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ve 公鏈爆紅背後
20 多位中美風投機構、項目方及開發者,帶你一探背後的故事。 「這個 Aptos Builder 社區直到 200 人,都幾乎沒有人說話。因為都是 Solana 生態的熟人,大家都心照不宣保持沉默,直到新人逐漸多起來群內才開始活躍。」 Solana 生態 TVL 排名前五的某項目方負責人 Tom 提到。 Tom 說的這個 Aptos builder 社區,是今年 6 月 Solana 穩定資產交易協議 Saber Labs 的 Co-founder、Solana 早期開發者 Ian Macalinao 發起的 。他和 Solana 另一位開發人員 Dylan 在今年 7 月宣布共同推出了一支規模達一億美元的 Protagonist 基金,專注投資 Aptos 生態。 Ian Macalinao 用挨個私聊的方式邀請了上百個 Solana 生態的成熟項目和開發者進入 Aptos Builder 社區,如今已超過 800 人。不過這個以 Solana 項目方和開發者為主的 Aptos 社區,前期並未引起太多轟動。 直到今年 7 月,Aptos 宣布今年累計完成 3.5 億美元融資;另一 Move 雙子星公鏈 Sui  後也宣布 B 輪融資 3 億美元。這時大家開始發現,Aptos 與 Sui 不僅資方矩陣基本是 Solana 的投資方,甚至連帶着項目方、開發者、甚至部分員工也高度重合 。 相比支持 Rust 語言的 Solana 「成建制」的遷移,另一個支持 Rust 語言的頭部公鏈 Polkadot 則也在相對低調的也在進行部署遷移。和 Solana 一樣,不少原有的 Polkadot 項目方,也是同時在開發部署多個 Aptos 與 Sui 生態項目。 關於大火的 Move 公鏈 Sui 與 Aptos, 20 餘位中美風投機構、項目方及開發者帶你一探背後的故事。   離開 Solana 意味着甚麼? 「執行層比共識困難得多,共識‘相對簡單’,我們不把 Avalanche 或 BNB Chain 視為 Solana 的主要競爭對手,而是 Aptos & Mysten。」 7月,在一次 Dragonfly 合夥人 Haseeb 主持的線上會議中,Solana 聯合創辦人Aeyakovenko 如此說道。 事實似乎的確如此,Aptos 挑戰 Solana 的第一步就是搶人、搶項目。 除了上文提到的 Ian Macalinao 攜一億美元生態基金大規模遷移 Solana 項目到 Aptos,一個Aptos 開發者也曾發起投票,詢問「在 Aptos 上開發之前,你的背景/經驗是甚麼?」50%的人投票者曾經是 Solana 生態的開發者。 在和眾多 Solana 項目方接觸過後,我們發現,選擇遷移或多鏈部署到 Move 公鏈,幾乎成了成為 Solana 生態項目的共識。  在項目方看來,其實無論 Move 公鏈會不會成為 Rust 及 EVM&Solidity 公鏈的殺手,選擇遷移或多鏈部署到 Move 公鏈是一種「做多自己」的下注。 作為熊市少有的熱點風口,如果 Move 公鏈起來了,遷移部署過去的項目方就能直接在一級和二級市場繼續叙事和融資,即使 Move 公鏈生態沒有預期成果或者進展緩慢,項目方最多損失幾個月的學習開發成本,這點成本在熊市是非常值得付出的,可一旦成功,便收獲新的一波財富機會。 Ian Macalinao 同樣表示,「離開」是一個強烈的詞,大多數強大的開發人員,花時間在 Move 生態上不會有任何損失,因為現在市場對於沒有 PMF(產品和市場契合度) 的項目來說非常困難。  比如基於 Solana 的 Web3 智能消息平台 Dialect,在今年 3 月宣布完成 由 Multicoin Capital 和 Jump 領投的 410 萬美元融資。 盡管 Dialect 其資方和 Aptos 是高度重合的,不排除有背後資本的推動此次部署的可能性, Dialect 官方給出選擇 Aptos 的闡述理由是: Solana 的獨特架構可以實現極快的速度和超低的成本,但未來是多鏈的,如果 Dialect 設置任意孤島,就無法為客戶提供最好的服務。  對於 Solana 開發人員,Dialect 將繼續提供的工具支持;對於 Aptos 開發人員,Dialect 迫不及待地想與之合作,看看Aptos 開發人員們構建了哪些令人難以置信的東西。 另一方面,市場關於 Aptos 生態的爭議也開始凸顯,投資方與 Solana 核心資方高度重合,項目方也來自於Solana生態,讓人難免產生疑問:在Solana上賺得盆滿缽滿的 VC 又在做局複制下一個Solana? 或許出於生態項目流失的壓力,根據 Solana 基金會 GitHub 頁面信息顯示,團隊已將 Move 語言納入開發戰略。 值得注意的是,經過深潮與 AptosWorld 初步統計,Aptos 生態的 DeFi 所有賽道幾乎被 Solana 生態的 DeFi 項目給包場了,例如 DEX、NFT、借貸、衍生品、跨鏈橋等每個 DeFi 細分賽道,都至少有兩到三個以上的 Solana 上運行較成熟的項目方在開發 Move 版本,這意味着僅在 Solana 遷移和多鏈部署過來的數百個生態項目中,未上線先卷起來了。 但在不少行業從業者看來,這類「泡沫現象」在絕大多數大型公鏈早期,都不可避免地會發生。 初期大量良莠不齊或者追熱度的項目湧入公鏈生態,再經過市場的檢驗篩選出優秀項目,幾乎是每條公鏈生態發展繁榮的必經之路,而各大公鏈開源社區的開發者們互相流動參與開發項目,更是正常不過的現象了。 Nothing Research Partner Allen Ding 表示,其它生態開發者的到來可以迅速充盈 Move 生態,初期以 Fork 和遷移類項目為主並沒甚麼問題。畢竟公鏈的基礎應用目前已經範式固定了,比如 DeFi 中的 DEX、借貸、穩定幣都是很成熟的賽道。對於新公鏈來說,快速補足生態的意義大過追求應用層的範式創新。現階段的 DeFi2.0 時代,基於底層應用來構建上層應用,即應用的可組合性是大家更看重的。   Polkadot 項目方遷移的經驗有哪些? 除了 Solana 生態項目觊觎 Move 公鏈的紅利蛋糕 ,還有一方勢力也在虎視眈眈──Polkadot 。 在 Aptos 官方為數不多的公開合作項目裏面,就包括了在 2020 年底拿到 Polkadot Web3 基金會第八次 Grant 的 Pontem Network,其在今年 4 月與 Aptos 官宣合作後也表示,測試激勵代幣未來將在 Aptos 上發行。 除了 Pontem, 我們了解到不少 Polkadot 項目方,如今也同時在開發多個 Aptos 與 Sui 生態項目。 九月初,某波卡生態項目在杭州舉辦了 Move 開發者大會,並邀請了 Move 語言之父、Sui 的 CTO & 聯合創辦人 Sam Blackshear 進行視頻演講。 大會現場,多個波卡項目都介紹了其即將在 Aptos 與 Sui 生態上部署的多款產品和項目計劃,甚至有團隊在Move生態已部署超過5個產品。 和 Solana 一樣,作為上一輪牛市新公鏈叙事最大的價值捕獲者之一,Polkadot 生態的項目方的許多經驗值得借鑒。尤其是面對公鏈初期早期、基礎設施還不完善的時候,項目方應該如何做才能收益最大化。 關於應用如何最大化地捕捉和兌現公鏈價值。DeFi 概念的提出者, Dharma Protocol 創辦人 Max 曾在 2019 年提出過一個有趣的問題:項目方公司是靠着融資每天在燒錢開發和運營,如果以太坊一直這麼卡、這麼貴、新人門檻這麼高,難道真的等個三年五年在上面做生態項目? 幾年後的今天來看,這個問題似乎已經有了很多種答案。以太坊 2.0 雖然還沒完全實現,但 Solana、Polygon、BSC 等公鏈已經繁榮過了一個大周期,各大 Layer2 也有不小的生態市場。 而波卡生態項目方給出的近乎標準答案則是:在公鏈初期,積極拿官方 Grant 增加關鍵背書並融資;在公鏈基礎設施還不完善的時候,在其它成熟的公鏈先映射,在行情較好的情況下先Launch Token提前兌現被資本捧起來的公鏈生態價值;在公鏈基礎設施開始完善的時候,通過先行網/先行幣/眾貸拍賣等來延長叙事周期。 比如官方 Grant ,Polkadot Web3 基金會的 Grant 對於大多數波卡生態項目方至關重要,尤其是品牌背書、項目融資與生態合作方面;如今大多選擇遷移或多鏈部署到 Move 公鏈項目也在積極申請 Aptos 與 Sui 的 Grant,火爆的申請甚至讓 Aptos 官方不得不暫停了申請入口。 一個提供 DID 解決方案與 Elixir 語言 SDK 的項目方表示他們此前已在多個公鏈贊助的黑客松比賽中獲得過名次,最近他們的項目進入了 Aptos 官方第二批 Grant 的名單(筆者注:Aptos 第二批 Grant 仍在考察中,還未正式公布),正在做最後的確認。 因此,即使現在 Aptos 項目眾多,但是如果拿不到官方 Grant 或者被大 VC 投資,只會淪為Move生態的 「土狗」罷了。 針對如今項目喜歡「腳踏兩條船」的行徑,一些公鏈基金會也開始有所應對措施。 一位要求匿名的 DeFi 項目方表示,他們今年也獲得了 Web3 基金會的 Grant,但是基金會並沒有立馬公布通過名單和把贊助金一次性給項目方,而是根據項目方的提交的開發進度進行考察,分批的釋放贊助金,防止項目方拿到了「Grant 背書」轉頭就跑到別的鏈去開發繼續拿 Grant。目前他們白天在 Rust 上開發,晚上學習 Move 去 Aptos 測試開發。 無論怎樣,項目方都會用代碼投票,向 Move 前進已然成為當下不可阻擋的趨勢。 「Move 生態甚至會給一些在波卡等其它公鏈上沒有火的項目一個重新崛起的機會。」 Allen Ding 對於當下其它公鏈生態項目部署 Move 生態也表示,在熊市大環境下,市場的資金都是有抱團傾向的,Aptos 和 Sui 是目前的最佳選擇。開發者肯定會優先去有用戶、資本的地方。不僅僅是 Solana 和波卡的生態項目,其他公鏈的開發者也會關注 Move 生態的發展,甚至是加入進來。   Move 生態中的中國身影 回顧整個 Layer1 的歷史發展,華人資本往往佔據了重要的角色。 無論是早期的以太坊、BTS、EOS 還是後來的 Polkadot 、Cosmos、NEAR、Filecoin、Flow、Dfinity(Internet Computer)、Solana 等一眾明星公鏈,背後都有華人背景加密VC的深度參與,這些華人VC也有意願去投資與建設生態,比如 DFG 支持波卡生態、分布式資本支持 Filecoin 和 Flow 生態、SNZ 支持 ICP 生態,即使投資公鏈生態本身財務回報沒有太高,但是其在 L1 本身上已經賺得盆滿缽滿。 但是,在 Aptos 和 Sui 的投資上,華人 VC 相對缺位,導致其投資 Move 生態的熱情欠缺,反而是華人開發者更加積極。 從資方陣容來看,Aptos 和 SUI 主要由a16z\FTX Ventures\Jump Crypto等美國頭部加密VC抱團參與;其次估值太高也讓眾多投資者望之卻步,比如 Aptos 最早期估值已高達 10 億美元,最新股權估值為28億美元,Token FDV 高達42億美元。 盡管,仍有諸多國內個人和機構投資者通過 SPV 參與到兩大 Move 公鏈的投資行列中,但大多仍屬於重在參與型投資,目前華人背景VC中公開表示參與 MOVE 生態投資建設的主要是 Bixin Ventures 和 A&T 。 Bixin Ventures 同時投資了Aptos 和 Sui,其合夥人 Wangxi 告訴 深潮 TechFlow,Bixin 非常早期就開展了對 Move 語言的研究,並從 2019 年就開始通過支持 Starcoin 來理解和扶持 Move 語言的發展,這是 Bixin 與 Aptos 和 SUI 發生聯系的一個很關鍵的因素。 「由於熟悉 Move 生態、Libra 體系(後更名為 Diem),我們相信 Aptos 和 Sui 的團隊一定會成為現行區塊鏈系統的挑戰者。」 Wangxi 表示,Aptos 和 SUI 的創新絕不僅止於技術,作為被整個市場抱以重大期待的項目,頂級資本紛紛加持的項目,它們的創新是全方位的,這也是 Bixin 參與的重要原因,Bixin 也願意為向 Aptos 和 SUI 上遷移的優秀項目提供支持。 Starcoin 核心開發者 Jolestar 表示,早在2019年 6月 Libra 出來後他們就開始了 Move 上的實驗,包括曾在 Move 上嘗試了一個分層的狀態通道方案,在狀態通道中執行合約,驗證了 Move 作為分層智能合約的可行性,然後在2020年初開始設計基於 Move 開發公鏈 Starcoin,2021年6月 Starcoin 主網正式上線,作為第一個 Move 公鏈,還沒有人有基於 Move 構建 DeFi 應用的經驗,團隊協助生態項目一起探索了 Move 在 Swap/StableCoin/NFT Market/CrossChain Bridge 等領域的應用,同時 Move 的開發工具,文檔都不完備,經過一年的努力,現在文檔,開發測試工具,開發者體驗都有很大的提升。 作為國內最早的 Move 開發者之一,Jolestar 認為 Move 是最有潛力構建出 Solidity 這樣的生態系統,甚至完成超越: 由於Move 合約之間的依賴和調用方式可以讓它最大化的複用模塊,適合一層一層構建智能合約的基礎設施,而Move 的「自由狀態」模型,可以讓數字資產在不同的合約之間流動,提供基於類型的組合性。基於以上兩個特性,Move 可以在分層擴容方案中發揮更大的價值,比如實現跨層的合約複用以及組合,任意狀態的跨層遷移。Move 也由一個為 Libra 設計的智能合約語言演變成一個開源社區項目,成為多鏈設計,讓它可能被更多的公鏈等基礎設施項目採用,從而構造更大的生態。 可以這樣說,Starcoin 幫助培養和教育了中國最早的 Move 開發者,亞太地區依然是 Move 開發最活躍的地區之一,當SUI 的開發商 Mysten Labs 完成新一輪3億美元融資後,表示這筆資金將投資於 Sui 生態系統並繼續向亞太地區擴張。   Move 公鏈會成為其他公鏈的殺手嗎?   從 Move 公鏈發布融資動態的第一天開始,爭議便從未消失。 有人認為這屬於再明白不過的「資本局」:玩過一次再玩第二次,都不帶遮掩,而且起始估值如此之高,連投機機會也很小。 但是也有行業從業者對此表示興奮,特別是 Move 這樣一個新語言,能給行業帶來一些改變。 「Aptos 和 Sui 幾乎集齊了行業裏面 Top 項目的所有要素:皇家血脈,明星團隊,公鏈賽道,對區塊鏈更友好的 Move 語言,有技術亮點,開發者紮堆,T0 級別的投資陣容等。」 Allen Ding 認為,Aptos 和 Sui 的崛起代表了新公鏈時代的到來。