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 DAO 的主要經驗教訓:創建、實踐與文化
去中心化自治組織(DAO)是一個圍繞特定使命組織起來的團體。DAO 通過一套在區塊鏈上執行的共享規則進行協作。DAO 本身只是一個特定的組織結構,它被用來控制共享的經濟資源以及組織的協議規則,所以每個 DAO 的運作方式都不盡相同。有些 DAO 是封閉的(譯者注:有嚴格的準入門檻),有些則是開放的,任何人都可以加入和貢獻。在一些 DAO 裏面積極的貢獻者可以從 DAO 獲得工作報酬。 DAO 一直以來都是我在 web3 中最喜歡的領域之一。世界各地的人們能夠聚集在一起,為一個共同的使命而努力。這一特點十分激動人心,特別是當這個群體因為重重阻隔(如地點、年齡、兼職、非傳統的教育/工作經驗)而不可能在傳統的公司架構下形成的時候。更多關於DAO 的發展潛力的信息,請看我的 DAO的初學者指南 (https://linda.mirror.xyz/Vh8K4leCGEO06_qSGx-vS5lvgUqhqkCz9ut81WwCP2o)。 這篇文章涵蓋了我在 DAO 工作中的一些主要收獲。其中大部分是來自我在 Gitcoin DAO 當代表的經歷,但我也參與和觀察了許多其他 DAO。我認為不存在完美的 DAO 結構,因為每個DAO都有自己的文化,所以一個 DAO 奉為圭臬的東西不一定對另一個 DAO 有用。以下內容反映了我的個人經歷和觀點,其他人很可能和我意見不同。整個行業領域也在不斷地叠代,試圖去找出哪些是可行的,哪些是不可行的。   創立一個 DAO 的時候:   明確這個 DAO 的使命。一個明確的使命對維護像 DAO 這樣一個充滿多樣性並且不斷發展的社區來說至關重要,它確保了在一段時間內社區成員的共識保持一致並以此指導決策。例如,如果有人把一個超過可承受範圍的資助方案提交給 DAO ,DAO 應該能輕松地拒絕這個提案。但是如果 DAO 的優先事項不明確,那麼這個DAO 要朝着它的使命專注前行將非常具有挑戰性。 考慮漸進式去中心化。雖然許多DAO的意圖是將運營和決策完全去中心化,但在沒有指導或領導的情況下將一個社區放進完全去中心化的 DAO 結構中,往往會導致缺乏高效的溝通和協作。創始團隊通常都是最了解情況的,所以他們是最合適的人選,為DAO 設定好路線,隨着時間的推移,漸進式地賦能更廣泛的社區。 例如,新成立的 Optimism Collective (譯者注:Optimism 是一個Layer2 協議)就有工作章程,其中定義了 Optimism 基金會在早期作為管家的作用,以及基金會將如何幫助指導社區,並計劃隨着時間的推移越來越去中心化這個角色。 3. Optimism 基金會將成為 Optimism 及其早期治理模式的管家。Optimism 基金會註冊在開曼群島,負責指導 Optimism Collective 的成長和發展。基金會通過其董事會將做到以下幾點: 促進和監督集體治理。 分配國庫資產以資助公共產品,激勵 Optimism 社區的積極貢獻者,或以其他方式促進基金會和  Optimism 社區。 修訂本工作章程;以及 採取其他有利於其管理作用的措施。 基金會將以符合  Optimism 使命的方式承擔所有這些責任,並致力於隨着時間的推移逐漸去中心化這個角色。   執行層面:   規模越小的工作組越高效。不是所有的 DAO 成員都需要對 DAO 裏的大大小小每個決定都進行投票。想要跟進所有的事情是不可能的,這也是對每個人的時間的浪費,尤其是在 DAO 的規模擴大時。因此,我喜歡 Gitcoin 和 ENS 等 DAO 的委托模式,它允許代幣持有者將他們的投票權委托給一個能夠投入必要時間做出明智決定的人或團體。 同樣地,被委托的代表們也不需要參與 DAO 日常運作的每一個方方面面。代表們不會成為金融投資、技術研發、經濟設計等等每一個領域的專家,也可能不關心高度具體的審核細節。建立規模較小的工作小組,可以專注於某一特定領域,這樣會更加高效。 比如,在 Gitcoin DAO 當中,每個季度工作小組會分享上個季度的工作成果以及下個季度所需要的財政預算,然後代表們會對這一提案進行投票。ENS DAO 則使用 Orca 來推進工作。Orca 是一個為 DAO 設計的治理工具,專門用於小型工作組協同工作,在 Orca 每一個這樣的小組被叫做一個「豆莢」 。 另一個例子是 Aave V3,它允許白名單地址持有者在不需要通過治理投票的情況下更新參數設定。但是,治理投票將有能力撤銷這些列入白名單的地址或添加新地址。 請求預算的 Gitcoin DAO 工作流(圖片來源:Annika Lewis) 探究建立問責制的方式。DAO 當中每位代表和工作組貢獻者的參與度證明是非常重要的。Gitcoin DAO 正在嘗試使用代表健康卡來衡量代表的參與度,代表健康卡會統計論壇活躍度,投票參與度等等方面。 同時 Gitcoin DAO 正在構建工作流健康卡,也開始量化 DAO 當中的貢獻度,以便一些工作流中的貢獻者可以通過參與 DAO 成為更有話語權的代表。這些指標應該隨着時間的推移而改進,確保它的嚴肅和公正,從而減少錯誤的行為,例如僅僅為了投票而投票,而不考慮相關知識或專業經歷。 代表的評價體系能夠幫助 DAO 的成員們決定自己想要交付的治理權歸屬。有時人們可能只是委托給他們認識的人,但實際上那個人可能不是積極參與的代表。我也對代表選舉周期的想法持開放態度,這可以成為人們在不想繼續工作時逐步退出 DAO 的一種方式,並讓代表們思考 DAO 是否是他們想要繼續付出時間和精力的組織。  探討激勵制度。當成員或代表需要做出重大貢獻或者付出時,就應該對補償結構進行公開討論。不是每個人都能負擔得起免費在 DAO 上兼職工作,所以他們應該為他們的工作得到補償。在委托給代表的模型中,我認為所有的主要代表都應該至少獲得他們在鏈上投票和提交鏈上提案上花費的手續費作為補償。這樣能為每位代表提供相對均等的參與機會。理想情況下,DAO 還將努力實現補償機制的標準化,以確保 DAO 不會明顯地少付或多付工資。 為 DAO 的長期可持續性未雨綢缪。考慮將 DAO 的國庫資金多元化,無論是一輪公開募資還是把資金換成更加穩定的資產,如 USDC 或 DAI(例如 Forefront 的國庫資金多元化公開募資)。加密貨幣是一個容易出現波動的領域,而且與公司一樣,確保 DAO 能夠長期運營非常重要。這就要對從 DAO 中支出費用嚴格把關,特別是對於經常性產生,而且沒有明確的資金補充的費用。   文化: 培養一種能夠自如地說 "不 "和進行艱難對話的文化。由於沒有作為最終決策者並能迅速對不符合公司目標的事情說不的CEO,DAO 成員和代表們都肩負着維護 DAO 的各項資源的重任(時間、注意力、國庫等等)。當任何人都可以發起融資提案, DAO 金庫很快就會陷入失控。 在你與許多朋友和你尊敬的人一起工作時,想要說「不」是很難的;當有提案為某些不符合 DAO 最大利益的項目請求資源時,整個討論的過程也會變得很艱難。所以在早期就需要培養一種說「不」的文化,在這種文化中,每個人都知道決策是為了 DAO 的最佳利益,而且拒絕並不是針對某個特定的個人,或者出於誰的個人利益。 建立架構使成員能夠休息。加密世界是 7*24 小時全天候的,DAO 由來自世界各地的人異步協作。如果一個 DAO 沒有休息或休息的標準,會讓人疲憊不堪,導致成員的倦怠。所以, DAO 需要為成員給出明確的指引,讓他們知道自己應該要休息。例如,Forefront 甚至將休假作為他們補償的一部分。 在 Forefront 全職工作3年後,貢獻者可以獲得長達6個月的帶薪休假,用於休息、旅行、研究或培訓。在代表投票制的 DAO 當中,如果有流動性投票,那將是最理想的。在流動性投票中,如果代表在一段時間內不活躍(或者投票的領域不是他們的專長,讓他們投票會導致單位時間的效率變低),他們可以將投票權委托給其他人。這和讓同事在某人休假時接管他在公司的工作沒有區別。 盡早進行實驗。實驗不同的系統和流程,看看哪些對 DAO 有效,哪些無效。早期的實驗成本比較低,只需要保證溝通過程的公開透明。然而 DAO 越大,實驗、改變或引入流程就越困難。一個值得探索的領域是來自 Element 投票庫的治理樂高積木,能夠符合很多的應用場景,例如向 GitHub 貢獻者提供投票權或允許那些將代幣質押了的成員進行投票。 轉載連結:https://www.chaincatcher.com/article/2080340  本文章挑選自鏈捕手 DAO與社區治理   本網站所有非原創(轉載)文章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特別說明:轉載文章會進行二次編輯以符合文章寫作需求,望作者包涵   延伸閱讀: 【新手懶人包】區塊鏈是甚麼?一文看懂區塊鏈演化、應用、常見術語 【新手懶人包】元宇宙是甚麼?剖析元宇宙的構成、未來商機和應用 【新手懶人包】 NFT 是甚麼?整合 NFT 科普、平台比較、製作方法 【新手懶人包】 GameFi 是甚麼?一文認識 GameFi 原理、運作方式、熱門NFT遊戲
Allen -
專訪 Infura 聯合創辦人:我們為甚麼計劃在 2023 年推出去中心化協議
Infura公布即將推出去中心化協議(Decentralized Infrastructure Network),開發者基於去中心化協議將實現更輕松地鏈接 dApps 和以太坊網絡。 Infura是以太網絡API的重要接口,開發者通過Infura可實現一鍵接入以太坊。Infura和 MetaMask都是由以太坊基礎設施公司ConsenSys 推出。自2016年發展至今,Infura已成為以太坊、IPFS 核心基礎架構的支柱。 同時,Infura 也是此次以太坊網絡從PoW升級為PoS的第一個同步的節點服務商。在以太坊升級後,Infura 繼續保持以太坊網絡接口的穩定性和安全性。除以太坊網絡外,Infura也在積極部署其他網絡的接口。9月21日,Infura公布推出支持StarkNet 網絡API,這也進一步豐富了Infura的生態網絡,為實現去中心化的Web3做好基礎搭建。 近期,Infura公布即將推出去中心化協議(Decentralized Infrastructure Network),開發者基於去中心化協議將實現更輕松地鏈接dApps和以太坊網絡。去中心化協議的出現有望解決Infura此前產品過於集中的中心化問題,是Infura逐步實現去中心化的重要一步。因而,去中心化協議引發了開發者及社區的高度關注,更是引起了行業對Infura的熱議。 針對Infura近期的一些調整和升級,PANews專訪了Infura的聯合創辦人E.G. Galano,深度解讀Infura背後的布局及思考。E.G. Galano曾是洛杉矶酒店軟件初創公司 KEYPR 總監,也曾是 2012 年被索尼收購的雲遊戲公司 Gaikai 的早期員工,現為Infura的聯合創辦人兼首席基礎設施的開發工程師。 本次專訪中,E.G. Galano從Infura產品出發披露了,目前Infura註冊開發人員有超過40萬名,其99.99%的時間都是正常運行狀態,每天能處理超85億次區塊鏈網絡請求。還詳細介紹了去中心化基礎設施網絡推出的緣由,以及去中心化網絡為何是Infura的重要補充,但其中心化服務還會繼續提供。談及是否會有社區激勵計劃,E.G. Galano 則表示,目前沒有空投計劃,但有利於我們協議的數據增長及提高協議使用率的方法都會被納入考慮之中。 以下為本次專訪精選內容: PANews:雖然Infura和 MetaMask都是由ConsenSys 運營,但不同於MetaMask可以面向C端用戶,Infura主要是面向開發者人群,對於很多Web3用戶來講還相對陌生,能否先跟我們簡單介紹一下Infura及其主要產品? E.G. Galano:Infura為開發者提供了即時的、可擴展的Web3工具和基礎設施的訪問。以太坊及其他區塊鏈協議的技術與我們現今的Web2的互聯網有所不同。訪問以太坊網絡不需要「www」的網址,不像登錄Facebook需要訪問facebook.com才能登錄一樣。實際上包括以太坊網絡等大多數公鏈,都構建了一個 API 應用程序編程接口,此接口可幫助程序員在鏈上查詢數據及鏈上記錄數據需求。但在這些API上實現數據的交互、存儲,可能是耗時、耗力且費用較高的。Infura通過提供以太坊API的端口可以解決這個問題。 Infura的獨特優勢在於,為開發者提供基礎的底層設施,借助於Infura,開發者在以太坊上開發任何應用程序,無需運行後端基礎設施。此外,除了提供鏈上的API服務,Infura還可通過IPFS API為開發者提供分布式存儲,滿足開發者的交易管理、GAS處理,NFT API等需求。 PANews:在最近的 EthBerlin hackers上,Infura公布將於2023年上半年上線去中心化基礎設施網絡(Decentralized Infrastructure Network)。能詳細講解一下在即將發布的去中心化基礎設施網絡中,具體是有哪些產品是實現去中心化的嗎?它們將如何實現去中心化? E.G. Galano:去中心化基礎設施網絡將彌補現有 Infura 產品的不足,為用戶提供更多選擇來構建相應的應用程序。去中心化基礎設施網絡將專注於使較低級別的基礎設施層去中心化,以便為這些類型的網絡請求服務的操作者之間有更多的互操作性。 Infura 的目標是逐步去中心化,為消除進入生態系統的高門檻,我們最初會優先考慮用戶層面。Infura生態系統已經準備就緒,我們也擁有了更多優質基礎設施提供商。我們相信是時候兌現 Web3 的承諾,讓用戶可以選擇具有 100% 正常運行時間且無單點故障的去中心化服務。 Infura 中心化的服務永遠不會消失,但我們為開發者提供了更多的選擇,幫助開發者完成構建目標。同時,Infura整個生態系統也能將得到加強。如果去中心化基礎設施網絡獲得成功,這將意味着Infura實現了去中心化、開放、標準的承諾,也能提高生態系統的互操作性。當然我們不會自己做這個,而是會呼籲更多的基礎設施運營商加入早期訪問計劃,幫助我們建立測試網絡和協議。 PANews:我們了解到,Infura早期是免費的,但從2019年7月開始,Infura進行了免費產品的升級,對於部分服務開始收費。當前服務價格由50美元到1000美元不等。隨着Infura產品的不斷成熟,後續關於收費這一塊還會有調整嗎?未來會考慮Infura的Token來收費嗎? E.G. Galano:我們致力於以技術為核心的用戶增長和訪問策略,為不同階段的開發者提供最優的支持。我們的核心層為開發者提供了開始所需的一切,且這些是完全免費的。 我們的付費計劃將會細化服務內容,如允許增加日常使用量、定制服務級別及加強客戶支持和縮短響應時間等。Infura為開發者而生,我們的目標是讓開發者的工作更輕松,在工作效率上有指數級別的提升。 PANews:9月15日,ETH進行了全面的升級,實現了從PoW向PoS的轉變。Infura作為ETH的重要API接口,此次升級對於Infura有何影響?相應的已經做出了怎樣的調整? E.G. Galano:Infura在合併之前為開發者準備了詳細的文檔,合併之前每周進行The Merge 相關的研討會,為開發者同步合併的知識庫等,以確保合併過程中做到萬無一失。 從Dapps的角度來看,他們應該不會注意到合併的發生,我們主要是讓質押者運行他們自己的節點。此外,我們也為信標鏈提供新的API套件,以確保合併前後網絡的正常運行。 以太坊合併後,Infura的以太坊API能像合併前一樣順利運行。我們不斷努力,以確保Infura以太坊API依然是開發者在以太網絡上構建和拓展Dapps的最優選擇。此外,Infura 也是第一個同步以太網絡升級並準備就緒的節點服務提供商之一。 PANews:Infura是以太坊開發者最常用的工具,網絡的穩定性至關重要。對於宕機現象,Infura有哪些優化措施?開發者在使用Infura過程中,又有哪些注意事項? E.G. Galano:宕機現象是非常罕見的,Infura的去中心化基礎設施網絡的動機是允許所有節點供應商一起工作,並努力實現100%的正常運行時間。 Infura 自誕生以來,99.99%的時間都是正常運行的。這得益於我們強大的基礎架構和策略,以確保我們最大限度地減少宕機的可能性。我們也在各個區域的以太坊網絡中分布節點,以減少任何不可預見的風險。 同時,我們也向開發者提供了大量的文檔和資源,以優化操作技術等,盡可能地減少宕機現象。 PANews:能和我們進一步分享一下,當前使用Infura的合作客戶和開發者數量有多少?有哪些代表性的合作項目可以分享? E.G. Galano:Infura於2016年在DevCon2會議上正式推出,我們的使命是讓開發人員能夠更輕松地構建Web3。截止到現在,Infura有超過40萬名註冊開發人員使用,99.99%的時間都是正常運行,每天有超85億次區塊鏈網絡請求發送成功。2021年,通過Infura APIs交易的ETH已經超過2.63萬枚。 Infura的節點基礎設施為一些頭部項目提供支持,我們合作夥伴包括Coinbase、Compound Protocol、MakerDAO等。你可以通過閱讀我們的合作案例,了解含Aragon DAO、Uniswap和PoolTogether在內的知名項目是如何使用Infura來優化其區塊鏈基礎設施的。 PANews注:以Uniswap為例,Uniswap 的團隊為他們的應用程序創建了兩種不同的鏈接方式:一種是使用 Infura的錢包,另一種是鏈接用戶的任意錢包。Uniswap可通過使用Infura在用戶尚未連接錢包,或尚未連接到客戶端時查詢相關信息,這主要是通過為 web3-react 庫創建另一個提供程序根來實現的。首先將Infura 與 web3-react 配對,而後web3-react 框架能夠直接連接到 Infura 並為 Uniswap 提取有用的信息,進而可獲取代幣交換率、代幣餘額和其他信息等相關數據。 PANews:目前在Web3領域的基礎設施服務商眾多,在您看來,Infura取勝的關鍵是甚麼? E.G. Galano:Infura 最大亮點就是能提供最優選擇性能以及網絡的可靠性,Infura堅定地致力於網絡的可靠性、可擴展性、多鏈性和安全性。 在 Infura 上構建 Dapps 的開發人員依賴於網絡的可靠性,我們的架構久經考驗,可提供出色的正常運行時間,我們能做到響應時間比其他節點快10倍。我們的Web3 API套件使開發者能夠連接到九個以上的區塊鏈,且我們在不斷增加對新鏈的支持。 除了區塊鏈 API之外,Infura 還通過多種功能和產品為開發人員提供去中心化存儲。在 Infura 上構建Dapps 意味着你可以訪問 ConsenSys 的產品套件,其中包括多個行業內領先的工具,如 Truffle 和 MetaMask。 作為一家加密原生公司,Infura 在成功幫助開發人員構建、啓動和管理 Web3 應用程序方面有豐富的經驗,我們也將繼續圍繞這個核心繼續努力。 PANews:可以透漏一下去中心化基礎設施網絡(Decentralized Infrastructure Network)路線圖嗎?有哪些可以值得我們期待的? E.G. Galano:去中心化基礎設施生態系統的願景是一個去中心化且強大的基礎設施提供商網絡,能夠以高吞吐量和性能為區塊鏈 API 提供服務,且不會出現單點故障。這確保全球用戶可以無縫訪問他們需要的信息和服務,而不會因為沒有單點故障而導致中斷和宕機。 我們目前處於研究和設計階段,並積極招募協議工程師和網絡參與者加入搶先體驗計劃。去中心化基礎設施生態網絡的預期發布時間是在2023年,但具體時間待定。 PANews:關於去中心化基礎設施網絡(Decentralized Infrastructure Network)上線,對於普通用戶有哪些參與的機會?會有空投計劃嗎? E.G. Galano:區塊鏈的使用存在一定的門檻,無論是否有 Infura ,瀏覽區塊鏈網絡都需要屬於Web3基礎設施供應商領域的專業知識。 我們認為任何對區塊鏈有熱情和耐心的人都可以學習如何使用區塊鏈。在Infura,我們可以提供幫你入門的全套資源。然而,現階段大多數去中心化的基礎設施網絡目前只對現有的Web3基礎設施供應商開放,但我們想促成區塊鏈基礎設施的下一個發展趨勢,也就是由社區擁有和運行的區塊網絡。 我們目前正處於研究和設計階段,現階段沒有空投計劃,但任何有利於我們用戶,有利於我們協議的數據增長及提高協議使用率的方法都會被納入考慮之中。   轉載連結:https://www.chaincatcher.com/article/2080321  本文章挑選自鏈捕手 深度訪談與對話    本網站所有非原創(轉載)文章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特別說明:轉載文章會進行二次編輯以符合文章寫作需求,望作者包涵   延伸閱讀: 【新手懶人包】區塊鏈是甚麼?一文看懂區塊鏈演化、應用、常見術語 【新手懶人包】元宇宙是甚麼?剖析元宇宙的構成、未來商機和應用 【新手懶人包】 NFT 是甚麼?整合 NFT 科普、平台比較、製作方法 【新手懶人包】 GameFi 是甚麼?一文認識 GameFi 原理、運作方式、熱門NFT遊戲
Allen -
LayerZero 如何打破數據「孤島」、打造全鏈宇宙?
