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讀幣安自動兌換 BUSD 的背後用意:聯合打擊 USDT
顯然有一種穩定幣不在範圍內,那就是 USDT。從長遠來看,非 USDT 交易對的流動性會增加。 昨日,幣安官方發布公告稱,為了提高用戶的流動性和資金使用效率,幣安對用戶現有的 USDC、USDP、TUSD 穩定幣餘額和新充值將以 1:1 的比例自動兌換為 BUSD。加密做市商 Wintermute 的首席執行官 Evgeny Gaevoy 認為大多數新聞沒有正確揭示這一事件對 USDC 的影響,作出了以下 4 點澄清,本文整理翻譯如下: 1、取消大多數穩定幣交易對是一件好事,這讓流動性不必在多個穩定幣之間分割,做市商的工作會更輕松,市場總體上也會更具流動性。 2、這對 USDC(以及 TUSD 和其他)有好處,用戶應該仍能夠將 USDC 無縫存入幣安或取出。在此更改之前,用戶需要將 USDC 兌換為 BUSD 或 USDT 以支付永續合約的保證金。 現在用戶可以跳過兌換步驟(直接使用 BUSD 支付保證金)。這提供了更好的用戶體驗,同時保持了 USDC 的實用性(我甚至認為更有用)。 3、顯然有一種穩定幣不在範圍內,那就是 USDT。這對 USDT 來說沒好處,客戶會一直好奇是甚麼讓 USDT 如此「特別」,以至於他們需要費力進行兌換。而從長遠來看,非 USDT 交易對的流動性會增加。 最終,USDT 將不斷失去優勢直至它不得不提高運營效率(鑄造和銷毀是一個 T+1 過程,不像 USDC/BUSD/TUSD 那樣幾乎是即時的),以及鑄造和贖回的成本。 前者很可能不受 Tether 控制,Silvergate 和 Signature 不太可能為 Tether 提供服務(因為美國監管機構討厭它),而這兩家銀行是 24/7 美元法幣流動最多的地方。 至於後者,任何做市商都可以在幾秒鍾內鑄造和贖回 BUSD/USDC,不需要幣安來做這個。現在,每個人都可以使用這個小小的做市商技巧。FTX 一直在做同樣的事情。 4、總結一下:這不是 USDC 的「退市」,而是 USDT 朝着輸給美國本土 穩定幣 的方向又邁出了一大步。 此外,Circle CEO Jeremy Allaire 也在社交媒體上對 Evgeny Gaevoy 的觀點表示了贊同,認為這會增加 USDC 的效用,並預言 USDT 的市場份額將逐漸轉移到 BUSD 和 USDC。 轉載文章連結:https://www.chaincatcher.com/article/2079128本文章挑選自鏈捕手穩定幣動態與研究作者:Evgeny Gaevoy編譯:0x9F, BlockBeats 本網站所有非原創(轉載)文章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特別說明:轉載文章會進行二次編輯以符合文章寫作需求,望作者包涵 延伸閱讀: 【新手懶人包】區塊鏈是甚麼?一文看懂區塊鏈演化、應用、常見術語 【新手懶人包】元宇宙是甚麼?剖析元宇宙的構成、未來商機和應用 【新手懶人包】 NFT 是甚麼?整合 NFT 科普、平台比較、製作方法 【新手懶人包】 GameFi 是甚麼?一文認識 GameFi 原理、運作方式、熱門NFT遊戲
BlockPulse -
Galaxy Digital:深入解讀美國財政部制裁 Tornado Cash 帶來的影響
「以集中式法幣支撐的穩定幣作為核心的 DeFi 系統,可能存在很大的問題,而 Tornado Cash 事件正好令這個老問題浮現出來。」 原文標題:《OFAC Sanctions Tornado Cash: Issues & Implications》 作者:Galaxy Digital 核心觀點 這是第一次鏈上智能合約被 OFAC 直接制裁。 儘管本次制裁 Tornado Cash 是 OFAC 首次將智能合約列入 SDN名單,但 OFAC 之前已經有過制裁其他與加密貨幣有關的個人和實體(以及與之相關的加密貨幣地址)的先例。 僅僅指出 Tornado Cash 混淆資金來源是不夠的,而是要將其定性為「洗錢」。要證明是洗錢,就要指出被蒙混過關的資金來源必須是來自非法活動的收益,或者是為了不法目的。但是,Tornado Cash 的大部分資金流入是來自 DeFi 應用程式和 CEX ,事實證明的確有大量普通用戶使用該協議來增強私隱,而不是出於非法原因。 最被廣泛使用的以太坊錢包 MetaMask 的用戶,現在也被禁止與Tornado Cash 交互(因為 MetaMask 依賴 Infura 與以太坊交互,仍然想使用 Tornado Cash 的用戶除非自己手動設置 MetaMask 的節點配置成「不用 Infura」,才能保證 MetaMask 可以和 Tornado Cash 交互),但是這樣做會面臨違反美國制裁的責任,這樣的手動配置是有門檻的,嚴重限制了 Tornado Cash 用戶數量。 TORN 治理 Token 也會很難運行,不僅是因為為 TORN Token 做抵押的 Relayer 會越來越少,還有 Github 完全不支持關於 Tornado Cash 的業務。 但由於 Tornado Cash 是部署在以太坊(無法篡改區塊鏈)上的去中心化應用程式,該應用程式本身將繼續在網絡上不受影響地運行,並且幾乎無法停止運行。 當在 USDT 或 USDC 上調用傳輸函數時,智能合約會查詢鏈下黑名單,以確保發送地址和接收地址都不存在。如果地址出現在黑名單上,則交易會被阻止。雖然這項權限可能不會授予將單個代幣列入黑名單,或從特定地址扣押代幣的能力,但它仍能夠影響列入黑名單的地址。 有評論家認為,MakerDAO 和 DAI 正面臨 PSM 和 USDC 帶來的生存風險 ── 如果監管機構要求大幅增加對 USDC 的黑名單或凍結,或者如果他們強制建立一個抑制 USDC 自由轉讓的實際白名單,那麼大多數 DAI 的 Maker 的債務將無法獲得支持,從而導致該系統資不抵債。 由集中式的法幣支撐的穩定幣為核心的 DeFi 系統可能存在很大的問題。多年來,許多人認為 Circle 和 Tether 可以任意將 USDC 和 USDT 用戶列入黑名單,然後這些幣就毫無任何用處了。本週的 Tornado Cash 事件正好將這個老問題真正展現了出來。 背景 週一,美國財政部海外資產控制辦公室 (OFAC) 將與 Tornado Cash有關的以太坊地址添加到制裁實體的名單中。為什麼說這是個標誌性事件?