外,應用鏈增加了安全性和可組合性風險。   1、安全保證  智能合約應用程序從底層 L1 獲取安全性。正如前面在「大都會VS小城鎮」類比中所討論的,由於L1支持多種應用程序,因此保持 L1 安全的動機在大量 L1 參與者之間共享。這使得 L1 更安全,更難攻擊。此外,L1 安全保證獨立於特定應用程序的採用。 在應用鏈中,安全性很大程度上取決於應用的採用情況和應用原生代幣的價格。根據實施細節,應用鏈可以是 L2 排序器或獨立的 PoS 驗證器。在這兩種情況下,驗證者獎勵通常以原生應用代幣計價。驗證者必須質押原生代幣並使用具有高正常運行時間(high uptime)的複雜基礎設施才能參與網絡。驗證獎勵需要高於驗證者所承擔的運營成本和代幣質押的風險。該模型的一些問題包括: 質押風險可能會讓加入網絡的情況變複雜,甚至會吸引業餘驗證者,這可能會危及網絡安全和正常運行時間。 驗證者獎勵對代幣價格的依賴,可能會促使應用開發人員使用高代幣通脹或不可持續的遊戲化代幣經濟學。 如果應用採用率低且代幣價格低,則網絡安全性變弱,這會使得作惡者能夠以低成本攻擊網絡。   2、成本和團隊時間 啓動應用鏈會附帶一系列需要構建的額外基礎設施以及與驗證者協調的活動。在基礎設施方面,需要公共 RPC 節點來允許錢包和用戶與鏈進行交互。還需要包括區塊瀏覽器和存檔節點在內的數據分析基礎設施,來允許用戶查看活動。還需要網絡監控和驗證者信息等服務。 所以,需要額外搭建的基礎設施很多,這就需要大量成本和工程時間,而且工程團隊花了很多時間在處理與應用邏輯無關的任務上。此外,還包含維護區塊鏈的成本,維護要進行大量計劃並與驗證者進行溝通,來安排網絡升級或響應錯誤和網絡停機時間。 一般來說,開發應用鏈需要團隊更強大,成本也更高,這是初創公司無法承受的,尤其是在早期階段。這些冗雜的事物會對應用的發展邏輯造成幹擾,也會成為項目快速適應和實現產品市場契合的障礙。   3、缺乏可組合性 將應用程序構建為智能合約的主要優勢之一是原子可組合性(atomic composability)。應用程序可以相互構建,用戶可以在同一事務中與多個協議無縫交互。例如智能 DEX 路由器,可以通過不同的 AMM 路由單筆交易以實現最佳定價。 另一個例子是閃電貸,其中交易可以從借貸協議中借款,並在償還貸款之前在 AMM 上執行交易或套利。這些交互可在同一個事務中「原子地」發生。原子可組合性是 Web 3 應用程序中的一項獨特功能,可實現有趣的行為和商業機會。 應用鏈缺乏這種原子可組合性,因為每個應用都與其他應用隔離開來。應用程序之間的交互需要跨鏈橋或消息傳遞,這需要跨多個區塊且不能「原子可組合」。當然,原子可組合性的缺乏或許會催生一些有趣的初創公司來解決這個問題。例如:   4、跨鏈風險 應用鏈的另一個問題是跨鏈資產的風險增加。具體而言,DeFi 應用程序需要橋接多種資產,例如 BTC、ETH 和穩定幣。資產跨鏈會降低用戶體驗並帶來更大的風險。跨鏈橋是被攻擊的常見目標,如果跨鏈橋被破壞,可能會使需要資產跨鏈的 DeFi 應用程序產生壞賬。 對於無法吸引信譽好且資金充足的跨鏈橋的應用鏈,風險甚至更高。在這些情況下,應用鏈可能會求助於中心化的跨鏈橋,例如中心化交易所或開發自己的跨鏈橋。   四、應用鏈領域有哪些創業機會? 應用鏈生態系統的挑戰為初創公司創造了解決問題的機會。在這部分,我們討論了其中的一些機會,並鼓勵更多有興趣的創辦人伸出援手。   1、高性能 DeFi 協議 這裏的關鍵推動因素是使用可根據 DeFi 協議需求進行調整的可定制技術堆棧。旨在與 Web 2 性能競爭的 DeFi 協議需要作為應用鏈來實現。中央限價訂單簿 (CLOB) 交易所是最佳選擇。dYdX 衍生品交易所開啓了這一趨勢,預計現貨和商品交易所將被構建為應用鏈,從而受益於低費用和低延遲。   2、應用鏈遊戲引擎 一些受限於公鏈性能的應用目前來搭建應用鏈的選擇還比較有限,StarkEx 在這方面是一個不錯的選擇。希望能看到初創公司為鏈上遊戲構建新的高效架構,可以支持 10萬+ 的 TPS。   3、用於定制、部署和維護側鏈和 L2 的開發人員工具 使用適當的架構啓動側鏈或 Rollup 來作為應用鏈非常複雜,促進這項任務的開發者平台可以成為一項非常有價值的業務,想想應用鏈的 Alchemy。   4、支持人工智能的應用鏈 與零知識證明類似,人工智能是一種計算密集型的變革性技術。因此,支持 AI 的應用程序不能構建在鏈上。有許多成功的 web 2 AI 產品需要用戶支付大量訂閱費用。可以使用應用鏈向公眾開放對 AI 應用程序的訪問。考慮構建運行訓練有素的 AI 模型的應用程序,例如 Dall-E 或 GPT3,這些模型對公眾開放使用。   5、可組合性解決方案和跨鏈通信 應用鏈中缺乏原子可組合性,為初創公司創造跨鏈消息傳遞並創建感知可組合性提供了機會。