多鏈互通將開啓新一輪的叙事,在此基礎上,誰會成為 Web3 世界的 TCP / IP 協議? 當我們回看互聯網發展的歷史,才能更清晰地認識到數據傳輸的重要性。在Web1.0 時代,我們擁有了計算機,然後發明了互聯網。互聯網讓數據可以通過 TCP / IP 協議進行傳輸,將這些獨立的計算機相互連接。 數據傳輸協議的出現,使得網絡真正實現了互聯互通。而在Web3.0時代,區塊鏈的廣泛使用為開發人員提供了各種平台,可以在這些平台上根據應用程序的功能和對吞吐量的需求,安全性及成本的要求來運行智能合約。然而,這種自由的後果是嚴重的分裂。每個鏈都是孤立的,也迫使用戶無法在這些網絡間打通資產和數據,並限制了在圍牆生態系統之間流動的可能。 打個不恰當的比喻,各種L1、L2的出現就像當年計算機的發明,現在我們則需要一種更底層的基礎設施,將這些數據孤島以一種更便利、安全的形式串聯起來。 於是,我們開始回歸到更基礎的Layer 0(數據傳輸層),討論如何為區塊鏈提供從頂層到不同層的跨鏈互操作性通信設施。 從一開始便着眼於多鏈未來的Cosmos 、Polkadot 等協議,因採用獨立並行區塊鏈的去中心化網絡來創建具有跨鏈互操作性的網絡生態系統,也開始從「公鏈」被劃到Layer 0。但以上兩個協議的跨鏈通訊目前也僅限於自己的生態系統中。 與此同時,普通的跨鏈橋協議安全事故頻發,在設計上也非常冗餘和複雜。因此,整個區塊鏈網絡亟需一種更為創新的、安全的、統一的鏈間數據傳輸協議。 除了從用戶的角度出發,一些「超級應用」同樣對於提升跨鏈體驗有「絕對需求」,例如 Uniswap。目前,Uniswap v3 的跨鏈方式是通過跨鏈橋逐步部署到一個個新網絡,每次都必須依賴受信任的跨鏈橋或多重簽名來處理治理更新,這可能會影響協議現有的安全。Uniswap曾在年初的博客中提到:「很少有網絡提供支持任意消息傳遞的通用信任最小化橋接器」,可見通用信息層跨鏈協議的稀缺性。 LayerZero 作為一種從頭開始構建的全鏈互操作性協議,在今年可謂「熱得燙手」。 今年3月底,LayerZero緊接着獲得FTX Ventures、紅杉資本和 a16z共同領投的1.35億美元A+輪融資,Coinbase Ventures、PayPal Ventures、Tiger Global 和Uniswap Labs 等頭部風投均有參與。之後,有消息稱LayerZero Labs 正以30億美元估值融資,FTX Ventures 已承諾領投。 這個跨鏈協議的名字非常直白,清晰地傳達了自己的願景:提供未來全鏈生態系統的基礎網絡結構和通用的信息層,通用是指技術可用於任何去中心化應用的任何跨鏈通信需求。 目前,LayerZero 正在向亞太地區擴張,接下來,團隊將把亞太地區作為發展重點,計劃為當地團隊和項目提供支持。此外,LayerZero Labs 的首席執行官 Bryan Pellegrino和首席技術官Ryan Zarick等人已確定出席即將舉辦的新加坡加密盛會 TOKEN2049 ,屆時Bryan Pellegrino及LayerZero團隊將歡迎行業內人士現場交流。 那麼,相比其他跨鏈通訊協議,LayerZero有何特殊之處,憑何引起資本競相追逐和青睞。本文將從安全性、互操作性等層面分析LayerZero的創新點。   一、LayerZero如何保證跨鏈的安全性?   在眾多跨鏈橋協議中,LayerZero是唯一不受中間鏈、驗證器集或合約升級攻擊的跨鏈通信協議。 目前,市場上大多數的異構跨鏈橋方案都採用了公證人機制。這種機制本質上是資產的「映射」,當資產跨鏈轉帳時,並不需要將資產實際轉移,或者在目的網絡重新發行。而是先將資產存到一個不能移動的地址,然後根據資產數量,再在目的網絡上發行對應的1:1的映射資產。 而這一過程非常複雜,面臨着多個環節,例如資產發行、跨鏈監聽、異步驗證、甚至需要發行一個獨立的中間共識層,也面臨重放攻擊、多簽管理者作惡、宕機等風險。 這種模式也被成為中間幣模式。除了不安全,這種中間代幣增加了不必要的開銷和複雜性,尤其是當用戶在發生錯誤或目標鏈上流動性不足時最終只能獲得中間代幣時,可能會給用戶留下一個不可組合的無用代幣abcUSD,例如AnySwap依賴於一個基於Fusion分布式控制權限管理的中間代幣ANY。如果一開始就使用原生代幣,就會省去很多麻煩。 此外,目前很多跨鏈橋協議回選擇利用一個不完全去中心化的中間共識層。要麼是因為驗證者已獲得許可,驗證者的數量非常少,要麼是跨鏈橋由多重簽名保護。這存在很大風險,因為目標鏈隱含信任中間鏈,中間鏈對目標鏈具有完整的簽名權限。這意味着中間鏈上的任何黑客攻擊都有可能耗盡鎖定在目標鏈池中的所有流動性。此外,中間共識層的使用反而顯得更加冗餘,也不安全。 例如,8月初,跨鏈橋Nomad 因升級合約時有個低級錯誤,導致普通人也可參與攻擊,找到過往成功的交易,然後改下地址重新廣播,最終損失 1.9 億美元;3月,在Robin 被盜事件中,黑客獲得了對保障網絡安全的大部分驗證節點的控制權,從而盜取了6.25億美元;2月,Wormhole 被盜是由於驗證審查的缺失,讓攻擊者趁機創建一個虛假簽名,盜走資產。 而LayerZero和上述的跨鏈橋模式不同,它要做的就是去掉中間幣和中間共識層,實現所有鏈與鏈的直接通訊,實現不同鏈上原生資產的直接交易。 總的來說,LayerZero的跨鏈方案將區塊鏈之間的無需信任通信問題簡化為預言機(Oracle)和中繼器(Relayer)這兩個實體之間的獨立性問題。只要預言機和中繼者彼此獨立運行,就不可能成功發送無效消息。這種模塊化的好處在於,一旦出現任何漏洞,都將僅作用於受影響的預言機和中繼器對的應用程序。 LayerZero的安全模式參考了Polkadot和Cosmos這兩種跨鏈通訊的優點。 Polkadot 通過中繼器和平行鏈來實現跨鏈通信,讓平行鏈和中繼器共享一個安全模型,但是如果發生共識損壞,所有鏈上的流動性都可以立即被盜,這無法保證所有區塊鏈的安全;Cosmos則參考TCP/IP設計了 IBC(跨鏈通信協議),IBC由兩個不同的層組成:傳輸層和應用層,前者提供必要的基礎設施,以在鏈之間建立安全連接並對數據包進行身份驗證,而後者準確地定義了發送鏈和接收鏈應該如何打包和解釋這些數據包。 而LayerZero通過「Ultra Light Node」(超輕節點)來實現既能連接一條區塊鏈鏈上的每一份合約,又能連接其他任何一條區塊鏈上的每一份合約。通過開放的中繼器系統和已建立的預言機的安全屬性建立安全層,以達到安全性和成本效益的雙重目的。 預言機(Oracle)和中繼器(Relayer)具體工作步驟如下: LayerZero在每條鏈上都會部署一個終端(Endpoint),由LayerZero的一系列智能合約所組成,終端會運行一個超輕節點(ULN,Ultra light node),然後通過預言機來按需流式傳輸包含跨鏈信息的區塊頭(而非按順序傳輸所有區塊頭,從而降低成本),再通過中繼器來傳送Proof證明信息,兩者相互驗證,從而確保信息的正確。 預言機和中繼器相互獨立。理論上,任何人都可以運行自己的中繼器或者使用自己的預言機,但目前使用Chainlink作為默認的預言機。這種設計允許用戶確保中繼器不會與預言機串通,從而實現去信任的驗證交付。   安全升級:預犯罪機制 為了進一步確保協議的安全,今年4月,LayerZero引入預犯罪(Pre-Crime)機制,Pre-Crime通過在傳遞消息之前分叉目標區塊鏈並在本地運行交易來實現。交易運行後,中繼器可在本地分叉的區塊鏈上運行用戶應用程序(UA)定義一組特定的狀態,中繼器必須根據這些狀態進行驗證。如果這些狀態沒有得到驗證,中繼器就不會中繼交易。 目前,LayerZero Labs中繼器正在運行 Pre-Crime 的輕量版本,團隊將在未來幾個月內不斷優化這一版本。目前,已經在保證其生態DEX Stargate的安全,下一階段,將會向所有應用程序開放 Pre-Crime。 推出Pre-Crime的同時,LayerZero還提出一個最高獎金為1500萬美元的安全漏洞賞金計劃。僅去年一年就委托 Quantstamp、Zokyo、Zellic 和 Trail of Bits 等頂級審計師進行的總審計費用超過 350 萬美元,目前正在進行審計#20;最近的審計在Github上公開。   二、LayerZero生態   LayerZero目前已支持Ethereum、Binance Smart Chain、Polygon、Avalanche、Fantom、Arbitrum 、Optimism、Moonbeam、Harmony、Swimmer 和 DFK。此外,LayerZero 還將部署在十餘個測試網和主網上,包括Moonbeam、Gnosis Chain、Aptos、Sui 和 Solana等,進行測試或審計。據團隊介紹,LayerZero將在本季度向Solana 主網部署一個端點。 據LayerZero Labs 聯合創辦人兼首席技術官Ryan Zarick介紹,目前LayerZero並行的測試網上的智能合約數量還在持續增長,截至8月份已經部署了超過7000個智能合約。   Stargate 基於LayerZero這個全鏈互操作性,其生態可以打造出更多超級應用,比如其生態第一個全鏈跨鏈橋協議Stargate。Stargate主要專注於USDC、USDT和ETH的資產跨鏈,具有統一的流動性和快速的交易最終性,是LayerZero創始團隊基於LayerZero全鏈互操作性協議做的一個示範性生態項目,目前總TVL約為 5億美元。   Gh0stly Gh0st 此外,LayerZero的omnichain野心同樣支持全鏈NFT,因此推出基於智能合約的Omnite協議,允許用戶將任何 NFT 代幣轉換為 ONFT 標準,即支持將 NFT 從一個網絡轉到另一個網絡。 該協議支持使用Omnite快速啓動版創建的通證(以下稱為「原生通證」)以及自區塊鏈網絡成立以來的erc721標準中創建的所有其他NFT通證。Omnite協議解決影響互聯網之間傳輸NFT通證的平台或工具的四個主要問題:集中化、複雜的通證傳輸過程、過高的交易費用和等待時間長。Omnite在網絡之間傳輸通證的過程完全基於智能合約,從用戶的角度來看,它不需要任何額外的步驟,但在同一網絡內傳輸NFT通證時則不然。 目前,其生態的第一個全鏈NFT 項目為Gh0stly Gh0st。 Gh0stly Gh0st於今年4月推出,在創世之初就同時支持在七條不同的區塊鏈(以太坊、Polygon、Arbitrum、Optimism、BSC、Avalanche、Fantom)上發布,7710 個幽靈實際上會分布在七條不同的鏈上,可以在7條鏈上的任何一條鏈上鑄造和轉移,所在的原始鏈(即mint鏈)和當前鏈這兩個因素會分別影響NFT的背景顔色和邊框顔色,而其真實地板價需要全部七條鏈的市場情況而定。 自Gh0stly Gh0sts基於LayerZero推出Omnichain NFT大獲成功後,又有Holograph、Tiny donos、Yakuza Pandas等基於LayerZero推出Omnichain NFT。   全鏈DEX SushixSwap SushiXSwap是 LayerZero與SushiSwap集成後推出的「升級版」去中心化交易所。 SushiXSwap 建立在 Stargate 之上,用戶無需離開 Sushi 的界面,就可以通過源鏈的交易從以太坊上的 DAI 交換到 Polygon 上的 AAVE。用戶可以一次性支付源鏈和目的鏈的gas費用,並在一次交易中為目標鏈上的未來gas費用提供額外的資產。Stargate 建立在 LayerZero 的通用消息傳遞協議之上。跨鏈可組合橋可以直接與任何鏈上的任何 dApp 集成。   AngleProtocol Angle是一種與歐元掛鈎的,去中心化、資本高效和超額抵押的穩定幣協議,於2021年11月推出,致力於建立一個去中心化的貨幣層,為完全開放的金融生態系統提供動力,並為每條鏈上的 DeFi 用戶提供支持。今年8月與LayerZero 集成,通過LayerZero的全鏈 OFT標準升級 agEUR,agEUR 持有者現在可以在以太坊、Polygon、Optimism 和 Arbitrum 之間無縫轉移 agEUR,而無需離開 Angle 界面。 此外,除了全鏈DEX、全鏈NFT等,LayerZero還將擁有更大的想象空間和更多值得期待的應用,例如全鏈收益聚合器、跨鏈借貸、全鏈NFT跨鏈橋等等。   三、最新進展 9月8日,LayerZero推出全鏈(omnichain)區塊瀏覽器 LayerZero Scan,用戶可通過該瀏覽器來查看其基於 LayerZero 協議的交易而無需通過多個區塊瀏覽器查看。 更新對開發者更加友好的ULNv2 庫。ULNv2 包含對即將推出的非 EVM 支持的鏈、LayerZero Scan、gas效率提高超過 20% 的必要支持,並修補了與潛在鏈路徑問題相關的 ULNv1安全問題。 自主網4月推出以來,LayerZero已發送超過 468389 條全鏈消息,目前生態也正在逐步部署 DeFi 項目包括去中心化交易所 Hashflow等。 8月,與Moonbeam、Clearpool等協議集成。 LayerZero正在向亞太地區擴張,目前團隊將把亞太地區作為發展重點,計劃為當地團隊和項目提供支持。   四、小結 目前,Web3.0和區塊鏈需要一個類似TCP / IP協議的數據傳輸層出現,來繼續深入網絡革命。LayerZero擁有打通、串聯全部網絡和區塊鏈的野心,雖然很難,但LayerZero或許會成為Layer0 數據傳輸層統一標準的定義者,甚至成為整個區塊鏈行業的重要基礎設施。   轉載連結:https://www.chaincatcher.com/article/2080309 本文章挑選自鏈捕手 項目介紹與分析   本網站所有非原創(轉載)文章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特別說明:轉載文章會進行二次編輯以符合文章寫作需求,望作者包涵   延伸閱讀: 【新手懶人包】區塊鏈是甚麼?一文看懂區塊鏈演化、應用、常見術語 【新手懶人包】元宇宙是甚麼?剖析元宇宙的構成、未來商機和應用 【新手懶人包】 NFT 是甚麼?整合 NFT 科普、平台比較、製作方法 【新手懶人包】 GameFi 是甚麼?一文認識 GameFi 原理、運作方式、熱門NFT遊戲
Allen -
SocialFi in Web 3 : 社交沒有終局