因為這是美國政府首次對智能合約應用進行制裁。 這次制裁,引起了大家對於網絡私隱的爭論,但更直接的影響是關於以太坊去中心化金融生態系統的復原力問題。 主要結論 OFAC 對 38 個與 Tornado Cash(鏈上混幣器)相關的智能合約地址進行了制裁; 這是 OFAC 第一次對一個智能合約協議進行制裁; 以太坊節點供應商、錢包和代碼庫迅速禁止 Tornado Cash 的用戶訪問,引發了大家對有很多人使用的技術棧的去中心化的嚴重質疑; 穩定幣發行人凍結了與 Tornado Cash 相關的資產,明確表示 Token 是加密生態系統(尤其是DeFi)的主要漏洞; 鑑於對 USDC 和 USDT 的依賴,充分說明去中心化穩定幣亦有脆弱一面。兩個最大的去中心化穩定幣 DAI 和 FRAX 對於 USDC 的依賴超過 2/3; OFAC 的行動還提出了有關互聯網私隱的政策問題,以及美國各級政府機構如何看待私隱技術之間的差異 OFAC 的概述 本週一,美國財政部海外資產控制辦公室 (OFAC) 將在以太坊上運行的私隱應用程式 Tornado Cash 列入限制實體名單。具體來說,OFAC 將 38 個與 Tornado Cash 應用程式相關的智能合約地址添加到美國特別制定國民 (SDN) 名單中,使其成為被限制的實體機構。換言之,任何與 Tornado Cash 應用程式或從 Tornado Cash 衍生的資產進行交互的行為是非法的。 這是第一次鏈上智能合約被 OFAC 直接制裁。 在新聞稿中,OFAC 表示,制裁 Tornado Cash 是因為這個應用程式對全部或大部分來自美國境外的網絡活動提供協助、贊助、資金、物質或技術的支持,甚至是提供貨物或服務,可能會對美國的國家安全、外交政策、經濟健康和金融穩定造成重大威脅,導致資金或經濟資源、商業秘密、個人身份識別或財務信息被盜用,令某些不法分子獲取商業或競爭優勢,從而增加私人經濟利益。 美國財政部的海外資產控制辦公室 OFAC(美國財政部的海外資產控制辦公室) 隸屬於美國財政部,主要由律師和情報調查員組成,辦公室旨在支持美國的國家安全和外交政策目標,任務是對經濟和貿易領域實施制裁。OFAC 會把個人和實體都添加到 SDN List (美國特別制定國民名單中),禁止美國人和任何機構透過「貿易或金融交易和其他交易」與他們互動。注意,與名單中的對象進行交易的人,亦可能會被制裁。 OFAC 制裁加密貨幣的歷史 儘管本次制裁 Tornado Cash 是 OFAC 首次將智能合約列入 SDN 名單,但 OFAC 之前已經有過制裁其他與加密貨幣有關的個人和實體(以及與之相關的加密貨幣地址)的先例,具體記錄如下:對涉及加密貨幣的加密地址或實體進行制裁(部分): 2018 年 11 月 28 日:OFAC 制裁名單增加了伊朗國民的 BTC 地址 2019 年 8 月 21日:OFAC 制裁名單增加了據說是中國的 BTC 和 LTC 地址 2020 年 3 月 2 日:OFAC 制裁名單增加了屬於朝鮮的加密貨幣(主要是BTC)地址(Lazarus Group) 2020 年 9 月 10 日:OFAC 制裁名單增加了 BTC、ETH、LTC、ZEC和 BSV 地址,並聲稱這些地址屬於試圖影響美國總統選舉的俄羅斯公民 2020 年 9 月 16 日。OFAC 制裁名單增加了 BTC、ETH、XMR、LTC、ZEC、DASH、BTG 和 ETC 地址,聲稱它們屬於俄羅斯黑客 2021 年 4 月 15 日。OFAC 制裁名單增加了 BTC、ETH、BCH、LTC、ZEC、DASH 和 XVG 地址,聲稱這些地址屬於試圖影響美國總統選舉的俄羅斯公民 2021 年 7 月 28 日。OFAC 制裁名單增加了據稱是屬於敘利亞國民的BTC 地址 2021 年 9 月 21 日。OFAC 制裁名單增加了 BTC、ETH 和 USDT 地址,據稱這些地址屬於加密貨幣交易所 SUEX,參與了勒索軟件的洗錢行為 2021 年 11 月 8 日。OFAC 在制裁名單添加了 BTC、ETH、LTC、DASH、XMR、XRP、BCH 和 USDT,據稱這些地址屬於勒索軟件集團 2022 年 4 月 5 日:OFAC 增加了 BTC、ETH 和 USDT 地址,據稱這些地址屬於愛沙尼亞暗網 Hydra Market 2022 年 4 月 14 日:OFAC 增加了一個 ETH 地址,據稱屬於朝鮮的 Lazarus 2022 年 5 月 6 日:OFAC 增加了據稱屬於比特幣混合服務Blender.io 的 BTC 地址,OFAC 制裁了屬於朝鮮 Lazarus 集團黑客的 ETH 地址,這些錢包地址與 Axford、Axie Infinity 的 Ronin Bridge 資金被盜有關 2022 年 4 月 20 日:俄羅斯 BTC 礦工和託管服務提供商 Bitriver 及其 10 個子公司列入制裁名單 2022 年 8 月 8 日:OFAC 增加了和 Tornado Cash 相關的 45 個 ETH 地址 哪些人在使用 Tornado Cash? 自 2019 年 Tornado Cash 推出以來,已被很多實體使用,其中一些已被指是犯罪組織。在 Chainalysis 近期的報告稱,流入 Tornado Cash 的錢, 50% 來自去中心化金融 (DeFi) ,20% 來自中心化交易所,而近 30% 的資金流入和試圖洗錢的黑客的地址和受制裁地址相關。在另一項分析中,估計 Tornado Cash 35% 的交易量來自犯罪組織。 在 OFAC 在新聞稿表示,Tornado Cash 自推出以來已被用於清洗價值超過 70 億美元的虛擬貨幣。通過 Tornado Cash 累計的總交易量為 76 億美元,但根據上述來自 Chainalysis 和 Nansen 的數據,來自犯罪組織混幣的金額可能要低不少。 並且,方才亦討論過,僅僅指出 Tornado Cash 混淆資金來源是不夠的,而是要將其定性為「洗錢」。要證明是洗錢,就要指出被蒙混過關的資金來源必須是來自非法活動的收益,或者是為了不法目的。但是,Tornado Cash 的大部分資金流入是來自 DeFi 應用程式和 CEX ,事實證明的確有大量普通用戶使用該協議來增強私隱,而不是出於非法原因。 當然,的確很難知道來自 DeFi 和 CEX 的 Tornado Cash 交互有多少是屬於無辜用戶,而不是受制裁的地址,但是大家都明白用戶使用 Tornado Cash 的原因。 