上一輪崛起的 Layer1主要是捕獲以太的溢出價值,自身的垂直場景和技術上沒有太大的亮點。而 Aptos 和 SUI 正在講一個脫離以太坊的新場景叙事。這可會是未來新公鏈的叙事方向,即有明確的場景,又脫離 EVM&Solidity  的架構設計。 關於新公鏈,我們仍然經常被問到的幾個問題是,「為甚麼要搞一個新的 Layer 1?」 市場上已經有太多各種各樣的 Layer 1 公鏈,這是不是資本為了利益在重複造輪子?區塊鏈的生態需要的是更多的聚合,而非價值的割裂和破碎。如果僅僅是因為 Move 有可能比 Solidity 或其它開發語言更優秀,就要樂此不疲地從頭開始搭建生態嗎? 另一個問題是,從 Aptos 與 Sui 含着金鑰匙出場的那一刻起,開發人員就喜歡把 Move 語言與 Rust 做比較,Aptos 與 Solana 做比較,甚至認為 Aptos/Sui 會是 Solana 殺手,正如 Solana 當初說他是以太坊殺手一樣。 關於這些問題的答案,可以借用 Binance 創辦人 CZ 在回應 BSC 和以太坊的關系時的答案:用以太坊跟用 BSC 的人群不太一樣。BSC 起來後,以太坊的交易量並沒有變少,但也不再增長,這是因為它碰到了技術瓶頸,網絡最高承載量就是每秒 15 到 20 筆。而在東南亞、印度和非洲更多看不見的地方,BSC 供一個更便宜的網絡,可以使更多人使用和進入區塊鏈。 Bixin Ventures Wangxi 則表示,關於 Web3 最多的一個質疑是,為甚麼 Web3 沒有殺手級應用?區塊鏈的性能瓶頸應該佔絕大部分因素,而 Aptos 和 SUI 有望在這個問題上作出突破性的創新。未來,Aptos 每秒可處理 16 萬筆交易,SUI 在 12 萬筆上下,兩者的最終確定性都是亞秒級的。 Aptos 和 SUI 突破了以往區塊鏈擴容的基本思想,提出了新的實現路徑,比如模塊化、並行處理等等。盡管兩者在技術路線上略有不同,但它們都專注於為 Web3 構建安全、可擴展、可升級的區塊鏈系統,使開發者能夠非常方便地搭建能夠滿足消費者需求的應用程序,打造可以面向數十億人的基礎設施網絡,提供兼具去中心化、速度和可負擔性的用戶體驗。 因此,在 Aptos World 看來,這並不只是重複造輪子打造一個新的 Layer 1,就像我們認為,Solana 不是下一個以太坊,也不是以太坊殺手,它創造了一個全新的市場。對於今天的任何公鏈殺手──Aptos與Sui來說也是如此,他們不會殺死任何公鏈,但他們會服務於其它公鏈沒有的市場。 當然,對於大多數人來說,他們或許不太關心 Aptos 和 Sui 是否能真的成功,讓WEB3實現大規模應用。在他們眼中,Move 公鏈只是一個新的叙事,會帶來新的投資和投機機會,不能錯過。 「Aptos 和 Sui 是不是泡沫,是否一直火下去不重要,他只要火一段時間,不要涼得太快就行了」,一個正在孵化 Move 項目的投資人如此說道。   轉載連結:https://www.chaincatcher.com/article/2080046  本文章挑選自鏈捕手 公鏈挑戰者   本網站所有非原創(轉載)文章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特別說明:轉載文章會進行二次編輯以符合文章寫作需求,望作者包涵   延伸閱讀: 【新手懶人包】區塊鏈是甚麼?一文看懂區塊鏈演化、應用、常見術語 【新手懶人包】元宇宙是甚麼?剖析元宇宙的構成、未來商機和應用 【新手懶人包】 NFT 是甚麼?整合 NFT 科普、平台比較、製作方法 【新手懶人包】 GameFi 是甚麼?一文認識 GameFi 原理、運作方式、熱門NFT遊戲
Allen -
解讀 NFT 市場:一半是火,一半是水。
相比於傳統加密市場短時的火熱,NFT市場仍然陷入冰冷狀態。 Echoo Research是由NFTGo團隊成立的全新獨立品牌,擁有NFTGo的數據支持和NFTGo Research的研究支持,專注於為NFT愛好者生產付費級內容。 市場解讀 Total Cryptocurrency Market Cap (Source: coinmarketcap.com) 加密市場總市值迎來短暫反彈,總市值漲幅最高超過10%,其中BTC價格最高漲幅達20%,ETH漲幅高達25%,而相比之下,NFT市場總市值並未有明顯變化,並且在總交易量上再次下跌40%。 相比於傳統加密市場短時的火熱,NFT市場仍然陷入冰冷狀態。 Weekly NFT Market Volume (Source: echoo.substack.com) Solana NFT Market Volume (Source: echoo.substack.com) 在9月7日,隨着ETH價格的下跌,ETH NFT交易量進行了加速下跌,但隨後當ETH價格反彈時,NFT交易量並未跟隨ETH一起反彈,這再次證明了當前人們更熱衷於將資金投入傳統加密市場。 而Solana NFT交易量在本周卻有較大的漲幅,這歸因於y00ts的發售,即使在熊市,藍籌項目的一舉一動依然非常強勢地影響着市場, 我們應該關注「藍籌NFT帶來的市場反彈」,這也許是下一輪NFT交易熱潮開啓的原因之一。 Weekly NFT Market Traders (Source: echoo.substack.com) 本周參與交易的人數突然較上周下降69%,這種斷崖式的下跌驗證了我們一直以來的猜想,參與NFT交易的人正在變少,大多數人更傾向於「賣出」,並且引起了「踩踏」現象,人們從NFT市場撤離轉入傳統加密市場的趨勢更加明顯。 Blue Chip Index (Source: echoo.substack.com) 整個藍籌NFT集合已經處在了歷史價格的低點,但並沒有迎來強有力的反彈,市場猶如一片死水,無論是下跌和上漲都缺乏動力。 Weekly Trend On The Net Value Of Whale Capital (Source: echoo.substack.com) 從資金數據來看,本周的巨鯨已經「離場」,這也像我們多次強調的:當前NFT市場大多是散戶在進行交易,受到巨鯨的影響很微弱。 指數信號 注意:市場最近交易量萎靡,交易風險較高,不建議在此時進行操作,Echoo Research僅提供數據和解讀作為參考。 1.巨鯨上周抄底的NFT 下表為巨鯨的買入前15名NFT,詳細的購入數量及平均成本如下: (受個別極端交易的影響,部分數值會有影響,僅供投資參考。) NFTs Bought By Whales In The 37th Week 2.藍籌的NFT買賣信號 最近價格下跌較為明顯,一些藍籌NFT再次進入買入的價格區間,觸發了短期的買入信號。 Buy-Sell Signals Of Blue Chip NFTs In The 37th Week 3.藍籌集合的SMA趨勢 短期:近期走勢破壞了長期穩定性,有進一步下跌的趨勢, 長期:短、中、長期趨勢線的糾纏,形式並不明朗,保持觀察。 SMA Trend Of Blue Chip NFTs In The 37th Week 本周熱門NFT RENGA(https://twitter.com/RENGA_inc) RENGA由藝術家 DirtyRobot 創作的手工制作集合,共有10,000 個。其中每個人都在該故事中擁有自己的身份,畫風上更強調故事性和藝術性的結合。 該NFT系列在本周市場上取得了較好的表現。 在9.7──9.11期間,RENGA地板價一直穩定在0.27ETH,隨後出現幾名巨鯨高價買入的現象,如boredslice eth以1ETH買入#6607。在9.12當天交易量暴漲,並且地板價漲至0.59ETH,目前地板價為0.72ETH,持有人中有20%為藍籌持有者。 RENGA 價格走勢(Source:nftgo.io) Research Alpha 提示:當前市場參與NFT打新的風險極大,Research Alpha僅作為補充介紹。 原文連結:https://www.chaincatcher.com/article/2079545本文章挑選自鏈捕手NFT動態與研究作者:Echoo Research 本網站所有非原創(轉載)文章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特別說明:轉載文章會進行二次編輯以符合文章寫作需求,望作者包涵 延伸閱讀: 【新手懶人包】區塊鏈是甚麼?一文看懂區塊鏈演化、應用、常見術語 【新手懶人包】元宇宙是甚麼?剖析元宇宙的構成、未來商機和應用 【新手懶人包】 NFT 是甚麼?整合 NFT 科普、平台比較、製作方法 【新手懶人包】 GameFi 是甚麼?一文認識 GameFi 原理、運作方式、熱門NFT遊戲
Allen -
應用鏈敘事流行之際,Helium 為何計劃放棄獨立鏈並遷移至 Solana?
該項目開發者認為,這不僅可以大幅簡化現有系統架構並提升運營效率,而且還能使用可組合性更高的Solana開發者工具、功能和應用,最終實現更大的規模經濟效應。 在一眾應用出走並搭建自身區塊鏈之際,去中心化無線通信網絡Helium反其道而行之。8月30日, Helium核心開發者發起HIP70 提案,計劃將網絡從其定制區塊鏈遷移至 Solana。 該提案顯示,Helium核心開發者希望將覆蓋證明(PoC)和數據傳輸記賬(Data Transfer Accounting)轉移到預言機(Oracles),並將 Helium 的代幣和治理遷移至 Solana 區塊鏈,包括HNT、DC、IOT 和 MOBILE構建的全部生態經濟。遷移到Solana區塊鏈後,6.85%的HNT代幣將會被返還到權益池「反哺」subDAO的熱點所有者。 其核心開發者在提案中宣稱,這樣不僅可以大幅簡化現有系統架構並提升運營效率,而且還能使用可組合性更高的Solana開發者工具、功能和應用,最終實現更大的規模經濟效應。 不過,HIP70提案在發布之初顯然沒能赢得市場肯定,這從Helium代幣HNT價格的劇烈波動中可以看到。據Coinmarketmap,自8月30日起,HNT價格持續下跌,跌幅一度超過45%,遠遠高於市場整體跌幅。 Helium亞太區負責人Yuan向鏈捕手解釋,不僅是HIP70,此前HIP51/52/53發布和引入IOT 和 MOBILE兩種新通證時,在社區裏也有較大的爭議。部分社區在初期受到一些負面觀點先入為主的影響,忽略了提案大量正面的價值。 鏈捕手注意到,自HIP70提案發布之後,Helium基金會及其CEO、COO等核心成員一直在社交平台搜集社區疑問並進行公開答疑。 在Helium的社交平台中,質疑者針對HIP70提案的具體內容、遷移時間、投票的公正性等方面均提出疑問。其中,最具普遍性的問題是:Helium為甚麼要放棄搭建自己的區塊鏈?為甚麼選擇遷移至Solana,而不是別的公鏈? 關於Helium為甚麼要放棄搭建自己的區塊鏈?Helium 首席運營官 Frank Mong曾發文解釋,在Helium 成立之初,可供選擇的區塊鏈相對較少,同時也沒能預料 Helium 能以如此驚人的速度成長。為了擴大 Helium 規模以支持更多類型的網絡,Helium 團隊重新評估了繼續維護當前 L1 Helium 區塊鏈的必要性。 「大家都在糾結Helium為甚麼要換一條公鏈,但更應該去考慮換過來有甚麼不好。」Yuan 告訴鏈捕手,首先要清晰的是,Helium的禀賦和想做的事情從來不是做一條通用型的公鏈平台,做公鏈的目的只是為了要承載應用。「為了做一個應用去搭建一條公鏈,就好像為了做計算,要自己發明電腦。」Helium實際要做去中心化無線網絡,這需要把團隊解放出來去做更重要的事情,而把底層的區塊鏈交給最擅長的人來做。 至於為甚麼選擇遷移至Solana區塊鏈?Frank Mong 發文表示,一是Helium 的核心開發人員不再需要維護 Helium 區塊鏈;二是Solana 的龐大生態系統,集成了大量開發者、應用和團隊;三是HNT 與 Solana 生態上的其他創新項目原生兼容,使得HNT、MOBILE 和 IOT Token 持有者能獲得更多用例;四是網絡用戶將獲得更多支持,包括硬件錢包和軟件錢包、DeFi、NFT 市場,以及與 Solana 生態系統中其他應用的兼容性。 此外,Frank Mong還提到,對Solana 的移動產品堆棧(Solana Mobile Stack)、Saga 手機等參與 Helium 的未來表示期待。今年6月,Solana Labs宣布正在開發一款專注於 Web3的新安卓手機 Saga,並計劃於 2023 年初開始交付。 「這是我們和Solana重點討論的事情。Solana目前在大力推進的Saga手機和Solana Mobile Stack與Helium在5G移動網絡的目標天然有合作需求。」Yuan對鏈捕手表示,雙方對合作細節有大量討論,具體而言,雙方在積極探討Helium成為Saga手機提供網絡接入服務的可能性,以及Saga手機如何來參與驗證Helium網絡。 2022年6月,Solana宣布正在開發一款專注於Web3的安卓新手機Saga。 盡管Solana有着如Frank Mong所說的上述優勢,但不可否認的是,其宕機導致的時間延誤問題一直飽受诟病。Yuan對此補充解釋,Solana的宕機問題是社區非常關心的問題,也是Helium在評估Solana作為備選方案時的一個重要考量。宕機問題產生的機制其實已經非常清晰,Solana團隊也在穩健地推進解決問題的方案。Helium核心開發者也會關注該問題的解決進度,在設計遷移時間表和方案時把該問題作為一個重要的考量因素。 值得注意的是,也有觀點質疑Multicoin Capital作為Helium和Solana共同投資人從中撮合,HIP70實則是資本運作的產物。Yuan則對此予以否認,他認為這只是在市場不好的情況下由負面情緒產生的陰謀論,實際Multicoin也投資了其他公鏈。實際上,團隊選擇Solana是在前期考察行業大量的公鏈,並對可擴展性、使用成本、生態系統的完整性和Helium技術架構的契合度等多方面都進行比較的結果。 如果社區投票不通過怎麼辦?Yuan告訴鏈捕手,Helium核心團隊對此沒有預設立場,會尊重社區的投票決定。如果不通過,會去尋找沒通過的原因,並盡快提供改進後的解決方案。 值得一提的是,公鏈Algorand近期也向Helium抛來橄榄枝。9月12日,Algorand的兩名高管在推特上表示,有興趣將Helium引入Algorand。其首席技術官 John Alan Wood表示,Helium「需要一個安全、強大和可擴展的鏈,Algorand 滿足這些要求。我們已準備好與 Helium 團隊交談。」。 不過,Helium的公開回應沒有顯示出任何積極信號,其核心團隊Abhay在推特回應稱,「在Helium社區中提出改變的可靠方式是參與Discord 服務器中編寫 HIP,並向社區展示可以遵循的方式。核心開發人員已經提出了他們的建議,我們應該投票。」 鏈捕手注意到,Helium 基金會原計劃於9月12日至9月18日對HIP70提案進行社區投票。實際投票於北京時間9月13日開始,預計將於北京時間9月22日9:12左右結束。 據悉,如果該提案在截止日期前能夠以 2/3 的投票結果通過,則將被視為批準通過。截至北京時間9月14日16時,共計投票5486票,支持率為81.84%。 盡管目前社區裏的支持率遙遙領先,但最終投票結果尚不得而知。可以知曉的是,Helium核心團隊此番遷移至Solana的想法並非短期之內的倉促決定,而是有着長期的規劃和思考。具體到搭建自身區塊鏈和遷移至其他公鏈孰優孰劣,需要根據項目方自身的情況作出選擇,並由時間證明最終成效。 原文連結:https://www.chaincatcher.com/article/2079536本文章挑選自鏈捕手熱點事件追蹤與解讀 本網站所有非原創(轉載)文章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特別說明:轉載文章會進行二次編輯以符合文章寫作需求,望作者包涵 延伸閱讀: 【新手懶人包】區塊鏈是甚麼?一文看懂區塊鏈演化、應用、常見術語 【新手懶人包】元宇宙是甚麼?剖析元宇宙的構成、未來商機和應用 【新手懶人包】 NFT 是甚麼?整合 NFT 科普、平台比較、製作方法 【新手懶人包】 GameFi 是甚麼?一文認識 GameFi 原理、運作方式、熱門NFT遊戲