社交,全稱社會交往。書面定義為「個體之間相互往來,進行物質、精神交流的社會活動」。社交中,人與人之間分享着觀點、情緒、經驗。 人是社會性動物。作為 Web2 社交的封神人物,微信之父張小龍認為社交的本質是找到同類。知乎創辦人周源則說社交本質可能是回答兩個問題──我是誰和其他人是誰。 「自我」是一個複雜的哲學概念,但社交卻是一個普適性需求。人渴望和其他人進行社交連接,本質來源於三大原因:價值的交換(經濟價值、社會價值);情感訴求的滿足;性資源的獲取。社交過程中,行為又帶來了信息交流和關系網的組建。 社交作為一門「人」的生意,千億市場的價值自始自終都是創業者厮殺的重頭戲。Web 2 社交往往等同一款或多款社交軟件。但有目共睹的是超級社交APP的馬太效應愈發明顯,微信似乎變成了一切社交產品的黑洞。 另一方面,伴隨着移動互聯網的紅利見頂、互聯網大廠的業務想象空間也一再被壓縮。Web2 世界的社交產品總體表現疲乏、缺乏創新,繼2021年 Clubhouse 出現後市場再沒有出現令人激動的主流席卷全球現象級產品。 機會孕育於危機中,Web2 創作者收益微薄、惡性競爭、平台霸權等問題都在倒逼 SocialFi 賽道的崛起。伴隨着 Web 2 到 Web 3 的範式轉移,反觀 Web 3 SocialFi 賽道,有一批極具生命力的創業者正在基於區塊鏈基礎設施的土壤中蓬勃生長。 「SocialFi 創業者說」特意找到了三位具有代表性的的 SocailFi 賽道的優秀從業者,聽他們聊聊自己的從業故事、行業認知和願景展望。希望以他人的故事為節點、為啓發、為火種,在 Web 3 這一片迷人的原始森林裏舉着火把彼此照亮。   一:Louis Lu:構建 Web3 數字身份平台,見證以「用戶為中心」的社交範式變革。   ──BOOM CTO | Twitter @boomapporg 在 Web2 工作 6 年之後,我決定 All in Web3。 學生時代,我有幸接觸並參與比特幣挖礦和交易,也曾創業開發過一款籃球社區 APP。畢業後先後在百度和字節跳動從事數據挖掘工作,業務主要涉及用戶行為挖掘,信息流推薦和廣告投放優化。得益於之前在 Web2 搜索、推薦、廣告等領域做過大量數據相關工作,因此對 Web2的社交產品存在的問題是體會比較深的。Web2 的社交產品是高度中心化的,在用戶數據方面存在很多弊端。 數據所有權問題:Web2 中心化平台是把用戶的數據、創作者的內容作為自己的核心「數據資產」和「數據壁壘」;但對用戶而言,他們對數據基本沒有控制權和管理權。比如FaceBook,Twitter如果要封禁你的賬號,你不僅會失去上面的創作內容和粉絲,更重要的是,很可能還申訴無門。這給用戶帶來了很大的不安全感。 數據隱私問題:數據全部儲存在公司的中心化數據庫裏面,由中心化平台管理,可能存在數據洩露風險。值得一提的是,各類社交平台在採集用戶數據基本也是在用戶不知情的情況下。 數據收益權問題:比如互聯網主要變現方式之一是廣告,平台主要依靠創作者內容流量和用戶數據變現的廣告收入,但這些收入只有很少一部分流入了創作者和用戶端。 加入 Web 3 一方面是因為隨着 Web 2 近 20 年的發展,產業已經高度中心化,業務增量見頂、政策紅利殆盡,需要探索下一個風口。另一方面,我學生時代一起玩 Crypto 的同學朋友畢業後有的選擇堅守 Web3,在過去幾年 Web3 的快速發展浪潮中獲得比較大的成功。而且身邊 Web2 朋友也陸續加入Web3 行業。當一個新興行業吸引越來越多的風險投資資金和人才的不斷加入,感知到未來會有很大機會,所以我決定離開 Web2,投身 Web3。 做難而正確的事,見證「平台為中心」到以「用戶為中心」的範式變革。 Web3 隨着DeFi、GameFi 和 NFT 等發展,用戶規模和行業影響力持續擴大,社交已經成為不可避免的一環。而 Web2 現有社交產品存在高度中心化的問題,沒法解決 Web3 用戶對數據所有權,收益權和隱私等新需求,需要一個新範式社交網絡。 Boom 目標是基於區塊鏈技術構建下一代社交網絡。我在 Boom 主要負責技術架構設計和產品研發, 目前我們正在重點開發構建 Web3 數字身份標簽協議,用戶身份是社交產品的核心,隨着社交圖譜、靈魂綁定 Token(SBT) 等應用和概念的出現,Web3 需要一張更好的DID(Digital Identity)已經是共識。 Web3 以區塊鏈為基礎的去中心化技術,使得用戶的創作內容,社交關系數據,身份聲譽等都可以實現去中心化和可組合性,不需要某個中心化平台。這些變革會給用戶的數據所有權,收益權,隱私等問題帶來新範式的解決方案,構建出一個更加注重用戶的社交網絡。 用戶為工具而來,因關系網絡而留。 縱觀現在社交產品的發展模型,目前 Web2 成功的社交產品能夠給用戶帶來實際效用和娛樂性。且用戶可以清晰感知。比如 Facebook、Twitter, TikTok它們讓你能夠接觸到很多人,了解他們的動態。像 WhatsApp 或者 Wechat 幫你和世界各地的人通信、視頻聊天,無需支付短信費用,這都是實際效用。 社交網絡也同樣遵循梅特卡夫定律(Metcalfe’s law):一個社交網絡的價值與用戶數的平方成正比。用戶越多,社交平台的價值越大,然後用戶增長曲線會在某一個單點突然爆發。 但是用戶會疑問為甚麼大型社交網絡在用戶激增時反而失去了原本的價值感?為甚麼一些大的社交網絡會衰落而一些新生的小社交網絡會崛起?為甚麼工具體驗極好的小網絡已開始吸引了很多用戶但最後用戶沒法留下形成社交網絡,而看似沒實際用處的卻可以? 比如Facebook之後,陸續出現的平台級社交產品 Instagram、SnapChat,盛極一時的 Tiktok 也對 Facebook 造成了巨大的挑戰比如現在很多年輕人在微信朋友圈「裝死」,但在抖音上「蹦迪」。 為了解釋這個,新的社交產品模型在實用性和娛樂性之外,擴展了第三個維度:社交資本(Social Capital)。 如何獲取社交資本並快速積累自己的社交資本優勢呢? 這一點似乎和區塊鏈網絡中的資本獲取很像: 1. 每個社交網絡都會發布一種新的社交資本(比如粉絲數,點贊數),對比區塊鏈網絡的token。 2. 你必須出示工作證明(proof of work,POW)才能獲得 token,對應區塊鏈的挖礦。 Facebook/微信朋友圈,你需要發布好玩的狀態;Instagram,需要更新有趣的照片;Tiktok/抖音需要更新有意思的短視頻。這樣你才能工作證明在社交平台上獲得更多關注和點贊等社交資本。早期加入一個社交網絡挖礦的用戶也會獲得積累社交資本的優勢。 存在社交資本先天性優勢的明星名人加入新的社交平台也會有天然優勢,類似區塊鏈網絡的裏token預挖礦。與加密貨幣一樣,價值與稀缺性有關,社交資本的稀缺性源於工作證明(POW)。 不過我們也必須清楚的看到,社交網絡類似區塊鏈網絡,都有各自的生命周期。隨着時間推移,每個社交網絡上挖 token 將越來越難,即通縮效應 。然後用戶覺得在老社交網絡獲取不了價值,最後也會逐漸離開。 長期堅持,以年輕人為主力軍打造以用戶為中心的社交網絡。 Web3 的社交網絡都處於比較早期,21年粉絲社群 Token化,去中心化的 SocialFi,也是昙花一現。但是去中心化的社交正在逐漸深入人心,去中心化社交的 DAO 和 Web3 社交基礎設施和協議也還在不斷發展,相信在下一輪周期,會出現更加以用戶為中心的社交網絡。 Web3 社交目前主要散落在Web2的社交網絡裏。未來 Web3和 Web2的社交網絡也不會是完全割裂和對立,會有交叉融合,但具體的形態沒法預測。 歷史經驗表明,年輕人會作為下一代社交網絡的主力,他們入場晚,比較難在老社交產品裏和老人卷,但他們的優勢是可以消耗時間去來探索新的社交網絡,尋找有吸引力的新社交資本。 我在 Web3 Social 領域耕耘了比較久,也經歷了一輪 SocialFi 的生命周期。從一開始探索粉絲共有社群的 Social Token,到現在去構建去中心化社交圖譜和 Web3 數字身份。我們做了很多嘗試,對 Web3 技術和社交產品的結合,Web3 用戶增長都積累了比較多經驗。 未來我會繼續研究 ZK 技術,聚焦於如何更好幫助解決用戶身份管理和隱私問題,這一塊是Web3 對 Web2社交重要補充。用戶隱私對 Web3 社交產品很重要,但現在比較遺憾還沒有出現特好的應用結合點。 縱觀行業本趨勢,當前整個Crypto行業處於熊市階段,BOOM產品方向會重點叠代基礎設施,目前會先構建一個 Web3數字身份平台,為下一輪周期的社交產品賦能。   二:李一禾 Ryan Li:為即將到來的社交關系的統一體系夯實基建   ──CyberConnect CTO|Twitter @ryanli_me 第三次入局社交,從單純拉近和朋友的距離的初衷到賦能行業內容創作者。 我在加州伯克利念的本科,剛上本科就嘗試社交產品創業。那是我第一次嘗試,順利拿了一筆騰訊的錢,瞄準做熟人社交方向。但七八年前我就發現,有時候做產品做得再好也是不夠的,因為大家都在 SnapChat或者微信上玩。不過七八年之後可以明顯感知產品生態發生了很多改變。 2017年本科畢業後我上手做了一款產品叫 Lino ,打造基於區塊鏈技術打造去中心化自治視頻平台社區。初衷是想要幫助內容創作者更好變現,讓創作者對於自己的數據擁有更多所有權。當時這個項目是 Cosmos 上第一個比較大型的項目。通過內容價值去給創造者傳達一個正向的反饋,進而給創作者分配到利益。每一個內容創作者可以是這個平台的所有者。 在Lino 的產品基礎上,緊跟着我又和團隊做了DLive ,一個遊戲直播平台。2019年,當時世界上最大的遊戲博主 PewDiePie 在上面獨家直播。這個產品差不多做到了 100 萬日活、1000 萬月活,算是比較成功的一個創業經歷。2020 年它被 BitTorrent 收購,我也在 BitTorrent 當了一年半CTO 。去年 3 月份的時候,我就開始了 CyberConnect 創業。 Web 3 有很多好玩的東西,比如 Defi、NFT 相關的東西都比較有趣。我也做了一些嘗試,最後決定下來聚焦於做社交基建。 我之前的創業經歷讓我積累了很多對於內容創作者的理解,尤其是對於讓創作者真正擁有他們的數據這方面的一些理解。我希望說能夠讓用戶,包括內容創作者和普通使用者能夠真正擁有自己關系數據,他們的社交身份,他們創造的內容能真實擁有通過一個通用的身份系統來做社交的登錄權限。然後把這樣一套完整的基建系統提供給開發者,賦能開發者來比較快速的完成社交平台的網站原生開發。類似於為下一代的 Twitter 或者 Facebook 的產品的原生開發之前完成一部分基礎建設。 我對於說社交的興趣來源於看到社交是內容傳遞和社區形成的過程。社交有不同種類,熟人之間的、陌生人之間的,群體之間的小圈子社交等等...社交渠道服務的是內容的傳遞,內容價值和關系的距離又存在微妙的相對關系。最開始做的時候,我致力於把熟人社交做好,初衷是想讓我跟我朋友之間更近一點。 逐漸往後,特別是在變現的玩法出來後,內容創作者在越來越多的情況下對跨平台更感興趣。我希望自己能夠幫助大家獲得內容創作帶應收應得的收益,幫大家能夠最大化其價值。 圈地為牢的平台社交,把人與平台的社交資產退回到人與人的維度。 在 Web 3 的語境下,其實不是每個內容創作者都需要做到有百萬的關注者,其實內容創作者如果只服務好自己的一小部分粉絲群體,讓固定的粉絲很喜歡自己,ta一樣可以過得很舒服。這邏輯以前不太能成立,現在現在很多機會真的真實出現,這也是我一直在探索的機會。 我和團隊的連接會比較長久,一直長線的合力探索。我跟 Wilson (我的另外一位創辦人)最開始探索幫意見領袖變現的方向。後來發現其實意見領袖跟他們的社群之間的距離比較遠。後來我們轉到做基建,想把關系的體現做得更好一點。比如幫助個人的社交頻道基建的搭建,我個人覺得會比光去做KOL變現,售賣NFT 可能會更有長期的價值。 用戶關系的創業方向本身不是特別快能盈利的事,比如說我想要把我的朋友們帶到一個新的產品裏,其實是要把他的所有的朋友也要帶到產品裏。 關系本身是一個複雜的事。在現實的物理世界,人和人認識後,我們可以線下去約着逛街。這個關系是在人與人之間。比如說我在酒吧裏交了一個新朋友,我們在酒吧產生了好友的關系。但之後不會說每次約這位朋友出來都要回到同一個酒吧。但是在互聯網世界裏,其實關系是在平台上面的。我跟你是微信好友,我跟你是 SnapChat 好友,關系停留是在微信和 SnapChat 上。我在 Twitter 上面關注一個人,我想繼續跟蹤這個人的動態,我每次需要回同樣的地方。這很阻礙開發者去做革新,因為做再好的產品,用戶遷移成本如果太高的話其實是沒有意義的。 最開始的互聯網裏面沒有用戶的概念、沒有原生的數據所有權的概念。所以它不得不存在多個平台並存的形態。我着眼於圍繞特定的應用程序、圍繞着用戶自己擁有的數據和關系去進行改進。 從一個維度來看,社交本身用途是不一樣的。使用場景不同關系的網絡,不同的情況下,每個信息流傳遞內容的價值也是不同的。比如說在抖音上,用戶更多的可能瀏覽一些中心化分發的PGC內容。我們在 INS上看的、在微信看的都是不一樣的。 未來我能預想到的,社交關系也許是一套統一體系。如果說關系本身是能夠完全被公開,被個人完全所擁有,我要做的事就是在個體的語境下,面向開發者直接做配置。 未來目標:做獨一無二的技術貢獻,為行業長期創造價值。 對於產品來說的話,我肯定希望能服務上百萬、上千萬的用戶。我們為帶有社交屬性的產品提供很好的工具,讓大家能夠創造更好的體驗。更好地幫內容創作變現,幫好友關系更好地維持和建立。 我是以長期主義來做這個事,希望我們能去定義下一代的社交應用軟件的技術。 我現在做一款產品叫Link3,類似於 Web 3 的領英。我定義它為一款驗證身份網絡產品,希望把它打造面向 Web 3 從業者,或者真正關心 Web 3 長期是否成功這麼一群人;面向希望能建立自己與項目之間聯繫、參與項目的發展的這樣一部人的 Web 3 名片,讓其有可以被信任的個人首頁展示,這是短期來看,我在做的事情。 長期來看,我希望在 Web 3 的這個領域裏面有自己獨一無二的貢獻,為整個行業長期創造價值。給開發者提供一些更好的工具,給用戶提供更好產品。現在整個行業還是比較早的階段,大部分的大部分的應用都還是以市場選擇為導向。現在市場裏面的組成為分母,決定哪些應用會是現在大家的主流。 極具創新的產品還沒有出現,新的需求也暫時還沒有被創造。現在的產品也停留在滿足一些人性最簡單的需求上。那肯定是隨着更多的用戶加入 Web 3,沒準就有更多的不同形態的產品誕生。只有生態裏有更多應用,用戶才會有更好的、更新的體驗。   三:Luke Wang:革新社交許可的構建形式,以更新穎、更精彩的方式創造社交   ──SwapChat CEO|Twitter @Web3MQ MIT Media Lab 技術出身,我希望通過技術確保創造出不一樣的東西。 我算是一個 Web 3 的老新人,2015年入行。那個時候以太坊剛發出來帶EVM的第一版。大家仰慕的去中心化公司還叫 XRP,雖然現在已經無人問津了。 不過那個時候我主要精力還是在完成學業上。教授上課的核心還是會放在數據科學、機器學習、自然語言處理這些方面。一方面我自己對於這方面興趣有限,另一方面又渴望為世界做一些實實在在的貢獻。我陸續嘗試過消費者賽道、健康醫療賽道、也算是一個 Web 2 創業老兵。 不過當時我已經看到了泡沫破裂的趨勢,心裏盤算着這一輪的整體周期紅利已經過了,需要為下一周期做規劃了。希望能在即將到來的、下一個周期裏搶佔先發佔位優勢,在整個生態裏面打造自己的影響力。 當時社會主流對於比特幣的認知還比較淺,認為它就只是數字形式的小鋼镚。大家研究重心全在怎麼用數字貨幣轉帳。真正讓 Web3 進入主流視線應該是 ERC20,大家發現比特幣居然能編程了,還能編出巨大無比的一個生態出來。 最開始的計算機就只是一台機器而已,Web1 讓人們可以通過網絡互相分享文件,Web 2 和移動端的發展讓分享行為更進一步。Web 3 的革新在於獲得許可的構建形式會變得更快捷。 當用戶需要協議才能獲得許可時,大公司天然佔有巨大無比的優勢。在這個生態裏,大公司可以瘋狂卡後面進來的公司和項目。大公司喜歡的項目可以成長,大公司不喜歡的項目,對大公司利益不利好的項目很難有機會成長。 因為大公司總是出於當下的範式,阻礙後人的權利,這會極大的阻礙整個生態的活力。 我理想中的生態應該是做應用的簡易程度急劇上升。但今天好多基建還不太奏效。比如經常會崩、很多基建網絡拆散之後所有權的動態不一樣。Web 2 裏面大公司擁有整一套機基建,Web 3 現在則是零零散散的小團體、小節點在參與跑,比如說以太坊公網,或者說其他一些 Web 3基礎設施都是個體戶跑出來的。 集體所有,把重要的事物置於大家的監管下。 政治上有一個概念叫「capture」,一群人俘虜了一個組織或者一個職能部門。如果組織設計的不夠好的話,就會無限腐敗,因為capture了這個組織。 比如說一個國家的中央銀行有設計上的缺陷,那裏的員工可以隨意印錢。印出來隨便花。但實際中央銀行有很多監管,會竭力避免這樣的情況發生。但一些Web2的大廠可能就不處在大家的監管之下。前期因為它需要增長,所以很為大家着想。後續就是就不可避免變成了一個只對它自己很好,但是對別人不太好的平台,因為到後面公司的任務只有漲股價。而不是說服務用戶來提高口碑。 一開始大家很難理解 Web3 的一點就是 Web3 技術很多時候改變的是一種博弈動態。它會用一些數學辦法來確保我做的這東西一定是會促進博弈動態,需要注意的是,某一些博弈動態是做不了的。 舉個例子,現在「我」需要做一件事情,但在此之前「我」需要獲得權限。辦法是一堆人投票來決定「我」能不能擁有這個權限,需要用一些底層的密碼學函數或者底層的共識機制來保證投票的公平性。其實這些模式表面上看都可以在 Web2 實現這種模式, 因為 Web 2 可編程性也是完備的。 但區別在於一個大平台是可以隨意修改規則的。平台今天可以說大家都來我這裏,我這裏是最友好的平台。明天說不好意思,既然你們都來我的平台,所以我現在想改變規則,因為我要賺更多的錢。 這是不可避免的趨勢,無論一開始那個公司有多善良,到發展到很龐大的體量來講,它為了繼續長大,它不得不把整一個生態構造成對自己最有利的形態。 Youtube 就是典型的例子。最開始它是對個人創作者非常友好的一個地方,而現在的 Youtube 完全不是。現在 Youtube 內容重視大廣告商的訴求。因為他們才是金主。新人在平台上獲客冷啓動非常難。現在一個普通人上萬人訂閱的油管頻道要費很大力氣,而以前完全不是這樣。所以 Web 3最主要的改變是通過一些基建以及基建其中數學設計來保證博弈動態的實現。 看好 Web 3基建,社交底層內容難以突破。 Web 3突破口,我個人比較看好創作者經濟。未來工具會改變創作者收錢的方式、創作者和平台的營收分成,但創作者做的東西可能本身不會改變太多。 對於SocialFi賽道,我們需要目光長遠一點來看待。短期來看,現在沒有任何一個 Web 3 基建比 Web 2 好用。Web 2 基建遠遠成熟、遠遠更快、且可擴展性更強。 Facebook、微信每天有十個億級別的用戶在用。 Web 3 的產品現在無法承載如此龐大用戶量。關於 Web 3 創新方式跟展望,我想以芯片行業舉例子。 縱觀整個芯片行業,中間很長的時間,好幾年行業內部沒有甚麼競爭,因為英特爾一家獨大。行業初期,其實有好多家芯片公司入局。後來隨着它們相繼退出競爭,英特爾變成巨無霸。AMD只是英特爾礙於美國反壟斷法,不想自己被強行拆分所以留下了這麼一個公司。 