其中一些使用原因包括(根據 Twitter @Rezajafery): 以加密貨幣獲得報酬,但不希望僱主知道自己的所有財務細節 用 ETH 支付服務費用,但不希望被看到在鏈上所做的一切 已被人肉搜索並在網上受到騷擾 想為兩極分化的事業捐款 想送匿名禮物 不想受到過多關注而感到困擾 認為加密貨幣將成為主流應用 以太坊聯合創始人 Vitalik Buterin 承認使用 Tornado Cash 捐款 Tornado Cash 的應用數據 自 2019 年 8 月推出以來,Tornado Cash 的累計 TVL 已達 76 億美元。目前,Tornado Cash 存在於 7 個不同的網絡上,儘管有 92% 資金都保存在以太坊上,8% 在 BNB 鏈上。 本次制裁的各方面影響 對 Tornado Cash 的影響最近美國財政部對 Tornado Cash 的制裁,導致美國所有個人和實體都被禁止使用該應用程式,無論是直接使用還是通過第三方服務間接使用。當然,這不是首個被美國財政部制裁的混幣服務。在今年的早些時候,美國財政部制裁了 Blender.io,一個在比特幣區塊鏈上運行的混幣服務。但與 Blender.io 不同,Tornado Cash 是一個去中心化的服務,主要通過以太坊上的智能合約運作。這意味着,儘管對Tornado Cash、其官方網站和鏈上地址進行了制裁,但協議本身不能被關閉,因此向該 Tornado Cash 發送交易的用戶仍將能夠得到混幣服務。 這次制裁導致訪問 Tornado Cash 被限制,而用戶不僅不能登上Tornado Cash 官網,而且像 Infura 和 Alchemy 這樣的第三方節點營運商也將停止支持 Tornado Cash 的相關服務。就連最被廣泛使用的以太坊錢包 MetaMask 用戶,現在也被禁止與 Tornado Cash 互動(因為 MetaMask 依賴 Infura 與以太坊互動,仍然想使用Tornado Cash 的用戶除非自己手動設置 MetaMask 的節點配置而不用 Infura,才能保證 MetaMask 可以和 Tornado Cash 交互),但是,這樣做會面臨違反美國制裁的責任,這樣的手動配置是有門檻的,嚴重限制了 Tornado Cash 用戶數量。 值得注意的是,大多數用戶是通過第三方界面與 Tornado Cash 交互,例如 Tornado Cash 的官網,官網在被制裁後已下線,但是 Tornado Cash 的智能合約仍然存在,仍然可以在以太坊區塊鏈上訪問(因為區塊鏈的的狀態歷史是無法改變的),所以用戶仍然可以直接與 Tornado Cash 交互,但用戶不能再訪問網站的前端頁面。 此外,對 Tornado Cash 的制裁,還包括所有 Tornado Cash 的開發者和代碼貢獻者。儘管目前 Tornado Cash 仍然可以在以太坊上使用,但這種制裁意味着無論怎樣通過治理對協議的任何進一步改變都是非法的。Tornado Cash 的 GitHub 已經被刪,創始人 Roman Semenov 的 GitHub 帳戶據說也已被停用。因此,即便該 Tornado Cash 本身繼續運行在以太坊上,但可能沒辦法對它的代碼進行修改,也不能進行新的開發。 在不同的鏈上添加新的 Tornado Cash 池將被停止。當然,也有可能是匿名的個人或團體複製了 Tornado Cash 的代碼庫,用於進一步開發。然而,美國財政部發出的明確信號是,所有這些類型的應用程式將受到美國的制裁,這就可能會阻止大多數工程師參與 Tornado Cash 的開發。 最後,雖然 Tornado Cash 的核心功能不會受到美國制裁的影響,但通過 Tornado Cash 為用戶提供的額外私隱服務會被停止。 甚麼是 Relayer Registry Relayer Registry 以 100% 投票贊成率(約 3.5 萬枚 TORN)通過,任何質押超過 300 枚 TORN 的用戶都可以成為 Relayer。以太坊私隱交易平台 Tornado Cash 發布治理提案,提議更新 Relayer 相關規則以提升協議的去中心化水平並進一步提高 TORN 的持有效能。提案內容主要為:任何質押超過 300 枚 TORN 的用戶將可以成為Relayer 並被添加至優先名單。通過 Relayer 的每一筆提取需要Relayer 以 TORN 的形式支付費用(當前費用比例為 0.3%),該筆費用將被儲存至 StakingReward 合約,並由參與治理的 TORN 持有者獲取。 Relayer 可以支付網絡費用,用戶從 Tornado Cash 中提款,這樣用戶的錢包或地址就不能輕易與 Tornado Cash 掛鈎。由於最近的制裁,Relayer 代表用戶從 Tornado Cash 中提款屬於明確違反美國法律。因此,Relayer 的角色可能會失效,大多數位於美國的 Relayer 會放棄營運,遵守制裁的規定。而 TORN 治理 Token 也會很難運行,不僅是會為 TORN Token 做抵押的 Relayer 會越來越少,而且 Github 也完全不支持 Tornado Cash 的業務。 綜合以上所述,美國對 Tornado Cash 的制裁,主要影響了用戶對協議的訪問、代碼的協作開發以及部分協議功能,例如 Distributed Relayer Network,會使得普通用戶更難參與這些活動。但是,由於Tornado Cash 是部署在以太坊(無法篡改的區塊鏈)上的去中心化應用程式,該應用程式會繼續在網絡上不受影響地運行,並且幾乎無法停止運行。 穩定幣暴露出來的漏洞 首先,法律規定由法幣支持的穩定幣發行人必須遵守有關 KYC/AML 和交易監控等活動。為了遵守這些法律,由法幣支持的穩定幣發行方可以通過維護這些被阻止地址的黑名單,或阻止特定地址與其穩定幣交互,保持控制穩定幣的管理能力。 舉個例子,當在 USDT 或 USDC 上調用傳輸函數時,智能合約會查詢鏈下黑名單,以確保發送地址和接收地址都不存在。如果地址出現在黑名單上,則交易會被阻止。雖然這項權限可能不會授予將單個代幣列入黑名單,或從特定地址扣押代幣的能力,但它能夠影響列入黑名單的地址。Circle 在一篇週二發佈的文章中確認遵守財政部對Tornado Cash 的最新制裁,立即封鎖了 38 個地址,這些地址總共持有的 USDC 有 14.9 萬美元的 USDC(每個地址平均持有 3,921 美元)是從 Circle Accounts 接入的。 在遵守財政部的命令的同時, Circle 並不同意強制實施其開源協議的黑名單功能, 認為被逼使用該功能來關閉整個開源項目中的所有USDC 訪問協議是有問題的。