想法包括: 用戶前端在後台執行跨鏈功能,例如 IBC 傳輸或 LayerZero 消息傳遞,並創建多個應用程序以可組合方式工作。比如跨鏈zapper。 通過多方計算 (MPC) 實現安全多鏈賬戶的錢包,並通過在多鏈上執行同時交易來本地處理跨鏈活動。例如跨鏈套利。   6、跨鏈 DeFi 協議 盡管應用鏈在吞吐量方面具有多項優勢,但也導致流動性碎片化,從而導致滑點增加和用戶體驗下降。跨鏈 DeFi 協議自動在不同鏈之間拆分交易以獲得更好的定價,將擁有更好的用戶體驗和更大的客戶群。   7、EVM 和非 EVM 鏈之間的去信任跨鏈訊息傳輸 應用鏈實現分為 Cosmos、Polkadot 和 EVM L2。提高可組合性的一種可能方法是構建通用的去信任跨鏈消息傳遞協議,該協議可以連接 EVM L2、Cosmos zone、Polkadot 平行鏈等。這樣的產品可以取代現有的跨鏈橋,並促進每年數十億美元的交易量。   8、開啓跨鏈安全共享 使用支持跨鏈安全的產品可以緩解應用鏈的安全挑戰。與 PoW 鏈的合併挖礦類似,我們設想了可以允許不相關 PoS 鏈之間共享安全性的方法,例如,驗證者抵押 ETH 而不是原生應用鏈代幣來保護應用鏈。流動性質押協議可能在該制度中發揮重要作用。   五、如何搭建一條應用鏈?   應用鏈能夠以不同複雜性和安全性的多種方式實現。本節簡要比較了一些構建應用鏈的方式。 1、Cosmsos Zone Cosmos 是第一個設想多鏈世界的生態系統。基於這一願景,Cosmos 的開發專注於標準化和簡化推出可以互連在一起的專用鏈的過程。這項工作產生了 Cosmos SDK,這是一個用於定制和開發區塊鏈的模塊化框架。Cosmos SDK 默認支持 Tendermint 共識機制,但允許使用其他共識機制。Cosmos SDK 後來通過添加 IBC 模塊進行了改進,該模塊允許基於 Tendermint 的鏈之間的無信任通信。 這些鏈中的每一個都稱為一個Zone(區域)。Cosmos 生態系統已經發展到超過 45 個 zone,由700 多個IBC互連中繼器組成。其中,不少 Cosmos Zone 都被用來做單一目的應用鏈。Osmosis 是其中一個最大的 Cosmos Zone,是實現了 AMM DEX 的應用鏈。 Cosmos 最初採用了隔離安全的理念,即每個區域負責自己的安全。每個 zone 都需要招募驗證者來運行網絡,並用 zone 的原生代幣獎勵驗證者。盡管這種方法很靈活,但它增加了應用鏈建設者的進入門檻。因此,Cosmos 正在實施一項更改,允許較小的 zone 通過跨鏈安全模塊從 Cosmos Hub 獲取安全性。   2、Polkadot 平行鏈 與 Cosmos 類似,Polkadot 發展出了一個多鏈生態系統。Polkadot 生態中的鏈稱為平行鏈,它們可以使用 Substrate SDK 啓動。 Polkadot 和 Cosmos 之間的主要區別在於,Polkadot 從一開始就統一了安全願景。所有平行鏈都與稱為中繼鏈的 Polkadot 主鏈共享安全性。中繼鏈的主要功能是為平行鏈提供共識和安全性。因此,中繼鏈不實現智能合約功能。 由於共享安全保障,Polkadot 生態系統不允許平行鏈在未經許可的情況下啓動。相反,平行鏈插槽被拍賣給想要構建自定義鏈的開發人員。競拍者必須鎖定 DOT,以確保平行鏈插槽。到目前為止,已經有 27 個平行鏈被拍賣。 Polkadot 上的不同平行鏈可以通過交叉共識消息 (XCM) 格式進行通信。XCM 通信還在實施階段,目前可以正常工作,但需要將消息傳遞數據存儲到中繼鏈。   3、Avalanche 子網 Avalanche 的子網實現方法與 Cosmos 非常相似。開發者可以推出自己的子網,每個子網可以支持多條鏈。子網需要招募自己的驗證者。但是,除了驗證專用子網之外,這些驗證器還需要驗證 Avalanche 的主網絡。盡管這一要求提高了主網絡的安全性,但與 Cosmos 相比,它增加了專用子網的進入門檻。 目前,子網生態系統不支持本地子網間通信,子網必須開發自己的網關。當然,為了增加採用率,Avalanche 團隊正努力支持相關功能。   4、以太坊 L2 在以太坊中,「應用鏈」一詞可能並不總能準確描述需要專用環境的應用程序。在以太坊中,此類應用既可以實現為專用的 L2,也可以實現為側鏈。L2實現不能稱為應用鏈,因為它沒有實現完整的區塊鏈堆棧。L2 是Rollup或驗證,僅支持事務的執行和排序。對於Rollup,共識和數據可用性由以太坊 L1 提供。對於驗證,L1 只是提供共識,數據存儲在鏈下。使用此架構的應用示例包括 Sorare 和 Immutable X。 另一種方法,即側鏈,需要啓動由少數驗證者驗證的獨立區塊鏈,以實現高吞吐量。側鏈通常由同一組驗證者驗證的橋連接到以太坊。已知的例子是支持 Axie Infinity 遊戲的 Ronin 側鏈。 