Allen -
每日精選 | Solana 將 Meta 編程語言 Move 納入開發戰略 | Coinbase 因涉嫌證券欺詐遭遇集體訴訟
中國人民銀行數字貨幣研究所所長穆長春表示,鼓勵全社會參與數字人民幣智能合約模板開發和應用創新。 精選新聞 1. 穆長春:鼓勵全社會參與數字人民幣智能合約模板開發和應用創新 中國人民銀行數字貨幣研究所所長穆長春 9 月 2 日在 2022 中國國際金融年度論壇上圍繞數字人民幣與智能合約進行主題演講。穆長春表示,在數字人民幣的頂層設計中,通過加載不影響貨幣功能的智能合約,實現了數字人民幣的可編程性,使數字人民幣在確保安全與合規的前提下,可以根據交易各方商定的條件、規則進行自動支付交易。 穆長春還表示,數字人民幣智能合約生態建設要堅持開放和開源的原則,鼓勵全社會共同參與合約模闆的開發和應用的創新,建立豐富、高效、便利的智能合約供給體系。數字人民幣智能合約生態服務平台可以成為手機應用市場一樣的開放平台,各類機構都能在這個平台上提供智能合約服務,並且可以像搭積木一樣,根據用戶意願組合使用,實現開放、開源、共建、共享。 據穆長春介紹,目前數字人民幣智能合約應用場景比較廣泛,已經在政府補貼、零售營銷、預付資金管理等領域成功應用。「數字人民幣智能合約可以降低經濟活動的履約成本,優化營商環境,推動數字經濟深化發展。隨着底層平台和相關制度安排的逐步完善,將在更大範圍內加速落地。」(原文連結) 2. Solana 已將 Meta 編程語言 Move 納入開發戰略 根據 Solana 基金會 GitHub 頁面信息顯示,團隊已將 Move 語言納入開發戰略,旨在提高開發人員興趣,推動社區開發活動。 據悉,Move 是由 Meta(原 Facebook)創建的一種編程語言,目前已成為 Web3 開發人員首選的編程語言之一。(原文連結) 3. 風投機構 1confirmation 創辦人 Nick Tomaino 推特改名為「1492.eth」 風投機構 1confirmation 創始合夥人 Nick Tomaino 將推特昵稱改為「1492.eth」,並表示「」1492 年哥倫布開始第一次航海。同時他稱 ENS 是完美的 NFT 系列,「有些人不認為 ENS 是 NFT,但事實是它是最廣泛持有的 NFT」。 據悉,6 月份 1confirmation 推出 1 億美元 NFT 基金,該基金將直接投資 NFT 並擁有 10 年生命周期,主要專注於投資其所支持的公司的新項目,如遊戲、藝術、攝影和音樂等類別的項目。(原文連結) 4. Coinbase 因涉嫌證券欺詐遭遇集體訴訟 Kessler Topaz Meltzer & Check, LLP 律師事務所稱 Coinbase Global, Inc. ( 「Coinbase」,納斯達克股票代碼:COIN)違反了聯邦證券法,包括與公司業務、運營和前景有關的遺漏和欺詐性虛假陳述。 具體而言, 該事務所認為 Coinbase 向 SEC 提交的與2021 年 4 月公司公開發售有關的註冊聲明和其他文件作出虛假或誤導性陳述或未能披露 Coinbase 內部人士突然增持 Coinbase Class A 類普通股,在 2021 年 4 月 14 日 Coinbase 股票公開交易的第一天,多名 Coinbase 內部人士出售了超過 700 萬股 Coinbase A 類普通股,其中包括當天開盤時的 130 萬多股,總共獲得超過 27 億美元來自此類銷售的收益。 據悉,Kessler Topaz Meltzer & Check, LLP 呼籲 Coinbase 投資者在不遲於2022 年 10 月 3 日之前,通過該律師事務所或其他律師尋求被任命為該類別的首席原告代表。(prnewswire) 5. 去中心化域名協議 SPACE ID 將於 9 月 14 日開始將競標收入分配給域名持有者 去中心化域名協議 SPACE ID 宣布將於 9 月 14 日開始將競標收入(1019 枚 BNB)分配給域名持有者。.bnb 域名預註冊活動共吸引 8984 名參與者註冊總計 23518 個域名。 近日,SPACE ID 宣布完成種子輪融資,Binance Labs 領投。(原文連結) 「過去24小時有哪些值得閱讀的精彩文章」 1.《詳解 NFT 借貸資金池清算機制:如何避免 BendDAO 式流動性危機?》 雖然BendDAO流動性危機已經暫時度過。但我們必須追問的是,躲過這一次小風浪,NFT 借貸池模式是否就萬事大吉了?其他NFT借貸池的清算機制是否還存在潛在風險,能不能經得起極端市場環境的考驗? 本文,我們將系統梳理NFT借貸池模式的幾個主要協議包括BendDAO、JPEG’d、Pine Loan和Drops DAO的清算機制,以及從用戶的角度如何該如何判斷從而控制風險。 2.《對話 Injective Labs 創辦人 Eric Chen:優質應用對底層公鏈的依附性正在變弱》 在加密市場持續走熊、DeFi 遇冷的周期之下,專注於 DeFi 建設的 Layer1 協議 Injective 近日完成了由 Jump Crypto 領投的 4000 萬美元融資。在Injective 上構建的 DeFi 衍生品平台是 DeFi 最具前景的市場之一,但其規模仍然處於非常早期的階段,大部分市場都由幣安、FTX 等中心化交易所佔據。在這樣的背景下,以 Injective 為代表的 Layer1 將如何破局?又有哪些彎道超車的機會? 近期,鏈捕手專訪了Injective Labs 的聯合創辦人兼CEO Eric Chen,並針對 DeFi 市場現存問題、未來發展格局展開深入討論。 3.《Babylon Finance 創辦人:選擇關閉的原因和得到的教訓》 8月31日,Babylon 創辦人 Ramon Recuero 發文表示協議將於今年11月中旬正式停止運營,主要原因是今年4月份 Rari/FEI 借貸礦池遭受的黑客攻擊為團隊帶來了無法挽回的損失。本文為 Ramon Recuero 的通告,創辦人在本文中詳述了為甚麼選擇關停協議,以及在運營 Babylon 項目時的經驗與教訓。 原文連結:https://www.chaincatcher.com/article/2079095本文章挑選自鏈捕手鏈捕手精選編輯:潤升、鏈捕手 本網站所有非原創(轉載)文章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特別說明:轉載文章會進行二次編輯以符合文章寫作需求,望作者包涵 延伸閱讀: 【新手懶人包】區塊鏈是甚麼?一文看懂區塊鏈演化、應用、常見術語 【新手懶人包】元宇宙是甚麼?剖析元宇宙的構成、未來商機和應用 【新手懶人包】 NFT 是甚麼?整合 NFT 科普、平台比較、製作方法 【新手懶人包】 GameFi 是甚麼?一文認識 GameFi 原理、運作方式、熱門NFT遊戲
Allen -
每日精選 | 媒體爆料 Ava Labs 對 Solana 等對手存在惡意競爭;新加坡考慮收緊散戶投資者加密貨幣交易限制
拜登數字資產責任創新型行政命令要求多個機構在 9 月 5 日之前提交相關反饋報告。 「過去24小時都發生了哪些重要事件」 1. Ava Labs 創始人:沒有對競爭對手進行惡意攻擊 Avalanche 開發公司 Ava Labs 的創始人 Emin Gün Sirer 在其社交平台回應 Cryptoleaks 視頻爆料,表示 Ava Labs 沒有對競爭對手進行惡意攻擊,稱「絕不會從事視頻中聲稱的非法、不道德和完全錯誤的行為。」 據悉,Cryptoleaks 在其官網的視頻爆料,幾年前,Ava Labs 和美國律師事務所 Roche Freedman 達成一項合作協議,內容是 Ava Labs 向 Roche Freedman 支付大量 Ava Labs 股權和 AVAX(現價值數億美元),Roche Freedman 則針對 Binance、SolanaLabs 和 Dfinity Foundation 等競爭對手發起惡意訴訟。(原文連結) 2. 爆料 Ava Labs 惡意競爭的媒體公開律所內部 AVAX 代幣分配條款 爆料 Ava Labs 惡意競爭的媒體 Crypto Leaks 針對 Ava Labs 的創始人 Emin Gün Sirer 發表的關於「怎麼會有人相信像 Cryptoleaks 上的陰謀論胡說八道這樣荒謬的事情」的指責,公開了一張美國律師事務所 Roche Freedman 內部 AVAX 代幣分配的條款,其中 爆料人 Kyle Roche 分配佔比 28%,創始合夥人 Jason Cyrulnik 分配佔比 25%。 研究員 @Fantman 在該推特下進一步爆料,Roche Freedman 在去年 2 月份將創始合夥人 Jason Cyrulnik 趕出了公司,並保留了他的 AVAX 股份,而 Cyrulnik 本人聲稱公司正試圖竊取他在 2.5 億美元加密貨幣資產中的份額。(原文連結) 3. 拜登數字資產責任創新型行政命令要求多個機構在 9 月 5 日之前提交相關反饋報告 根據美國總統拜登此前簽署的關於確保數字資產負責任創新的行政命令,在該命令發布 180 天之內(9 月 5 日之前),財政部長與國務卿、司法部長、商務部長、國土安全部長、管理和預算辦公室主任、國家情報總監和其他相關機構的負責人應向總統提交一份關於貨幣和支付系統未來的報告,包括推動廣泛採用數字資產的條件、技術創新對這些結果的影響程度,以及對美國金融體系、支付體系的現代化和變革、經濟增長、金融包容性和國家安全的影響。 另外,在本命令發布之日起 180 天內,美國商務部長應與國務卿、財政部長和其他相關機構的負責人協商,建立提高美國經濟競爭力的框架在和利用數字資產技術。此外,通過美國總統國家安全事務助理(APNSA)和總統經濟政策助理(APEP)向總統提供評估看是否需要修改立法來發行美國 CBDC。(原文連結) 4. Aptos 生態 Launchpad 協議 Proton 宣布上線測試網 Aptos 生態 Launchpad 協議 Proton 宣布上線測試網,目前已支持使用 Aptos 上的Fewcha Wallet、Martian Wallet 和 Petra Wallet。 Proton 幫助用戶快速創建自己的代幣和代幣銷售,在 Proton 上創建的代幣將在瀏覽器網站上進行驗證和發布。(原文連結) 5. 新加坡考慮收緊散戶投資者的加密貨幣交易 新加坡金融管理局 (MAS) 董事總經理 Ravi Menon 周一在 Green Shoots 研討會上表示:「我們正在考慮在加密貨幣零售渠道上增加摩擦。」此前,新加坡加密貨幣 ATM 運營商表示,已停止部分加密貨幣 ATM 的加密交易服務以遵守 MAS 要求。 此外,新加坡中央銀行行長在會上表示,新加坡正在考慮採取新措施,讓散戶投資者在似乎「非理性地忽視」風險時更難交易加密貨幣。 由 MAS 主辦的 Green Shoots 研討會於北京時間今早 11:00 舉辦,研討會主題為「贊成數字資產創新,反對加密貨幣投機」,此次研討會將解決 MAS 將新加坡發展為數字資產中心的戰略相關的問題。(原文連結) 「過去24小時有哪些值得閱讀的精彩文章」 1.《在加密寒冬發起激烈攻勢 Animoca 目標 200 億美元估值》 自去年 11 月以來,所謂的「加密寒冬」已經讓數字貨幣市值蒸發了 2 萬億美元,許多投資者已經進入冬眠狀態。但香港 Animoca Brands 創始人 Yat Siu 的攻勢卻更加激烈。 亞洲最大的區塊鏈風投機構 Animoca 正在組建龐大的金融、遊戲和社交媒體集團,總共超過 340 家公司。Siu 說,公司目標是讓人們擁有對其虛擬財產的所有權,並打破 Meta Platforms 和微軟的帝國。Siu 將其描述為「數字獨裁」。 2.《萬字長文:從制度經濟學視角解析 Web3 的底層邏輯》 現在的 Web3/Crypto 充斥着各種新鮮的名詞,讓這個本就晦澀的新行業更令人費解。再加上充斥着各類監管禁令、意識形態、騙局、旁氏、低效且反直覺的應用場景,讓人實在摸不清脈絡。專注於細節會阻礙人看清全貌。互聯網剛被小部分極客採用時十分虛無缥缈,誰也無法料想未來的發展,滿是各類創新、協議和產品,十年後百不存一。 這些問題可能很重要,但不是互聯網最核心的邏輯。但只要把握互聯網「前所未有地降低了信息流通的成本」這一底層邏輯,就能意識到它將如何大刀闊斧改變社會,並在搜索引擎、社交媒體、網上購物 / 支付、智能手機、網約車、本地服務、算法推薦出現時識別出來風的動向。 因此,這篇文章不談 ZK-Rollup 的電路設計、GameFi 就是套 Tokenomics 殼的遊戲嗎、可組合性如何影響 DeFi 等等,只討論最核心的問題:Web3 的創新點究竟在哪?它會如何改變這個世界? 3.《撐起 Web3 的支柱:信息、契約、身份 「中心化」依然不可或缺》 這是我們寄予厚望的區塊鏈、Web3 世界的阿喀琉斯之踵:我們有了可以無限輸入輸出的「信息互聯網」,也有了可以承載「資產」、實現價值流轉的區塊鏈;而我們的靈魂、身份、信用和社會關系呢?卻依然無處安放。 「靈魂綁定代幣」(Soul-bound token, SBT)概念的出現,讓我們開始有了答案。眼前的web3藍圖中,開始呈現清晰的層次──我們需要「信息互聯網」(Information Network)、「契約互聯網」(Asset Network)、和「身份互聯網」(Status Network)這三根擎天巨柱,才能共同撐起一個完整、可行的「Web III」。 原文連結:https://www.chaincatcher.com/article/2078719本文章挑選自鏈捕手鏈捕手精選編輯:念青、鏈捕手 本網站所有非原創(轉載)文章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特別說明:轉載文章會進行二次編輯以符合文章寫作需求,望作者包涵 延伸閱讀: 【新手懶人包】區塊鏈是甚麼?一文看懂區塊鏈演化、應用、常見術語 【新手懶人包】元宇宙是甚麼?剖析元宇宙的構成、未來商機和應用 【新手懶人包】 NFT 是甚麼?整合 NFT 科普、平台比較、製作方法 【新手懶人包】 GameFi 是甚麼?一文認識 GameFi 原理、運作方式、熱門NFT遊戲