過去,Circle 曾表示,迄今為止所有對數字資產的制裁都是遵守 OFAC 制裁和法院命令而定的,並補充道:「阻止絕不是 Circle 單方面或任意進行的,而是遵守相關機構命令的義務。」 但是,這種可以阻止任意交易的權力,反映了由法幣支撐的穩定幣的極限。其最大限制在於,對於像 DeFi 應用程式這樣的鏈上交互,用戶對頒佈封鎖名單的決策幾乎完全是無知的。這樣的狀況與加密網絡開放、透明的理想世界和治理流程是完全違背的,因為真正理想的加密網絡是要將決策權交到社區手中。 法幣穩定幣的持有者只能夠相信中心化穩定幣發行方本身不存在問題,而且行為良好和不會濫用權力。其實我們可以清晰看到將這種黑名單權限授予中心化的公司的危險性,很可能被這種商業驅動的公司所濫用。 廣泛的影響 因為穩定幣對於鏈上和鏈下的加密市場的正常運作至關重要,由法幣支撐的穩定幣佔當今 1550 億美元穩定幣的 92%。還有問題在於,許多「非託管」的穩定幣依賴由法幣支持的穩定幣,例如嚴重依賴 USDC 和 USDT 等的支持。例如,USDC 和去中心化穩定幣 DAI 和FRAX 的重大關聯。根據 DaiStats的數據,截至 7 月 31 日,USDC 支佔了三分之二。FRAX,一個使用部分抵押和算法穩定機制的穩定幣,90% 以上都是由 USDC 支持。 依賴 USDC 等受監管穩定幣的去中心化穩定幣可能會受到擴展審查。由於 Maker 接受中心化穩定幣作為抵押存款,中心化穩定幣與凍結資產或潛在審查有關的風險會擴展到 DAI。 有評論家認為,MakerDAO 和 DAI 正面臨 PSM 和 USDC 帶來的生存風險 — 如果監管機構要求大幅增加 USDC 的黑名單或凍結,或者如果他們強制建立一個抑制 USDC 自由轉讓的實際白名單,那麼大多數 DAI 的 Maker 債務將無法獲得支持,從而導致該系統資不抵債。 換句話說,MakerDAO 的創建是為了打造一個去中心化的穩定幣系統,並依賴中央發行的資產作為抵押品,此舉正正破壞了該系統的核心價值主張。 非託管穩定幣/DeFi 協議旨在減少對 USDC 的依賴,以避免將 USDC 列入黑名單的風險。在 Maker 中,關於可能採取的緊急措施以逼使降低 USDC 存款的爭論逐漸湧現。在最極端的情況下,它們包括 USDC 存款的負利率,實施 Maker 的緊急關閉功能以僅啟用債務償還,或更新 Maker 合同以啟用 DAI 的黑名單,以便協議可以遵守制裁令並避免自身被列入黑名單的風險。 去中心化的穩定幣的需求將會增加,但儘管去中心化穩定幣的加密貨幣網絡和協議是去中心化的,其底層支撐的資產只要是集中式的法定貨幣,就會變得很麻煩。事實上,這項技術也可以反過來使用,也就是說,可以去限制法幣支持的穩定幣向任何未列入白名單的地址轉讓。 如果實施這樣的限制,大部分穩定幣活動可能會流向更去中心化的新興穩定幣。自從財政部制裁 Tornado Cash 以來,不難發現市場對完全由去中心化的資產(如 ETH 和 WBTC)支持的穩定幣及其相關治理代幣擁有更大的需求,例如 Liquity USD(LUSD 因需求增加而在 1.05 美元以上交易,LQTY上漲 30% 以上)和 Magic Internet Money(MIM 在 1.01 美元交易;SPELL 上漲 40%),這與 Maker(MKR -10%)和 FRAX(FXS -11%)的治理代幣表現不佳形成鮮明對比。 訪問和構建以太坊的影響 關於最近對 Tornado Cash 的制裁和對整個生態的影響,有幾個重要的考慮因素: 某國官方黑客組織 Lazarus Group 使用 Tornado Cash 洗了總值超過 4.55 億美元的加密貨幣黑錢,被認為是制裁的原因之一。儘管普通合法用戶也會使用該應用程式,以加強他們在鏈上交易的私隱。因此,美國財政部本週採取的行動被認為是出於國家安全考慮。那麼,以太坊上的其他未經許可的應用程式會不會受到美國政府相同類型的審查?特別是如果涉及被黑客用來借貸和交易的去中心化金融應用程式?這些應用程式是否也會被制裁? 很多以太坊的應用都是去中心化的,那麼美國制裁 Tornado Cash 將如何影響用戶對其他以太坊去中心化軟件的使用?目前習慣利用 Infura 和 Alchemy 等中心化基礎設施提供商去訪問 Tornado Cash 的用戶,現在已經無法再用 Tornado Cash 了。 這意味着一個更值得關注的問題,就是如果缺乏運行自己的基礎設施以連接到以太坊區塊鏈的用戶對 Infura 和 Alchemy 過度依賴,未來會不會受到其他方面的審查制裁? 自 2018 年以來,用戶對 Infura 的過度依賴一直是以太坊核心開發人員持續關注的問題。要去緩解此問題的方法,主要集中在使普通用戶更容易運行以太坊節點的要求上。 但是這些嘗試還在進程中,過度依賴中心化運行節點仍然是以太坊上存在的廣泛問題。 另一個中心化並可能破壞以太坊應用程式的存在是 GitHub。 如本報告前面所述,Tornado Cash 作為協議的開發主要是通過GitHub 進行和共享的。自制裁實施以來,所有 Tornado Cash 的存儲庫已被刪除,貢獻者的帳戶也被禁止。 注意,這和 2019 年並無甚麼不同,來自伊朗、克里米亞和其他受美國制裁的國家的開發人員也被禁止使用 GitHub 開發平台。因此,這充分體現了以太坊去中心化應用程式軟件開發和以太坊協議開發的潛在問題,就是過度依賴 GitHub。 正如之前的以太坊開發人員電話會議所強調的那樣,人們一直擔心推動升級到客戶端軟件的開發過程依賴於 GitHub,而這有朝一日可能會由於核心開發人員無法控制的原因變得不可靠。 這引發了需要將以太坊核心開發步驟和代碼過渡到其他開源平台的討論 — 也就是尋找 GitHub 的替代品。 總而言之,對 Tornado Cash 的制裁凸顯了基於以太坊和以太坊各種協議技術過度依賴某些平台的問題,為了減輕對其他以太坊 Dapps 和以太坊本身的額外制裁的影響,非常需要加速推動去中心化,特別是在運行節點基礎設施和存儲代碼庫時。 長期影響 洗錢 VS 私隱雖然,美國海外資產管理處的角色還是側重於通過金融情報和執法去保護和促進美國的國家安全和外交政策,而不是聚焦於私隱這塊,但對Tornado Cash 的制裁引發了關於金融私隱和互聯網私隱的基本問題。不法分子和不法團體已經開始使用 Tornado Cash 清洗通過非法活動賺得的黑錢,但正如前文討論所說,不少個人、慈善機構、社會活動家和名人本身也在使用 Tornado Cash。 