就像當年為甚麼微軟要投資蘋果,因為微軟不希望成為這個世界上唯一的軟件系統提供商,因為如果這樣微軟就要被強行分拆。 但是客觀來說,英特爾的芯片確實是市面上性能最優的芯片。用戶選擇它也是有原因的,因為在用戶看重的核心指標上,英特爾都是最好的,不過價格也是比較貴的。 其實 AMD 這個公司存在很長一段時間。但剛成立的時候,大家壓根就沒有注意到它。它最開始只做設計,其他環節都不做。而反觀英特爾則是全產業鏈都做。那後來慢慢移動端,大家逐步開始用AMD。就因為它是比較開放的生態,它讓任何一個想要做電子器件的廠商都可以基於其內核去做手機芯片。大家會用AMD去做服務器的芯片;大家可以更好的根據自己的定制化需求可組合的去做CPU芯片。包括蘋果的A16芯片都是拿AMD內核做出來的,然後性能也比英特爾做出來的要好很多。英特爾銷售很大一部分來自於這個服務器的市場,服務器開始被蠶食,就標志着英特爾不再一家獨大。 其實可能今天創業者沒有辦法做社交創新。美國的 Facebook、國內的微信,創業者很難競爭赢巨頭。現在這個時間段可能就相當於在整個Web創新歷史上的低谷期。就類似於芯片行業英特爾獨霸世界的中間那幾年的。英特爾孤獨求敗。但是對整一個業態來講是缺乏創新。Web 3 更像是打開了一條不一樣的路。秉持着長期主義的原則,這對整個網絡效應會有非常深遠的正面影響,盡管短期來看新事物的產生初貌總是很難做到第一眼就讓人驚豔。 Web 3 的發展是需要花足夠多的時間去積累的。但根本性上來講, Web 3能長期創造更多的價值、有更大的格局。 SwapChat & Web3MQ:如果說Web3MQ是安卓,那SwapChat就是谷歌手機。 谷歌第一次制造安卓系統時制造了一部手機,這樣人們就會知道如何使用安卓操作系統。SwapChat是MQ(Message Queue)的一個demo DApp,Web3MQ是SwapChat背後的底層通訊協議。 Web3MQ就像安卓,而SwapChat則是谷歌手機,是平台之上的應用。我希望用戶通過安裝SwatChat這個chrome插件來進入Web3的世界。 在未來,Web 3 會有更多的智慧被落地成具體的場景、會走得更深。目前Web 3 還在早期的集體建設的過程中。今天 Web 3 的應用有幾萬的用戶量就算挺不錯的成績,但在Web2,可能一個幾十萬人的APP也掀不起水花,因為世界有六十億人。我希望能在行業早期,跟從業者一起去共建。當一個務實的浪漫主義者,把我相信的東西看見、落地。 對我個人而言,第一個重要的階段性目標是確保 99%發送消息主體的活動地址發生在SwapChat。我個人不喜歡第一、第二這種說法,因為第一第二的比較意味着同質化的比較,會促進創業者做同質化的事情。如果橫向比較,SwapChat 內測的性能是行業內最快的。但我希望我們能真正為行業賦能,而不是單純陷入內卷。 社交也涉及到未來的元宇宙。可能隨着元宇宙的發展,媒介本身也會被革新。我們顯然不希望這裏頭的通訊體驗還跟上一代一樣,用戶只能在局部體驗社交。有沒有一種更新穎、更精彩的方式去體驗?我希望去為社交通信,去建立這種人跟人之間的關系做貢獻。當然這需要和業態的大家一起建設,加速下一代 Web 3社交範式的動態變化。在這個過程中,如果我們是第一當然最好,但是這不是最重要的事,我更關心的是最給大家產生價值的東西才是最好的。     轉載連結:https://www.chaincatcher.com/article/2080307  本文章挑選自鏈捕手 Web3之窗   本網站所有非原創(轉載)文章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特別說明:轉載文章會進行二次編輯以符合文章寫作需求,望作者包涵   延伸閱讀: 【新手懶人包】區塊鏈是甚麼?一文看懂區塊鏈演化、應用、常見術語 【新手懶人包】元宇宙是甚麼?剖析元宇宙的構成、未來商機和應用 【新手懶人包】 NFT 是甚麼?整合 NFT 科普、平台比較、製作方法 【新手懶人包】 GameFi 是甚麼?一文認識 GameFi 原理、運作方式、熱門NFT遊戲  
Allen -
獨角獸 Immutable 誕生背後:從「網癮少年」到身價超過 10 億美元的 Fergusons 兄弟
認識一下 Robbie Ferguson 和 James Ferguson,他們是澳大利亞兩位狂野的 Web3 護林員,他們創建的 Immutable 是發展最快的獨角獸公司之一。 Immutable 目前估值為 25 億美元,並在 3 月份完成 2 億美元 C 輪融資 James Ferguson 和 Robbie Ferguson 預測 Web3 將首先變革遊戲和數字娛樂領域,然後是金融,最後是現實世界的資產。 在最近科技估值大跌的背景下,Immutable 的估值一直保持穩定,該公司在 7 月份再次籌集了 2150 萬美元。 左:Robbie Ferguson,右:James Ferguson,圖片來源:Damian Bennett 30 歲的 James Ferguson 坐在一張 A2 大小的裝有相框的照片面前說道,「Web3 將吞噬世界」。照片上是一頭正在沖鋒的公牛,背面有一個巨大的金色比特幣。 這件名為 Bull Run 的藝術品是由藝術家 Mike Winkelmann 所創作的 NFT,他的別名叫 Beeple。25 歲的 Robbie Ferguson 將它打印出來裝上相框送給了他的哥哥 James Ferguson。James 對 Web3 將改變遊戲規則充滿信心。 我認為世界上大部分乃至所有價值最終都會在區塊鏈技術的支持下體現在數字世界。 ──Robbie Ferguson,Immutable 總裁 James 和 Robbie 共同成立了澳大利亞發展最快的獨角獸公司 Immutable。這可能是該國最成功的 Web3 公司,估值達到 10 億美元。 James 擔任 CEO,Robbie 則出任總裁,二人都登上 2019 年福布斯亞洲「30 Under 30」榜單。 Immutable 最初名為 Fuel Game,創建於 2018 年。Immutable 是鏈遊 Gods Unchained 和 Guild of Guardians 的開發商和發行商。後來在 2019 年更名為 Immutable,更名後又推出了 NFT 交易平台,最終估值達到 25 億美元。 Fergusons 兄弟預測 Web3 將首先變革遊戲和數字娛樂,然後是金融,最後是現實世界的財產。 「我認為世界上大部分乃至所有價值,最終都會在區塊鏈技術的支持下,體現在數字世界。而它的奇妙之處在於它是一個開放式基礎設施,具有更高的透明度,並賦予了人們更多的權力」,Robbie 說。 當然也會存在相反的看法,比如軟件工程師兼維基百科編輯 Molly White 認為 Web3 完全是胡說八道,它只是一種非常有效的營銷策略,讓你購買更多的加密貨幣,然後虧掉它。她認為 Web3 根本不存在。  圖片來源: Getty 對於那些說「不要和兄弟合夥開公司」的人,James 並不會反駁。但如果你的兄弟非常聰明,而且還是一名軟件工程師,合夥也未嘗不可。Robbie 曾是一位明星學生,他完成學業之後,開始再次考取計算機科學和法律雙學位。Immutable 的第三位聯合創辦人兼首席技術官 Alex Connolly 同樣非常優秀。 James 開玩笑稱自己是一名還未畢業的法學生。他一直想要建立一家科技公司,所以當他修了一年的商業和法律雙學位之後,就去了舊金山從事編程工作。 Immutable 的誕生並不一定是由開創性的 Web3 驅動的,而是因為創辦人喜歡電子遊戲。 「我們小時候在 RuneScape 和 League of Legends 花費過無數的時光,盡管因此經常惹惱我們的父母,」James 說道,「幸運的是,它基本上讓我們了解了數字化的世界是甚麼樣的。」 2015 年,兄弟倆了解到了以太坊,一個基於區塊鏈、面向開發人員的智能合約平台,其中交易紀錄是編碼且不可篡改的。他們一致看好以太坊的前景,從此 Ferguson 兄弟業務開始蒸蒸日上。 後來他們了解到其他任何東西都無法替代的數字藝術品 NFT,同時以太坊區塊鏈上存在每個 NFT 的交易記錄。 NFT 收藏品 CryptoPunks 在 2017 年推出時,Ferguson 頓悟了。 CryptoPunks 就是我腦海中加密收藏品的概念證明,我們認為這很酷,但對於我們來說,將其與視頻遊戲結合起來顯然更加有吸引力,James 說道。 隨後他們就連續工作了十幾個月,推出了第一款多人競技區塊鏈遊戲 Etherbots。 幸運的是,這款遊戲受到了極大歡迎,保守估計這款遊戲在第一周就創造了 100 萬美元的收入。 Etherbots 給了兄弟倆極大的信心,不久之後他們繼續推出新的區塊鏈遊戲,Gods Unchained、Guild of Guardians,最後是建立在 L2 上的 Immutable X。 Layer 2 解決方案用於解決以太坊區塊鏈可拓展性、成本和用戶體驗等問題。在 Immutable 中,他們使用 ZK Rollup,將多個交易捆綁在一起,從而提高效率和降低成本。 Immutable 允許個人和企業在很短的時間裏構建自己的 NFT 項目,同時保持與以太坊區塊鏈同級別的安全性。包括 TikTok、迪士尼和 GameStop 在內的多家公司都選擇用 Immutable 來幫助他們進入數字藝術領域。 以太坊也正在努力解決這些可用性的問題,並在 9 月份從 PoW 成功轉換為 PoS 共識機制。這意味着網絡基本上不需要再消耗能源來驗證交易。 但這並不會使 L2 變得多餘,Robbie 說道,合併的主要目的是減少能源消耗,但它無助於解決以太坊的可拓展性問題。 盡管合併是以太坊升級的關鍵,但你仍然只能每秒交易大約 5 個 NFT。而如果與 Immutable X 結合使用時,能夠實現每秒超過 10000 筆交易。 受到早期成功的推動,Ferguson 兄弟對 Web3 的態度幾乎是狂熱的。當然也有數據表明他們有理由這樣做。Brandessence Market Research 的一項研究預測,到 2028 年全球 Web3 區塊鏈市場將達到 420 億美元。 當談到 NFT 和去中心化金融 DeFi 之間的結合點時,兄弟倆開始明顯興奮起來,他們說通過數字財產所有權和代幣定期存款將為消費者帶來更好的體驗。 DeFi 是基於區塊鏈技術的金融創新,它消除了金融交易的中介機構,理論上可以讓人們在幾秒中完成交易。但它仍然處於早期階段,監管措施還不夠完善,但 Ferguson 兄弟認為 NFT 在 DeFi 的發展中至關重要。 他們認為 NFT 可以在金融交易時充當所有權的數字證明,從而提高交易的效率。同時 NFT 還可以解決流動性不足的問題,例如出售一件真正的藝術品可能會很棘手,但交易 NFT 卻是相當容易。 James 預測,這種轉變將需要一段時間,大約 10 年,甚至更長。如果將你的土地所有權以 NFT 形式存在,它們不僅可以輕松交易,還可以與 NFT 構建的其他智能合約進行互交。其中一些智能合約允許抵押貸款,這只是開放金融系統存在許多可能性的開始。 同時,White 擁有一個實時博客網站 Web3isgoinggreat.com,她說這個博客顯示了 Web3 的可信程度。對她來說,這一切聽起來很荒謬。 Web3 到底比現有系統好在哪裏?她提問到。 White 沒有從該網站中獲利,也沒有持有任何加密貨幣和 NFT。她記錄了 Web3 公司的裁員、黑客攻擊、詐騙、網絡釣魚攻擊以及因 Web3 欺詐所損失的金額。 實際上,用 NFT 來代表所有權是存在缺陷的,它仍需要法律和受信任的當局支持,需要有政府來監督此類交易。 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們最終得到了跟現在完全相同的系統。對於那些認為 Web3 將是一個去中心化的烏托邦的人,她想說「我們可以暢想,但完全擁有自己的數據只是一個「紅鲱魚」」。 今天沒有人強迫你將數據提供給 Facebook,而你處於各種原因這樣做,而這也不會隨着 Web3 而消失,你仍然需要選擇與誰共享數據。 在撰寫本文時,White 團隊已經追蹤到因 Web3 騙局而損失了 105 億美元,這並沒有讓她對支持 Web3 項目的風投基金感到同情。 他們非常唯利是圖,她說道,加密貨幣的到來對 VC 來講是一筆意外之財,他們可以比從傳統投資中更快地獲得更多的利潤。 當然 Ferguson 兄弟並沒有被反對的聲音所吓到,Immutable 在 3 月份完成了 2 億美元的 C 輪融資,估值達到 25 億美元,據報道這對兄弟的總淨資產也達到了 10.1 億美元。 Immutable C 輪融資的主要支持者包括淡馬錫和騰訊,前者是新加坡主權財富基金,後者是全球最大的電子遊戲供應商。值得一提的是,這是騰訊在 Web3 領域的首次公開投資。 早期投資者 AirTree Ventures 表示,區塊鏈技術是未來的一部分,通過它可以解鎖數字產權和更開放的金融系統等創新。  AirTree 新成立的 5000 萬美元 Web3 主題基金的主要投資者 John Henderson 說,「Robbie 和 James 有能力實現這一目標。他們有共同的願景和天生的領導才能,他們都是優秀的初創公司掌舵人。」 Henderson 補充說,非同質化將成為未來 NFT 滲透到許多領域的關鍵,變革先從遊戲開始。  世界上絕大多數的價值都是獨一無二的。 ──Robbie Ferguson,Immutable 總裁 Robbie 和 James 表示他們正在致力於提高 Web3 的安全性和適用性,首先是增加區塊鏈的正常運行時間。正常運行時間是區塊鏈工作的時間,而停機時間是不工作的時間。 Robbie 聲稱 Immutable 的正常運行時間比 L2 高出兩到三個數量級,這意味着 Immutable 的正常運行時間比其他的要高。 如果 Immutable X 進一步解決了區塊鏈一些潛在的問題,它完全可以成為 Web3 遊戲的重要平台,但該領域的競爭也會非常激烈。 無論如何,Immutable 相信 Web3 即將到來,它將改變一切。 世界上絕大多數價值都是獨一無二的,我們第一次擁有一種代幣,允許人們以最公平的價格進行交易,並擁有真正的數字產權。這也是為甚麼它變成了不可阻擋的力量,人們相信更公平的未來。   甚麼是 Web3?   Web1.0 是互聯網的第一階段,一個靜態頁面時代,沒有互交功能。 Web2.0 始於社交媒體網站的大量湧現,包括 Myspace 和 Facebook。這種轉變的標志是用戶能夠向網絡貢獻內容。Web2 最大的缺陷就是對數據隱私的侵犯。例如 2016 年數百萬 Facebook 用戶的數據被英國咨詢公司 Cambridge Analytica 在未經同意的情況下用於政治廣告。  Web3 仍在不斷發展,主要是互聯網變得去中心化,用戶對其數據擁有更多所有權。這意味着互聯網將基於公共區塊鏈,同時網站將不再通過谷歌或者 Facebook 等平台進行訪問,而是通過單個區塊鏈支持的網絡訪問。   Immutable 所面臨的競爭   Immutable 支持者 King River Capital 的聯合創辦人 Chris Barter 認為,Immutable 處於高效、低成本鑄造和交易 NFT 的前沿領域。但它不是遊戲中唯一的玩家。 Barter 說,你很難在澳大利亞找到一家沒有成功的美國同行的 Web3 公司。 總部位於美國的 Arbitrum 是一個 L2 解決方案,類似於 Immutable X,旨在提高以太坊網絡性能。 創立於美國的 Polygon 也是以太坊區塊鏈的可拓展性解決方案,它的前身是 Matic Network。 Polygon 沒有使用 L2 解決方案,而是使用側鏈在以太坊上提供更快、更便宜的交易。 基於 Solana 的領先 NFT 市場 Magic Eden 是一種比以太坊運行速度更快且使用成本更低的不同區塊鏈。 Immutable 還面臨來自 Forte 和 Enjin Coin 在遊戲領域的競爭,後者為公司提供創建自己 NFT 的工具。  Immutable 的主要優勢在於它幾乎在區塊鏈遊戲行業的每個領域都佔有一席之地。   轉載連結:https://www.chaincatcher.com/article/2080240 本文章挑選自鏈捕手 局中人的故事   本網站所有非原創(轉載)文章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特別說明:轉載文章會進行二次編輯以符合文章寫作需求,望作者包涵   延伸閱讀: 【新手懶人包】區塊鏈是甚麼?一文看懂區塊鏈演化、應用、常見術語 【新手懶人包】元宇宙是甚麼?剖析元宇宙的構成、未來商機和應用 【新手懶人包】 NFT 是甚麼?整合 NFT 科普、平台比較、製作方法 【新手懶人包】 GameFi 是甚麼?一文認識 GameFi 原理、運作方式、熱門NFT遊戲  
Allen -
如何構建一款殺手級的 Web3 社交媒體平台?