Allen -
半年損失超過 20 億美元  區塊鏈安全賽道被資本瘋搶
從安全「守護者」的現狀去看,整個區塊鏈安全究竟面臨着怎樣的困境?行業格局又在發生怎樣的演變? Acala 遭黑客攻擊增發超 12 億穩定幣 AUSD、Solana生態錢包大面積被盜……不誇張地說,區塊鏈2022年這大半年一半熱點都是安全問題貢獻的。 根據Certik發布的安全報告,僅在 2022 年前 6 個月,區塊鏈與Web3 項目就因黑客攻擊和漏洞利用而損失超 20 億美元,並已經超過 2021 全年的總和。 安全問題爆發的同時,很多項目方的智能合約要安排上安全審計,卻可能要排隊到半年之後。即使審計完成了,也如大家所看的那樣,依然會面臨被攻擊的風險。 區塊鏈安全毫無疑問是剛需,但一個現實是,無論是項目方還是普通用戶,似乎都很難有安全感。 在這樣的背景下,我們觀察到新入場的安全服務廠商們前赴後繼。截止到目前,2022年陸續有Carret、BlockSec、Secure3、Halborn、Redefine等海內外安全公司獲得了較大金額的融資,其中Certik幾乎近一年內籌集了4輪資金,市場之火熱可見一斑。 在本文中,我們試圖從安全「守護者」的現狀去看,整個區塊鏈安全究竟面臨着怎樣的困境?行業格局又在發生怎樣的演變? 還在「拓荒」的區塊鏈安全服務 區塊鏈「野蠻」生長,安全的需求同時激增,但安全服務卻跟不上。 BlockSec聯合創始人周亞金提到,「智能合約的安全審計排隊2-3月是近兩年的常態,很多項目的安全審計服務甚至都排隊到了半年之後。」而從成都鏈安的數據來看,2022年第二季度,被攻擊的項目中,接近一般的項目未能經過安全審計。 盡管安全服務商們前赴後繼,但在YM Capital投資人Thomas看來,「真正有供給能力,且品牌有一定影響力的服務商並不夠,全球內也就一二十家。」周亞金認為,安全審計上即使有一些Consensys Diligence、Trail of Bits、ChainSecurity、Certik等較早入局的知名公司,但其實它們所佔據但市場份額也並沒有很大,整個市場仍然很分散。 此外,在具體的細分賽道上,入場的玩家們並沒有充分覆蓋不同需求,大多還是在收入模式清晰、有很好現金流的安全審計裏「卷」。 實際上,與傳統互聯網安全類似,區塊鏈的安全服務也大致分為toB端和toC端。在toB端,一個區塊鏈項目的安全,分為則上鏈前和上鏈後,上鏈前主要是智能合約代碼的安全審計,上鏈後則有攻擊溯源、危險情報等實時監測。而在toC端,主要涉及用戶錢包、NFT等各類資產安全。 周亞金認為,在整個安全服務市場,to B端的DaPP開發者運營的安全性,to C端用戶的錢包、NFT安全等等重要的安全服務,都是較為空白的市場。「區塊鏈的安全服務幾乎還在一個拓荒的狀態」。 為甚麼供需不平衡成為常態? 供需失衡背後的原因也不難理解,首先區塊鏈行業開源特性和當下發展階段,讓區塊鏈安全服務的需求在「野蠻生長」。 YM Capital投資人Thomas押注區塊鏈安全賽道的一個基本判斷是,「相比傳統互聯網安全,區塊鏈安全更剛需。」 一方面,由於區塊鏈行業非常重視代碼開源,這也使得多數項目源代碼向所有人開放出來,也為黑客等技術人員發掘其中漏洞提供了更多的天然的便利;另一方面,目前區塊鏈項目上線門檻很低並且缺乏監管,項目方質量也層次不齊,項目方與用戶都需要安全審計等方式為自己提供安全背書。 此外,Web3安全服務相比與Web2有個很大痛點是,攻擊者可以通過執行漏洞來獲利。在 Web2 世界中,攻擊者雖然可以關閉一些主要服務、竊取一些數據、出售惡意軟件等來獲利,但從收益來看仍然有限。但在 Web3 世界中,由於區塊鏈代碼鏈接了各類龐雜的經濟金融場景,直接與用戶的加密貨幣資產相關聯,一個漏洞很容易就為攻擊者帶來數百萬乃至數千萬億美元以上的收益。「在面臨社區的監督共創下,區塊鏈安全產品每一次更叠都需有複雜的解釋流程,相比於傳統互聯網很難快速做產品叠代,那麽產品的安全性也需要在上線前更慎重地去考慮。」 在這樣安全更剛需的情況下,區塊鏈產品對於安全的需求以及付費意願極高。從Certik b3輪融資中披露的數據來看,2021年Certik收入增長了12倍,利潤增長了3000倍。 在需求端野蠻生長情況下,供給端自身也有很多「力不從心」。 和早期傳統互聯網安全需要手動去本地庫裏匹配攻擊方式「土方法」類似。單從安全審計來看,大部分服務商幾乎難做到標準化自動化,這意味着供給能力非常受人力限制。 即使能靠人力來推,上哪去找那麽多合格的安全審計人才,也是個巨大的問號。合約審計需要結合具體業務場景來做,針對區塊鏈不同的鏈不同的場景所需要的審計能力都不一樣,合格的審計人才非常稀缺。很多具有審計能力的技術人員,可能更願意做一名獨立黑客或者白帽黑客,無論是進行智能合約攻擊還是提交智能合約漏洞以獲得賞金,都能獲得更可觀的收益。今年以來,區塊鏈行業已經出現過多筆超過百萬美元的漏洞賞金。 相比於數量級上供需完全失衡,在Go+ Security創始人Mike看來,還有一個更核心的問題是在安全資源供需結構上的不匹配,導致匹配效率很低。 當我們談安全問題的時候,似乎都把安全守方壓在了安全審計上。但在整個開發流程中進行自測,優化合約設計,提高代碼質量,同步進行漏洞掃描這些方面,如果有合適的工具或服務,其實是可以大幅降低審計工作量的。「行業一個現狀是,很多專業的安全審計師審很多精力都浪費了非常低級別的代碼層錯誤」。 「標準化」是核心競爭力 在目前市場有很多想象空間且藍海的當下,無論是新老玩家,我們觀察到,除了在安全技術本身去叠代之外,基本是在兩個痛點上尋找更大的機會:一是推出要更標準化、更自動化產品來降低邊際成本,打破發展瓶頸;二是覆蓋更多的細分場景或者特定環節,吃到更多的安全預算。 從融資勢頭最猛的Certik來看,除了上鏈前的安全審計之外,Certik也推出了上鏈後7*24 小時無間斷運行的自動監測SaaS平台Skynet 來防禦安全威脅。OpenZeppelin 則將遊戲化技術來識別智能合同中的安全漏洞,提供「 Defender」等服務,幫助項目實現智能合同管理的自動化、創建自動化腳本等等。 而近期結束新一輪融資的BlockSec,為上鏈前的安全審計提供服務之外,也會為上鏈後區塊鏈項目提供實時安全監控服務產品。 「目前來看區塊鏈安全審計類項目還是以股權融資上市的模式,如果無法推出SaaS化標準化自動化產品,基本不可能成功完成上市。」Mirana Ventures投資人kenneth認為這也是促成產品SaaS化的一個動力因素之一。「但目前區塊鏈叠代太快,細分場景很多,攻擊事件的問題龐雜,一些類似SaaS類的軟件提供安全服務沒有被市場所接受,大部分還是casebycase,這也給新入場的玩家提供了很多彎道超車的機會」 除了申請人工審計,也越來越多的項目方會同時尋求自動化審計。 為了追求更加自動化,目前業界常用的手段是是形式化驗證(formal verification),這種方式會事先定義好安全規則,之後證明客戶的代碼符合這些規則,從而避免違反這些規則的安全漏洞。 但BlockSec創始人周亞金認為,很多安全漏洞是與智能合約的具體業務場景有關,僅保證代碼的正確性並不能保證整個智能合約的安全性,另外形式化驗證規則本身也需要對項目進行定制。所以在具體操作中,BlockSec會通過"攻"的思路進行代碼審計,具體技術包括攻擊面的提取和分析以及自動化Fuzzing(模糊測試)等技術相結合的整體方案。 Go+ Security 創始人Mike觀點也是如此,目前國內外行業的認知是,形式化的驗證還沒有找到明確提高技術效率的方法,還很難取代人工審計,在整個審計流程中佔比還比較低。 在還沒有很好的解決自動化思路出現時,傳統的安全審計公司中,審計流程的設計其實是審計公司的核心競爭力,「比如說像Quantstamp,同時進行三線審計。業務表述上的核心點就在於說付出足夠多的人力,進行充份審計,來保證好的安全結果,再通過服務的案例來為自己背書。」 對於to B 端的區塊鏈安全服務廠商而言,除了技術能力之外,品牌能力也是一個核心競爭力,如何運營好社區以及一些戰略合作,來向市場輸出自己的安全實力尤為重要。 和傳統互聯網安全最開始從to C端安全做起的路徑相反,區塊鏈安全目前還是主要集中在項目方中,而to C端的安全服務相對冷清。 但也有少數創業者選擇做C端業務,Go+ Security 創始人Mike就是其中之一。Go+ Security 通過動態風險檢測平台,以數據API的方式接入Web3應用,覆蓋用戶的風險場景,實時識別用戶可能遇到的資產,行為風險,比如基於合約檢測的Token,NFT,授權檢測,也有基於用戶使用場景的防釣魚網站、釣魚郵件、社群詐騙等,在為用戶提供安全防護的同時,也剝離了Web3應用之前不好處理的用戶側風險。 Mike認為雖然從傳統互聯網的經驗來看,只有少量用戶會為安全付費,但Web3用戶對於購買安全服務的收益模型更明確,這個有點像買車必須上保險,安全服務可能是日後所有Web3用戶的必備服務,且to C端核心其實是安全流量和數據,商業邏輯和toB按項目收服務費的邏輯並不一樣,擴大數據規模是關鍵。「toC端整個技術架構反而是要快,每天都有新的攻擊方法出現,要識別定位,安全引擎有幾百個策略,十多個檢測類型在跑的時候,如何能在2秒內,出準確結果,這可能是to C安全的關鍵。」而擴大數據規模除了做好產品服務外,依賴於對生態的開發聚合。 無論是toC還是to B ,或者是否能突破標準化,在Mirana Ventures投資人 kenneth看來,關鍵還是人,SaaS軟件也需要人力研發,所以項目目前拓展人力上的能力也非常關鍵,「投資的BlockSec、Secure3的創始團隊都有學術和高校背景,能培養一些針對區塊鏈安全的高端人才,且在人力成本上也有優勢。」 目前市場玩家們,除了在標準化自動化上和業務深度上做出努力之外,也出現了一些小而美的打法。 比如北美有一些新審計公司,定位於精細化審計,主要服務於StepN、BanklessDao等創新型業務。這部分細分市場對於傳統審計公司來說很難嚼或者說性價比不高,因為要做很多複雜的修改才能匹配到創新型業務。 此外還有一些針對類似於反作弊這樣很細分痛點去切入安全服務的創業者。很多GameFi項目需要花50%的研發資源去做反作弊這一層,但這一層未來可能變化成類似於可介入API的數據服務層,讓專業的反作弊第三方服務來幫項目進行更高效地處理。 兩個模糊地帶:收費與追責 除了產品上的標準化,還有一些付費和責任分配模式不夠清晰。 區塊鏈項目雖然對安全服務的付費意願很高,但不代表願意或者說有能力去支出大額的安全預算。即使一個漏洞確實保護了平台用戶非常多的資產,但安全服務商能拿付到多少比例,怎麽收費,都是個問題。 傳統的項目常見的收費模式基本上有三類,一種是按項目收服務費或者SaaS模式收費。第二種是收取保護項目網格資產的一定比例提成,第三種是提供安全API,按調用次數來收費。如果是token類項目,可能還會通過內置代幣模型來達到付費目的,但這類目前還沒有很成熟的做法。 周亞金表示,代碼審計通常是根據項目大小,按次收費。而智能合約上鏈後,數據監控的部分則會採取訂閱制,比如按年收費。而對於追損服務,在訂閱制之外,同時會根據追回金額的多少,按百分點收取費用。 不過在Mirana Ventures 投資人kenneth看來,「行業內其實沒有一個清晰的收費標準,盡管大家在強調推出SaaS,但收費上還是casebycase,可能差不多的項目方最終付費差得很多,不利於市場拓展」。 除了收費模式不標準外,安全審核或保護類的項目最終遭受類攻擊,誰來擔責呢?目前來看,大多數被攻擊的項目都曾完成過安全審計,並且很多都是來自知名安全公司的升級,但仍然沒有避免遭受被攻擊的命運。 kenneth提到,像傳統四大會記事務所的審計服務,一旦出現問題,都有第三方來制定一套從上到下的規則,來明確哪些是項目的責任和服務方的責任,目前區塊鏈的安全服務並沒有建立到這套規則。「即使未來有,但法律法規的不健全,不同國家和地區的規則差異,也會帶來一些責任審查和追責的難題。」 生態化、細分化將是大勢 「從市場份額來看,區塊鏈安全服務和傳統互聯網安全最終格局類似,依然是幾家頭部廠商來領導整個市場」。按照BlockSec創始人周金亞的判斷,區塊鏈安全最先在代碼審計賽道裏會沉澱下來幾家比較頭部的玩家。 即使會出現頭部玩家,也大概率是區域性的頭部玩家,在Mirana Ventures投資人kenneth看來,從最近Tornado Cash因反洗錢被制裁來看,安全服務未來會從代碼審計拓展到類似與隱私數據等等其它服務上,會很受當地政策限制,很多數據相關業務並不能跨越國界。 而市場格局走向穩定成熟過程中,YM Capital投資人Thomas表示,從Web2的發展經驗來看,安全商業本身存在一個大量兼並機會,包括橫向並購與縱向並購,未來安全公司也可能突破安全的邊界,向非安全的其它數據業務方向做拓展。 從目前現狀來看,很多所謂的Web3安全公司還是一個很Web2的心態,本質上還是只是服務的客戶從Web2切換到Web3。YM Capital投資人Thomas期待的是,有沒有更Web3去中心化形態的公司或組織,或者渠道上,能構建一張去中心化的安全網絡。 Go+ Security創始人Mike也認為,安全不同的細分領域裏面都會有一些頭部公司,但相比於傳統互聯網安全服務,它會更加生態化,而不是靠一個頭部公司來壟斷整個市場。 區塊鏈安全賽道是一個非常龐大的市場,但要根本上解決問題,不僅要依賴安全審計公司在項目上線前盡可能疏通漏洞,也需要白帽黑客等獨立研究者在上線後基於賞金模式持續發掘漏洞,更需要監管機制、用戶教育等方面的發力,形成針對區塊鏈項目的全方位全周期安全保障機制。 轉載文章連結:https://www.chaincatcher.com/article/2078431本文章挑選自鏈捕手熱點事件追蹤與解讀作者:Flowie、鏈捕手 本網站所有非原創(轉載)文章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特別說明:轉載文章會進行二次編輯以符合文章寫作需求,望作者包涵 延伸閱讀: 【新手懶人包】區塊鏈是甚麼?一文看懂區塊鏈演化、應用、常見術語 【新手懶人包】元宇宙是甚麼?剖析元宇宙的構成、未來商機和應用 【新手懶人包】 NFT 是甚麼?整合 NFT 科普、平台比較、製作方法 【新手懶人包】 GameFi 是甚麼?一文認識 GameFi 原理、運作方式、熱門NFT遊戲
BlockPulse -
 從以太坊到 Aptos,誰能找到「三角困境」的終極答案?