值得注意的是,混淆資金來源(例如匿名捐贈等)這件事本身並不違法,而是洗錢的行為。根據美國法典和有關的反洗錢法律規定,向美國境外運輸、傳送或轉移資金也是非法洗錢。但問題是,混淆金融交易或資金轉移的行為並不違法,除非這樣做的原因是為了掩蓋非法活動或將非法獲得的資金引入合法的金融交易系統。還有很多其他原因個人或團體可能會尋求維護金融私隱,特別是在一個透明的鏈上環境中運作時,對私隱有需求,本身並不違法。 OFAC 與美國司法部和 FinCENOFAC 與 DOJ 和 FinCEN 此外,對去中心化、非託管應用程式(一種工具)的批准似乎是 OFAC 的新準則。我們對 Tornado Cash 合約的審查證實了 DeFi 的普遍看法生態系統:Tornado Cash 無法凍結用戶資金、禁止與其應用程式交互,或為此升級其應用程式。這與之前由 OFAC 批准的其他加密貨幣混合服務 Blender.io 有很大不同,後者以託管方式集中營運和控制。 值得注意的是,OFAC 並沒有制裁創辦 Tornado Cash 的軟件開發人員,也沒有制裁控制 Tornado Cash 金庫的 DAO 成員。當然,沒有對開發人員對進行制裁,可能是因為 OFAC 尚未確定他們是否是外國人,OFAC 是可以在美國司法部提出的框架下執下制裁的。與財政部不同,美國司法部在 2020 年 10 月的一份報告中寫道:根據 FinCEN的說法,匿名服務提供商和一些匿名加密貨幣發行方是屬於資金轉移業務,而僅僅提供匿名軟件的個人或團體則不算。(According to FinCEN, anonymizing service providers and some AEC issuers are money transmitters, whereas an individual or entity that merely provides anonymizing software is not.) 注:FinCEN 是美國財政部的轄下機構,全名為美國金融犯罪執法網絡局 (US Financial Crimes Enforcement Network),專門負責打擊金融犯罪。 根據美國司法部 (Department of Justice,縮寫 DoJ) 的表述, FinCEN 也在財政部內部追查金融犯罪。OFAC 可能認為 Tornado Cash 是「匿名服務提供商」,而不僅僅是「匿名軟件」。 當然,OFAC 沒有提供任何關於這個定義的詳細分析,我們只是推測,並無法確切知道他們在多大程度上定義制裁的區別。但鑑於 Tornado Cash 的去中心化、非託管、非託管性質,以及其結構上無法遵守制裁,如果 OFAC 遵循與美國司法部和 FinCEN 類似的準則,它似乎認為 Tornado Cash 是匿名服務提供商而不是匿名軟件。 另一種更可能的解釋是,OFAC 更專注於 Tornado Cash 的應用 — 無論 Tornado Cash 如何被定性,一個不爭的事實是,Tornado Cash 經常被 Lazarus Group 和其他犯罪分子使用。OFAC 和 FinCEN 的標準可以不同,而且 OFAC 的制裁不需要與銀行保密法的合規問題配合。 最大的漏洞:DeFi 生態OFAC 制裁效果很明顯,特別是可以針對 DeFi 協議實施制裁,但是更大的問題在於,以由法幣支撐的穩定幣為核心的 DeFi 系統可能存在很大的問題。多年來,很多人都認為 Circle 和 Tether 可以任意將USDC 和 USDT 用戶列入黑名單,然後這些幣就變得毫無用處。 不過,針對目前的情況,美國監管機構和政策制定者應該正在評估針對穩定幣發行方的定下的新規則,這些規則可能包括禁止將已發行的 Token 二次轉移到黑名單地址。 原文連結: https://www.chaincatcher.com/article/2077817 本文章挑選自鏈捕手 熱點事件追踪與解讀 編譯:阿法兔 圖片來源:DeFi Llama 本網站所有非原創(轉載)文章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特別說明:轉載文章會進行二次編輯以符合文章寫作需求,望作者包涵 延伸閱讀: 【新手懶人包】區塊鏈是什麼?一文看懂區塊鏈演化、應用、常見術語 【新手懶人包】元宇宙是甚麼?剖析元宇宙的構成、未來商機和應用 【新手懶人包】 NFT 是什麼?整合 NFT 科普、平台比較、製作方法 【新手懶人包】 GameFi 是甚麼?一文認識 GameFi 原理、運作方式、熱門NFT遊戲
BlockPulse -
【深度分析】遲滯的 USDT,「守成巨頭」Tether 的焦慮與野望?
不久前,穩定幣發行商 Tether 發文,稱將於 7 月初推出與英鎊 1:1 掛鈎的代幣 GBPT,最初將於以太坊網絡發行。 而此前 Tether 已分別推出與美元掛鈎的 USDT、與歐元掛鈎的 EURT、與墨西哥比索掛鈎的 MXNT,甚至還有法幣之外的黃金穩定幣 XAUT。 對市場而言,基於出入金基礎的法幣穩定幣需求無疑是非常明顯的,所以法幣矩陣的推進或許還可以理解,但像黃金或者白銀穩定幣,似乎並不那麼急迫, Tether 又為何如此焦急呢? 遲滯的 USDT,追趕的 USDC 答案或許在另一家穩定幣發行商——就在 Tether 的擴張步伐之後,USDC 發行商 Circle 也發文表示, 6 月 17 日至 24 日已發行 31 億 USDC,贖回 25 億 USDC,一周淨增 6 億枚 USDC 的新流通。 CoinGecko 數據也顯示,當前 USDC 總市值約為 559 億美元,過去 30 天內上漲 5%,USDT 總市值約為 668 億美元(折合約 5,241 億港元),過去 30 天下降 8.8%。 其實作為「加密世界其中一隻最大灰犀牛」,早在 2017 年 Tether 就收到了美國商品期貨交易委員會 (CFTC) 的傳票,但即便遭遇了 2018 年 10 月 15 日那次「空倉也被割」的信任危機, USDT 依然憑藉「大而不能倒」的姿態活了下來。 甚至 USDT 敏銳抓住 2020 年下半年開始的「DeFi Summer」機會,通過激增的 DeFi 原生場景大幅增發,進一步與市場深度綁定。 正因如此,曾經最被寄予厚望的「挑戰者」 USDC,其實在 2021 年之前市場的信心也是寥寥可數。 直到 2021年,一切開始變得不同, USDT 之外, USDC 增長幾乎遠超 DAI、BUSD、TUSD、PAX 等所有穩定幣,甚至有直逼 USDT 的勢頭。 