自 2016 年以太坊崛起以來,區塊鏈社區一直在尋找能夠超越金融用例、對現實世界產生影響的範例。 相對於其 Web2 應用程序,由 Web3 驅動的同類應用程序能否具有颠覆性,跨越鴻溝,被主流採用?到目前為止,像 Cryptokitties 和 Axie Infinity 這樣有希望的例子暫時引起了全世界的關注,並激發了大規模的加密運動,但它們本身並沒有可持續的持久力來為整個世界提供一個持續的成功故事。 與此同時,社交媒體應用程序在最近幾年飽受诟病,這一類別顯然已經成熟,可以通過 Web3 進行颠覆,但同樣未能成功獲得主流採用。與 Reddit 風格類似的社區 Steemit 和 TikTok 風格的應用程序 Pepo 等早期實驗性協議並未獲得主流關注,而 Lens、Orbis、Farcaster 和 DeSohave 等新興社交協議的產品成熟度並不是很高,無法激發現實世界的關注,無法讓主流用戶信服。 到目前為止,我們看到的很多協議都是在試圖克隆現有社交網站的功能:Web3 Twitter、Web3 TikTok、Web3 Reddit、Web3 Twitch。它通常是一種近乎克隆但低於標準的體驗,不得不讓用戶每次交互都支付 Gas 費用,並且「模糊地」承諾了更好的創作者貨幣化或數據所有權。 但主流用戶的選擇已經表明,他們不可能僅僅因為他們不太關心的數據所有權這個理由來切換到 Web3 平台。除非該應用程序真正提供了更好的、可持續的創作者貨幣化和分發方式,有大量的優質內容,才能獲得主流用戶的關注。那些將主流用戶與代幣激勵內容結合在一起的 Web3 應用程序通常逐漸消失,變得無關緊要。 突破性的殺手級社交平台不太可能以「Web3 版本的 X」的形式出現,而是會引入一種範式轉換行為,真正原生在由區塊鏈協調的去中心化網絡之上。   一、Web3 快速增長 - 令人驚訝 讓我們來看看區塊鏈生態系統中一些具有獨特颠覆性的概念: 眾籌和資本形成 無需許可訪問全球、數字優先的金融服務 數字所有權和可驗證性 集體、全球性協調 上述列表可以被簡化為 1C0、DeFi、 NFT 、 DAO 。 雖然我們都試圖指出這些領域的創新可以如何改變和改善整個社會,但我並不認為這是現實世界的延伸,而是 Web3 數字世界的界限。 DeFi 協議在與可組合的鏈上資產、交易和數字商品進行交互時,要比在為新購房抵押貸款時有效得多。 代表遊戲內物品、PFP 或收藏品等數字資產的 NFT,要比代表門票或契約的 NFT 更具吸引力和破壞性,在這種情況下,它們通常會帶來比其價值更多的摩擦和法律開銷。 代幣協調的 DAO 本身通過聊天室、代碼庫和在線工具以數字方式將陌生人聚集在一起,其速度遠遠超過任何公司或非營利組織能夠形成、擴展和實現目標的速度。 我接受了上述信號,並認識到,已經出現了一個數字優先、以 Web3 為中心的世界,並通過上述類別中區塊鏈的用例而獨立存在。但我認為,當以 Web3 為中心的世界正在以令人難以置信的速度增長時,這會變得特別強大。 我用了 Echo Chambers(回音室)這個詞,我認為值得辯論。 六年前,當我全力以赴加入區塊鏈行業時,我最大的恐懼是它純粹是一個回音室──一群樂觀的前瞻性思想家(和一群不道德的機會主義者)彼此談論他們對數據和金融主權的夢想,以及創作者、用戶和平台之間更好的經濟協調。即使這種恐懼仍然成立,但看到這個回音室的大小快速增長也是令人難以置信的。看到更多才華橫溢的開發者、企業家、創作者、投資者、社會科學家如此深入地被 Web3 的缺陷所俘獲,並將他們的大量時間奉獻給它,這是我在 Web3 中工作時最鼓舞人心的方面之一。 在 2000 年初期,紐約市曾經舉辦過互聯網周,像 SXSW 這樣的會議曾經將整個互聯網行業聚集在自己的回音室中。不久之後,互聯網觸及了人們生活的方方面面,互聯網周的想法變得無關緊要,因為沒有辦法在一個觸及幾乎所有事物並對每個人都意味着不同含義的行業中聚集一個單一的社區。我們在區塊鏈中看到了類似的情況,其中有許多獨特的領域──核心基礎設施、擴容解決方案、遊戲、NFT、監管、Web3、元宇宙等等──所有這些都依賴於區塊鏈的特性和用例,但在他們自己的領域中蓬勃發展。 那麼 Web3 在成為互聯網的最新版本之前,回音室必須有多大?   二、構建殺手級應用的幾個機會 一些最好的 Web2 社交應用程序源於「為工具而來,為網絡而停留」的方法。Instagram 最初允許用戶將過濾器應用到他們的手機照片,並讓它們看起來很棒,所以無論你是否有關注者,這都是有用的。你可以錄制和分享你唱歌或對口型的片段,並以流行的短音頻剪輯,最終在社交網絡和推薦算法分層後,成為 TikTok 上的熱門。 因為下一個颠覆性的 Web3 社交應用程序將不僅僅是 Web2 應用程序的克隆,並且很難在 Web3 中重新創建現有的社交圖譜,所以很有可能,以 Web3 為中心的大型社交應用程序將以成為一個工具來作為開端,解決用戶在 Web3 中的一些問題。鑒於 DAO、NFT、DeFi 等領域的成功,圍繞社交和內容的一些主題有了明顯的新機會。 DAOs 需要一個值得信賴的「安全家園」來組織和分發符合 Web3 價值觀的內容。 Web3 社交協議中的內容管理和審核服務缺失,並且沒有得到很好的激勵。 以 Web3 為中心的高質量內容的發現仍然高度分散。 我前面提到了基於區塊鏈的 DAO 具有實現快速全球協調的力量,它們在沒有直接溝通的情況下激勵人們採取類似的行動。這些 DAO 通過數字工具進行交流,內容分發通常採用視頻的形式──社區會議、核心開發者會議、項目演示、項目概述和評論、代幣分析和評論等。這些活動通常在傳統的社交媒體平台上並沒有一個安全的「家」──在內容層面可以被任意删除,甚至更糟的是,賬戶被封禁。 傳統的社交媒體平台擁有令人難以置信的控制權,可以在未經個人創作者同意的情況下隨時隨意做出改變,這對於個人創作者來說極其不利。圍繞無需許可的新金融系統的內容會對現狀構成威脅,所以我們需要一個不受 Web2 阻礙的「安全家園」。 仍然有許多項目和 DAO 依靠 Google Meet 和 Zoom 等工具來進行通話和演示,使用 Youtube 記錄和存檔他們的通話以供回放,並且很少有自己的內容管理網站來在 Youtube 頻道之外分發這些內容。 機會:構建 Web3 原生 Zoom Huddle01 有了一個很好的開端。使用 webRTC 等開放標準來支持會議,使用 Livepeer 流式傳輸和記錄內容,現在有了 Zoom + Meet 的可行替代方案。但是為了讓這個 Web3 平台原生,它進行了升級──具有匿名登錄錢包的功能、NFT PFP 頭像以及圍繞誰可以加入和查看會議的代幣訪問控制系統。它真正包含了 Web3 的原生思維,適合作為快速增長的 Web3 項目的回音室。 機會:為 DAO 構建 Web3 原生視頻 CMS 許多項目使用會議和直播工具舉行電話、演示和會議之後,下一步通常直接將回訪上傳到 Youtube。然而,這些內容有很大的機會在項目自己的「家園」內組織起來,以便於訪問、搜索、評論、討論、教育和利用。也就是說,Web3 世界缺少的部分是針對 DAO 的視頻內容管理系統(CMS)。除了傳統的視頻 CMS 平台之外,還有哪些機會? 代幣訪問控制系統可以根據鏈上邏輯(如用戶錢包中持有的 NFT 或代幣)確定誰可以訪問內容。這比從大型技術公司獲得許可並內置於瀏覽器中的專有 CRM 技術更易於訪問。 加密原生支付可以立即為世界各地的用戶開放貨幣化,而不需要通過有限的支付供應商和銀行建立複雜的信用關系。 ENS 和其他鏈上身份支持讓用戶可以將他們的身份和聲譽帶到此應用程序之外,並將現有身份特徵導入到更多應用程序中 - 而不是使用基於 Facebook 賬號的登錄。 去中心化的存儲、流式傳輸和播放機制為這些應用程序提供了獨立的基礎設施,以保證內容的持久性,而不是讓內容受制於亞馬遜和谷歌等雲平台。 這些和更多的機會都是為了滿足加密生態系統的獨特需求,像 StreamETH 這樣的新生工具,已經被用來組織來自以太坊生態系統的會議和存檔的內容。 機會:為以 Web3 為中心的內容構建一個策展/管理 DAO 在 Web3 社交應用程序的早期階段中經常被忽視的步驟之一是內容管理。「去中心化 Youtube」的主頁只是簡單地顯示最近上傳的視頻,雜亂無章的內容對用戶來說並不是一個好的內容體驗。 我認為應該存在一個 DAO,根據一個明確的指南來篩選內容。該機制的初步設想是,這個 DAO 由一種代幣來協調,代幣將分發給那些成功地在有害內容出現之前識別內容、審查內容質量和為內容篩選出標簽類型的人,標簽包括 DeFi、NFT、代幣分析等。這將大大提升平台為用戶帶來地良好體驗,並留住新用戶。   三、拼湊一款 Web3 殺手級社交應用程序 被主流用戶使用和關注,是一件很難提前完美計劃的事情──通常需要結合正確的時機、產品願景和大量的運氣。因此,以下闡述的建議只是我希望看到殺手級突破性應用程序如何出現的想法。 從工具開始。為 DAO 構建一個內容管理系統,並說服他們使用 Huddle01 等應用程序來托管他們的會議記錄和分發他們的內容。每個使用它的 DAO 都會獲得一個頁面,該頁面列出了他們所有的歷史視頻,使它們易於導航、可發現、可搜索,並包含訪問控制(或者可能是面向創作者的貨幣化機制)。這對於單個 DAO 或孤立的項目很有用。 在此工具的用戶創建的所有內容中啓用一些增值管理。Web3 內容通常默認是公開的──存儲在去中心化網絡上並廣泛分布。使用上述的策展 DAO 開始在整個生態系統中為最高質量的 Web3 信息策展內容主頁,包括存檔,並根據需要按類別分類──DeFi、NFT、代幣分析等。這裏的模型是一個特定於視頻的 reddit──互聯網的 Web3 主頁。 圍繞 Web3 社交網絡的身份層──基於錢包、身份、靈魂綁定 NFT 作為用戶的聲譽。用戶可以與跨 DAO 和社區的內容互動,即在多平台之間互動,因此具有可移植性的聲譽是圍繞社交應用程序構建網絡效應的粘性功能。 考慮創作者。創作者選擇 Web3 社交媒體應用程序將要有一個令人信服的理由──向目標受眾的內容分發比 Web2 社交中無法控制的內容分發更有價值,而不是提及由 Web3 支持的其他貨幣化和控制優勢。 上述建議展示了一條通往以 Web3 為中心的 Youtube/Reddit 的道路,但要真正被主流用戶所關注,這將取決於項目在產品機制、用戶體驗和激勵機制上的創新。   轉載連結:https://www.chaincatcher.com/article/2080138 本文章挑選自鏈捕手 Web3之窗   本網站所有非原創(轉載)文章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特別說明:轉載文章會進行二次編輯以符合文章寫作需求,望作者包涵   延伸閱讀: 【新手懶人包】區塊鏈是甚麼?一文看懂區塊鏈演化、應用、常見術語 【新手懶人包】元宇宙是甚麼?剖析元宇宙的構成、未來商機和應用 【新手懶人包】 NFT 是甚麼?整合 NFT 科普、平台比較、製作方法 【新手懶人包】 GameFi 是甚麼?一文認識 GameFi 原理、運作方式、熱門NFT遊戲
Allen -
談到 Web3 社交和遊戲的結合
我們相信,遊戲與社交的結合將會是突破目前 Web3 環境中流量瓶頸的重要場景,讓我們一起拭目以待着真正現象級應用出現的那一天。 一:當我們在討論去中心化社交時,我們在討論甚麼?   1.1)如何理解社交 社交,是人作為社會性動物的一種本能,我們通過信息的傳遞、互動以及物質、精神的交流往來,試圖與他人產生聯結,建立社會關系,在這個過程中單個個體是無法完成社交行為的。 而這其中必然需要着某種媒介來承載這些內容,最為直接簡單的就是面對面的對話交流,我們的聲音、表情便是載體,但這種最為樸素的社交方式受到了空間和時間的大幅限制,我們只能夠與小範圍、小規模的人進行交往。 1.2)如今所處的社交環境 某種程度上,信息技術的發展代表了人類社交行為的變化,從信鴿到BB機,再到互聯網和如今的移動互聯網,我們建立了一套高效的社交體系,而這其中貢獻最大的就是由各大科技巨頭們所管理的社交工具和平台。 其實一開始我們前來使用,更多的是作為一種承載信息內容的工具,我們通過它們來突破時間和空間局限,高效的建立起我們的社會關系圖譜。但隨着數量的增多,關系與關系之間逐漸編織成了一張巨大的網,蓦然回首才發現,身邊的每一個人都已這張網所囊括進來。此時的我們方意識到,對於工具的使用,我們已然從主動選擇,淪為了被迫同步。我們難以抽離。 每一個巨大的平台都像一座圍城,我們所有的數據、行為都被掌握且肆意的使用,我們言語和信息的解釋權早已不屬於自己,而砌成這圍牆的每一塊磚,竟都出自我們自己之手,到最後我們卻帶不走任何一樣東西,無論是那些有形的,還是無形的。 確實少有人能預料到,當我們貢獻出了一片巨大的田野後,等待我們的並不是藍天白雲烏托邦,而是無盡的壓榨,我們自己卻成為了那絢爛花田的養料,那些屬於我們的資產、數據、痕蹟、關系和羁絆,橫在了我們離開的道路上,但花田卻在我們的供養下,輕易地吸引來源源不斷的旅人。 1.3)對於去中心化的期冀 其實我們想要的不多,但確實都是在生命的任何層面上顯得彌足珍貴的東西,那是選擇權和自主權,通常我們會用「自由」進行指代。我們想要真正的擁有我們所「擁有」的,自由的披露我們想披露的,選擇給予我們想給予的,荒誕的是,我們一直以為這些曾屬於自己。 這些,在中心化的網絡中幾乎無法實現,當行為背後利潤遠高於成本時,以營利為目的的機構將必然採取行動,因為從一開始,主動權就從未落到我們身上。 