與所有其他方法相比,L2 實現方法的主要優點是其優越的安全保證。L2 通過 zk Proofs 或欺詐證明從以太坊 L1 繼承安全性。盡管如此,它們仍然可以實現非常高的吞吐量和微不足道的費用。這些要求非常適合遊戲應用的需求。 L2 方法的主要缺點是 L2 之間或 L2 和 L1 之間的可組合性更加困難。在不同Rollup之間快速轉移資產通常需要第三方提供商,例如 LayerZero。盡管有些技術支持在在不通過 L1 的情況下在Rollup之間去信任地轉移資產,但這些技術會產生大量延遲,而像DeFi 這類應用就無法容忍這些延遲。這就是為甚麼 DeFi 協議使用 Optimism 和 Arbitrum 等通用 L2 作為擴展機制而不是特定於應用程序的 L2。 使用 L2 方法的另一個挑戰是實現的複雜性,與使用 Cosmos SDK 啓動 Cosmos 應用鏈的相比,在以太坊上啓動特定於應用的 L2 沒有標準的腳本。但是,隨着以太坊在以 Rollup 為中心的路線圖上走得更遠,這種情況會在未來有所改善。   結論 應用鏈叙事正獲得關注,但也在朝着與最初設想不同的方向發展。Cosmos、Polkadot、Avalanche 和 Ethereum 上的應用鏈的實現正在趨向一種共享安全方法,但差異很小。有了共享安全性,應用鏈實際上並不需要共識機制。相反,應用程序可以只使用為應用程序服務的專用執行環境,並使用 L1 來實現共識和數據可用性。這個執行環境可以是一個 Rollup 或遵循模塊化區塊鏈方法的獨立執行層。     轉載連結:https://www.chaincatcher.com/article/2080080本文章挑選自鏈捕手 公鏈挑戰者原文標題:《The Appchain Universe: The Risks and Opportunities》作者:Mohamed Fouda, Alliance DAO   本網站所有非原創(轉載)文章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特別說明:轉載文章會進行二次編輯以符合文章寫作需求,望作者包涵   延伸閱讀: 【新手懶人包】區塊鏈是甚麼?一文看懂區塊鏈演化、應用、常見術語 【新手懶人包】元宇宙是甚麼?剖析元宇宙的構成、未來商機和應用 【新手懶人包】 NFT 是甚麼?整合 NFT 科普、平台比較、製作方法 【新手懶人包】 GameFi 是甚麼?一文認識 GameFi 原理、運作方式、熱門NFT遊戲
Allen -
Move 公鏈爆紅背後
20 多位中美風投機構、項目方及開發者,帶你一探背後的故事。 「這個 Aptos Builder 社區直到 200 人,都幾乎沒有人說話。因為都是 Solana 生態的熟人,大家都心照不宣保持沉默,直到新人逐漸多起來群內才開始活躍。」 Solana 生態 TVL 排名前五的某項目方負責人 Tom 提到。 Tom 說的這個 Aptos builder 社區,是今年 6 月 Solana 穩定資產交易協議 Saber Labs 的 Co-founder、Solana 早期開發者 Ian Macalinao 發起的 。他和 Solana 另一位開發人員 Dylan 在今年 7 月宣布共同推出了一支規模達一億美元的 Protagonist 基金,專注投資 Aptos 生態。 Ian Macalinao 用挨個私聊的方式邀請了上百個 Solana 生態的成熟項目和開發者進入 Aptos Builder 社區,如今已超過 800 人。不過這個以 Solana 項目方和開發者為主的 Aptos 社區,前期並未引起太多轟動。 直到今年 7 月,Aptos 宣布今年累計完成 3.5 億美元融資;另一 Move 雙子星公鏈 Sui  後也宣布 B 輪融資 3 億美元。這時大家開始發現,Aptos 與 Sui 不僅資方矩陣基本是 Solana 的投資方,甚至連帶着項目方、開發者、甚至部分員工也高度重合 。 相比支持 Rust 語言的 Solana 「成建制」的遷移,另一個支持 Rust 語言的頭部公鏈 Polkadot 則也在相對低調的也在進行部署遷移。和 Solana 一樣,不少原有的 Polkadot 項目方,也是同時在開發部署多個 Aptos 與 Sui 生態項目。 關於大火的 Move 公鏈 Sui 與 Aptos, 20 餘位中美風投機構、項目方及開發者帶你一探背後的故事。   離開 Solana 意味着甚麼? 「執行層比共識困難得多,共識‘相對簡單’,我們不把 Avalanche 或 BNB Chain 視為 Solana 的主要競爭對手,而是 Aptos & Mysten。」 7月,在一次 Dragonfly 合夥人 Haseeb 主持的線上會議中,Solana 聯合創辦人Aeyakovenko 如此說道。 事實似乎的確如此,Aptos 挑戰 Solana 的第一步就是搶人、搶項目。 