截至目前,USDC 的流通量已從一年前的 250 億美元增長到 550 億美元以上,流通量增長近 2 倍,USDT 佔比更是以歷史性地首次降至 50% 以下——而 USDC 已經開始逼近 USDT 的總市值 (80%)。 與此同時,作為 DEX 上流動性最強、存入貨幣市場最多、跨鏈橋上流動性第三以及 DAO 國庫和資產支持最廣泛使用的穩定幣,USDC 雖然只是市場第二大穩定幣,但迄今為止卻是加密世界中使用最多的鏈上穩定幣。 這在穩定幣的發展歷史上可謂是從未有過的事,如果不出意外,按目前的增長趨勢此消彼長,USDC 可能在 2022 年就可完成對 USDT 的逆襲。 Tether 的危機感 也正因如此,Tether 危機感不斷加深,「不把雞蛋放在同一個籃子裡」,努力向一個多元化的綜合性穩定幣服務商靠攏。 正如文初所言,除了 USDT 之外,Tether 過去已經發行了諸多穩定幣,譬如美元 (USDT)、歐元 (EURT)和中國離岸人民幣 (CNHT) 等等,但至今仍沒有一款產品可以復刻 USDT 的輝煌。 所以其在法幣穩定幣之外也早有佈局——此前伴隨著黃金市場的可觀收益表現,筆者曾經交易過黃金錨定的穩定幣,而它背後的發行方就正是 Tether: 2019 年底, Bitfinex 和 Tether 的首席技術官 Paolo Ardoino 就透露 Tether 正計劃推出黃金支持的穩定幣 Tether Gold,但他當時並沒有透露有關這種新型穩定幣的更多細節。 就在大家漸漸遺忘之際,隨著一紙白皮書《Tether Gold - A Digital Token Backed by Physical Gold》的發布,繼 USDT 之後 Tether 公司的又一重磅產品——「黃金穩定幣」Tether Gold (XAU₮),正式宣告誕生。 作為與實物黃金掛鈎公的數字資產,Tether Gold 選擇在以太坊和 TRON 上以 ERC-20 和 TRC-20 標準生成 XAU 代幣,每枚 XAU 代幣都代表一盎司實物黃金的所有權—— Tether 表示準備了對應發行數量的實物儲備黃金。 據 Tether 公司官方公告,目前用戶持有的 XAU 可以在鏈上地址間自由轉移,且 Tether Gold (XAU₮)是「所有競品中唯一提供零託管費並以實物背書的黃金產品」,其「直接控制著實物黃金的儲存」,所有黃金都保存在「具備一流安全性的瑞士金庫中」。 在 Tether Gold 的白皮書中, 「黃金穩定幣」相比於實物黃金,能夠將難以分割的貴金屬分割成更小的面額,更方便攜帶運輸;相比黃金ETFs,還能大幅度提高資產的轉移速度和效率;也即Tether Gold認為自己可以幫助用戶在擁有其背後錨定黃金的同時,還能獲取極高的流動性和可分割性。 Tether 的焦慮與野望 前不久在加密世界和 Web3 整體面臨裁員潮之際,Tether 和其姊妹公司加密交易平台 Bitfinex 宣布自身無裁員計劃。 兩家公司都表示有盈利的,並且在當前市場情況下仍計劃招聘更多員工, Bitfinex 首席運營官 Claudia Lagorio 表示,目前 Bitfinex 和 Tether 的總人數為 250 人,Tether 發言人說,其中有 50 人在 Tether 工作。 截止 6 月 26 日,USDT 以 668 億美元的發行量佔據整個穩定幣 45% 的市場份額,近一年來市場份額已經不斷下跌,尤其是市場一直以來骨子裡的不信任使得 Tether 和 USDT 明白自己更像是「大而不倒」的存在,大家只在等一個徹底被革命的契機。 而穩定幣在 2020、2021 年持續快速發展,無論是從分食 DeFi 這塊大餅的角度,還是從鏈接用戶與項目方的流量入口角度, 2022 年及之後穩定幣的重要性都不言而喻。 所以作為傳統世界和加密世界之間最重要的橋樑,各類穩定幣之間的爭奪接下來無疑會愈發激烈。 而守成巨頭 Tether 在這場硝煙可聞的將至戰爭中,雖然明面上獨大地位仍不可撼動,但疲態已現,穩定幣下半場的門票究竟是否會隨著自己不斷擴展的新品嚐試而獲得,還需要時間來回答。
Dominic Ng -
初代穩定幣 USDT ── 加密貨幣市場的中流砥柱
在加密貨幣市場進行交易的時候,會發現很多交易所貨幣對 (Currency Pair) 是以 USDT(泰達幣)計算的,如 BTCUSDT 、 ETHUSDT。換言之,你需要先買 USDT ,然後利用 USDT 去交易 BTC 、比特幣等幣種。很多人或許會好奇,所謂的 USDT 又是甚麼呢? USDT 為何那麼重要?本文將會為大家詳細介紹 USDT 的用途。 USDT 的出現 Tether 公司於 2014 年推出 USDT 。 USDT 是由區塊鏈驅動、並與美元掛鈎的虛擬貨幣。其貨幣價值建基於美元的價值,每一枚 USDT 的價格訂在 1 美元附近極小幅度偏差的位置。 USDT 是目前歷史最久、且受到廣泛使用的美元穩定幣,交易量位於十大虛擬貨幣的前列。 USDT 作為穩定幣,目標是與美元 USD 1:1 掛鈎,為法幣進出與場外交易提供穩定兌換媒介。 USDT USDT 出現的歷史,可追溯至加密貨幣市場誕生的早期階段。在早期加密貨幣市場,並無穩定幣的出現,加密貨幣會受雙邊匯率影響。例如一些價格高波動性貨幣如 BTC,容易造成雙邊匯率浮動,並不適合作為穩定幣,而 USDT 的出現恰巧可讓雙邊匯率不受市場內其他加密貨幣漲跌的影響。 其次,由於各地政府監管不一,加密貨幣交易所很難獲得各地央行支持,因此法幣與加密貨幣的連結與兌換成為一大難題;穩定幣的出現,立刻讓這個問題變得簡單,因為穩定幣並不受很多國家的外匯管制,所以能夠在加密市場充當法幣的角色,讓交易更加方便迅速,吸引不少投資者購買。 穩定幣的特性 穩定幣是一種具有價格穩定及交易中介功能的加密貨幣,目前市場上亦有其他熱門的美元穩定幣,例如 Coinbase 推出的 USDC 、幣安交易所推出的 BUSD 、 MakerDao 的 DAI 和 TrueUSD 。穩定幣除了擁有上述維持價格穩定的功能外,亦擁有全球使用及 24 小時都可以交易的特性,只要有手機或是虛擬貨幣信用卡就可隨時付款,這樣的優勢賦予穩定幣在交易上比一般實體法幣更方便,而且讓付款所需的手續費亦降低許多。 USDT 的安全性 USDT 是首個由法幣擔保的穩定幣,藉由區塊鏈技術讓 USDT 的流通量得以被透明地追蹤和賦予交易功能,而法幣擔保穩定幣十分重要的一點就是,當穩定幣發行或銷毀是受到監管的,這樣才能知道數量是否正確,以避免超量發幣或是銷毀數量異常等狀況。目前市場上對於 USDT 的唯一疑慮就是監管並無太大公信力。這種不透明性早前亦曾經令 USDT 價格一度下跌 15%,就穩定幣來說是個非常大的下跌幅。不過,畢竟 USDT 是市場上首個推出的穩定幣,而且長久以來使用者都對其有一定信賴,所以目前 USDT 仍是市值第一的穩定幣。