我們相信針對特定應用程式進行優化才是 L1 的未來,不過考慮到三難的問題,沒有哪條鏈能夠符合所有應用場景的狀態,這個時候平衡取捨便是關鍵所在。 主要結論: 我們提出了一個 L1 設計權衡的原理框架:高性能三角困境。(如上圖) 與以太坊相比,Solana 進取的低冗餘設計在證明了它的高性能同時,亦展露了它的低可靠性。 Aptos,一個擁有 2 億美元全明星種子輪融資的新 L1,準備挑戰 Solana 在高性能 L1 領域的壟斷地位。與 Solana 相比,Aptos 增加了更多的可靠性,其代價是更高的節點硬件要求。 我們相信針對特定應用進行優化才是 L1 的未來。考慮到三角困境,沒有哪條鏈能達到一個萬能設計並符合所有應用場景的狀態。在我們之前的跨鏈文章的基礎上,我們提出了一個「三個問題」的問答手冊,供區塊鏈應用的開發者們考慮他們的技術選擇。 文章中會提及的項目包括: Solana, Aptos, Ethereum, StarkWare, zkSync, Serum, Meteplex 第一部分:Solana 高性能的秘訣 這部分包括: 直到目前,Solana 作為唯一的一條高性能區塊鏈仍處於壟斷地位 Solana 的設計基因是激進地優化最理想情況下的網絡性能:並行運算、減少冗餘度和更高的出塊率。 是什麼讓 Solana 與眾不同? 作為唯一接近 Visa 65,000 TPS 容量的區塊鏈,Solana 獲得了華爾街和矽谷的支持,以嘗試應用大規模的區塊鏈服務。 Solana 並沒有通過一些圖靈獎的魔法來實現 TPS(與零知識證明不同,這是我們即將討論的另一個重要話題)。相反,Solana 在性能和可靠性之間做了一系列的設計權衡。我們將在第一部分討論Solana 的性能,在第二部分討論可靠性的成本。 設計選擇 1:並行計算。 以太坊虛擬機 (EVM) 是單線程的。EVM 只能利用一個 CPU 核心來按順序處理交易。由於單核產生的熱量隨著速度的提高而呈指數級增長,物理學限制了單核性能的上限是很低的。 解決方案是什麼?更多的核心! 八個 2GHz 的核心比一個 8GHz 的核心溫度要低很多,但也更強大。2007 年,英特爾推出了雙核的奔騰處理器,從而結束了單核時代。今天的計算機消費者擁有的 GPU 和 CPU 有 4 到 4096 個核心。讓更多的核心合作得更好,而不是擁有更強大的單核,已經成為了十多年來半導體行業的研究重心。 為了實現原生多線程,Solana 必須放棄 EVM 的兼容性。Solana 的智能合約可以利用 Nvidia GPU 的 4096 個核心來並行地運行計算。 我們的觀點:在這個 [EVM vs Multi-thread] 的二元選擇中,我們傾向於多線程而不是 EVM 的兼容性。我們認為 2027 年的 DApp 卻只能使用 2007 年的半導體技術是非常荒謬的。 有些人可能會指出 EVM/Solidity 相關的開發者的護城河問題。但是開發者其實很容易轉換編程語言。今天的大多數 Web 2 應用和開發人員使用的編程語言都是原生的多線程。我們認為未來的開發者會像當前高 GAS 一樣對 EVM 的神秘的單線程架構感到沮喪。(另外,我們也不是 EVM 兼容的 rollups 方案的粉絲)。 設計選擇 2:通過確定的領導節點輪換減少冗餘度 去中心化需要冗餘性。在 Google 這樣的中心化雲服務中,計算只發生一次,因為用戶相信 Google 是正確的。 在區塊鏈中,由於我們不能信任任何人,所有數據都需要由不同的節點進行計算和驗證。一個相同的計算所做的額外次數就是所謂的間接費用/冗餘度。為了量化冗餘,我們使用 [Big-O 符號](大 O 符號,漸進符號),如[O(n^2), O(n), O(log n)],裏面的函數表示當他們擴展到更多節點時,網絡計算將變得多麼複雜。例如,隨著網絡的增長,O(n^3) 可能意味著比 O(n^2) 大幾個數量級的冗餘度。 在比特幣、以太坊和其他許多簡單的 PoS 鏈中,共識的冗餘度至少是 O(n^2),與節點數量的平方成正比:每個區塊都必須傳輸、檢查和比較其他每個區塊的工作。 對於 Solana,只有被指定的那個領導節點來生產下一個區塊。(SeeGulf Stream, Leader Rotation。在此基礎上,Solana 將區塊分割成很多小塊,然後只有一小部分節點驗證者來驗證每個小塊 (See Turbine),而不是所有的節點都要發送和驗證所有的區塊。 Solana 協議將 Solana 最佳情況下的冗餘度從 O(n^2) 減少到 O(log n),這是計算複雜性理論中最有效的可能。這個結果確實很了不起。 網絡 A 和 B 在其他方面是相同的,100 個節點有 100k TPS。一個 O(n^2) 網絡每增長 10 倍的節點性能就會衰減 100 倍。一個 O(log n) 網絡每增長 10 倍節點性能才會衰減 ~3 倍。在 10 萬個節點時,兩個網絡的性能將相差 30000 倍。 這種複雜性的降低也有意識形態上的意義。在這方面,我們認為 Vitalik 對 Solana 的批評有些誤導 — Vitalik 認為Solana 因為硬件要求高而不夠去中心化。Solana 4000 美元的硬件成本阻止了每個用戶在自己的機器上運行 Solana 節點,這個是不爭的事實。但從長遠來看,計算成本會越來越便宜,而且 Solana 的複雜度降低的設計使它有可能擁有 100 倍的節點,而不會使網絡變得難以忍受的緩慢。 其他的設計選擇: 支持者和批評者還就 Solana 的其他一些技術特點進行了辯論。我們認為這些特點不那麼核心,所以我們概括性地討論: 3.1 投票交易算入了 TPS 一些批評者指出 Solana 通過將驗證者投票也算入了交易,從而人為的增加了 TPS。投票確實被算入了交易,但這只是一個表面問題。也許 Solana 應該重申一下它的 TPS 是 60,000(剔除投票交易),而不是 65,000。 3.2 吞吐量—更快的出塊時間和更大的區塊 Vitalik 和 StarkWare 都批評 Solana 的性能改進有些懶惰,因為 Solana 只是讓每個區塊更大,區塊時間更短,以更高的硬件要求為代價來容納更多的交易。簡單的數學會告訴你這並不是全部。 Solana 的最大區塊大小為 10MB,是 ETH 目標大小 1MB 的 10 倍。 Solana 的出塊時間是 0.4 秒,是以太坊 12 秒的 30 倍。 相比起以太坊,以上兩者的組合給了 Solana 大概 300 倍的懶惰性能改進。 但實際上 Solana 的 TPS 比以太坊通常的 TPS 要高 3000 倍。另外 90% 的性能提升可以由我們討論過的 Solana 的並行運算和降低冗餘性的設計來作出更好的解釋。 3.3 歷史證明(POH) Solana 將 POH 宣傳為其最大的創新。從長遠來看,歷史證明允許 Solana 將區塊時間減少到極端的 400ms / 區塊,儘管事實上物理網絡延遲往往大於 400ms。 設計選擇總結:Solana 的高性能秘訣 三個關鍵指標共同決定了區塊鏈的最大吞吐量:出塊率、並行計算和冗餘性。 冗餘度決定了總共需要多少數據和計算量,也就是說,總計算量= 有效計算+ 冗餘度; 並行計算允許節點計算的速度更快; 出塊率決定了一定時期內區塊鏈數據庫中可保存的數據量。 Solana 在這三個方面都做出了大膽的設計選擇:從 O(n^2) 到O(log n) 冗餘;從 1 核到 4096 核並行,以及從5 MB/min 到 1500 MB/min 的出塊速率。這些是 Solana 的 65,000 TPS 背後的主要秘訣。在下一章中,我們將討論Solana 這些選擇的成本。 第二部分:Solana 選擇的成本:優先性能而非彈性 這部分包括: Solana 激進的性能優化的 DNA 使它比其他區塊鏈更容易發生故障。 我們提出了冗餘困境:鑑於有限的計算能力,L1 必須在性能和可靠性之間作出權衡。 冗餘困境是第高性能三角困境的其中一個難題。 頻繁的網絡事故 在過去的一年裡,Solana 至少經歷了4 次重大網絡事故。2021 年 9 月停運事故,2021 年 12 月降級事故,2022 年1 月降級事故,2022 年 4 月停運事故。任何有興趣的利益相關者一定有很多問題: 是什麼導致了事故? 本質的原因是是什麼?一次性的系統 BUG ?意外的攻擊?還是區塊鏈設計DNA 中的某些問題,我們只能緩解? 選擇最佳性能而不是可靠性 在第一部分中,我們討論了Solana 如何積極地優化其最佳情況下的性能。“最佳情況” 是這裡的一個關鍵詞。當事情沒有完全按照理想模式發生時,Solana 就會失控。 設計成本 1:當交易在邏輯上有順序時,進取的並行計算就會退化。 NFT mint 和 IEO 交易常常導致 Solana 網絡中斷。原因是:這些交易無法在 4096 個核心上同時進行。Minting NFTs 時,不知道哪些已經被 mint 了,這會導致重複和 BUG。所有在同一個 collection 的 mint 交易必須按順序處理。一個直接含義就是,Solana 的 65,000 TPS 並不意味着用戶可以在一秒鐘內鑄造 6 個 BAYC 集合:由於只依賴一個 GPU 核心,Solana 的按順序處理能力可能更接近甚至低於以太坊,大約在 10 到 100 TPS 之間。 這就解釋了性能下降的原因:NFT mint 時失控的交易量會使 Metaplex 無法使用,但其他不依賴 Metaplex 的應用(如Serum 訂單簿)仍然可以在其他 4095 個核心之一上處理交易。 但更多的時候,性能降低變成了網絡中斷:等待 Metaplex 未處理的交易致使節點內存溢出 — 當內存溢出時,節點崩潰並完全離線。 核心權衡:通過使用 4096 核心的 GPU 而不是 16 核CPU,Solana 犧牲了單核性能而支持激進的並行運算。通常情況下,當交易不相關時,網絡運行得很好,但一旦交易表現出不理想的模式,Solana 比高冗餘度的以太坊更容易崩潰。 設計成本 2:當領導者崩潰時,決定性的領導者選擇會變得很難看 當 Solana 接近崩潰時,負責當前的區塊領導節點往往是第一個崩潰的。Solana 的低冗餘設計嚴重依賴領導結點是否在線– 其他節點都沒有與當前領導節點相同的交易數據或網絡角色。這意味著一旦領導節點離線,網絡的其他部分需要做大量的應急工作:同意跳過一個區塊,重新組織交易數據,並將丟失的交易數據轉發給下一個領導節點 …… 考慮以太坊網絡,它沒有領導節點,每個節點都有一份精確和重複的副本,這份副本中包含有將被放入一個區塊(mempool)的交易數據。如果任何以太坊節點離線,所有其他節點手頭仍有他們需要產生一個新區塊的所有內容。這就是冗餘的雙刃劍:在理想的情況下,冗餘導致了網絡的緩慢;但在壞的情況下,它可以防止重大事故。 讓我們用數字來說明。根據這篇論文,在領導者節點崩潰的情況下(正式稱為「級聯領導者故障 Cascading Leader Failure」),Solana 的緊急計算量開銷可以達到 O(n^4)。一個 O(n^2) 的網絡很慢,但可以使用,然而一個一下子需要 O(n^4) 計算量的網絡就好比死了。這就是為什麼 Solana 一旦進入O(n^4) 級聯領導故障模式,就難以自行恢復的主要原因。 這是一種特性,不是BUG。 Solana 的基因是以最佳性能為優先。這個原則在架構中無處不在,所以很難只改變一個地方而不改變其他一切。(我們沒有討論這個問題,但為了說明相互依賴性,如果在 CPU 而不是 GPU 上運行,核心的 PoH 算法將是不切實際的,而Solana 的 PoH—最理想情況下進行性能優化的數據管理系統使其難以實現類似 ETH 的 mempool)。再次說明,這是一個權衡,不能兩全其美 — 要從根本上使 Solana 更加穩定,需要創造更多的冗餘度,從而犧牲最理想情況下的性能。 即使是 Solana 的支持者,也需要做好心理準備,網絡中斷和性能降低還會發生很多次,因為今天的Solana 網絡還遠遠沒有嘗試過所有可能的緩解措施。緩解措施是一個需要迭代的捉迷藏遊戲。有一天,Solana 實驗室的努力工作可能使 99.99% 的網絡正常運行時間成為可能。但是,它從來都不意味著要達到100% 的網絡正常運行,今天的主網 beta 版離 99.99% 也還很遠。 第三部分:Aptos 加入了競爭和高性能的三難問題 這部分包括: Aptos的設計選擇是在可靠性和性能之間的折衷,位於Solana 和Ethereum 之間 我們提出了高性能、可靠性和效率之間的高性能三難問題 對開發者來說,未來的趨勢是根據具體使用場景進行優化。我們提出了一個3 個問題的問答手冊來幫助開發者選擇基礎設施 在過往整整一年多的時間裡,Solana 仍然是高性能 L1 細分市場裡唯一的名字。現在我們有了 Aptos,由 Facebook 的前Libra 團隊開發,並由 a16z、Tiger、Multicoin 和 FTX 投資。Multicoin 和 FTX 明顯也是 Solana 的重點投資者。Aptos 最近成為頭條新聞,因為他們聲稱有 16 萬的 TPS,顯然將自己定位為 Solana 的競爭對手。 這也是時我們為什麼花這麼多時間來剖析 Solana 的原因:這是一個最好的角度來結合實際理解 Aptos: 回顧第二部分,以太坊對網絡能夠正常運行的時間進行了優化:以太坊花費了大量的數據冗餘來為最壞的情況做準備,所以幾乎不可能用攻擊來使以太坊網絡中斷。而 Solana 是為最理想情況下的性能進行了優化,在冗餘上花費較少,從而使網絡在極端情況下的可靠性降低。 在解決冗餘度困境時,Aptos 試圖從 Solana 退一步。下面是它的一些關鍵設計選擇: Aptos 設計選擇 1:16 核服務器級 CPU 這是 Solana 的 4096 個 GPU 核心和以太坊的 1 個 CPU 核心之間的一個中間地帶。在處理高度可並行的任務時,Aptos 可能不如 Solana 快。Aptos 的每個 CPU 核心都比 Solana 的 GPU 核心性能高得多,所以在 NFT mint 等邏輯上按順序交易的情況下,Aptos 可能比 Solana 處理得更好。 Aptos 設計選擇 2:最理想情況冗餘為 O(n),最差情況冗餘為 O(n^2) 相對於 Solana,Aptos 試圖通過增加冗餘使其網絡更具彈性。Aptos 沒有試圖達到 Solana 的極端 O(log n) 次線性冗餘度,而是設置為 O(n) 的冗餘度。在每一輪共識中,Aptos 要求所有非領導者的節點同步額外的數據,以備當前領導者節點失敗時其他節點需要接管。Aptos 也沒有嘗試對區塊進行分割和驗證,因為分割會在出錯的情況產生額外的工作量。這麼設計的結果是:當領導者節點確實失敗時,Aptos 的應急處理並沒有 Solana 那麼混亂。 比較一下:Aptos 的最佳性能不如 Solana,但 Aptos 在最差情況下的表現更容易接受 — O(n^2),而 Solana 為O(n^4)。如果我們把這五個性能表現放在一起,它們剛好是一個漂亮的三文治,把 Aptos(紫色)夾在 Ethereum(藍色)和 Solana(綠色)之間。 Aptos 設計選擇 3:瘋狂的硬件要求 你們可能已經看到 Aptos 聲稱有 16 萬的TPS,並想知道為什麼我說其最理想情況下的性能不如 Solana 好。 注意 Aptos 的硬件要求:他們所有的測試都是在 AWS EC2 實例上運行的,有 16 核服務器級別的 CPU。Aptos 還公開建議在 Google Cloud 平台上運行他們的節點,而不是個人電腦。 16 萬這個數字是在大約 100 個有權限的節點上進行的實驗室測試的結果 — 在更複雜的實際生產環境中,如果節點更多,TPS 肯定會更低。Aptos 的內部測試也表明,隨著網絡擴展到更多節點,其性能將接近甚至低於 Solana 目前的 65,000 TPS。 下面是對 Aptos、Solana 和以太坊關鍵技術規格的快速總結,供參考: 把所有東西放在一起總結一下:高性能的三角困境 把問題擴展到冗餘困境,同時把 Aptos 變態的硬件要求也考慮在內,我們提出了一個 Vitalik 的區塊鏈可擴展性三難問題的翻版:高性能三難問題。 