而區塊鏈作為一種手段,其特性使「身份」能夠真正的歸屬於我們自己,其不受某個/某幾個中心機構所管理和控制,在這個偌大的網絡中,我們有機會憑借一個身份穿梭與各個獨立的工具、應用和平台之間,而無需舍棄任何資產,時間在此成為了一種祝福,而不再是詛咒。 去中心化社交,則是基於這種去中心化身份(DID)所展開的一種新的社交體系。在這其中,用戶擁有自己的資產主權、開放的信用體系、可控制的數據隱私、維度豐富的身份畫像,我們可以自由的選擇在哪裏、發表甚麼樣的言論、開放甚麼樣的權限。而這一切,無人能篡改,無人能左右我們的選擇。 1.4)當下的困境與瓶頸 盡管這一切看上去如此的美好且讓人興奮,但如今我們尚不能將其稱之為是夢想中的烏托邦,去中心化的整體環境和體系仍處於建構的早期階段,去中心化社交也面臨着當下的瓶頸,最為普遍的問題則是「流量」和「場景」。 a.「流量」 中心化社交應用經年的運營積累,形成了極其強大的用戶習慣和粘性,這種粘性的背後帶來的是我們的遷徙成本,正如前文所述,我們的遷徙面臨的不僅是大量資產的流失,同時,僅有我們個體的遷徙在社交層面沒有任何意義,因此原有的社交關系過渡和轉移成為了流量的第一道關。 而幾乎任何社交都依賴於網絡效應,尤其是去中心化社交這件事情上,在底層身份統一,上層應用無限的背景下,網絡效應將能對去中心化社交起到極其驚人的指數級增幅效果。然而目前整體web3的用戶基數較小,且進入門檻較高,導致網絡效應在積累的早期舉步維艱,成為了卡住流量的第二道關。 b.「場景」 除了流量的問題,沒有明顯的應用場景同樣是去中心化社交在發展中所面臨的苦楚。雖然大多數的我們向往自由,但現實中我們對「被束縛」的感知卻並沒有想象中的高,因此當大部分社交場景都已被傳統應用所滿足時,我們很難升起主動遷徙的動機。而過去大量X2E失敗的案例,也足以讓大家意識到,「獲利」的動機並無法支撐起一種應用場景。 我們回顧Web2社交平台的發展,發現社交遊戲在平台的增長階段起到了至關重要的流量獲取地位。因此我們相信在Web3的世界,遊戲將同樣作為增長驅動力為社交帶來大量流量   二:去中心化社交與遊戲的相會   遊戲通過構建一個全新的世界觀,來吸引着用戶的加入,我們通過遊戲來體驗和感受一段完全不一樣的、甚至脫離現實的經歷和人生。在遊戲中,社交可以不是必須品,市面上流傳着非常多優秀的主機、獨立遊戲可以讓玩家一個人沉浸其中。 但不得不承認的是,社交天然的適配於遊戲場景中,遊戲本身具備像社交工具那樣,能突破時間和空間的局限與他人建立鏈接的能力,同時,異世界的生活與活動也成為了與他人建立聯結的絕佳場景。 在傳統的網遊中我們可以看到太多被驗證的案例,比如具有宏大背景和對立聯盟的魔獸世界,隨着遊戲的發展其本身也逐漸成為一個社交媒介和載體,我們在遊戲事件中與他人建立朋友、兄弟、師徒甚至戀人等各種新的關系,而這些關系又促成了遊戲內更多的交互,如組隊副本、PK、幫戰等等。 除此之外,我們還能看到像更為年輕的Fortnite,不僅將將遊戲內競技的屬性弱化,社交娛樂屬性強化,其還將社交事件進行了放大,聯合Marshmello、TravisScott等音樂人將現實中的狂歡盛宴投放到了遊戲世界中。這種種虛擬卻又真實的聯結和體驗,讓所有經歷過的人都難以忘懷,因此,如何將「社交」和「遊戲」展開碰撞和融合將會是未來非常值得期待的事情。 2.1)GameFi心向元宇宙,核心在於interoperability 但遊戲作為中心化運營的存在,其本身也難逃關於產權所有和數據孤島等問題,這同時影響着玩家的遊戲體驗以及社交體驗。因此去中心化的遊戲也應運而生,它們希冀利用NFT和Token來解決上述的問題,讓玩家徹底擁有其資產,即便遊戲停運,玩家的經歷和所有物依舊不會消失。 但實際情況是,對於孤立的一個遊戲而言,即便玩家持有的是NFT資產,一旦遊戲停運,該資產的價值也會頃刻清零,因為其沒有其他的用途。所以,幾乎目前主流的GameFI,其終極目標都是向着「元宇宙」(Metaverse)所出發,即該遊戲的所有產出都具有極強「互操作性」(Interoperability),無論是資產還是數據,都可以自由的穿梭於各個其他的「宇宙」中,因為只有在這種條件下的遊戲資產,才具有長遠的價值。 2.2)GameFi+DID = GameID 而想要做到這一點,就需要玩家擁有一個通用的身份格式,即遊戲版的DID,其記錄着玩家在各個遊戲中的經歷、聲譽、資產和成就,同時由於去中心化身份的通用性,該身份所關聯的社交關系也可以自由的帶入到不同的遊戲中,這裏我們將這種DID稱為GameID,其與其他的身份數據構成了用戶完整的DID形象。 如果對於GameID的形態尚無法理解,可以非常快速的參考昔日紅極一時的「Loots」,Loots屬於一種特殊的GameID,每個Loots代表着一套身份,利用這個身份可以在Loots生態宇宙中的不同遊戲、應用間自由的穿梭,同樣的身份可能會有截然不同的形象,可以去體驗不一樣的經歷。但特殊之處在於這也僅限於Loots的生態內;GameID則像是一個更開放的Loots,貫穿整個GameFi生態。 同時,借助GameID/DID,我們也可以實現遊戲外的社交。在傳統的遊戲中,玩家一旦下線便再也無法與其建立聯繫,從而誕生了Discord這樣的遊戲外社交工具,讓玩家即便不在線,或是在其他遊戲中,也能維持遊戲中的社交互動。但在去中心化的背景下,我們認為這種需求完全可以被普通的去中心化社交工具所取代,我們可以同時的與工作夥伴和遊戲好友進行社交互動,而無需進行賬號和平台的切換。   三:目前碰撞融合出的產物及未來的可能性   前文我們探討了去中心化社交的種種,以及與其極其適配的遊戲場景,在目前web3的環境中,圍繞「社交」和「遊戲」的命題其實已經碰撞出了不少有趣的想法,這裏簡要的羅列了三種思路,略覽當下筆者的認為頗具有代表性/有趣的項目: 3.1)以用戶的身份、行為為單位:Gamer Profile 這類項目的思路正如文中所述,希望能把握住最為關鍵的GameID環節。 該思路下的模式通常是對玩家鏈上/鏈下的遊戲交互數據、遊戲內的資產、對遊戲做出的貢獻等進行聚合、並進行加工處理和可視化,一方面能豐富DID的維度,另一方面也在GameFi生態中起到產權聲明、價值累積、聲譽與技能的證明作用。 但是,雖然身份的數據產自用戶,但其實在早期Profile所形成的信息對於玩家而言意義並不大,因此實際上GameID的第一批受眾實則為B端的遊戲項目方以及遊戲公會,他們可以通過GameID更好的對玩家進行篩選、分析、捕獲和激勵。 所以目前的GameID項目往往以一個平台的形式呈現,有點像GameFi版的ProjectGalaxy,一邊通過其他的內容為用戶提供價值,另一邊則不斷的與更多的遊戲方/公會建立合作,獲取更多的數據接口,從而形成正向的循環。 比較典型的項目包括: Carv Carv是一個從成就系統切入的GameID平台,非常有意思的是其會根據用戶過往的鏈上數據,計算出用戶的聲譽分。其整體GameID的呈現也是以這個聲譽分數+領取的SBT進行呈現。平台會抓取鏈上數據對用戶達成的成就進行驗證,滿足條件後則可領取對應的靈魂代幣(SBT)。 平台對於List的項目都提供了一個社交數據的分析,讓玩家能快速發現有潛力的、高熱度的遊戲,同時也能跟蹤自己所關注遊戲的最新社交動態,對於玩家而言還是十分有幫助的。同時平台還擁有INO板塊,讓遊戲可以進行NFT的首發,但這一塊內容較為依賴項目方的BD能力,目前為止僅有10次發行。 b. DeQuest https://beta.dequest.io/quests DeQuest是一個從Quest系統切入的GameID平台,其做了非常有意思的遊戲化設計,使用戶的GameID以虛擬形象的形態呈現(未來可使用該形象進入sandbox),在完成任務的過程中可以解鎖裝備和技能。 整體用戶體驗方面設計的非常流暢,Quest偏新手教程類,體量比Carv的成就領取要大,內容制作的非常認真,確實能有效的幫助玩家降低大型遊戲的上手門檻。 其亮點在於整體的UX非常絲滑,且GameID方面的數據覆蓋領域較全,包含了Web2(接入了Steam的數據)、鏈上數據以及In-Game數據(Trophies板塊,能共享合作方的In-Game Data來為玩家發放成就)。目前DeQuest平台上已經List 了122款遊戲(8月初的數據,最近將大部分遊戲進行了隱藏),其中的10款具有系統性的Quest任務。 c. Arche https://arche.network/home 如果說前兩個項目是比較典型側重與用戶方的,Arche則會偏向於B端的項目方和公會。由於目前並沒有可用的Demo,因此最終的產品形態仍需等官方透露消息。但通過官網的信息可以了解到,其擁有能幫助遊戲項目方快速開商城的sdk,類似於steam的遊戲上架模式,玩家可以該遊戲方的商城內購買和交易該遊戲的資產。 在GameID的方面,主要以鏈上的信息聚合和遊戲資產展示為主,能夠顯示用戶過往在GameFi領域的回報率,對於找大佬而言還是非常有用的。 Arche另外的一個亮點則是其聯合了YGG、Avacado、GoodGame等數大遊戲公會,成立了一個遊戲公會聯盟,這個聯盟的背景十分豪華,其未來也會圍繞這個聯盟展開許多的功能和權益,這一點是十分令人期待的。 d. Soulbound Soulbound同樣是一個以成就系統切入的GameID平台,目前尚無Demo,但根據官網的消息可以推測,其擁有不錯的in-game data接入,玩家可以通過完成特定遊戲內成就來升級自己的聲譽等級,並獲得代幣獎勵,其與公會之間聯結也比較深。 比較有意思的特點是,官方稱任何人都可以在平台上發布Quest,並且附上任意NFT/Token作為獎勵。該項目於今年6月獲得了由Animoca領投的360萬美金種子輪融資。 e. Lysto Lysto 也是一個側重與玩家數據的GameID協議,其能幫助遊戲玩家獲取鏈上的數字憑證,並通過該證書展示其技能以尋找夥伴或參與比賽。其亮點在於,據項目方稱,傳統的遊戲玩家也可以通過協議來驗證他們的憑據,其擁有較強的web2遊戲數據聚合。 目前該項目正在 Polygon 上進行測試,未來將首先從 Solana、ImmutableX 和 Flow 擴展至幾乎所有區塊鏈。該項目在今年的8月份完成了由Tiger Global參投的1200萬美金A輪融資。   小結   GameID其實是當下較為火熱的領域,無論是項目方還是機構都在暗暗發力,目前主流的項目通常會選擇側重於玩家、項目方或公會的其中1~2個方向,前述的Carv、DeQuest、Soulbound便屬於偏向玩家的一側;而曾掀起一波熱潮的P12則屬於主打一鍵鏈改,側重於遊戲方的項目;偏向公會側的則有Arche、Tavern等項目。盡管各家項目的側重點略有不同,但最終想要到達的目標都基本是想對web2、鏈上和遊戲內數據進行有效的有機融合,整體相似。 個人非常期待能看到這個模式下跑出優秀的項目,想象一下用戶可以在Twitter上選擇展示自己的Steam遊戲市場、某個鏈遊的天梯排行以及稀有的NFT武器,並且這些成就可以在新的遊戲中獲得獨特權益,作為遊戲玩家而言還是十分期待的。 3.2) 遊戲的社交補充組件:跨平台社交 相較於GameID側重與遊戲的數據以及基於數據形成的玩家身份,這一類項目則更偏向於基於身份的社交,其未必限定於遊戲場景,但確實非常有效的社交補充工具,類似於web2中的Discord、YY語音、QQ、微信等,卻具有更強的跨平台功能。 比較典型的項目包括: a. XMTP XMTP是一個較早開始做web3通信協議的項目,該協議旨在建立一個統一的、去中心化收件系統,讓所有Dapps都能使用,可以簡單理解為去中心化的xmpp。用戶可以使用帶有嵌入式 XMTP客戶端的應用程序發送和接收加密的 XMTP 消息,並使用錢包簽名進行身份驗證,通過該協議,可以對消息進行有效的加密並阻止垃圾郵件的行為,但目前而言該協議僅支持點對點的消息發送。 b. Web3MQ Web3MQ 是一個開源的去中心化的安全通信協議,致力於成為加密原生通信基礎設施。其在XMTP的形態上進行了延展和完善,提供了一個包含推送、聊天和社區功能的多合一通信解決方案。 同時,Web3MQ 還兼容廣泛的社交身份和社交圖協議,使用通信協議作為釋放每個社交關系潛力的橋梁,還引入了現有的 Web3 生態,包括 web3 存儲(例如 IPFS)和計算(例如 Internet 計算機)作為消息傳遞生態的補充,並且用戶可以通過自定義配置實現更高級別的隱私保護和其他個性化功能。相較於目前的web3通信協議而言,Web3MQ是思路和功能都相對成熟完善的協議項目。 c. Swapchat https://www.web3messaging.online/SwapChat/ Swapchat是一款基於地址,實現跨社交平台的即時消息應用插件,作為插件其能同時支持Opensea、Twitter、Discord等場景的即時聊天,即你當在OS上發現了一個心儀的遊戲裝備NFT時,可以直接通過Swapchat與其發起1對1或是群組聊天,且該會話能延續到其他的web2社交平台中,這對於高頻的遊戲資產交易、即興的玩法策略探討等較為碎片化的交流有着很強的實用性。 d. Beoble 不同於Swapchat主打跨平台的應用功能,Beoble則是將社交功能做成了API和SDK,讓任何項目方能輕易快速的接入並完善自己的社交場景。其提供了包括個人Profile、Feed流、即時私聊在內的模塊化功能,對於想要做自己社交生態的遊戲方/項目方而言會是個十分趁手的工具。 e. MetaForo MetaForo是一個論壇類的項目,目前擁有自己的平台,同時也能夠嵌入其他的應用當中做去中心化的論壇/討論區。遊戲與論壇的結合是一個早已被驗證的成熟模式,無論是早年的遊民星空還是Taptap亦或是Steam的討論區,都獲得了大量玩家們的擁躉。