Allen -
DeFi 保險協議 InsurAce 將向 Terra 事件中索賠的用戶支付1,100萬美元賠償金
日前,DeFi 保險協議 InsurAce 的發言人表示,因最近 Terra 相關的新聞受到廣泛關注,他們決定把事件中受影響的投資者索賠期從 15 天縮短到 7 天。目前,InsurAce 已經處理了173份索賠保單,那幾乎是所有提交索賠的申請,並將向用戶支付1,100萬美元賠償金。 索賠期限減至7日 本月13日,InsurAce 在 Terra layer-1區塊鏈崩潰後,宣佈縮短Anchor (ANC)、Mirror (MIR) 和穩定幣 Terra USD (UST) 相關的索賠期限,引起了各界的迴響。根據 CoinGecko 的數據,INSUR 的價格在過去24小時內下跌了7.6%,交易價格為 0.28 美元。 Source: Insurance.io 引起外界爭議 從 2021年7月份開始,InsurAce 平台對 Terra 生態提供保險服務,包括針對 Anchor、Mirror 等 DeFi 協議的智能合約保險,以及UST穩定幣的脫錨保險。 今年,Terra 和 UST 觸發的事件引起了全球監管機構的關注。其中,InsurAce 縮短索賠窗口引起了加密社區的爭議,他們主要的論點是 InsurAce 好像做出了「骯髒的舉動」,懷疑他們試圖減少其必須支付的索賠金額。可是,今次 InsurAce 開腔回應為事件澄清,大部分的客戶賠償已經得到處理,並希望能做到最好的服務。 接受加密貨幣媒體 Cointelegraph 的訪問時,Dan Thomson 表示截至5月13日,UST 已跌至 0.08 美元。因此,InsurAce有必要縮短 234 個 Terra 投資組合的索賠窗口,以防止進一步損失。
Dominic Ng -
Tether發布2022第一季度審計報告 綜合資產超過負債
早前,Tether 發布了2022年首個季度的審計報告。對比於上一季度,Tether 商業票據持有量從 242 億美元減少至 199 億美元,大約減少 17%,而 Tether 的綜合資產則超過其綜合負債,這代表目前 Tether 的 USDT 代幣仍然得到充分的支持。 Tether 綜合資產超過負債金額 根據報導顯示,Tether 的綜合資產超過其綜合負債。截至 2022 年 3 月 31 日,Tether 的綜合資產為 82,424,821,101 美元,其綜合負債為 82,262,430,079 美元,其中 82,188,190,813 美元與發行的 USDT 有關。 關於Tether Tether 是 USDT 穩定幣的發行商,早前 Tether 儲備的質量曾因過度依賴流動性有限的資產而受到外界質疑,Tether 亦因此事缺乏透明度而飽受批評。 Source: Crypto Briefing 其他相關數字 報告指出, Tether 的 820 億美元儲備中有 86% 屬於現金和現金等價物,其餘包括 40 億美元公司債券、30 億美元的擔保貸款和 50 億美元的其他投資,例如加密貨幣。此外,Tether 在貨幣市場基金和美國國庫證券的投資亦有所增加,從345 億美元上升到 392 億美元,增幅超過 13%。 Source: Youtube Tether 的首席技術官 Paulo Ardoino 在新聞稿上提及,自從 2022 年 4 月 1 日,Tether 的商業進一步減少了 20%,這一點將會在 2022 年第二季度報告中反映出來。不過,隨著 Tether在市場上有不少業務的增長,他們很高興分享與大眾現在和未來的成果,這是對他們透明度持續承諾的一部分。他還指出,近日市場發生了一連串的事件,USDT 仍然能夠保持了相對較好的穩定性,足夠證明了 Tether的「力量」和「韌性」。
Dominic Ng -
比特幣未來走勢分析
比特幣近日飆升至 4.8 萬美元,回歸以往的高點,是不少投資者眾望所歸的結果。同時,亦有不少人在猜測,這次的反彈會否將比特幣帶上歷史的新高點。 Bitcoin 比特幣升至 4.8萬 美元高位 週一比特幣上漲接近 5%,幣價一度升破4.8萬美元,創下2022年新高。目前,比特幣在 4.8 萬美元附近波動。在過去幾週,與其他高風險資產一樣,以比特幣為首的加密貨幣一直處於頹勢,但在上週末突破 4.5 萬美元關鍵位之後,比特幣獲得了巨大的升幅。根據 Cointelegraph Markets Pro 和 TradingView 的數據顯示,在週一早盤交易中 BTC 在 47,000 美元附近短暫停頓後,下午的買盤浪潮將 BTC 推高至 48,000 美元的高位,預計下一步牛市將會得到 52,000 美元。 Terra 大量購入比特幣 Grayscale 首席執行官 Michael Sonnenshein 接受電視採訪時表示,比特幣一洗頹氣,讓整個加密貨幣社群感到鼓舞。專家分析認為,這次比特幣的升幅可能是基於 Terra 開始購買比特幣作為儲備資產以引起。據媒體報導,區塊鏈生態系統的 Terra 創始人 Do Kwon 亦表明在 1 月底開始 Terra 已經有陸續購買價值超過10億美元的比特幣,以作為其穩定幣 Terra USD(UST)的儲備資產。 國際關係推進數字貨幣普及化 另一方面,國際關係和各國政策亦影響了比特幣的走動。在上週四,俄羅斯國家杜馬能源委員會主席表示,俄羅斯願意在與友好國家交易時,接受比特幣作為支付俄羅斯能源出口的替代方式。而全球最大資產管理公司貝萊德董事長兼行政總裁 Larry Fink 上週四表示,俄烏戰爭可能會加速數字貨幣作為國際交易結算工具的發展。他認為這場衝突將會顛覆了過去 30 年的全球化進程,他認為這場戰爭將推動各國重新評估貨幣依賴關係,從而令數字貨幣和穩定幣普及化。 分析師分享比特幣未來趨勢 幾名比特幣的分析師亦在社交網絡發表了他們的看法。Twitter 用戶 Nunya Bizniz 分析了比特幣未來的趨勢,他認為比特幣未來可以達至超過 54,500 美元的走勢。技術分析師 Crypto Yoddha 也表達了類似的前景,不過他認為 比特幣 要麼再度回調,要麼價格繼續走高以達到 52,000 美元的同等高位。市場分析師兼 Twitter 用戶 filbfilb 則進一步深入了解了週一的比特幣價格走勢,他認為比特幣今週收盤強勁,高於 20 WMA 和 50/100 DMA。