在這個三難問題中,三個不能同時滿足的符合第一性原則的特質如下: 可靠性:通過在冗餘度上花費更多的計算來保證網絡正常運行時間 性能:通過在冗餘上花費更少的計算來加強網絡的吞吐量 效率:提升可靠性和性能的唯一方法是獲取更多的計算資源來用於這兩方面 在以太坊、Solana、Aptos 三者中: 以太坊選擇了網絡正常運行時間和效率,所以它在冗餘度上花費了的一定的計算量,導致性能緩慢。 Solana 選擇了性能和(相對)效率,所以它把有限的計算量都花在了最佳情況的性能上,較低的冗餘度導致可靠性受到了負面影響。 Aptos 選擇了網絡正常運行時間和高性能,所以為了有足夠的計算來覆蓋這兩個方面,Aptos 不得不選擇基於服務器的節點,放棄了效率。 Aptos 的設計理念相當 Web 2:強調對用戶的友好,而不是去中心化。早期的描述表明,Aptos 可能會整合一個帶有密碼恢復功能的高級用戶帳戶系統。從任何角度看,Aptos 肯定不是最去中心化的區塊鏈。它並不以意識形態的純粹性為目標。來自 a16z 和 Tiger 的 2 億種子輪投資者將一些真正的資金和資源放在這個有點逆向的願景背後。 這一切對投資者和開發者意味著什麼?使用場景優化。 No Maxis.(非最大主義者) No Maxis.(非最大主義者) No Maxis.(非最大主義者) 根據你的使用場景進行優化。 甚至 AWS (亞馬遜雲服務)也為不同的使用場景提供了幾十種數據庫配置,因為沒有一個萬能的解決方案。區塊鍊是數據庫。 成為一個最大主義者可能有助於在快速增長的投機市場中通過承擔短期風險而獲利,但部落主義不利於真正的價值發現和建設。一個好的投資者和建設者應該對各方面的權衡持現實的態度,並真正理解你的用例,而不是沉溺於推銷、泡沫和公關話術中。 現在我們對未來會發展成什麼樣只有一個廣泛的輪廓。Solana 和 Aptos 都將經歷更多的錯誤,中斷,微調和補丁。Solana 會再次癱瘓,Aptos 也會。但這並不改變它們作為解決有利可圖的高性能 L1 問題的頂級競爭者的地位。 對於開發者:至少需要知道三件事: 你的使用場景:什麼是至關重要的,什麼只是錦上添花。 你想使用的基礎設施的利弊權衡和基因是什麼樣的? 混合和匹配的成本和效益。跨鏈解決方案和風險,The Anti Ape 之前的文章。偉大的 DApp 利用區塊鏈,糟糕的 DApp 被他們使用的區塊鏈所消耗。 對於投資者來說:Aptos 將在 2022 年發佈公共測試網和代幣。這意味著 Solana 在高性能區塊鏈領域的壟斷很快就會結束。我們預計 Solana 的代幣價格將經歷一些賣壓,因為投資者在高性能區塊鏈這個垂直領域有更多的選擇了。但現在說贏家還為時過早。 無論如何,Aptos 看起來是一個 Solana 的有力挑戰者,因為它試圖平衡 Solana 的長期可靠性和其他的一些權衡點。但我們還需要觀察,Aptos 團隊是否能很好地執行落地,以及他們是否能挑戰 Solana 兩年的生態系統的領先優勢。 原文連結:https://antiape.substack.com/p/cf40447d-d674-4454-9e09-f003517de6de?s=r 本文章挑選自鏈捕手公鏈挑戰者 撰文:The Anti-Ape 編譯:SevenUp DAO 封面圖片來源:aptoslabs.com 本網站所有非原創(轉載)文章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特別說明:轉載文章會進行二次編輯以符合文章寫作需求,望作者包涵 延伸閱讀: 【新手懶人包】區塊鏈是什麼?一文看懂區塊鏈演化、應用、常見術語 【新手懶人包】元宇宙是甚麼?剖析元宇宙的構成、未來商機和應用 【新手懶人包】 NFT 是什麼?整合 NFT 科普、平台比較、製作方法 【新手懶人包】 GameFi 是甚麼?一文認識 GameFi 原理、運作方式、熱門NFT遊戲
Allen -
每日精選 | The Sandbox 將解鎖約 3.7 億枚SAND;Galaxy Digital:詳細解讀美國財政部制裁 Tornado Cash 帶來的影響
1. The Sandbox 將於 8 月13 日解鎖約 3.7 億枚 SAND 約佔總供應量的 12% 據 TokenUnlocks 數據,The Sandbox 的 SAND 代幣將於香港時間 8月 13 日 16:00 解鎖 372,715,715 枚 SAND,佔總供應量(30億枚)的 12.424%。 其中,公司儲備解鎖 83,785,715 枚,顧問解鎖 50,400,000 枚,團隊解鎖 71,250,000 枚,基金會解鎖 40,200,000枚,戰略銷售解鎖24,000,000 枚和種子輪銷售解鎖 103,080,000 枚。(TokenUnlocks) 2. Conflux 發起社區提案 CIP-102 擬將自身 PoW 挖礦算法更改為Ethash 公鏈 Conflux 於 8 月 10 日發起社區提案 CIP-102,計劃將自身的PoW 工作量證明共識算法更改為 Ethash,使以太坊礦工更容易將算力切換到 Conflux。(資料來源) 3. LongHash Ventures 推出 1 億美元新基金 投資 Web3 基礎設施 據 TechCrunch 報導,LongHash Ventures 首席執行官 Emma Cui 表示正推出 1 億美元新基金以支持 Web3 基礎設施。Cui 表示,LongHash Ventures 仍在籌集資金,並計劃在今年年底前為其新基金籌集 1 億美元,投資 Pre-Seed 輪到 A 輪的 Web3 基礎設施項目,當中涉及 DeFi、NFT、GameFi 和元宇宙等領域。 據悉,LongHash Ventures 至今已投資逾 60 個加密項目,包括Polkadot、Astar、Acala 和 Balancer 等。(資料來源) 4. SBF:Voyager 已使用 Alameda 提供的 7000 萬美元信貸額度 據 Decrypt 報導,FTX 創始人 SBF 表示,迄今為止 Voyager 已使用Alameda 提供的 7000 萬美元信貸額度。 此前,加密經紀商 Voyager Digital 曾與 Alameda Research 簽署 2 億美元以現金或 USDC 作為信貸額度以及以 15000 枚比特幣作為循環信貸額度的條款,所得款項旨在用於保護客戶資產,並且僅在需要時使用。信貸額度將於 2024 年 12 月 31 日到期,到期應付年利率為5%。(資料來源) 5. V 神:以太坊 PoS 合併後,Gas 費可能降至 0.002 美元 據 Blockworks 報導,以太坊創始人 Vitalik Buterin 表示,以太坊PoS 合併且結合 Rollup 後,Gas 費可能低至 0.002-0.05 美元。Vitalik 此前曾表示,發送 ETH 和交換 Token 的成本需要低於 0.05 美元才能真正被接受。 6. 美國監管機構發表提案 要求大型對沖基金通過 PF 表格報告其加密貨幣風險敞口 據華爾街日報報導,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和商品期貨交易委員會(CFTC)週三發布的一項聯合提案要求大型對沖基金通過稱為PF 表格的機密文件報告其加密貨幣風險敞口。 根據提案,擁有超過 5 億美元淨資產的對沖基金必須報告有關其投資風險、投資組合集中度和借貸安排的更多資訊。PF 表格是在 2008 年金融危機之後創建的,用於讓監管機構在不透明的私人基金網絡中發現泡沫和其他潛在穩定風險。 加密貨幣數據可能會添加到對沖基金的報告要求中,這反映了監管機構的擔憂,即加密貨幣的極端波動最終可能會影響其他資產的價格,特別是當更多傳統金融機構開始投資加密貨幣時。(資料來源) 7. 加密交易平台Hotbit 宣布暫停充提及交易功能,執法部門凍結了Hotbit 部分資金 加密交易平台 Hotbit 宣布暫停充提及交易功能,具體恢復時間目前無法確定。原因是今年 4 月,Hotbit 發現有前管理人員於去年參與了一個項目,而執法部門認為該項目涉嫌觸犯刑法。自 7 月底以來,Hotbit 多位高級管理人員已被執法部門傳喚,目前正在協助調查。 此外,執法部門凍結了 Hotbit 的部分資金,導致 Hotbit 無法正常運行。Hotbit 表示,所有用戶的資產在 Hotbit 上都是安全的,並將在資產解凍後立即恢復正常服務。Hotbit 正在努力繼續配合執法部門的調查進展,並將盡快公佈調查結果。(資料來源) 精選文章 《Galaxy Digital:深入解讀美國財政部制裁 Tornado Cash 帶來的影響》 8 月 8 日,美國財政部海外資產控制辦公室 (OFAC) 將與 Tornado Cash 有關的以太坊地址添加到制裁名單中。這是美國政府首次對智能合約應用程式進行制裁,制裁引起了大家關於網絡隱私的哲學爭論,但更直接的影響是關於以太坊去中心化金融生態系統的復原力問題。 本文作者認為,OFAC 制裁效果很明顯,特別是可以針對 DeFi 協議實施制裁,但是更大的問題在於,以集中式法幣支撐的穩定幣作為核心的 DeFi 系統,可能存在很大的問題,而 Tornado Cash 事件正好令這個問題浮現出來。 《對話 Matters 創辦人:Web3 將為創作者開啟更美好的時代》 這篇文章節錄了播客節目 Web3 Revolution 與 Matters 創辦人張潔平的訪談內容,訪談的主題是「Web3 能否與華語創作者經濟共同成長」。張潔平是資深媒體人出身,一直致力打造一個以中文內容為主的生態體系。在這篇對話中,張潔平分享了 Matters 創業經驗,以及自己對 Web3 和內容創作的理解。她表示,產權革命不會在很短時間內發生,但 Web3 終究會成為 Web2 的一個重要的補充場景。雖然她不認為自己一定能夠走到終點並見證那一刻,但她認為這個方向是對的。 《正面交鋒 OpenSea:Magic Eden 的加密獨角獸成長之路》 Magic Eden 擁有亮眼的成績,它是過去一年 Web3 項目中增長最快的項目,九個月裏從零到一,獲得 Sequoia Capital、Paradigm、Lightspeed 等知名創投企業的獨角獸;在 Solana 生態中佔有 90% 以上的份額,繼而開始與該領域的霸主 OpenSea 正面交鋒,並希望成為加密世界裏費用最低、最安全、規模最大、流動性最強的 NFT 市場。 但在光鮮背後,也有不為人知的困苦,本文具體講述了在不到一年的發展時間裏,Magic Eden 經歷了哪些機遇與挑戰。 《加密金融歷史轉捩點:USDC 們正在反噬 DeFi》 在以太坊測試網宣布合併成功這一喜訊公佈的同時,加密世界也迎來了另一個歷史轉折點:因 USDC 發行方Circle 凍結部分地址的資金訪問權,主流 DEX 協議 dYdX 出現用戶帳號屏蔽的情況,順帶跟隨 Tornado Cash 制裁。 本文作者擔憂的是,隨着越來越多的「去中心化協議」被制裁後,我們會發現那些曾經撐起整個去中心化世界的行業基石,如今淪為監管利器,成為反噬行業的殺手鐧。到底行業還有沒有去中心化可言?Crypto 抗審查和監管的能力有多強?加密世界未來的私隱道路該怎麼走下去? 原文連結:https://www.chaincatcher.com/article/2077841本文章挑選自鏈捕手 鏈捕手精選整理:潤升 延伸閱讀: 【新手懶人包】區塊鏈是什麼?一文看懂區塊鏈演化、應用、常見術語 【新手懶人包】元宇宙是甚麼?剖析元宇宙的構成、未來商機和應用 【新手懶人包】 NFT 是什麼?整合 NFT 科普、平台比較、製作方法 【新手懶人包】 GameFi 是甚麼?一文認識 GameFi 原理、運作方式、熱門NFT遊戲
從以太坊到Aptos,誰能找到“三角難題”的終極答案?
原文:《Ethereum -> Solana -> Aptos: the high-performance competition is on》by The Anti-Ape本文譯者:0xshush 主要結論: - 我們提出了一個 L1 設計權衡的第一性原理框架:高性能的三難困境。(如上圖) - 與以太坊相比,Solana 的激進的低冗餘設計既解釋了它的高性能,也解釋了它的低可靠性。 - Aptos,一個擁有2 億美元全明星種子輪融資的新 L1,準備挑戰 Solana 在高性能 L1 領域的壟斷地位。與 Solana 相比,Aptos 增加了更多的可靠性,其代價是更高的節點硬件要求。 - 我們相信針對特定應用進行優化才是 L1 的未來。考慮到三難問題,沒有哪條鏈能達到一個萬能設計就符合所有應用場景的狀態。在我們之前的跨鏈文章的基礎上,我們提出了一個 “三個問題” 的問答手冊,供區塊鏈應用的開發者們考慮他們的技術選擇。 文章中會提及的項目包括: Solana, Aptos, Ethereum, StarkWare, zkSync, Serum,Meteplex 第一部分:Solana 高性能的秘訣 這部分包括: - 直到目前,Solana 作為唯一的一條高性能區塊鏈仍處於壟斷地位 - Solana 的設計基因是激進地優化最理想情況下的網絡性能:並行運算、減少冗餘度和更高的出塊率。 是什麼讓 Solana 與眾不同? 作為唯一接近 Visa 65,000 TPS 容量的區塊鏈,Solana獲得了華爾街和矽穀的支持,以嘗試應用大規模的區塊鏈服務。 Solana 並沒有通過一些圖靈獎的魔法來實現 TPS(與零知識證明不同,這是我們即將討論的另一個重要話題)。相反,Solana 在性能和可靠性之間做了一係列的設計權衡。我們將在第一部分討論 Solana 的性能,在第二部分討論可靠性的成本。 設計選擇 1:並行計算。 以太坊虛擬機(EVM)是單線程的——EVM 隻能利用一個 CPU 核心來按順序處理交易。由於單核產生的熱量隨著速度的提高而呈指數級增長,物理學限製了單核性能的上限是很低的。 解決方案是什麼?更多的核心! 八個 2GHz 的核心比一個 8GHz 的核心溫度要低很多,但也更強大。2007 年,英特爾推出了雙核的奔騰處理器,從而結束了單核時代。今天的計算機消費者擁有的 GPU 和 CPU 有 4 到 4096 個核心。讓更多的核心合作得更好,而不是擁有更強大的單核,已經成為了十多年來半導體行業的研究重心。 為了實現原生多線程,Solana 必須放棄 EVM 的兼容性。Solana 的智能合約可以利用 Nvidia GPU 的 4096 個核心來並行地運行計算。 - 我們的觀點:在這個[EVM v.s Multi-thread]的二元選擇中,我們傾向於多線程而不是 EVM 的兼容性。我們認為 2027 年的 DApp 卻隻能使用 2007 年的半導體技術是非常荒謬的。 有些人可能會指出 EVM/Solidity 相關的開發者的護城河問題。但是開發者其實很容易轉換編程語言。今天的大多數 Web 2 應用和開發人員使用的編程語言都是原生的多線程。我們認為未來的開發者會像當前高 GAS 一樣對 EVM 的神秘的單線程架構感到沮喪。(另外,我們也不是 EVM 兼容的rollups 方案的粉絲)。 設計選擇 2:通過確定的領導節點輪換減少冗餘度 去中心化需要冗餘性。在穀歌這樣的中心化雲服務中,計算隻發生一次——因為用戶相信穀歌是正確的。 在區塊鏈中,由於我們不能信任任何人,所有數據都需要由不同的節點進行計算和驗證。一個相同的計算所做的額外次數就是所謂的間接費用 / 冗餘度。為了量化冗餘,我們使用[Big-O 符號](https://en.wikipedia.org/wiki/Big_O_notation#:~:text=Big Onotation is a,a particular value or infinity.)(大 O 符號,漸進符號),如[O(n^2), O(n), O(log n)],裡面的函數表示當他們擴展到更多節點時,網絡計算將變得多麼複雜。例如,隨著網絡的增長,O(n^3) 可能意味著比 O(n^2) 大幾個數量級的冗餘度。 在比特幣、以太坊和其他許多簡單的 PoS 鏈中,共識的冗餘度至少是O(n^2),與節點數量的平方成正比:每個區塊都必須傳輸、檢查和比較其他每個區塊的工作。 對於 Solana,隻有被指定的那個領導節點來生產下一個區塊。(SeeGulf Stream, Leader Rotation。