除了上文提到的 Ian Macalinao 攜一億美元生態基金大規模遷移 Solana 項目到 Aptos,一個Aptos 開發者也曾發起投票,詢問「在 Aptos 上開發之前,你的背景/經驗是甚麼?」50%的人投票者曾經是 Solana 生態的開發者。 在和眾多 Solana 項目方接觸過後,我們發現,選擇遷移或多鏈部署到 Move 公鏈,幾乎成了成為 Solana 生態項目的共識。  在項目方看來,其實無論 Move 公鏈會不會成為 Rust 及 EVM&Solidity 公鏈的殺手,選擇遷移或多鏈部署到 Move 公鏈是一種「做多自己」的下注。 作為熊市少有的熱點風口,如果 Move 公鏈起來了,遷移部署過去的項目方就能直接在一級和二級市場繼續叙事和融資,即使 Move 公鏈生態沒有預期成果或者進展緩慢,項目方最多損失幾個月的學習開發成本,這點成本在熊市是非常值得付出的,可一旦成功,便收獲新的一波財富機會。 Ian Macalinao 同樣表示,「離開」是一個強烈的詞,大多數強大的開發人員,花時間在 Move 生態上不會有任何損失,因為現在市場對於沒有 PMF(產品和市場契合度) 的項目來說非常困難。  比如基於 Solana 的 Web3 智能消息平台 Dialect,在今年 3 月宣布完成 由 Multicoin Capital 和 Jump 領投的 410 萬美元融資。 盡管 Dialect 其資方和 Aptos 是高度重合的,不排除有背後資本的推動此次部署的可能性, Dialect 官方給出選擇 Aptos 的闡述理由是: Solana 的獨特架構可以實現極快的速度和超低的成本,但未來是多鏈的,如果 Dialect 設置任意孤島,就無法為客戶提供最好的服務。  對於 Solana 開發人員,Dialect 將繼續提供的工具支持;對於 Aptos 開發人員,Dialect 迫不及待地想與之合作,看看Aptos 開發人員們構建了哪些令人難以置信的東西。 另一方面,市場關於 Aptos 生態的爭議也開始凸顯,投資方與 Solana 核心資方高度重合,項目方也來自於Solana生態,讓人難免產生疑問:在Solana上賺得盆滿缽滿的 VC 又在做局複制下一個Solana? 或許出於生態項目流失的壓力,根據 Solana 基金會 GitHub 頁面信息顯示,團隊已將 Move 語言納入開發戰略。 值得注意的是,經過深潮與 AptosWorld 初步統計,Aptos 生態的 DeFi 所有賽道幾乎被 Solana 生態的 DeFi 項目給包場了,例如 DEX、NFT、借貸、衍生品、跨鏈橋等每個 DeFi 細分賽道,都至少有兩到三個以上的 Solana 上運行較成熟的項目方在開發 Move 版本,這意味着僅在 Solana 遷移和多鏈部署過來的數百個生態項目中,未上線先卷起來了。 但在不少行業從業者看來,這類「泡沫現象」在絕大多數大型公鏈早期,都不可避免地會發生。 初期大量良莠不齊或者追熱度的項目湧入公鏈生態,再經過市場的檢驗篩選出優秀項目,幾乎是每條公鏈生態發展繁榮的必經之路,而各大公鏈開源社區的開發者們互相流動參與開發項目,更是正常不過的現象了。 Nothing Research Partner Allen Ding 表示,其它生態開發者的到來可以迅速充盈 Move 生態,初期以 Fork 和遷移類項目為主並沒甚麼問題。畢竟公鏈的基礎應用目前已經範式固定了,比如 DeFi 中的 DEX、借貸、穩定幣都是很成熟的賽道。對於新公鏈來說,快速補足生態的意義大過追求應用層的範式創新。現階段的 DeFi2.0 時代,基於底層應用來構建上層應用,即應用的可組合性是大家更看重的。   Polkadot 項目方遷移的經驗有哪些? 除了 Solana 生態項目觊觎 Move 公鏈的紅利蛋糕 ,還有一方勢力也在虎視眈眈──Polkadot 。 在 Aptos 官方為數不多的公開合作項目裏面,就包括了在 2020 年底拿到 Polkadot Web3 基金會第八次 Grant 的 Pontem Network,其在今年 4 月與 Aptos 官宣合作後也表示,測試激勵代幣未來將在 Aptos 上發行。 除了 Pontem, 我們了解到不少 Polkadot 項目方,如今也同時在開發多個 Aptos 與 Sui 生態項目。 九月初,某波卡生態項目在杭州舉辦了 Move 開發者大會,並邀請了 Move 語言之父、Sui 的 CTO & 聯合創辦人 Sam Blackshear 進行視頻演講。 大會現場,多個波卡項目都介紹了其即將在 Aptos 與 Sui 生態上部署的多款產品和項目計劃,甚至有團隊在Move生態已部署超過5個產品。 和 Solana 一樣,作為上一輪牛市新公鏈叙事最大的價值捕獲者之一,Polkadot 生態的項目方的許多經驗值得借鑒。