不同與對在線狀態要求較高的實時聊天,論壇討論區提供了話題周期更長的群組社交,能滿足更多的遊戲討論需求,但目前該賽道下的項目還相對較少。 3.3)以資產為單位:NFT接入類遊戲 NFT本身具有着較強的社交屬性,尤其是PFP類項目,持有者通過使用PFP來彰顯自己的身份,而項目方雖然在早期通過運營建立起了一定的社區網絡,但這些由於普遍缺乏實際的應用場景,這些鏈接顯得十分微弱。因此,能允許各類NFT接入的遊戲就應運而生了。 這種思路下的項目則是具體遊戲的呈現了,通過提供一個完整的遊戲世界,讓玩家能將自己的NFT資產導入進遊戲作為角色使用,巧妙的借助了NFT項目方所構建出來的社區網絡,同時也能讓項目方鞏固並活躍自己社區內的氛圍,對於玩家而言,不僅增加NFT的使用價值,也延展了其社交場景。 比較典型的項目包括: Arcade Arcade是這個細分領域中最為經典的項目,其雖然作為一個土地類NFT項目進行發售,但從一開始就強調了自己的社交屬性,持有者相當於擁有了一個自己的空間,可以邀請好友在上面進行社交聊天、玩耍各種小遊戲,其中最核心的特性是,玩家可以用自己的NFT代入遊戲中,與其他NFT彼此交互對抗,將早年BAYC vs. MAYC的玩法進行了更大程度的兼容 早期通過與包括BAYC、Azuki、Punk在內的知名社區合作,Arcade當時成功的吸引了一波極大的熱度和流量,這也是這類項目非常討巧的地方,優質的合作對自身的加成會非常大。 其於今年的4月2日公售,1萬塊土地公售時僅剩下2000塊,基本在開售的半小時內就被搶完,當時的Gas一度飆升至2000wei以上,在後續的一周內其周交易量直沖OS榜首,最小的地塊0.25E發售價,最高到達1.04E。 但是Arcade這類以土地NFT作為社交載體的項目,NFT就扮演了增幅器的角色,這意味着當市場火熱是,能幫助項目帶來更多的流量;但當市場慘淡時,NFT屬性也會讓項目的熱度雪上加霜。目前截止8月27日,Arcade的地板價僅剩0.17E,最大的地塊雖然堅挺在11E附近,但每日成交量可憐。 盡管如此,Arcade依然是一個非常值得關注的項目,其確實是目前為數不多能支持NFT Interoperate的社交遊戲了。 b. Worldwide Webb Worldwide Webb相較Arcade就是個更為OG的項目了,其描繪的生態體系會更龐大,使用NFT去構建了包括了角色、寵物、道具、任務等等元素,更直觀的說,其對自己定位就是一款MMORPG遊戲,但相較於相似定位的Treeverse而言,其特點是與Arcade一樣將其他的NFT作為個人形象帶到到世界中進行交互。 Worldwide Webb的土地NFT發售於2021年的11月29日,總共發行9508塊,不同房型的發行價分別為 0.069E、0.12E、0.24E和1E,雖然其發售之初熱度遠沒有Arcade火爆,但隨着團隊不斷的交付承諾,以及大家對土地及社交類項目的追捧,其地板價格在今年2月末達到最高峰的2.84E。 盡管目前市場冷清,其地板價依舊維持在0.35E附近,這也得益於項目方積極持續的交付結果,其在2022的一季度發布了支持錢包地址 /ENS的好友列表和聊天功能,以及寵物小精靈風格的戰鬥系統Alpha;於二季度發布了馬裏奧賽車風格的PvP遊戲Alpha,在社區內建立起了不錯的信心。 c. Big Brawl Big Brawl 將PFP NFT進行額外的賦能,在其遊戲中,BAYC、Azuki、Moonbird、mimic等NFT變成了可以戰鬥的英雄;玩家可以進行副本通關以及好友之間的對抗,實現了NFT多角色的Q寵大亂鬥。 在這種思路下,用戶擁有nft的行為在「展示」+「投資」的基礎上額外增加了「對抗」屬性。而當遊戲流量夠高之後,Big Brawl將變成新NFT項目的推廣平台,新NFT項目將希望通過Big Brawl平台進行曝光。 而遊戲的社交屬性,一方面體現在對NFT互操作性的高度支持,這讓基於NFT展開社交網絡和社群聯結有了可以落地的載體;另一方面也體現在輕體量、趣味性的遊戲形態,能非常容易的接入到一些社交流量平台,有機會成為社交的副產物。但由於目前遊戲尚未正式上線,還是需要等待看看其最終的呈現模式如何。   小結   整體來看,這個模式對現存NFT項目建立互通遊戲場景的想法非常的誘人。雖然目前從遊戲的形態上來看,尚未出現具有現象級潛力的形態,但其中相對成熟的Worldwide Webb也仍還處於持續構建小場景的階段。NFT本身就具有極強的可塑性,相信伴隨着NFT和GameFi的發展,這個領域也會出現更多高組合性、可玩性更強的項目、對於NFT落地或者社交是一個很好的方向。 3.4)以關系為單位:社交小遊戲 這一類則是圍繞用戶已有的社交關系展開,通過輕體量、帶有一定對抗性的趣味小遊戲激發玩家擴散傳播,最為經典就就是QQ農場、搶車位、支付寶小雞等。 而由於在目前的web3環境下,尚未出現較成規模的流量聚集平台,所以更多的還是依賴web2的社交平台。但隨着DID社交圖譜的發展,這種思路下的項目或許出現新的呈現方式。 比較典型的項目包括: Mask Extension(內置的遊戲模塊) Mask本身是一個以社交為核心的web2和web3中間件,作為一個基於Twitter的瀏覽器插件,其能非常高效的利用用戶原有的web2社交網絡,去擴展出許多的場景。類似模式中最為經典的就是當年QQ空間中包括小遊戲在內各種組件,QQ農場毫無疑問是彼時的登頂之作。而在Mask的插件中,我們也能找到相似的身影。 但雖然有着Game組件的位置,目前內置的遊戲數量僅有一款,且遊戲性較差,社交屬性也難以彰顯。還是需要期待未來能有着更多的開發和優質的合作,引入更多更加具有傳播力度和趣味性的小遊戲,借助Twitter的流量支點,能撬動起一股基於web3的社交傳播現象。 b. Non-Fungible Friend Non-Fungible Friend是Mask插件中另外一個組件,目前功能相對簡單,但其思路和方向卻是比較有意思,其延伸了NFT頭像的概念,用戶能將NFT單獨部署到自己的Twitter個人主頁中,作為一個接待員的存在,類似於早年的桌面助手。 這個思路有趣的地方在於能和其他的一些概念結合,比如虛擬寵物、AI甚至是像Anata那類帶有動捕的3D Avatar,結合一些JS腳本,或許能夠呈現出許多讓人眼前一亮的效果。 c. Shil.me Shil.me是一個NFT展示類項目,類似於當年的QQ空間,其本身的遊戲性雖然較弱,但NFT本身擁有較強的展示和社交屬性,其能夠很好的與社交網絡相輔相成,如同當年的QQ與QQ空間一樣,形成一種獨特的生態體系。   小結   個人認為基於原有社交的思路具有很大的延展空間,在未來一定會看到更多優秀的呈現形態,昔日的農場偷菜、Pokemon、QQ寵物等都將是優質的產品參考原型,若真的能將NFT、社交和遊戲進行有機的融合起來,必然會形成極強的爆發力。 3.5)其他:圍繞AI展開的虛擬關系 關系永遠是社交中的核心,但在虛擬的時空中這種關系得以從人與人之間蔓延至更廣的場景,這可能能是直接的與遊戲中的NPC建立獨特的1對1關系,或是基於智能的虛擬寵物獲得與他人建立聯結的機會。 同時,DID非常具有魅力的一點是其並不限定身份主體的種族,這讓AI可以擁有更加完整的呈現形態。或許目前大部分人尚無法想象或接納一段完全虛擬的關系形式,但若當AI擁有了能比擬甚至超越人的社交智能時,我們是否能真的去區分,或者說有必要去區分其DID背後的真實主體呢? 目前值得關注的項目有: rct AI rct AI 運用人工智能為遊戲行業提供完整的解決方案,並利用人工智能生成內容創造真正的 Metaverse,是一家集技術開發、產品打造和項目宣發於一身的真正產研一體的科技公司。依靠AI算力,特別是深度學習和強化學習,rct AI 為消費者和制作方提供真正動態且智能的用戶體驗。 rct AI 核心技術如 Chaos Box 混沌球算法、 Morpheus Cloud 夢境雲平台等,已被全球多個頂尖遊戲及web3項目廣泛應用,幫助實現讓不同類型的多個場景中實時生成動態且個性化的交互式數字內容,讓遊戲玩法、情節生成、NPC個性化、人物對話等環節全面智能化,打造真正動態、智能的web3虛擬世界生態。 基於對AI的深度專研,rct AI打開了圍繞「虛擬人」的獨一無二世界觀的生態布局,不僅用技術創造了虛擬人,還賦予其生命、能力、自由和平等的權利。紮實的技術壁壘和前沿生態業務布局,使rct AI 在海內外的科技、遊戲、娛樂、元宇宙領域累積大量經驗,觸達用戶超過 2 億。整體來看,rct AI完成了從底層技術-表象NFT-互動遊戲-深度生態的全方位架構。 b. Mirror World Mirror World 是一個由多款遊戲矩陣組成的虛擬世界。遊戲中都存在由 AI 驅動的虛擬生命 - Mirrors,並且這些角色資產在每款遊戲中完全互通,這也將保證 Holders 永遠擁有進入每一款上線的遊戲的自由。Mirror World在自主發行 3 款不同類型遊戲後將完成一套通用經濟系統框架,允許更多遊戲制作方接入並且加入我們的遊戲生態,通過加密世界開放兼容、去中心化的特質,將 Mirror World 變成屬於所有人的內容足夠豐富有趣,同時產生現實收益的虛擬世界遊樂場。 Mirror World 正在創建資產互通的多元遊戲世界,玩家們可以憑借 Mirror NFT 穿梭於不同的遊戲世界之中,體驗不一樣的遊戲類型,享受不一樣的遊戲體驗。在已有的遊戲世界設計中,包含結合了 Roguelike 玩法的 ARPG(Mirrama)、以 PVP 為主的輕松休閑向的競技場決鬥遊戲(Brawl of Mirrors),以及以 SLG 為主要類型的遊戲。 c. GiroGiro GiroGiro.AI致力於成為Web 3的AI基礎設施,為各業態的遊戲及元宇宙項目提供圍繞內容及社交的AI解決方案,為項目中的不同場景增添可交互式AI從而豐富場景多樣性及可玩性。通過該技術,GiroGiro.AI同時在為每個NFT建立鏈上AI身份,該身份將賦予NFT特定AI模型,使其擁有可交互及可自主創作的能力。其次,AI模型將與NFT擁有強綁定關系,賦能NFT基於自身與用戶的交互數據進行自學習訓練的能力,進化成獨一無二的鏈上智能體。 為保證Composability以及Interoperability,NFT的鏈上AI身份也將通用於各遊戲及元宇宙項目。例如NFT可基於自身的AIGC能力在元宇宙項目中參加各類藝術創作表演並將其作品進行展示及拍賣。藝術品成功出圈的NFT更有機會與知名藝術家及平台進行聯名合作,共創藝術作品,實現從PFP定位轉變為擁有AI能力的「虛擬偶像」定位,提高NFT自身商業價值;在遊戲場景中,其能讓NPC擁有更加擬人甚至可以根據情境和情緒變化的智能台詞,結合類似Swapchat之類的通信通道,能實現許多非常有意思的AI交互,讓遊戲場景投射至現實生活中。 除了與B端的合作之外,GiroGiro未來也打算自己發行一套PFP NFT,去實現更多實驗性的功能。 d. Soularis Soularis是運用最前沿的AI技術及與最頂尖的虛擬人系統,打造的在web3 時代用戶與 AI 虛擬人共存、數字身份與資產互通的虛擬社會。它由人工智能科技公司 rct AI 與國內虛擬人生態的頭部公司次世文化聯合創立,從娛樂、影視等方向撬動Z世代用戶,連接用戶與元宇宙世界,打造真正的web3虛擬交互時代。 Soularis擁有rct AI 提供的深度強化學習&內容生產等核心技術解決方案,及次世文化打造的國內首個用戶數字身份形象生成&通用系統Virtual Beings System(VBS),成為中國首個真正具有自主思維的數字分身生成框架,實現從表象、意志、互通性等方向的全面革新。 對於 Soularis 來說,在遵守原生虛擬世界的三大原則(永續性、自生長、大規模)的基礎上,一個重要目標是構建互通性,或者說是虛擬身份的互通性。具備這種特性的虛擬身份,不僅可以應用於真實世界用戶的數字形象,也應用於為誕生於虛擬世界的原生虛擬生物。這意味着用戶和 AI 虛擬人可以穿梭於不同的虛擬場景,用相同的身份和靈魂參與到不同生活方式,尋找內心深處的自己並探索生命的定義。 這種硬核技術賦予了虛擬人外核形象與內核靈魂的全面個性化、智能化、互通化,將推動虛擬人行業從原始的數據生產進入 AI 驅動個性化數據交互、多場景數據互通的下一個階段。   四:總結   無論是去中心化社交還是GameFi,現在都湧現出了非常多有趣且獨特的思路與想法,而在兩者的交融之處更是碰撞出了許多具有出圈潛力的項目,從資本開始紮堆關注的GameID到能引起一定人文哲思的虛擬關系,本文僅能摘其簡要的部分抛磚引玉式的進行呈現,希望能給予更多人一些啓發。 我們相信,遊戲與社交的結合將會是突破目前web3環境中流量瓶頸的重要場景,讓我們一起拭目以待着真正現象級應用出現的那一天。   轉載連結:https://www.chaincatcher.com/article/2080071 本文章挑選自鏈捕手 Web3之窗   本網站所有非原創(轉載)文章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特別說明:轉載文章會進行二次編輯以符合文章寫作需求,望作者包涵   延伸閱讀: 【新手懶人包】區塊鏈是甚麼?一文看懂區塊鏈演化、應用、常見術語 【新手懶人包】元宇宙是甚麼?剖析元宇宙的構成、未來商機和應用 【新手懶人包】 NFT 是甚麼?整合 NFT 科普、平台比較、製作方法 【新手懶人包】 GameFi 是甚麼?一文認識 GameFi 原理、運作方式、熱門NFT遊戲
Allen -
向移動設備發展會是 Web3 的突破契機嗎?