在此基礎上,Solana將區塊分割成很多小塊,然後隻有一小部分節點驗證者來驗證每個小塊 (See Turbine),而不是所有的節點都要發送和驗證所有的區塊。 Solana 的協議將 Solana 的最佳情況下的冗餘度從 O(n^2) 減少到 O(log n),這是計算複雜性理論中最有效的可能。這個結果確實很了不起。考慮一個(過於簡化的)說明。 網絡 A 和 B 在其他方面是相同的,100 個節點有 100k TPS。一個O(n^2) 網絡每增長 10 倍的節點性能就會衰減 100 倍。一個 O(log n) 網絡每增長 10 倍節點性能才會衰減~ 3 倍。在 10 萬個節點時,兩個網絡的性能將相差 30000 倍。 這種複雜性的降低也有意識形態上的意義。在這方面,我們認為Vitalik 對 Solana 的批評有些誤導——Vitalik 認為 Solana 因為硬件要求高而不夠去中心化。Solana 4000 美元的硬件成本阻止了 “每個用戶在自己的機器上運行 Solana 節點”。這個成本是沒錯的。但從長遠來看,計算成本會越來越便宜,而且 Solana 的複雜度降低的設計使它有可能擁有 100 倍的節點,而不會使網絡變得難以忍受的緩慢。 其他的設計選擇: 支持者和批評者還就 Solana 的其他一些技術特點進行了辯論。我們認為這些特點不那麼核心,所以我們概括性地討論: 3.1 投票交易算入了 TPS 一些批評者指出 Solana 通過將驗證者投票也算入了交易,從而人為的增加了 TPS。投票確實被算入了交易,但這隻是一個表面問題。也許 Solana 應該重申一下它的 TPS 是 60,000(剔除投票交易),而不是 65,000。 3.2 吞吐量—更快的出塊時間和更大的區塊 Vitalik和StarkWare都批評 Solana 的性能改進有些懶惰,因為 Solana 隻是讓每個區塊更大,區塊時間更短,以更高的硬件要求為代價來容納更多的交易。簡單的數學會告訴你這並不是全部。 - Solana 的最大區塊大小為 10MB,是ETH 目標大小 1MB.)的 10 倍。 - Solana 的出塊時間是 0.4 秒,是以太坊 12 秒的 30 倍。 - 相比以太坊,以上兩者的組合給了 Solana 大概 300 倍的懶惰性能改進。 - 但實際上 Solana 的 TPS 比以太坊通常的 TPS 要高 3000 倍。這另外 90% 的性能提升可以由我們討論過的 Solana 的並行運算和降低冗餘性的設計來更好的解釋。 3.3 曆史證明(POH) Solana 將 POH 宣傳為其最大的創新。從長遠來看,曆史證明允許 Solana 將區塊時間減少到極端的 400ms / 區塊,儘管事實上物理網絡延遲往往大於 400ms。這個功能的花哨名字是異步共識,更多細節見Multicoin 的文章。 設計選擇總結:Solana 的高性能秘訣 三個關鍵指標共同決定了區塊鏈的最大吞吐量:出塊率、並行計算和冗餘性。 - 冗餘度決定了總共需要多少數據和計算量,也就是說,總計算量 = 有效計算 + 冗餘度; - 並行計算允許節點計算的速度更快; - 出塊率決定了一定時期內區塊鏈數據庫中可保存的數據量。 Solana 在這三個方面都做出了大膽的設計選擇:從 O(n^2) 到 O(log n) 冗餘;從 1 核到 4096 核並行,以及從5MB/min 到 1500MB/min 的出塊速率。這些是Solana 的 65,000TPS 背後的主要秘訣。在下一章中,我們將討論 Solana 這些選擇的成本。 第二部分:Solana 選擇的成本:優先性能而非彈性 這部分包括: - Solana 激進的性能優化的 DNA 使它比其他區塊鏈更容易發生故障。 - 我們提出了冗餘困境:鑒於有限的計算能力,L1 必須在性能和可靠性之間做出權衡。 - 冗餘困境是第 3 部分中高性能三難問題的一個子集。 頻繁的網絡事故 在過去的一年裡,Solana 至少經曆了 4 次重大網絡事故。2021 年 9 月停運事故,2021 年 12 月降級事故,2022 年 1 月降級事故,2022 年 4 月停運事故。任何有興趣的利益相關者一定有很多問題: 是什麼導致了事故? 本質的原因是是什麼?一次性的係統 BUG ?意外的攻擊?還是區塊鏈設計 DNA 中的某些問題,我們隻能緩解? 選擇最佳性能而不是可靠性 在第一部分中,我們討論了 Solana 如何積極地優化其最佳情況下的性能。“最佳情況” 是這裡的一個關鍵詞。當事情沒有完全按照理想模式發生時,Solana 就會失控。 設計成本 1:當交易在邏輯上有順序時,激進的的並行計算就會退化。 NFT mint 和 IEO 交易常常導致 Solana 網絡中斷。原因是:這些交易無法在 4096 個核心上同時進行。Minting NFTs 時,不知道哪些已經被 mint 了,這會導致重複和 BUG。所有在同一個 collection 的 mint 交易必須按順序處理。一個直接含義就是,Solana 的 65,000 TPS 並不意味著用戶可以在一秒鐘內鑄造 6 個 BAYC 集合:由於隻依賴一個 GPU 核心,Solana 的按順序處理能力可能更接近甚至低於以太坊,大約在 10 到 100 TPS 之間。 這就解釋了性能下降的原因:NFT mint 時失控的交易量會使Metaplex 無法使用,但其他不依賴 Metaplex 的應用(如 Serum 訂單簿)仍然可以在其他 4095 個核心之一上處理交易。 但更多的時候,性能降低變成了網絡中斷:等待 Metaplex 的未處理的交易致使節點內存溢出——當內存溢出時,節點崩潰並完全離線。 核心權衡:通過使用 4096 核心的 GPU 而不是 16 核 CPU,Solana 犧牲了單核性能而支持激進的並行運算。通常情況下,當交易不相關時,網絡運行得很好,但一旦交易表現出不理想的模式,Solana 比高冗餘度的以太坊更容易崩潰。 設計成本 2:當領導者崩潰時,決定性的領導者選擇會變得很難看 當 Solana 接近崩潰時,負責當前的區塊領導節點往往是第一個崩潰的。Solana 的低冗餘設計嚴重依賴領導結點是否在線 – 其他節點都沒有與當前領導節點相同的交易數據或網絡角色。這意味著一旦領導節點離線,網絡的其他部分需要做大量的應急工作:同意跳過一個區塊,重新組織交易數據,並將丟失的交易數據轉發給下一個領導節點…… 考慮以太坊網絡,它沒有領導節點,每個節點都有一份精確和重複的副本,這份副本中包含有將被放入一個區塊(mempool)的交易數據。如果任何以太坊節點離線,所有其他節點手頭仍有他們需要產生一個新區塊的所有內容。這就是冗餘的雙刃劍:在理想的情況下,冗餘導致了網絡的緩慢;但在壞的情況下,它可以防止重大事故。 讓我們用數字來說明。根據這篇論文,在領導者節點崩潰的情況下(正式稱為 “級聯領導者故障 cascading leader failure”),Solana 的緊急計算量開銷可以達到 O(n^4)。一個 O(n^2) 的網絡很慢,但可以使用,然而一個一下子需要 O(n^4) 計算量的網絡就好比死了。這就是為什麼 Solana 一旦進入 O(n^4) 級聯領導故障模式,就難以自行恢複的主要原因。 這是一種特性,不是 BUG Solana 的基因是激進的以最佳性能為優先。這個原則在架構中無處不在,所以很難隻改變一個地方而不改變其他一切。(我們沒有討論這個問題,但為了說明相互依賴性,如果在 CPU 而不是 GPU 上運行,核心的 PoH 算法將是不切實際的,而 Solana 的 PoH—最理想情況下進行性能優化的數據管理係統使其難以實現類似 ETH 的 mempool)。再次說明,這是一個權衡,不能兩全其美——要從根本上使 Solana 更加穩定,需要創造更多的冗餘度,從而犧牲最理想情況下的性能。 即使是 Solana 的支持者,也需要做好心理準備,網絡中斷和性能降低還會發生很多次,因為今天的 Solana 網絡還遠遠沒有嘗試過所有可能的緩解措施。緩解措施是一個需要迭代的捉迷藏遊戲。有一天,Solana 實驗室的努力工作可能使 99.99% 的網絡正常運行時間成為可能。但是,它從來都不意味著要達到 100% 的網絡正常運行,今天的主網 beta 版離 99.99% 也還很遠。 第三部分:Aptos 加入了競爭和高性能的三難問題 這部分包括: - Aptos的設計選擇是在可靠性和性能之間的折衷,位於 Solana 和 Ethereum 之間 - 我們提出了高性能、可靠性和效率之間的高性能三難問題 - 對開發者來說,未來的趨勢是根據具體使用場景進行優化。我們提出了一個 3 個問題的問答手冊來幫助開發者選擇基礎設施 在過往整整一年多的時間裡,Solana 仍然是高性能 L1 細分市場裡唯一的名字。現在我們有了 Aptos,由 Facebook 的前Libra 團隊開發,並由 a16z、Tiger、Multicoin 和 FTX 投資。Multicoin和 FTX 明顯也是 Solana 的重注投資者。Aptos 最近成為頭條新聞,因為他們聲稱有 16 萬的 TPS,顯然將自己定位為 Solana 的競爭對手。 這也是時我們為什麼花這麼多時間來剖析 Solana 的原因:這是一個最好的角度來結合實際理解 Aptos: 回顧第二部分,以太坊對網絡能夠正常運行的時間進行了優化:以太坊花費了大量的數據冗餘來為最壞的情況做準備,所以幾乎不可能用攻擊來使以太坊網絡中斷。而 Solana 是為最理想情況下的性能進行了優化,在冗餘上花費較少,從而使網絡在極端情況下的可靠性降低。 在解決冗餘度困境時,Aptos 試圖從 Solana 退一步。下面是它的一些關鍵設計選擇: Aptos 設計選擇 1:16 核服務器級 CPU 這是 Solana 的 4096 個 GPU 核心和以太坊的 1 個 CPU核心之間的一個中間地帶。在處理高度可並行的任務時,Aptos 可能不如 Solana 快。Aptos 的每個CPU 核心都比 Solana 的 GPU 核心性能高得多,所以在 NFT mint 等邏輯上按順序交易的情況下,Aptos 可能比 Solana 處理得更好。 Aptos 設計選擇 2:最理想情況冗餘為 O(n),最差情況冗餘為 O(n^2) 相對於 Solana,Aptos 試圖通過增加冗餘使其網絡更具彈性。Aptos 沒有試圖達到 Solana 的極端 O(log n) 次線性冗餘度,而是設置為 O(n) 的冗餘度。在每一輪共識中,Aptos 要求所有非領導者的節點同步額外的數據,以備當前領導者節點失敗時其他節點需要接管。Aptos 也沒有嘗試對區塊進行分割和驗證,因為分割會在出錯的情況產生額外的工作量。這麼設計的結果是:當領導者節點確實失敗時,Aptos 的應急處理並沒有 Solana 那麼混亂。 比較一下:Aptos 的最佳性能不如 Solana,但 Aptos 在最差情況下的表現更容易接受——O(n^2),而 Solana 為 O(n^4)。如果我們把這五個性能表現放在一起,它們剛好是一個漂亮的三明治,把 Aptos(紫色)夾在 Ethereum(藍色)和 Solana(綠色)之間。 Aptos 設計選擇 3:瘋狂的硬件要求 你們可能已經看到 Aptos 聲稱有 16 萬的 TPS,並想知道為什麼我說其最理想情況下的性能不如 Solana 好。 注意 Aptos 的硬件要求:他們所有的測試都是在AWS EC2 實例上運行的,有 16 核服務器級彆的 CPU。Aptos還公開建議在穀歌雲平台上運行他們的節點,而不是個人電腦。 16 萬這個數字是在大約 100 個有權限的節點上進行的實驗室測試的結果——在更複雜的實際生產環境中,如果節點更多,TPS 肯定會更低。Aptos 的內部測試也表明,隨著網絡擴展到更多節點,其性能將接近甚至低於 Solana目前的 65,000 TPS。 下面是對 Aptos、Solana 和以太坊關鍵技術規格的快速總結,供參考: 把所有東西放在一起總結一下:高性能的三難問題 把問題擴展到冗餘困境,同時把 Aptos 變態的硬件要求也考慮在內,我們提出了一個 Vitalik 的區塊鏈可擴展性三難問題的翻版:高性能三難問題。 在這個三難問題中,三個不能同時滿足的符合第一性原則的特質如下: - 可靠性:通過在冗餘度上花費更多的計算來保證網絡正常運行時間 - 性能:通過在冗餘上花費更少的計算來加強網絡的吞吐量 - 效率:提升可靠性和性能的唯一方法是獲取更多的計算資源來用於這兩方面 在以太坊、Solana、Aptos 三者中: - 以太坊選擇了網絡正常運行時間和效率,所以它在冗餘度上花費了的一定的計算量,導致性能緩慢。 - Solana選擇了性能和(相對)效率,所以它把有限的計算量都花在了最佳情況的性能上,較低的冗餘度導致可靠性受到了負面影響。 - Aptos選擇了網絡正常運行時間和高性能,所以為了有足夠的計算來覆蓋這兩個方面,Aptos 不得不選擇基於服務器的節點,放棄了效率。 Aptos 的設計理念相當 Web 2:強調對用戶的友好,而不是去中心化。早期的描述表明,Aptos 可能會整合一個帶有密碼恢複功能的高級用戶賬戶係統。從任何角度看,Aptos 肯定不是最去中心化的區塊鏈。它並不以意識形態的純粹性為目標。來自 a16z 和 Tiger 的 2 億種子輪投資者將一些真正的資金和資源放在這個有點逆向的願景背後。 這一切對投資者和開發者意味著什麼?使用場景優化。 No Maxis.(非最大主義者) No Maxis.(非最大主義者) No Maxis.(非最大主義者) 根據你的使用場景進行優化。 甚至 AWS(亞馬遜雲服務)也為不同的使用場景提供了幾十種數據庫配置,因為沒有一個萬能的解決方案。區塊鏈是數據庫。 成為一個最大主義者可能有助於在快速增長的投機市場中通過承擔短期風險而獲利,但部落主義不利於真正的價值發現和建設。一個好的投資者和建設者應該對各方面的權衡持現實的態度,並真正理解你的用例,而不是沉溺於推銷、泡沫和公關話術中。 現在我們對未來會發展成什麼樣隻有一個廣泛的輪廓。Solana 和Aptos 都將經曆更多的錯誤,中斷,微調和補丁。Solana 會再次癱瘓,Aptos 也會。但這並不改變它們作為解決有利可圖的高性能 L1 問題的頂級競爭者的地位。 對於開發者:至少需要知道三件事: - 你的使用場景:什麼是至關重要的,什麼隻是錦上添花。 - 你想使用的基礎設施的利弊權衡和基因是什麼樣的? - 混合和匹配的成本和效益。跨鏈解決方案和風險,The Anti Ape 之前的文章。偉大的 DApp 利用區塊鏈,糟糕的DApp 被他們使用的區塊鏈所消耗。 對於投資者來說:Aptos 將在 2022 年發布公共測試網和代幣。這意味著 Solana 在高性能區塊鏈領域的壟斷很快就會結束。我們預計 Solana 的代幣價格將經曆一些賣壓,因為投資者在高性能區塊鏈這個垂直領域有更多的選擇了。但現在說贏家還為時過早。 無論如何,Aptos 看起來是一個 Solana 的有力挑戰者,因為它試圖平衡 Solana 的長期可靠性和其他的一些權衡點。但我們還需要觀察,Aptos 團隊是否能很好地執行落地,以及他們是否能挑戰 Solana 兩年的生態係統的領先優勢。
PA薦讀 -
“一人成軍”的Ian Macalinao:曾在Solana上偽造75億美元TVL,現瞄準Aptos生態