尤其是面對公鏈初期早期、基礎設施還不完善的時候,項目方應該如何做才能收益最大化。 關於應用如何最大化地捕捉和兌現公鏈價值。DeFi 概念的提出者, Dharma Protocol 創辦人 Max 曾在 2019 年提出過一個有趣的問題:項目方公司是靠着融資每天在燒錢開發和運營,如果以太坊一直這麼卡、這麼貴、新人門檻這麼高,難道真的等個三年五年在上面做生態項目? 幾年後的今天來看,這個問題似乎已經有了很多種答案。以太坊 2.0 雖然還沒完全實現,但 Solana、Polygon、BSC 等公鏈已經繁榮過了一個大周期,各大 Layer2 也有不小的生態市場。 而波卡生態項目方給出的近乎標準答案則是:在公鏈初期,積極拿官方 Grant 增加關鍵背書並融資;在公鏈基礎設施還不完善的時候,在其它成熟的公鏈先映射,在行情較好的情況下先Launch Token提前兌現被資本捧起來的公鏈生態價值;在公鏈基礎設施開始完善的時候,通過先行網/先行幣/眾貸拍賣等來延長叙事周期。 比如官方 Grant ,Polkadot Web3 基金會的 Grant 對於大多數波卡生態項目方至關重要,尤其是品牌背書、項目融資與生態合作方面;如今大多選擇遷移或多鏈部署到 Move 公鏈項目也在積極申請 Aptos 與 Sui 的 Grant,火爆的申請甚至讓 Aptos 官方不得不暫停了申請入口。 一個提供 DID 解決方案與 Elixir 語言 SDK 的項目方表示他們此前已在多個公鏈贊助的黑客松比賽中獲得過名次,最近他們的項目進入了 Aptos 官方第二批 Grant 的名單(筆者注:Aptos 第二批 Grant 仍在考察中,還未正式公布),正在做最後的確認。 因此,即使現在 Aptos 項目眾多,但是如果拿不到官方 Grant 或者被大 VC 投資,只會淪為Move生態的 「土狗」罷了。 針對如今項目喜歡「腳踏兩條船」的行徑,一些公鏈基金會也開始有所應對措施。 一位要求匿名的 DeFi 項目方表示,他們今年也獲得了 Web3 基金會的 Grant,但是基金會並沒有立馬公布通過名單和把贊助金一次性給項目方,而是根據項目方的提交的開發進度進行考察,分批的釋放贊助金,防止項目方拿到了「Grant 背書」轉頭就跑到別的鏈去開發繼續拿 Grant。目前他們白天在 Rust 上開發,晚上學習 Move 去 Aptos 測試開發。 無論怎樣,項目方都會用代碼投票,向 Move 前進已然成為當下不可阻擋的趨勢。 「Move 生態甚至會給一些在波卡等其它公鏈上沒有火的項目一個重新崛起的機會。」 Allen Ding 對於當下其它公鏈生態項目部署 Move 生態也表示,在熊市大環境下,市場的資金都是有抱團傾向的,Aptos 和 Sui 是目前的最佳選擇。開發者肯定會優先去有用戶、資本的地方。不僅僅是 Solana 和波卡的生態項目,其他公鏈的開發者也會關注 Move 生態的發展,甚至是加入進來。   Move 生態中的中國身影 回顧整個 Layer1 的歷史發展,華人資本往往佔據了重要的角色。 無論是早期的以太坊、BTS、EOS 還是後來的 Polkadot 、Cosmos、NEAR、Filecoin、Flow、Dfinity(Internet Computer)、Solana 等一眾明星公鏈,背後都有華人背景加密VC的深度參與,這些華人VC也有意願去投資與建設生態,比如 DFG 支持波卡生態、分布式資本支持 Filecoin 和 Flow 生態、SNZ 支持 ICP 生態,即使投資公鏈生態本身財務回報沒有太高,但是其在 L1 本身上已經賺得盆滿缽滿。 但是,在 Aptos 和 Sui 的投資上,華人 VC 相對缺位,導致其投資 Move 生態的熱情欠缺,反而是華人開發者更加積極。 從資方陣容來看,Aptos 和 SUI 主要由a16z\FTX Ventures\Jump Crypto等美國頭部加密VC抱團參與;其次估值太高也讓眾多投資者望之卻步,比如 Aptos 最早期估值已高達 10 億美元,最新股權估值為28億美元,Token FDV 高達42億美元。 盡管,仍有諸多國內個人和機構投資者通過 SPV 參與到兩大 Move 公鏈的投資行列中,但大多仍屬於重在參與型投資,目前華人背景VC中公開表示參與 MOVE 生態投資建設的主要是 Bixin Ventures 和 A&T 。 Bixin Ventures 同時投資了Aptos 和 Sui,其合夥人 Wangxi 告訴 深潮 TechFlow,Bixin 非常早期就開展了對 Move 語言的研究,並從 2019 年就開始通過支持 Starcoin 來理解和扶持 Move 語言的發展,這是 Bixin 與 Aptos 和 SUI 發生聯系的一個很關鍵的因素。 「由於熟悉 Move 生態、Libra 體系(後更名為 Diem),我們相信 Aptos 和 Sui 的團隊一定會成為現行區塊鏈系統的挑戰者。」 