Allen -
Coinmarketcap 市值頭10交易貨幣(上篇)
去年的加密貨幣市場,隨着不少大型機構和投資者的資金湧入加密貨幣市場,加上在兩大幣王比特幣和以太坊的帶領下,令到交易貨幣市值創下了歷史新高。這次我們就來介紹一下目前在 Coinmarketcap 市值排名頭十名的貨幣。 CoinMarketCap 1. Bitcoin(BTC) Bitcoin 是在 2009 年誕生的一種數位資產,是由中本聰發明並提倡的「點對點電子現金系統」概念。BTC 的出現亦引領了「去中心化」的現象,即利用點對點網路協助轉移價值,而無需銀行或中央機構介入。 BTC 的運作方式和世界上許貨幣的運作方式大同小異,只要買賣方意接受,就可以利用 BTC 交換產品或服務。和現實世界亦雷同,人們會使用虛擬錢包來保存好自己的比特幣。在交易的時候,只要將約定數量的 BTC 發送給商家,就可以利用彼此的「私鑰」來確認錢包之間的 BTC 交換,以增加交易的安全性。 BTC 可以在挖礦得到的獎勵中獲得,而這個挖礦的機制就是 Proof-of-Work (PoW)機制。在 BTC 的世界,礦工需要動用大量節點去破解一個密碼,首名得到答案的礦工會得到此獎勵。如果礦工越多,則效率越高,能夠獲得的報酬就越多。因此,很多人為了獲取更多的 BTC,會投放的大量資源在挖礦的設備上,因此消耗大量的電力和能源,對環境造成負擔。 由於 BTC 是所有價目貨幣之中流動性最高的,因此越來越多的商家亦開始接受 BTC 付款,其商業用途不斷擴展。此外,BTC 亦可用作國際匯款或投資的貨幣。作為交易工具持有或使用。不少人亦會在 BTC 價格升跌時套現獲利。 市場曾經形容 BTC 為「數位黃金」,但由於越來越多機構投資者開始投資虛幣,令到虛擬貨幣市場亦伴隨股票市場而升跌,與股市走勢的關聯性變得更加緊密,因此利用 BTC 來進行資產避險的說法亦不盡如人意。 BTC 近期走勢轉弱,表現明顯不能和黃金相提並論,最着國際大市的變化,有分析指未來有可能會跌破3萬美元關口。 2. Ethereum (ETH) 以太幣英文全名為Ether,縮寫ETH,是以太坊用於維繫旗下所開發的區塊鏈平台一種加密貨幣。和比特幣不同的是,ETH 數量並沒有限制,是僅次於比特幣之後市值第二高的加密貨幣,交易量亦是市場頭三。以太坊的區塊鏈平台與其它區塊鏈平台相比,其自由性非常高,它能讓用戶自在地建立各類型的產品和服務,兼容性非常好。 ETH 之所以成為市場的焦點,主要原因是其用途和以太坊的區塊鏈平台密不可分。現時很多 NFT 交易平台都是建立在以太坊打造的區塊鏈上,因此用戶若是想要使用以太坊的區塊鏈平台,就會用以太幣ETH 作為主要交易貨幣。隨着越來越多產品和服務在以太坊區塊鏈上面世,以太幣的交易量與需求也會陸續增加。 投資者主要透過以太坊技術所開發的 DeFi 去中心化交易所Uniswap去進行質押交易,只要持有 ETH 的用戶就可以進行多種質押交易來賺取獲利。由於 ETH 的總發行量是無限的,因此礦工在挖礦的過程中並不會出現獎勵逐漸減低的狀況。 不少專家認為,若以太坊能夠在技術和創新上保持領先,其潛在實力是會不斷增長的,其幣價在幾年內可以突破 10000 美元的關口。去年 ETH 一度攀升至 4800 美元的高位,後來連續數月下跌,目前徘徊在 2800 美元的關口。 3. Tether(USDT) USDT 是除了 USDC 的另一個美元穩定幣,由 Tether Limited 公司發行。消費者隨時都可以用 1:1 的比例,將 USDT 換成美元。USDT 是最常見虛擬貨幣,而且由於是與美元掛鈎,因此價值會被保證,和其他虛擬貨幣有所不同。 USDT 常被用作購買其他虛擬貨幣,因為手續費低且效率高。大家可以將 USDT 想像成虛擬貨幣界的通用貨幣,相比起用一般現實貨幣如美元交易虛擬貨幣,利用 USCT 交易,不僅手續費比較低廉,交易速度也比較快。由於 USDT 的價值有保證,很多投資者亦會用 USDT 也來儲存虛擬貨幣的現金價值。當虛擬貨幣價值有浮動的狀況,投資者可以將該虛擬貨幣換成 USDT,保存資產價值。 4. Binance Coin(BNB) Binance 幣安交易所,是目前全球虛擬貨幣交易量第一名的平台,而 BNB 正是順着平台應運而生的平台幣。 BNB 顧名思義就是幣安鏈(Binance Chain)及幣安智能鏈(Binance Smart Chain)的原生代幣,它的主要用途就是用作推動和維繫幣安生態系統的發展。BNB 有不少的應用場景,普遍的例如用作幣安平台交易費用、還有幣安鏈或智能鏈的交易費用等,還有用作購買線上或實體店的商品和服務。 在幣安交易所交易加密貨幣時,每筆交易會產生0.1%的標準費用,這時候用戶就可以用 BNB 來支付這筆費用。單單是幣安平台就有200萬恆常用戶會用 BNB 來支付交易費用,由此可見 BNB 的交易量是非常龐大的。 正因為 BNB 的價值與交易量息息相關,因此 BNB 的價格浮動可以透過市況來參考。就像上市證券行的股價與交易量的關係一樣,去年年中,幣市一度回落,BNB 亦伴隨市況下跌。但按照 2021 年的整體表現, BNB 的整體升幅還是完勝不少其他貨幣的。 5. USD Coin(USDC) USD Coin(USDC)是和美元 1:1 掛鈎的穩定幣,受監管的金融機構發行。USDC 由交易所巨頭 Coinbase 和高盛集團旗下的 Circle 公司共同開發。USDC 向來被視為穩定的交易貨幣,主要原因是受到美國金融犯罪執法網監管,因此能夠防止利用 USDC 作出金融犯罪或洗錢行為。 USDC 目前是全球第二活躍的穩定幣,目前許多中心化/去中心化的金融機構都使用 USDC 作為存款及借貸貨幣,而且 USDC 的優勢在於能夠在不同的區塊鏈和智能合約如以太坊和 Solana 上使用,而每顆 USDC 的單位還可以分割為 0.000001 個單位,因此在國際匯款上的速度和效率比起傳統方法都更高。
Allen -
BlockPulse 新用戶註冊優惠 獎品總計高達 $10,000 USDC
BlockPulse 新用戶註冊優惠 獎品總計高達 $10,000 USDC
02
每日精選 | 各主流公鏈 DAU 總和為互聯網 0.05% | PandaDAO 將發布社區退款和解散提案
03
為甚麼 Aave、Curve 等協議都在創建自己的穩定幣?
04
全力押注以太坊的六大原因
05
NFT 一週回顧 | 2022 年 9 月 5 日至 12 日
快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