原文:《Master of Anons: How a Crypto Developer Faked a DeFi Ecosystem》 編譯:十文丨Odaily星球日報作者 對於加密用戶 Saint Eclectic 來說,Sunny Aggregator(一個 Solana 上的 DeFi 聚合器)的做法有些不太正常。 Sunny 的原生代幣在去年夏天的牛市期間上漲了五倍。9 月初,Sunny 在成立還不到兩周時間時,就有數十億美元的加密貨幣湧入這個收益農場。 然而,Saint 和其他人仍有疑問:Sunny 的幕後主理是誰?為什麼這位開發者使用化名“Surya Khosla”?它的代碼庫是否經過審計?用戶的現金安全嗎? “沒有跡象表明 Surya 是誰,”Saint 最近回憶道,“很多用戶都覺得把他們的加密貨幣放進去不太安全。” 事實證明,他們的懷疑是對的。CoinDesk 了解到 Surya 原名 Ian Macalinao,是 Saber(Solana 上的穩定幣交易所)的首席設計師。他在 Saber 的基礎上構建了 Sunny Aggregator。 來自德克薩斯州的 20 多歲的計算機專家 Ian 以 11 個獨立開發人員的身份進行開發,創建了一個巨大的 DeFi 協議連鎖網絡,將數十億美元雙重計算的價值投射到 Saber 生態係統中。去年 11 月,當該網絡正朝著它的頂點飛奔時,短暫抬高了 Solana 的總鎖倉價值(TVL)——DeFi 的忠實用戶往往將 TVL 視為鏈上活動的晴雨表。 “我設計了一個最大化 Solana 的 TVL 的方案:我將構建相互堆疊的協議,這樣 1 美元可以被計算多次,”Ian 在 CoinDesk 評論的一篇從未發表的博客文章中寫道。這篇博文是在 3 月 26 日準備的,也就是 Ian 秘密構建的協議之一 Cashio 在一次黑客攻擊中損失了 5200 萬美元的三天後。 了解此事的人證實了該內容的真實性。 達到峰值 Ian 的策略奏效了一段時間。根據他的統計,Saber 和 Sunny 一度在 Solana 的 105 億美元的 TVL 頂峰時占了 75 億美元。(數十億美元在他的兩個協議之間重複計算。) “我相信它促成了 SOL 的價格上升。”Ian 在 SOL 價格為 188 美元時寫到。 根據數據提供商 DeFiLlama 的數據,即使 Saber 生態係統在 2021 年 9 月中旬開始失去動力,但 Solana 網絡的 TVL 卻仍在繼續膨脹,在 11 月 9 日左右達到 150 億美元,而 Saber 的 TVL 那時已經下降了 64%。 Ian 寫道,他不屑於這種 "虛榮的衡量標準";儘管"以太坊的 TVL 比 Solana 的 TVL 高得多,這讓我很困擾",因為在他看來,以太坊上的 DeFi 項目是 "堆積的",可以重複計算存款。 "我想創建一個與此非常相似的係統,"他寫道。一個問題是:"如果每個協議都是同一個團隊建立的,那麼 TVL 作為一個衡量標準就會更加愚蠢。因此,我創建了更多的匿名檔案,"他寫道。 Ian 戴著 11 個面具。 在公開場合,Ian  和他的兄弟 Dylan  稱他們的匿名角色為“朋友”或“朋友的朋友”。他們的 "Ship Capital "程序員俱樂部正在為 "我的理想DeFi 生態係統繪製藍圖",伊恩在未發表的博客中寫道。Saber 和其所謂的 LP 代幣支撐著一切。 "如果一個生態係統都是由幾個人建立的,它看起來就不那麼真實,"Ian  在他的博客文章中寫道。"我想讓它看起來像很多人在構建我們的協議,而不是把 20 多個不相乾的程序當作一個人在運行。" Ian 希望其他加密協議能夠依賴 Saber,並達到 "它的失敗可能會導致整個係統癱瘓"的程度,Dylan 在 2021 年 10 月 1 日這樣說。" 這是 Saber Labs 的策略,但很少有人理解......" 截至記者發稿,Ian 兄弟沒有提供任何評論。 “女巫攻擊” 使用匿名或許是有正當理由的。但是,"匿名者"Ian 發起了女巫攻擊,濫用了加密貨幣用戶的信任。(女巫攻擊是指網絡中的一台計算機使用假身份來獲得對整個網絡的不利影響。) "我透露這些是因為我肯定會被發現。"Ian 在他從未發表過的博客中寫道。 然而,Ian 在 5 月發布了“ Saber Public Goods ”以在整個 Solana 傳播 “Saber 團隊” 的多產代碼。Ian 的 11 個秘密項目中有 8 個出現在那裡。但他們沒有對匿名一事進行披露。 “我的匿名軍隊” Ian 以 Surya Khosla 的名字創建 Sunny Aggregator 並於 2021 年 8 月創建 Twitter。Sunny 的懷疑者 Saint Eclectic 猶豫是否將他的 LP 代幣存入這個神秘人物的項目中,這個神秘人物是一個人工智能生成的面孔。 有一個因素對 Surya 有利:Ian 的傀儡聲稱“在現實生活中非常了解”Dylan 兄弟。去年 9 月 9 日,Dylan Macalinao 發推文說:“將自己的加密貨幣放入 Sunny Aggregator 感覺很舒服”,“我們審核了他們的代碼”。 Dylan 為 Surya 提供了他需要的可信度,以贏得像 Saint Eclectic 這樣的懷疑者的信任度。 問題是,主要開發者 "Surya Khosla "並不存在。Dylan 的哥哥 Ian 建立了 Sunny Aggregator。Ian 編造了 Surya。 這是 Ian 第一次為 Saber 使用假身份,也遠非最後一次。 Ian 在 2022 年 3 月寫道,他已經創建了 11 個 "匿名 創始人 ,而實際上都是他自己偽造的"。 根據 Ian 的博客,他承認創造了這批不太知名的協議如 Crate(由 kiwipepper 運行)、aSOL(0xAurelion)、Arrow(oliver_code)、Traction.Market(0xIsaacNewton)、Sencha(jjmatcha)和 Venko App(ayyakovenko),這些 DeFi 樂高積木是 Saber 生態係統的瑰寶。 匿名者間的行為 Ian 、Dylan 和傀儡匿名者不斷地在社交媒體上宣傳 Ship Capital 的工作。他們相互稱讚彼此的項目,並不斷鼓勵和宣傳建設者的功績。 12 月 29 日,Solana 開發人員 Armani Ferrante(真人)發推文說:“如果你沒有犯錯,那你就太慢了,”五個 Ian 傀儡在四分鐘內做出了回應: @_kiwipepper 回應:“正如 @simplyianm 說的那樣,這是一個實驗!”她自己就是其中之一。 其他一些人則在事實面前搖擺不定。 我們無法判定這些言論是否是 Ian 在 Twitter 後台操縱發布的。但兩名曾與 Ship Capital 合作過的人回憶起其團隊成員莫名其妙的行為:一個角色的 Telegram 帳戶會在另一個角色注銷後上線。 不管怎麼說, Ian 在未發表的文章中表明:"如果你是一個開發者,很容易發現哪些開源協議是我寫的:總有一個'flake.nix'文件,隻有我使用。" CoinDesk 驗證了 Ian 博客中描述的許多項目都包含 "flake.nix "文件。 從 Cashio 入手 要了解“匿名大軍”如何將重複計算的價值注入 Saber,0xGhostchain 創建的 Cashio 項目提供了一個令人信服的觀點。 Cashio 的 CASH 於去年 11 月在加密市場高峰附近亮相,被稱為“去中心化穩定幣”,其與美元掛鉤的加密貨幣由“流動性提供者”代幣支持。 Cashio 隻接受 Saber 的 LP 代幣作為抵押品。這在去年 11 月並不奇怪,當時 Saber 是一個擁有超過 10 億美元 TVL 的 "自動做市商",是 Solana 上穩定幣對的主要 DeFi 交易場所。 Cashio 依靠 Ian 的匿名人士創建的 Saber 生態係統項目來產生收益。 它首先使用 Crate 將 Saber LP 代幣打包成 "代幣化籃子",Ian 用 "kiwipepper "這個假名建立了這個籃子。它通過一個名為 Arrow 的收益率重定向平台發送這些 "籃子"——Ian 以 "oliver_code "的身份構建了這個平台。最後,Cashio 說它通過在 "Surya "的 Sunny Aggregator 以及 Ian 以 "Larry Jarry "的名義建立的 Quarry 中押注這些存款衍生品來獲得收益。利潤流向 Cashio 的國庫,由一個去中心化的自治組織( DAO )管理。 困惑嗎?Cashio 的客戶也是如此。CoinDesk 要求 Cashio 的兩位知名用戶解釋該應用程序的複雜過程;但他們都不能,因為該應用程序的相關頁面並無法提供幫助。 用戶關心的是這個:Cashio 的 DeFi 機器接受他們的 Saber LP 代幣並吐出 CASH 代幣。 這是一個有利可圖的交易。CASH 持有人可以將他們的 LP 支持的穩定幣存入 Sunny 流動性池,並獲得 10%-30% 的回報。一位交易員說,如果他們把 Saber LP 代幣存入 Sunny 而不是 Cashio,他們將隻獲得 5%-10% 的收益。兩者背後都是相同的加密貨幣資產,這並不重要。 這就是 DeFi 貨幣樂高的邏輯。 從 Saber 到 Cashio 到 Crate 到 Arrow 到 Sunny 或者 Quarry 的強行存款對 Saber 有更大影響。據 Ian 說,它把 1 美元的 TVL 變成了 6 美元。許多 DeFi 項目通過吹捧用戶存款總額來衡量其 TVL。 Ian 寫道:"隻有在協議單獨建立的情況下,才能計算 TVL",這解釋了為什麼他的匿名者的協議是單獨建立的。 根據 TVL 跟蹤器 DeFiLlama 的數據,Saber 的存款在 2021 年 9 月 11 日達到了 41.5 億美元的峰值;其 SBR 代幣在幾天前達到了 90 美分的峰值。Sunny Aggregator 的 TVL 也在 9 月 11 日達到峰值,為 34 億美元。它的 SUNNY 代幣在前一天曾一度達到曆史最高點 18 美分。 根據數據提供商 CoinGecko 的數據,這兩種代幣都暴跌了 99%。Saber 和 Sunny 的 TVL 幾乎沒有更好的表現,因為它們都下跌了 96% 以上。 Cashio遭到黑客攻擊 Cashio 在 3 月 23 日因 5200 萬美元的黑客攻擊而內爆,這是對 Ship Capital 的一次大反擊。 Ian 在未發表的博客中說,他 "非常努力地推動人們向 Cashio 投入更多資金",因為他寫了它的代碼。他在一份協議中為他們的 "災難性 "損失道歉,該協議是他用假名創建的,並以其真實身份認可。 在未發表的帖子中,Ian 懇求黑客歸還資金。該黑客後來確實歸還了受害者要求的 3900 萬美元中的 1400 萬美元。 Ian 寫道,如果黑客沒有全額償還用戶,"我將儘我所能,以我個人的 Saber 和 Sunny 代幣償還受影響的個人用戶。這不會涵蓋全部金額,但這是我所能提供的全部"。但是他從未兌現過這一承諾。 Ian的首次代碼提交是在EOS項目 匿名在加密貨幣中很普遍,其本身並不是不法行為的證據。在比特幣首次亮相的 13 年後,其創造者 中本聰 的真實身份仍然不明。並且,即使在最近一次殘酷的拋售之後,這一“加密貨幣鼻祖”仍然擁有 4420 億美元的市值。 Ian 在一篇未發表的文章中表示:"我隻想專注於在我認為是最好的做事方式中建立和創造價值。我不想在我的想法完全推向市場之前處理過多的批評,而匿名是一種簡單的方法,可以使自己(和我所從事的協議)與此保持距離。" 根據 Discord 服務器的記錄, Ian 在 2020 年 10 月來到 Solana,但這並非他的第一次代碼試驗。他的 GitHub 提交曆史可以追溯到十多年前,第一次公開的加密貨幣貢獻是在 2017 年底的一個 EOS 項目上。 2021 年 1 月初,伊恩在 Basis.Cash 的 Discord 中討論注定要被淘汰的穩定幣的代幣經濟學問題。在那裡,他開始 "癡迷 "於建立去中心化的貨幣。 在這條路上,他試圖 "建立一個多協議的 DeFi 生態係統",但最終以批評和嘲笑告終。伊恩表示:"搬到 Solana 是我重新啟程的一種方式。" Saber的匿名建設者是誰? 這些湧向 Saber 的匿名建設者是誰?去年在葡萄牙裡斯本舉行的 Solana 會議上,Ian 在一個名為 "從零到 20 億美元 "的小組討論中解決了 Saber 如何成為 Solana 上最大的 DeFi 應用的問題"。 Ian 告訴 Race Capital(Saber 最大的風險投資支持者):"我們吸引了一些朋友,並準備在 Saber 的基礎上進行建設,並發展出生態係統。 一個“朋友”的項目是 Sunny。另一個是來自 Ian 彆名 kiwipepper 的代幣化籃子製作協議 Crate。“他們認識的很多朋友”,Ian 表示。這些朋友中的一個建立了 Cashio,這是一個由 Saber LP 代幣支持的穩定幣項目,向 Sunny Aggregator 輸送流動性。"我們可以推廣 CASH,讓更多流動性進入 Saber,"他說。 在周四接受 CoinDesk 的簡短采訪時,McCann 說他不知道 Ian 與 Cashio 的親密關係。 “他總是提到有其他人創造了它,但我不知道其他人是誰,我也沒有見過他們。” Ian 在未發表的博客中揭示了 Cashio 的真正起源。作為 0xGhostchain 的代碼,Ian 急於在 Breakpoint(Solana 生態係統有史以來最大的開發者聚會)之前完成一個 Saber LP 支持的穩定幣的典範。Ian 希望其他人能夠複製 Cashio。每一個依賴 Saber LP 代幣的協議都將成為一個流動性噴口,將更多的 TVL 湧入 17 億美元的母船。 "這就是代碼不安全的部分原因,它是為了這個最後期限而匆匆忙忙完成的,"他在 3 月 26 日寫道,此前一名黑客用假抵押品欺騙了 Cashio 未經審計的智能合約,使其耗費了 5200 萬美元。 Cashio 的 Discord 社區裡的用戶可能相信 CASH 代碼是安全的。畢竟,Ian 在 11 月 23 日告訴他們:"我親自審核過"。然而,他在 3 月 23 日,也就是漏洞發生的那一天,卻向加密貨幣推特表示"我沒有像我應該做的那樣仔細審核 Cashio"。 這兩種說法都與 Ian 在他未發表的博客中寫的內容相矛盾。 繼續向Aptos發展 "使用真名建立項目一直是我們的目標,"Ian 在未發表的博客中寫道。 7 月 23 日,兄弟倆開始借助一個 "DAO 加速器計劃 "向 Saber 招攬外部開發者。它的申請表格內容包括:"你的協議將如何與 Saber 協議深度融合,從而提高 Saber 的數量/TVL/資本效率?" 這一努力是在兄弟倆從 Solana 投奔新興區塊鏈 Aptos 的同時進行的,將 Saber 移植到 Aptos 上。三位消息人士說,Ian 正押注於此:他們領導著一家以 Aptos 為底層的風險投資公司,名為 Protagonist。它的舊名稱是 "Ship Capital"。 七名 Saber 生態係統用戶告訴 CoinDesk,他們覺得被 Ian 兄弟拋棄了。一些 CASH 代幣虧損(以前的穩定幣變為零)。其他人說他們的加密貨幣被困在 Sunny 發行的衍生代幣中。匿名用戶 Brad_Garlic_Bread 說,他在 Sunny 和 Saber 上損失了大約 30 萬美元——“有很多人比我更糟糕。” 社區認為 Ian 在主持大局,"但沒有人知道真實情況",Brad_Garlic_Bread 說。他仍在試圖引起 Ian 的注意。7 月 16 日,Brad 問 Ian 是否 "可以假裝成 Surya 一天",以幫助 Sunny Aggregator 的投資者恢複被鎖定的代幣。Ian 在 Saber Discord 中回答問題時跳過了這個問題。 其他 SUNNY 代幣持有者向 Ian 詢問關於收益率聚合器的未來規劃:Saber 正在遷往 Aptos,Sunny 也會這樣做嗎? "Ian 在 7 月 16 日說:"Sunny 的主要開發人員在從 Cashio 黑客攻擊中失去大部分積蓄。他將 "鼓勵 "這位心灰意冷的開發者在 Move(Aptos 開發語言)中重建 Sunny,Ian 說這種編碼語言比 Solana 的 Rust 更安全,可以構建價值數百萬美元的協議。 一周後,Ian 說,這位 Sunny 的開發者在嘗試 Move 後,感覺煥發了活力。
PA觀察 -
每日精選 | FTX 以 14.22 億美元出價成功競拍 Voyager | Cosmos Hub 發布 2.0 白皮書
每日精選 | FTX 以 14.22 億美元出價成功競拍 Voyager | Cosmos Hub 發布 2.0 白皮書
02
深度解析應用鏈的風險與機遇:應用鏈的下一個機會在哪裏?
03
談到 Web3 社交和遊戲的結合
04
向移動設備發展會是 Web3 的突破契機嗎?
05
BlockPulse 新用戶註冊優惠 獎品總計高達 $10,000 USDC
快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