Wangxi 表示,Aptos 和 SUI 的創新絕不僅止於技術,作為被整個市場抱以重大期待的項目,頂級資本紛紛加持的項目,它們的創新是全方位的,這也是 Bixin 參與的重要原因,Bixin 也願意為向 Aptos 和 SUI 上遷移的優秀項目提供支持。 Starcoin 核心開發者 Jolestar 表示,早在2019年 6月 Libra 出來後他們就開始了 Move 上的實驗,包括曾在 Move 上嘗試了一個分層的狀態通道方案,在狀態通道中執行合約,驗證了 Move 作為分層智能合約的可行性,然後在2020年初開始設計基於 Move 開發公鏈 Starcoin,2021年6月 Starcoin 主網正式上線,作為第一個 Move 公鏈,還沒有人有基於 Move 構建 DeFi 應用的經驗,團隊協助生態項目一起探索了 Move 在 Swap/StableCoin/NFT Market/CrossChain Bridge 等領域的應用,同時 Move 的開發工具,文檔都不完備,經過一年的努力,現在文檔,開發測試工具,開發者體驗都有很大的提升。 作為國內最早的 Move 開發者之一,Jolestar 認為 Move 是最有潛力構建出 Solidity 這樣的生態系統,甚至完成超越: 由於Move 合約之間的依賴和調用方式可以讓它最大化的複用模塊,適合一層一層構建智能合約的基礎設施,而Move 的「自由狀態」模型,可以讓數字資產在不同的合約之間流動,提供基於類型的組合性。基於以上兩個特性,Move 可以在分層擴容方案中發揮更大的價值,比如實現跨層的合約複用以及組合,任意狀態的跨層遷移。Move 也由一個為 Libra 設計的智能合約語言演變成一個開源社區項目,成為多鏈設計,讓它可能被更多的公鏈等基礎設施項目採用,從而構造更大的生態。 可以這樣說,Starcoin 幫助培養和教育了中國最早的 Move 開發者,亞太地區依然是 Move 開發最活躍的地區之一,當SUI 的開發商 Mysten Labs 完成新一輪3億美元融資後,表示這筆資金將投資於 Sui 生態系統並繼續向亞太地區擴張。   Move 公鏈會成為其他公鏈的殺手嗎?   從 Move 公鏈發布融資動態的第一天開始,爭議便從未消失。 有人認為這屬於再明白不過的「資本局」:玩過一次再玩第二次,都不帶遮掩,而且起始估值如此之高,連投機機會也很小。 但是也有行業從業者對此表示興奮,特別是 Move 這樣一個新語言,能給行業帶來一些改變。 「Aptos 和 Sui 幾乎集齊了行業裏面 Top 項目的所有要素:皇家血脈,明星團隊,公鏈賽道,對區塊鏈更友好的 Move 語言,有技術亮點,開發者紮堆,T0 級別的投資陣容等。」 Allen Ding 認為,Aptos 和 Sui 的崛起代表了新公鏈時代的到來。上一輪崛起的 Layer1主要是捕獲以太的溢出價值,自身的垂直場景和技術上沒有太大的亮點。而 Aptos 和 SUI 正在講一個脫離以太坊的新場景叙事。這可會是未來新公鏈的叙事方向,即有明確的場景,又脫離 EVM&Solidity  的架構設計。 關於新公鏈,我們仍然經常被問到的幾個問題是,「為甚麼要搞一個新的 Layer 1?」 市場上已經有太多各種各樣的 Layer 1 公鏈,這是不是資本為了利益在重複造輪子?區塊鏈的生態需要的是更多的聚合,而非價值的割裂和破碎。如果僅僅是因為 Move 有可能比 Solidity 或其它開發語言更優秀,就要樂此不疲地從頭開始搭建生態嗎? 另一個問題是,從 Aptos 與 Sui 含着金鑰匙出場的那一刻起,開發人員就喜歡把 Move 語言與 Rust 做比較,Aptos 與 Solana 做比較,甚至認為 Aptos/Sui 會是 Solana 殺手,正如 Solana 當初說他是以太坊殺手一樣。 關於這些問題的答案,可以借用 Binance 創辦人 CZ 在回應 BSC 和以太坊的關系時的答案:用以太坊跟用 BSC 的人群不太一樣。BSC 起來後,以太坊的交易量並沒有變少,但也不再增長,這是因為它碰到了技術瓶頸,網絡最高承載量就是每秒 15 到 20 筆。而在東南亞、印度和非洲更多看不見的地方,BSC 供一個更便宜的網絡,可以使更多人使用和進入區塊鏈。 Bixin Ventures Wangxi 則表示,關於 Web3 最多的一個質疑是,為甚麼 Web3 沒有殺手級應用?區塊鏈的性能瓶頸應該佔絕大部分因素,而 Aptos 和 SUI 有望在這個問題上作出突破性的創新。未來,Aptos 每秒可處理 16 萬筆交易,SUI 在 12 萬筆上下,兩者的最終確定性都是亞秒級的。 Aptos 和 SUI 突破了以往區塊鏈擴容的基本思想,提出了新的實現路徑,比如模塊化、並行處理等等。