我將移動設備看作是 Web3 應用程序的傳播媒介,是因為該設備最能吸引人類的注意力。 熊市是考慮從事加密貨幣的好時機。在一個晝夜不停的行業中工作是有社會、精神和身體成本的。 由於代幣的工作方式,區塊鏈生態系統中 "成功 "創辦人的定義與過去傳統世界中的定義略有不同。 你可能會經常看到沒有產品、用戶或商業模式的創辦人為他們自己和他們的投資者賺取令人難以置信的資金──完全基於炒作。 在加密行業中,你不需要吸引力、粘性用戶或收入來運行一個 "十億美元協議",許多所謂的意義重大的 "成功 "對行業外的人的生活沒有任何有意義的改變。 每當監管當局試圖圍繞技術制定法律時,這就說明該領域成為一個焦點,特別是在新興市場。 我可以說,我們的行業是一個彼得潘綜合症案例:一個人在成長過程中擁有成人的身體,但卻是兒童的頭腦。它描述了一種困境:即使我們所玩的遊戲的技術在創辦人、投資者和使用者看來往往是幼稚的,但是只要有資本可以通過這些遊戲賺錢,就會有玩家,遊戲就會繼續下去。 但是想要達到 Coinbase、FTX 和 Binance 那種地步,不同的資本方需要多年的努力。 在過去五年中,面向消費者的移動應用程序一直是該行業增長的最大推動力,這就解釋了為甚麼 Wyre 和 Moonpay 的估值分別為 15 億美元和 34 億美元。因為它們是應用程序通過小額交易(主要是通過移動設備)滲透零售用戶的關鍵基礎設施。 如果加密貨幣必須想要從彼得潘綜合症中走出來,它就必須接觸到那些不想關心私鑰和協議的普通人,我們解鎖下一個幾萬億價值的手段是通過關心推特以外的人想要甚麼。 這篇文章是對動機、宏觀趨勢和機會的初步探索,同樣希望在這個行業中建立的創辦人可以利用這些機會。在這個背景下,讓我們來深入聊一聊。   為甚麼選擇 PC? 為了理解為甚麼今天的 Web3 大部分應用是面向 PC 端的,我們可以回想一下,今天留在加密貨幣中的大部分用戶可能是在 2017 年至 2019 年之間進場的。那個時代有大約 250 億美元的資金流向 8000 多個 ICO。那是一個黃金時代,任何人都可以進行交易並快速賺錢。但與大多數交易一樣,你的優勢取決於你能多快地獲得信息。 在那個時代,普通人進入這個領域所得到的用戶體驗是圍繞着 ICO,然後希望它以足夠大的倍數上市。一旦一個代幣上市,你就會尋找下一個 ICO 來部署資金。這與 2017 年之前有很大的不同,當時你只能進行交易(發送/接收)或交易數字資產。就在那時,像 Myetherwallet 和 Metamask 這樣的錢包開始瓜分行業的蛋糕。 隨着 DeFi 生態系統最終演變成今天的龐然大物,基於桌面的應用成為用戶與該行業互動的標準。 在我看來,這其中的原因有兩個方面: 首先,將大型機構的資金部署到 DeFi 協議從而累積 TVL 前,需要有安全的基礎設施。而這通常只能通過 Metamask 這樣的基於瀏覽器的錢包來實現,智能合約的互動和添加新的代幣更容易通過基於桌面的界面進行。 其次,飛輪激勵着開發者為少數擁有多數資本的用戶進行建設。產品可以不強調最終用戶的體驗,因為它們的主要關注點是盡可能多地吸收 TVL。不幸的是,這也意味着大多數進入生態系統的用戶在 2020 年的大部分時間裏都無法使用這些新的 DeFi 基礎。   為甚麼要轉向移動設施? 我將移動設備看作是 Web3 應用程序的傳播媒介,是因為我認為該設備最能吸引人類的注意力。即使當我們使用像電視這樣的設備時──從設計上來說,這些設備是消耗注意力的設備──智能手機也處於優勢地位。它是我們接受教育、約會、娛樂、購買雜貨、支付賬單和尋找反感存在的新方式的界面。到2013年,通過移動設備上網的時間已經超過了我們通過筆記本電腦或台式電腦上網的時間。 在移動端構建還可以讓過去很少或根本無法訪問所有權元素的人體驗所有權元素。移動優先的應用加速了數字化,壓縮了成本,使更多的人能夠負擔得起服務。 在過去,獲得複雜的金融產品和實現所有權的產品是高成本、低利潤的產品。這解釋了為甚麼為無銀行服務的人提供銀行服務在歷史上是一個巨大的問題。員工的工作時間是線性擴展的,而客戶群則是指數級的。在沒有數字化的情況下,要為不斷增長的用戶群提供服務,就要花費大量的時間,所以,銀行會進行篩選。 傳統上,對於一個貸款人來說,向一萬個用戶發放貸款──這意味着按比例雇用信用評估人員。當數字銀行出現時,AML/KYC 和分銷功能呈指數級增長,減少了在這方面花費的時間──允許數字平台與更小的團隊一起擴展。隨着用戶群的擴大,為每個新用戶提供服務所產生的成本也會減少。 以 Compound 和 Aave 為例,由於智能合約在 Ethereum 上運行,所產生的成本會更低。DAO 不運行基礎設施本身(底層區塊鏈)。這不包括他們的信用評估或 AML/KYC 成本為零的事實。 數字銀行颠覆了包容性的單位經濟。突然間,銀行不再需要在世界的偏遠地區設立辦事處。相反,他們可以通過移動設備的連接,接觸到他們的用戶,進行必要的 KYC 並提供銀行服務。這方面在印度表現得最為明顯。該地區一個名為 UPI 的國有支付網絡在四年內從每月 40 億美元的交易量擴展到超過 1200 億美元的交易量,印度人每年通過數字方式進行 720 億次交易。 DeFi 承諾讓每個人都能獲得投資銀行級別的產品。這是 ICO 承諾的一種變體, 當時的想法是,現在每個人都可以投資於早期的項目。總的來說──這是真的,但它排除了這樣一個事實,即人們往往想要簡單,設置好後就忘了,而不是那些需要持續監控的。我有一個例子可以證明這一點,那就是來自印度的 JarHQ 案例。該應用程序的 UPI 交易量一直在該地區排名前 20 位,用戶做這麼多交易是為了甚麼?為了購買黃金,價格低至 0.05 美元。 從歷史上看,購買黃金在印度是一種土豪行為, 人們花費足夠多的錢卻買到了少得多的數量。Jar 颠覆了它的單位經濟學,通過專注於數字黃金存管,他們減少了購買黃金所需的資金量,於是人們紛紛湧入,他們以大多數傳統的、以商店為先的同行無法做到的速度擴大規模。 所有這些是如何轉化為 DeFi 的?根據我的理解,大多數創辦人已經轉向為機構建立產品。為甚麼?因為你可以不在乎用戶體驗,只專注於少數幾個客戶,並聲稱擁有數十億的 TVL。由於你的客戶群幾乎完全是經驗豐富的財務經理,因此在提高用戶教育方面也不會花費多少精力。 這具有一定的商業意義,因為絕大多數的數量來自於桌面用戶。在另一方面,交易所看到接近 90%的用戶群是通過移動應用程序來進行訪問的。在台式與移動設備上的建設的核心是這種資本量級與人的思想份額之間的鬥爭。   繪制用戶動機 我很想了解更多關於新興市場的用戶動機和錢包用戶的行為模式。來自 Frontier 錢包的 Ravindra 很友好地提供了他在其產品上觀察到的信息。Frontier 錢包是市場上最早的基於智能合約的錢包之一,它允許用戶輕松地在多個區塊鏈上跟蹤他們的投資組合,而無需與每個鏈的瀏覽器進行交互。 Ravindra 觀察到,Frontier 的用戶平均節省了 1000 到 10000 美元,這些用戶比在交易所儲存資產的普通用戶更了解加密貨幣。印度交易所的普通用戶的錢包餘額接近 150 到 200 美元。這些用戶直接與多個智能合約互動,對產生以美元計價的收益感興趣。在像土耳其(Frontier 較大的市場之一)這樣的通貨膨脹地區,對於能夠存儲數字美元並產生收益這件事情,擁有濃厚的興趣。 他已經看到不同的用戶子集,尋求將 Web3 作為一個消費軌道,這些用戶通常在鏈上與音樂或遊戲相關的 NFT 互動。在他看來,下一波數字資產用戶將不會來鏈上投機,而是來娛樂的。 在我看來,數字資產方面的用戶增長弧線將遵循一個非常類似於我們在印度的數字消費方面所見證的模式。上面的數據揭示了印度人在某一年花了多少年的時間來消費不同的應用程序類別。社交媒體和娛樂是被動的應用程序, 他們找到了最多的用戶。 消費模式幾乎在非常寬松的意義上遵循馬斯洛夫的層次結構。在這種情況下,人們從滿足他們的基本需求開始──一個可以花費他們注意力的地方。然後,沿着弧線往上走,為交易和儲蓄提供金融服務,還有一小部分向教育或提高技能的方向發展。我嘗試根據上述數據制作馬斯洛夫的需求層次結構。 在 Web3 ──我們將這種關系颠倒了。我們大多數人把時間花在 Telegram、Discord 和 Twitter 上。市場是一個娛樂的來源,但它是以巨大的經濟成本為代價的。 今天的 Web3 應用程序專注於金融應用或投機層,如果該行業要與互聯網上的絕大多數人相關,它需要着眼於今天網絡上的大部分人。比如,那些不需要購買,但可以娛樂或連接人們的應用程序。 這並不是說我們沒有朝着這個方向努力。Axie Infinity 在 2021 年的大幅上漲部分是由於該團隊花了兩年時間建立了最大的 Web3、移動優先的用戶群。最近──Sweatcoin,一個擁有±300-400 萬 DAU 的 Web2 應用,已經在其應用內推出了一個代幣經濟。 像 Mirror、Coinvise 和 OpenSea 這樣的應用程序允許創作者與他們的用戶建立更強大的商業聯系。但幾乎在所有這些情況下,我們都假設用戶會參與交易,我們的重點應該是實現被動參與。一個用戶可以受益,而不需要主動交易或發布,有一類應用可能會引領這一轉變。 這一類別就是遊戲。它們有豐富的數字資產,擁有最大的用戶群,對不同人群都有吸引力,而且購買要求最低。與當今大多數加密貨幣應用不同,遊戲給用戶帶來了社區和娛樂的體驗。 由於玩遊戲的人和參與加密貨幣的人在用戶行為上的重叠,通過遊戲教育用戶了解錢包、進行交易或與 NFT 互動變得非常容易。   未來是甚麼? 今天的 Web3 是由處在投機高潮中的技術兄弟組成的社區,他們在解釋通過追蹤小圖片,然後發現錢包地址是多麼的具有突破性。 但是,如果它必須滲入社會的結構,我們需要清楚地思考人們如何與技術互動。我們需要建立工具,改變人類對為甚麼要關心這項技術的想法。 有一些公司已經在為這個願景而努力。例如,Bluejay 正在為新興市場開發一種穩定幣,Goldfinch 已經為全球中小企業發放了超過 1 億美元的貸款。 根據 Crypto-art 的數據,圍繞 NFT 的炒作是有理由的,因為在過去一年中,它幫助近 900 名藝術家賺取了 10 萬美元以上的收入,超過 10,000 名藝術家賺取了 2000 美元以上的收入。 因此,在市場的某些部分,我們正在做出有意義的改變──但通過移動設備,它可以擴展到每個人。 我們的重點應該是實現這種過渡,從一個混亂的、令人困惑的 Web3,讓用戶在不同的方向上亂竄,到一個有指導、有策劃和有用的 Web3。所有這一切,都是為了保留加密貨幣最初所具有的特徵:去中心化和包容性。   轉載連結:https://www.chaincatcher.com/article/2080000  本文章挑選自鏈捕手 Web3之窗原文標題:《On building mobile first》作者:Joel John   本網站所有非原創(轉載)文章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特別說明:轉載文章會進行二次編輯以符合文章寫作需求,望作者包涵   延伸閱讀: 【新手懶人包】區塊鏈是甚麼?一文看懂區塊鏈演化、應用、常見術語 【新手懶人包】元宇宙是甚麼?剖析元宇宙的構成、未來商機和應用 【新手懶人包】 NFT 是甚麼?整合 NFT 科普、平台比較、製作方法 【新手懶人包】 GameFi 是甚麼?一文認識 GameFi 原理、運作方式、熱門NFT遊戲  
Allen -
Satori Research 每日快訊:美聯儲如預期加息 75 個基點 | 日本金融巨頭野村控股推出數字風險投資部門
美聯儲如預期加息 75 個基點 美聯儲宣布加息 75 個基點,一如外界早前預測,不過鮑威爾主席的新聞發布會表現比預期更顯鷹派。   直接了當的鷹派行徑令股票和風險資產走低。美國三大股指全部收低 1.7%。收益率曲線趨於平緩,聯邦基金期貨目前定價的最高終端利率約為 4.6%。加密貨幣市值下降了 2%,相對比較溫和。    日本金融巨頭野村控股推出數字風險投資部門  野村控股的新部門將專注投資與加密貨幣和區塊鏈有關的公司。最近幾週,包括 FTX 和 C Ventures 在內的多家公司都宣布了增加資金的計劃,在加密貨幣或 Web3 生態系統中建立和擴展他們的足跡和帝國。     是日市場概況   加密市場市值:$0.95 T (+3%)    BTC +4.5% (19,400)  ETH -5.8% (1,260)  BNB -1% (265)  SOL -2% (31.1)  AVAX -0.5% (16.7)  DOT -1.3% (6.25)  ADA -2% (0.4440)  DOGE -2.5% (0.0580)   黃金價格 $1,660  原油價格 $83.35  恆生指數 -1.8%   日經指數 -0.45%  美元兌日圓 144.90  歐元兌美元 0.9820  美元兌人民幣 7.0915     關於 Satori Research   Satori Research 是一個亞洲數字資產平台,透過數十年的傳統金融和數字資產經驗,不斷開拓市場機遇和數字資產生態系統。   Website: https://satoriresearch.io/    Twitter: https://twitter.com/SatoriResearch    LinkedIn: https://www.linkedin.com/company/satori-research/    Medium: https://medium.com/@researchsatori     
Allen -
Messari:以太坊合併成功後值得關注的 Q3 數據
以太坊协议于 2022 年 9 月 15 日从工作量证明过渡到权益证明,也在开发深度、去中心化金融生态以及 Web3 用例方面得到了广泛认可,但在进入 2022 年最后一个季度之前,仍有一些关键指标和数据需要关注。 2021 Q4-2022 Q3 以太坊关键指标   以太坊网络性能分析   1. 三季度亮点   以太坊合并后,每日区块奖励从约 13,500 ETH 下降至约 2,000 ETH,大大降低了网络的安全费用。以太坊的活跃地址和交易基本保持稳定,环比变化相对较小。虽然地址和数量可能会随着更广泛的加密采用而增加,但以太坊的网络扩展仍主要来自 L2,而不是更高性能的 L1。   需要注意的是,以太坊 2022 年第三季度网络总费用一落千丈,降至 2020 年以来的最低水平,如果这种态势持续到今年下半年,将会直接影响合并后的以太坊质押收益率。   2. 网络性能   2022 年三季度,以太坊网络日均交易量为 120 万笔,比上一季度增长 6%,其中 ETH 转账和 DeFi 交易增长 7% 和 14%,日均交易量分别为 415,000 笔和 82,000 笔。另一方面,NFT 和桥接交易量出现下降。NFT 交易在本季度下降 17% 至每天 181,000 笔交易,桥接交易下降 41% 至每天 9,000 笔交易。   以太坊网络活跃地址数量的增长与交易增长趋势相似,三季度每天有 550,000 个活跃地址,比上一季度增长 5%。不过,这一增长主要是由于 2022 年 7 月 27 日活跃地址的激增,当时著名矿工郭宏才(宝二爷)宣布了以太坊 PoW 分叉 的计划,以及 Binance 的一些钱包「维护活动」,因此这些活跃地址可能不是由于新用户涌入或新应用程序上线导致。   在此期间,ETH 供应量增长了 0.7%,年化增长率为 4.2%,所有的通胀都来自 PoW 奖励,因为交易 Base 费用的消耗略高于信标链奖励的通胀。 自 2020 年以来,随着在 DeFi 和其他应用程序中使用的数字资产越来越多,智能合约中的 ETH 呈上升趋势。然而,Terra 的崩溃似乎削弱了市场对智能合约的信任,甚至在整个生态系统中也是如此。2022 年 5 月 9 日,也就是 Terra 崩溃的同一天,智能合约中 ETH 的百分比达到了 30% 的峰值,此后一直呈下降趋势。8 月底智能合约上的 ETH 占比降至为 27%,比 6 月底下降 2%。   3. 市场指标 以太坊合并事件导致三季度看涨押注有所提升,看涨期权 与看跌期权的比率均有所增加,数据显示看涨期权的执行价格在 9 月 30 日到期时最高为 5,000 美元,而在 12 月 30 日到期时为 2,500 美元。看涨期权的执行价格表明,投资者可能更关注今年 12 月到期的以太坊期权合约。   在整个 7 月和 8 月,ETH 的日均波动幅度要小得多。在经历了极具挑战性的第二季度之后,加密货币和股票市场的绝对波动性都出现下降。以太坊与比特币的相关性保持在 90% 附近,而与标准普尔 500 指数的相关性略有下降。     4. Layer 2 分析 虽然以太坊的平均交易数量可能保持在合理区间范围内,但 L2 交易却出现了较大增长。Arbitrum 的平均交易量增长了近三倍,从 2022 年 1 月的 39,000 笔增长到 2022 年 8 月的 115,000 笔。同期,Optimism 的交易量也增长了近 3.5 倍,从 41,000 笔增至 142,000 笔。   新兴的底层生态系统正在推动 L2 活动,L2 应用吸引了不少人使用和关注,比如 Arbitrum 上的 GMX 和 Optimism 上的 Synthetix ,这些应用程序也是其各自平台上 TVL 的最大驱动力之一。然而,随着 OP 激励措施上线并且预计会有 Arbitrum 空投,我们发现 L2 的增长可能并非来自有机用户。   5. 其他导致 L2 增长的因素 Arbitrum 的 Nitro 升级上线,Arbitrum Odyssey 预计将再次恢复。 三个不同的团队宣布在 zkEVM 上实现突破,分别是:Polygon 、zkSync 和 Scroll。zkSync 的 zkEVM 预计将在第四季度推出其主网。 StarkNet 宣布计划推出自己的代币。   子领域分析   1. DEX   2022 年二季度,DEX 的日均交易量为 27.8 亿美元,三季度这一数字降至 18.3 亿美元,同比交易量也下降到大约 8 亿美元。期间,Uniswap 的主导地位从第二季度末的 60% 增加到 8 月底的 72%,但整个第三季度始终保持在 DEX 市场份额的 75% 左右。 2. 借贷 三季度,加密市场平均贷款交易量急剧下降。从二季度的日均 2800 亿美元降至 1160 亿美元。7 月份是一个明显缓慢的月份,8 月份交易量略有回升,主要因为 ETH POW 空投对现货 ETH 的需求增加了。   3. NFT   NFT 日均交易量大幅下降,但日均交易者数量的降幅并没有预期那么多,NFT 行业平均每天仍能吸引大约 40,000 名忠实用户。第三季度平均每月以美元计算的 NFT 交易量比 1 月份下降了 90%,销售额不到 10 亿美元,而第二季度则高达 46 亿美元。需要注意的是,下跌不仅与 NFT 市场放缓有关,还与 ETH 价格下跌有关。OpenSea 在第三季度继续占据最大的 NFT 市场交易份额。 Sudoswap 在 2022 年三季度上线,类似于用于 NFT 的 Uniswap 的流动性池,其交易量在 8 月达到顶峰。   4. 稳定币 稳定币与以太坊的相关性十分紧密,虽然稳定币的走势和总体交易量与第二季度相比基本没有变化,但三季度一些政策事件值得关注,比如: 在美国外国资产控制办公室 (OFAC) 制裁隐私协议 Tornado Cash 的智能合约后,USDC 背后的组织 Circle 禁止了 38 个地址。 MakerDAO 的 DAI 计划降低其对中心化稳定币 USDC 的持有量。 Tribe DAO 计划解散,所有 FEI 都将被赎回。 Circle 推出以欧元计价的稳定币 EUROC。 Aave 宣布推出美元稳定币 GHO。   USDC 的市场份额在三季度下降到 41%。下跌的主要原因是被 BUSD「吸收」,BUSD 的稳定币市场份额已经从 14% 增加到 16%。   L1 竞争分析     目前,以太坊及其 L2 生态系统合计占加密智能合约 TVL 总量的 62%,以太坊以 340 亿美元贡献了最大份额,而 Arbitrum 和 Optimism 各贡献了 10 亿美元。从长远来看,自 2021 年初以来,以太坊及其 L2 的 TVL 份额一直在下降。   开发人员是以太坊生态系统蓬勃发展的「关键护城河」,相比于其他加密货币生态系统,以太坊每周活跃的开发人员数量仍遥遥领先,即便在熊市中,以太坊的开发活动份额比去年增加了 10%。   总结 尽管我们身处于加密熊市之中,以太坊仍然是最活跃的加密生态系统,拥有大多数开发人员、用户和应用程序,向 PoS 的成功过渡有助于以太坊的进一步发展。但是,随着 Aptos 、Sui 和 Celestia 等「Layer 1 挑战者」在 2022 Q4 推出,以太坊必须巩固「护城河」并加快推动路线图,以保持其在智能合约领域内的领先地位。   轉載連結:https://www.chaincatcher.com/article/2079984  本文章挑選自鏈捕手 以太坊 2.0 动态与研究原文标题:《State of Ethereum Q3 2022》作者:Tom Dunleavy, Kunal Goel, Messari   本網站所有非原創(轉載)文章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特別說明:轉載文章會進行二次編輯以符合文章寫作需求,望作者包涵   延伸閱讀: 【新手懶人包】區塊鏈是甚麼?一文看懂區塊鏈演化、應用、常見術語 【新手懶人包】元宇宙是甚麼?剖析元宇宙的構成、未來商機和應用 【新手懶人包】 NFT 是甚麼?整合 NFT 科普、平台比較、製作方法 【新手懶人包】 GameFi 是甚麼?一文認識 GameFi 原理、運作方式、熱門NFT遊戲
Allen -
每日精選 | FTX 以 14.22 億美元出價成功競拍 Voyager | Cosmos Hub 發布 2.0 白皮書
每日精選 | FTX 以 14.22 億美元出價成功競拍 Voyager | Cosmos Hub 發布 2.0 白皮書
02
深度解析應用鏈的風險與機遇:應用鏈的下一個機會在哪裏?
03
談到 Web3 社交和遊戲的結合
04
向移動設備發展會是 Web3 的突破契機嗎?
05
BlockPulse 新用戶註冊優惠 獎品總計高達 $10,000 USDC
快訊