盡管兩者在技術路線上略有不同,但它們都專注於為 Web3 構建安全、可擴展、可升級的區塊鏈系統,使開發者能夠非常方便地搭建能夠滿足消費者需求的應用程序,打造可以面向數十億人的基礎設施網絡,提供兼具去中心化、速度和可負擔性的用戶體驗。 因此,在 Aptos World 看來,這並不只是重複造輪子打造一個新的 Layer 1,就像我們認為,Solana 不是下一個以太坊,也不是以太坊殺手,它創造了一個全新的市場。對於今天的任何公鏈殺手──Aptos與Sui來說也是如此,他們不會殺死任何公鏈,但他們會服務於其它公鏈沒有的市場。 當然,對於大多數人來說,他們或許不太關心 Aptos 和 Sui 是否能真的成功,讓WEB3實現大規模應用。在他們眼中,Move 公鏈只是一個新的叙事,會帶來新的投資和投機機會,不能錯過。 「Aptos 和 Sui 是不是泡沫,是否一直火下去不重要,他只要火一段時間,不要涼得太快就行了」,一個正在孵化 Move 項目的投資人如此說道。   轉載連結:https://www.chaincatcher.com/article/2080046  本文章挑選自鏈捕手 公鏈挑戰者   本網站所有非原創(轉載)文章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特別說明:轉載文章會進行二次編輯以符合文章寫作需求,望作者包涵   延伸閱讀: 【新手懶人包】區塊鏈是甚麼?一文看懂區塊鏈演化、應用、常見術語 【新手懶人包】元宇宙是甚麼?剖析元宇宙的構成、未來商機和應用 【新手懶人包】 NFT 是甚麼?整合 NFT 科普、平台比較、製作方法 【新手懶人包】 GameFi 是甚麼?一文認識 GameFi 原理、運作方式、熱門NFT遊戲
Allen -
一文了解Polkadot波卡生態鏈
波卡 Polkadot 是一條由多條鏈組合而成的公鏈,定位為為下一代的區塊鏈協議。Polkadot 以多條鏈的方式解決單條鏈無法達成的擴展度和速度,而且在波卡 Polkadot 中的各條鏈之間可以自我治理,並且互相合作和升級,保讓整個波卡生態更加強大。 Polkadot 將自己定位為下一代區塊鏈協議,能夠將多個專業鏈連接成一個通用網路,它可以將網路連接在一起,而不像比特幣這樣的網路,僅僅是是獨立運行。 Polkadot 有點像 HTML 一樣,允許網站、瀏覽器和應用程式之間的互動,這個構思是為了處理目前混亂和昂貴的加密貨幣交易,希望能讓開發人員專注於創建 DApp 和智能合約功能。 Polkadot 的生態概述 Polkadot 創始人 Gavin Wood 對於 Polkadot 非常有信心。他認為 Web3 的未來將涉及許多不同類型的區塊鏈協同工作,就如目前的互聯網能夠滿足不同需求一樣。區塊鏈需要能夠提供各種服務,而平行鏈正好能夠解決這個問題。 先來介紹一下生態系統的前 11 條平行鏈。正如上文所述,中繼鏈可以支持估計 100 至 250 個平行鏈。若平行鏈想獲得中繼鏈提供的好處,它就必須盡量綁定最多的 DOT 來贏得蠟燭式平行鏈插槽拍賣。平行鏈普遍會通過他們的社區籌集 DOT,以換取他們的原生代幣。在蠟燭拍賣期間,綁定 DOT 的平行鏈贏得插槽。在租賃期結束時,貸方的保稅 DOT 被歸還(他們保留平行鏈代幣)。 經過 11 次拍賣,保稅額達到了 1.26 億 DOT(佔總供應量的 11%;價值 21 億美元)。第一批獲獎者(拍賣 1-5)於 2021 年 12 月 17 日加入波卡。第二批獲獎者(拍賣 6-11)於 2022 年 3 月 11 日加入波卡,每位獲獎者都帶來了獨特的 Polkadot 生態系統的功能和用例。 Polkadot 上線 在 2021 年 12 月 17 日,在整整五年的構思過後,Polkadot 隨着平行鏈的面世,終於成功發佈多階段的平行鏈。現在平行鏈已經上線,而用戶終於可以在 Polkadot 上進行交易。 先要介紹一下甚麼是平行鏈,平行鏈是建基於 Polkadot 區塊鏈開發框架 Substrate、特定用於應用程序、高度定制的 Layer-1 區塊鏈。Polkadot 擁有自己的經濟、代幣、治理和用戶,就如傳統的 Layer-1 區塊鏈,但和傳統 Layer-1 區塊鏈不同的是,平行鏈並不是單一的。而是連接到 Polkadot 的另一個主要技術組件中繼鏈。 接下來要介紹的是中繼鏈?中繼鏈是整個 Polkadot 的核心,它是包含所有驗證者並負責保護、管理和連接平行鏈的第 0 層基礎鏈。除了中繼鏈治理,平行鏈也有主權治理。中繼鏈可以支持大約 100 到 250 個平行鏈,而平行鏈的上限主要與 Polkadot 的跨鏈消息傳遞 ( XCMP ) 成本有關,並遵守驗證者與平行鏈的 10:1 黃金比例,以保持去中心化和性能質量。 比如說,例如美國的中繼鏈是聯邦政府,而平行鏈是各個州。聯邦政府保護、管理和團結各個州。而同時,國家則會保護、管理和協調自己。如果發生糾紛的話,聯邦政府的地位會高於州政府。 以下分別是 11 次拍賣的應投者 首次拍賣由 Acala 阿卡拉以 32,515,980 DOT 的眾籌贏得。Acala 本身是一個建立在 Polkadot 上的去中心化金融網絡,為 aUSD 穩定幣生態系統提供動力。Acala 擁有一套以 aUSD 為中心的金融功能。 兼容 EVM 的跨鏈智能合約平台 Moonbeam 贏得了 Polkadot 的第二次拍賣,籌集了 35,759,931 DOT。 支持 Web Assembly(WASM)和 EVM 的多鏈智能合約平台 Astar,以 10,333,552 DOT 贏得了第三次的拍賣。Astar 主要是向開發商提供智能合約的多個解決方案。 Defi 平台 Parallel Finance 以 10,751,519 DOT 贏得了第四次的拍賣。 兼容 EVM 的跨鏈基礎設施平台 Clover Wallet 以 9,752,487 DOT 贏得了第五次的拍賣。 Efinity 籌集了 7,695,377 DOT,贏得了 Polkadot 的第六次拍賣。Efinity 是由 Enjin團隊開發的 NFT 專用區塊鏈。 為跨鏈互操作而設計的 DeFi 基礎設施平台 Composable Finance 籌集了 6,075,487 DOT,贏得了 Polkadot 的第七次拍賣。 Centrifuge 籌集了 5,435,161 DOT,贏得了 Polkadot 的第八次拍賣。Centrifuge 目前正為 DeFi 帶來現實世界的資產融資,以降低小企業的資本成本。 HydraDX 籌集了 2,462,543 DOT,贏得了 Polkadot 的第九次拍賣。HydraDX 是一種跨鏈流動性協議,通過將許多加密資產容納在一個加密池中。 英國加密系統研發商 Interlay 籌集了 2,751,954 DOT,贏得了 Polkadot 的第十次拍賣。 去中心化的無線網絡 Nodle,通過數百萬智能手機和路由器利用低功耗藍牙 (BLE),讓企業和智慧城市能夠以低成本將物聯網設備連接到互聯網,同時保持隱私和安全。Nodle 籌集了 2,475,528 DOT,贏得了第十一次拍賣。 DOT 代幣 與很多區塊鏈基礎設施項目類同,Polkadot 擁有自己的代幣,它被稱為 DOT。DOT 的價格自 2020 年以來一路有上升趨勢,除了早前因為黑客的風波經歷跌幅,接下來都是呈現快速的成長趨勢,成長倍數超過了 1700%。Polkadot 被視為最有可能的以太坊接班人,當不少區塊鏈開發者逐漸收集 Polkadot 後,投資者也陸續對這個項目感興趣。 DOT 的主要功能有三: 1. DOT 的持有者可以參與網絡治理,持有者擁有在波卡 Polkadot 上的投票權,投票項目的包含決議收取費用、平行鏈的加減等。 2. DOT 的持有者可以參與共識機制 (PoS), 需要質押代幣以確保整個運算的安全和共識,如想要透過參與 PoS 去賺取獎勵,首先就要先買入 DOT 來進行質押。 3. 綁定平行鏈。如果想要成為 Polkadot 生態中的平行鏈,首先需要綁定一定數量的 DOT 給波卡Polkadot。若未來參與 Polkadot 人越來越多,DOT 的持有數量就會成為決定誰可以被獲得平行鏈使用權的競爭條件之一。 和以太坊之間的差別 以太坊(Ethereum)和 Polkadot 的作用都是提供一個使開發者可以創建去中心化應用程式(Dapp)的平台。以太坊2.0 以及 Polkadot 這兩個平台都在追求並行的擴展策略,每個執行路徑在以太坊 2.0 中被稱爲分片(Sharding),在 Polkadot 中則稱為平行鏈(Parachain),而以太坊 2.0和 Polkadot 均使用 Wasm 作為支持鏈上邏輯及狀態轉換的基礎技術。 不過,以太坊和 Polkadot 卻有着設計上的區別。以太坊的設計目標是成為去中心化金融(DeFi)及智能合約執行的平台,而Polkadot 則是幫助人們構建整個區塊鏈,並將這些區塊鏈彼此組合亦即是跨鏈。所謂的跨鏈,是在不同共識機制的之下區塊鏈,能夠進行資產與資訊的交互,可以解決區塊鏈資訊孤島的困境,並能達成提高性能、豐富區塊鏈生態等效益。
Allen -
每日精選 | FTX 以 14.22 億美元出價成功競拍 Voyager | Cosmos Hub 發布 2.0 白皮書
每日精選 | FTX 以 14.22 億美元出價成功競拍 Voyager | Cosmos Hub 發布 2.0 白皮書
02
深度解析應用鏈的風險與機遇:應用鏈的下一個機會在哪裏?
03
談到 Web3 社交和遊戲的結合
04
向移動設備發展會是 Web3 的突破契機嗎?
05
BlockPulse 新用戶註冊優惠 獎品總計高達 $10,000 USDC
快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